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的治療有意義嗎?

問題描述:例如預後期五年,那就是過了五年治療癌症的痛苦生活然後死去是這樣嗎? —————————————————————————————————— 我不是原作者,但是對這個問題很有興趣,例如假如我得了癌症,治療幾年後死去,而且治療過程還是非常痛苦的,傾家盪產也令家人痛苦地度過好幾年,我會不想治療,順其自然就好,縮短痛苦的周期。
, ,
Aorqu用戶:

確診時醫生說最多還有半年時間,而我兒子剛滿百日,還是個啥也不知的小東西。

現在兒子兩歲半,追著我的屁股叫爸爸爸爸來陪我玩。

兩年多的陪伴時光,接下來還有不知多久的陪伴,值不值?

花了很多錢,沒遭什麼罪。常常讓身邊人忘記我還是個肺腺癌四期的患者。

確診時夜裡無法入睡,每個體位都會壓迫到胸腔積液,很疼。聲帶被壓迫,聲音嘶啞,咳嗽的沒有辦法說一句完整的話。

現在除了吃靶向葯的一些副作用諸如拉肚子,口腔潰瘍,其它與常人無異。

所以你看,治療還是有意義的。

病友群里的很多人,沒有基因突變,只能做傳統的放化療,但仍然積極治療。

得了癌症就會傾家盪產或者因病返貧,最後免不了人財兩空。

這種刻板無知的印象,需要改一改了,治療當然是有意義的。


ADD LI:

有資格說一個治療有沒有意義的只有兩類人群。

第一類是患者本人。如果患者本人認為他需要治療,哪怕失去自理能力,哪怕只是半條命,他也要活下去,哪怕什麼都不做,就僅僅是活下去也行。此時治療就是有意義的。

第二類是當治療所需要的資源不是來源於患者本人,而是來自於其他人或機構時,出錢的人和患者都覺得有意義,那就有意義。

臨床上常見絕症患者哪怕知道自己得了絕症,巨資也只能在一段時間內續命,但也依然堅持要治療的患者。也偶爾會見到哪怕自己賣房也要救助家裡絕症老人的兒女。他們說有意義,要治,那就治。

作為醫生,有義務告知病情、治療計劃、評估預後,但沒有資格幫病人或家屬決定治療是否有意義。病人說要治,你不能說我覺得沒意義不給治,病人說不治了,你不能說什麼生命無價啊、不治不孝順啊之類的話來煽動他出錢治。

醫生如此,作為其他人就更沒有資格談意義了。題主你的問題,其他人沒資格作答,等你真的到了你說的那一天,由你和你的家人來決定。


匿名用戶:

去年科里收了個老太太80多了,查出肺癌兩年,一直沒怎麼長,當時咳嗽加重來就診。在辦公室問診的時候,問以前做沒做過手術,老太太說96年切了子宮,當時你們說是癌。我們全科!!!剛好婦科主任在我們科會診,聽到了就問「當時誰給你做的」 老太太說 你們當時的婦科主任 叫XXX 主任一聽,還真說對了,老主任退休都十多年了。後來進一步檢查還專門把老太太病歷調出來做了個對比,肺癌和宮頸癌都是原發的。

當然年紀太大,肺部手術是不可能做的,化療也沒給用,怕身體耐受不了,對症處理後讓她回社區醫院了。

後來出院後回訪我沒去做,老太太現在情況就不清楚了。

幹了這幾年,術後5年不錯的我見過不少,10年的沒見過多少,超過二十年的,我們主任表示他見過的也沒超過兩位數。

回到問題上,有沒有意義,怎麼說呢,癌症,真的沒有那麼可怕,主任經常給我們說,我們治療癌症的目的,最終是盡可能延長患者生命,同時提高患者的生存質量,也就是說,帶癌生存。強行類比的話,像是糖尿病,糖尿病的並發症也是致命的,但是我們控制的合適就完全可以盡可能延緩這個過程,甚至於有很多人最後死因並不是糖尿病相關疾病,所以糖尿病不會給人一種非常可怕的感覺。癌其實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如此,定期體檢,規范治療,按期復查,養成良好生活習慣,癌也是可控可治的。 理性看待生老病死,生命本就該如此。


陳醉:

什麼叫「治癒」?如果治癒是指病灶全部消失,且再不復發的話,那麼能夠「治癒」的患者確實是少數。達不到這個「治癒」標準的腫瘤患者,是不是治療就沒有意義?不是。沒有「治癒」不等於沒有「療效」。癌症的療效可以用三個指標來衡量:

總緩解率:直觀講就是實體瘤縮小了多少,或者擴散的趨勢被遏制
生存期:活多久
生存質量:活得怎麼樣

也就是說,治療可以讓腫瘤擴散的趨勢減緩,活得更長,活得更舒服。即使已經回天無力的末期癌症,吃不下飯的可以介入化療使胃腸道的腫瘤縮小,全身骨痛的可以放療緩解骨質破壞,等等。何況大多數都沒到這個程度,經過治療可能多活數年,有些靶向葯不耐葯的甚至能十多年。

你認為這是沒有意義的么?


青芥少女:

當然有,晚期腫瘤的治療原則是延長病人生存時間,提高病人生存質量,且不論可以多活多久,最起碼這個過程他/她沒有痛苦,也能感受到被親人呵護和重視。

媽媽惡性小細胞肺癌,做完了8次化療腫瘤縮小到了1.6厘米左右,又不顧醫生過度治療的勸阻做了離子,下了10顆葯,我知道癌症很難治,也知道小細胞肺癌更是癌中之王。但是我愛她,她活著我就有媽媽,不管多少錢我希望她活著,哪怕是沒有頭發面容憔悴,我都自私的希望她充滿痛苦的活下去。

更何況現在已經出院了,在家每天吃吃吃玩玩玩好開心,也開始冒新的頭發茬了,胖成了114斤的小肥豬啦~這不是多麼高深的醫學,入院取樣活檢ki67>90%,惡化程度很高,我認為是愛的力量吧,我會陪她走下去,也一直在陪她。

同事的媽媽子宮癌已經過世了。檢查出病了還去地里收了好幾畝花生,做完手術沒人照顧,她爸爸只給一塊硬饅頭吃,後來不多久就走了,所以她恨極了她的爸爸,她說多少癌症病人做了手術甚至打幾次化療都活的一蹦蹦的,我媽從來沒吃過你媽(我媽)吃的那麼多好東西,就連二分之一十分之一都沒吃過,所以才死的那麼早。

治療有意義,陪伴有意義,活著有意義啊。

我要她看著我白紗落地,看著我寶寶瓜熟蒂落,陪我走過人生的每一個特別時刻。

回家沒來得及化凍的老母雞定了鬧鍾第二天凌晨四點五十熬的沙參玉竹濃雞湯,願天下沒有癌症,也希望每一個病人都有一個溫暖的家庭和愛你入骨的親人。

最後加一句,有她的家叫Family,沒有她的家只是一棟house,只是一個磚頭石塊砌成的立方體,不會是我風吹雨打之後的歸路也不是我在外廝殺疲憊不堪的後路,不能讓我放鬆也不能讓我苦澀的面容重現笑顏。

黃小豬,我愛你,加油^0^~


十步:

有意義!

一個同學得故事!

2009年同學20歲,一個陽光明媚喜歡打籃球得190大男孩,大學一年級第一學期後,得了白血病,而且是兩種BXB混合在一起的一種類型、比較難治、據說這種類型的還沒有治癒的呢、都過逝了­

在北京的道培醫院治療了兩三年,花了家裡很多很多錢,父母停下工作,負擔著北京昂貴的生活費和房租,借錢在北京給他治療疾病,父母全程陪護兩三年,後來經過了骨髓移植,治好了出院回家了,可是過了一年後復發了,又經過治療了一年之後,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個過程不痛苦嗎?痛苦,很痛苦,家人痛苦,他也痛苦,可是這都不算什麼

畢竟那時候他還有生的希望,至少還能讓父母,親人,朋友看到他~

可他離開後,才是痛苦的開始!!

聽我們的父母說,他的爸媽!

每周六都會購買很多很多的零食和他喜歡的東西去他墳前看望他,

而他母親,自從他離開以後,精神有些恍惚,他媽媽說「我每周都買東西來看他,我只當他是在外上大學,上班工作,沒時間回來看望我們」

那一刻我聽到,很心酸~

最痛苦的事情並不是家人陪著他看病,治療,甚至於傾家盪產,

最痛苦的還是他的離開~如果有一絲希望,都不要放棄!


至簡:

聯考一完就被兄長告知一個多月前母親就被確診淋巴癌,硬是拖著等我聯考不化療~對,就是李開復還有滾蛋吧腫瘤君那個熊頓一樣的癌~

先針對問題本身,治療是有意義的,面對癌症沒有醫生會確保完全治療好,一般也確實以五年十年為一個觀察期,化療過程人的免疫力急劇下降,作為旁人看著照顧著都覺得很痛苦,虛弱的不像話,那一刻或許會有題主那種放棄治療的念頭~但是

1.化療一年後,母親離院在家慢慢恢復,後來身體正常,目前我們全家都在努力工作攢錢等待第一個即將過去的五年,撐過去了不復發大概率就是可以再拖五年,我媽確診時五十左右,撐過一次十年就是六十歲,撐過第二個十年就是七十歲~拖的越久,醫療越發達,十幾二十年後,或許能徹底治癒也說不定呢,或許這有點略帶安慰自己,但確實有可能發生~

2.這五年,我媽看到了我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研究所錄取通知書,考取公務員~作為一個普通中國母親,她用這五年來見證了她二十多年悉心培育的種子開花結果,她沒有白白付出,她開心~

3.作為一個普通四口之家家庭的唯一女性,她被三個男人寵著,今年開始領養老金,四個人共同工作為這個家庭付出,見證著這個家庭經濟慢慢變好,見證著隨著大家能力的提升,很多問題的解決,她快樂~

你說這治療有沒有意義?

俞灝明全身燒傷也是躺了應該有一兩年才慢慢恢復吧?你說有意義嗎?當然,如果是必死我也覺得沒意義,但是很多事情真的到了必死的絕境嗎?就像很多人經常問努力了也不一定成功,那我還不如一開始就放棄呢?可哪有那麼多註定失敗的事情?農民工或許竭盡全力也不一定能在大城市體面的生活,但一定能給孩子創造一個更好的生活條件;考研的同學或許每日學習到凌晨也不一定能考到985.211,但最起碼能相比大學部學校更進一步…哪個事情不痛苦?都放棄嘛?如果真如問題所說你自己沒經歷過,也別在Aorqu問了,隨便找一家三甲醫院住院部,自己去問問,看看,呆幾天,裡面的故事多少本書都寫不完,比誰說的答案都有用,那裡可以看盡人生百態~

再說點題外話

我們用:

傾家盪產舉債治療

父親白天上班,晚上就一張椅子在病房照顧我媽~兄長正處職業上升期辭職在家處理一切~

我連大學選擇都直接變成了家不遠的大學~

作為代價

收穫到了:

一年後化療結束,母親開始身體慢慢恢復正常,再一年後和父親創業小生意,償還了所有錢還有結余~

一家人的感情因為同患難前所未有的凝聚,家庭的溫暖從那時開始真正展現出來~

因為在這期間經歷過對病痛的無助,經歷過借錢時的人生百態~所有人都再成長了一次~

我們一家四人都變得更加努力,我們明白我們身後空無一人,別人幫你是人家的善意~

打不倒你的,終將使你更堅強~經歷這件事情本身,就能讓你學習到不論多少年的硬試教育,永遠也學不到的東西~

你說有沒有意義?

對於有些人回復說因為治療讓其他家人物質匱乏活的痛苦這個問題 能理解這種心態 但不知道我們是受傳統教育的影響還是怎樣 當母親發生這樣的事情時 沒有人會退縮 父親從無到有一直都是她在陪伴幫忙 從市郊農村走到城市 解決房子給他傳承香火 解決一切家庭瑣事 我和兄長從小到大基本都是她自己帶大的 沒有其他長輩幫忙 我們知道她們兩的辛苦 知道她們為兩個孩子的付出 我們一直都覺得她不值得 放棄的想法自始至終就沒有萌芽過~ 男人嘛 都極其要面子 不論是哥哥還是父親那時肯定借錢啊什麼之類的過程都很痛苦 差點賣房 也許是慶幸我們沒有真正走到山窮水盡這一步吧 但是 能不走到徹底水盡這一步本來就是全家這二三十年來拼搏的結果 所以 可能這話有點站著說話不腰疼 與其擔心因病返貧 知道這是個問題 為什麼不直面去努力去提前解決貧這個問題 我們都在努力…我媽曾一直覺得虧欠我 因為哥哥當年讀大學的時候她們都盡可能的給了他最好的 而等我讀大學時 不僅心裡上壓力重重 物質上實在是匱乏 但是我曾真的這樣回復過她 如果不生我這個老二 二十多年省下來的教育費用人力物力可以最少最少撐她五到十年年化療 到底是誰虧欠誰? 父母是養育你的人 妻子丈夫是選擇信任你陪伴你後半生的人 子女是你壓根沒經過人家同意就生下來的人 我不知道哪個人可以和物質相比 如果害怕 為什麼要選擇開始?我不想給未來伴侶壓力 所以我談戀愛都會把情況說清楚 能接受我的現在,我許諾你不離不棄的未來 不能接受我完全能理解 祝你幸福 沒有一定的經濟能力我絕對不選擇孩子誕生 這是2018年的我的心態 怎麼說呢 如果連父母妻兒都能因為困難選擇放棄 那這現實殘酷的世界還有什麼值得留戀?

這世界真正會無條件對你好的人只有兩個,父親和母親~錢沒了可以再賺,工作機會沒了也只是比同齡人慢幾年進度而已,但是有的東西沒了就真的沒了~在生命面前,很多都是虛的,家人才是真的~只有最親的人,才能讓你在這浮躁的社會,遍歷山河,還覺得人間值得~共勉~


趙浪:

don't judge.

從某種意義上講,人生本來就沒有意義。

然而很多事情沒有意義,大家依然會去做。

凡所有相,皆為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翱宇:

如果我們在大街上,拉住一個人,問他(她)。

你能活100歲嗎?

他應該多數會搖頭,80歲就行了。其實現在醫學技術進步了,多數人也就是期望80歲就差不多了。

也就是人的生命是有限度的,這個很多人潛意識里是接納這個事情的。那麼結束人生命的,除去一些事故,就是衰老,以及衰老導致的各種疾病。其中一個就是癌症。

癌症難以徹底治癒的根本原因在於其異質性,癌細胞本身進化的特點。它是一種很讓人憎恨的存在。也就是說,癌症,尤其是多數實體腫瘤如肺癌,肝癌,醫學還不談臨床治癒,而是病人如果治療之後,5年沒有復發了,那麼後面再復發的概率會很小。

所以大家都在談預後5年,5年生存率。

醫學進步很快,再過5年,也許有更好的治療措施,所以不要讓自己失去信心。爭取現在每一種更好的可能性。把生命延長,然後在生命的時間里和家人更好地度過。


XukAi翔:

有沒有意義,取決於病人本人的意願,和家人的配合度吧。

媽媽今年大年初二入院,在老家查了一個多星期查不出,病危通知書收了好幾次,沒辦法哥哥外婆和我(爸爸前幾年打球心肌梗塞離世)陪她到廣州醫院去。查了半個月是彌漫大b細胞性淋巴瘤晚期,轉到專科醫院。

開始了漫長五個月的化療,醫生說這個病治癒率挺高,百分之五十。每次化療一個療程就出院一次,於是幾個人在廣州租房,最後只有我一個人陪媽媽到最後化療結束,醫生讓回家一個月,然後再回來復查,如果五年內不復發,一般就是算痊癒了。在媽媽最後一個療程的時候,我們看到之前先於媽媽一個療程的叔叔復發,又回來了,媽媽說他的妻子消瘦了好多。我說沒事的,我們肯定不會的。

回了老家,整個人都舒服多了。可惜好景不長,差不多過了半個多月,媽媽感覺腿有點酸,慢慢的背上和胸前長了很多泡泡,醫生說是免疫力下降引起了帶狀皰疹,俗稱生蛇。於是我們在老家醫院打抗病毒,本來讓廣州的醫生讓我們騰床位的,他說要打抗病毒半個月才給我們安排,說這個是小病。

慢慢的媽媽的腿腳開始由酸到痛,每天晚上就要被她叫起來五六次,還有媽媽的大小便也開始控制不了,小便要插管,大便要用開塞露,並且只能在床上方便,她的腿腳已經酸痛到麻痹了,幾乎算是癱瘓吧。

兩個星期後,終於等到廣州醫生的床位,叫了媽媽朋友的車,把媽媽抬上車和外婆再次回到廣州,我一直心裡祈盼只是小病。醫生說做個全身檢查pet(九千多醫保不能報銷,第二次了,化療期間一次),後來查出腫瘤又開始出來了,主要在腰椎那裡,所以導致媽媽下半身幾近癱瘓,還有骨髓外的腫瘤也開始出來,基因檢測媽媽有耐葯性,化療葯對她不起作用了。

醫生單獨叫我去,說我媽這個病沒辦法了,給了我兩個辦法,一個吃印度葯,一個月大概要一萬,另外一個就是開止痛藥,回老家醫院等死。我們選擇了前者,試試效果,因為聽到有的病人吃了很有效,能延長生命。在那個醫院住了差不多一個月,印度葯吃了半個多月,媽媽每天都會很痛,她說比生孩子還痛,有時候會痛到哭出聲來,像個小孩子一樣的哭,一直很堅強的媽媽也撐不住的癌痛,醫生每天都給開了奧斯康定40mg,每次兩片,十二個小時一次。媽媽的下半身還是沒什麼特別的好轉,醫生也說我們住的時間有點長了,給我們安排了一個中醫醫院,讓媽媽去那邊周轉兩個星期,做做康復治療。

那個中醫院腫瘤科,有幾個小房間,單獨只有一個床位,其他房間都是四個床位,聽一個阿姨說,那些小房間是給那些要離世的人住的,避免嚇到同病房的病人,也方便靈車來拉。在那個中醫院住了二十多天,我忍不住回原來的醫院找主治醫生問什麼時候可以回來治療,那天醫生就說明天過來。在這中醫院,媽媽也沒有好轉,每天做電療和中藥敷包,胃口從轉過來中醫院就一直很差,吃了就吐,因為一直卧床,肺里的痰也越來越多,說話很困難,說了還會累。就在那天晚上,我喂她吃止痛藥,她照常吃的,有點嗆到,在這之前的前幾天,她吃東西就一直會被嗆到,喉嚨里的痰很多,吸了很多次。然後她說痛,我們以為是原來的痛,就給她照例按摩,不到一會兒我發現她整個手變紫色了,臉也開始變紫色,醫生說是血栓,給了我四種搶救方法:1.去專門的醫院ICU;2.本院的搶救,效果差於1;3.葯物搶救;4.順其自然。前兩個都要插管,而且會增加病人痛苦,3是保守的,我選了3。

當天晚上,媽媽就被拉進了那些單獨床位的病房,那天晚上媽媽就一直昏迷,我也知道進了這個病房意味著什麼,之前見到很多從這些病房裡拉出來的全身被塑料紙包裹的病人。第二天,我就打電話問原來醫院的主治醫生,說我媽媽現在這種情況還有沒有什麼辦法,死馬當活馬醫也行,試驗也行,他說沒有了,他是媽媽最信賴的醫生。媽媽第二天清醒了,只是說話已經很難了,只能點頭和搖頭。我告訴媽媽那個醫生說沒辦法了,要不我們就回老家醫院吧,至少走的時候家裡親戚也能幫忙,媽媽沒有點頭和搖頭,那眼神也許是對病魔的屈服,是絕望吧。

當天我們叫了外邊的救護車,又回老家醫院了,這一次,我們都知道結果了,只是時間的長短罷了。回到老家後,很多親戚來看媽媽,每次媽媽都能開心的笑,這個時候面部已經開始被腫瘤侵襲,右眼睜不開,嘴巴有點歪,有時勉強能說一兩個字,叫上來的人的名字。媽媽最好的朋友來看她時,看到媽媽帶著氧氣罩,鼻孔插著胃管,整個人瘦到只剩下骨頭(已經半個多月沒有進食,喝水也會被痰嗆到一直咳嗽),媽媽的朋友第一眼就止不住狂哭,媽媽能憋出一句「沒事的」安慰她朋友。聽到很多親戚家的喜事,媽媽笑得比誰都開心,豎起大拇指誇贊。每次媽媽肺里痰多了,就會覺得痛苦,就要吸痰,吸痰過程很痛苦,每次對她喉嚨都是一次傷害,來探望的親戚無不見者流淚。

大概過了不到一個星期吧,那天媽媽突然有很多話想對我們說,她告訴我,她給我留了兩萬塊在櫃子里,是給我花的(到現在我還沒找到),讓我好好照顧家裡老人小孩和一直陪伴她這段期間的外婆,其實很多話都是聽不清楚,我們復述了幾遍才翻譯過來的。還說看到我後面上邊有草地,現在我想那也許是天堂吧。媽媽有一次問我是誰,有一次問外婆是誰,嗯,很難受的。當天下午兩點多,我最好的哥們來看她,她笑得把牙齒都露出來了。過一會兒又繼續休息,我和哥們出去病房外聊了十幾分鐘,回來的時候,媽媽的心率越來越快,最高達到160還是180不記得了,血氧卻開始一直降低,這時護士已經給媽媽帶了一個氧氣罩和一個插在鼻子的氧氣罩了,血氧依然在降低,醫生讓我們做好心理準備,這是人離世的最後一段時間了,從下午三點多開始,媽媽一直在大口吸氣呼氣,也許是氧氣的緣故吧,我一直握著媽媽的手,一直讓她能感受到我在她身邊,直到媽媽心率和血氧一直降低,直到血氧已經沒有了,我感覺到媽媽的手指開始變冷,所有在場的人,包括我哥們,大家都不開口了,是的,一開口的那個人,肯定會引起所有人哭。

那天晚上,叫了親戚幫忙給媽媽抹身穿壽衣,叫了殯儀館的車來醫院,我負責處理後面的程序,好兄弟一直陪著我。這是我今年以來,第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寧靜吧。因為媽媽終於解脫了,終於不再受癌痛的折磨了,我們終於不用再感受到那撕心裂肺的心痛了。

從大年初二媽媽倒下入院,到農歷九月二十八離世,整個癌症折磨了媽媽大概十個月吧,我們的身心也同樣受到癌症的折磨,真的是身心,尤其是化療結束後復發的那兩個月的痛苦,應該可以覆蓋上半年所有的痛苦更甚了。總共花了大概三十多萬,報了醫保後的三十幾萬,借了親戚朋友十幾萬。媽媽還是沒能撐過這一年。

你要是問我,如果之前讓我選擇要不要給媽媽治病,我還是義無反顧支持她治療,因為她想活著,我想她好好活著。

但如果知道媽媽在生命的最後這兩個月要遭受這非人的痛苦,我真的會很猶豫。但這種選擇我還是會交給媽媽來決定,並且我只能支持她的決定。

我是在媽媽走了之後才看的葯神,看到呂受益自殺,我很理解他為何要自殺,那種疼痛沒幾個人能忍受吧,媽媽其實很堅強,復發以後一直忍著疼痛,能過一天是一天,沒求過死,當然安樂死也是違法的。我也才發現,葯神已經沒辦法觸動我的淚腺了,因為現實比葯神還要可怕,要是我的話,我也許會給自己喂點安眠藥,安安靜靜地睡過去就好吧。

癌症的治療,主要還是看病人的生存慾望吧,尊重病人的選擇,當然這個痛苦的過程,也要事先給病人打個預防針,到了後期,真的連自殺的力氣都沒有。而家屬,其實想不想幫病人治療,我都不會去鄙視的,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吧,只有癌症病人家屬能理解吧。

最後,還是要說,不到醫生說沒辦法治的時候,還是不要放棄吧,得了癌症,能否治癒,還是看運氣的,有些人治癒後38年也沒復發,病友群看到的,不要輕易放棄生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