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應該安慰在雨里痛哭的陌生女孩嗎?

問題描述:今早在公司大樓門口看到一個不認識的女生坐在雨中痛哭,當時就想要不要過去安慰一下。後來有女性朋友說,這種情況下陌生男人就不要過去安慰了,你們覺得呢?
, , ,
徐小刀:

在公司大樓門口背對人群失聲痛哭過,也曾在擁擠的捷運上累到崩潰大哭過,貌似還曾在大馬路上邊走邊鬼哭狼嚎過……….哭的原因早都忘記了,但唯一肯定的心理活動是————

「都給我滾!滾的遠遠的!讓老娘哭個夠!!!」


鄧應山:
去年中秋節回家,在宜昌市江邊上等朋友,看一個女人坐在江邊欄桿上哭,過去問了下,發現是家暴剛從醫院出來,準備來跳江的。
~~~~~~~

不好意思,昨天有點忙,隨手寫完今天才上Aorqu,看見有朋友在評論里問後來怎麼樣,再詳細說一下。

地點上宜昌江邊萬達廣場萬壽橋附近,那裡有很大的渠口將水排到江里,那天去找一個朋友,在沿江大道邊過去的時候發現渠口位置的欄桿上坐了一個人,通路全部是用石板和水泥改造過的,渠底離欄桿有十幾米的高,而且那天排水量也很大,很像水電站放水的時候,當時我還心想,宜昌妹子就是膽子大啊,坐在這么危險的地方都不抖一下,後來越走越覺得不對勁,回頭瞄了幾眼,發現她不時在擦眼淚,雖然當時覺得十分可疑,但也不是十分確定,因為附近不遠處有很多人在釣魚,好像大家沒有覺得有什麼奇怪的,猶豫了一會,還是決定過去問問,沒事當然最好,如果要是有事我今天就這么走掉了,然後第二天新聞說今天有人自殺了,那我肯定會懊悔一生,我從對面繞回去,繞到一個面對她的方向向她走去,又怕突然過來有人和她說話嚇到她,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大概離她有三米左右的時候我先假仙問她路,她開始沒有反應過來,聽明白之後說了句不知道,就繼續看著下面湍急的渠水不理我了,我慢慢走到她旁邊說,不要坐這里呀,小心掉下去了,很危險,她苦笑了一聲,過了一會說了句—沒意思,到那會我已經確認她是有這個傾向了,突然我也很緊張,因為她雙腳是放在外面,只要她突然站起來就掉下去了,估計我也拉不出,就在這個時候,有兩個中年男人邊聊邊走過來,走到我們旁邊突然用宜昌話說,坐在這搞什子,掉下去可不是好玩兒的,兩個人一人一邊就把她架起來了,我連忙過去把她腿抱住,然後就把她抬到一邊,那個女人明顯沒反應過來,也沒怎麼掙扎,只是有點生氣,站起來就走了,然後那兩個男人繼續聊天就走了,我看那個女兒沒有往岸邊走,反而朝江灘那裡走過去了,覺得還是有危險,只好又跟著她來到江邊,她問我是幹嘛的,不要跟著她,讓她一個人呆一會,我說沒事,我在等朋友,她還沒來,反正我也沒事,都是老鄉可以聊一會,她又說她不會自殺的,在這里坐一會吹一會風就走,我讓她去上面草地上去坐,她不肯,僵持了一會,她突然找我藉手機,說想給一個人打電話,我正準備給她,突然她又說了句,打完電話就沒事了,我覺得有點不對,怕她打完電話就沒有顧慮了,至少現在還有點牽掛,就和她拖時間,說這里太陽很大,看不清楚熒幕,去上面的陰涼地方打吧,她還是不肯,我就慢慢問要打電話的人是誰,為什麼要打電話之類的,然後她開始慢慢講她的事情,期間我朋友也找到我過來了,我原以為講完估計就沒事了,誰知道本來已經平靜了,講著講著越來越激動,哭的越來越厲害了,我感覺事情有點要失去控制,連忙讓我朋友去幫忙買兩瓶水,朋友走了以後,悄悄發了個簡訊,讓她趕快報警,就在等警察來的時候,她突然站起來就往江里走,我連忙拉住她,自己一隻腳都踏進水裡了,不過幸好她意願不是很強烈,被我拉住了,幸好這會警察來了,一個胖胖的警察叔叔,抱著個救生圈,一邊跑一邊扯著嗓子喊,哪裡跳江了哪裡跳江了,十分可愛,(在這里要表揚下宜昌市的出警速度,報警還不到3分鐘,就來了)那個女人很生氣,問是不是我報警的,我說我一直在你旁邊,不是我,可能是附近的人看見了就報警了,她有點緊張,連忙挽住我的胳膊叫我不要說,慢慢從警察旁邊走過去,那個胖警察突然還對我吼了一句,是不是你的報的警,我連忙搖搖頭,走了十米之後,那個女兒鬆開我快步就走了,我看她的方向還是順著江邊的方向,怕她換個地方繼續干傻事,就連忙過去跟警察說了,讓她趕快截住她,後來看到警察把她攔住了,一會又來了兩個警察,覺得沒事了,我就和我朋友走了。

這是個很可憐的女人,有兩次失敗的婚姻,和第二任丈夫的女兒還不滿一歲,第二任丈夫經常打她,給我看了胳膊上的傷口,仔細一看真是觸目驚心,一隻胳膊是紅腫的,綳帶也被她自己扯掉了,傷口還沒結痂,她說她丈夫打她把一把椅子都打碎了,因為是第二次婚姻,失敗過兩次,讓她很無助,覺得是自己的問題,不然也不會失敗這么多次,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女兒。


朱航辛:
不要去 要是他有男朋友 你會被打的!


NealDie:
別說一個陌生女人了,就算是熟人我也懶得去安慰。如果我在安慰,無非出自於盡朋友的義務,但我真實內心活動一定是:你TM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哭完?

我不排除站在雨中大哭的姑娘是恰逢家庭大變親人離世這種確實令人崩潰的理由,但大部分無非因為感情和工作原因。我看到路邊的乞丐尚且不是每個都會捐獻點愛心,那麼為何要對每個在雨中哭泣的姑娘獻上一包紙巾?就因為大雨、哭泣和楚楚動人的模樣實在符合電影情節,騷動我那二十多年來就從未有過的紳士之心?我不是沒見過這樣的場景,碰到這一幕的時候我當然會想這姑娘挺可憐的,不過僅止於此。總體來講,無論是感情還是工作問題,其實就是受了委屈,不過看委屈大小罷了。以我個人經驗來看,能哭出來,這個委屈受的肯定不算大。

至於撐傘什麼的,她自己選擇在雨里哭,我跑去撐把傘,豈不是破壞了人家苦心營造的氣氛。要知道,在高樓林立的城市裡,找個避雨的位置太容易了。淋感冒了,發燒了,下次就會記得原來淋雨是會付出代價的,反正死不了,你給她撐一次傘,能給她撐一輩子么。

有人說遞一包紙巾,撐一把傘,會讓雨中哭泣的妹子感到一絲溫暖。還好我不是小說的男主角,我們這種劇情里的反派一向認為,這種溫暖實在是太廉價了。如果我有閑,說不定會撐把傘站在一邊看她什麼時候哭完。

哦對了,如果她敢瞪我我還得用眼神回敬表示我帶了傘的明智與驕傲。

p.s:如果是老人和小孩,務必出手幫助。年輕人,無論男女,自個哭去吧。


Aorqu用戶:
要的,無論男女老少,都應該去問問他/她需不需要幫助。
我曾經無意中問了一句,救活了一個想自殺的人。


libalabala:
剛打開Aorqu就看到了這個問題,突然想起自己親身經歷的一件事。

大學時候認識一位女生,人長得很漂亮,性格開朗,身邊從來不乏追求者。每一次見到她都是笑呵呵的,能跟身邊所有的人搞好關系,在我看來她應該根本不會因為感情問題傷心的。
大三夏天的一天,我在學校路上碰到她,正想上前去問她考試考得如何,突然間她停下腳步盯著我看,然後就蹲在地上開始哭,哭得那個傷心,稀里嘩啦的。我當時就嘎嘣一下傻掉了,只能蹲下來安慰她。然後和她一起在學校湖邊坐了好久,她給我講剛跟男友分手的故事,講一會兒哭一會兒,說到日落時分才打住。在那之後我再見她她已經恢復了之前的樂觀模樣,彷彿曾經的那個哭得稀里嘩啦的她從來沒出現過。後來大學畢業季,全班在一起吃散夥飯酒後吐真言的時候,她跟我說這四年最難忘的記憶之一就是在湖邊的那一下午,感謝我在她最難過的時候聽她傾訴,安慰她雲雲。

經過這件事我明白了一點:不管在生活中看上去多麼堅強、多麼樂觀、多麼獨立的女生,她也一定有傷心難過的時候。很多情況下她們都會掩飾、偽裝、隱忍,不讓別人看到自己的狼狽模樣。如果你恰巧見到了她這樣的一面,應該發揮一下自己的善心去安慰一下的。但是一定要注意兩點:一是傾聽為主,讓對方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比你給她講一堆大道理重要得多;二是安慰要適可而止,不要太追究細節,不要太糾結於誰對誰錯,更不要在事後總去體現自己的關心。把握住這兩點,適當地去安慰一下對方,我覺得還是沒有問題的。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願每一個人都幸福。


Mr Diao:
分享一個個人經歷

有一天和朋友走在路上,下著雨
路邊蹲著一個撐著傘的姑娘,哭得很傷心

我們就尋思
之前不是有個段子說兩個人一起蹲著打傘詢問「你也是蘑菇嗎」?
感覺非常浪漫啊!

然後我和朋友兩個人就蹲到妹子旁邊
一言不發
是不是很有一種三朵蘑菇肩並肩抵抗風雨的萌感!!

後來妹子看了看我們
僵持了幾秒
面露驚慌的快速離開了。。。
離開了。。。

然後輪到我們兩朵蘑菇想哭了呢 :)

所以其實,在路上痛哭
本身已經處於一個缺乏安全感的狀態
而陌生男子這個物種
會帶來更大的不安全感
安慰這個動作就達不到它原本的目的

畢竟帥如張震的我都被拒絕了

另外……到底是誰規定的……痛哭的時候一定得下場雨哦……


Aorqu用戶:
有一次酒吧里出來遇到了類似的場景,有下雨,但不是痛哭,只是嗚咽。
當時我還要等朋友來換地方。
我就蹲在她旁邊說:「你好,我是好人。能問你怎麼了,是喝醉了嗎?」
那女的看了我一眼,確認是好人以後就繼續哭了。
哭了約莫2分鐘,看我還在,就說「沒見過人哭嗎?有煙嗎?」
我把煙和火給她,她說「我不想抽這個。」
真巧,那天我身上還有一包黑綠色的萬寶路(不是爆珠),就遞給她了。
她看了看,點燃了。
「咳咳。。。」她可能不適應這突如其來的強勁薄荷味,「你這個也太薄荷了嘛。」
然後,她停止了哭泣。
她看我在看時間,就說「你有事你先走。」
要是平時我肯定就站開了去等我的朋友,但我看著她手中不準備還給我的黑萬。
有點不舍啊,主要是不好買,而且我都還沒抽呢。
「我等朋友哈,等會兒要換地方」
「哦。」
煙呢煙呢,我的煙!!!!
過了幾分鐘我朋友到了,看我坐在路邊,旁邊還有一個女的。
就慌忙走過來,問我怎麼回事。
我說,不知道,可能是喝多了。
這女的嗖的一下站起來,「我沒喝多!我只是心情不好!」
然後又嗖的一聲坐了下去。
朋友瞪大看著我,用唇語說「走啊!!」
我比了個抽煙的動作,朋友更詫異了,連忙把煙摸給我。
我直搖頭,然後無奈的給那妹子說,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你自己小心,如果需要的話,我們把你送回去。
「你們去哪嘛?」她口氣里充滿了只有熟人間才有的不耐煩。
「xxx(離這兒直線距離1km不到)」
「我要去!」
「。。。」
最後我就讓她跟著我們去了,一進包間她就自我介紹了一番,然後掏錢把酒買了。
誰擋她就要把錢包往人臉上摔的節奏。酒還沒來,她就睡著了。
我那叫一個鬱悶啊,我朋友在那煽風點火,說什麼,「xxx(我)禽獸!見路邊人家喝醉了就在那守到準備下手,要不是我去找他,早就跑去酒店了」反正各種不堪。
弄得我也很尷尬,朋友聚會,帶一個醉妞。
不過人以群分,縱使話說得再不堪,這群狐朋狗友,整個過程中也盡量壓低了聲音,大家劃拳都小心翼翼的,也把厚實一點的衣服搭在了那妹子身上。
過了好久,那妹子醒來了。
一瞬間全場更安靜了,我們全部看著她,她也看著我們全部。
我離她最近,她問我,「你好,請問xxx(我們全部都不認識)呢?」
「呃,不知道」 然後我給她復述了一遍整個過程。
「謝謝你。」然後就起身準備走了。
我也站起來,拿起衣服準備送她出去。
朋友們一致叫我放下衣服,「衣服放到這兒,等會兒你出去就不回來了。」
我真沒辦法,就跟出去了。
我把她叫住,說剛才酒錢是你硬要給的,這兒還給你。
她說不用了,我堅持拿給了她。她也終於收下了。
我陪她去打車,她說了一下她發生了什麼。
大概是因為她今天和她高中朋友(有她前男友)聚會,她現男友知道有她前男友在,就過來吵架,然後說分手。於是,她回去猛喝。想的至少前男友不會扔下自己吧,結果前男友的現女友來了。最後大家慢慢的就散了。
然後她發簡訊給吵架說分手的現男友,讓他來接她,等了半天不來,就在那哭起來了。
「我有點亂」,我說,「真想抽根煙啊。」
然後我上下摸著我身上,眼睛卻盯著她外衣左邊的口袋。
(煙啊,煙啊,煙啊!!!)
她真的隨便摸了一下,「這是哪個的煙哦?」
「我的!!!!!!!!!!!」我拿過了煙,滿足的點了一根。
「給我一根。」
我又把煙遞給了她。
然後她又捏在了手裡。


美型大叔:
真人真事
去年2014年9月份的一天 晚上十點多回家的路上 看到路邊公園的草坪上 一個男人按著一個女人 在打她 女生一直在哭 於是我走過去 一拳打在男生右頰上 接著提起他的腿 把他丟了出去 然後男生逃跑了 我扶女生起來 給她紙巾擦眼淚 問她家在哪裡 本來打算送她回家去 可是她家太遠 在附近的小鎮上 於是掏了五百塊給她 讓她自己打車 她沒要錢 說不願意回家 於是我撥打她手機里她的親戚的電話號碼 一直等到她的舅舅來到我才離開
兩天之後這個女生打電話給我 說她阿么要過生日 想給她阿么買生日禮物 可是還沒發工資 跟我借600塊 於是我到了她居住的小鎮 準備當面給她錢 她說不方便見面 讓我把錢打到她卡里 我也沒多想 就按照她說的做 然後離開了
幾天之後 我才偶然得知 她要錢是給被我打的男生看病 我想了一下 又向她的卡里打了400塊 湊足了1000塊 然後手機刪除了她的號碼
我想 下次遇見同樣的事 遇見別的女生被她的男友打 我依然會過去 依然會打的她的男友抱頭鼠竄 依然會給那個女生回家的車費 但是 這次這個被我刪除號碼的女生 就算我再一次看到她被她的男友毆打 就算她被她的男友提刀亂砍 我也不會多管閑事呢


Aorqu用戶:
無數次看見有人(尤其不認識的)哭就忍不住過去抱抱,
每次都被同伴罵,
可是下一次依然會忍不住,
大夫,我還有救么?

2014-8-20轉眼與第一次回答已相隔近半年
感激點了「贊同」和「感謝」的你,
希望每個孤身痛苦的她,都能遇到一個大大的擁抱。


Aorqu用戶:
為她撐起一把傘,問一句「你(您)沒事嗎?」,接著根據女生的反應而定。

不耐煩的話,留下傘走掉就好了;其他的話,你可以詢問「不介意的話,有什麼我可以幫助的嗎」。

如果還是沒什麼反應,留下傘加一句「請注意身體」就走吧。

總還是能夠帶來一些溫暖。但注意不要關心過度,反而會給人一種乘人之危的感覺。


Aorqu用戶:
想起大學時遇到的一個女孩子。

夏天中午的雨總是來得急促且猛烈,我從圖書館出來打算去吃飯,看這雨勢,正想轉身回去,瞄見白茫茫的雨瀑中有個人影。是的,一個女孩子,沒有撐傘,就這么直愣愣地在暴雨里走,明明不遠處就是可以躲雨的長廊好么同學?!

我順勢望向長廊,那裡聚集了好些避雨的人,男男女女,多數手中有傘,所有人都在看著她,但沒有一個人走上前去。一時說不清為什麼,我撐開小陽傘就沖了過去,我說你住哪棟樓我送你回去,順手遞上一張紙巾,她看著我,起初有些訝異,後來低低地應了。我左手扶著她的肩膀,盡可能不讓她淋得更濕,心裡設想著她可能遇到的各種情況,但都忍住了發問,就這么默默地送她回到了宿舍樓下。臨走前,我把包里剩下的紙巾都給了她,說快回去洗個澡吧要不該感冒了,然後轉身就跑了(雨勢太大雨傘又太小,我也幾乎濕透了)。

回到宿舍,沒有多想,洗過澡昏昏沉沉睡下,醒來已近下午六點,正準備換衣服出去晚自習,舍友喊我說有人找,走出來,竟然是她!(我發誓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我是誰我住哪兒,幾個小時功夫她是怎麼找到我的?!)

簡單說了幾句話,她遞給我一盒糕點,說謝謝。我感覺挺不好意思,本來只是一個小小的舉動,但看著她那雙充滿期待的眸子,我收下了,邀請她進來,坐下一起吃。繼續閑聊些學業興趣一類的話題,大概半個小時左右,她準備回去。臨走前,我把一套幾米的書簽送給了她,假仙不經意地笑著說,好像很多事情也沒有那麼糟糕嘛,她看著我,眼眶依然有點紅,微微點下頭,接著很爽朗地跟大家笑著拜拜走了。

後來依稀跟這個管理學院的師妹聯系過幾次,但隨著考研的日子慢慢逼近,很多事情被擱置,漸漸也就淡忘了。現在想起來,那時候在雨里哭泣的她,心裡一定特別需要溫暖,無論這溫暖是來自哪裡,是同性還是異性,只要有那麼一個人,可以拉她一把,可以陪著她,哪怕什麼也不說,都好。

PS:至於她是如何神奇地找到我這個問題,原來在我從書包里掏紙巾的時候,刑訴課本露了出來,後來她是循著學院宿舍一路問過來的(真是個既聰明又有心的姑娘啊)。


Ke Wu:
忘記是多久以前的一個晚上,在北京的一個空曠吉野家裡,我一個人啃著牛肉飯,不遠處的角落裡坐著一個小姑娘,接完一個電話之後開始小聲地一直哭,特別傷心的樣子。我離開之前找服務員拿了一杯溫水,放在她桌子上,輕輕說了句一切都會好的,然後就走了。

多年後我一個人傷心難過的時候,想起這件事,會突然覺得以前的自己穿過時空端著一杯溫水,也是輕輕的對我說,一切都會好的,然後世界就慢慢明亮了起來。


鄭曉航:

哎?這麽巧,我剛坐在MoMA對面的廣場大哭了一場,特別專心。從我自己的感受來說,這過程中,沒人打擾最好。

最近身體特別有意思,只要疲勞到一個度,立刻就有各種委屈和悲傷湧上來,非叫我大哭一場。今天這場有點莫名,是在看到梵高的星空之後。原作沒有印象中那麽濃,可是……看起來好悲傷。我轉身衝向電梯,那也已經來不及。經過一個穿和服在畫速寫的櫻花妹子,經過John Cage 的鬼畫符一樣的譜子,經過人群和人群……

來到空曠地帶,就能放心的哭了。試過了眾多種哭法後,我漸漸摸索到了最適合自己的哭法,不出聲兒,不抬頭,淚水在臉上滾來滾去,肆意橫流。這樣一來不會影響到別人,二來……我喜歡。

綜上所述,如果看見別人哭,我有時間的話會等她哭完再去詢問。不過至今還木有碰見過……倒是曾經被別人問,沒關係吧姑娘。真是奇怪,沒人問的時候,從不會覺得狼狽,一旦有人關心,反倒好像犯了什麽錯。嗯。


xiangpi xiangpi:
時間:2013年十一長假
地點:機場候機室
人物:我,陌生女孩

走到我所要乘坐的航班的登機口,一個女孩在抽泣,
我猶豫了半天要不要過去說一聲「需要幫忙嗎」
後來沒鼓起勇氣啊(主要是因為張的不帥~)
然後我就坐在他背後的椅子上,和她背靠背,機場的椅子,就那樣的。
過了一會,他忽然轉過來對我說,能不能借我你的電話,讓我打個電話。
我什麼也沒問,直接就給他電話。
她接過電話,一邊哭一邊打,balabala說了一堆,原來是手機剛剛丟了。
她電話的時候,我從包里掏出了紙巾。
她打完還給我電話的時候,我順手給了她紙巾。

我到家後,她母親打過電話來,問我是不是她男朋友
我說不是,只是路人。.

當時還寫了日記,還有配圖~
原諒我偷拍了,不過么有拍正面啊。


Aorqu用戶:
那是大二剛開學的時候。因為各種原因抑鬱得不行。晚上從圖書館上完自習回宿舍的路上覺得真是太難過了,於是朝著宿舍區的反方向走去,邊走邊哭。那個方向當時還沒有開發,一條公路繞著學校里的小山包,一般沒有人那麼晚朝那邊走的。一個男生騎著單車剛好從那個方向過來,經過我身邊的時候好像看了我一眼,我哭得太投入了也沒在意。過了大概半分鐘的樣子,他又折了回來,問我怎麼了,有什麼可以幫我的么。我說沒事,就是心情有點難過而已。他說這么晚了,再往那邊走也不太安全,我陪你聊會兒吧,如果有幫助的話。(大概是這樣的對話)然後我們就坐在馬路牙子上,他聽我說,時不時說些安慰的話。後來我感覺好多了,於是就一起走回宿舍區了。我沒有問他的名字,他也沒有問我的。天那麼黑,再加上哭得淚眼朦朧,我也沒有看清楚他到底長得什麼樣。之後再也沒有在學校里遇見過他。但是,這么多年了,我都很感謝他。在我那麼無助痛苦的時候,一個和我沒有任何關聯的人擔心我的安全,傾聽我的訴說,給予我鼓勵。


匿名用戶:
曾經在不小心的情況下在醫院門口大哭過(是因為失戀) 偶遇喝醉酒的男人走過來問我 其實心裡是有點害怕的 因為他喝醉還蹲下看我 他以為是我家裡人生病在哭 掏出一把錢給我就跑了 再找他沒有找到過 把錢給了乞丐 事後想想覺得好感動 覺得世界並不那麼冷漠 雖然我遇到的是喝醉的 題主給張紙巾也會讓姑娘感動的


Aorqu用戶:
想起兩個真實故事。一個是我自己的故事,一個是兩年前一個Aorquer跟我聊過的他經歷的。

第一個。
有一年我還在珠海校區。

晚上有十點多了,一個人在圖書館門口的樹林里的草地上蹲著哭,手裡還握著電話。剛剛和當時的男朋友打完電話,因為吵架大哭。男朋友是那種你要哭你就哭吧,我反正掛電話的人。

當時真的哭的很大聲也哭的很久,全身心的投入到哭中,手也莫名的發麻,以至於我旁邊遞過來一包紙巾我都不知道。然後我才發現是一對散步路過的情侶。女生站在路邊等她男朋友送了一包紙巾過來給我。

我默默看著男生走向女生,看著他們手牽手走了。

這期間,他們一句話也沒跟我說。後來我拿紙巾擦了擦眼淚醒了醒鼻涕,再哭了一分鐘不到就回宿舍了。

第二個故事:
C在北京的一個國購廣場邊看到一個女孩坐在路邊哭,他把他的電話號碼寫在一張紙上遞給了那個女孩並跟她說:你要是遇到什麼傷心或者要幫忙的事情,就給我打電話。

第二天女孩給她發簡訊請他吃飯。後來……後來她跟他說了哭的原因。C安慰了她兩天。

———
說實話,有的女生哭的時候希望有人安慰,有的女生雖然控制不了情緒會在公眾場合哭但心裡仍舊覺得當眾哭是很丟臉的事情,所以她們只希望釋放情緒,不希望別人干擾她們的情緒。

關懷一個陌生人幫助一個陌生人本來就是好事,但我覺得吧,作為陌生人,如果覺得看不下去覺得她可憐,就去行動吧,禮貌的問問需不需要幫忙。即使被對方瞪眼怒罵了那又怎樣呢?沒人覺得你丟臉。

只是大多數時間,女生能在公共場合哭成那樣多半是一時情緒,能有人幫著走出情緒是好,沒有人及時幫忙自己一個人也會慢慢好起來的。而這樣的一個過程,理應自己來勇敢面對。在哭鬧中慢慢學會控制情緒變的堅強。

當然如果是一些客觀的緊急事故,該需要尋求幫助一定要尋求,路人也應該該出手時就出手。

而如何判斷是個人情緒還是大問題,還得詢問得觀察嘛。


只名不具:
多圖殺貓預警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