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溫柔從哪裡體現?

問題描述:傳送門:女人的溫柔從哪裡體現?

匿名用戶:

很久以前。

我睡覺比較不安。神經衰弱折磨了我很久。
那天晚上也是做了噩夢吧,半夜尖叫把他嚇醒了。 他睡覺屬於愛滾來滾去的那種,有時候一滾滾到我身邊,把我抱的特別緊然後我就醒了,他反而睡的特別好。

那天他起得特別早,我因為噩夢有點乏力睡的比較多。翻了個身,摸了一下枕頭摸到了他胳膊。
迷迷糊糊我就睜眼看了看,他一直微笑著看我。
「你怎麼起的這么早?」
「我就想看著你。」
「有什麼好看的,早起那麼丑。」我嘟囔了一句,把用頭發遮住臉。
「誰說的,特別好看。」
說完一把把我摟入懷中。

後來我才知道,很多個清晨,他都是這樣。

我是屬於坐長途車根本無法入睡的人,和他也就坐過一次,蓋著他的大衣,頭靠肩膀,睡的居然無比香。結果下車後才知道他因為一直摟著我不敢動,胳膊都麻了。
然後我才知道,其實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因為枕著他胳膊他不敢動,很多次夜裡醒來。

分手很久後,他對我說,希望你找到那個能讓你睡得安穩的人,又希望你從此沒有能讓你睡的安穩的人,這樣你是不是就會回到我身邊。
我說,我現在自己睡得也很安穩,不依靠葯物也能睡的很好。

他摸了摸我的頭發,說,撒謊,你皮膚狀態這么差一看就是睡眠不好。

那天我睡的他家的床,他說睡沙發。
早起,我看到茶幾上的酒瓶。

其實後來想想,似乎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我不是個懂事的人。吃什麼,買什麼,去幹什麼,都是隨著我的心情,而他只負責開車和買單。

再後來就沒有後來了,我連感情都沒有了。

記得最後,他給我發了一條簡訊,說,要找個能讓你安心睡覺的人就好。

這么多年,除了他,其餘的男朋友也好,朋友也好,甚至我爸媽都不知道我有很嚴重的睡眠障礙。失眠,噩夢,半夜驚醒再也無法入睡。就連我爸媽都不知道我因為這個困擾到抑鬱去看過心理醫生。而剛和他在一起那會兒,我每天都是在吃藥,因為自己的原因,總是背地裡吃,直到被他發現,說,有病就吃藥啊,又不是什麼壞事,別偷偷的,我不高興了。

我飯量很小,他絲毫不在意,總是買一些好吃的饞我,看我吃一兩口就高興了。唯獨睡覺,想方設法要我睡個好覺。那會兒不懂事,半夜失眠也好,噩夢也好,也弄的他不能睡,他也不生氣,洗把臉就陪我聊天把我哄睡。不在一起的時候就電話聊天。
用他的話說就是我家小公主不能睡覺,我睡的再好也沒用啊。

是啊,不愛吃飯就選擇自己愛吃的就好了,可是睡覺是個障礙就難辦了。

而他的溫柔,就體現在,你好好睡覺我就知足了。


匿名用戶:

謝謝我溫柔的男朋友的邀請 @小明

我和男朋友是稀里糊塗在一起的,用他的話說,是水到渠成。沒有甜蜜的告白,沒有正式的追求,沒有一切浪漫情節,然而,這個大我13歲的男人自進入我世界開始,就在用溫柔化解我心中每一寸冰冷的土地。

-1-
剛認識的時候,話題也不知道怎麼了,莫名其妙的和吃就脫不了關系。正巧,趕上他回天津老家,以前就聽他說天津栗子特別好吃。還沒等從上海出發,就一直在問
「溪溪 你愛吃栗子嗎?」
「等我給你郵過去!啊啊啊啊好吃死了!每次同事都要我幫忙帶的!」
「你不吃啊?真不吃啊?不吃不給你了!」
「哎呀你就吃嘛,真的特別好吃!」
…………
於是,栗子如期到了我家。其實我是真的不是特別愛吃栗子,但那次的栗子,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栗子。

-2-
他去過很多地方,吃過很多好吃的,也看過許多美景。每次一想起什麼景色小吃特別好時,他都會特別興奮的給我發好多照片。
「凌溪,有機會我帶你去。」
「我不想聽有機會,是一定要帶我去。」
「好好好,以後我一定帶你去。」
從那以後,他再也沒說過「有機會」,每次都會說「小凌溪,這兒真的太棒啦,我一定要帶你來這兒。」

-3-
他收養養了兩只貓咪,一隻叫小皮,一隻叫小咪。我一直都覺得,養貓的男人是最有耐心的男人,尤其是收養貓咪的男人!!我經常和他連著語音,聽他說話時,迷迷糊糊就睡著了。最喜歡迷濛中聽到他低語「嗯?怎麼啦小咪?乖……」加上男朋友聲音本身就很溫柔,感覺自己真的快被暖哭了。有時候就想著,真想以後都和他走過。

-4-
自己想賺些零花錢,於是做了點小生意。他對我賣的那些小玩意兒一竅不通,但為了讓我每次不要稀里糊塗的報價,他一直追著問了我好幾天,幫我把價目表做了出來。從來沒有打擊過我,每次都在鼓勵我。甚至在他的一些群里發紅包,讓他的朋友們來捧場。其實我真賺不了幾個錢,但是他從來沒有讓我放棄過,家教很重要啊(害羞臉)

-5-
我經常吐槽他歲數大了,因為總是會忘記我的事。一開始真的會很不開心,直到有一天偶然他換通訊錄里我的照片給我截圖看時,我看到了備注里他會記我的事。

蠻久之前的截圖了,不知道有沒有更新 (ー`´ー)

-6-
因為年紀差很多,包括我其實是個有些敏感的人,屏蔽自己,不敢前進。他從來不會去給我壓力,生怕我會覺得這份感情很沉重。也從來都不會催著我說畢業就結婚,哪怕他真的很想和我結婚。
「我等你就好了」一句話,溫暖我四季。

-7-
他經常輕聲和我說:「凌溪,你真可愛。」
他偶爾害羞和我說:「凌溪,我喜歡你。」
他從不吝嗇對我的誇獎,哪怕我缺點多到滿天飛,他也會溫柔的道:「凌溪,你在我心中是完美的。」

-8-
如果問我有一個溫柔的男朋友是怎麼樣的體驗

「我選擇相信愛情」


溫忘之:

我要答!我姥爺超溫柔!據說我趴在他胸口睡兩個小時,他就一直不動,也不許我媽抱走我,怕吵醒我(≧∇≦)
我和他的所有照片幾乎都是他抱著我照的,夏天他穿白襯衫,冬天是厚厚的黑尼大衣,帥的不要不要的!
帶我放風箏,我看風箏,他看我~
下雨天我在前面跑,他追著我給我撐傘,我沒事,他衣服濕了(>_<)
所有親戚朋友鄰居都知道他最疼我,因為他逢人就跟人說,恨不得昭告天下他有個外孫女!

其實我覺得他也沒他說的那麼愛我,要不怎麼近幾年都不來夢里看看我呢,哼。


Echo:

  管春是我認識的最偉大的路痴。
  他開一個小小的酒吧,但房子是在南京房價很低的時候買的,沒有租金所以經營起來壓力不大。
  他和女朋友毛毛兩人經常吵架,有次勸架兼蹭飯,我跟他兩在一家餐廳吃飯。兩人怒目相對,我埋頭苦吃,管春一摔筷子,氣沖沖去上廁所,半小時沒動靜。毛毛打電話,可他手機就擱在飯桌,去廁所找也不見人。
  毛毛咬牙切齒,認為這狗逼跑了。結果他滿頭大汗從餐廳大門奔進來,大家驚呆了,他小聲說,上完廁所想了會兒吵架用詞,想好以後一股勁往回跑,不知道怎麼穿越走廊就到了新華書店,人家指路他又走到了正洪街廣場。最後想了招狠的,索性打車。司機一路開有沒聽說過這家飯館,描繪半天已經開到了鼓樓,只好再換輛車,才找回來的。
  在新街口吃飯,上個廁所迷路迷到鼓樓。
  毛毛氣的笑了。
  他們經常吵架的原因是,酒吧生意不好,毛毛覺得不如索性轉手,買個房子準備結婚。管春認為酒吧生意再不好,可屬於自己的心血,不樂意賣。
  當時我大四,他們吵得東西跟我太遙遠,插不進嘴。
  吵著吵著,兩人在2003年分手。毛毛找了個傢具商,常州人。
  這是我知道的所有訊息。
  而管春依舊守著那家小小的酒吧。
  管春說,這婊子,虧我還跟她聊過結婚的事情。這婊子,留了堆破爛就走了。這婊子,走了反而乾淨。這婊子,走的時候掉了幾顆眼淚還算有良心。
  我說,婊子太難聽了。
  管春沉默了一會說,這潑婦。說完就哭了,說,老子真想這潑婦啊。
  我那年剛畢業,每天都在他那裡喝到支離破碎。有一天深夜,我喝高了,他沒沾一滴酒,攙扶著我進他的二手派力奧,說到他家陪我喝。早上醒來,車子停在國道邊的草叢,迎面是塊石碑,寫著安徽界。
  我大驚失色,酒意全無,劈頭問他什麼情況。管春揉揉眼睛說,上錯高架口了。我說,那你下來呀。他羞澀地說,我下來了,又下錯高架口了。
  我剎那覺得腦海一片空白。
  管春說,我怎麼老是找不到路?
  我努力平靜,說,沒關系。
  管春說,我想通了,我自己找不到路,但是毛毛找到了。她告訴我,以前是愛我的,可愛情會改變,她現在愛那個老男人。我一直憤怒,這不就是變心嗎,怎麼還理直氣壯地?現在我想通了,變心這種事情,我跟她都不能控制,就算我大喊,你他媽不準變心!她就不變心了嗎?我操變心他大爺!
  我說,你沒發現跡象?有跡象的時候,就得縫縫補補的。
  管春搖搖頭,突然暴跳:縫蛋蛋!都過去了,我們還聊這個幹嗎?總之雖然我想通了,但別讓我碰到這婊……這潑婦!
  我心想這不是你開的頭么!發了會呆,我問,你身上多少錢?他回答四千。我數數自己有三千多,興致勃勃地說,我有條妙計,要不咱們就一路開下去吧,碰到路口就扔硬幣,證明往左,反面往右,沒心情就繼續直走。
  一天天的,毫無目標。磕磕碰碰大呼小叫,忽然寂靜,忽然喧囂,然而在小鎮啃燒雞,忽而在城裡泡酒吧,艱難的穿越江西,拐回浙江,謝謝插進福建。途徑風光無限的油菜田,依山而建的村莊,兩邊都是水泊的窄窄田道,沒有一盞路燈月光打碎樹影的土路,很多次碰見此路不通的木牌。
  快到龍岩車子拋錨,引擎蓋里隱約冒黑煙,搞得我兩不敢點火。管春嘆口氣,說,正好沒錢了,這車也該壽終就寢,找個汽修廠能賣多少是多少,然後我們買火車票回南京。
  最後買了一千多塊。拖走錢,管春打開後備箱,獃獃的說,你看。我一看,是毛毛留下的一切物件。相冊。明信片。茶杯。毛毯。甚至還有牙刷。
  砰地一聲,管春重重蓋上後備箱,說:「拖走吧,爺從此不想看見她。就算相見,如無意外,也是一耳光。」
  我遲疑地說,這些都不要了?
  管春丟給我一張明信片,說,我和毛毛認識的時候,她在深圳讀大學。毛毛很喜歡你寫的一段話,抄在明信片上寄給我,說這是她對我的要求。雞巴要求,我沒做到,還給你。
  我隨手塞進背包。
  拖車拖著一輛廢棄的派力奧,和滿載的記憶走了。
  管春在煙塵飛舞的國道邊,呆了許久。
  我在想,他是不是故意在這一車回憶,開到能抵達的最遠的地方,然後將它們全部放棄?
  回南京,管春拚命打理,酒吧生意開始紅火,不用周末,每天也都是滿客。攢一年錢重買了輛帕薩特,酒吧生意已經非常固定,就由他妹妹打理,自己沒事帶著狐朋狗友兜風。
  夏夜山頂,一起玩兒的朋友說,毛毛完蛋了。我瞄瞄管春,他面無表情,就斗膽問詳情。朋友說,毛毛的老公在河南買地做項目,碰到騙子,沒有土地證,千萬投資估計打水漂,到處託人擺平這事。
  過段時間,我零星了解到,毛毛的老公破產,銀行開始拍賣房子。
  管春冷笑,活該。
  有天我們經過那家公寓樓,管春一腳急剎車,指著前頭一輛緩慢靠邊的切諾基說:瞧,潑婦老公的車子,大概要被法院牽走了。
  切諾基停好,毛毛下車,很慢很慢的走開。我似乎能聽見她抽泣的聲音。
  管春扭頭說:安全帶。
  我下意識扣好,管春嘿嘿一笑,怒吼一聲,我操變心他大爺!
  接著一腳油門,往切諾基撞了上去。
  兩人沒事,氣囊彈到臉上,砸得我眼鏡不知道飛哪去了。我心中一個聲音在瘋狂咆哮:這狗逼!這狗逼!這狗逼!老子要是死了一定到你酒吧去鬧鬼!
  行人紛紛圍上。我能看到幾十米開外毛毛嚇白的臉,和一米內管春猙獰的臉。
  圖一時痛快,管春只好賣酒吧。整一百萬,七十五萬賠給毛毛。他帶著剩下的二十多萬,和幾個搞音樂的朋友去各個城市開小型演唱會,據說都是當地藝文范兒的就把,開一場賠五千。
  看到這種傾家盪產的節奏,我由衷贊嘆,真牛逼啊。
  我也離開南京,在北京上海各地晃悠。他的手機永遠打不通,上QQ時,看見這貨偶爾在,只是簡單聊幾句。
  我心裡一直有疑問,終於憋不住問他,你撞車就圖個爽嗎?
  管春發個裝酷的表情,然後說,她那車我知道,估計只能賣三十多萬。
  我說,你賠她七十五萬,是不是讓她好歹能留點錢自己過日子?
  管春沒立即回復,又發個裝酷的表情,半天後說,可能吧,反正老子撞的很爽。
  說完這孫子就下線了,留個灰色的頭像。
  我突然奇想,從破破爛爛的背包里翻出那張明信片,上面寫著:我希望有個如你一般的人。如這山間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陽光一般的人,溫暖而不炙熱,覆蓋我所有肌膚。由起點到夜晚,由山野到書房,一切問題的答案都很簡單。我希望有個如你一般的人,貫徹未來,數遍生命的公路牌。
  我看著窗外的北京,下雪了。
  混不下去,我兩年後回南京,每一個月,大概錢花光光,管春也回了,暫時住我租的破屋子,兩人看幾天電視劇,突然奇想去那家酒吧看看。
  走進酒吧,基本沒客人,就一個姑娘在吧台里熟練地擦酒杯。
  管春猛地停下腳步。我仔細一看,原來那個姑娘是毛毛。
  毛毛抬頭,微笑著說,怎麼有空來?
  管春轉身就走,被我拉住。
  毛毛說:你撞我車的時候,其實我已經分手了。他不肯跟我領結婚證,至於為什麼,我都不想問原因。分手後,他給我一輛開了幾年的切諾基,我用你賠給我的錢,跟爸媽借了他們要替我買房子的錢,重新把這家酒吧買回來了。
  毛毛說:買回來也一年啦,就是沒客人了。
  管春嘴巴一直無聲的開開合合,從他嘴型看,我能認出是三個字在重複:這潑婦……
  毛毛放下杯子,眼淚掉下來,說,我不會做生意,你可不可以娶我?
  管春背對毛毛,身體僵硬,我害怕他沖過去大毛毛耳光,緊緊抓住他。
  管春點了點頭。
  這是我見過最隆重的點頭,一公分一公分下去,一公分一公分起來,再一公分一公分下去,緩慢而堅定。
  管春轉過身,滿臉是淚,說:毛毛,你是不是過得很辛苦?我可不可以娶你?
  我知道旁人會無法理解。其實一段愛情,是不需要別人理解的。
  真情的說痴情的真矯情,感性的說理性的沒人性,堅強的說勉強的不自強。你不知道他的道理,可人人都有自己的愛情。
  我愛你是三個字,三個字組成最復雜的一句話。
  有些人藏在心口,有些人脫口而出。也許有人曾靜靜看著你:可不可以等等我,等我幡然醒悟,等我明辨是非,等我說服自己,等我爬出懸崖,等我縫好胸腔來看你。
  可是全世界沒有人在等。一等,生命將寫滿錯別字,看不見華美的封面。
  全世界都不知道誰在等誰。
  而管春在等毛毛。
  我希望有個如你一般的人,這世界有人的愛情如山間清爽的風,有人的愛情如古城溫暖的陽光。但沒關系,最後是你就好。
  由起點到夜晚,由山野到書房,一切問題的答案都很簡單,所以管春點點頭。
  那,總會有人對你點點頭,貫徹未來,數遍生命的公路牌。

—————————-張嘉佳


Aorqu用戶:

跟他視訊的時候,他深情溫柔專注的看著我,就覺得我在他世界是重要的存在。


Aorqu用戶:

男人不需要溫柔


蜉蝣:

貼個男朋友回答的問題

他把時間弄混了,謝Aorquer提醒


匿名用戶:

匿了吧不能被他知道我現在還沒睡。
異地戀,高中同學,大學生,兩地之間沒有高鐵,K字頭火車十幾個小時,彼此都忙,一個學期見一面。
————————————————————————
熬夜成為習慣甚至有點依賴這種感覺一直改不了,他作息太過嚴格睡眠質量過於高,我們默認十二點左右說晚安然後他睡他的我玩我的。
很希望他睡得好別和我一樣,但也有過深夜遏制不住的胡思亂想和孤獨感。
有一次遇到了很傷心的事情,我沒說他睡了,半夜發簡訊給他,不抱希望的問了一句睡了嗎,秒回我在。
後來知道他看出我的不對勁,手裡握著手機開震動,等我傾訴。
————————————————————————
有次他來看我,早上我睡懶覺,他起床跟同學討論回去要辦的活動。我迷迷糊糊聽得到。
慢慢覺得沒了聲音,眯著眼睛看到他蹲在床邊摸著頭看我。
————————————————————————
兩個處女座,每次吵架我撂狠話他講大道理(打辯論的邏輯太嚴密),最後還是被我的大嗓門壓下去。
每次都在我快掛電話的時候說,寶寶,別吵了好不好。
————————————————————————
覺得自己好廢話,外面打雷了,大家晚安

已分手。


歐文:

-最近忙嗎?學校食堂吃得好嗎?
-錢還夠用嗎?該花就花,不要省。
-沒什麼事兒,就是你媽說想你了


肉來來:

由於身體原因,最近正在喝中藥,但那個葯非常難以下咽,同時有很強大的副作用:噁心想吐。
老公每天看我喝完葯又要強忍噁心不吐出來。終於,他昨天晚上摸著我的背認真跟我說:要不就別喝了,大不了我們不要小孩了(我喝中藥就是為了懷孕),我的確喜歡小孩,但是我不想看你這么痛苦,如果我們真的沒小孩,我也認了。
我突然想哭,不知道說什麼好。但是這更加激勵了我的鬥志,再難吃的葯我也要吃下去,他喜歡小孩,我一定要實現他的願望。
最後我想說,面對現實,接受現實,並寬容對待自己最愛的人,這是我認為男人最大的溫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