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說,如果我跟他遇到五個劫色的流氓,因為反抗可能會死,所以他不會反抗而是看著我被侵犯。大家怎麼看?

問題描述:相關問題
, , , ,
Aorqu用戶:
我今天就來欺負老實人了。
分手吧。
這並不是一個是否要你男友和五個人打的問題,再說一遍,這並不是一個是否要你男友和五個人打的問題。
女友被強奸男友該怎麼辦基本上也是Aorqu常見問題了,男人該怎麼做各種回答也都有。

但是這問題和該怎麼做無關。

你男友就是智商情商都低,所以連句合適的話都組織不出來。


吳名士:

你沒必要去考驗人性。因為世界上絕大部分人都是慫人。
他沒必要實話實說。這種假設場景,何必說一個彼此都不愉快的答案。

但是真遇到這種事情,就是看個人世界觀。真的覺得不要冒任何不必要風險的,我們也沒法說人家錯。好歹人家沒跑,遇到進一步傷害可能上前阻止了。北京某高校有這么一個案子,很晚在外面遇到壞人,男的跑了,女的被先奸後殺。世界上什麼樣的男人都有,我覺得好好的身子給這樣的貨色草,死了之後都覺得惡心。要是我,除非踩著我屍體過去,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不僅是女朋友,哪怕跟我同行的女性朋友也不行。死我所惡,然所惡有甚於死者。眼睜睜看著我的妹子被別人侮辱,我還是死了的去好。沒辦法,直男癌晚期。

讀大學那會,有次兩個班一起出去春遊,住農家小院。另一個班幾個女生不知道遇到什麼事,不願意住另一個院子,跑到我們這邊來。然後那戶房東兇巴巴跑過來說不行,把姑娘都嚇哭了。我們這邊房東是個女的,也不敢惹人家,也讓三個姑娘回去。我們同學也不慫,就和和氣氣跟人商量。那邊房東也挺橫,看出也是村霸一類的,還口出威脅。然後我就怒了,說就住這邊了,你回去吧。那邊好像回了幾句不幹凈的,年輕時候脾氣也暴躁,就要上去削他。我同學也很配合,幾個人就拉住我。當然是能不動手就不動手。結果我們班一SB班干窩里橫過來還推了我一吧,要我不要凶。我實在是長那麼大沒打過自己班的同學,不然真想抽丫的。然後我一要好的同學很給力上去給班干就是一腳。GOOD!然後口徑就一致了。那個村霸看形勢不對帶幾個人就走了。
坦率講,真打起來,我那幾個同學真不是村民的個兒,肯定要吃虧。但是絕大部分人都是有理性的時候。敵傷一千自損八百,是否值當?稍微冷靜一下就計算了。不也就是為了幾百塊錢嗎。真搞出大新聞村霸就是在當地手眼通天也夠喝一壺的,以後的生意也不好做。我們都是賺好人的錢,受惡人的氣。政府職能部門是這樣,普通小民這樣,流氓惡霸其實也是這樣。

回到最初這個問題,絕大部分流氓也是理性人。就是劫個色樂一下。無風險當然干。如果有條漢子橫在哪裡,自己也可能缺條胳膊斷條腿瞎隻眼少個耳朵,甚至搞出人命。99%的歹人就算了。你把錢都給他,他們去洗頭房發泄一下就結了。真正那種完全不算計成本收益的,那叫亡命徒,喜怒無常,不計後果。大夥放心,這種人萬里無一。我也怕這種人,不僅我怕,杜月笙也怕。

另外在這種情況下,女生千萬別刺激歹徒。只要不是人身傷害,壞人抽我倆嘴巴我都忍了。好漢不吃眼前虧,不是什麼丟人事。就煩有些同樣無腦的傻婆娘拱火兒,本來事情能平節外生枝又搞大。之前聽說有女的晚上遇到小流氓吹口哨,男朋友不作為女生就拱火兒,男人倒是不慫,最後火拚中了刀子死了。這種傻逼女人一定要遠離。作為真的遇到過事的人,我還是那句,能不動手就不動手。一旦動起手來,局面就沒法控制了。一時之氣忍忍就過去了,吹個口哨又不掉肉,緊走兩步就過去了。

君子不立危檐下。年輕時候真的在深夜在偏僻之處帶妹子逛過,真的遇到過不懷好意的男人輕薄的眼神。當時真的不怕,你動一個指頭試試?!現在其實挺後怕。如果事情真的向最極端的方向發展,自己真的掛了又於事何補呢。最好的風險管理就是預防。沒事別帶妹子去可能發生危險的環境,尤其你性格又比較慫。


燕郎:

一般來說五大流氓團結一致欺負別人的時候極少。


Aorqu用戶:
其實中國不保護正當防衛,弱女子拔刀自衛被判防衛過當的多得是,統治者就希望中國人跟羊一樣

照我說,碰到人欺負你老婆孩子,能跑掉那是最好,跑不掉,殺一兩個又何妨,殺一個夠本殺兩個還賺了,反正都是人渣,正當防衛殺了他們有什麼不可以

一招制敵的地方

太陽穴,喉嚨,下體,頸椎

如果帶刀了那就更好了,勁動脈放血都是分分鐘完蛋的,除非立馬用止血鉗夾住並輸血縫合。對了,拿刀嚇人是最慫的,刀子根本嚇不住人,要麼別掏要麼趁其不備給其放血。

他們只是想劫個財劫個色,畢竟誰也不想丟命不是,要是人人都有著玩命的決心,在保證量刑差異化(這個是法律問題,立法也要有科學的)的前提下犯罪成本足夠大,大概也沒人想犯罪了。比如沙特,你偷個東西試試?犯不著為了只手錶被砍手吧。

在中國,暫時不考慮帶槍的情況。如果可以人人持槍,即使你掏槍晚了也可以拿個手雷模型之類的唬人吧,跟劫匪說這是松發引爆的,要完蛋,光榮彈,大家一起完蛋,你要不介意可以試一試,人絕對不敢冒險懷疑真假

還是戰斗民族牛逼啊,烏克蘭那邊,親俄槍手佔領了政府民眾圍上去講理,槍手把槍拿出來,民眾說你他媽拿槍想打誰,打死了人,民眾非但不散還圍了上去,你敢打人你再打試試,最後槍手不敢搞個大新聞自己縮進屋子了。

漢人是羊,幾千年了,要不是日本鬼子後勁不行,自己作死外加美帝原子彈,現在用日語打字也未必可說。

還是希望我們整個民族,我說的是漢族,其實也是大部分中國人,能牛逼起來,跟日本人一樣注意公眾貭素,跟回族人一樣遇事抱團,跟毛子一樣敢玩命,跟德國人一樣匠心獨運精細做工,跟美國人一樣自由可以隨便開腦洞不要墨守成規。


ChinKoyo:

武警特戰隊的要求是,一個特戰隊員可以打4個未經訓練的普通人,並在一對一訓練中打贏PLA。剛好有同事就是南京特戰隊退伍的。
沒別的意思,就是希望題主知道一個未經訓練的普通人對上五個可能持械的亡命之徒贏的可能性有多大。
如果題主男朋友因為救你死了,你願意照顧他雙親一生嗎?可能並不要你出贍養費,但是以後結婚你必須說服丈夫同意,男朋友二老生病了你要在家務和工作之中擠出時間去照顧⋯⋯考慮過這些之後,請題主也像你男朋友一樣誠實回答。

參考印度的類似事例,男女都反抗的話,極有可能一起被殺害。


莫名其妙:

你倆加起來超過18歲了么?


匿名用戶:
我和老婆結婚前,有一次晚上開車到一個偏僻的山上車震,結果碰到4個小混混,拿手電筒照我們,而且擋在我的車前面不讓我們開走。

後來我把車床搖下來一點問他們想怎麼樣,他們跟我說這里不允許車震,呵呵,就是明擺著找茬。

其中一個小混混在路邊拿了一塊石頭準備要砸窗戶,我只好下車,掏煙給他們抽,他們直接把我煙搶過去扔地上,而且掐著我脖子要揍我。

這時候我女朋友從車上下來把煙撿起來,一邊給他們敬煙一邊給他們說好話,然後又去車上拿打火機給他們點煙。

點煙的時候他們幾個把我女朋友本來已經穿好的衣服胸罩都撩上去,然後嘴巴里不乾不淨的說了很多調戲的話。

她這時候說,我們車上有行車記錄儀,你們都已經被拍下來了,今天碰到也是緣份,車上剛好有點現金,都給你們,你們去娛樂城找幾個小妹妹,開個單間,不比在這里跟我們耗著要好?

然後他們中一個問,是不是想報警說他們搶劫。

我趕快上去說不是,我說我的車牌號你們也都看到了,我要是報警你們隨時能找到我是不是,我也不敢,只求今天平安回家睡覺。

然後我就去車里拿錢了,把裡面所有的現金和身上的都找了一遍,大概有兩三千吧。

把錢遞給他們的時候他們只拿了整鈔,零碎的沒要,然後拿了我老婆的手機,問她要了密碼,打開手機以後,他們脫了我老婆的褲子,讓她趴在引勤蓋上用手電筒照著讓他們拍照。
拍完以後他們說如果我們報警就把照片傳給她的親戚朋友。

我們連忙說不會,絕對不會。

他們拿著錢和手機和行車記錄儀走了以後,我們直接把車開到派出所。

第二天人就抓到了。
然後我換了車和車牌號。

所以作為親身經歷者,我認為生命最重要,至於貞操什麼的和生命比起來就什麼都不是了,所以我覺得還是不要和歹徒硬杠為妙。


米朵:

原來干捨生取義這種事,會被大家笑成傻子的。
原來即使是朋友、男女朋友也要各取所需。
「如果他為你喪了命,你會照顧好他家老人嗎?」
這到底是什麼狗屁話,如果他不是為我喪了命,我難道不應該照顧他家老人嗎?我們的戰士在戰場上可從沒想過自己的付出會得到怎樣的回報啊。
即使被強奸是一個陌生女孩也不能做到袖手旁觀吧,那種事後的安慰到底是安慰自己還是安慰女朋友啊,想保護的重要的人就這樣理性地告訴自己「反正沒有用,不如算了」就這樣嗎?
長大之後連勇氣也沒有了嗎?即使與全世界為敵的勇氣啊?
況且,那種個窮凶極惡的傢伙,你以為不作為他就會放過你嗎?
我一直都好喜歡Aorqu,大家都好厲害,難道是我沒有跟上時代的腳步?還是這樣的理性就是所謂的進步?
那夠了,我還是有英雄夢的少女,如果我的想法是被嘲笑的,是被認作幼稚的不懂事的人,那夠了,只希望我能夠晚一點成熟,又或者足夠幸運,能夠一直幼稚下去。


木兆桃:

估計我會自己脫衣服面對歹徒,不會為難自己的男朋友,或許以後他會覺得我很臟,

但是我想告訴他,親愛的,你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面對這種情況我男朋友真的會死,我自己的貞操都不太重要了,

古時候所謂的貞節牌坊這些就算了,什麼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也算了。

人啊,命都沒了,如果這種情況真的有一天讓我面對的話,

當你為我去反抗而失去生命的時候,我跟你男女之間所有的煩惱都過去了,剩下的只有我自己無盡的懊悔與孤獨了,

與其讓我孤獨地懊悔,不如你這輩子都深深埋怨我,埋怨我是如此不堪的女人好了。

真的,活著,比什麼都要好

(我想做公眾號,有人能教我一下嗎?順便征個婚。。。心疼自己)

安森:

看了幾個高票答案覺得樓歪了呢。Aorqu雖然是理性社區,可這個也太理性了吧,說難聽點也太明哲保身了吧。
我記得有個段子是說遇到女友被流氓調戲應該怎麼辦,比如吹口哨,語言挑逗。如果是這個題,我覺得這里的答案還很合適,沒必要為了義氣之勇冒太大風險。
但本題是劫色啊!
劫色啊!
有無限正當防衛權的啊!打死凶手都白打啊!(只是為了說明劫色的行為是多麼惡劣,不是說有無限防衛權就等於手握屠龍刀戰無不勝了)
首先我不是站在道義制高點,我也不知道真遇到情況我有沒有勇氣挺身而出,但起碼我知道應該挺身而出啊!
看到之前的大多數高票回答都是認為不應該做無謂犧牲,我第一次想用貴乎一詞,貴乎難道都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嗎?
之前在芮成鋼的問題里,有人說利己主義沒有錯,每個人都是利己主義者。具體什麼主義我不懂,但我能看出關鍵在於精緻的這個詞。就是本身很low B的人,還要用一大堆理論裝飾自己,一大堆情懷欺騙別人。通俗的說就是既當什麼子又立牌坊。
我的答案是,一個人可以不崇高,但不應該不追求崇高,不應該不敬重崇高。


Aorqu用戶:
你知不知道,有一個成語叫一語成讖。
慎言吧。


饃獸:

和女朋友交流太傷腦細胞了。

有時候得說真話,因為她就喜歡聽真話;

有時候得說假話,因為她就喜歡聽假話;

有時候得換種方式說真話,因為她不喜歡太直接;

有時候得換種方式說假話,因為她不喜歡太直接。

所以說同性戀是社會的一大進步。找個男朋友更方便,一句話說不好,拉到村頭干一架,一切都解決了。


Turing:

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而取義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於生者,故不為苟得也;死亦我所惡,所惡有甚於死者,故患有所不避也。如使人之所欲莫甚於生,則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惡莫甚於死者,則凡可以避患者何不為也?由是則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則可以避患而有不為也。是故所欲有甚於生者,所惡有甚於死者。非獨賢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賢者能勿喪耳。


胡小姐:

男票媽媽的同事,曾經被五個男人試圖輪奸,她老公上去干倒了他們並且挑斷了那四個人的手筋腳筋。然後這個男人坐牢了。。。然後他們離婚了,因為要解決孩子的啥問題。。 。 然後這個女的也沒有再嫁人。 。。 所以。 。 。 其實我也不知道該說啥,就是覺得這個場景確實可能發生。


匿名用戶:
正確的做法是把自己褲子一脫:你們放過她,沖我來!


若愚:

關注這個問題很久了,今天我就現身說法一下,也不匿名了。

我還真就遇到過題主多問類似的情況,發生在我19歲那年,很巧,對方也是五個人,只不過那個女生在發生那件事情的時候還不是我女友。

我大一那年的暑假有一天晚上正在家裡玩電腦,突然QQ一陣好友申請提示,打開一看,是個女生,長得還挺美。

加好友後,跟我聊天,得知是我國中時的學妹,所以多聊了幾句。

沒過幾天居然跟我表白,當時我大一,她高三,瀕臨聯考,我一萬個不同意,勸她安心學習,將來會遇到更好,不了解我最多隻是欣賞雲雲。

未果,轉眼三月初開學要返校,接到她的一條消息,大概意思是不在一起可以,但是能不能去學校接她一次放學,陪她走走,也算沒有遺憾,安心備考,我允諾。

但我絕沒想到那晚會發生後來的事情。

先介紹一下她學校的環境,她的學校在一個郊區,背面是山,往前走十分鐘就走到高速。

我在校門口等她,她看到我很高興,說我們去溜達溜達吧,我允諾。

但是,答主天生性格比較機敏,也很注意留心觀察身邊的環境,那晚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我發現在我們身後,一直有一輛豐田霸道車跟著我們。我透過車窗,隱約看到車里坐了幾個年紀不大的小夥子。

我當時就問那個女生,後面那個車里的人你認識不,是不是你同學什麼的想跟你打招呼。

結果她回頭,臉色立刻就變了,連忙小聲對我說叫我快走,我一時有些懵,但我內心總有一個聲音告訴我自己「不管什麼原因,我不能丟下這個女孩兒。」我拉起她的手,繼續大步走。

車一直緊緊的跟在我們的身後,不一會兒,眼看就要走到高速路口了,我心想「不能再走了,再走就太危險了。」

我停下腳步,抽了一顆煙,那輛車也停了下來,從車上下來了五個男的,從後備箱里取出了五條軍用的武裝帶站在馬路對面。

說實話,答主從小是練體育出身,體格很魁梧,對面的五個男生很矮小瘦弱有的還戴著眼鏡,當時我真沒有覺得我打他們五個會吃半點虧。

他們在馬路對面抽著煙,也在觀望著我,最後領頭的把煙一扔,五個人向我奔來。

之後就是撕打在一起,他們一直想把我摔倒,好圍著圈揣我,但我也一直沒落太多下風,他們始終沒有占太多的便宜。

大概撕打在一起五六分鐘後,那個帶頭的說了一句「練過是吧,我看是你身子硬還是刀硬。」轉身回後備箱里取刀。

我一聽要取刀,頓時清醒了過來,心想老子不跟你在這玩了。

整好對面來了一輛出租車,我把那個 女生拉上車,奔向醫院。

上車後才發現腦袋後面在不斷流血,染的整個衣服領子都是血紅血紅的,穿的風衣已經在廝打過程中被人撕爛了,左手壺口處有一個三厘米的大口子。

大家以為這就完了嗎,沒有,這幫小社會青年居然又上演了香港警匪片中的一幕…

他們開著霸道車從後面趕了過來,居然開到和出租車平齊一直在撞出租車。

之後,

之後,

之後那個出租車司機停下車門跑了…

又是一場廝打…

不想再描述了,總之雙方都沒怎麼好受。

最後他們走了,司機也回來了,我打車到醫院,管我要50,扔給他一百走人。

就描述到這里吧,至於後期怎麼處理的就不細說了。

之後我問那個女生他們是誰,她告訴我是以前的朋友,現在老來騷擾她,我點了點頭,沒再細問。

之後我們關系確實好了一陣,我也嘗試著接受她,這種我原本不能接受女生的類型。

我打算讓她跟我聯考考在一個城市,也開始打算我們大學的生活。

但最後,她還是選擇了空乘,去當一名空姐,她覺得那樣更有發展。

所以題主,我想奉勸你幾句,我覺得你提的這個問題沒有太大的意義。

有些人平時很蔫,很冷漠,或者跟你沒有任何關系,但到關鍵時刻也絕不含糊,這不取決於他是不是的男友,這要看這個人的本質。或許他嘴上說不會這么做,到時候比誰都拚命,

但是,你非希望有這種事情發生么,別再想這些毫無意義費腦細胞的問題了。中國大多數強奸案都是有預謀的,見色起意的還佔少數,是不是很多情況下都是一些女生在生活方面不是太檢點,比較喜歡招蜂引蝶呢,中國有句話講的好,妻賢夫少禍,不想有這類情況,就少和男友去危險的地方,對自己生活作風方面要求嚴格一些。(不是說題主,我是說在生活中真有一些這樣的女生存在,把自己打扮的像一些不良少女,還怪自己總吸引流氓。)

還有一些感悟,無論你再牛逼,身體貭素再好,沒有經過專業的訓練,以一打五戰勝的情況幾乎為零,況且對方手裡有傢伙。

如果現在,我遇到這個情況,我會點頭哈腰的給那五個人每人點一支煙,笑著陪不是,說諸位大哥我錯了,小弟該死。

之後等他們氣消了,我帶著她走。至於後來怎麼辦,另當別論。

我想一個成熟的男人最讓你感動的一刻不應該是不計後果的沖冠一怒為紅顏而是做好了與你過一生的準備,忍一時風平浪靜,因為後面的生活還有柴米油鹽,砍柴喂馬,春暖花開,四世同堂呢。

愛他,首先要請盡量別把自己和他置於潛在的危險之中。


王澤程:

聰明的女人從不問你愛不愛我


匿名用戶:
這個問題本身不是好問題。

但是,如果真面對這樣的問題,大多數回答也不是好答案。

如果愛,請深愛。如深愛,請投入。

我們真的無法保證在這樣的情景下一定會做什麼。所有的血性都來自臨陣那一刻,所有的退縮也是,就是一轉念的功夫。一轉念,如人生的很多事情一樣。既然如此,重要的是什麼?我覺得是「理想假設」,我們需得在理想狀態下保持最好的願望,良好的動機,往前走,會有各種可能的結果,但是願望和動機是先決條件。

你可能有時會對自己說,我一定要盡全力學習/工作或者做的別的事情,下定了決心,然後這個過程中,可能會有各種事情讓你沒有真正盡全力(誰都知道100%的全力以赴有多難),但是如果因此,你在最開始就覺得反正我可能無法堅持,所以我乾脆就不下任何決心,這是多麼糟糕的事。

同樣,也許努力很久,你這輩子終究還是要過苦日子,但是如果你在一開始就這么覺得,然後告訴女朋友你跟著我就要接受一輩子過苦日子的事實,那麼基本上不會有哪個女孩願意和你在一起。

理想未必實現,但理想還是要有的。

如果深愛,在那樣的時刻,就該做出犧牲。打不過,濺一身血。強奸判幾年,殺人又判幾年,就是得有拚命的架勢。其實這是某種契約,和什麼結果、如何回報無關。或者這是所謂「義」的存在。這就是「理想假設」。只是真遇到事,大多數人可能都慫了,那也沒辦法,如薩特所言,選擇了就要承擔結果。犬儒不一定錯,只是結果也不一定好。
如果換個問法,有壞人正在欺負無辜少女,要不要見義勇為挺身而出?估計這裡面大家的回答會不一樣。誰知道呢,或許衡量一下可能打不過,可能就灰溜溜走開了,但是沒遇事之前,大多數人都不會也不應假設自己的懦弱。

說到這個問題,更有用的是,與其在選擇怎麼被將死上花功夫,不如想想如何避免陷入這個狀況,防患於未然,君子不立於危牆下,避免女友/親人陷入危險更實在。


Aorqu用戶:

我是要勸分的。

勸分不是因為你男票不夠理性。

而是他智商、情商下線,這么刺傷人的話都能說。

善良的謊言此時必須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