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拍拖最忌諱什麼?

問題描述:例如:小氣、欺騙、有超出界限的紅顏/藍顏/知己等,最好能舉例說明自己的想法。 男女拍拖最不忌諱什麼? - 生活
, , , ,
懶。
關於心情,懶得說,讓ta猜,猜多就煩了;
關於生活,懶得做,讓ta忙,忙多就累了;
關於未來,懶得想,讓ta愁,愁多就怕了。
煩了累了怕了,不走,ta傻啊?


生活中常常能聽到這樣的話:

「男女朋友出去吃飯,男人應該買單」

「男人不為你花錢就是不愛你」

「洗洗衣服做做飯不就應該是女人應該做的嗎?」

男女最大的忌諱在於:錯把那些不求回報的愛,當做理所當然,卻不想想你為對方做了什麼。


男女拍拖最忌諱長得不好看!


看到問題第一個反應是:首先…(T▽T)

愛情里最忌諱的是不愛了。
我們吵架了。她氣哄哄的轉身就走,叫她也不停。無理取鬧,公主病,我怎麼跟她在一起了?這種女孩子娶回家就是受罪!「喂!我已經跟你走了好幾條街了,你還沒消氣啊?」
翻舊賬?矯情?貪婪?這都不是問題。什麼是愛呢?就是你可以包容一切。有人說這叫賤。對啊!愛就是犯賤。你賤,所以才要為了那個人學會家務烹飪。你賤,所以每次構想未來時總是不由自主帶上那個人。你賤,所以把你氣哭了之後你一直在考慮的竟然是他怎麼道歉你才原諒他。你賤,誰讓你愛那個人呢?你賤,因為你愛啊!愛就是賤。
有一天,你不愛了。未來里沒有了他,懶得做飯做家務了,這不相幹的人也沒有能力惹你生氣了。你覺得朝陽還是朝陽,清風還是清風。以前怎麼沒見過如此美麗的風景呢?當然,以前你賤啊。
愛吧,賤人們。愛吧,賤貨們。祝你們幸福。


瞎猜。

然而忌諱也沒用。所有人都不能免俗,無論歷經多少風雨滄桑,一旦開始在意某人某事,感性就開始重重的將理性推到一邊,開始不淡定,開始敏感,開始各種奇奇怪怪,最後回歸理性。

俗一點的說,「星星」里,外星人都不能免俗。

「想你就亂亂亂頭緒 不想就傷傷傷自己 情深就不必問 是合不合邏輯」曾經的歌詞寫的真好。

這是悖論。


一個人執著的喜歡,另一個若即若離,無所謂,做什麼都抱著他能夠喜歡上你的期望,做什麼卻都只是徒然……


謝邀。

我認為,

男女拍拖,最忌諱的,

是去衡量和比較對方對你的愛和付出。

尤其是對於付出更多的那一方而言。

微博上有一個女孩子私信我,說她的男朋友平時很少主動聯系她,也不怎麼帶她出席朋友聚會,買東西送禮物那就更少了。她問我,你說他到底愛不愛我啊?

我很想告訴她,當你問他愛不愛你的時候,那多半是不愛的,或者沒那麼愛。男人隱藏感情的本事幾千年來都沒怎麼進化過,他愛不愛你,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知道,哪兒還需要你在生活中反復求證。

會去擔心對方愛不愛自己,這是在愛情里沒有安全感的表現。

一段感情想要長久和穩定,安全感和歸屬感都是不可或缺的。安全感是你確定他不會離開你,而歸屬感是你確知你不會離開他。

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是,但凡在愛里沒有安全感的人,大多都是用情更深的那一方。這也難怪有人說,感情這遊戲,誰先認真,誰就輸了。

夜里十一點,已經是睡眠的時間了,可是,你的他還沒有回來,你給他發消息,他沒回,你給他打電話,他沒接,然後,你就開始胡思亂想——他這會兒才哪兒,他和誰在一起,他們在幹什麼,他是不是在和別人鬼混,他是不是做了對不起我的事,他是不是不愛我了。

你握著手機在頭香上等他回來,中間一次又一次的打他的電話。一點多的時候,他終於回來了,滿身酒氣,吐了你一身,你費了很大的勁才把他弄上床,清理好一切。躺到床上時,他鼾聲如雷,而你輾轉難眠。

拋開其他深層的原因不談,很明顯,在這段感情里,你愛他遠遠的多過了他愛你。

如果他愛你,他就知道你會擔心會掛念,再忙也會發條消息告訴你他要去做什麼,讓你不要等他,早點睡。可是,他沒有。這足以證明,他在外面的那一陣,心里並沒有想起遠在家中的你,或者他想起了,但他並不在意,也不關心你會不會擔心他,掛念他。

你在乎他,你才會緊張他去哪兒、和睡在一起。而你心里也隱隱知道,他其實沒那麼愛你,你們的愛情有朝不保夕的危險,所以,你難以信任他,你驚惶如兔,一點風吹草動,就以為大難將至。

看到了嗎,愛得多不是你在愛情里擔驚受怕的根源,真正會讓你痛苦的,是你愛得比對方更多,尤其是付出的心力和愛意遠遠超出時更是如此。

周國平曾說,在愛情中,雙方感情的滿足程度取決於感情較弱的那一方的感情。如果甲對乙有十分愛,乙對甲只有五分愛,則他們都只能得到五分的滿足。剩下的那五分欠缺,在甲會成為一種遺憾,在乙會成為一種苦惱。

承認吧,沒有誰的愛是不求回報的。你或許會爭辯說,我愛他,我不需要他為我做什麼,可你想要他也愛你,不是嗎?你的付出,希望得到回應或者認可,這還不是你對於愛的索取嗎?

你愛他多過了他愛你,那麼,你多出的那部分付出,對於他來講,是難以回報的虧欠,而對於你,則是一份潛藏在心里的不甘和委屈:我已經對他那麼好了,他為什麼就不能多愛我一點呢?

其實對方也不好受,你對他很好,他是很感動,可是感動和感情並不能畫上等號。

他剛拿起杯子,你就喝醉了,這頓酒,你們兩人還真沒法好好喝下去。

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麼那麼期待兩情相悅的開場的原因。不存在我愛你你卻不愛我的悲情戲份,不需要費盡心力的追逐和討好,那麼巧,我喜歡你的時候,你恰好也喜歡我。在一起這個決定,我們兩人一起做出,順其自然,甜甜蜜蜜。

怎樣的愛情才會幸福,才會長久?

這個問題沒有定論。有人說,兩個人要能吃得到一起去,聊得到一起去,玩得到一起去,睡得到一起去,才能既有乍見之歡,又能久處不厭。

吃喝和睡覺是人的生理需求,聊天和玩樂是人的精神需求。兩種需求,兩人都能彼此投契,互相滿足,那相愛自然是一件容易妥帖的事。

除此之外,愛得勢均力敵、恰如其分也很重要。

勢均力敵,自然是指兩個人在思想層次和精神追求等方面沒有大的高低,沒有誰在這段愛里顯得弱勢,需要對方遷就和拯救。

而恰如其分,說的就是兩個人的愛不能失衡。

談戀愛很像坐蹺蹺板,誰的愛多了,就會把對方捧上天,把自己壓下地。

愛情失卻了最基礎的平等,再要保持對彼此的尊重就難了。

一高一低的狀態久了,心態就難免失衡,高的一方在愛里坐享其成,認為對方的付出理所應當,低的一方在愛里忍辱負重,處處遷就,卑微忍讓。

好的愛情,應該是剛剛好的。

你愛他的份量不多,不少,剛剛好。他愛你的心意,也是剛剛好。

兩個愛得剛剛好的人,才會擁有剛剛好的愛。

你愛得多了,你就會恃愛行兇,想要控制他。你愛得少了,你就會心生愧疚,想要補償他。

唯有愛得剛剛好,你才會有餘力愛自己。

那些在愛情里,完全圍著對方轉,失去了自己的人,愛得太用力了,她們仿佛忘了,愛情很重要,但它並不是人生的全部。可如果你都不愛你自己,又怎麼能指望對方比你自己更愛你呢?

自愛很重要。

周國平說過,只愛自己的人不會有真正的愛,只有驕橫的占有。不愛自己的人也不會有真正的愛,只有謙卑的奉獻。

如果說愛是一門藝術,那麼,恰如其分的自愛便是一種貭素,唯有具備這種貭素的人才能成為愛的藝術家。

你愛對方不要太過,留點餘力自愛,去做愛的藝術家,你才能成為愛的贏家。

其實這話不對,因為愛里面沒有輸贏,沒有對錯,只有愛或者不愛,控制的、損毀的愛或者自由的、成全的愛。

愛情雖好,但你不要貪杯哦!別太多,別太少,愛要剛剛好。他一口,你一口,你來我往,愛的美酒喝起來才夠滋味,夠爽快。


發一篇宗薩仁波切的講座。別的不多說,希望有人能看到並有所啟迪。
~~~~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談「愛和感情」

宗薩蔣揚仁波切談「愛和感情」
這是宗薩蔣揚仁波切在英國的一場英文的講話。拷貝自某個網民的文本。文章實在耐讀而幽默。–三寶
我想,我們今天會談談感情、愛等等這些話題。我可能不是談論這些事的合適人選。但是另一方面,我可能恰好是合適的人選。我有很多老師,我從他們那里得到教育,他們,我可以說,真的是,佛陀本人。他們的仁慈,慈悲,他們的耐心。而且,在藏傳佛教傳承中,據信上師會以各種不同的化身出現,所以在這樣的語境下,我得說,我從我瘋狂愛上的女孩身上學到,覺悟到非常珍貴的東西。
我昨晚曾試圖給她電話,我不能說她的名字,她不在,所以現在我能說的是,她是荷蘭人,非常美,無拘無束,她的父母是波西米亞式的嬉皮,這是在我20出頭的時候,得到我主要上師的許可,我決定去倫敦學習,生平第一次,我離開傳統的環境,像花束,桌佈,高高的法座,侍者,基本上從某個角度看,天神一般的生活。
我去到倫敦,一個人,我學到很多東西。比方說,做早餐,去超市,幾乎買了貓糧,我以為那是給人的。這是一個大的課程。實際上我敢這麼說,很多年輕一帶的喇嘛、仁波切,真的,極高位的喇嘛,我想他們應該經歷這些,實際上這是我的建議,這應該成為仁波切喇嘛訓練課程的一部分。他們應該墜入愛河,當然,他們應該墜入愛河,他們應該做土司,去超市,等等。他們應該墜入愛河,然後,這個女孩應該拒絕他,因為這樣我們才知道什麼是痛苦。直到那是,當我們說起痛苦的真理時,我們總在講寫在書上的東西,像死,老,病, 都是抽象的東西。大多數喇嘛不知道付賬單意味著什麼。生活在現代社會的壓力。我學到了很多,但最重要的是,這個女孩教給我很多。因為我曾全然地,瘋狂地愛上了這個女孩,我認為,而她非常無拘無束,真的,極端地無拘無束,我想,她在嬉皮社區中長大的。她是那種令人驚嘆的無拘無束。有時坐捷運,她會小聲地對我說,你覺得那個男孩怎麼樣?你知道,就是一些普通乘客。一會兒,她就會和他說話,幾天後,他們已經在一起了,只是一兩晚,她已經拋棄他了。但是,她以自己的方式對我非常忠誠。但是,這非常痛苦。
這里,我應該是喇嘛,應該是教授無拘無束,不執著,做任何你想做的。那兒,有一個女孩,歡樂,時刻快樂。而且真的給我珍貴的一課。我必須視她為我覺悟的上師之一。非常特別,我得說。所以我想,某方面上講,我可能我也可以談談情感和關系。
我肯定你們大多數人知道,在佛教里我們談論愛和慈悲(Love and compassion)。但是當我們談到愛,和我們這次要討論的愛,它們是不一樣的,在佛教里,實際不止大乘佛教里,我們談到「慈」(Maitri)「悲」(Karua), 佛教中教授的愛(慈)我們稱之為‘無限的愛’(limitless love)你們中一些人熟悉佛教中「四無量心」(four limitless practices)。事實上愛是「四無量心」修持中第一個被引介的。愛的定義是願一切有情眾生快樂,不僅快樂,而且,具有到到快樂的條件(因cause)。這種愛(慈)的目標是一切有情眾生(sentient beings)因此它的目標是無限的。這種愛(慈)沒有個人動機,因此,從動機的角度看,它是無限的。這種愛(慈)不僅著眼於獲得快樂,世間的(mundane)快樂,而且它真正著眼於真正的快樂。那就是證悟(enlightenment)或者換句話說,從迷惘之網(net of delusion)中醒來。因此,它是無限的,它不限於我們所理解的對愛的一般概念。
愛和感情,我們想要討論的,在佛教中沒有真正教過,這是為什麼我總是想,佛教不會有多大的發展,佛教是關於真相的,而一般來說,真相是人們不感興趣的東西。佛教談論無常(impermanence)幻相(illusion)。不會有太多人有興趣。所以,如果我們去讀經或論,沒有談到結婚典禮。這是為什麼佛教沒有婚禮,這是真的。很多很多傳統的佛教徒,像韓國、日本正在變成基督徒。因為他們沒有好的結婚典禮。穿結婚長裙很漂亮,花束,音樂,所有這些都很重要,佛教沒有。而且我總是說,如果我們來做一次佛教的婚禮,實際上,我正試圖收集一些關於佛教徒婚禮的主意。但是如果我們真想做一個正宗的,它行不通。它會像這樣,一對新人站在我面前,我會說,哦好吧,你們知道,世事無常。可能幾天後它就不能維持了。實際上,佛教徒更有可能舉行離婚典禮。所以,愛和感情沒有作為你需要的在學校里教授。當然,愛和感情之類的愛,當然是在佛教中教育,但是,作為一個問題。不是作為一個你需要建立的東西,它有點,佛教徒談到愛和感情的態度,總是有一點懷疑。當然,佛教徒知道,人們仍然會墜入愛河。人們仍然會結婚,人們仍然會追求感情。所以,我們可以對如何擁有適宜的愛和感情給出一些建議。所以,我們會聯系一些佛教的智慧,在這里討論這些事。
我記得這是一部韓國電影,韓國人太擅長愛情電影了,他們真的很棒,我不記得電影名字和導演了。是關於兩個仆人,男仆和女仆,分別來自不同的家庭。他們都服務於非常有影響和富有的兩個家庭。他們相愛了,他們是待富者,他們服務的兩個家庭,都有點像雅皮,他們沒有時間呆在家里,很多時間都在海外,所以,實際上真正呆在房子里的是男仆和女仆。然後,他們用他們老板的房子,可能不適合這麼做,你知道有花啊,巨大的床啊,香檳啊,葡萄酒杯啊,燭光晚餐啊,所有這些,他們練習做愛,表達感情啊,所有這些,基本上是在一個借來的地方。
從很多方面來說,我們的愛和感情與此相似。這是佛教智慧起作用的地方。我們都依賴於條件,沒有人能控制所有事,先忘記外面的事,我們不能控制我們下一分鐘的感受和所想。當它來了,它就來了,然後它就吹動你,推動你,拉著你,撕扯你,壓扁你,我們完全是依賴於條件的,而且,這並沒有變得更容易。在現代的生活,現代的設施里,它使我們更依賴於條件,甚至更快。你伴侶的拒絕可能即刻通過短信傳過來,在過去,可能要花一個月時間去走,現在已經改變了。所以,我們的情緒,緊張的生活,就像翻滾過山車,但是不管怎樣,重點是條件(因緣),我們被條件所支配。想著擁有愛,浪漫,燭光晚餐,感情,在這種情況下,所有這些事情都是依賴於很多條件。
現在思考一下,我想,能有這樣的覺知是相當好的。因為,愛和感情里,最大的問題之一是,將事情視為理所當然,不是嗎?當兩個人相遇,頭兩天,頭一周兩周,美妙極了!然後一個月,對於一些想得比較慢的人,幾個月甚至一年,然後,由於所有的情境,壓力,責任,道德,沮喪,你最終視一切為理所當然,特別是你的伴侶。你期望,如果你的伴侶沒每半小時SMS你,有一天,你的伴侶,可能他或者腹瀉或怎麼了,他忘了SMS你了,這就煩擾你了,然後,會有為什麼你沒短信這種問題,發生了什麼事等等。
所以我想對這個事實有這樣的覺知,即我們這樣地依賴於因和緣(cause and conditions)每件事。這種覺知會創造一個空間和邊界,但是根本上,這導向另一點。愛和想擁有一段感情的願望,非常基於不安全感。愛,成為一段完整的愛情,當你感覺到,滿足於,被對方所愛。我有時寫電影,它有不同的流派,像喜劇片,驚悚片,等等,浪漫愛情片,如果你想寫一部浪漫愛情片,核心是,電影要進行下去,不是嗎,讓愛情故事行得通的條件是,它必須要失敗。它必須是,愛行不通,只有這種時候,愛才行得通。這個很有意思。如果你看所有偉大的愛情,像羅密歐與朱麗葉, 我們愛它的唯一理由就是,它是悲劇性,所以,愛就含有這種悲劇性。所以,我猜這是為什麼,也許我不該說,我還是要做我的事情,我不想被炒魷魚。所以,對我要說的事,我確實也受限。
首先,如果我們有溝通的困難,我們怎麼分享事物,這是大事,感情的一切是分享。現在讓我帶入一些佛教對分享的理解和智慧。在佛教中,沒有分享這種事,我們可以假設,你們都在看同樣的花,和我所看的花是一樣的,這只是一個假設,你看到的永遠不是我看到的,不僅是方向和顏色,你對這朵花的想法,這朵花私有的一切,和個人的經歷,你可以盡全力向人解釋,你的伴侶假定,他或她看著同樣的東西,這在佛教中非常強調。比如如果你讀經文,都是從「如是我聞」開始,「一時,佛在這里或那里」,類似這樣的。「如是我聞」,這是非常重要的聲明,因為阿難(Ananda)說,我不知道他教了什麼,但這是我所聽到的。在感情中也如此運作,當兩個人相愛,他們可能認為他們在共享這個精致幸福的時刻。但是雙方都只聽到,經歷到,看到,他們自己版本的幸福,或者痛苦,或者其他。因為這個,我們現在進到相當深的佛教邏輯中。但是我談到這個溝通的原因,因為在感情中,溝通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嗎?因此我想,這是為什麼關系顧問能夠幫助你的原因。因為至少在某種程度上,因為兩個伴侶之間發生了成功的誤解,然後你們雇了另外一個人,他但願能夠聽到並且,不成功地誤解,然後,這個心理治療師會給出他自己的建議。但是,很多時候,這行不通,這種人類的習慣,修理東西的習慣,我們喜歡修修補補,就像,更新你的軟件,那種修理東西的樂趣。當然它是痛苦,但是,它也是樂趣。這是,我們如何通過下載新的想法來宣告我們的生命。
是的,不安全感。這像是愛的血液,我覺得。你知道我們愛我們的寵物,狗啊,貓啊,這些,比愛我們人類「寵物」成功的多。因為,狗不說話,它們說,但是我們不理解。它們會搖搖尾巴,什麼的,然後你就知道,不復雜。但是我們的伴侶,他們說話,可能話還說得太多。當然,你聽了,聽到,或者你沒聽,沒聽到。這是一個大主題:溝通。我剛告訴我一些朋友,不存在溝通這件事,這實際上是一位偉大的寧瑪巴上師吉美林巴說的。他說,我們思考的時刻,是困惑,我們開口的時刻,是矛盾,(the moment we think it’s confusion, themoment we talk it’s contradiction)。沒有溝通這件事,只有兩件事:成功的誤解和不成功的誤解(successful miscommunication andunsuccessful miscommunication)當你有不成功地誤解時,你擁有一段好時光,當誤解行不通的,只有那個時候,你會開心。兩位伴侶之間的溝通是非常難的,他們在假設什麼?伴侶假定的、期望的、害怕的、我們不知道,我們只能給予過去發生的事稍許猜測,但是情緒和心境就像天氣,時刻變化。因為各種各樣的事,荷爾蒙,茶里太多的糖,很多諸如此類的無窮無盡的因和緣。 和我們之前講過的,因為我們如此依賴於條件(緣),我們被條件所控、我們稍後再來談溝通。
在感情的戲碼里有一個非常有力量的有一個有影響力的因素,它妨礙了我們的感情。你知道那是什麼嗎?必須示好的負擔。(burden of having to be nice)這是個負擔。開門,披上衣服,你熱嗎,你冷嗎,你餓嗎…..這很多次謀殺了感情,很多次。你試圖對這個人好,很多這些小細節,在這個過程里,你教你的伴侶,這應該是她/他假定的東西,有一天,你將做不到這些,然後,溝通就開始了。
但是,不安全感還是不會這樣走掉。不安全感的最大標志之一是什麼?戒指。交換戒指,然後人類可以這樣可笑,去法庭,簽署我們結婚了,這基本上是不安全感的話語,不安全感的表達方式。實際上,婚姻這個術語,我想應該做個改變,婚姻這個術語已經過時了,實際上,像是上世紀的詞。現在,我想,你們真該稱它為公司。為了經濟的理由,對嗎,可能還為生產孩子。我想,這樣你們會少些期待,可能會有良好的關系。因為你有更少的期待。這是一間公司。丈夫和妻子是公司持股人。因此你們開會,不同意和統一,所有這些。但無論圖和,這些是不安全感的標志。
你們可能猜測,我反對愛和感情,實際上,我全都喜歡。無論如何,當業風(kamic winds)吹起的時候,如果你不夠強大,我們就像是風中的羽毛,風到哪里,我們就到哪里。你們中的一些人,我肯定,你們認為你們在控制中,就這樣了,現在我已經人過中年,上演感情和愛這種愚蠢遊戲的可能已經結束,你可能這麼想,但是我們不知道。業風從最想不到的地方吹來,像玻利維亞,或者,盧旺達,業風會吹響你,然後你發現你自己,瘋狂的,真心的,不可救藥地愛上了你的盧旺達,玻利維亞,智利愛人,一些你不曾想過的,對我也一樣。真的。
在我的傳統中,我所屬的習俗中,我可以結婚,所以當我17歲左右的時候,一些人在談論我應該結婚,有人實際開始介紹新娘給我。然後我去找我父親,他自己也是個修行者,因為我在遇到那位荷蘭姑娘之前,我自己以為自己是一個非常無拘無束的人,尤其是在17、8歲時,對愛和感情,厄,就像是一件很作嘔的事情似的。因為我在一個寺院中長大和受教育,寺院中有一些持戒的修行者。我想也許是這樣的影響。所以當我去我父親那里,我說,我想我要持戒成為一個僧侶。他看著我說,做你喜歡做的事情吧,如果你問我當僧侶和結婚,它們同樣困難。他說在婚姻里,你會更少些偽善,這是非常好的建議,我認為。
所以我不是反對感情,但是很多時候我們缺乏的是,我們做任何事情,基本上要客觀,所以,我們被困住。我們陷入某種價值里,我想,這是個大主題。特別是在我們亞洲社會里。我知道很多特別是女生,亞洲的中國女性,到她們25歲的時候,她們非常有壓力,因為身處這個社會中,人會看你,怎麼還不結婚。我真的憐憫她們。因為老一代,他們看重婚姻。但是世界已經改變了,在很多不同的層面。這個現代社會,正如我們想要擁有感情那樣,我們想要結婚,我們想要轟趴,要在一起,但是,我們同時讓自己非常孤立,很大程度上。這體現在各個層面上。家里曾經沒有電視,大家要一起吃飯,所以至少有一些感情,現在家里有不同的房間,不同的電視,大家有不同的頻道,看自己喜歡的節目,所以孤立了自己,然後還有facebook, twitter, 它們是孤立我們自己的高速寬帶。
這些幫助我們要客觀,我確定,包括我自己,我們最後會做與我們今天談的相反的所有事情。但是,對我們對生命有客觀的見解是好的。理想的話,提醒我們自己,這個事實。因此我們不會100%失望。我們的生活就像試圖把三個士多啤梨摞起來。這個行不通。但是問題時,第二個士多啤梨有點會站在第一個上面。這會給我們一些希望,但是生命,永遠行不通。它會失敗。我們多少次試著修補和擁有所謂從此永遠幸福的生活,那種狀況,寶萊塢的故事,從來沒有真正成功過。
我們也不應該害怕感情,如果感情從一個角落來臨了,你應該自信,並且接受它,讓生命舞動。你永遠也不知道,我碰到過一些50多歲的人,他們突然發現自己被年輕人崇拜。他們非常沮喪焦慮,內心那種幸福,同時害怕,擔心我已經不漂亮了,我看起來下垂了,所有這些。當業風來臨….你都得面對。當我7、8歲的時候,我強烈地愛上了一個仁波切的媽媽,她當時45歲大概,但是我至今清楚地記得那種強烈的感受,任何人,包括她兒子去跟她講話,我都會嫉妒。在很多很多日子里,我會編與她一起生活的故事,很荒謬是不是,她從不知道。她很漂亮,很多很多人都知道這個仁波切,所以,我不能說他的名字,那樣的話,我會失業。這可能發生在你身上,這是同樣的原因,為什麼一切以來於因緣,同樣的原因,為什麼我們不應該盲目地重視感情的價值。因為我們也不應該害怕感情。當你對一個人有感覺(when there’s a butterfly in your tummy),盡一切辦法,努力爭取。但是從第一天起,保證你不會陷入期待和希望。如果你做到這個,我想你會擁有合適的關系。
有新人將要結婚,如果神父說,好吧,我們不知道你們兩個會發生什麼事,你們可能今晚會分手,這可能不是個壞主意。這聽起來可能不太吉利,也許會讓一些被過度保護的姻親擔憂,但這可能不是壞主意。實際談及關於所謂婚姻和感情中離別與易碎的真相。
無論如何,現在談一些更實際的。假設你已經有男女朋友或者丈夫妻子了,你已經被「套」住了。該怎麼辦?是繼續前進還是去成為一個僧侶?我想重要的是記住在佛教中,尤其是在大乘佛教(Mahayana)中,它的全部思想——修行大乘佛法的核心目的是:給予一切有情眾生解脫,解脫其實就是自由。很多時候,所謂一切有情眾生,有點像往天上架梯子,幾乎是抽象的,范圍太大太廣,但是即使我們也許不能解脫和給予一切有情眾生自由,至少我們能從給予自己伴侶解脫和自由開始,這是非常實際的建議,我必須說。很多時候,當我們擁有感情,基本上要勒死對方,令對方窒息,那不是合適的關系,你應該真正給對方自由。給她/他空間,自由,即使你有很不錯的關系,我會建議你離開你的妻子和男友女友去閉關(retreat)至少每天一小時。不要講話,不要發短信,不要溝通,什麼都沒有。這會有幫助。
釋迦牟尼佛自己說過,我們都應該對待我們的生活,我們稱之為家庭生活的,像一個Dronkhang的經歷,Dronkhang基本意思是旅店。它像個酒店,人們登進登出,它就是這樣,我們的生活就是這樣,新朋友進來,老朋友登出。如果你能想到這些。這是短暫的美妙之處,短暫的東西是非常美妙的,它非常令人愉悅,非常美,當事情停滯,成為永遠,它會發臭。你應該想到與你丈夫妻子男友女友的這一生,這是非常短暫的。即使你們可能不會在這個呼吸的生命中分開,有一天,你們中的一個人要死去,當你死去,你們分開。之後,下一生的力量開始悄悄進來,例如,如果你再生為一只鳥,你的愛和崇拜會被看到一只蟲子的饑餓感代替,因為你已經被一只鳥取代了,到那個時候,所謂你的愛人,那一章已經結束了。然後下一次,你可能重生為一只鴿子,坐在你前妻身邊吃面包渣。你甚至不會註意到,她也不會註意到,這就是我們如何玩輪回的遊戲(samsaric game)。如果我們能夠到上面去往下看,它是非常令人驚嘆的。我們之前的每一生,事實上這是阿羅漢能做的,這是如此令人傷感,快樂,愉快,非常不可思議!多少人因為愛你而自殺,多少人渴望你的愛,而你自己多少次為愛自殺,為了他人的愛和感情。
記住短暫,而且不僅僅是為了感情,任何事都一樣。這杯咖啡可能是我的最後一杯,這本書可能是我讀的最後一本,如果你有這樣的警覺,你會開始真正地享受和去愛。因為否則,我們總是想著下一件事。基本上,計劃永遠地活者。
不管怎樣,甜蜜的憂傷是愛和感情。
視訊連接: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U3RnOycgPcU/


我覺得男女拍拖最忌諱的是:

不懂享受過程,只想要什麼結果。

沒錯,我現在是孩子她媽,早過了為愛癡狂的年紀。
現在想來,每一段戀情不管結局如何,凡是能戀上,總還是有很美好的情感發生過的。只不過,隨著鬥轉星移,美好里慢慢添加了很多其他的滋味。
甜湯變餿了,它也曾經是香甜過的呀。
況且,那些分分合合,那些難過,那些眼淚,拉開一段時間後,竟也奇跡般地閃出小亮光。

愛情,就是用來享受的。
不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都叫耍流氓?——扯淡去吧。
當你慢慢明白,工作、金錢、老公、孩子都不能定義你的時候,所謂追求,所謂成功不過是鏡中花水中月。
人生最最重要的,不是幹了什麼事,愛了什麼人,而是在這個過程里,你如何享受了你的生命。

好好享受愛情吧。把它當成聖誕老人送來的禮物。
生活給你的,就是最合適的,最好的。


背叛

男女拍拖,小氣,什麼的,這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這些都屬於性格層面,如果從積極的角度看,小氣的另一面是有計劃,懂未雨綢繆的表現,
因此,如果彼此是相愛的,靈魂是靠近的,牛糞里也能找到營養素。

背叛則完全不同,背叛屬於靈魂層面,
同時背叛是一種事實,不像性格是能靠後天轉變的,
事實會融入進人的一生,成為歷史。

無論曾經的感情怎樣,克服了多大的困難,只要有一方背叛了,
那麼天塌下來都無法挽回了,無論一方是否選擇忍受,妥協,
但是有一點,這段感情一定會分開的。


上周閨密和男友分手,一路看他們走過來,現在突然明白
原來謀殺感情的可能並不是那些原則的傷害,哪里有那麼多欺騙和磨難,真正謀殺愛情的就是你原本以為沒事的,每一個小小的隱患。


前任家庭是私營企業,很富裕,大學部就出國留學。我們碩士在倫敦同一所學校就讀。噢我們家鄉同在一個南方大省距離還非常近。
總之和他相處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勢利的氣息。大概因為從小生長在商業氛圍下,對自己家的生意也有經驗。外表很年輕,但是感覺心地很蒼老。很會看人。
他會暗示你穿RO的鞋子,穿CL的高跟,風格百變。雖然沒有明說可是意會誰感覺不到啊。
當然我家的經濟條件沒有那麼好,只是偶爾可以買買Ferragamo, Mulberry等等奢侈品之類。實在覺得這段關系持續不下去。後來分手。
幸運的是,我從來沒有坦白過自己的家庭情況,是覺得這個人也對我有很大隱瞞,從來話少。後來他的女朋友又是北方人,白富美,可惜身材太粗壯。祝他們可以將戀愛進行到底。我反正看不慣這樣的勢利心態。
所以分開也挺開心的。
但是我不會告訴他我的阿公和外公分別是省會書記和某大型牛奶公司的書記,我的舅公開工廠又經營郊區一幢綜合大樓(包括酒店超市與購物中心的那種綜合體),我的姑姑曾是市里秘書處主任,她老公是一家中型企業的科長,而我家總共有四套房雖然面積不是特別大也買下了小區兩個車位(為的是我以後結婚泊車)。我京城985、211的大學部成績優異而優秀的朋友自然也不少何必要和他一個學渣在一起。希望你以後別遇到我以及我關系網遍佈市里的阿公。
我不後悔的,因為他沒有用過真心。
我是省會城市,而他還是一個小縣城。
即使他很富裕,我也覺得他不夠談戀愛的資格。

最忌諱的,就是勢利。


最忌諱,欲拒還迎,來拒去留。


忌:需求能解決矛盾並一勞永逸的辦法。

其他的就讓它們來,來一個解決一個,只要你們還相愛。萬一在這個過程中愛情不幸崩裂,感謝上帝,讓你的人生試錯成功,選擇下一個更適合的攜手白頭。


最忌諱:不識相。
沒比這個更慘烈的了。


不把自己真實的想法表述出來.

默契這種事就是認識多年的好友都不一定能產生的出來,

更何況是處於拍拖中的男女.

凡事都要去猜真的是蠻累的.

而且內心的積怨久而久之儲存在心中,

終有一天會爆發出一波傷害.

很多小問題如若開誠佈公的及時攤開來談好,

就不會走到任何人都不想走的那步了.

無法表露自己內心的人往往還有一個特別大的特點.

那就是記仇.

哪怕在彼此磨合中犯了過錯最終彼此已經道歉和解,

還是依舊會將之記在心里永遠不想著抹去,

在之後的爭吵中依舊拿出不斷的訴說,

一次兩次尚且可以忍耐,

次數到達一定上限時另一方必然也就直接崩盤不願在多說什麼了.

而這兩點歸根結底就是缺乏信任.

信任是一切情感的基礎,

足夠的信任能在最大危機面前依舊保有積極的心態來面對,

而缺乏信任時哪怕是對方小小的行為,都需要猜忌半天.

令自己痛苦, 他人也不輕松.

人的諸多毛病其實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永遠無法將自己變為可值得信任,願意選擇包容,能夠坦誠相對的人.


別問太多 別交流太多 留著點話說 細水長流。


RT 「輸得起」是男女關系中最好的一種心態。因為輸得起,所以所有的付出,都是因為自己歡喜,而不是為了成全別人。認識到這一點,你就不會拿自己的犧牲去綁架別人。擺出個「看吧為了你我犧牲了這麼多,你不對我好你還是人嗎」,這是耍無賴,自我犧牲是你的選擇,你對你的選擇負責,幹人家屁事。


太多情況認為自己是理所當然
永遠拿為他好,來滿足自己的欲望


答案貢獻者:、謝立瑋、全世界誰傾聽你、昭公子、張羸、匿名用戶、夏天、顧一宸、李向峰、張文馨、吳鬥爭、熊七七、匿名用戶、王丙雨、何嘉斌、孫小方、亞爾斯蘭、王雀雀、胡倩、言卑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