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品位的高低從何處體現?

問題描述:友情問題:女人品位高低從何處體現?
, , , ,
我把機械表塞了起來,戴上了電子表。
我把KENT、Camel收起來,拿出了芙蓉王。
我用毛尖代替了咖啡,用機恤代替了西服,用棉襖代替了皮衣。
用永生代替了Lamy,用塑料袋代替了真皮包,用稿紙代替了精致的筆記本。

我轉身走進一座大門,我步入了一間考場。
我拿起了筆,我交了一張表格,我一直在尋找答案。
我用Lamy寫下了生的困惑,我迷茫在十字路口,
我飛馳在大江南北,我簽了許多契約。
我端起酒杯,問這是什麼酒?
我帶著簡歷,路過一家又一家公司門口。
—————————————————————————————-
很久沒有寫作千贊的答案了,上面的文字,也是有感而發,幾分鐘就寫好了。謝謝大家。


我年紀還輕,不敢輕言品位二字,只是想提取一些生活中遇到的那些感覺「有品」的前輩的一些特征,我不多說,說一下我的感受。

我所觀察到有品位男人的最高體現,私認為是五個字——分寸與克制。
這種品質非一定見識與思考沉淀之後不能體現。
我見過周遊世界的大叔侃侃而談哪里的什麼建築如何如何精妙,什麼什麼音樂如何美妙,什麼什麼經歷如何奇妙等等,全然不顧大家已經疲憊的神情。
也見過青年才俊在飯桌上對一個社會問題激情昂揚,指點江山。搞得大家吃飯都不順心。
某位做奢侈品的朋友很喜歡對別人的手表和包做出自己的評判,常常搞得對方很尷尬,私認為不算有品的行為。
凡是在不恰當的場合或者不恰當的對象前盲目展現自己,不懂克制自己的優越感與資源優勢的,都很難稱之為有品位。

分寸,就是對問題恰如其分的回應,多一分,膩;少一分,冷。
克制,是在明白生命無常之後對自我的控制,與對生命不同形態的寬容。

雄鷹自有雄鷹的疆場,何必飛入麻雀的山林故展雄姿。
優秀的人已經得到別人內心的認同,無需再求他人無言的自卑。

2014.2.7
(也許有些離題,但覺得這個思考對我也很有裨益。)


謝邀

把所有答案大概過一遍,就發現,男人要有品位,得會穿,會吃,會做人,有時候還得幽默,得有專業愛好,得大學部畢業,抽大雪茄,梳分頭,穿皮鞋,拎牛皮包,吃西餐,去過里斯本,馬德里,麥加,加德滿都,聖托尼。

男人不能太多話,也不能不說話,男人得愛幹凈,又不能太愛幹凈。

男人得疼女人,又不能太寵她,男人得疼孩子,又不能太慣他。

男人要愛貓,愛狗,愛仙人掌,愛鯨魚,愛哥白尼,拉格朗日,尼采,約瑟夫,李斯特,丘吉爾,海子,蕭紅,索菲亞,斯科特。

有品位的男人,真累,因為這個題目的本意,應該是如何做一個大眾看起來,有品位的男人。

所以有時候我覺得,有品的男人,或者說看起來有品的男人,就是得端著。

端一個謙謙君子,端一個正氣凌然,端一個夜探閨香。

整個笑傲江湖,最有品的肯定不是任我行,也不是令狐沖,有品的男人是嶽不群,因為他是君子劍。

正人君子最有品,東方不敗也很有品,他會女紅,會神功,又符合腐女的意淫,他長的美,心思縝密,愛情專一。

所以我有時候又覺得,沒品的男人,反而有趣。

或者這麼說,大忠似奸,大偽似真,沒品才是有品,有品卻是無情。

這個道理,講,那講不清,只有自己去看了。

現在人,大多都是沒品充有品,所以得端著,繃著,崩碎了,節操落一地,你說他附庸風雅,還是得拉尿屙屎,你說他舉手皆有尺寸,可是擼管的時候,也是一腦袋的精熱。

看一個男人有沒有品其實很容易,一個男人要讓人看起來有品,也很容易,華山上下,誰不知道嶽不群是翩翩君子,魔教里外,誰不服東方教主一統江湖。

可私底下,你知道男人是個什麼東西。

所以我覺得,男人有特別骯臟的地方,男人好色,好鬥,喜歡淫蕩,污穢,暴力,喜歡唇齒勾心,喜歡肥臀豐乳,所有試圖掩埋,回避自己污濁的男人,都是沒品的男人。

我覺得真正有品的男人,就是既要給你看他的粗鄙,也有給你看他的高尚。

去偽存真。

不以低俗為恥,也不以高雅為傲,真真兒的一個人。

我的品味,只與我的成就有關,與你的眼光無關,我認為,這句話才是應該與廣大男同胞所共勉的。

為防拍磚特補:一切不尊老愛幼說話沒大沒小不尊重女性穿拖鞋上班的男性同胞,你們這不是去偽存真,你們這是去偽存臟。


被有品位的男人邀請壓力很大啊……

這題目太大了,從吃穿用度,到言談舉止,從人生經歷,到生活情趣,大到情懷,小到偏好,哪一樣都與品位相關,但都不能完全代表一個人的品位。

如果說有跡可循,我只看三點。

一、見識。
這其中包含他遊歷了哪些地方,懂得哪些知識,掌握了哪些技能,是否能理解不同文化和信仰。眼界開闊的人,更包容理解別人,自然更有氣度,見多識廣,歷練的多,自然處變不驚,知進退,有分寸。落到品位二字上,見得多,自然知道哪些是好的。

我身邊有幾位男性友人,在穿衣打扮上十分隨意,但是大家一起聊起任何話題,都能說出一些見聞趣事或是引經據典,有自己見解和立場,可是從不和人過分爭辯。這是種由里及外的氣度,倒是只憑穿戴用度撐不出來的品位。

二、愛好。
不單單是他喜歡什麼,而是喜歡到什麼程度。有許多男人愛好很多,攝影、音樂、電影、文學、體育……可是都是淺淺的喜歡,單反放在家里一年拍不了兩次,看電影跟著影評人亂噴兩句,藏書堪比圖書館問起最喜歡的是《卡耐基成功學》,哪場體育比賽火了就跟著湊湊熱鬧……在我看來這都算不上愛好。

有次冬天早起乘計程車,我在後座瞇著睡覺,聽到有蟈蟈叫的聲音,我就探頭問司機是不是養著「百日蟲」,司機見我懂些門道,從懷里掏出個雕工精美的葫蘆蟲具,已經盤的發亮!里面的小家夥看著也特別精神~ 在我眼里,這司機師父便是很有品位的人。

三、吃飯。
這里說的並不是餐桌禮儀,而是對食物的認知和欣賞程度。簡而言之,所有的美食家在我看來都是真正有品位的人。這其中包含著他是否對生活有熱情,有情趣,並且懂得從哪怕簡單的食物中,欣賞出獨特的味道。喜歡吃,懂得吃的人,品位都不差。

這里也說說我曾經一位友人,吃什麼都覺得差不多,好吃也說不上哪里好吃,不好吃的東西也吃得下去,每次興致勃勃帶他去我找到好吃的店,滿懷期待的問他,好不好吃?都換來一句,還行。每次花了心思做出一道滿意的菜,讓他嘗嘗,也都是一句,還行。現在想想,不但無品位,也無品。

所以,只憑這三點就足矣。
當然,如果是喜歡我的男士,那自然是十分有品位的。^_~


初到北京的時候,同學有一個室友,很白富美的那種,介紹了認識。很不錯的人,試著追一下,也不管夠不夠得著,反正就試一試。方式很蠢,沒有一點節奏感,直抒胸臆,在520那天,借著日子數字的特殊性,硬生生的邀請人家吃飯,以此打開點局面。

約吃飯也毫無計劃性,剛好和朋友逛完頤和園,聽說她們在西單逛街,就直接奔過去了。初次見面的感覺暫且不表,反正符合前期的想象,沒有減分,只有加分。重點在吃飯過程,由於選擇的餐廳裝修很有特點,情調不錯,讓我胃口極好。點的幾個菜,都吃得很豐滿。我這人有一毛病,就是遇到好吃的,就根本停不下來,也不管幾分飽,裝得下就吃得下。吃得滿頭是汗,根本停不下來。加上初次和重量級正妹吃飯,難免緊張,這汗就止不住地往外滲,估計跟流汗的QQ表情類似,嘩啦啦流了一臉,很明顯,很誇張。

一直也沒問那次吃飯留給對方什麼樣的印象。直到有一次,和同學聊天,說到自己初到北京時,整個人都很鄉野土氣的感覺,有些不堪回首,估計大多數人對我的印象都是定位在很土很挫的樣子。同學給了個肯定句式的回答,還說有一次吃飯,人家還以為我很窮酸,請吃個飯都不停流汗。我立馬知道是哪一次吃飯,也知道這個人家指的是誰,心里一陣欣慰,好在我有自知之明,早已抱著交個朋友的心態將追求的心態摁在了記憶中。事實證明,這是對的,我只適合在她的世界里充當一個並不那麼明顯的朋友,挺好的。

只是這樣的經歷讓我有那麼一陣子,特別註重別人對自己的印象。常常會紮進回憶里,將自己換位成其他人,看著某些時候的自己。尤其是整理照片的時候,看著以前的自己,難免十分生氣:我靠,怎麼能這麼挫!

想想都為當初追過的姑娘流淚,被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的挫子追肯定很欲哭無淚。 在註重別人印象的那段時間里,我很焦慮,每天叮囑自己:從明天起,做一個帥氣的人,洗臉,護膚,添置衣裳;從明天起,關心皮膚和發型,我有一張俊俏的臉,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為此下了不少功夫,搬出了大學時期看《時尚先生》和《男人裝》所積累的時尚理論,試圖裝飾自己,增加他人的好印象。面對誰都保持嘴角上揚一點點的微笑,看任何東西都雙目有神綻放光芒,走任何一步都保持姿勢註重優雅,端著杯子絕不叉開腿坐桌上,嗑瓜子絕不蹲在地上,上廁所絕不雙手把關……據說,同事們都感到很不一樣,原來這小子還可以這樣。

直到有一天,有人說男人的品位就得看著裝打扮,不管誰的江山,都得註重衣裝,哪怕是裝出來的衣裝,也得有品位的裝。媽蛋,這真叫人生氣,品位怎麼就只看衣裝?我不同意,管你什麼好印象壞印象,我要我喜歡的那樣!於是我決定回歸自我,不再為了印象而折騰形象。想怎麼穿就怎麼穿,想怎麼幹就怎麼幹,不用洗面乳也要見人,不穿針織衫也要上班,想染個發就染個發,想搓個麻就搓個麻……因為我所認為的男人品位,從來不在衣裝和打扮!

男人的品位,很多人輕易的就定位在穿著打扮上面,這種膚淺不無道理,因為品位的表現方式,就包含了衣著打扮。路邊攤和淘寶貨,當然不比zara或勁霸,更比不了迪奧或阿瑪尼。但這不代表好品味,誰都知道阿瑪尼也能被穿出鄉鎮煤礦煤老板大少爺二狗子的風范,綠軍衣也能穿出犀利哥的氣場。如果只把男人的品位定位在衣著打扮,只能說明自己的品位在一個俗不可耐的水準。

男人的品位不在於衣著打扮,不在於聽什麼歌,不在於吃什麼東西,不在於上什麼女人,而在於分寸的把握,在於克制的把握,在於節奏的把握,在於細節的把握。分寸與克制,是男人品位的內涵修煉;節奏與細節,是男人品位的外在表現。

你有很多經歷,你有很多才華,你有很多學識,你有很多故事,你有很多錢,在聚會的場合,在飯桌上,在牌桌上,在廁所里,你無窮無盡的講,口若懸河,激情四射,熱血沸騰,根本停不下來,一點都不顧及他人的感受,一點都不考慮旁人的想法,這不叫有品位。

你有很多時尚理論,你有很多帥服靚裝,你見過巴黎大秀,你看過米蘭時裝,你穿喬治·克魯尼同款西服,你戴摩根·弗里曼同款手表,你內褲和貝克漢姆一個牌子,你香水和佈拉德·皮特一個瓶子,你見人就點評他的穿衣搭配,你逢人就對比他的價格檔次,你一身的名牌,卻一點都不叫有品位。

你去過馬德里,你去過佈達佩斯,你去過馬達加斯加,你見過尼羅河的雄壯,你見過金字塔的神秘,你感受過愛琴海的浪漫,你感受過夏威夷的風情,你一有機會就回顧旅程,你一有空檔就展示旅行紀念物,你站起來就跟站在乞力馬紮羅之巔一樣,你一坐下就跟坐在馬爾蒂夫淺海灘一樣,你抓住人就一直嘚吧嘚嘚吧嘚地描述你見過的風景,你泡過的妹子,你以為自己的經歷足以叫人羨慕,卻不顧及聽者的感受,這不叫有品位。

但凡沒有分寸的表達和表現,都是最沒有品位的優越感泛濫;但凡沒有克制的放縱和不羈,都是最沒有品位的自私自利。很多人牛逼,但他懂得分寸的傳遞這份牛逼,恰到好處,點到為止,令人佩服;很多人厲害,不是對他人,而是對自己,要求嚴格,克制自律,知道該說什麼做什麼,不該說什麼做什麼。克制,沒有讓人覺得他小氣,反而覺得很有內涵。

喝一杯酒,不一飲而盡,而是細細小品,有情調的節奏;抽一根煙,不一吸而盡,而是徐徐吞吐,有思考的味道;上一段階梯,不猛跨大步,一級一級穩步向上,有從容的調調……這些節奏的把握,便是一種品位。

記得愛人的生日和生理周期,記得同事的菜品偏好,記得朋友的敏感故事,記得給家人的電話,記得給愛人的關心,記得某個拐角的花店,記得某個街邊的咖啡店,記得你喜歡的味道,記得你討厭的味道,記得你連自己都不曾記得的事物,這種細節的把握,便是一種品位。

而男人最珍貴的品位,是對你一如既往飽含深情的愛,是對自己一往無前的追求上進,是時刻記得肩負起讓家庭幸福的責任心。

以及,只有和你在一起時的,那份最真的溫柔。

PS:嗯,一點自己的理解。應諸多朋友的指點和要求,已將「下里巴人」做了改動(我其實就是喜歡這個詞的說法,沒有考慮它的用法,~~~~(>_<)~~~~ )

另外,也有朋友指出,我的觀點和排名最高的 @小巖井 基本沒區別,我統一回復一下:這世界觀點相同數不勝數,你認為和平最重要,認為民主很必要,他也這麼想,她也這麼認為,不一定非要為了顯得不同而表達一個不同觀點,有時候,需要一點與眾不同的個性,但有時候,需要有一些大同的認知,這種認知,我把它理解為常識。

我很歡喜能有那麼多大同的觀點,但也會嘗試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述,好與不好,判斷在你,現在,我只負責聽。


.

謝邀

男人的品味不在於他和你約會的時候是否穿Bespoke Suit;

不在於面料是Scabal還是VBC,100支還是150支;

不在於襯衫袖口露出多少厘米;

不在於皮鞋是不是John Lobb,不在於雨傘是不是Brigg;

不在於手表是Patek Philippe還是Richard Mille;

不在於是否談及他曾去過的摩納哥,巴塞羅那亦或者里約熱內盧;

甚至不在於他之前或現在身邊的女人是什麼樣子。

男人的品味,在於他不見你的時候。

而在我看來便是兩個字。

慎獨。

君子慎獨。

此謂誠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獨也。

慎獨是儒家的一個重要概念,慎獨講究個人道德水準的修養,看重個人品行的操守,是個人風范的最高境界。

出於《大學》《中庸》對於其含義,東漢鄭玄註《中庸》「慎獨」雲:「慎其家居之所為。」人們一般理解為「在獨處無人註意時,自己的行為也要謹慎不茍」《辭海》,或「在獨處時能謹慎不茍」《辭源》》。

而在歐洲中世紀,我覺得相對貼切的一個詞叫Paladin(聖騎士,雖然這個翻譯有些牽強),亦或者相對應的Chivalry(騎士品質)。廣為流傳的騎士品質為謙卑、誠實、憐憫、英勇、公正、犧牲、榮譽、精神。

如今,我更願意將之稱為紳士品格。

一個真正有紳士品格的男生,可以稱之為是有品位的。

他知道什麼是正確的,並願意在沒有任何人註目的情況下去完成它

所為品味,其本質便是,一切都不是做給他人評價的。或許這有些像米蘭昆德拉筆下名為Kitsch的自我感動,但在我看來卻著實值得尊重。

一個有品位的男生應該是這樣的。

你穿Bespoke Suit,每天收拾地幹幹凈凈出門,並不是為了去見心儀的女生,而是你面對生活的態度。

你喜歡Scabal 150支,不是因為約會時的華貴,而是對面料的純粹向往。

你哪怕沒有John Lobb,但會擦拭並小心打理每一雙Allen Edmonds或Santoni。

你喜歡Brigg打開時踏過初雪的聲音。

你也許只有Rolex甚至Tissot,但戴表只是因為內心的喜悅,而非他人面前的炫耀。

你不僅愛身邊的女人,也尊重,保護並善待身邊所有的人。

你對朋友真心相待,哪怕受到背叛,也不改初衷。

你送喝醉的妹子回家,小鹿亂撞,卻絲毫不犯。

你扶老阿么過馬路,不為形式,而為內心幫助弱者的品格。

你努力上進,不為他人安排的任務,而是對生活的一腔熱血。

你相信你所認為正確的一切,並不以取悅他人尤其取悅女生為目的,

這便是品味。

來跟我念:

長夜將至,我從今開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將真誠地對待我的朋友,幫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對所愛至死不渝;

我將善待弱者,對抗強暴;

我將盡忠職守,生死於斯;

我是黑暗中的利劍,長城上的守衛,

抵禦寒冷的烈焰,破曉時分的光線,

喚醒眠者的號角,守護正義的堅盾;

我將生命與榮耀獻給自己所堅持的真理;

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不反駁任何評論。大家說的都是自己認為對的,哈哈。

.


@王豕邀!

本來是想寫個逗逼的答案,可是寫了一點,忽然想到很多往事,還是認真回答。
上面的很多答案都寫了很多方面,從男人的事業、擇偶、態度等都說的非常的詳細了,我無意畫蛇添足,對男人我也了解甚微,可是有一點,還沒有人提及,而這一點恰恰就是我最在意的地方。

一個男人,他的品位高低,我最看重的體現,恰恰是他對女性的態度。

我不是一個徹底的女權主義者,也無力來做一些女性權利的鬥爭,可我堅持認為,一個高貴有品位的男性,也是我希望能尋覓到的我心中的優秀的男性,應該是尊重女性的,可惜,真的能做到這一點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他們能做的,也只有輕賤女性了。
這是最低級的男人,他們的生活里幾乎一無是處,可即使這樣,他們還是瞧不起女性,用他們能做到的方式,無一不在侮辱他生命里的女人。輕賤一個女人,對他們來說是最容易的事兒了。
我認識一個女孩子,優秀又可愛,而她的伴侶,卻無時無刻不在打擊她,她穿一條新裙子,他說醜樣,她做一件事,他就忙不迭的撇著嘴挑毛病。即使這個男人自己一無是處,他也要用更惡心更糟糕的詞匯來詆毀自己的女人,因為這樣,他才能感受到一點點成功。至於那些毆打女性的男人,就更是不值一提了。
這樣的男人,簡直就是低級。

他們不敢侮辱女性,只是因為他們還需要女性。
這樣的男性,也是極其低劣的。他們不像上一種男性那麼的粗劣,表面上,他們對身邊的女性好言好語,甚至百依百順。可是,他們這麼做的原因,只是因為他們還需要女性。
這樣的男性,其實就是大男子主義的另一表現,這樣的男性,往往還會被身邊的人說為疼老婆。可其實呢,他們只是自私,在權衡利弊間,選擇了要對女性好一點,來維護自身的利益。
我的一個親戚,她的老公一直在親戚前有口皆碑,說對老婆好。她也非常感動,對老公無微不至,用自己的全副身心來關愛這個老公。可是有一天,她老公有了小三,這個男人即刻變得極其冷漠,他不回家,不過問自己的老婆的生活,因為他已經有了新的女性可以利用。
這樣的男人,有何品位可言?

他們說著尊重女性,可是這只是他們的偽飾。
還有一種男性,他是在宣揚自己對女性的尊重的。他開口就是女性偉大,閉口就是自己如何善待身邊的女人。可是這樣的男人,我也害怕。為什麼呢,因為這樣,其實也這是換了一種方式的消費女性。
他們利用對女性的褒獎來抬高身價,這樣的男性不去輕慢女性的原因並不偉大和高級,因為他們在乎的還是自己。
我並不想苛求每個男人都能真的做到尊重女性,人性的自私和惡意本來就存在,大多數男人能在這個男權社會做到善待女性已經不容易了,他們唯一差別的,就是還是忍不住把女性物化了,女性在他們的內心深處,也還只是自己的一層鍍金。
我認識一個男孩子,每次吃飯都會拉開椅子給我,上下車必定幫我開門,可我還是覺得不舒服,因為他做這些並不是發自內心,而是用一種洋洋自得的傲慢感來宣佈,你看,我對女性多好,我是一個好人。
這樣的男人,品位也只屬三流。

認可她是女性,也只是女性。
這樣的男性是可貴的,他們尊重女性,可並不是把女性用來區別對待,他們的內心是善良的,能夠感受到身邊的女性的平凡生活中的一點點偉大之處,他們也是溫柔的,溫柔的付出自己應該付出的愛和尊重。
女性需要的,其實不是身邊男性的多麼聲嘶力竭的呼喊,其實只是一個公平的對待。更客觀一點說,女性確實是弱者,我們光是在身體上,就輸給了男性的孔武有力,打壓女性,是一個男人最容易做的事兒了。
真正尊重女性的人,往往不會說什麼客套話,他們只是把女性當做女性,給她們自己作為男性應有的理解和愛護,也給她們自己作為男性
我的一個朋友,她的未婚夫就是一個非常優秀有品位的男人。 他對於自己的伴侶,表現出來的態度就是不因為她是女性而過多的遷就,也因為她是女性,而給予她應有的評價。
這樣的男人,才擁有高階的品位。

其實說了這麼多,能尊重女性的男性,究其原因,還是因為他內心的善良和溫柔,而這一點,在現在已經太不被看重了。我們在乎一個男性選擇什麼手表,吃飯是不是會點菜,在乎一個男性在事業上是不是認真拼搏,甚至考量一個男性穿什麼鞋子用什麼香水來判斷其品味和品位。

唯獨忘了看的,是他的心。

(這篇回答也許會招來許多批評,可我還是決定發出,因為我不是在批評男性,反而是在勸說大家,切莫物化男性,不要用太多的外在來衡量男性,他們也只是和女性一樣的生物,好不好,品位高或低,都請拋開他們的外在,認真的去看看他們的內心。)


謝邀。

在我看來最能體現品味的不外乎適時的沉默。

1.適時的沉默指的是在比自己弱小的群體面前不刻意炫耀,不無謂輾壓。

2.在比自己強大的人面前不裝模作樣把無知當犀利,學會聆聽懂得思考。

3.面對外人亦或是陌生人的指責和評論時無需花費過多口舌爭鋒相對,把沉默留給他們,時間留給自己喜歡的人兒。

當你無需刻意追求存在感時,自然就會懂得適時的沉默。

公眾號:WeBallsohard

這應該是個特別酷的公眾號。私人寫字爆照的地兒,也會分享在四大洲體驗過的酒、美食、旅行,還有愛情。希望大家最終遇上那個人,眉間是銀河,眼中有星辰。

http://weixin.qq.com/r/QzoBGXDEwC2-rTR6929R (二維碼自動識別)


男人的品位,主要從細節體現。當然,總量地講,看一個男人的品位,只需要看他的女人即可。

但是,如果是一個女人想知道一個單身男人的品位如何,要怎麼辦呢?其實,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能體現出男人的品位。

從細節入手:

1)襪子,襪子上面有沒有洞洞。如果有,減分!

2)鞋子,是否很臟?如果有,減分!

3)如果戴眼鏡,眼睛片上面有沒有污漬?如果有,減分!

4)看他的桌面,如果很幹凈,加分,如果很凌亂,減分!有品位的男人,一定是幹凈利落的男人,桌面一團糟的男人, 一定沒有品位!

5)看他的網名是什麼,如果像什麼兩只鴨子半夜叫了3只雞之類的,就肯定是沒品的男人。

6)看他的朋友圈、微信,如果他轉發一些低級下流的文章,一定是沒有品位的。如果天天喝酒擼串烤全羊,遛狗豪車壓馬路,這些都是沒品沒品。

7)喜歡閱讀的男人,品位都不會太差。

8)喜歡茶道的,品位都不會太差。

9)文化流氓喜歡文玩,有品位的男人喜歡書法國畫。

10)臥槽,這女主角太尼瑪性感了,發出這種感慨的男人,直接丟進垃圾桶吧。

11)影評能寫的很不錯的男人,品位一定差不了。

12)每天像個女人一樣網購服裝的男人,一定沒有品位沒有品位。

13)有品位的男人,一定是腦子里有思想,而且兜里有錢的男人。

14)只有錢沒有思想的男人,只是一個暴發戶。

15)嫖娼的男人,沒有品位。有品位的男人,小三都是會琴棋書畫的。

16)凡是看到本條答案並點贊的,品位都高的爆表。


張總是公司的人事總監,也是我的合夥人。

我對他第一印象並不佳。

那天是五月,我和老王(我另一位合夥人)一進辦公室就看見個人頭發亂糟糟,穿了條花褲子,嘴里還叼著根煙。

其實發型、衣著之類對我倒無可無不可,但我不抽煙,從小就對抽煙的人有點偏見(比如我爸)。

老王向我介紹,張總是個牛人,之前開印刷廠,大學畢業不到半年就買了輛瑪莎拉蒂(他現在也才27)。

張總連忙擺手,笑著說不敢當,然後主動與我握了手。

那天我工作到深夜,忽然聞到一絲煙味,再看辦公室的門,雖然緊閉,但從門縫里咕嚕咕嚕不停地往里滲進煙霧。

我第一反應是著火了,立刻跑過去把門打開,外頭煙霧繚繞,我伸手連揮了好幾下才令煙塵散去,再定睛一看,張總正點了根煙悠閑的抽,旁邊紙杯里也有好幾截煙頭。

我沒好氣的對他講:

「以後別在辦公室抽煙。」

他連忙把煙滅了,雙手合十不好意思笑著說:「抱歉抱歉,以後不抽了~」

工作之餘,張總時不時會講些段子逗大家樂,但我都不覺得好笑,又不好意思不笑,所以每次只能勉笑。

他很愛發朋友圈,一天十幾條那種,但每每刷到他發的朋友圈我都忍不住皺皺眉(和我的品位實在不在一個頻率),最後我幹脆一狠心把他朋友圈給屏蔽了。

這是我第一次屏蔽一個沒在朋友圈賣鞋賣包賣項鏈的人。

張總不僅是人事總監,還是公司的大內總管,諸如柴米油鹽水電煤之類的雜務令他煩的煙不離手。

煩歸煩,他每天還是笑瞇瞇的,和員工也能打成一片,那些小男生格外喜歡張總,都愛和他在樓道抽煙聊天。

他抽的煙很特別,是女士細煙,有次我路過樓道順便問了他為什麼抽這麼細的煙。

他笑道:

「老婆買的,她說讓我戒煙不可能,但能少吸點煙草是一點。」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張總結婚了。

我和他熟起來,是兩個月後。

當時公司新搬了辦公室,沒過多久物業就耍流氓,未經允許就拆了我們廁所,把空間騰挪給了隔壁租戶(一家KTV)。

這令兄弟幾個火冒三丈,大家商量後決定,管他娘的,先自己在辦公室里新建一個洗手間供員工方便。

在張總指揮下,新廁所三天就落成了。

現在不少年輕人都被公號文章帶歪了,誤以為創業很好玩,每天日程就是和投資人喝喝咖啡,再開個發佈會,順便坐頭等艙飛到紐約敲個鐘之類。

其實創業不是談情說愛,而創業中那些最不浪漫的事(如修廁所),都需要大內總管張總去面對。

新廁所落成第二天早上,我在辦公室里忽然聽到外面兩個人吵鬧。

推開門,卻看見張總和一個莽夫在理論。

莽夫:「你們廁所的水都他媽滲進我們KTV了!」

張總:「是你們推的我們廁所,要找找物業去。」

莽夫:「找物業,我他媽現在就把你們廁所拆了去。」

話音未落,那莽夫就拿著扳手超廁所沖了過去。

張總頓時怒了,滿臉通紅,青筋暴起,和那莽夫並行著朝廁所沖去:

「好啊,你他媽給我拆一個試試啊,我看你拆。」

張總平日說話都輕聲細語,那是我第一次見他發火。

我看見此景,趕忙叫了幾個男生一起沖過去,那莽夫才狠狠作罷,手里拿著扳手,嘴里罵罵咧咧往外走去。

張總還是氣不過,一口一口地喘粗氣,肩膀也上下起伏不止:

「來老子地盤撒野,不想混了!」

我過去拍了拍他的肩。

但我知道這事兒還沒完。

那天晚上我正在備課,突然聞到一股煙味從張總辦公室飄來,我覺得很奇怪,因為張總好久不在辦公室里吸煙了。

我順著煙味來到他那兒,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五大三粗而醒目的胖子,他皮膚黝黑,乍看比早上那莽夫更莽,細瞧他那雙牛眼卻又時不時閃爍著狡猾。

他仰坐在辦公室里,叼著根很粗的雪茄一口口抽,消瘦的張總坐在對面顯得很單薄,但他依舊不動如山,抽著自己標志性的細煙。

我認出那是隔壁KTV老板,他帶了個工具箱來,里面扳手螺絲刀之類一應俱全。

他從工具箱里抄起一把扳手指著張總:

「我說…」

張總拿煙的手輕輕一揮:

「等王總來了再說吧。」

KTV老板被這麼一噎火冒三丈,那雙牛眼狠狠的瞪視著張總。

張總毫不示弱,不卑不亢不驕不躁的用他那雙丹鳳眼回瞪KTV老板的牛眼。

我看到場面僵持不下,就去外頭搬了把椅子進來,和張總並排坐下,一起怒目圓睜瞪著KTV老板。

我們仨就這樣在辦公室里一言不發,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個多小時,直到老王從西湖氣勢洶洶趕回來,也掇了條凳子坐下,並用他獨特的方式將一切擺平。

經過這次並肩戰鬥,我與張總貼近了不少,我把他的朋友圈屏蔽解除,樓道里撞見他抽煙不再象征性點頭,有時也會去聽他吹吹水。

有次我們聊起,如果將來手上有十個億的財富會怎麼花。

張總想也沒想就說了三個字:「做慈善。」

我:「什麼慈善?」

張總:「我要做個流浪狗收容站,從杭州做起,最後遍佈全世界。」

我笑了:「怎麼想做這個?」

張總:「因為我家兩條狗就是走丟的,再也沒找回來。」

他掏出手機給我看,熒幕上一條貴賓一條博美,他指著給我介紹:「這是悟空,這是八戒。」

他嘆了口氣:

「我要把這件事做起來,將來就算有人狗走丟了找不回來,至少也能知道他們的狗狗在我的收容站里能吃飽穿暖。」

聽到這里我才知道他沒講笑。

有天晚上我走出辦公室,發現一個女孩坐在外面,長得很漂亮,能看出她在等人,但毫無等待的焦躁,她的妝容恰到好處,既不誇張亦不寡淡,那天她唇上的口紅與肩上的包包是同款的淡紫色。

這時張總從外頭進來,笑瞇瞇給我介紹:

「皇總,這是我老婆。」

那女孩立刻站了起來,大方地向我伸出右手:

「老師好,我聽過您的課。」

我們握手後她又微笑著加了句:

「我是看您的課長大的。」

說完我們三個都笑了起來,初次見面的尷尬也煙消雲散。

她老婆是大連人,這次特意飛來看他。

那天起我對張總品位的評估發生了天翻地覆的逆轉。

畢竟對男人而言,衣服手表之類只能穿戴幾年,女人卻要陪伴一輩子。

而衣衫之類的商品,都是單項選擇,有錢就能帶走,唯有女人,你選了她,她也需認定你才會跟你走。

一個男人的終極品位,就是他選的女人。

那之後幾天,張總每天早上都會在朋友圈曬一頓豐盛的早餐,並配條文字得瑟一下(如「這麼多怎麼吃的掉啊!」)

早餐當然都是老婆為他準備的。

但工作並不會因為妻子到來而減少,某天我們正在上班,隔壁另一家租戶突然裝修起來,電鉆與電鋸齊鳴,我剛想回頭找張總,卻發現他已經沖了出去。

我也和他一起沖出去。

張總還是先禮後兵,好言相勸半天,無奈對方不講理,逼得張總最後大聲喝斥他們才停工。

經這麼一折騰,張總又一次滿臉通紅,氣喘籲籲。

解決之後,我默默陪他踱回辦公室。

我想說幾句話安撫一下他,卻不知從何講起,我瞥見他桌上一個大保溫壺,打開一看,原來是一頓豐富的午餐。

我靈感來了:

「張總,老婆選的不錯哦。」

他果然笑了,眼睛笑彎成了兩道月牙:

「我不能什麼都不順吧。」

一個人看到或提起心上人,本能反應都是笑,而且是眼角掛笑那種笑。

我幫他把飯盒端到面前,幾口飯菜下肚,他心情也平復了。

我:「最近壓力太大,吃的都少了。」

張總:「你試過壓力大到把吃下去的飯吐出來嗎?」

我:「那倒沒有。」

張總微微一笑:「我有過。」

他頓了頓:

「之前在印刷廠,有天早上我剛進辦公室還沒坐下,就聽見一陣急促敲門聲,之後也不等我答應,就一個接一個走進來9個員工,神色怨恨。」

我:「他們要幹嘛?」

張總:「我當時就知道出事了,但也立刻告訴自己別慌,我先讓他們在頭香上落座,然後我也坐下來對他們講「什麼情況」?

領頭的是個女人,她就開始吧啦吧啦講了我很多不好。」

我:「不好?」

張總:「說我對員工態度太嚴厲,還有就是印刷的排版要求變化過於頻繁。」

我笑了:「你還嚴厲?」

他也笑笑:「人的性格都是一路進化過來的嘛,我也是經過自己創業,性格脾氣才被打磨成型。」

我:「然後呢?」

張總:「當時我雖然面對9個員工拷問,大腦卻異常清晰,直接就反問他們,「這些問題,你們覺得怎麼辦?」

我聽得入神:「接著呢?」

張總:「他們都不說話了,過了半分鐘才有個男的跳出來講,「作為老板,這些問題應該你來解決不是?」」

我笑了:「你怎麼答的?」

張總:「我淡淡的說,「現在這狀況,你們還把我當老板嗎?」,他們又不說話了。」

我點了點頭。

張總:「另外7個人一直不吭聲,我就問他們,「你們幾個,有什麼話要講?」,他們還是無話可說。

我問這話,是因為那7個人一直不做聲,我想試探一下他們幾斤幾兩,這麼一試就試出來了,全是廢物。」

我笑了。

張總:「我頓時心里有底了,立刻給當時公司的人事總監打電話讓他進來,帶那兩個挑頭的出去辦了離職,剩下7個人還是一言不發,當時我打心眼里鄙視他們。」

我:「為什麼?」

張總:「因為他們只敢跟隨,不敢出頭,如果當時這七人里有人站出來吼一聲「他媽的,老子也不幹了」,那我還敬他是條漢子,有麼?沒有!」

我:「那7個人你怎麼處理。」

張總:「待人事把那兩個挑頭的帶走,我就和顏悅色和他們講,「先回去工作吧。」

因為當時公司還在加班加點對接一個項目。

第二天上班後我分了兩批找他們談話,一句沒提昨天之事,只說他們最近工作還不錯,現在這個項目快到終點了,大家都努力一把哦。

這麼一來,他們也都被穩住了。」

我點點頭。

張總:「等項目完成,我就把剩下那7個人也一並開除了。」

他說完嘆了口氣:

「他們並不壞,就是傻,但自他們選擇盲從那一刻起,就沒回頭路了。

9個員工來逼宮當晚,我吃完晚飯,居然把飯菜全吐了出來,緊接著做了一夜噩夢,但第二天早上醒來就覺得,他娘的,有什麼大不了,還省工資了。」

講到這里,我才發現他那根煙已快燃盡,煙草灰已積了兩寸長,都沒撣掉,一圈火星在煙頭處閃閃發光。

而張總拿煙的手,正微微顫抖,可能是因為想起了那段黑暗而崢嶸的歲月。

以前我只看出他有菩薩般的心腸,卻不知他還有獅子般的雄心,禿鷲般的腸胃,鋼鐵般的意志。

只有這樣的男人,才能搞定那樣的女人。
(END)

相關閱讀:

毫無預兆地遇見知名人物是種怎樣的體驗?​圖標


1、有妹子了看妹子;
2、沒妹子了看朋友;
3、孤身一人看穿著談吐;
4、默不作聲時看其眼神。




窮不失貭素,富不失仁義,知禮儀識榮辱,是真品味。

至於講吃什麼穿什麼玩什麼住什麼,所有花錢就能辦的事,都是浮雲!


謝邀。

節奏。

節奏是最難學習和掌握的,但一旦得到,就永不會失去。

吃飯的節奏,說話的節奏,呼吸的節奏,走路的節奏,喝茶的節奏,遞眼神的節奏。
休息的節奏,娛樂的節奏,安排日常事務的節奏。做表情的節奏。
對這些節奏把握得越好,這人品位就越高。

邪惡一點兒說,也包括床上的節奏——處男的節奏和情聖的節奏是不同的,這點姑娘們最懂。


體現一個男人品味的,是他身邊的女人。
觀察一個和他生活在一起的女人,或者一個陪伴他出席重要場合的女人。
也許是他的妻子。你可以知道他生活的品味。
也許是他的秘書。你可以知道他工作的品味。
而觀察這個女人,絕不止是看她的外貌。
看她的氣質。
她兇悍嗎?她無知嗎?她尖刻嗎?她急躁嗎?她冷漠嗎?

我見過的幾位夫人,讓我對那個男人刮目相看。
Q的妻子是溫和的賢妻,胖胖的並不好看,但是溫文爾雅,咬字清楚,永遠是淡然的表情,投行出身,在家陪伴兩個孩子。我知道Q在生活上的品味應該是講究的,也是顧家的。
S的妻子是個熱情的公益愛好者,簡單直爽善良,第二眼正妹,看到乞丐總願意掏錢。我知道S是親和的,對物質的要求不高,熱愛生活。
L的妻子是個前校長,相夫教子,待人熱情、關心政治。L隱居在杭州,卻豪情滿懷。
也有反面的例子。

越來越相信,你找到的那個願意和你共度一生的人,很多時候是你自己的投射。
所以看品味的話,看看伴侶應該差不離。


喜不喜歡數學。


我就那麼一說,你們就那麼一樂就好了,不要糾結字眼,反正也不止一次被人說價值觀扭曲了
—————–
喜歡什麼樣的女人
找到什麼樣的老婆

前者體現品位
後者體現魅力
二者之間的差距體現能力


他所驕傲的東西。


我不知道別人,我一般看鞋子,如果可以就看襪子的幹凈程度。
吃飯的時候看他的七寸桌面,睡覺的時候看他衣服往哪兒丟。
拍拖的時候看他選吃飯的地方,脫大褸的時候看他穿的打底。
談話的時候看他的分寸,做事的時候看他的態度,散夥的時候看他的風度。

不適用於所有人,也有可以裝逼裝出來的,但是我覺得會想到註意觀察的女人沒那麼蠢能被蒙過去。


看他選擇的女人


答案貢獻者:、鹿角、小巖井、朱炫、劉小小、木易movie、張帥帥、蔡要要、白墨、米衙、皇太極、盍縱心、魯西西、張佳瑋、平哥、包龍圖、陳靜超、孫浩、桃子、紅斑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