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追求女生時,你們聊些什麼?

問題描述:當你追求女生時,你們聊些什麼?
, , , ,
匿名用戶:
不聊,只撩。


愛麗西斯:

我問你吃了嗎/你說/嗯/我笑著說/每次都是嗯/你說呵呵/我假裝生氣的說/不許呵呵/你說/我洗澡去了/看到你的頭像變灰/我想/你肯定是害羞了/


秣陵秋雨:

非常贊同 @康莫敵 的觀點,「姑娘需要的是只有你能帶給別人不能帶給她的世界」
當你產生這個問題的時候,就意味著你很難追到這個姑娘,還是放棄為好。
要麼完善自己要麼找一個自己hold住的。
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不痛不癢的話題,簡直是浪費生命。
別以為簡單的噓寒問暖和真誠的態度就能打動女生。


蔡念洋:

如果在理智的時候,我會告訴你,去找她身邊的人,了解她喜歡的類型
她喜歡毒舌,你便不要太溫柔
她喜歡好玩,你就別扮太成熟

但這終究不是你啊,戴著一副面具戀愛是很累的。
我現在二十歲,有時會問自己,還能有多少次能夠讓我在半夜睡不著時打開她的空間,想一絲一毫地去了解她的過去;聽她分享的歌,想模擬她的心情….以後怕是大家都很忙了,怎會有這種心境。

樓上朋友們說的欲擒故縱我真的做不到…
真的遇到喜歡的人,能把持得住就很不錯了…
但我還是覺得有一些很重要的是需要做到的
平等。無論你多想她,都不要做超出目前關系水準的事情,比如送早餐啊、每天道早安晚安啊。大多數情況下,這種行為只能讓你越來越變得卑微,要時刻記得你們在變成戀人之前的關系只是(好)朋友,而朋友最重要的便是平等。

如果能做到這一點,那聊天內容是不必拘束的。善談,便跟她聊天聊地聊過去未來;內向,就帶她去看日出日落靜卧海邊沙灘。不要刻意去偽裝自己,但也不是說只顧表現自己而不顧及她的感受。
女生也不是計算機,沒有誰是真的打死心眼真的非某個類型不要。用適當的方式來表達你的真誠後,剩下的就交給上天吧!


匿名用戶:
沒想到我也可以答這個問題,很開心大胖紙兜兜轉轉那麼久找到了我。

大月半紙先生不胖
小月半傻逼也不胖
大概是覺得,遇到了彼此,從此月分兩半,一半是你,一半是我。

「若問江月待何人,白沙㴿上紅豆心。」

——————————-ʕ •ᴥ•ʔ分割線

在正式回答前前,我先交代一下小背景

大胖紙是金融學霸,學生幹部,溫和有禮
小胖紙是國貿學痞,學生幹部,戲多精分

小胖紙大胖紙大一就加了微信,因為大家都是班代,一直無話,朋友圈點贊之交。粗心的小胖紙甚至忘了給大胖紙設置好友標簽,很多朋友圈大胖紙都看不見。

後來,在大二暑假的尾巴,大胖紙突然問小胖紙
「嘿,我們是怎麼認識的?」
小胖紙回復語音「哈哈哈哈哈哈(魔性),你把我名字打錯了!」 重來一次的話,我肯定要淑女一點,太丟人了……

感謝大胖紙沒有嫌棄並且開始了解小胖紙
小胖紙腦迴路復雜

小胖紙:為什麼突然問我們怎麼認識的?
大胖紙:不然記憶都生鏽了
emmn 小胖紙大概是覺得之前太魔性了,想挽回下形象,也讓新朋友好好記住自己的名字不要打錯了,就突然說
「送你副畫吧,讓你記住我。」

後來,大胖紙說,讓你記住我這句話,就是他慢慢開始喜歡我的開始。

小胖紙戲多,所以聊天永遠畫風驚奇
小胖紙永遠自稱大帝

在小胖紙的世界裡
她是一個掌管九州的帝君,她有很多家人子民,所以這位大帝要變得很強去保護他們,大帝學習不算好,但是一定不能被當掉讓家人擔心;大帝不算是最出色的學生幹部,但一定要每件事盡心盡職,跟每位同事一起奮斗,撐起一個新興的組織,為學院謀福利;大帝不會安慰人,但是朋友哭的話會打電話陪著,就這么陪著,因為你們都是大帝很重要的珍寶,朋友家人,學業獎項,都來之不易,大帝知道來之不易,所以格外珍惜。

大帝很逗,她開心的時候會變成小暴龍,毛聳聳的。大帝有一位巫女朋友,叫普拉普拉塔,所有的願望,她都知道。

這些都是在小胖紙遇到大胖紙後,慢慢完善的內心國度。

舍友說,其實你一直都挺有少女心的,但是總感覺你一直在裝女漢子。有時候沒必要那麼大壓力。

後來在遇到大胖紙之後,好像我突然可以變回小孩子,好像,年少時缺失的那一部分「被愛」的份額,抓住了青春的尾巴被補了回來。

我依舊戲多,他一直配合,有時也怕把這只學霸帶壞了。

我覺得我們聊天,總會出現很多小劇場,
因為小胖紙戲多到無法停下來。

真的感覺學霸要走上戲精的不歸路了…
罪過罪過……

不過聊什麼不重要,小胖紙的內心,聊天的感受永遠比聊什麼重要一點。因為所有因為心臟頻率擦出的電花火石,終究要依附於平淡的生活。沒有人可以永遠保持有深度的,有見地的靈魂交流。即使是楊絳夫婦,也是在生活中品味人生,再化為筆墨現於世人,而非將愛情建立在筆墨之上。

有一句話,「所有建立在紙上的愛情終歸要付出代價」,這句話的解讀因人而異,各位看官請自行品味。

而小胖紙認為無論作為男生還是女生
你都是在相互學習愛與被愛的過程
愛是需要表達與回應的

我喜歡你-所以我通過情話/行動去表達我有多喜歡你(表達愛)-對方接受並且回饋,我很感謝你或者你這樣做我很開心(感受到被愛並回應愛)-我感受到對方的開心獲得滿足感-對方因為被愛也嘗試去表達愛

良性循環。

所以聊天過程中一定要表達和回應
1⃣️要尊重對方,理解對方。要理解對方不秒回是因為忙重要的事情。同時要表達你的理解。

比如
「嗯,先這樣吧不聊了」(雖然你覺得你先讓他忙自己的事情,可是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嗯嗯,你先開會吧,會議挺重要的,我自己看會書,不用回啦」
(言語間含有對方,也是心裡有對方的一個表現)

2⃣️不妨設出一個雙方專心獨處的時間,並好好珍惜這段時間,這樣既不會打擾到各自安排,也可以保證聊天質量

3⃣️偶爾戲多一下也可以賣賣萌…拉近距離。別學我,我不是戲多,我是戲精。

4⃣️在合適的時候說合適的話,在合適的時間講述自己的過去,讓ta了解你。

5⃣️要勇敢,勇敢承認自己的缺點,並且正視它

6⃣️聊天過程中要表達出信任

例子的話…要是有Aorquer看我再補充吧…………

另外,說一下自己的戀愛觀。
挺同意一句話就是,

「做好隨時離開他的準備,也做好隨時與其共度餘生的準備。」

我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他,也不知道是他喜歡我多一點還是我喜歡他多一點。應該是他多一點吧。
畢竟,大帝的缺點就是想太多,很多時候都會憂疑,但那個時候,大胖紙都已經邁出了腳步。

雖然如此,但我還是想每天都告訴他,今天又比昨天更喜歡你一點,不要驕傲,就一點……哼

做好隨時離開他的準備,不過分依賴他,我依然是我,而且要一直努力,不斷前行。因為戀愛不是生活的全部,我不希望我們放大了戀愛的份額,讓自己變得盲目,為了一條資訊惴惴不安,為了不秒回而相互猜疑,太過依賴,終歸會出現問題。我希望我們仍記得自己想成為怎樣的人,不斷修鍊,即使最後彼此只能執手不能同行,也不要為了這段時光後悔。我們都要學會愛與被愛的能力。

做好隨時與他共度餘生的準備。不斷修鍊心智與硬體能力。但脫離家庭庇護後,我們仍有足夠的能力相互扶持,並且共同承擔責任。承擔責任的前提,還是,能力。沒有能力,就會有很多無可奈何。所以,即使是女生,也不能忘記前進,因為另一半現在也跟你一樣,他跟你一樣二十多歲,他與你一樣面臨著對未來未知性的小恐慌,或是他也面臨著出社會即將承擔的社會、家庭責任。

喜歡,是相互取暖
而愛,是相互扶持

——————–寫給大胖紙的———–ʕ •ᴥ•ʔ

我是一隻想太多的小傻逼
我希望你可以包容我的想太多,
在我想太多的時候,去解開那些小繩結。

我第一次談戀愛,
希望你不要嫌棄我太蠢。

我有時會給自己很大壓力,
因為我知道我要承擔的東西很多,
我看不得家人受苦,我想給他們最好的,
他們是我的軟肋,所以我不可以以頹,不可以不懂事,不可以不優秀。
雖然都過去了,但生活是一個輪回,我不知道不開心什麼時候會再來,但在此以前我要足夠強大。
我希望這樣的我,不會給你太大的壓迫感。
因為我很缺乏安全感。

我知道的缺點是,想太多而落實太少
我會慢慢改變,讓自己的思緒變得簡單明快
也讓行動變得更乾脆。

我不知道怎麼才是最好的喜歡
但我會表達我的喜歡,學習去喜歡你。

最後,我希望,在相伴的日子裡,都能成為最好的自己。

這大概可以算是一份公開的情書吧,
竟然你當初那麼勇敢,
那麼我也要勇敢一下。

你看了,別笑…


小欣:

上午和師兄聊天,他語重心長地說:如果實在想找個女朋友,其實也不難,只要去追剛剛失戀的就好了。失戀後的女孩最柔弱最孤獨,這時候很容易迷迷糊糊就答應了。下午和師姐聊天,她語重心長地說:如果想隨意找個男朋友其實很容易,只要說剛剛失戀就好了,一這么說男生就都來了。


騎著TM找安妮:

以我個人的經驗來看。聊到她的興趣和能夠讓她主動跟你分享身邊的事兒很重要。這樣可以迅速讓她對你有比較親近的感覺。舉例子,你不可能一下子就知道她的興趣點在哪兒。那麼開始你可以聊一些趣聞,比如跟她分享一些你身邊比較有趣的事兒。我常說的就是我有一個哥們,也玩Aorqu,他和他的歷任女朋友的故事能夠寫一篇生活版《復仇者聯盟》。(感謝我這位哥們,他的戀愛經歷真的好逗)。幾個有趣的故事就能拉近你們的距離。這個時候的策略就有許多了,要根據你對妹子性格初步判斷得出結論。比如文靜些的,你可以聊些書籍活著文學作品。開朗些的你可以聊些略微曖昧的小話題。這個具體起來太復雜,如果需要,可以關注私聊。那麼現在關鍵來了,其實再追求妹子的過程中,如果她樂意分享,你就很有主動權了。一定要發現切入點,不要擔心聊敏感話題會如何,你可以說說你的戀愛經歷,談談你的學校情況,聊聊你的生活情況。因為人都躲不過這三個環境,至少有一個會引起共鳴。比如,你高中的時候,如何低調或者風光。你的同學如何好玩。你的工作如何有趣。這時候盡量說些積極向上的東西。那麼會有比較好的東西。終歸一句:交談中,當一個靠譜的傾聽者比當一個喋喋不休的傾訴者要來的讓人對你感覺好得多。


韓咫:

需要刻意找話題嗎?難道在喜歡的人面前不是自動變得文思如泉,滔滔不絕嗎?


老鐵來斗圖:

粘貼高陽的回答

在嗎,幹嘛,吃了沒。
哎呀,心疼,喝熱水。
多穿,快回,外面冷。
你忙,好夢,早點睡。

我來補充個:

嗯嗯,知道,閨蜜來。

呵呵,睡了,洗澡去。

無聊,煩惱,睡不著。

無情,討厭,不陪我。

算了,睡吧,不理你。

去忙,就醬,別理我。


白與糖:

現在男生聊天都如此技術含量,真是看了默默點頭並惶恐。
怕像背聯考背滿分作文一樣,是不是真情實感已經無法辨別了。


葉東杭:

通過一段我的小說《缺口》的片段,來回答題主問題

回到宿舍,開了電腦,準備把還沒有截稿的《跨時追捕》仔細潤色,但是發現根本難以敲動鍵盤,整個人彷彿混都已經飄盪在已經被黑夜籠蓋的操場上了。

手機震動,我馬上拿了起來,女孩加了我微信。

所以,要主動嘛,毛主席說了,「敵退我進」,雖然女孩不是敵人,也沒有什麼「退讓」,但是如果要等對方挑起話題,那他媽的要等到猴年馬月啊!

男人不能慫!!

我舒了一口氣,把微信連上電腦後,敲動鍵盤,「Hi,我好像還沒有自我介紹噢,我是法律學系大一生,我叫葉東杭。」

「我叫陳夕林。」女孩很快就回復了,我暗暗自喜。「回復速度論」相信很多年輕人都聽說過。

「我曉得啦,你回到宿舍啦?」

「嗯,剛剛回去,現在又要出去。」

「這么晚還出去?」我皺了皺眉頭,一股不祥預感湧上心頭,礙於言語,我還是作了「美好的預測」——「去拿快遞?」

「不是啊,跟朋友去喝奶茶。」

不知道為什麼,一說到喝奶茶,我似乎被打入了興奮劑:「這附近還有喝奶茶的地方?不會是宵夜一條街那裡吧?」

我們學院附近有一條滿是宵夜小吃的街道(一個大學附近有這樣一種地方可真是人間福利啊),那邊有一家叫「稻草人」的奶茶鋪子,感覺非常好。我記得我開學的時候經常在軍訓後跟妹子一起去那裡喝奶茶,那邊的奶茶很好喝,而且相比之很多地方的奶茶來說,一點也不貴。

「不是,我是在新開的那一條古梅街道那邊喝,那邊新開了一家奶茶店。」

「有嗎?」我的腦袋似乎打開了一個超級無敵的飲食地圖——「新開的奶茶店?為什麼我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你猜。」

雖然她不告訴我名字,但是這個時候我心裡簡直是被「你猜」這兩個字炸得亂七八糟了。「你叫我怎麼猜嘛?」

「這里才幾間奶茶店啊?你們男生應該不喜歡喝奶茶吧?」陳夕林。

「不會啊,我去慣了一家,就是稻草人啊。」我。

「我去過啊,還不錯。」陳夕林。

我摳了摳頭,「那……到底是哪一家啊。」

「溫莎。」陳夕林。

「是不是大師兄糖水那條街那邊的?」我的腦海有著隱隱約約的印象。

「是啊,答對了。」陳夕林,

「好喝嗎?」噼里啪啦,「我喜歡稻草人那裡,可惜有點遠。」

「還行吧。」陳夕林,「你下次有時間可以去試一下啊。」

我看了看錶,快八點了,「你么不用上晚修么?」

「要啊,只是今晚不用,今晚我們系有活動,所以晚修自願參加,哈哈哈,所以我出來找點吃的。」陳夕林,「你們要麼?」

「不用啊,我們星期一星期四才上晚修。」我。

「好人性化啊。」陳夕林,「我們星期一到星期五都要,星期五不用上,星期天要。」

「哈哈哈哈,星期天我們也不用上晚修。」笑,「不過萬修什麼的,我覺得也不會很麻煩,因為就算不上晚修,我一般也是呆在宿舍裡面。」

「哇,宅男。」陳林夕。

我笑笑,看了看電腦旁的捲紙。

「我不是宅男啦,」我辯解道。

提起宅男,必須要提一提海軍部長的梗。

「中國的航母不能做宅男。」海軍部長說。

「就算它要做宅男,也沒有那麼大的手紙吧?」網友調侃。

好了,扯遠了。

「我在宿舍寫文章,然後在網路上連載小說,所以如果不是朋友叫我出去,我是不會刻意出去亂逛的」對,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好男人。

「真的?!你居然是寫小說的?」陳夕林的驚訝不知為什麼讓我感到有些啞然,不過,短暫啞然了幾秒,我就意識到女孩的驚訝對於我來說絕對不會是壞事。「好意外,但是你為什麼不去中文系啊?」

「哈哈哈哈,這些只是愛好啦。」好了,開始推銷我的價值觀,「我覺得把愛好變成職業是一種悲哀,我也不相信什麼『為興趣而工作』。」

「so,你學了法學?」陳夕林,「我原本也想選法學啊,可是我覺得考證書(法務考試)太難了,就沒有選。」

「我一開始並沒有想到我會來東莞,來這里念法律,按照我的計劃,一開始我是準備去警校學刑偵或者禁毒的,四年出來後,成為一名刑警,然後制霸珠三角警界。」無恥的販賣自己的理想主義後,話鋒一轉:「……可惜,分數不夠……,就沒有考上警校咯。」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陳夕林。

「這句話本來沒有錯,我能夠做得,就是讓骨幹的現實,變得沒有那麼捉襟見肘。」我笑笑,噼里啪啦,「其實……」

那邊打字速度比我快嘛,「你們也是下午體育課嗎?」陳夕林。

「下午第一節第二節。」我,「我是踢毽子的。」

「毽子?」陳夕林顯然「受到了驚嚇「,「第一次就選毽子?」

干,要不是老子選課失敗,才不會他們的去選什麼毽子咧。

「哪有,我第一次選的是跆拳道(是啊,只有這種運動才符合我熱血的人格啊),可是沒有選成功,然後就給我分配……哦不,我覺得更應該是『發配』到毽球模塊了哈哈哈哈。」

「那我就是被發配到足球模塊……」陳夕林。

我理解,哪個女的沒事會選足球這樣運動量比較大的體育模塊。

「鬱悶死我了,我根本不會踢足球。」陳夕林。

「哈哈哈哈哈,我不喜歡踢毽子,雖然我自認為我踢的不錯,我一次可以踢幾十個,國小的時候跟同學玩多了。」我。

「自戀吧你,還敢說自己踢得不錯。」陳夕林。

「下次踢給你看咯。」受到質疑的我只好說。「你們今晚是什麼活動?「

「不清楚,好像是什麼新老生交流會吧?」陳夕林說。「不太清楚。」

「我們也搞過,不過就是跟迎新晚會一起辦的。」我腦海里頹然想起那次我好像還是作為學生代表上去發言了。「不過不知道你有沒有印象噢,我是新生軍訓動員大會的學生代表咧。」臭美。

「新生動員大會?什麼時候的?」陳夕林。

「軍訓前頭一天啊。」我。

「晚上那個?」陳夕林。

「嗯。」我。

「根本就沒有看,被安排在最邊上,玩了一個晚上的手機。」陳夕林,「怎麼會選你的呢?」

「輔導員推薦到團委,團委找我去面試,老師說,矮油,這小夥子還可以,於是就去了。」

「你緊張不?」陳夕林。

「超緊張!」我的腦動里又出現了那天晚上講台下黑壓壓的一大票人群。「雖然我吧,厲害到讓我自己都覺得害怕,但是下面畢竟有四五千人啊!而且我前面那位『齊魯之鄉』又那麼厲害。」

對了,說到「齊魯之鄉」,我想我必須進行一下名詞解釋,據說我校今年開始對省外招生,不知為何,一大波山東人用愛與和平佔領了大部分的外省生源(據說的),然後再動員大會上另外一名學生代表(女)也是山東人,一上台就來了一句「從齊魯之鄉到麻涌河畔」,把所有人都雷到了。

「哈哈哈,那你最後還不是上了,」陳夕林說。「算你厲害咯。」

「後面好多領導!我可以感覺到他們的目光像是子彈一樣飛過來射穿了我的身軀,」我笑了笑。

「你想太多了哈哈哈。」

「不是,真的,你會有一種,他們都在看我的感覺。」我。

「嗯嗯,我要回去了。」陳夕林。

「外邊冷不冷。」我。

「還好,不是很冷。」陳夕林。

「審計專業有什麼課啊?」我問。

「我們現在還沒有專業課。」陳夕林,「下學期才有。」

「我么現在都已經開了兩門了,法制史和法理學。」我,「不過完全是新的概念,好難唉。」

接下來有一遭沒一遭的瞎扯了好多東西。那天晚上我幾乎都在跟她聊微信而不是寫作或者做其他亂七八糟的事情。

到了最後,我謹記損友陳洲說的話:見好就收,勿窮追猛打,於是草草收尾,來了一句:「那你自己在外面,要注意安全啊。」

「知道啦。」那邊很快就回復了。

我關閉了電腦裡面的微信網頁,心情好到爆炸。

原本今天所有的不爽,特別是早上睡過頭而被記曠課的不開心,都被一掃而空。

「干!真是太棒了!」我狂吼道,「真是太!正!了!」

我在一個人的宿舍里狂呼,彷彿是進了球後的碧咸,滿球場的奔跑和狂呼,耳邊都是球迷們附和的呼喊。

全場都在為我歡呼!!

據隔壁舍友的反饋,那天晚上他們聽到了出生十九年以來最恐怖的吼叫,還以為是恐怖分子跑來宿舍放炸彈。

明月早已高高掛起。

我躺在床上,腦海里不斷的描繪著女孩的容貌,她扎著非常好看的馬尾,身高並不是很高,穿著增高版的布鞋卻還沒有到我的下巴,看來還真是蠻矮的哈哈哈,不過這樣子給人感覺非常的正,非常的可愛。

我記得我在《陸小姐》裡面寫過,青春期里的男生喜歡一個女孩子,一句「很萌很正很可愛」就可以作為所有的理由,而這個時候的男孩子,若是扯些什麼「我覺得她很有個性」什麼的,到讓人覺得十分的虛偽——不管怎麼說,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的我,腦海里浮現著她的面孔後,心裡產生了一個暗黑念想:她雖然不是我見過最可愛的女孩子,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見到她,特別是一看到那可愛到炸天的馬尾,我感覺整個人都已經被完全被治癒了!

不管怎麼說。

媽的,拼了!

借用一句自己在《跨時追捕》里的話。

正義雖然會遲到,但是,永遠不會缺席!


塞西菜恩:

互黑…
黑著黑著我就黑出狀態來了…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可樂加冰:

對於還不太熟悉的妹子,說一個最簡單的開場方式:今天在哪遇見/聽見什麼事或者看見什麼東西(最好與妹子的興趣點有關)覺得好有意思,你覺得呢(或者你怎麼看);高端一點的,可以加入自己的感受或者想法,最好符合妹子的三觀;這樣基本妹子都會回復你,至於後面怎麼聊下去,就看你的功力了。
舉個例子:這兩天xx一直在下雨,下的人心煩意亂,不知道你是不是也這樣?(前提是通過其他途徑得知妹子覺得老下雨不爽)
還有:一個人在xx工作,那無聊沒關係的時候。都有什麼安排?
提供一個思路,大方不猥瑣還保險,就醬。


華教授:

實名反對最高贊答案,因為他的意思是。

題主是他兒子


申曉鵬是個缺心眼:

如果她涉世未深,就帶她看盡世間繁華, 若她心已滄桑,就帶她靜坐旋轉木馬。

聊天大抵如此,只是為了給她一個她未曾看到的世界!


疾風劍豪 亞索:

聊她前任是最有用的,她會暴露她的喜好忌諱,暴露她的脆弱身心,暴露她自己眼中自己的形象,這是資訊量最大、性價比最高的話題,也有利於事成之後潛在風險的防範。只是這過程有點虐,你既要表現得大度不在乎她過去,又要在適當的時候表現得醋意濃濃。最後你就會發現她前任好像挺可人的,不如。。。


文方輿:

生不生隨你保大的跟誰姓都行生男生女都一樣不能生也無所謂我媽會游泳我不是gay沒有艾滋房產證加你名不和爹媽一起住不嫖娼不吸毒要是搞外遇我凈身出戶銀行卡歸你買買買!


匿名用戶:
她:你看XX好gay好可愛~
我:我也覺得他挺gay的。
她:可惜你們兩個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我:……
她:兩個受怎麼可能談戀愛,哦不,兩受相遇一人變攻我忘了…
我:……
她:可你還是受,么么噠。
我:可我不喜歡他喜歡你。
她:乖,姐姐也喜歡你,么么噠。
一個悲傷的故事。


xxxxzhou:

我是女生,千萬不要在一個女生面前說另外一個女生的壞話,太low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