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溫柔從哪裡體現?

問題描述:傳送門:女人的溫柔從哪裡體現?

Mrshe等108人:

我整個家族的女人都是火象星座的。
於是我們全家最溫柔的就是小貓糖豆了。

我們撿到她的時候她才六個月,
以前我老聽說什麼少女懷孕,家人不知一朝分娩什麼的。總覺得這種事怎麼可能。
直到一個多月後,我媽給我打電話說,糖豆生了。

一眨眼我的小寶寶就變成了少女媽媽。

她沒做過媽媽,甚至可能沒怎麼享受過母愛,可她就這么無師自通的成為了一位優秀的母親。

小傢伙,才三個,在貓中算是一胎很少的了。
但是糖豆,勞心勞力盡職盡責的撫養,居然累到上火,整個月子她眼角全是血痂。

後來小傢伙會跑了,可把她累壞了,經常顧得了這只看不住那隻,這個想爬床爬不上,那隻在桌子上下不來。

再後來寶寶大了,長得特別壯實,到了狗都嫌的年紀開始喜歡跟媽媽打鬧,小孩子下手沒輕沒重的,經常把糖豆一腳踢下床,糖豆也不惱就虛張聲勢的嚇唬寶寶們,打鬧的過程中有時候好不容易糖豆佔了上風,把寶寶推到了,她就靠過去攬住寶寶開始給他們舔毛。

作為一隻貓,她對這個世界一點好奇心都沒有,從不爬高上低,從不玩任何貓玩具包括激光筆,對貓薄荷沒有一點興趣,維二的愛好就是奶孩子,舔孩子,除此之外就是睡覺,我真沒見她對其他任何事物表現出一點熱情。

她一直給寶寶餵奶到六個月,拜託,六個月我都快斷奶了,後來是我們強制給她和寶寶分離了一個星期,才把奶水斷掉了。

我們把湯圓送走的那天,把糖豆一家都抱到了外婆家。

湯圓一天沒見到媽媽了,激動得…開始拚命喝奶…
那個時候湯圓已經比她媽媽長一截了,(現在湯圓有15斤,比他姐姐妹妹加一起還重。)而糖豆因為一直餵奶,瘦到不到五斤了。

那天早上,湯圓一個人在媽媽的懷里喝奶,糖豆寵溺地抱著他,給他舔毛,一點點的舔,從耳朵洞到小爪尖。

她憔悴的瘦骨嶙峋,瘦的讓人看著都難過。

我說糖豆我們走吧,要跟湯圓說再見了。

我走上去,把湯圓從她身下揪下來,她拚命伸著脖子去舔湯圓的臉蛋,直到我把湯圓拿遠了,遠到她夠不到了。

那天是過年,全世界都很喜慶,結果回來的路上我媽就一直哭。我說沒事的,貓不識數,她不會發現的。

把糖豆帶回家,她一下就跑進屋,沿著我家的踢腳線,一點點的聞,把我家搜了個遍,跑進沿途每一個箱子里扒拉。她就這么找了一宿,最後她守在那個把湯圓送走的箱子旁,她一會爬進去嗅嗅,一會跳出來看看。

她一晚上都沒睡,客廳里時不時傳來輕輕扒箱子的聲音。

我半夜起來,發現糖豆依舊守在箱子旁,沒有睡。大大的藍眼睛,襯的她更瘦了,瘦的像是一個空手套。

有媽的孩子是個寶,一直在媽媽身邊的老大老三還一直活的像個孩子。
見不到媽媽就哭鬧,時不時撒嬌讓媽媽抱,每天晚上都不好好睡覺,跑去喝奶過過嘴癮什麼的。

那天糖豆給湯圓餵奶時的眼神,是我這輩子見過最溫柔的東西。

那份寵溺迷戀熱愛與幸福,我只在嗑了貓薄荷的貓身上才見過。

感謝糖豆,給我們帶來很多感動與歡樂,養了她之後媽媽都對我溫柔多了(大概是因為自慚形穢吧。)
講真,我沒見過比糖豆眼睛大的田園貓。


匿名用戶:

睡前答一發,從女人的溫柔從哪裡體現傳送門過來的。我只想說,女人的溫柔都是男人疼愛寵出來的。

男人的溫柔從哪裡體現?
青春懵懂的時候曾遇到過一個溫柔的男人:
1.責任感。不會失聯超過24小時。
2.主動聯系。從認識以來每次都是他主動打電話,我打電話過去也會掛掉馬上打回來,說他有套餐用不完(其實他也窮);
3.熱愛生活。比如跟我說他出差時聽我在電話這邊給他念報紙的感覺很美好;
4.浪漫。每次出差回來都給我帶小禮物,紀念品或者特產,即便我並不覺得有多重要;
5.用工作後實習第一個月的工資買了一對情侶表,因為他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的表很舊;
6.人人、QQ空間和外人面前直接稱呼我為「媳婦兒」,私下稱呼我為「寶寶」「寶貝」
7.有次大姨媽來了沖他發脾氣說了「滾」字,當時感覺他是不是轉身就要走了,偷瞄看到他一臉無辜,心裡很內疚,想說對不起又拉不下臉面,結果他裝聾說剛才耳朵失聰了……
8.跟我說他過年給他侄女們包紅包了,說是我給她們包的;
9.一個北方老爺們兒,心思卻特別細,常常陪我不怕兄弟們說他重色輕友,還自己說自己是「趴耳朵」;
10. 太多了寫不出來第10點。只不過每次失落難過受到挫折的時候想起來他,他的溫柔已經成為我心底最堅強的力量。

在我看來,男人的溫柔其實就是他們對待生活的熱忱和對人的真誠,就是藏在他們辛苦背後的默默付出不言苦累,也是面對困難的樂觀和永不言棄,更是他們對愛人最大的善意和珍惜。

單身狗大半夜來答這種題,也是好堅強的……


Aorqu用戶:

半夜做噩夢驚醒,一陣尿急膽小不敢去廁所
戳戳旁邊的人,小小聲說
「剛做了好可怕的夢不敢去上廁所..”
」好我陪你去「他模模糊糊的站起來,眼睛還是閉著的,晃悠的去開了燈站在廁所門口等我


July:

因為是你喜歡的人所以是溫柔的否則是娘炮呀嘻嘻嘻


匿名用戶:

我們大吵一架,嚴重到已經說分手的地步。
凌晨兩點在電話里互相沉默,他聽見我的啜泣卻從始到終不肯開口安慰。
終於心灰意冷,掛掉電話。心想「結束了。」

爭吵後的第二天,打電話給他,冷淡的告知要去他家取東西。
進門後發現他在廚房做飯,做的全是我最喜歡吃的幾樣菜。
依然是沉默的吃完飯後,彼此親吻,彼此原諒。

他不善言辭,脾氣倔強,可是我在那一瞬間發現他是那麼溫柔。
於是我終於明白,一個男人真正的溫柔絕不是體現在言語里。


匿名用戶:

就是,,,
我怕疼他就算忍得很辛苦也不會動我的時候~

其實想起來,我們家叔叔還真是溫柔的人。
我一哭就手忙腳亂的把錯都攬到自己身上,(就是你的錯~~~~ ╭(╯^╰)╮)
打電話的時候低低的笑聲真的是要化了
還會在廚房煮東西的時候突然親我~
抱著我睡午覺~
我一咳嗽就會緊張~
會讓我穿上襪子再在地上跑來跑去~
會把我們的故事化成畫冊送給我~

雖然一直很不習慣將這種東西發出來。
不過~
感謝某人剛剛放我一馬,
他現在離我一米,欲求不滿的在畫圖。(偷笑)
下午給你煮好吃的么么噠~

還有~
至於你昨天晚上說的那句話。
Ditto.


匿名用戶:

太多了。
老公屬於智商高,情商低的那種(話說上天也是公平的)。隨時都可以把我氣的要死,感覺分分鐘都可以秒殺掉他。
但是每次半夜醒來,他感覺到我手露在被子外面.迷迷糊糊的又把我蹄子塞進被窩里去
早上起來都會要morning kiss,如果半夜下班回來,吵醒我了也會親親,不管我煩不煩
因為他睡覺比較愛亂動,基本我們都是各睡各的被子,但是他都會悄悄跑過來挨著我睡,又怕把我弄著涼,然後又默默的滾回去。
由於頭發比較長,從談戀愛開始,只要他在家,每次洗完澡,他都會放下手中的事情給我吹頭發。
我養了只狗狗,嘴巴上經常說不在乎它,但是每次偷看他們對視的樣子,眼睛裡面滿滿都是愛。
那些我心裡的小願望,無意間給他說起,他都會記在心上,慢慢帶我實現。
曾經是個腦袋裡隨時有公式的純理科男,漸漸為我變得溫柔,變得有人情味。
雖然我嘴巴上每次都說嫌棄他討厭他煩他

但是我還是很愛他。


匿名用戶:

「喂,已經跟我躲了20幾年的貓貓了,還是要藏起來,不讓我找到你嗎,你不知道每次我看見這種問題,都超想要回答嗎?……o(╯□╰)o


匿名用戶:

我給好朋友做伴娘,男盆友陪我去了一個他完全陌生的城市和我的朋友第一次見面。
晚上宵夜,我陪新娘做了指甲所以就都沒怎麼吃東西,在一幫陌生朋友包圍的情況下,男盆友把剝好的蝦一隻一隻喂到我嘴裡……


Deer:

爸爸恨我恨得牙癢癢卻拿我沒辦法的時候
爸爸給我編辮子的時候
爸爸偷瞄我睡覺的時候(我當然是在裝睡啦)

爸爸不是個善於表達的人,悶騷得緊就算了,最重要的是他竟然還傲嬌╭(╯^╰)╮
更何況,用他的話來講,他是把我當男孩子養的囧
所以甚少見到他的溫柔

仔細想想,原來他的溫柔,是答案,遇見了就不用追問原因了
可是也是糖,甜甜的,吃一口就上癮了,還想再吃

小時候,快要過年的一天,我們一家人在馬路邊等人。作為不作就不會死星球人,哪裡閑得住,和小夥伴在馬路上瘋鬧。

(科普:那時武漢的大街上還有一種叫「麻木」的交通工具,即一種摩托三輪車。)

說時遲那時快,一輛載了三個大漢和兩袋大米的「麻木」急速駛來。
什麼?我在哪裡?
當然是和我的小夥伴在馬路正中央啦!
時間如靜止了一般,我記得那個司機大叔帶著一頂紅色的滑稽的帽子,真丑誒……他離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然後就斷片了……這是在被碾壓之前的最後記憶

可是,我竟然記得被碾壓的過程中的畫面呢
我端正的躺在地上,雙腳整齊的並攏,我甚至都能記得輪胎從我厚厚的漂亮的新褲子上扎過去的聲音
身體狠狠的撲騰了一下
還能看見天空很晴朗,有白白的雲
一點都不疼哦
(後來我跟阿么講,阿么說,肯定是阿公在天上幫你……ORZ阿公我愛你)

接下來是一片混亂
大人們的尖叫聲,小夥伴的哭聲、「麻木」剎車發出地刺耳的聲音……
爸爸扔下手裡的東西,瘋了似地沖過來,狠狠地把司機踹下車去,把後座的乘客連人帶大米扔出去
然後轉身,溫柔地抱起我,小心翼翼地托著,好像我是玻璃人一樣,稍稍大力一點就要碎了似的,要變成泡沫飛走了似的(原諒我惡俗的描述)

那才是溫柔,好像漫天都飛起了粉紅色的泡泡,一切都變成慢鏡頭,經過濾鏡加工透著柔和的光,連空氣也芬芳

把我放在車上以後,他以出神入化的車技,最快的速度到達了醫院(那時我才知道原來爸爸在吃苦的日子裡也曾做過麻木司機)
檢查過後我竟然一點都沒受傷,那是我經歷過的最靈異的事件
那之後的整天,他強烈要求抱著我,不讓我走半步路
我當然欣然接受了,結果他累個半死……

因為那一瞬間的美好與溫柔,直到今天,那一段本該充滿恐懼的記憶里我都是微笑著的。記憶是個真有趣的東西,它私自變成現實在我們心中的樣子。

那一瞬間讓我覺得,男人不需要時刻溫柔,對每個人都溫柔,在某一時刻,他只對我一人溫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