用無名小卒的視角看主角和反派 Boss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 看到這個問題想到的。在影視小說遊戲等的故事中,反派雖然沒有主角那樣的光環,但依然是推動劇情發展的重要人物,相比之下,那些「幾千官兵」、「一眾豪傑」、甚至是與劇情毫不相關的旁觀路人中最普通的一人,他們的命運可能更加悲哀,連名字都沒有地在人群中出現一下,然後就一聲不吭地死了。但是,這些人的低存在感並不意味著他們就真的多弱,只不過是劇情需要,篇幅有限,…
, , , ,
賞味不足:

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反派的boss一定要給主角送經驗直到能夠幹掉自己呢。真的不明白


匿名用戶:
無知少年欲模仿明教教主跳下山崖不幸身亡,江湖人士呼籲朝廷做好安全教育普及工作。
慘劇!無知少年輕信謠言修習內功分開練陰脈陽脈導致暴斃,江湖人士呼籲朝廷做好內功休息基本知識普及活動。


拉格菲爾德: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只看見好幾個據說是主角的人在街頭追逐,打翻了水果攤,搞得一塌糊塗,也不賠錢,我就上去把他們都放倒關起來了。我沒做錯什麼啊,可他們都說我搶戲了。」
——一臉懵逼的城管大隊長。


明月歸:

城牆外,風聲起,軍旗獵獵,兩軍對峙。
我是這千千萬萬士兵中的一員,站在方隊中,我甚至看不清對方的隊伍。
陽光從前方照來,威遠將軍高大的身影在方隊中甚是顯眼,身上的盔甲也鍍上了一層好看的光。
他曾代領過許多軍隊贏過多場戰役,以少勝多也是他的長項,這一次一定也不例外吧?
他也曾和我一樣是個剛參軍的普通士兵吧?他經歷了多少才得到了威遠將軍這令人羨慕的稱號呢?
或許我永遠無法企及。
我不是一個優秀的士兵,即使兩軍大戰在即,我還是不敢想像自己提起手中的矛刺向他人的場景。
血濺出來的時候,一定像是綻放的煙花一樣吧?
我還記得她在煙花下笑的時候,眼裡的絢麗像是包含了世間萬物,就連家門口那朵牡丹都不及她的萬分之一。
咚咚咚——戰鼓聲響起,身邊的士兵都大吼一聲向前沖去。
我也像他們一樣提起兵器,大吼一聲假意向前跑去,速度卻漸漸慢下來,直至落到了隊伍的最後。
我聽見一聲聲鈍器刺入皮膚的聲音,那麼輕微卻又那麼劇烈。
一朵朵紅色的花在空中盛開,比我想像的還要絢麗。
一個個人倒在地上,卻沒人去管他們,剩下的人只是跨過他們的身體怒吼著朝前沖過去……
威遠將軍沒有像往常一樣以少勝多,包括我在內的戰俘百姓們被聚集到城中央等待處決。
「威遠大將軍?」敵方將軍的語氣中充滿了不屑,銀色盔甲反射的陽光有些刺眼。他逆光而立,睥睨著曾經叱吒戰場如今卻衣衫破爛滿身鮮血連挺直身子都很困難的威遠大將軍。
他一定是故意不殺死威遠將軍的,讓他活著承受這一刀刀的痛苦。我不禁打了個冷顫。
「呸。」威遠將軍虛弱的聲音傳來,換得對方士兵的哈哈大笑。
我什麼時候也能像兩位將軍一樣呢?指揮著成千上萬的軍隊,策劃著一場場戰爭,在皇帝面前把酒言歡,讓後世為我題詩賦詞……
大概沒機會了吧。
「哈哈…」對方將軍冷笑幾聲,從旁邊將士的身側抽出刀來,刀光凜冽,直直射進威遠將軍的胸口。
似是牡丹在空中綻放,讓我莫名想起在家門口那朵牡丹前面,她眼含淚光。「早點回來。」她說。
恐怕我也做不到了。
「死不悔改。」對方將軍輕嗤一聲然後轉身,「都殺了吧。」
這戰爭究竟是誰對誰錯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敗了。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她說,「但戰爭勝不勝都與我無關,我只希望你回來。」她淚如雨下。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啊,我做不到了。
威遠將軍的屍體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就像是被丟棄的抹布。對方將軍的身影越來越遠,我被對方士兵的影子籠罩,然後刀光一閃。
我的屍體也會像一塊破抹布一樣被丟棄吧?就像是威遠將軍那樣?竟沒想到,我們會有同樣的結局。


zjyly621:

沒那個文采寫不出同人文,不過老子可以推薦啊!!七十二編的冒牌大英雄!看完絕對能滿足題主你的要求!
p.s:雖然知道七十二老爺不上Aorqu,不過還是得衷心祈求一番~ 您這年更變日更的節奏麻煩堅持久一點這回~


周尚勛:

我是藍色方上路的一輛攻城車,我會和每場比賽的第18波兵一起從召喚水晶出場,因此,我給自己取了個霸氣名字,攻十八,我並不喜歡自己的出場次序,在和同僚們待在召喚水晶里時,前面出場的同僚最是吹噓他們擊殺了多少尚未成長起來的英雄,後面出場的同僚也可以訴說自己在某場比賽中晉升為超級兵,推倒了多少座塔,只有我,既沒有機會遇到脆弱的英雄,也沒有機會晉升超級兵。直到那天。。。

那天,我們的首領是努努,一個藏在冰雪巨人背後的小孩。我的命運就是走上戰場,用自己的生命阻擋對面的英雄,為我方的防禦塔續一秒,努努喜歡在我剛出水晶的時候就給我一個血之沸騰,讓我身不由己地更快衝向前線,這意味著更快地死亡,而且,他騎的冰原巨人還會吞食小兵和攻城車,雖然是敵方的,所以,我討厭且害怕努努。對面的首領是海洋之災普朗克,符文之地打炮打得最好的男人。我也有大炮,但是他打手槍都比我打大炮厲害,這讓我嫉妒,所以,我也不喜歡普朗克。我躲在小兵後面,慢吞吞地挪向前線,滿血的努努被半血的普朗克壓在塔下,我知道,這次到了前線,我恐怕堅持不了12秒,我方努努超鬼,敵方船長超神。努努朝普朗克扔雪球,普朗克對著努努打手槍,哪個痛,一看就知,哦,不,不看也知。我就冷眼看著他們相互嘲諷,攻擊,準備一會回到召喚水晶向同伴們說說今天遇到的這個撒比努努。

「嘿,攻城車,想來點刺激的嗎?」努努居然開口對我說話了!這是第一次有英雄對我說話!
「什麼意思?」本著關愛腦殘兒童的人道主義精神,我還是回答了他。
「對面的那個傻逼,500金,我,現在,30金,你,現在,49金,我不如你,我給你打輔助,搞他!」
「哦。」白眼。
「別這么沒自信!這是我的新套路!」
說時遲那時快,船長塔下開大要強殺努努!努努雙手揮出兩道光芒落在我的身上,殷切地看著我,原地開大!
「叮!努努給你加了血之沸騰,攻速增加,移動速度增加。」
「叮!努努開啟號令之旗給你晉升,所有屬性增加。」
頓時,我全身充滿了洪荒之力!努努身下的雪人倒下了,瀕死的努努望著絲血逃出防禦塔攻擊範圍的普朗克放聲大笑,「哈哈,普朗克,讓你看下我的新套路,沖鋒吧!攻城車!」
我奮力開動車子,抬起炮管,瘋狂地向對面的小兵射擊。
「打普朗克啊!撒比攻城車!」努努發出悲戚絕望的咆哮,倒在了塔下。
普朗克已經逃走,我並不在乎,我只是瘋狂地攻擊紅方的小兵。
紅方第19波消滅。我已經帶著後來的我方19波小兵沖過了河道。
紅方第20波消滅。我們推到了紅方塔下,19波已經死完,第20波小兵正在抗塔。
紅色方21波小兵出現在塔下!來了!終於來了!受21,這是我為你取的名字,在1111盤以前的那次賽場上,我遠遠地見到了你,從此深深的愛上你。有18個你們的小兵擋在我的面前,我知道我並沒有能力沖到你的面前,每次我都在前線,悄悄地問受18是否知道你的消息,我願為了得到你隻言片語的消息,甘心被受18殺死,然後回到水晶,靜靜地思念你。

現在!我來了!塔在攻擊我,但是,我不在乎。因為,你在我的面前!我蓄起全部的力量!向你射出我最後的一顆炮彈!我對你打的這一炮,是我對你所有的愛!再見了我的愛人,goodbye my lover。。。

從此,請叫我炮兵,我不再是攻城車。

完。

不久,在紅色水晶里,受21哭泣著沉浸在攻18深沉的愛里。受18掐滅了香煙,吐出最後一口煙,走向受21,喃喃自語,「笨蛋,我對你打了無數炮,你還不懂我心意。下次你見到我的時候,請向我瘋狂打炮,我會在回到水晶的時候,把你愛的炮彈再打進受21的身體。」

真.完。


北冰洋的三文兔:

我是暗影主宰
這一場比賽
我已經出場五分二十八秒了
在第五分三十二秒的時候
一個雅典娜站在我面前
她全身泛著金光
白裙飛揚
聖潔的像個神
哦她本來就是神
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的看到一個英雄
平時都是互相爭斗
或者躲在我周圍的草叢裡
我要假裝看不見他們
我知道她只是想看看敵軍有沒有來
可是她在我面前
定定的看著我
就這么站著
像個茫然不知所措的孩子
敵軍還是來了
我不想讓她看見我暴怒的樣子
可是不受控制
我看見她著急地轉來轉去
我憤怒地擊飛那些英雄
一次又一次
她召喚來了隊友
一番鬥爭過後
我面前一片狼藉
身下出現的漩渦
讓我無法掙脫的向下掉去
我掙扎著想看她最後一眼
看她頭也不回地奔赴戰場
可是
死在你手上
我心甘情願
出場的第六分鐘
我大概遇見了愛情


愛吃的魚:


「那個誰,把地弄乾凈!」

其實,我是有名字的,叫王小二,今年十四歲。不過,胡管事除了兩年前收了我爹三兩二錢銀子將我收進霸王莊那一次,就再也記不住我的名字了。

我對這份穩定的工作還是很滿意的,有飯吃,雖是剩飯但管飽,有鞋穿,盡管不合腳但很暖和。而我的工作只是每天打掃一下院子。比較麻煩的是,經常有些提刀攜劍的高手咋呼呼地闖進來,那些紅紅白白的痕跡要打很多桶水才能清洗乾淨。要是抬屍體的話,我倒是很樂意的,畢竟不說那些大俠的兵器錢袋,光是那一身光鮮體面的行頭就說不定夠我爹換頭牛了。不過這都是胡管事的親外甥劉二瘸子的差事,是輪不到我的。

「大傢伙,喝酒去!」吊著一個血淋淋的膀子,虎三爺豪氣地高舉著一個鼓鼓的錢袋。那是他的戰利品。真不知能換多少畝水田啊!

還是趕緊幹活吧。那幾灘血幹了就不好清了!

我是王小二,今年十五歲。我升職了,成了霸王莊的喂馬小廝。雖然還是沒有工錢,但是吃上了白面饅頭了!爹說過多門手藝總是好的。等我學會了喂馬,以後家裡有了牛也就不怕不會照料了!

「喂,把我哥的白雪牽過來!」

我趕緊將馬牽過去,低著頭雙手獻上韁繩。據說上一個喂馬奴僕就是多看了小姐一眼,被一劍刺瞎了雙眼。

「我哥問起,知道怎麼說嗎?」小姐的語氣很溫和。

「啊?」

「嗯,很好!」一鞭揚起,絕塵而去。

「啊?」當時我是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的,很久之後才聽說是小姐離家出走了,還是和一個姓趙的少俠私奔了。我沒敢跟任何人說,是我給她牽的馬。幸好,也從沒有人問起我這個新上任的喂馬小廝。

「好好伺候,不然小心你的皮!」外出了三個月的大少爺在夜裡雞叫之前拎著一個人頭回來了。

渾身都是血水與汗水的白雪在我的牽引下,慢慢的邁著小步,大口大口地呼著一團團的白汽。我已經在馬廄鏟了三年馬糞了,知道剛剛長途跋涉完的馬匹不能立刻停下,要先散去身上的熱氣。

不久老莊主死了,大少爺成了新莊主。

我是霸王莊喂馬的王小二,今年三十六歲。我學會了所有的養馬技巧,可惜我還是不能給家裡買一頭牛。因為我不敢拼,所以我爹墳頭的草丈高了,也沒見到一條牛尾巴,所以我也沒像其他人那樣墳頭的草都丈高了。

「不許出聲!」

我自覺的點了點頭,年輕人手裡明晃晃的長劍很有說服力。

「南宮老賊在哪裡?」

我乾脆地往燈火最亮處一指。

據說那一夜,霸王莊熱鬧極了。不過,昏過去的我沒有聽見。

「南宮老賊哪裡逃!」

「小雜種,欺人太甚!老子跟你拼了!」

我是被吵醒的,後腦勺還隱隱有些痛。

「爹,我終於給你報仇啦!啊啊啊!!……」

小黑跪倒在馬廄前,發出一聲聲的哀鳴,它已經少了一條前腿。哎,旁邊那沒了首級的屍體是莊主?

或許我不僅可以給家裡添頭牛,還可以將押給李員外的五畝祖田贖回來了!

我是王小二,我還是沒能給家裡買牛,也沒能將祖田贖回來,因為我忘了我還有四個等著找媳婦的侄兒,也因為前莊主身上的衣物太少了。

那一夜後,很多東西都變了。比如,胡管事成了胡管家,虎三爺少了條胳膊,新莊主姓趙。只有我還仍舊在喂馬。

某日,霸王莊熱鬧非凡,張燈結彩,大擺筵席。據說是莊主喜得千金,武林各界人士皆來道賀。

我也得了三錢賞銀和一壺摻水的濁酒。因為剛好誕生了一匹雪白的小馬駒。大家都認為這是天降福氣給小小姐,是一個極好的兆頭。

我眯著朦朧的醉眼,看著那一片闌珊的燈火,摸著小馬雪白柔順的鬢毛。

總有一天,我會給家裡買頭牛的。


韓博Spurs:

(一)

大家好,我是姐夫,是的,我他媽連一個正經名字都沒有。

旁邊這個是我小舅子,和我一樣,他也沒名字。

其實他不光是我小舅子,還是我妹夫,因為我和他姐,還有他和我妹妹關系比較亂,這得從七年前…算了,說跑題了,先說說我倆為啥在這輛車里吧。

俺們村窮,全村只能供一個娃上學,買不起書包,就天天拎著塑料。俺和翠花好了這么多年,眼看著就要結婚了,可就犯難在這錢上。於是我和小舅子商量著進城,干筆大的,俗話說得好,富貴險中求,沒有膽量哪有產量?

你還別說,我倆人點子還真正!剛進城就碰見個傻帽,一頭黃毛長得比我倆還磕磣。我假裝警察屁大個功夫就把他的冷藏車給騙過來了。都說城裡人精明,我看也不咋地。

(二)

有了車,我們倆就得趕緊幹活了。哦對了,忘了介紹,之前在電影院接了個活,殺人。

雖說吧,這活不太地道,不過俗話說得好,高風險有高回報,我們的原則就是:按勞分配。

要不說這城裡人是真他媽心狠,這個客戶聽聲音陰陰柔柔的,做起生意可真不含糊。目標是他老婆,本來想著卸條胳膊卸條腿掙個一兩萬就得了,他不幹,非要俺們弄個全套。不過也好,全套五萬,不但酒席錢夠了,俺還能再買兩台電視機。

哎呀,真是越想越開心,這錢也太好賺了!造個意外還不容易?我這車和路面一樣寬,只要它有速度有力度,超度她沒問題!

要說這城裡人就是膽子小,別看她壯的像頭豬,其實慫的很!我倆才剛剛把她綁起來,她就嚇得尿我鞋上了。

我這個人縱橫城鄉結合部數十載,不怕別人給我使橫,就怕人家服軟。這女的一服軟吧,我還真有點於心不忍。可咱拿了人家五萬塊,不辦事不符合我風格嘛!

小舅子關鍵時刻指不上,手顫的連泡屎都拿不住。就當我舉起刀的時候,那女的突然說要給我六萬,讓我把她老公殺了!

他阿么的,城裡就這點不好,機會太多了!誘惑太多了!

好在我這個人最講原則,俗話說得好:機遇決定命運嘛!

多出來一萬,除了電視機,還能再添兩台摩托,真威風。

於是,我倆又開車去找她老公。

(三)

嗯…找她老公的這個事情吧…出了個小插曲…我們好像抓錯人了。

城裡還有一點不好,人太多了!在俺們村子,誰都認識;在這,誰都不認識。

這個人一身肌肉,紋的花里胡哨的,看著就嚇人。剛開始我們也不知道抓錯了,但就是不敢殺,第一次接這個業務嘛,多少有點害怕。

算了,我倆商量著乾脆假裝說把他殺了,然後去找那個肥婆娘領錢,領了錢我們就走,雇兇殺人,她還敢報警咋地?

(四)

等我們去找肥婆娘拿錢才發現,這倆口子就是我們的金主!你說說這事鬧得,上哪說理去?

兩口子對著雇我們殺人,還是城裡人會玩啊。

我和小舅子對了下眼色,算了,這活不接了。

這兩口子不按套路出牌,太嚇人了!

對了,那個被我們綁錯的人,凍住了…

算了不管他,都說了是個插曲。

(五)

這五六萬算是打了水漂,但我們還得想法掙錢啊!別看我小舅子平時滿嘴順口溜,但是和我們的業務狗屁關系都沒有。關鍵時候還得靠我。

唉,心累。

就在我們閑的沒事的時候,找了個機會把車還給那個小黃毛了,聽說他還和一夥台灣佬幹起來了,他師父也死了,好像有兩個警察也摻和了進來,這裡面還有一個什麼辦喪事的經理被打了一頓。

算了,他們也不要管了,都是主角,有名有姓,和我們沒啥關系。

唉,心累。

(六)

蒼天不負有心人,我倆居然在之前那個僱主家弄到了滿滿一電飯鍋的白粉!

做啥子都要講究個專業,碰點,找買家,接頭,我全都聯系好了。

二十萬!美金!我滴媽呀!

這么多錢,不光我倆要買摩托,我要給我農村親戚一人買一輛摩托!

我三舅除外,上次在他小賣部買了包煙沒給錢,直到我倆進城前天晚上還特意跑來和我討賬。

小舅子問:從殺人到販毒,我倆會不會多行不義必自斃?

管他球的!高回報要有高風險嘛!

(七)

寫到這,我和我小舅子的故事就告一段落了。

有人問那二十萬美元我倆咋花的?

去他媽的二十萬,我們道行太淺,碰上黑吃黑了!

其實我早就感覺事情不對,本來很簡單的交貨,這倆人帶著我們東跑西跑,又是闖紅燈又是大螺旋。

我倆就是想簡簡單單賺點錢嘛!你不用非得給我二十萬美金,人民幣也行啊!

城裡人心眼兒真多!

唉,心累。


阿曉得:

乳酪的故事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小豬人乳酪開心的吃著陌生的自稱威爾遜先生送的怪物肉。雖然乳酪不知道威爾遜來自哪裡,但豬人族的基因告訴他,誰給肉吃就應該對誰好。
乳酪吃完後,羞澀的告訴威爾遜,「豬人永遠會跟你在一起」。威爾遜什麼也沒說,面無表情,只是拿他的獨特武器火腿肉棒敲了敲乳酪那隻有三根毛的頭。第二天,乳酪被叫起來和威爾遜先生一起去砍樹,乳酪砍得很認真,不幸的是砍得太多了,激怒了樹人先生。
豬人很害怕,因為樹人先生太龐大了,估計一巴掌就能把自己扇飛。但是當著威爾遜老闆的面,豬人還是沖了上去,用出了祖傳的豬豬拳,千辛萬苦護送威爾遜回了家。主人站在冰箱那邊嘴裡嘟囔著什麼,乳酪沒聽清,因為豬人在吃怪物肉。這已經是第二塊了。
第三天,乳酪睡覺的時候被叫起來去沙漠冒險,雖然昨天被樹人先生擊傷的比較嚴重。但是看著親愛的威爾遜先生急匆匆的樣子,乳酪堅強的站起來,和威爾遜沖向了沙漠,威爾遜的目標是野狗牙齒,所以不可避免的又是一場惡戰,憑著豬人一族無比的靈活和豬皮護體功,豬人乳酪成功護送威爾遜回家了。威爾遜站在鳥籠邊上嘴裡又在嘟囔什麼亂七八糟的貌似叫什麼攻略的東西,乳酪沒聽清,因為豬人愛吃肉,沒錯,這是威爾遜先生給的第三塊肉。乳酪吃完後莫名的感覺很奇怪,因為感覺身體里好像有個東西要衝出來。
黃昏到來了,威爾遜升起了營火,乳酪靠到營火邊,躺了下來,乳酪想:今天好累啊,那些野狗太凶了,差點就死掉了。真的好累啊。。。。
就在乳酪快要睡著的時候一塊肉被扔到了乳酪面前,用豬人的腦子想都知道是威爾遜先生的犒賞,雖然乳酪很奇怪為什麼威爾遜先生又給了自己一塊肉,但是來不及多想了,乳酪狼吞虎咽的吃完了第四塊怪物肉,「威爾遜是多麼仁慈的好人啊,才在一起三天就給了我四塊肉,乳酪將來會用更多的肉肉報答威爾遜先生的。」
「歐歐歐~」乳酪本來想打嗝,不知道為什麼卻發出來奇怪的聲音,就像今天幹掉的那三個野狗一樣的聲音。乳酪發現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了,混身長出了滲人的長毛,趴在地上,瘋狂的嚎叫起來。
「我好餓啊~」乳酪此時已經完全忘記了自我,只是感覺好餓。地上有好幾支花朵,乳酪不停的吃,隨後不停的拉翔出來。突然乳酪又發現了一塊肉,不對,那是火腿肉棒。
豬人倒下了,爆出了三塊優質豬肉和一張豬皮。威爾遜先生把地上的物品撿了起來,臉上終於露出一些笑容。嘟囔著「按照遊戲攻略來說,吃掉四塊怪物肉的豬人會發瘋,幹掉後必爆三塊大肉,一張豬皮,太好了,終於能吃肉湯了。這次真是賺大了。」可惜這次豬人乳酪先生還是沒能聽清。
第四天,豬人葡萄散步的時候認識了一個自稱威爾遜的人,他給了葡萄一塊肉,葡萄很喜歡他,不僅僅是肉的原因,更是因為發現威爾遜先生的帽子讓他感覺似曾相識。。。。。
——來自飢荒世界
第一次認真回答問題,希望多多捧場。


武·大喵:

「二狗!對面那個獅子臉路子挺野啊把咱家影魔大人懟出翔了!咋辦!」
「富貴你掩護我!跟丫拼了!」
「啊!!!!」
「富貴!!!!!」


按時感:

宋兵乙:王道乾大人給暗殺了,我都沒有懷疑你們


Dr Marijuana:

1.「喂,喂,隊長叫我們了,主角又來了。你們小心點別老是這么賣力啊」劇毒的殭屍A

「哥,你這說的,我們已經很不賣力了,這已經是簡單難度了啊!」 普通地窖殭屍B

「大爺的,這一關的BOSS,就是那個大肥佬說了,我們每次都把主角砍到殘血。他上去一個沖鋒就死了。再這樣下去玩家要吃鍵盤了!」劇毒的殭屍A

30秒後……………………………………….

「怎麼這么快回來了?我這邊才剛在牆角埋伏好呢」 持大劍的地窖殭屍C

「得了,繼續打牌吧,那傢伙又死了。」 普通地窖殭屍B

「怎麼死的,上頭不是說要努力劃水嗎?」 持大劍的地窖殭屍C

「別提了,這回我們早倒地上裝死了,你猜怎麼著,這貨一個翻滾滾橋下面摔死了」 普通地窖殭屍B

2.
薩邁爾平原上,四個殭屍在猜拳。
「剪刀 石頭 布」平原殭屍A
「剪刀 石頭 布」 平原殭屍B
「剪刀 石頭 布」 平原殭屍C
「剪刀 石頭 布」 平原殭屍D

「哈哈哈哈,這回又是你掉錢,哈哈哈哈」 平原殭屍A B C大笑

「卧槽,我真特么懷疑你們三個出老千,這已經是第10次了。老子要跟兵團投訴了」 平原殭屍D悻悻地說。

1分鐘後……………………………………….

主角搜刮全部屍體

平原殭屍A:生鏽的手環

平原殭屍B:生鏽的護腿

平原殭屍C:折斷的巨劍

平原殭屍D:10金幣

主角:「殭屍真特么窮,去前面刷刷獨角獸吧」

3.
「砍死了嗎?」持匕首的骷髏A

「恩」劇毒的骷髏法師B

「得了,回去休息吧,今晚《行屍走肉》開播了,起碼人家身上還有肉看」帶弓弩的骷髏C

「好嘞,咱走吧」沙漠骷髏DEFG

突然間………………………………

天地巨變,一道金光從天穹直射到主角身上。主角重又站了起身,伴隨著一聲巨響還放出了一道沖擊波

「卧槽,這龜兒子突然復活嚇死爹了,他把『沙漠骷髏D』都給震散架了!」 劇毒的骷髏法師B憤怒地吼到。「兄弟們上去砍死他,又讓他續了一秒!」


Flamanser:

JoJo的奇妙冒險
2個人在面對面凹造型,然後一個人突然吐著血飛了出去。路人和小卒表示一臉懵逼。


Aorqu用戶:
一.鐵匠
俺叫張一,是新手村裡唯一一家鐵匠鋪的老闆……的徒弟。
俺師父很厲害,他以前打出過帶各種前綴的橙裝紫裝,可惜俺一把都沒見到。
俺學藝的時間不長,打出來的兵器也是帶著各種前綴的:劣質的,笨重的,開叉的……不過師父說俺這些東西有一個優點:便宜。
但是師父叫俺別灰心,他說裝備能不能用好得看人,俺沒聽懂。

那天正好是俺看店,有個三人隊來我這買東西,他們一看就都是新手,身上只有新手裝,隊伍組成也很奇怪,兩個物理DPS一個輔助,沒有奶也沒有法爺。
「老大,這些好武器咱都買不起啊……」
「挑點便宜的湊活用著,以後會有更好的!」
「老大說得對!」
然後這三個人就這么說著,然後買走了俺打出來的一把劣質單手劍,一把笨重大砍刀,一把開叉矛——哦對了俺沒經住他們磨叨砍價,還送了他們一把劣質單手劍。

很多年以後,俺聽說這三個新手變成了大神,他們的裝備更是價值連城:雌雄雙股劍,青龍偃月刀,丈八蛇矛。

二.廚子
「我日你仙人板板的,老子沒見過這么難伺候的人!」
這已經是第七次我送去的飯菜被原封不動的送回來了!
想我一代蜀中名廚,以前想吃我做的菜得提前半個月預約,要不是聽說要當大人物的私人廚師,我才不會到這鬼地方來。
可是呢!這幫人把我請過來,我做的菜那位所謂的大人物連碰都不碰!
「我要回成都!」我向面前那個當初求我跟他來的男子咆哮著。

一天後,男子告訴我,我可以回成都了。
「為什麼……?不是還在打仗么……」我有點沒反應過來。
老師……走了……

後來我開始給那位默默承受了我咆哮的男子做菜,我常跟他說他比他的老師好伺候多了,可他只是笑笑。
很多年以後,魏軍攻入成都的時候,連我在內的很多成都人,才理解當年那位大人物的存在對於我們有多麼重要。而那個替他老師吃了很多年我做的菜的人,也將替他的老師做最後一搏。

不一定待續……


熊不二:

江湖上的風大,一刮就刮亂了心神。我八歲。

想那年我根骨奇佳,曾經獨自探險後山,得到一支器具,非鐵非木,似矛似戟,雖形貌醜陋了些,不過想來必是日後隨我成名的兵器。

喬峰名震天下一身神功獨步武林時,我已十二歲。

酒樓茶莊中人們對喬峰的成績津津樂道。我心中暗想有朝一日我必勝過喬峰。

而我雖尋遍後山坑洞,翻遍家中典籍,竟未有前人留下神功秘籍。一定是我翻找的姿勢不對!不過不要緊,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此處省略三十四字(對,我背不下來了)。既然暫時沒有神功秘籍,我決定先攻詩詞書畫,來日方長再學制敵奇功。日後倘若武功不如喬峰,文采也要更勝慕容復才好,要像大理的皇子段譽那般吸引天下妙曼女子,不過不能如他一般不學無術一事無成。

武林珍瓏棋局被一無名小輩所解,名虛竹。我十四。

一時間江湖上流傳起虛竹的傳說。傳聞他破了珍瓏棋局,得到武林大能畢生功力相傳,轉眼從無名小卒成為江湖高手。

家中長者總言隔壁別叔叔家孩子已考取功名進入官場(公務員)前途無量,我總在心中嗤之,想我定成為與喬峰並論的人物,何必與此等小人物作比。

想我年方十四,來日方長,日後必如虛竹一般遇奇人得一身神功相傳,勢如破竹,平步江湖,行俠仗義,天下的習武之人都將愧不如,天下的文采之士都將賦詞褒獎,天下的姑娘們都將…

連段譽此等不學無術的皇子都練得一身凌波微步出神入化。我十八。

秘籍未得,文采未至,伯樂未出,正妹未現。我對這江湖充滿了失望,明明不該是這樣的。同齡的習武者有的仍滿懷鬥志,有的如我一般早已失了對這江湖的興致。

四年後。我在酒樓和朋友喝酒,喜滋滋談起了當年喬峰多厲害啊,段譽也是名滿天下呀,虛竹也不遑多讓吶,你說他們運氣怎麼這么好呢,你說他們怎麼這么厲害呢,哎呀喬峰太刻苦了還對誰都好濫好心,我可做不來。段譽…哎呀他家世好啊,羨慕不來。虛竹可真是白手起家啊,哎呀像他那樣買彩票中一個億的有幾個啊,呀不說了我得去面試了。

又四年後。和朋友在茶莊聚會,工資漲了么,漲了,唉,白菜也漲了啊。你還記得虛竹么,誰?虛竹是誰??哎呀不說了我得回家做飯了。

那根要隨我成名的兵器呢?哦,那就是半根塑料棍。


命運sniper:

一下來自《想精想怪4——小人物的故事》

—————————————————————————————-

走一篇意識流的,不要吐槽主題不明確的問題。

每次回家火車上乾的事情就是把整整攢了半年的火影和柯南的動畫解決掉。

昨天火車上,火影已解決完畢,拋開滿是槽點的原創劇情,我印象比較深刻的反而是這次的ED

「火影忍者疾風傳」ED34

這次的ED應該是除了OVA特典《鳴人vs佐助》外我最有感觸的了(貼一個鳴人vs佐助的視訊地址【青春祭】ova特典鳴人vs佐助_MAD·AMV_動畫_bilibili_嗶哩嗶哩彈幕視訊網,順帶一提,鳴人vs佐助的BGM——真夜中のオーケストラ/深夜的管弦隊/午夜交響曲我也很喜歡)。

ED里從一樂拉麵大叔的視角,看到了木葉村的新老變化,聯想到正篇故事裡的點點滴滴,讓人真心的感觸良多。

從高中我開始看小說、動漫,其中的主人公無一不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因為屌絲逆襲的故事總是能獲得很多人的喜愛(當然,據說現在的網路小說開始走上來就是天下第一的路線了)。

很容易理解,作為一個故事的主人公,對讀者帶入感的影響很很強的,大多數讀者會把自己帶入到主人公的角度,從而去體會人物的喜怒哀樂,產生共鳴。因此,主人公強大、逆襲,才能給讀者帶來快感(雖然並沒有什麼卵用,心理上YY的勝利罷了)。

但是我一直有一個想法,有沒有個故事,是純粹從一個路人、小人物的角度來講述的,即在故事中刻畫出了這樣一個主人公,他本身並沒有什麼用,但是從以他的視角,經歷了各種大事,當然這些事也跟他沒啥關系,他只是其中的小角色而已,換成任何其他路人都可以。

但是你可以說是幸運,也可以說是不幸,他就是經歷了這些事,雖然沒有對這些事產生影響,但是卻見證了整個世界的變化。

我不知道這種小人物的視角和真正英雄的視角,給人帶來的帶入感會有怎樣的區別,因為即使是作為小人物視角寫出的故事,裡面也是會有真正的關鍵人物,或者說英雄的存在的,讀者是否還是會將自己帶入到英雄人物上呢。

例如有的故事是以第三人稱視角,也就是上帝視角來描述的,絕大多數人還是會將自己帶入到英雄的角度。

我想可能關鍵因素在於,第三人稱視角描寫與第一人稱描寫是有區別的,第三人稱將所有人的心理活動都寫出來了,而第一人稱則不會。

所以我想到,小人物與英雄真正的區別,或許是在對問題的認識和看法上。作為英雄角色,他要拯救世界,他要學習牛逼的技能,獲得牛逼的裝備,最後完成逆襲。而作為一個小人物,他可能只是想要經營好自己的小旅館,種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甚至只是單純的希望能在亂世中活下去。

在這種區別下,我相信英雄和小人物在心理活動上是會有很大差別的。

想想我們平時看的熱血故事,打起架來恨不得把整個城市都給拆了,毀一棟房子什麼的太平常了,因為和打敗大魔王相比,這些代價太小了。

但是小人物呢?可能毀掉的房子就是他所擁有的一切,住所、財產、妻兒,這些代價對於他來講又是什麼呢?打敗大魔王對他來講又是什麼呢?也許沒有這場戰斗,大魔王沒被打敗,他的房子還能好好的待著,大魔王使壞也不至於讓他傾家盪產。

我們的故事總是將鏡頭瞄準那些英姿颯爽的人,我們的故事總是只寫到魔王被打敗的時候,後面好像可以用「世界回到了和平」這樣一句話就帶過了。但是逝去的生命、失去的東西,都無法回來。

我們會為主角或者配角的陣亡而傷心,刷上滿熒幕的「寧次你死得好慘啊!」,但是那些炮灰角色、甚至是壓根都沒露過臉的角色,似乎並沒有人關系。

但是真的沒人關心么?我們都是這樣的人啊,在我們的朋友眼中,在我們的父母心裡,我們也是主角。

也許我們在小時候總是想弄個大新聞,能做點改變世界的東西,但是從統計學上看,絕大多數人都是小人物而已,即使是成功製造了原子彈,能名垂青史的也只有那麼幾個人,底層的小角色終究只是小角色而已。

就像我前面說的,牛逼、幸運的小角色能見證那些英雄的誕生,見證大魔王被打敗,而更多的小角色連經歷這些的機會可能都沒有。

我想,如果從英雄的角度來講這些大新聞,會讓讀者想成為那樣的打英雄,渴望能有一展身手的機會,所以現在有這么多渴望戰爭、外星人、超能力的人。

而如果從小人物的角度講這些故事,才能讓讀者從幻想的高空落下來,腳踏實地的認識到,這些大新聞,帶給更多人的是什麼,帶給自己的會是什麼。


劉少年:

一臉的蒙逼,我啥都沒干,我就被領了盒飯


馬獃獃:

一邊是黑鬍子,一邊是路飛。
我么,桑尼號罷了,連個馴鹿狸貓混血都比不上。
但我並不為此低迷,畢竟當年海賊王上過我。
世上海賊船千千萬,有幾條曾載過海上最囂張的夢想呢。
不要看低自己,在別人眼中,也許你才是世界的主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