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中國有哪些反智主義的現象?

問題描述:具體的社會現象、案例有哪些?
, , ,
Anne Fish:

我媽跟我說Aorqu都是偽科學…
————————————————————————————
Aorqu之於果殼還多了一部分對於社會問題的討論,就比如說今天引起熱議的嫁給大山的女人。
在向我媽闡述了這一事件後,她竟然對此事是完全認同的。
我媽的想法基本如下:

1.「希望你首先考慮公公婆婆他們一家人,如果你不回去,他們就人財兩空了。「
2.」與不識字的丈夫盡管沒有共同語言,沒有愛情,但有了親情。「
」丈夫已經知道妻子是個受社會尊敬的「名人」,已經不敢打他了。「
3.」村支書張亂倉對記者說,郜老師在村裡起到了一個黨員的模範作用,鄉親們都很敬佩她。「

我的想法基本如下:

1.是親生女兒的不?多大仇?確認不是養大了仇家的女兒來報復?
同理,任何被強暴的婦女都不應該報案,否則強奸犯就要被送進監獄了,於心何忍啊。
2.馬勒個X,這是妻子還是一條狗?我有點想不大明白。
3.呵呵噠,被拐婦女的榜樣與模範,共產黨員的先進代表。村支書好樣的,人販子の友。

出自 @地獄里的奧菲歐

我說這件事是恥辱,是犯罪,更不值得值得歌頌。

她認為被拐了之後生下孩子乾脆就老老實實呆在山裡照顧孩子好了。

我幾乎無法說服她。

我無法想像萬一這樣的事不幸降臨在我身上,她是否也還會如此認為。

對以道德為幌子的惡的習以為然,以及對為了改變惡而疾呼的人的全面否定,讓我相信中國的反智主義真的會「吃人」。


凱常:

順我者客觀公正,逆我者非蠢即壞。

習慣性黨同伐異,下意識拉幫結派。

論原則的場合講人情,論人情的地方講道理。

原本樸素的愛國情操偏被搞的酸倒牙,還自以為是民心可用;
自詡清醒的逆向民族主義一張嘴就痛懲暴支,不知道算誰家走狗。

只有群體的驕傲,向乏個人的獨立,先哲所謂民族劣根性,到今天原汁原味;
高喊野蠻其體魄,吵吵文明其精神,始終是雞湯生意。

看起來啥時候都憤世嫉俗,實際上真特么滿意極了。

要不然為啥都算成別人的原因呢?

舉個例子:你乎葯丸。

咱乎!咱乎!咱乎葯丸!特么咱乎你懂么?

估計很難理解。算逑,繼續廣告公眾號,搜「凱鵝」就成。


安森垚:

很大一部分微信公眾號的排版啊。

個人一直以來不是很愛看公眾號,因為說句心裡話有相當一部分本來就是很反智的存在。但是話說回來,我一直在講在輿論場傳播一個東西,有趣和有料的重要性是相同的,但是這是個啥情況——
圖 前段時間很火的「酷完實驗室」黑百度作業幫事件。

我是看了這種排版後,有一種哮喘病人說一句話要喘上十次氣的感覺,才好奇又看了不少類似的公眾號,這才發現,目前公眾號為了吸引流量,這種奇葩的排版幾乎被奉為聖法。

然而和我前面說的相反,這一點都不有趣,這個和那些傳播謠言的一樣,都是忽悠輿論的反智做法,把大量毫無營養的東西掰開了揉碎了只為能吸引看客不會因為無聊而點擊退出。

長此以往,有效資訊無人問津,長長的煽動性消息充斥熒幕,最後造成整個平台的水化最後走向崩潰,只留下賺的盆滿缽滿的傢伙禍害下一個輿論場。
圖 總之這樣下去,客群會越來越懶,而掌握這一套的宣傳者會越來越橫行,這就別怪有的人跳著腳說xx要完了。

共同努力,利國利民啊,一起努力不要石樂志。


Aorqu用戶繪畫:

我想說說中國人在藝術上的反智潮流。
答案預警:對自己的審美特自信一聽別人說審美就炸的,覺得自己是下里巴人天天被陽春白雪迫害的,覺得理科工科就是比藝術文科甩十條街的,還有閱讀障礙症看著一兩個字不順眼就開噴的。建議別看這篇文章,您自給兒覺得炸炸更健康,其實這樣對身體不好,省省吧。

以下說的如有疑問,建議看一下本答在這個樓里的排名。可謂充分證明了一旦被戳到審美問題張口就咬的人到底有多多。


在咱們這兒吧,藝術一直「受益」於兩句話

1、藝術是主觀的,沒有絕對好壞之分的。

2、藝術是為人民服務的,絕對得讓大眾都能懂
在這兩句話的指引下,人民大眾對藝術的認知極其混亂。不只是沒有基本常識的問題,而且到了一無所知卻還要顛倒混淆,指點江山的地步。

先說1,藝術是主觀的。這句話本身是有一定道理的,然而現在已經被玩壞了。「藝術是純主觀的,沒有絕對好壞對錯」這句話,現在被講出來的時候大多不是在解釋什麼是藝術的主觀,而是被人們拿來掩飾自己在藝術問題上的不求甚解和拒絕思考。講這些話的人,藉此將一切關於藝術的觀點攪和在一起,試著打碎藝術的評價體系,無視藝術理論基礎,不分好壞。

很多人祭出這句話(除了外行,甚至包括部分指望渾水摸魚的行內投機者),並非真的懂什麼是藝術上的主觀,只是用以掩飾自己的無知,甚至將黑白顛倒,美得變丑,有的變無。可以說在任何關於藝術的問題上,一旦祭出這套說辭,都能頃刻間打斷人們思考藝術相關問題,進而深入探索藝術的進程。

在Aorqu上我有個印象很深的帖子:

為什麼素描模特都那麼丑? – 繪畫 中的一個回答

說實話,我從小到大的閱讀成績平平,不是多能讀空氣的那種人,但我覺得這段話並沒有什麼很難讀出的中心思想。

這個回答告訴你,一般人在說的「美」往往以性的角度出發來評判,但人也可以因為自己的生活經歷、自己的性格和靈魂,呈現出不一樣的美。作者說自己當然也喜歡美少女美少年,但即使不是美少女美少年,也有不一樣的美。世界上的美不是只有一種,他希望人類能用自己睿智的眼去發現表象裡面深層次的美。這段敘述我覺得很紮實也很通俗易懂,無外乎「不能僅僅以貌取人,也要欣賞別人的靈魂」這種心靈雞湯一般的道理罷了,連幼稚園 小孩都聽過。無論政治不政治,都很正確,有什麼很難懂的嗎?作者觀點雖然犀利,帶有批判(畢竟原問題都已經直接貶低模特為」丑「了),但也沒有指名道姓說到誰頭上大罵,只是講道理罷了。

假如你把這段敘述里提及「藝術家」的部分拿掉,並想像一下這是一段是你的長輩,你的老師在批評你的話,你覺得如何?可能你會慚愧,可能會覺得不太舒服,但也很可能會覺得還是挺李菊福的。

然並卵,因為這段敘述預設了「藝術家」的視角,這就並不妨礙了很多民眾就地躺下,大喊膝蓋好痛。個人的一點不甘心立即升級為對藝術家的防衛式攻擊,如下的調調的評論幾乎佔據了評論的半壁江山。

然後佔據另一半江山的,是諸如「我覺得答主說的是野性的審美,我覺得野性的審美是好的」這種明明沒看懂,卻好像不留個言就有人當他是啞巴一樣的微妙評論。

一個學數學的,他指著你的作業本說這道題的解法不對,你肯定言聽計從。一個學汽修的,到你家修汽車說你的汽車這里那裡壞了,也絕不會跟他叫板。一個廚師,他跟你說這里該放醬油不該放鹽,也不會跟人家鑽牛角尖。

但是,現在有一個學藝術的人站出來,說這樣欣賞美的方式不妥,或者這樣欣賞只是LV1的水準,更高的水準應該是如此這般的;或者說是我們不應該只從A的角度審美,也要從B的角度審美。幾乎所有人都會像針戳到了一樣一蹦三尺高,狡辯說我就是覺得Lv1好,A有什麼不好;我覺得好就是好,你沒有資格說我不好;你宣揚Lv10不宣揚LV1的審美是反革命;你宣揚B就是反對我的A;你說A和B都好,可我就是覺得A好,你說AB都好就是罵我們A不好,你算個什麼東西?!

你算個什麼東西?!——By 阿Q

我們承認學數學的比普通人更懂數學,學Cs的比普通人更懂電腦,學汽修的比普通人更懂汽車,學廚師的比普通人更會做菜,但就是不願承認學藝術的比普通人更懂美。

在咱們這疙瘩,不少人不懂藝術卻都覺得自己是藝術家,壓根沒有嘗試過任何藝術實踐和創作卻覺得自己可以隨意指點他人的作品。將「審美因人而異」這句話誇大到「審美毫無標准和邏輯」,然後毫不負責地發表自己的意見。

一個不懂科學的人大放闕詞,人們嘲笑他一句民科,言語毫無贊賞。然而一個不懂藝術的人大放闕詞,卻往往成為意見領袖。在你們見過最丑的家裝是怎樣的? – 生活就 2015 年初而言,國人的審美大體處於一個什麼樣的水準? – 生活 下不少熱答的評論里,你能看到大量這種人。

不但如此,他們還經常在藝術問題上有一種非凡的「反權威精神」,在他們眼裡,愛整容野模、玩彈窗頁游、看抗日神劇、講黃色笑話、吃垃圾食品、滿口臟話黃賭毒、家裡擺滿詭異的劣質傢具,這個不能叫糙也不能叫俗,這叫接地氣,叫貼近大眾,叫遵從本能,甚至叫節儉。什麼藝術生藝術家,有朝一日都是要被戴上三角帽下放到他家再教育的。

所以咱們但凡涉及到美的事兒都混亂異常。

我記得@一絲絲美國大眾的當下審美大體處於一個什麼樣的水準? – Aorqu用戶的回答 有這樣一段話

美國的土,是特別的土,土的大家都一樣-反正大家都是活動發的tshirt加短褲和人字拖。天冷了就leggings和hoodie。再冷點就northface jacket。大家相視一笑,誒?原來你也這么土。
中國的土,是土的特別,土的個有千秋-每個人都有種我穿的是時尚時尚最時尚的心態,在廣闊的城鄉結合部田野中席捲了一起春風吹又生的淘寶風。。

形容這種莫名其妙的自信心態真是形容地非常生動形象。

當你說「藝術是純主觀的,美的標準是純主觀的」你真的懂什麼是美學上的主觀嗎?

美的標准有主觀性,因人而異,這沒錯。但這不代表美毫無邏輯毫無標准。它更多的時候說的是藝術可以有很多很多套不同的評價體系,從繪畫理論(透視色彩結構),到技巧功底,到思想內涵,到傳達效果,創新意義,再到社會價值等等等等。
藝術上的體系和科學上的體系不同的只是證明方式上,不像科學家那樣要找一大堆確鑿的證據證明自己的學說,而是建立在對藝術該表達什麼、如何表達的這一問題的足夠思考,以及看過大量以往作品上,提出自己的見解,以至於創造出能詮釋這些思考成果的作品。
藝術的主觀性在於,也許一件作品,在這套體系裡評價很低的作品在另一套體系裡可以評價很高,哪怕你只信仰一種體系,覺得別人都是瞎掰扯和別人爭論,甚至你很懂藝術你的想法很獨特,在學習和思考的基礎上發明一套自己的體系拿去說服別人,都是可以的。

美學就是一路在體系確立-體系成為圭臬落入窠臼-新體系來挑戰-舊體系不服-雙方爭論直到新體系確立-新體系成為舊體系-又有更新的體系過來挑戰的過程中一路發展到現在的。

舊時人們只懂得基於性沖動的生理美,然後宗教來了說不行,你們得推崇美德美,然後藝文復興來了,說人本身自然的狀態無論精神還是肉體也是美的。
一開始人只認為模仿自然,形似具體東西是美的,後來印象派來了,說通過人眼加了點料的東西更美,後來抽象派又來了,說把具體的東西總結歸納變形升華一下的東西才更美。後來更多更多的體系來了,有人說這個美,有人說那個美,於是現代藝術拿出了一個筐,說你們把你們覺得好的都放進來吧,我們互相欣賞思考融合一下,這樣我們就有更多種不同的美了。

這些不同的體系在碰撞和爭論之中,互相理解,互相融合,才形成了今天的種種美學和美學產物。美這個東西,一直走在越來越多樣,越來越包容的路上。你現在能既欣賞一個人的美貌,也能欣賞一個人的美德,能既喜歡華麗復古古典風格的服裝,也喜歡現代性冷淡簡潔風格的服裝,能既喜歡豐滿充實的西方油畫,也能欣賞大片留白,點到為止的東方繪畫,都是因為這種越來越包容的美學發展潮流。

所以,美這個東西之所以讓很多人覺得飄忽不定,不是因為美沒有好壞之分,而是因為美有多種體系和標准。

但在每套體系內,美並不是沒有好壞之分,每套體系都要有自己的標准和邏輯,每個體系也有自己的精華作品和劣質作品,你在某個評價體系內,你就必須了解這套體系的基礎知識和邏輯,你的觀點和評價就必須和這套體系自洽,你就得能分出屬於這一體系內的好賴。

舉個例子,就比如我們都喜歡說的,俗也可以是藝術。沒錯的,俗也可以是藝術。
假如以社會主流道德標准為出發點,站在這套體系裡,也許雅」——比如反映精神、內涵、理性、對眾生的憐憫等等,和「俗」——或者說直接滿足人的色情、慾望、貪念,是代表「優」和「劣」的兩個極端,這是行得通的。但同時我們也可以拿出另一套評價體系,認為人的慾望和或情色,本身不是醜惡的事情,也可以作為藝術創作的來源,被探索,被發掘,被表現,那麼在這套體系裡,俗本身並不會被批判,人們會轉而評價藝術家有沒有把「俗」表現的新穎、深刻、淋漓盡致。就比如色情小說也可以分地攤小黃文和金瓶梅,H電影也可以分地下錄像帶和情色大片。
所以,評價「俗」的東西,就站在這一套「俗」的體系裡去評價,站在「道德」的體系裡就用道德的一套標准去評價。很多人在別人用這一套體系說事的時候,強行扯另一套體系的標准,比如別人在談道德的時候叫板俗也是藝術,在別人談論「俗」的藝術的時候又批判人家不夠道德。自己都沒有認清自己到底站在哪個語境下說話,就自話自說地認為藝術不分絕對的好壞。

舉個具體點的例子:

弗朗索瓦.布歇的畫

是不是看起來沒什麼毛病?似乎就是很普通的歐式油畫?

而且很多人估計還覺得蠻好看的,畫麵線條細膩,細節精美,氣氛祥和歡快,你看畫中的大妹子,皮膚白皙,吹彈可破,手腳纖小,臉龐秀美,有幾坨嘟嘟肉卻不臃腫,更顯細膩豐腴。總之,就是這些畫有很多討人喜歡的地方,即使是完全沒學過美術的人,也能從人本能的感官需求中得到美的享受和歡愉。

然而他的畫,在當時和很長一段時間里,都被當做是「洛可可風奢靡頹廢墮落風格的急先鋒」有人說的他的畫「充滿著奢靡淫亂的氣息」。瞧瞧這用詞,就差說他的畫不忍直視了,這在我們現在人看來不可思議。說奢靡淫亂,和現代人能接觸到的「各種老濕」「小黃兔」等材料相比,這能算上老幾? 他無非就是把人畫的小手小腳,白皙豐腴了一點,這也稱得上奢靡淫亂?

所以,初看他的畫的人,會很不理解他的畫的歷史評價。因為這其中同時牽涉到了不同的評價體系和不同的歷史時代的問題。

第一,過去的人買畫是有實用需求的,你這畫兒畫出來,是要給客戶拿去用的。我掛一副畫在家,我是要登堂入室,撐門壯面的,你給我畫一堆白花花肉呼呼的屁股叫我掛家大堂里,我怎麼見人? 但現在的人,看他的畫要不然在畫廊博物館,要不然在畫冊上,要不然在網上。在這種語境下,有點白胳臂白屁股怎麼了?只要好看就行。語境的改變讓人們對肉慾的表現有了不同的寬容度,所以造成了人們不同的評價。
這就是所處環境和功能改變帶來的審美標準的不同。

第二,批判他的畫兒頹廢奢靡的人,與其說是在批判他的畫兒,不如說是在藉助他的畫兒,批判那個王公貴族貪圖享樂,不問百姓疾苦的腐朽封建社會,有點「借題發揮」的味道。所以緊接著洛可可的就是法國大革命和新古典主義。
精美奢靡肉感的畫兒放在現在,只代表一種美學,但放在那個時代,代表的是一種需要打倒的階級和生活方式,這才催生了對他畫作和整個流派的貶低。所以他這種畫,如果現在來畫,畫了就畫了,沒什麼大不了,而且會很有市場,因為它背後所代表的那個階級和社會已經被打倒了。但這畫放在當時那個急需變革的社會,大家都在憂國憂民,摩拳擦掌準備革命,你還在沉迷於畫這種東西,給腐朽的老爺貴婦背書,就是不思進取、腐朽墮落的代表。
這就是社會大環境和意識形態帶來的審美標準的不同。

第三,現在的人的兩性觀念,比那個時代的人更為開放,因此我們自然會接觸到更刺激的材料。人體只是畫得肉感豐腴一點,不至於被刺激得不要不要的。但在那個時代,肉慾和情色的禁忌更為嚴重。雖然西方有裸體傳統,但那些裸體也更多是結實、厚重、莊嚴的,甚少會被表現的肉感和慾望十足,這種傳統也長期以來收到宗教禮教規范的對沖,性羞恥文化仍然較為盛行。所以這種風格在那個時代,勢必會對人產生更大的刺激。
這就是大眾性觀念帶來的審美標準的不同。

如果你不了解這背後的知識,初看布歇的畫,你基本肯定會覺得,為何這樣好的畫被罵的這么慘? 簡直難以置信。在沒有足夠的藝術史和美學知識,去解釋這種反差的情況下,你有很大的可能就把這個現象簡單地歸結為:藝術是純主觀的,一定是因為大家願意怎麼想就怎麼想沒有統一標准,所以才會這樣。

錯,這只是由於你沒有去了解大家為什麼有不同想法的背後的原因,才會覺得這是純主觀的。

而了解這背後的原因,是需要你去真的學習和真的去審美實踐的,不去付出了解藝術的人,當然會參不透這背後的奧秘。

藝術是毫無規律和理論的,這是普通大眾對藝術最深的誤解。他們不知道,也不相信藝術也有規律可循。或者說,藝術上的熏陶和實踐遠遠不足,所以根本不能領會到這套標準的意義。
你會覺得藝術毫無規律可言,很可能是因為你對藝術一無所知。


再說說2、藝術是為人民服務的,絕對得讓大眾都能懂

「藝術是為人民服務的」「藝術就必須是能讓大眾懂的」,咱們這估計是有很多人把這個當做顛撲不破的真理的。其實他們不知道我們這種藝術觀在世界上來說才是小眾,為了不被莫須有的扣些五毛美分的大帽子,這里就不展開說了。

很多人也在私信里和我探討了,說你們覺得藝術家受到不公待遇,可是明明是你們藝術家搞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東西故作高深,讓我們看不懂,當然會覺得你們有問題,是神經病了。一般人不懂藝術,你們為什麼不讓他們懂呢?
這就是典型的受「藝術是要服務於大眾的思想」的影響。

且不說電視報紙網路上的通俗藝術大眾一直都甘之如飴,從來就沒有讓人不懂過。

博物館,美術館,或者稍微學術一點氛圍中的藝術品,不能讓觀眾懂,這都是藝術家的錯,普通人一點責任也沒有嗎?

咱們再(在某些人眼中)厚臉皮地類比一下。科學上的東西,是隨便什麼門外漢都能懂的嗎?你要想懂科學,是不是要學習一系列知識,進行一系列訓練,才能懂科學,看懂別人的科學學說成果,才能和別人探討科學。你有沒有覺得這些科學理論不能讓你看懂,都是科學家的錯呢?

在過去科學和科學家地位不高的時代,也一樣有很多人壓根不懂科學,而且還覺得科學都是沒必要的東西,是無稽之談。科學的地位變得這么崇高也不過是這兩三百年的事。我們現在人很多人尊敬科學是因為科學有實用價值,能帶給人類實實在在的好處,但在幾百年前,科學也是被人視為旁門左道、奇技淫巧,是脫離實際脫脫離生產的學問。在那樣一種大環境里,人們看待科學的眼光確實和現在我們某些人看待藝術的眼光是有些相似的。
你可以想像一下,現在假如有人跟你說:「科學就是要搞科普,要讓大眾懂,要造一些直接讓人民大眾受益的小玩意,別老搞那些虛頭巴腦的。什麼今天挖挖石頭化石古生物,明天搞搞看都看不見的原子分子量子,後天瞅瞅好幾億光年外的星雲黑洞,有啥子用啊?不能讓大眾懂的科學不是好科學「,你覺得這話好笑嗎?但這種思想幾百年前就是普通大眾的主流,和現在某些人對藝術的想法確實是有些像的。

也有人說,是因為科學家爭氣,所以現在有地位。藝術家不爭氣,成天耍神經病,看不起你們很正常。不好意思,各位現在頂禮膜拜的科學大咖,在過去被人當耍神經病的還少嗎?他們的努力在現在看來是努力,在過去人眼裡那就是耍神經病。
科學能崛起不全是科學家個人努力的結果,人類生產力、社會體制發展到一定程度才有了科學的蓬勃和爆發。人類社會發展到一定程度,才能把科學的成果變現,同樣的一個社會發展到一定程度,藝術的成果才會被變現。現在我們看那些曾經Diss過科學的人,只會覺得他們是蠢貨。

所以,不止是藝術,各位在嘲笑貶低任何一個學科或領域的知識成果時,最好都謹慎一些。誰知道再過幾十年幾百年,這種Diss或者嘲笑在後人眼裡,會不會就是實實在在的笑柄呢?

萬望各位不要成為子孫後代眼裡」愚蠢的古代人「。

藝術和科學一樣,不僅僅是大眾的玩物,而是有某些探索和創新的責任的,只不過科學探索客觀世界,自然界,而藝術負責在人的精神和感性世界探索。認為藝術不能高深,只能服務於大眾。就跟說科學只應該造些小玩意,寫寫科普,讓大眾能懂一樣。這種想法,不但是狹隘的,而且是有害的,很可能在今後的某天成為制約自己發展的桎梏。就像當初歧視科學家,不屑於科學技術的國家和地區,現在都吃了大虧一樣。

也有人說,我享受藝術就是為了放鬆身心,為什麼還要學習這學習那?累不累啊?我想享受一個東西還得先刻苦學習,那還稱的上享受嗎?

且不說你享受科學的樂趣前你得先學科學。就算是人類最為本能的需求和享受,是不是各個都是不費力學來的?說的糙一點,就算是食慾和性慾這種最出於原始本能的享受,很多都不是無師自通。打個比方,就連XXOO這種事,很多人都是要學要適應,沒有性經驗的人剛開始也未必就有多大的樂趣的呢。再比如吃飯喝水,很多美食你也不一定是一上來就吃得慣,也得學習吃和品嘗的方法,以至於這種食物的歷史趣事,才能真正沉浸其中。甚至於抽煙喝酒這種再通俗不過的行為,你都未必是一下子就能樂在其中,也是慢慢學習適應才能享受。我喝個葡萄酒還專門跑到Napa嘗了一大圈各種酒回來才懂喝紅酒呢。

人類很多的享受項目都是通過學習得來,沒有事先的學習,就沒法解鎖很多的樂趣。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嫌享受藝術前先學習一點藝術是費事呢?為什麼在還沒有適應和深入它的時候,就開始貶低否定它呢?


況且,假如我們承認藝術只是服務於大眾的,藝術家確確實實變得只創造大眾喜愛的東西,不搞陽春白雪了,咱們專心創造流行音樂,影院大片,暢銷小說,卡通漫畫,讓大家得到生活的愉悅的和放鬆,一心服務大眾,那麼藝術家就更應該得到大眾的尊重,而不是輕蔑,對吧?

然而在「藝術是服務於大眾」這種口號的遮掩下,很多人都有那麼一種錯覺,就是我雖然可能是個給老闆、給公司、給國家、給ZF打工的機器,但你們這些藝術家還在我之下,還都是得給我服務,讓老子爽。
這倒也沒啥,這也是藝術存在的意義之一嘛。
但在這種口號的遮掩下,有些人慢慢就開始覺得可以隨意作踐、羞辱和污名化藝術家。一旦你開始藝術評價了,就馬上給你扣一頂「不尊重大眾,想要搞陽春白雪」的大帽子。並且言語開始放蕩。這句話成了他們對藝術家可以毫不尊重的借口。

比如私信我的這位小哥:

說實話我真心不想開文理撕逼大戲。
但是有些評論真是坐實了一般人對藝術一無所知,並且還充滿了鄙視鏈的事實。有幾個人居然一直在跟我說【你們學藝術的有臉跟人家科學家比么】?還【人家有人敬畏你們沒有」】?!
哇塞媽媽!我真是好怕怕呀!
為了不讓我這帖子也變成行為藝術,我還是關了評論吧。

上面關於素描模特的例子,更有人認為是你說話太的難聽所以我才不聽的。說實話,果殼網的謠言粉碎機,各種科普大牛科學大牛說話刻薄犀利的多了去了,然而大眾跳腳絕對不會到這個程度。因為多少科學家的權威還是有的。然而藝術家在一般人心目中的地位是如此之低,你本來應該是個給我服務的奴才,怎麼現在當起我的先生了?所以哪怕是滿紙中肯意見,只要讓人意識到了一絲「藝術家」的立場,就足夠讓人從初一噴到十五。

最近廣美畢業展被破壞的事,想必大家也知道。

也許有人會說,事情本身可能未必是反智,未必是大家看不起藝術才引起的,中國觀眾看什麼東西的貭素都一樣,然而你設想一下:假如這些展品不是藝術學院學生的作業,而是故宮里價值連城的寶物,還會有人這樣做嗎?還會有人縱容孩子這樣做嗎?

會肆意踩踏、觸摸、毀壞的先決條件就是:這些東西不值錢,我想摸就摸。而不是:這是年輕藝術家們辛苦工作了一年的心血。

就算是學生的工作,我想自家孩子辛苦一年考試考出來的成績,辛苦一年寫出來的論文,就算都是些看不懂的東西,也多少知道要體恤,要尊重人家的成果吧。

然而放到藝術生的作品上,恐怕在好多人眼裡,這就是一堆玩意兒,奇形怪狀的垃圾,玩一玩怎麼了?
思想上不尊重藝術家,倒也罷了,大不了道不同不相為謀。然而為何竟至於此?隨意弄壞別人的作品也無所謂。

有人說這事兒本身就是一件行為藝術作品,我覺得特別有道理。

坦白來說,在中國,跟藝術倆字沾邊的人群,目前能受到的尊重還是很有限。
比如對藝術家的刻板印象:荒唐、狂妄、高傲、自大、神經病。
比如那則都市傳說:藝術生都是學渣,學不好文化課才學藝術。藝術生都是走後門的。藝術生都私生活混亂。
再比如說政治正確:嘲笑藝術家的段子一直就是合理合法喜聞樂見的飯後作料。指責藝術生,刻板化藝術生鮮少有人反對。罵藝文小青年裝逼故作清高也是一呼百應。
再比如說在某些政治環境中洗禮出來的奇特價值觀:粗俗至上,粗俗就是接地氣,粗俗就是走民眾路線,凡是追求美的都是不道德的,沒有必要的,是背叛大眾,是無病呻吟。

摘自待篩評論

即使是早就被劃入無產階級的知識分子,也一樣存在著理工歧視文科再歧視藝術的鄙視鏈。就連Aorqu,號稱是與反智主義鬥爭的大本營,但只要一到了藝術領域的討論,這種氣息就盪然無存。

再比如:

某手帳達人教大家做個小手工的視訊里也會有這種吐槽。↑


想想也難怪。我們從小到大一周一節的美術課還經常被擼走,穿個花衣服梳個花頭發都是「作風問題」,想要學畫畫音樂舞蹈表演的藝術生,基本都要跟家長「以死相逼」了。真的上藝術課了,美術老師拿出畢加索和達利,音樂老師祭出德彪西和勛伯格,也沒有幾個老師能真的跟學生解釋清楚這些人到底為什麼偉大,只能帶著學生貼貼樹葉畫,吹吹口琴。在這樣的環境下,平均藝術修養要是高,那才是咄咄怪事。廣大民眾也是這種不平衡教育的受害者。

但我們的好幾代人,已經合力把「藝術無用論」的種子種入了大眾的腦中。本來大眾應該是這種缺失的受害者,然而我們的很多人意識不到這一點,也不願承認。你跟他說審美啊藝術修養啊這種東西他們還特容易炸掉。你告訴他們藝術啊審美啊這些玩意也跟學彈琴、學寫字一樣是一步一個腳印學上去的。他們不承認啊,都認為自己毫無問題。因為他們壓根沒有經歷過最基礎的一步一個腳印的藝術啟蒙。

評論里也有人說,你說有些人是」民藝「,明明不懂藝術卻胡唄,可我覺得他們說的有道理啊。你看」民科「我就認得出來,覺得他們都是SB,所以我確實是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不然為何覺得民科沒道理而民藝有道理呢?

說這話的同學可能忘記了一個事實:但凡是上Aorqu的民眾,有很大可能是高中以上學歷的。那這些年的學習你經歷過什麼呢?
你經歷的是每天至少一節數學,每周一節自然的國小教育,和國中以上每天數理化三項至少一天一節的」豪華套餐「。你忘了這些都是科學教育了嗎?
你每天放學回家,都要寫數理化作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沒有幾天不是在做這些。就算是差到墊底的學渣,九年義務教育下來也已經是一個解決了無數理化問題的老手了。你忘了這些都是科學實踐了嗎?

Aorqu眾,乃至我們的中青年一代,絕大多數都經歷過非常紮實嚴格的科學教育,非常豐富的科學實踐。你現在覺得自己有識破民科的智識,是因為你有基本的科學素養,而你的科學素養,是憑空從天上掉下來的嗎?不是吧。

不信你去看看身邊受教育不高的長輩或同齡人,看看他們是不是一樣對民科的說法言聽計從,居然連最基本的科學知識錯誤都能忽悠他們。

說實話,我們的基礎科學教育其實可謂相當「豐盛」,相比之下,基礎美學教育已經貧乏到處於基本不存在的邊緣。假如一個普通家庭出身的大學生,小時候家長沒有「愚蠢地」讓孩子跟風學點鋼琴書法繪畫舞蹈,那麼僅憑學校教育,他這輩子都可以稱得上是「零美學教育」人才。絕大多數人在藝術上的實踐可能也只有童年的橡皮泥口琴和葉子畫兒和長大以後的KTV與秘密花園了。我不止一次遇到過有碩士甚至博士頭銜的知識分子,聽歌只能聽有歌詞的(還必須是聽得懂的歌詞),看畫只能看畫得像的,顏色鮮艷的,買東西只要是名牌或名人同款,哪怕是賣剩的尾貨都是好看的。稍微高出這個level的東西,就欣賞不能。這樣的人他們在數理化工方面造詣再高,也不妨礙他們在藝術上被忽悠的七葷八素啊。

就像評論里一直有朋友喜歡強調:因為數學直觀但藝術不直觀啊。

我就只想問問大兄弟,你數學學了幾年?你藝術又學了幾年?

數學如果說自己是所有學科里第二抽象和不直觀的學科,那恐怕沒有幾個學科敢稱第一。

但你懂的東西才覺得直觀,不懂的東西自然覺得不直觀,這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嘛。

所以很懂科學而不懂藝術,這件事對中國的年輕知識分子來說,一點也不奇怪,完全不用為此而膝蓋中箭,大驚小怪。

在過去,大眾沒有經濟條件,買不起高檔吃穿用度,用不到好的設計,欣賞不到好的藝術品。這不是大眾的錯。我也並不贊成在倉廩不足時還一定要知禮節的思想。假如有個從沒出過山溝溝的老頭說我就覺得《兩個婆娘一個郎》是世界上最好的音樂,這並沒有什麼好鄙視的。

但不少人,尤其是Aorqu眾,在明明已經過著更好的生活,欣賞著優秀的大片、音樂、繪畫,平時打名家製作的遊戲,看大師畫的漫畫,身邊唾手可得美術館畫廊劇院音樂廳,線上線下隨手就能買到漂亮的產品,享受著藝術家們的勞動時,仍然以粗糙和俗鄙為榮,以對藝術的無知為榮,張口閉口對藝術家的羞辱,這就是妥妥的反智。

以下是一位被逼退的藝術類答主


評論里 @孔翔鷹 的觀點我覺得非常靠譜,貼出來和大家共享一下。

其實我覺得問題也可以解釋為這種「我學沒學過」的感覺上。假如我學數學,自以為學懂了。和大牛賣弄,結果大牛一頓打臉說我學的全不對,那感覺比沒學過所以被嘲笑無知更難受。

就比如這樣的。

美這個東西就在於人人都自認為學過,認為生活中有點感悟就是學過。所以當有人說他們的審美有問題或者認識不夠高的時候,才會格外難以接受。

實際上絕大多數的能力都需要訓練,這就像你生活中,確實有可能無師自通懂了加減乘除,聽別人說話從而學會了說話。但假如沒有特別的悟性和大量的投入,你很難進一步自學會三角函數微積分,也很難進一步自學會寫字作詩,如果僅僅信賴於生活中的無師自通,那麼你很可能終生都只會加減乘除,只能說話,而不可能學會微積分和作詩。

就像我前文說的,美有很多很多個評價標准。在這很多很多的評價標准中,可能有幾種是人先天就會的,自然就懂的。但更多的,則需要後天的學習。
設想一個正妹,既有漂亮的臉蛋和身材,又有很棒的性格,高尚的品德,還有很豐富的學識和文化。男孩子看到正妹臉蛋身材美,自己就知道興奮,於是自然就懂了正妹的肉體美,這個不用人教。
但如果他們沒有一定受教育經歷,沒有一定的的社會閱歷和常識,沒有見過更多的人產生對比,他們是很難懂得這個正妹的性格、品德和學識到底美在哪的。這個正妹的美貌、美德同時擺在他們面前,他們很可能只能欣賞到前者。而下次他們遇到一個沒有美貌而只有美德的人,便不知道從何欣賞而起,這就是我們所說的不完全審美了。

從這個角度說,你可能就能明白前文的素描模特的問題的答主為什麼會那麼說話。他批判的不是美貌和肉體上的美,而是人們「只能看到美貌和肉體上的美」。

你在生活中會催生對美的朦朧感悟,但這種審美很可能並不是全面的、深入的,只是一種萌芽。要經過系統的引導和培養,這種素養才會變得更加堅實。但因為美學教育的不足,以及對生活中淺層次的無師自通的自滿,讓很多人一生的美學素養其實只是停留在萌芽的,殘缺的階段,而自己並不自知。

就比如我認識的一些學歷很高,看上去已經很有素養了的長輩們,他們已經非常願意沒事去美術館,看芭蕾舞劇,讀世界名著了,但他們仍然看不懂並且刻薄地貶低現代和當代藝術,流行藝術,無法對稍微現代、先鋒或者非主流一些的藝術形式做出理性的判斷和分析。他們已經是那一代人里受教育比較好的一批了,但那一時代的教育里不包括美學教育,所以他們的美學素養看似高雅實際上仍然片面。但他們自己肯定是意識不到,也不願意承認這一點的,這就是僅有美學萌芽而沒有紮實的美學訓練的結果。

而那種聽到別人戳自己的審美問題就激動地難以自已的人,大多也是卡在這種懵懂的,自以為懂但其實沒真懂的感覺上了。

就像評論里這位朋友說的:

===================================================

相關回答:

藝術有沒有義務讓別人看懂你的作品?​图标藝術生覺得哪些知識不知道是非藝術生的遺憾?​图标為什麼中央美術學院會允許葛宇路這樣的學生畢業?​图标


孟閑:

這種情況有解?


匿名用戶:

就是在Aorqu上看到的,一個問題問「有哪些被驚艷到的教育」,有人發了一個視訊,內容是說一個外國人教學生(a+b)²=a²+2ab+b²,視訊裡面用的是圖示做法,就是一個長a+b的正方形,分割成一個大正方形a²和兩個長方形ab以及一個小正方形b²,然後說它們相等。

收穫高贊。

???我就納悶了,難道我們國中的時候課本不是這么教的?

課本里不僅講了這個的代數證明,還講了它的圖示證明。哇?這就被驚艷到了?

更新

沒找到Aorqu的那個答案了這是在網上找到的視訊

https://k.sina.cn/article_1832527363_m6d3a2603033004l01.html?from=edu

有同學要我找國中教材的圖片,我在網上找到的電子版,人教版八年級上冊

人教版八年級上冊

書中以討論題的形式給了這個的圖示。

補充一點:我沒有聲稱那個回答「無腦崇拜外國」,也沒有聲稱「這些人都沒有好好讀過書」,僅僅表示,這不值得「驚艷」,所以其實沒有必要爭論「我當初的課本有沒有這個圖示」,有或者沒有都沒有問題,但那些覺得「這很驚艷,我國中的時候老師怎麼就不是這么教的!」的人就很惡心,這真的是一個很平常的方法。

吐槽一句:莫名其妙的杠精真多,杠也拿不出杠的證據…

評論區某人真有意思,強行歪曲我的意思,嘴裡說著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可僅憑一張空嘴就想向人證明「以前的教科書沒有這個圖示」,我倒是找到一本教材了,他卻憑一張空嘴到處噴。

我反覆強調了,對於這個圖示,不必生出「哇好驚艷啊,我老師以前怎麼沒有這么證明過!這個老外真厲害啊!」這樣的想法,因為這個方法非常常見,即使書上沒有這個證明,類似這種數形結合的思想在國中也是經常出現的,用面積來驗證代數恆等式也是非常頻繁的事。不知道這位仁兄的腦迴路是怎樣的,從沒有理解我的意思,強行曲解,為自己國中不好好讀書強行解釋。點開他的資料原來被Aorqu禁言了啊,難怪!


小透明:

就這張圖 我在不止一個文章里看見這張圖,然後被批評成「中國的95後最嚮往的職業竟然是主播網紅,真是完蛋的一代」

我真的是大哥了,那麼大的標題寫著最嚮往的「新興」職業,新興倆字就這么被忽略了,然後對這一代人本來就有偏見的人就來勁了,也不看是不是真的是這樣,自己也完全沒有分辨能力,公眾號說什麼就是什麼,在評論里抨擊主播網紅業對年輕人的荼毒。每次看到這樣的畫面我就想起這個段子「震驚!長時間玩遊戲的九零後竟無一人活過三十歲」


魔小言:

外行領導內行,外行干涉內行,外行逼死內行。
————————————————————
感謝各位的贊同和評論,恕不一一回復啦。
外行領導內行是個讓人很糾結的問題,如果外行開明、放權、有遠見,則未嘗不是幸事。但是如果外行不懂裝懂、瞎指揮、短視、熱衷權術,就完全是災難了。無奈的是前一種所佔的比例太少。

舉一個例子:
2010年愚人節前後發生了大名鼎鼎的「科幻世界事件」,這不是愚人節的鬧劇,而是真實的文化事件。事件的起因源自新社長的改革。

李昶是這本老牌雜志的第四任社長兼總編輯,於2008年底走馬上任,上任後推行了一系列「新主張」。公開信列舉了李昶的「七宗罪」,其中包括1.編輯取代作者寫小說、2.雜志封面改為學校廣告圖片3.拒付或拖延稿費4.將廣告資源出讓給私人朋友的廣告公司4.拒簽勞動契約5.敗壞組織文化6.倒賣刊號等。公開信要求「撤銷李昶同志在雜志社的一切職務,重新公開選舉新領導」。
南方周末 – 《科幻世界》:那些不科幻的事——全球發行量最大科幻雜志的非幻想事件

如果對照原來的《科幻世界》,想像一下改革後的《科幻世界》,心中估計只剩下一個念頭:這-完-全-是-作-死!
十分十分慶幸,在愚人節當天,經過十幾天的抗爭,事件最終塵埃落定,原社長帶著他的「《科幻世界》,我的世界」遠去。

而我們略顯苦悶的日子還將繼續。。。


Zpuzzle:

對於基因工程生產出的農作物:這個是轉基因,不是純天然,我不吃。

對於基因工程生產出來的葯物:這是高科技、進口葯,好得快,趕緊給我來一針。


侯帥英:

我覺得鼓動全民創業本身就是個挺反智的事情。

第一點問題,相當多的人只是為了創業而創業,並不清楚自己到底要什麼。這導致社會大眾以為創業門檻很低,隨便有個idea沒有進一步細化的plan就可以拿出去忽悠人,但事實上並非如此。

第二點問題是投資人的智商被嚴重低估。當前社會上投資人的形象大概就和人傻錢多的暴發戶一樣。看看Aorqu上的回答,稍微有點名氣的項目CEO基本都會被認為是大忽悠,投資人基本都是被騙錢的傻子。當然用腳趾想想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根本的癥結在於,大多數人對資本市場運作的邏輯缺乏最基本的了解,以為這是個隨便誰都能幹的事情。殊不知絕大多數能走出第一步的投資人和CEO,無論智商和情商或是社會經驗都是足以碾壓普通人好幾遍的。

對於不懂的東西,最好還是保持一點敬畏,畢竟人家不比你傻。


無心出岫:

許多時候說「我不懂」,都帶著一種「我不懂不是一樣好好的,懂了又有什麼用」的傲慢在裡面。


Sylvia Wang:

翻了一圈答案,發現沒有人說到這個:對傳統觀念盲目地信從,聽不進先鋒的觀點和理性的反對

具體來說就是,你們有些人啊,讀了一大堆書,學了西方那一套,要獨立,要自由,什麼女權主義人道主義,有個卵用,老祖宗傳下來的道理都全給忘光了。你說老祖宗的道理是錯的?從小說到大的道理怎麼可能會錯嘛。可是當你問他儒家六禮六藝分別是什麼,他說你沒事裝什麼逼喲。

你說,我和伴侶不想生小孩,現在社會應該尊重個人選擇,人類也不會因為我們不生孩子而滅亡。他說,古話說得好,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你不生孩子就是不孝。

你說,這是我熱愛珍藏的手辦,不要隨便送給鄰居家的熊孩子。他說,不是從小教你孔融讓梨的故事?好的東西要學會與人分享。

你說,我從小被父母虐待,好不容易現在經濟獨立了,再也不想和他們有任何糾葛。他說,二十四孝里王祥卧冰求鯉呢,後母對他那麼壞,人家照樣以德報怨大冬天用體溫化冰給後母抓魚吃。

你說,我老公家暴,我要離婚,女人不是男人的附屬品。他說,夫為婦綱,家和萬事興,做妻子的能忍就忍一點。

中國傳統文化那麼博大精深,儒家仁、義、禮、智、信、恕、忠、孝、悌里還有一個智呢。偏偏這些人好的沒學來,記住的全是那些道德綁架。對於傳統觀念和固有觀點,他們毫不質疑;而對於先鋒性的社會學觀點,他們不屑一顧。

————————————————————–

不要偷換概念。我從頭到尾沒有一個字說傳統文化的不好,我批判的是盲從的人。「盲」這個字本身,說明這些人對傳統文化也並不了解,更不存在深入的思考,攻擊的根本不是傳統文化本身。

寫的時候用「先鋒觀點」這四個字,我是有些猶豫的。就像評論里一些人說的,尊重人權的觀點在西方傳播了幾十年,根本算不上新。用「先進」,存在一些暗貶現有觀點的意思,不太好。可是看到一些評論,我覺得在中國這個大社會環境下,或許用上「先鋒」這個詞也不為過。


王洪浩:

我曾經覺得我們這個國家在智力和情商上毫無希望,直到我看到最後一個畫面,默默為他點贊


阿努比斯:

預警:本答案多圖
答主既然問的是案例,那麼就答一個案例吧

這是我今天剛剛看到的一個視訊,在短短5天時間內播放量便超過了300萬。因為最近關於引力波的話題非常火,出於好奇,我就點進去看了看。
這是視訊地址 非你莫屬 下崗工人論證引力波 遭方舟子和Boss團集體圍攻

大意是一位名叫郭英森的國中學歷的下崗工人自稱發現了物理學新理論,他認為他的理論擁有獲得諾貝爾獎的潛力,下圖是他自己對其理論的介紹

之後郭先生還宣稱依照自己的理論,自己能制出飛行汽車長生不老葯,並準備向大陸外頂尖雜志投稿圖就不截了

本人才疏學淺,沒能看懂郭先生的理論,所以我在這里不對郭先生的理論作出評價。但是根據郭先生一開始對自己的介紹、學歷,以及在網上能夠查找到的關於郭先生的言行來看,我還是傾向於認為郭先生是一位民科的。

方舟子先生和我有相似的看法,但是他更加直言不諱一些
然後就是嘉賓與嘉賓之間,嘉賓與郭先生之間的各種撕逼,沒什麼意思,在這里就不表了。值得一提的是,圖上所截的兩處就是整個視訊全部的能與引力波稍微扯上一點關系的地方。不過想一想也沒什麼,一個標題黨的小編而已。而這個節目本身也只是一個綜藝類節目,看完圖個樂呵就行了,所以看完之後,我也沒太放在心上。

直到我看到了這個視訊的評論區

評論區的輿論大致分為兩種,第一種的主要觀點是:方舟子和其他嘉賓對郭先生不夠尊重,經常在他介紹到一半的時候就將其強行打斷,並且明顯看得出對郭英森是極度看不起的態度,雖然對方的專業知識和學歷不高,這份對科學的熱愛還是精神可嘉,他對夢想的追逐沒理由受到鄙視的。

對於這種觀點我持保留意見,但是這不是本題的重點,在此不再展開了。

下面來看看第二種(手機截圖)



類似這樣的還有很多,大意就是認為郭先生是人才,那些嘲笑他的所謂官科、權威等等都是SB,其中不乏許多幾千甚至上萬贊的評論,都充滿著對高學歷的科學家的不屑與敵意,而我之前一直以為大多數人對於官科還是抱有敬畏的,或者再怎麼說,不至於敵對。(當然我並不是說那些嘉賓就是官科、權威之類的,但是不可否認,方舟子在節目中所說的,正是據我所知的專業人士對低學歷民科的看法。)但是今天所看到的卻讓我大跌眼鏡。據我粗略估計,評論區抱有與以上截圖類似想法的評論條數超過70%。當今網路上的反智主義已經如此嚴重,甚至在有些人看來,專家、教授儼然成為了徒有虛名的無能者的代名詞。我嘗試反駁他們的觀點,但很快發現是徒勞無功。不僅如此,我還被罵個了狗血淋頭。

磚家」、「叫獸」這些詞語,原來是用來嘲諷學術水準不夠,並無真才實學的偽專家的。我有看騰訊新聞的習慣,但現在只要新聞中有專業人士發表了一番言論,不管說了什麼,評論區就肯定會有一群諸如「磚家又來妖言惑眾」「現在的叫獸只會混日子,怪不得中國總是沒什麼技術突破」之類的言論。

我的一位老師曾在上課時說過,他剛來物理館的時候,對民科是不排斥的,歡迎民科來辦公室找他,他也樂於給民科們解答,一時間辦公室里人群絡繹不絕。然而過了一段時間,他就放棄了。為什麼?因為民科太多了。按他的話說,最多的時候一天好幾個民科找他宣揚自己的理論,都是沒有太高學歷的,而且每個都固執地認為自己的理論是對的,他根本就忙不過來。之前一些更老的教授經常看著他偷偷地笑,他還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看來,大家都是過來人。

我不禁思考,反智主義大行其道,民科大行其道,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案例舉完了,以下為個人觀點)

隨著科學的發展,其理論失去了之前的簡潔性,變得越來越復雜。這導致科學的客群越來越小,成為了少數人才懂的東西。而對於大眾而言,科學成為了陽春白雪般的存在。科學與大眾隔開了距離,增加了其神秘感,其結果有兩種,一種是導致大眾敬畏科學及科學家,另一種是猜忌,不信任科學及科學家。

然而,舉個例子
這是12年火過一時的「食鹽加熱後變成氯氣+鈉」事件。雖然這個話題不是自己的專業,但是其對基大學部學素養的缺乏還是引起了輿論的軒然大波。像這些身為專家卻說出極其業余的言論的事例,在媒體的曝光下越來越多。這一遍又一遍的曝光讓大眾覺得,所謂專家也不過如此。所以,對科學的猜疑、不信任佔了上風。反智主義於此時迅速壯大。再加上由於科學的隔離,許多人甚至將科學家當成了異類,化為了另一個群體。一些類似於「屌絲逆襲」「打破常規」的思想也驅動一些人去挑戰權威。所以一旦一些人此時拋出自己的一些理論,由於大家都屬於「大眾」這一個圈子,大家沒有什麼隔閡,容易引起彼此的共鳴,社會輿論也會傾向於支持這些民科,而屬於「異類」的「專家」「教授」便自然而然的成為了民科、大眾共同的敵對方。而民科們也會因此雨後春筍般地冒出來。

很多人是真的認為科學與科學家們一無是處嗎?在我看來,其實不是的,更多的是一種猜忌、不信任,以及對現在確實存在的一些學術體制漏洞的不滿。

對於這類反智主義,加強對大眾的科學素養培養還是很必要的,同時還得規范科學家的職業貭素,杜絕真正的」磚家「群體的出現。


減紫:

邏輯太差,推理的證據鏈極其不嚴謹是最可怕的問題,相當多國人有這個毛病:

  1. 習慣按自己的喜好過分推理,再把推理結果當真理;
  2. 迷信假權威,「某某專家某某大學說」往資訊開頭一套,就有大把人深信不疑;
  3. 不標出處,老外媒體寫個新聞傾向於標個原出處截圖,比如某國統計局xx數據超鏈接,而中文新聞經常據xx報道完事,想看到底有沒有新聞源得自己搜;
  4. 盲目類比盲目比喻,A有m現象,B有m現象,C有m現象,好了,最後來一句某事物Z也有m現象,然後,大把觀眾也不去搜Z到底有沒有m現象,就盲目信了。


有此4者,繁簡中文的網際網路上各種假消息烏煙瘴氣滿地亂飛。再加上國人不玩羅伯特議事規則那套,某些網民賣弄心理極其嚴重,通過中文碎片化獲得資訊經常演變成跟著假新聞聚眾狂歡的活動。

一、為了不為難管理員,我先拿自然科學的事情講1個例子:

  1. 隕石有人造假
  2. 電子市場等種種行業有人從國外進口「洋垃圾」當優質品騙國人錢
  3. →那些從國外進口所謂M鐵隕石Alin隕石的都是假隕石,都是騙國人錢
  4. →只有山東徐x濤等國人鑒定過的「古隕石」等等珍奇隕石才是真隕石

然後被各種拍賣費騙得穿了白衣在上海火車站門口曬太陽抗議,因為1隻說了有人造假沒講100%都是假的,2隻說有人買「洋垃圾」沒說所有”Made in Japan”,”Made in Germany”都是洋垃圾。但某些人腦子就是要過分引申一下,因為這可以麻痹自己手頭的地球岩石就是克價價比黃金的珍奇隕石。

有哪些布局精心、長久的騙局?​图标

我以前寫過1個回答專門寫隕石拍賣騙局的,但「過度推理」根本不光是假隕石欺詐的事兒,也不是拍賣的事情,實際上這事情最常見的情況就是老百姓被無良媒體牽著鼻子走,比如:

山東有一對母子住貧民房/生活艱苦+他們借了不正規高利貸+社會流動人口上門討債→討債人員貭素不高→討債人員掏出了生殖器懟在該母親臉上。

那麼請問,記者是如何用前幾條怎麼後2條的呢?

最後各路人馬挖證據,證明是這對母子借高利貸炒鋼材,當事人沒把生殖器按在那個女人臉上,但是!這還沒完:某些三天兩頭不發點黑tg被刪的Aorquer在明明有確鑿證據證明這已經是記者開腦洞的情況下,強行在各種鍵盤政治圈回答里提這個事,來表達他們對某國法治的不滿,然後Aorqu管理營又日常刪掉了這種違法違規內容……

二、由於實際上當下各學科的權威們不會去主動發表沒有證實的言論,所以「迷信(真)權威」問題還不大,問題大條的是客群抱著一個」根據xx說「的「假權威」當真,比如美國」窩漬記扁得大學生物系「宣布進化論是假的,這種東西光地質就很多了:

存在科學錯誤系列——地科主場及其他​图标

別的不說,就說每次新浪微博上,各種橙色大V在中國西部發生地震的時候發各種城市的「地震雲」,每次,都一大票XX科技公司總經理,XX傳媒簽約模特跳出來震驚!有關部門不作為!

如果民眾是迷信真權威,那倒是還好,因為世界上那些權威的地質專業機構,甭管中美歐日就沒1個「正規機構」確定過世界有「地震雲」這個事,然後呢?然後一幫外行,那些經理、模特的」高論「反而有大批人追捧,一大幫人把他們當地質學方面的「真權威」,至於全世界的「地震局」,這些吃瓜民眾就權當假貨了……

在繁簡中文的網際網路上,我總能看到不少滑稽的全世界任何大國相關機構都不承認的中文寫成的「獨到思想」被奉為圭臬,彷彿因為發言者/該媒體有500萬粉絲1000萬訂閱,他們在任何領域的言論就是全知全能,就是100%√

真是滑稽之極。

三、3是1和2的基礎,不把資訊源超鏈接給你,才好扯出1張根本不存在的虎皮忽悠人民。比如前一陣那個大新聞:

世衛組織給海爾空調頒發「全球健康空氣領袖品牌」

然後隔了數天世衛組織嚇得趕緊在自己官方公眾號+官方微博聲稱根本沒這B事。
這年頭XX幣說有XX機構鑒定無風險,不都是這個套路嗎?老百姓一聽xx機構是真權威就信你了,誰想到你就是百度了1個機構名字偽造呢?!

震驚!轉基因導致6000萬中國人不孕不育!

然後你點進去,要麼沒權威出處,要麼就是虛套1個機構說根據xx年xx局統計。

但消息說的再情真意切,你永遠別像在這種」新聞「底下找不到xx局的超鏈接。

因為,資訊就是假的。

實際上在這種惡劣風氣的底下中文媒體還有1件惡心人的事兒:即使是真消息,也不愛在新聞里放超鏈接,大點兒的自媒體還會一句「根據xx報道」讓人可以百度上一層新聞源,洗稿的、抄襲的更絕,經常一句「根據小編搜集網上數據」完事了,意思是這是我原創的勁爆/深度新聞,沒有源頭,要信就信不信拉倒。

想驗證新聞真實性?另起爐灶,google搜去,但偏偏無數自媒體最愛搞這一套,「根據xx」都不講,你根本不知道資訊是真是假。

四、就是刻意用「留白」和修辭手法讓觀眾腦補,迎合客群情緒那種下三濫手段了。

比如,排比:

  1. 2011年某火星隕石在摩洛哥被發現,後賣出20倍黃金價格;
  2. 1993年,在拍賣會上源自美國宇航局阿波羅計劃的3個月岩樣品拍出了442,500美元的驚人天價。
  3. 等等高價成交案例,默奇森,灶神星隕石如何價格……

好了,JS現在告訴網民們,我是xx中學天文教師,我這里有稀有珍奇的月球隕石,只要1克5000元,你買不買?保真!

問題不在於他的身份,他確實是某中學教地理帶天文台和天文競賽的人,也不在於隕石,那個確實是月球隕石……而在於推理,A是其他天體來的「石頭」賣高價,B也是,B也賣了高價。但這個規律並不能廣而告之的推廣到任何隕石上。

隕石是這樣,xx幣會不會像比特幣一樣暴漲,xx基金會不會像那些暴利基金一樣發,xx手機會不會像某手機一樣顛覆手機行業,那都是不能簡單類比的。

當年在北韓戰場上,一方簡單用其他「美式裝備」類比,一方簡單用其他「中國軍隊」,然後……大家懂的。

再比如Aorqu某個熱門問題:如果蘋果公司真的被「禁運」了,得到了Google在華的待遇,你還會買Iphone嗎?

一開始滿熒幕回答說會,說我會買水貨,我能買到水貨,因為itunes把控嚴格,所以蘋果機體驗依舊會比安卓好100倍。

可是實際上你知我知,安卓體驗不好,除了機型多,還有一大原因是Google play被劃歸違法違禁,好,各路xx手機助手搞二手軟體加私貨,各路國產軟體亂索要權限,各種後台偷跑,那麼如果蘋果被禁止,沒了itunes的嚴苛監管,iOS生態圈會不會也強盜橫行呢?

那為什麼那些高贊回答就喜歡跳過itunes不予顯示那麼一個「套路」來撰文呢?是無知?還是盲目推理呢?

以前還有個Aorqu熱門想法是講GRE選擇題的,單選,中文大意:小陳在xx路上對小蔡暴揍了一頓,問以下哪個是對的:

  1. 小陳比小蔡強壯;
  2. 小陳見到了小蔡;
  3. 小陳憎恨小菜;
  4. 小蔡有欠小陳錢。

最後正確答案是2。

可是多少人會把134也推理出來呢?


匿名用戶:
一些管理者隨意以莫須有的名義刪除提高人民民眾姿勢水準的回答。


獸聚鳥散:

你爸幹啥的?你媽幹啥的?結婚了嗎?掙多少錢?孩子多大?幾套房?開什麼車?愛好這個有用嗎?我聽不懂沒意思,我不看沒用,又不能多根汗毛,又不能少根汗毛,關我毛事,你真高深,你真裝,他們都有我沒有我也要,給我來最貴的,你什麼玩意?法律?法律是個屁,他們圈肯定黑,他們圈肯定亂


竹君子:

人活著,覺得沒意思覺得累覺得多餘的事多了,這是人的惰性和弱點,如果光憑著自己的喜惡來看待事物,而不能用普適化的眼光去正確對待,那這個人也就是混日子罷了。
——————
在食堂吃晚飯,央視13套正在播放敘利亞局勢,軍事專家受邀進行分析。
對面一個四級軍士長開始在飯桌上吐槽:你們說要這幫軍事專家干球用,拿著工資幹嘛,敘利亞亂了就亂了,分析這個幹嘛,前兩天一直說美國軍艦被撞的事,人家撞了關你什麼事,管理混亂就管理混亂唄,你去管他們幹嘛?
我聽著聽著就楞了,當時就氣得牙癢癢,呵呵,這話從他嘴裡說出來倒是正常,整天就發發牢騷,沒事就光知道關心點誰誰排在前面打菜打多了的球事情,死乞白賴要參加經濟民主會總是提同樣的沒法去解決的意見,平時類似的話不在少數,永遠覺得作為戰士有多吃虧,不過好像抱著這樣想法的人還不少。


Soningga Zhang:

正如 @馬力 老師所說,反智主義的準確稱呼應該叫做「智商隔離」,其中不僅包括狹義的反智主義,也包括高智商沙文主義。這種各自的優越感,就會造成了族群對立,對立造成隔離,隔離造成資訊不對稱,資訊不對稱造成市場的不完全競爭,不完全競爭造成了剝削。所以剝削者是樂於見到各種隔離的,這是一個老生常談問題,足以把人的耳朵磨出糨子。

中二時期的我,曾經也是一個高智商沙文主義者(後來發現我的智商根本不高orz)。後來我自己分析,為什麼會這樣呢?最後發現,因為我錯誤的將智商當成了天生的。

沒錯,生物學意義上的「智商」,確實是天生的,但是這種「天生的智商」,對我們的影響非常有限。而那個我們通常所說的智商,其實是一種後天的綜合能力,這種「後天的智商」才是真正影響我們的東西。但是修辭學家使用了偷換概念的詭辯,當他們談論「智商是否天生」的時候,他們用「先天的智商」來說明智商是天生的,然後再把「先天的智商」偷換成「後天的智商」,得出「後天的智商」也是天生的結論。這真是一個精妙的修辭,當人們接受了智商先天論,也就為後面的族群對立與隔離創造了條件。

智商先天論會造成什麼樣的情況呢?

  1. 否認了高智商族群後天的努力,否認了他們應得的回報。將那些人成年累月的努力,僅僅歸結為天賦,如果你真的曾經努力過,你就會知道,這是一種莫大的侮辱和偏見。
  2. 給低智商族群不去努力創造借口:「反正智商是天生的,在努力也沒有?」
  3. 產生對高智商族群的情商歧視。低智商族群會創造這個高智商族群情商低的神話,高智商族群本身也會懷疑自己的情商——「上帝給我打開了智商的門,肯定會關閉情商的窗戶吧?」,進而形成習得性無助感,結果真就情商低了(因為情商也是後天構建的呀)。

綜上,就會造成在智商領域的族群對立和隔離,然後那套老生常談的話就又來了:隔離造成資訊不對稱,資訊不對稱造成市場的不完全競爭,市場不完全競爭造成剝削,最終得利的只有掌握各種社會資源的剝削者。說白了就是,渾水才能摸魚,但是對於水中的魚兒來說,渾濁的環境可不太舒適。

所以,只要清晰地認知到「XX先天論」的錯誤,深刻的領會構建主義的精髓。那麼任何民族、性別甚至城鄉的沙文主義,就都不足以侵蝕你的思想了。你會對「隔離」這種事情產生本能的警覺,警覺到什麼程度了,就連修辭和邏輯這兩個千年老冤家之間的隔離,你都是看不下去的。

其實修辭是無辜的,如果修辭僅僅是修辭,那麼他就只是修辭(廢話)。舉個例子,諸如「你就是個天才」、「你是天生的XX」、「XX的精神是流淌在你血液中的」這種話,你如果單純把它當成一種誇張、一種修辭手法,一種文學藝術。那麼他也是無害的。但是如果你把這話當真了,那麼我們就要用一個更加貶義的詞匯來稱呼修辭——詭辯。

讓修辭的歸修辭,讓邏輯的歸邏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