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說,如果我跟他遇到五個劫色的流氓,因為反抗可能會死,所以他不會反抗而是看著我被侵犯。大家怎麼看?

問題描述:相關問題
, , , ,
憶·劉清先:

我不知道你們怎麼選擇,但我選擇死!

還沒有反抗就選擇了放棄,與懦夫何如!?雖然我一直都很弱!


Aorqu用戶

這種問題就類似於那種,我和你媽掉水裡你救誰一樣。

根據別人回答問題的答案,就斷定別人是渣男怎麼怎麼樣,這種更是愚蠢。只看錶面現象,斷章取義,實在是吃飽了沒事做。

世界上花言巧語的渣男多的是,事情真的沒發展到那一步,誰都不能確定結果的,有可能那個保證,會愛你保護你的人到時候落荒而逃,也有可能那個說會冷靜思考,尋求機會的人會瘋了一樣保護你。

沒必要因為一個答案不和你的心意就說別人渣,只有時間和長期的磨合才能看清他是不是真心對你


灰牛撒嘛: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復仇有時候還是要等時機

賭命沒有意思,想要復仇,當場就乾的,一般打不到幾下,別人不痛不癢自己身受重傷,甚至會害死你們兩個人。

沒有身體上的傷害可以選擇忍耐,威脅到生命的時候才拚命。

當然之後會選擇最殘忍最惡毒的報復手段,至少要保證你能完全消滅他們的存在。

生命只有一次啊,要帶著遺憾痛苦地死去還是完成復仇。

但是我女神如果遇到這種事我估計當場就炸了


Persistent:

首先你不愛你男朋友,可笑,就這樣還愛。

你男朋友現實老實,但他不一定不愛你。

問題來了,你男朋友出手必死,所以你還想讓他出手,說明你是自私的,你只是想單方面享受著他對你那種可歌可泣肝腸寸斷撕心裂肺的愛,而你對他呢? 明明知道必死,所以還是想讓男朋友出手,所以你是更愛他呢還是更愛自己呢。


匿名用戶:
放開我女朋友。
有什麼事情沖我來。


溪夜:

私以為甩棍和基礎散打是唯一的解決方案,當然純粹是個人瞎想,也沒女朋友╮(╯▽╰)╭。。。

補充幾句:
若是一對一,還可以考慮皮拍子,能保證拍中對方頭部的話基本一擊制敵。也可以考慮防狼噴霧,一對一的話靠譜。

一對五的話,以上兩個東西就不太靠譜了,皮拍子攻擊範圍太近,容易一下還沒打到別人呢,先讓人一下子踹中下盤干翻了。防狼噴霧選擇噴出是樹狀的那種還行,但1V5目測你最多能連噴兩人就不錯了,還容易被搶奪過去。故還是甩棍能堅持一陣,加上基本散打和喊城管打人啦,估計能堅持一陣。。。


期待化蝶:

果然上網的門檻是越來越低了。

你倆都智商不足,真的。你情有可原,作為第一潛在被害人感性左右理性。你男友就是個十足的弱智混蛋了。

他為什麼要看著?他不會跑嗎?罪犯劫色管他什麼事?有人追就扔錢包。只要不是一上來就被控制住了就不可能跑不掉。

如果他有良心報個警你很快就能得救,甚至這群罪犯發現有人逃走會直接嚇跑。

我就不說不管死活逮著對面最弱的那個往死里弄這種操作了,Aorqu崇尚懦弱光榮血性無用。他能在理智支配下看著你受屈只有一種情況——這群人是他找來的。

還不分?


契羅斯基:

有次孔子的弟子宰予問孔子。
宰予:老師,君子是不是應該守仁義?
孔子:然也。
宰予:老師,那假如有個好人掉進了一口深井裡,我們應不應該救呢?(宰予的小算盤是,你去救人,就是迂腐,你不去救,就是不仁。小聰明。)
孔子:你呀,莫陷君子於不義。

所以,不要用假設的場景試探人。
以上。


匿名用戶:
十年前,就是青藏鐵路通車前的那一年。我到西藏玩,認識了一個妹子。回程時拼車,從拉薩到格爾木。
算上司機,麵包車上一共8個人。除了我和妹子、司機,剩下5個康巴漢子。這5個人不是一夥的。我和妹子坐在車最後一排,同座的康巴漢子和副駕駛的一夥。我們前面的3個康巴是另一夥。

提前說明。妹子挺漂亮,不是剛出校園的小白兔,很機靈。我那時火氣旺,打架方面馬馬虎虎,跟一般人比起碼不是渣。但在康巴面前,我倆就是草包。人家身上都帶刀,腰上藏刀比我前臂短不了太多。

開始還好。康巴們就是跟我倆聊天。當時我和她沒想太多,隨便聊了聊。
上唐古拉山口之前,我們在路上的餐館喝酒。康巴不在乎狗屁高原反應,照常喝酒。我和妹子都不敢喝酒。回到車上就變了。本來在副駕駛位置上的那康巴,和他夥伴換了位子,非要坐到我倆之間。老高大了,少說1米85。這混蛋沒說幾句話,就開始摸我妹子大腿。
「冷不冷啊?」
「你們穿的叫牛仔褲?」
誰說人家憨厚?尼瑪精明急了,自來熟。
換個環境,我和妹子誰也忍不下去。那時都有點蒙圈。眼看上山口了,海拔超過5000米,不是鬧著玩的,真特么頭疼。尼瑪在痛苦之中我忽然想了一招,撒尿,大喊司機停車。

本來我盤算得很好,叫妹子下來。倆人合計一下,再上去換座位。
結果倒好,同座的康巴非拉著我一起噓噓。丫確實喝多了。我甩不掉他,只好到路邊一起尿尿。妹子沒下車。
「那是你老婆?」
其實我倆艷遇,比炮友的關系好些。我覺得旅行一結束,彼此都知道關系就完了。那時候我肯定說,是我老婆。然後搶先回車上,坐到座位當中,讓妹子藏在最裡面。康巴在抽煙,暫時沒回來。
「他們問我,你是不是我哥哥?」妹子忽然跟我咬耳朵。
「操。你說啥了?」
「我說你是我老公。廢話。」
我看著本來坐在中間的仨康巴,在車外跟騷擾我們的那混蛋談笑風生。人家當然說藏語,有說有笑的。不知道在議論啥。
萬幸,當時妹子沒有題主這種幼稚的看法,而是跟我合計該怎麼辦。

也許我倆想多了。他們並不敢怎麼樣。但這種事能說得准嗎?
我沒誇張。騙人的話,沒有小JJ。
五條康巴大漢,鬧起來,你指望司機幫你忙?
反正人家一刀就能把我切了,而且還不用償命。騷年么,聽說過「兩少一寬」的政策嗎?

機智如我,讓妹子把晚飯吐了一點,就在她褲子上。
去過西藏的都知道。路上全是川菜館子。指望有榴槤幫助是沒戲了,綜合來說,一般難聞。至少給我熏得更難受了。
康巴大漢承受力尚可,回到車上問。「咋了?」
我說妹子高原反應,吐了。
「你們在這不行。我們下去不行,醉氧。」還特么挺會說的。
後來妹子一直不說話,裝病。那混蛋又捏捏她臉蛋,操。好在演技過關。
終於那傢伙不嘚瑟了,自己躺下佔了三分之二的座位。擠得我倆沒地方。我一宿沒闔眼,多虧沒再出岔子。只聽他們打呼嚕了。轉天到格爾木,我足足睡了一個白天。
——————————————————————————————————————————————–
這件事過去很久了,遲遲沒忘。我去過很多地方,很少碰見如此讓人窩火的事。
裝逼地說句大實話,有時候別人敢欺負你,就是發現你慫了,才會得寸進尺。當然,你主動拱火更不行。別沖動,冷靜下來,總有機會避免可能出現的危險。

最後特地強調:我對藏族同胞沒有偏見。
無論啥民族,不文明的只是個體罷了。


張XX:

為什麼要假設去有流氓的地方?找刺激?晚上大馬路上就有敢出來劫財劫色的?治安沒那麼差吧。


chelsea:

無論如何,我還是欣賞那個說「如果有人敢在我面前欺負你,首先必須從我屍體上踏過」的男人。。


S翡翠哥:

這個我能回答,我也被女朋友問過這個問題。
我說,必須保護你,就算死也得這么干。
她說,你這么瘦,肯定打不過呀。
我說,死這里比一輩子陰影要好得多。
她說,你要是死了,以後怎麼保護我?
我說,活著保護不了你,死了以後我保佑你。


匿名用戶:
講真,這個問題真不該想,也不該問。

因為無論怎麼想,都是很可怕很黑暗的。

我前任不是很高,也不能打。但是他晚上都特別小心,從來不帶我去人少的地方。就算是校園里也不帶。

因為他說,有個萬一,我保護不了你。

他特別小心謹慎,出去玩住的地方都挑好的正規的地方,門窗也從來是鎖好的。

我覺得有這個就夠了。別想太多。愛情經不起假設。


國產喬幫主:

我曾經因為說了一句實話惹女朋友不高興(現在是前女友),她也說我不會哄人,雖然忘記是什麼,但是遇見這種情況就算對方是十個人,就算都拿著刀架著我脖子我也會反抗,要麼殺了我,要麼放了我女朋友,反正是不會眼睜睜看著女朋友被凌辱,保護不了她不是男朋友的錯,但是不想保護那就是天大的錯,不要說什麼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否則會丟了性命,既然你那麼愛自己,那還談什麼戀愛,自己一個人孤獨終老好了,說白了就是自私。你男朋友很誠實,他愛不愛你我不知道,但是他愛自己一定比你更多。這種人 ,交往要慎重


匿名用戶:
突然想起大學部時光,一個朋友幫我講韋伯的時候給我舉的就是這個例子啊!

他說如果你男朋友這個時候上去打,屬於價值理性。如果選擇跑開另想辦法,屬於工具理性。

請自行百度。


李立立:

以前有過這案子,《今日說法》上的。
五個輪一個,順手把男的宰了,宰完男人宰女人,都宰完了搶劫。
後來嫌犯抓了槍斃。
哄人就哄人,不要嚴肅回答。
嚴肅回答就是,

其實沒差別,不管救不救,都是先jian後殺。
差別就在於嫌犯律師怎麼辯護,能爭取到多大餘地。
當然,當事人已經死了。
以上。


Aorqu用戶:
看了這么多回答我終於理解為什麼南京大屠殺幾個日本人就能讓一群中國人乖乖聽話了……

不反抗說不定能活,反抗要死,不劃算啊。

身為一個女人我會盡最大努力反抗,保護我愛的人。我寧願死也不願意活在一輩子的自責和自卑中。那樣只會讓生命成為一種煎熬。


王大大:

最好別惹的就是慫人,那種惹急了乾的都是殺人放火的事。


陳楓:

這是真事,大家看完自行思考。2010年夏天我和兩個朋友在皖,省會。夏天的晚上七點多。我在前面走兩個朋友在後面走,他兩並排還有一男一女,男的挺壯的,我朋友在左邊他們在右邊,我朋友看旁邊飯店上面都寫的有啥吃的,每有一家他都側過頭去看。說實在話,我這個朋友我知道,十年關系了,絕對不是那種猥瑣男,看人家女朋友那種。男的就上來問,你看啥?我看。我朋友看字還沒出來嘴上就吃了一拳。這是朋友後來給我說的,我前面這一幕沒有看到。我聽見聲音回頭就看見了我朋友把手伸向腰間的動作,我知道他這是要拔刀。那人當時二十五六歲吧。我們剛二十歲。我看見那人回頭拉著她女友就說跑。女友沒反應過來,他就自己跑了,被我我一個百米沖刺就把他按倒就是個踩,這時我那兩朋友跟上來這個和我一起踩頭,挨打的那個拿刀瘋狂的朝著那人的腿上一頓亂戳。我又撿了塊磚頭蹲下對著頭一頓拍。看打的可以了,我說走,我們就走了,有個路人還一路跟著我們,因為我們是走著離開現場的。我說不要走了,那人跟著我們,我說我們回頭走,果然那人看我們回頭把腿就跑了,我們就沒在追,回頭走了。走了一會,我問他你捅了幾下?他說不知道,我看他的刀,前半部都是血。我那朋友簡單介紹,小時候和我一樣,被老爸拿刀追過,最慫的人就是自己的老爸。從小在家暴中長大。他為人從不吃虧,也不佔你便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和他交友很困難,當他兄弟很幸福。大家可能要問我們沒事上街帶刀幹嗎?絕對不是搶劫,曾經把挑事的人打慫,要用錢解決,我們也沒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他用刀插進那個雙腿發抖小夥子的大腿里。是慢慢的插入。我可以勸,但我沒有,因為剛才他還狂的一逼。所以呢,人話不要說滿,給自己留點後路。我把那人的褲腿割下來撕成布條給他包紮,看他一顛簸,一顛簸的遠去。我們也說過,大家歸打架,要是搶劫我們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的。我們也知道自己啥人,害怕出去萬一起個沖突不吃虧,因為從小的成長環境就不好,國中一年級抽屜里放的都是刀,國中就見過各種同學流血事件。見過十七八的一群孩子,當年我也十七八。把另外一派的混子抓到山上汽油倒了一頭用火點著。事後點火人坐牢,受害者歌劇魅影。以為外面的社會更是不太平,出門防著點還是好,在外面漂不要在讓人搶劫什麼的。平時也是有禮貌的好騷年。當然好多年不動刀了,斧頭砍過人,自己被人砍的骨頭都出來了。多次被人圍住靠氣勢壓倒對面。也有壓不住被圍歐的時候,人家是七個老混混,事後不服拿刀去砍,兩敗具傷,大過年正月,在醫院接受警察的詢問。那時才十七歲。告訴大家一句話。身邊也有領個女朋友,前面有人回頭看,問看啥呢,然後上去直接捅死了。他槍斃那年十八歲,父母頭發一夜全白,上學路上天天看到他爸。給我不少值得思考的地方。十七八歲的孩子不要惹,真的不要惹,他們對事情的後果根本沒啥概念,
我那個時候的狀態就是誰都不服,不管你是誰,勞資不慫你。所以我後來長大後就知道,我這樣的人大有人在,更有甚者也不少。——————————————————————————————————
剛發生不久,九月一號的事。剛參加完朋友婚禮,從西安回成都。硬座,沒買到卧鋪,準備上車補卧鋪~。火車晚點,上車已經兩點多了,女朋友過去洗手台準備洗臉洗手睡覺,,洗手台上睡著個人,女友過來給我說,我說你叫一下他么,她說不敢,我說我去吧,我過去就叫了一聲,上面的人三十多歲的壯大叔。沒反應,我就輕輕的搖了搖他的腿,他睡眼迷離的側頭看了我一眼。我說,叔叔我洗一下臉你把腳收一下,我洗個臉,他看了一眼直接沒理我,我又動了動他,他面露怒色,說在那邊去洗去,我說這是公共場地,你下來,我洗完你在上來睡好不?途中我說話一直都和聲和氣的,丫直接就開始吼我了,讓你那邊洗去沒聽見?估計把他弄煩了。我有點不悅,但面無怒色。答主天生一副善良好欺負臉。看起來就是沒脾氣那種人。人又瘦,又高。我說我今天非要在這洗。然後我就拉他下來,其實當時我很想直接兩個大耳刮子把丫抽清醒了在和我說話。他下來就拉住我開始撕扯,我當時事實已經瞄準了他的 ,但是理智告訴我沒必要。出門在外少惹事。這一拉扯車廂里騷動起來了。一個年紀稍大,的人就把我叫過去說不要動手。啥事么,有事說事。大半夜大家都在睡覺,把大家吵醒我也挺不好意思的,就講述剛才的經過,剛講完,說時遲,那時快,一個大耳刮子就煽在了我的臉上,同時,說那你就動手呢?啊?那你就動手呢?然後一群圍觀群就往我身上招呼。答主瞬間就反應過來自己的處境了,當時只確定打我的這三個是完事後才知道,這是一起的。由於地方狹小,答主又反映敏捷,立刻跳在了椅子上,裡面還坐個人。我站在中間位置。就是三連坐,用椅子稱呼不知道合適不。大家都懂得就行了。用腳防衛撲上來的人,注意是防衛,不是反擊。周圍全是人拉扯我,我手死死的抓住上面的行李架保證不被拉下去。女友嚇了一跳,大喊打人了,乘警。兩人把我女友拉開,剩下的人繼續襲擊我。怎麼會這么多人呢?我引起眾怒了?我也沒怎麼樣呢?就在這時英姿颯爽的乘警出現了。我的救星來了嗎?我安全了。我看著乘警的腳步,約莫著他還有四五步走在我身邊的時候。就在大家一鬨而散,中年帶頭大哥轉身回座位的一瞬間。我拿起桌子上的不鏽鋼盤子,跳到對面椅子上用雙手豎起盤子對著扇我的帶頭大哥頭上就是兩盤子。大哥一聲慘叫,旁邊的瞬間憤怒了,都站起來往我身邊撲。嘴裡還叫著打死他,今天打死你。可惜,乘警已經走了過來。我現在裡面椅子上他們撲過來我就用腳踢臉。其中有一個叫囂著的最凶。要打死我。我知道他是個什麼貨色。然後就是在餐車口供道歉什麼的,他們給我道歉。我就一句話,洗洗睡吧。乘警問我有什麼要求,我說給我補兩張卧鋪。哈哈。乘警說沒問題。因為真心困。就想睡覺。我女友得理不饒人。我還反過來幫打我的人說話, 安慰我女友。說我沒事。趕緊完事睡覺。————————

——————————————————————————————————
事後得知,他們四十個人,動手的也就離我近的五六個。其中有一個戴眼鏡的二十七八的樣子。又高又壯,在我挨了一巴掌後踹我一腳。乘警來帶我們去餐車的時候,走過他的身邊,臉慢慢貼近,他雙手直接放臉上擋著,可能怕我給他一巴掌,沒有,我只是曖昧的一笑。我從心理上就沒吧這事當個事,也一點不怕。走了。考古隊的。鄭州過來的。這下我才知道大家為啥那麼激動。
———————————————————————————————————以上兩件事提主自己思考吧,這遇見的還不是流氓混混什麼的,在題外話,一句,有一次一個員工出去被堵,那時我已經有自己的事業了,承包工程。我也不想我員工受欺負。給我電話,半夜十二點,我正好有兩朋友在房間,一個還是警察,哈哈哈。和我一起出去。我出門前順手拿了門後的斧子,裹在大衣里,我就想,既然敢圍你,肯定不是啥善人,萬一掏出個刀子什麼的,我還真不敢動手。去了果然,兩個小夥子把手伸向了腰間。我知道這是要幹啥,我瞬間提起斧頭,說,別把你小刀刀套出來。小夥子角色瞬間變了。我上去就兩個大耳刮子。換句話說,兩個小夥子沒慫,掏出來和我拼。後果是啥?我也不知道。很可能我今天打不出來這行字。匕首很要命的,我不慫砍刀什麼的,比較慫匕首。所以被人用砍刀圍住的時候我拔出匕首他們就慫了。我文筆不好,大家湊合看吧。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