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的治療有意義嗎?

問題描述:例如預後期五年,那就是過了五年治療癌症的痛苦生活然後死去是這樣嗎? —————————————————————————————————— 我不是原作者,但是對這個問題很有興趣,例如假如我得了癌症,治療幾年後死去,而且治療過程還是非常痛苦的,傾家盪產也令家人痛苦地度過好幾年,我會不想治療,順其自然就好,縮短痛苦的周期。
, ,
末路狂歡:

親身經歷告訴你意義:

Aorqu上關注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一路是怎麼走過來的。

今年5月肺晚,在此之前28年壯如牛……

5月份穿刺➕手術,無靶向葯,醫生判斷3個月到兩年內

最貴最好的進口葯化療兩次評估無效果。

大家都絕望很絕望。

我當時智齒發炎白細胞低發燒嘔吐便秘

就是那種難過的要死,心理➕身體都down到底。

1⃣️我沒有想過要放棄。

為什麼我也在想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沒有理由。

做為人類求生的本能就是讓你不要放棄任何可能活著的機會,即使路遙馬亡。

活著就是希望。

我不允許自己什麼都不做的就走掉,生病了就治病,最簡單的道理。

如果放棄了我就沒有此刻吃著靶向葯也可以吃著火鍋的我

2⃣️家人和朋友沒有放棄,聽朋友介紹的,聽朋友的朋友介紹的……只要有一點靠譜的資訊我們都去

大概就是那種溺水的人所有的人都在拚命抓你的手拚命拉著你往岸上走。這些親朋好友甚至是Aorqu上面的陌生人的所有出發點都是要留住你,都想你在這個世界多活一天。

後來Aorqu上一家基因檢測機構的ceo看到了我的文章然後介紹了我去現在的醫院了解生物免疫療法,接診的方主任仔細看了我的報告提出了檢測ros1突變

於是就第三次檢測測出了我的靶向葯。

但是要知道前面兩次最貴最全的基因檢測都沒有檢測出來,三家三甲醫院特需主任級別醫生都建議我保守化療。

可能你經歷過,那種身體痛的要死,心理全部崩潰,但是只要看到你身邊的人那種迫切的眼神,你一絲絲兒鬆懈的理由都沒有。

3⃣️靶向葯配上了克唑替尼,買了第一個月的費用花了3.9w,原價5w,大病醫保報銷後3.9w。

只能吃一個月。

我以為進口化療葯已經很貴了。而且前面診斷➕治療已經花了不少錢,葯房的小姐姐說這是所有癌症靶向葯里最貴的葯。

我說那我是富貴病啊

治嗎?當然。

所有人又窮又苦的熬了3個月,沒想到這個葯降價了!!!!感謝國家,那一刻的幸福感來源於家庭成員看到一個月買葯費用大幅度降低後最直接最純粹的感受。

你看這不是越來越好了莫

我不在乎以後會生存多久

他們也不在乎是否會人財兩空

活在當下

感知每一天才是最真實的。

活著熬著就有希望


Aorqu用戶:

當然有意義。
我姐夫2005年初直腸癌,幸虧發現及時,二期偏早,做了腫瘤切除、直腸改道造瘺手術,也就是通常說的肚子上帶著「糞袋」,術後化療。當時他才39歲,剛剛提升正處,本來前程一片大好。外甥女只有9歲,還在上國小。我姐當時的想法是姐夫能活到孩子上大學該多好……10多年了,姐夫身體一直挺好,這期間外甥女考上北大,現在研二了。我姐夫特別好,性格溫和又勤快,對我姐疼愛呵護,待我父母如親生,像我親哥哥一樣,我媽說親兒子也做不到這么好(我家只有姐妹倆,我還在外地)。
2015年我媽發現由丙肝轉成肝癌,70多歲了她不肯做切除,選擇了微創的射頻消融。術後我想辦法搞到治療丙肝的特效藥,丙肝好了。現在三年多了,一切正常,老太太這兩年還學會了玩微信,成了手機控,天天看新聞看視訊轉發雞湯文…… 我姐現在下班後游泳跳舞,周末去我媽那吃飯,假期和朋友去旅遊,生活沒負擔很快樂。
我婆婆2009年被查出乳腺癌,手術切除、術後化療、放療,然後又吃了5年的葯,老太太身體底子不錯,挺過來了,現在80了,還能自己做飯。
每年假期春節我們都要帶孩子回兩邊家裡和家人聚聚。一家人整整齊齊的才是最大的幸福!
———————————————
補記:2018年6月,我先生的妹夫又查出鼻咽癌,直系親屬中的第四個了……細胞分型不太好,但發現還算及時,且細胞類型對放療敏感度高,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做了6周放療,效果很好,恢復的也不錯,春節回老家的時候看見他,除了嗓子還有些嘶啞,感覺不出是得過大病的人,目前還在定期復查中……
再次感嘆:好好生活,好好愛自己,愛家人!


四邊不錯:

第一,癌症治療並不是必然伴隨痛苦不堪、家財散盡。相當部分癌症病人的治療過程中可以在相當長的階段里保持正常生活起居,甚至繼續工作。

第二,放棄治療反而意味著癥狀來的更快更猛、生活質量急劇下降、身心備受摧殘,並且,不會立即死去。換言之,「不治療但優雅地離去」大多數情況下只能是一廂情願。

第三,如何面對癌症?我想應該是「可以被擊敗,決不被征服」。


匿名用戶:

太有意義了。

我爸96年得了肺癌,那個時候還沒我。他很幸運,早期的時候就查出來了,雖然有小部分擴散,但他很樂觀也很堅強。我爸是個從小就沒了媽的人,當時查出是癌症的時候他剛和我媽在一個離自己家鄉坐火車要兩天兩夜遠的地方定了居。在陌生的城市裡無依無靠。我記得他給我說當時要打一個什麼針,要仰頭從喉嚨直接打進去,我媽忙著處理其他瑣事繳費什麼的,他自己就去了,打完針拿著化驗單去找主治大夫,從從容容,完全不慌。他沒有時間傷春悲秋,他還年輕他只想活下去。主治醫生看到他一個人拿著病例化驗單跑上跑下,對他說:小夥子你一定會沒事的。

後來他做了手術,手術很順利,切了一頁肺,在他身體一側留了一條順著肋骨從前胸到後背一條四十多厘米的疤。之後他又去化療,按時吃藥,嚴格聽從醫生的安排,就這樣慢慢康復了。他這種病術後存活率好像挺高但也不排除例外,一般能活過十年左右好像就基本沒事了。(具體的我也不清楚都是他之前告訴我的)。我媽在他術後第二年懷上了我。當時我媽娘家的親戚朋友都很擔心他,擔心他以後無法支撐這個家,我媽也知道他的病就是個定時炸彈,但我媽還是毅然決然的把我生了下來。就這樣,一個完整的家就組成了。

轉眼間現在都已經是2019年了,我爸依然健康的活著,他們老兩口過去二十多年裡經歷了各種風風雨雨,但我覺得再沒有什麼能把他們分開。所以當我看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只想說:有意義,太有意義了。因為只有治療你才有可能過上你憧憬過但從來沒有體驗過的生活,生命短暫又脆弱,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帶著自己的存在意義勇敢的活下去呢!


職場大叔Kim:

既不幸,我母親是癌症患者;

也萬幸,接受長達 2 年斷斷續續的手術–化療–生物免疫跟進,病灶控制住了且一系列指標恢復正常。現在除了半年一次復診檢查,日常與同齡人無異也無需服用任何葯物,跟她一起爬山甚至跑得比我們都快哈哈…

感恩之至~ 我能肯定的是:

1、她現在狀態很好;

2、能留住她是我有生以來最大的成就!

回到本題,「癌症的治療有意義嗎?」,治療癌症是為了活得更久並減少病痛,所以這道題其實是在問——生命的意義。我們分兩個子問題來看:

第一、癌症能不能治療(注意不是「治癒」)?

事實上現在全球已經有超過3500萬人帶癌生存,他們和癌症一起和諧地共存著。這說明癌症患者分布很廣而且生存率正在逐年提升,而且癌症的治療(尤其在早期)並不一定就是非常痛苦的。

每一年中國新診斷的癌症患者數目已經超過了400萬,因癌症去世的人超過280萬,你我身邊都有這樣不幸的親友。但其實中國的癌症發病率現在在世界上其實是排在近70位,遠沒有大家想像的高。

全世界癌症發病率最高的20個國家,幾乎全部都是歐美的發達國家。

為什麼是這樣?因為癌症發生最大的風險因素不是大家想像的空氣污染、轉基因食品之類,而是壽命。無論男女,當超過55歲以後,癌症發病率就開始指數性地上升,所以它是一種「老年病」。

而且另外一個事實是很多人攜帶著癌細胞健康存活了一輩子而不自知,所以並不是一定要殺死每一個癌細胞,只要把它控制住,把它變成慢性病和它和諧共存就可以。

癌症是一種「老年病」,且男性高發於女性

綜上所述,只要你活得足夠久,就有極大可能與癌症狹路相逢,這幾乎是躲不掉的,我們最明智的應對辦法是提前預防、定期篩查。

預防是上策,篩查是中策,治療是下策。比如肺癌的潛伏期長達20年,發現得早的話,通常都不致命。0期、1 期、2 期的癌症存活率是非常高的,即使到 3 期也是很不低,但是到了 4 期,當它廣泛轉移以後治療就比較困難了。

常見癌症的誘發因素

第二、我們通過跟癌症抗爭來續命有沒有意義?(題主的原意可能是覺得癌症生存率極低,垂死折騰一通最後人財兩失有無意義,結合上面的科普我們知道這是有悖客觀事實的)

即使患者的生命只是被延長了半年/3個月/1星期,本質上也是個生命有無意義的問題,更通俗地說就是「活著的理由」。

其實「意義」只是人類想像力的產物,它是人為賦予的,一般動物不會有這個概念。甚至對人類的獨立個體來說,生命/人生的意義感普遍都很弱,但只有個體和外界、和更多個體產生聯系羈絆的時候,個體的生命才有了真正的意義。

所以這種「續命」對患者自己有無意義?因人而異甚至ta已經無力回答;而對ta的親友而言,有無意義不存在分歧,「留不留得住」才是問題。

在此借用電影《我不是葯神》的片段收尾:


意義仰賴身體來賦予,而身體是革命的本錢,萬望諸君珍重!

(參考資料:李治中老師的科普文章)

碼字不易,感謝閱讀!也許你還喜歡我的這些回答:

中國人是如何做到不信教的?

所謂厲害的人,遇到問題時的思維模式與我們的差別在哪?

初入社會,應該去大公司還是小公司?


甜心搖滾沙拉:

有意義!

曾經有一位叫葉子的朋友給我們投過三篇讓人潸然淚下的稿子,堅強的她與癌症抗爭的故事。。。

癌症帶來的病痛是必然的,但是意義卻並不是「過了五年治療癌症的痛苦生活然後死去」。。。

而是……

(一)大夫都是「騙子」

我叫葉子,這十年裡,我過山車的生活,總是能給我留下太多回憶,我曾經想過無數次,要把我」化療「的經歷寫出來分享給其他人,告訴大家什麼是」化療「,這有多麼痛苦,那是怎樣一種經歷,但是,這么多年過後,直到今天,我才真的有勇氣說出這件事,可見這是多困難的一件事。其整個過程我居然用了四年的時間,四年啊,雖然不長,但是也絕對不短了。很多人都知道破繭成蝶的故事,說的是一隻普通的毛毛蟲,經歷痛苦的掙扎和不懈地努力,最終化為美麗蝴蝶的過程,而我的蛻變恰恰就是從那一次」化療「開始的。事實上,我想告訴你們」化療「絕對不是開玩笑的,擱我後來的總結,這簡直就不是人能承受的事情,為了醫救只能以毒攻毒,這么殘忍的治療方法真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我們這些病人到底應該是謝謝Ta,還是應該恨Ta,內心十分復雜,這里可以省略一萬字…..

「四年前,我因為一次懷孕,惡變成了後面的「化療」。那一次我可憐的寶寶沒有變成「寶寶」,而是成長為了一種叫「葡萄胎」的東西。我之前說過,年輕時我愛看小說,曾經有一本叫「所謂婚姻」的小說讓我記憶猶新,我清楚記得裡面的女主人公當時就是因為一種所謂叫「葡萄胎」的疾病奪走了生命。那時候我想,這到底是什麼鬼,懷個孕都會死嗎?小說就是小說,不幸的事情總是很巧合的一再發生。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在我的人生經歷中竟然也埋下了這樣的伏筆。

接下來請我用最最通俗的語言來描述一下它是什麼。

當一個媽媽在懷孕的時候,身體里會分泌出一種細胞,學名「人絨毛細胞」,簡稱「HCG」,這一點所有的懷過寶寶的姑娘們一定不陌生。它是幹什麼用的呢,它可以幫助你的胚胎進一步分裂、發育,從而行程胚芽和胎心。既然要促進分裂,那麼它就有著同腫瘤細胞一樣的性質,就是幫你分裂再分裂,直到你不需要它的時候,它就可以離開了。而我的「HCG」們似乎有點不受控制了,好好的一個胚胎,它們破壞他,把他一再分裂,以至於最後變成類似「葡萄」一樣的組織,其實我挺恨它們的。都說久病成醫,當年我也是這樣的人,讀了無數文獻,從一點點希望中走向絕望。最終我確定了我就是那一千分之一中的一個人了。

剛剛我只解釋完了上半段,我說了,這個「HCG」當你不需要它的時候它會自己離開,所以葡萄胎刮宮後,大多數人半年後又是一個好漢,可以重新再懷。而在這千分之一的患者中,還有那麼5%的人,是請不走「HCG」的,我說過它的特點,與腫瘤細胞異曲同工,於是乎,它們就開始自己玩了,不斷分裂,組成小隊伍通過血液流淌到你身體里的每一個角落,侵蝕你的肺部,子宮,最後是大腦。而我,恰巧又是那5%人中的一份子,這個中獎機會是我人生中,最難得的一次「大獎」,在隨後的2個月每周抽血日子裡,我確定了,靠,它們真的還沒有離開我的身體,並且已經向其他器官進攻了。所以那時我的第一生理反應就是,我喘不過氣來了。於是在9月里的一天,我照完肺部CT後,接到了一個醫院的電話,對面冷冰冰說「你的肺部受到了侵蝕,看到了結節,需要立馬住院化療,再晚一步上到腦子,就沒救了!」

就這樣,因為一個寶寶,我幾乎搭上了一條命,當時電話掛斷後,我幾乎靜坐了十分鐘,事實上我是真的沒反應過來,這是真事,還是一個笑話。

接下來,化療的生活馬上就登場了,當時我有一頭馬上就要齊腰的長髮,我還記得當年我第一次辦理住院手續的時候,我第一句話竟然問大夫的問題不是怎樣一個化療過程,而是問他:

「這個化療掉頭發嗎?你看我這一長頭發,掉了太可惜了」。

當時大夫對的我回答是:「放心,不掉,你這個化療是最輕的,有些人什麼反應都沒有呢」,後來我發現,所有的大夫都是騙子,怎麼可能告訴即將要發生什麼呢,太不靠譜了,我就這么被騙進了醫院。沒有任何預兆,前一天還在工作崗位上提需求,第二天以及後面的日子就像人間蒸發一樣的消失了。

預想知道後面的事情,請容我下次在叨叨!最後還要感謝今天看過我文章的你們,我之所以願分享這些不堪的往事,主要是想告訴大家人這輩子,真的可能會突然遇到很多形形色色的無助和困難,但除了面對,真的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了,既然已經發生的,就從容的去經歷吧。。。

傳說中的化療液

(二)化療很痛但心裡要笑

說到經歷,文字都是看起來美麗的,說到故事,講述都是聽起來精彩的,但是說到底,全是不堪的往事。化療的那段日子,其實我真的沒哭過,因為想不起來哭,只想著什麼時候可以過去,心裡念著可能快了。。。其實我有很多朋友,27年的,15年的,10年的,也有最近5年的,甚至是這2年覺得交心的朋友,但是當你有勇氣說出一些曾經發生的事兒時,幾乎所有人都是意外的。對,因為我那時真的沒有勇氣告訴什麼人,以至後來也沒有勇氣跟什麼朋友再提起,為什麼?因為「苦」,並且每次提起都哽咽,我想坦然面對這些過去,可是怎麼坦然,那就只能說說到底什麼是「化療」,那是什麼感覺吧!

今天我再次回憶到」化療「期間的那些點點滴滴,請朋友們要有耐心的看下去,對我而言這確實不是輕松的回憶。。。

我以前說過,」化療「真的不是人可以承受住的考驗,我那時放醫生的話說,這只是最輕度的」化療「方案。所以想想那些真的癌症患者吧,能撐過去的,在我眼裡他們都是」前輩」和「英雄「。為什麼有些人寧願放棄治療,也請你不要認為他們那是膽小,其實換做誰,都一樣!

顧名思義,所謂「化療」就是用化學葯品治療你的疾病。這真的挺可笑的,我們天天喊著遠離「化學環境」但是最終能救你命的,竟也是「化學葯品」。

整個原理就是,腫瘤細胞其實和人身體里的一些地方的細胞有著同樣的特點。那就是生長速度快,那身體里哪些細胞生長的快呢,三個地方最顯著,分別是:胃黏膜細胞,口腔粘膜細胞,和毛囊細胞。他們與腫瘤細胞同樣都是生長速度非常快的,所以我們化學葯品的使命就是將所有長得快的傢伙都統統殺掉。於是,在幾經化療之後,你就開始各種反應,胃疼會吃不下飯,空腔潰瘍嚴重到沒有辦法張口,然後就是頭發開始脫落,一切的一切它都是科學,只有我們真正認識它了,才能知道你自己的身體變化,才知道這些痛來自哪,不管別病人如何吧,反正當時我的感覺就是我應該去學醫,有天賦。

那「療」字是怎麼意思呢,我的理解,就是輸液,就是說,一邊打著化學葯給你,一邊輸著救你的葯治療你,這很糾結,這就是化療的原理了。我記得當時我每天大概要輸液13-15個小時,從早上7點多查完房開始就要輸液了,在上化療葯之前,需要各種「保肝」的液,「保腎「的液,增強免疫力的,被各種葡萄糖液稀釋,還有一些中藥的液,一堆一堆的,我已經記不清楚了,因為那15個小時里,我幾乎是昏睡的狀態。我感覺我把這輩子的覺都睡完了。但是其實真的起作用的那個化療「毒藥」就那麼一小瓶。

再回憶一下「化療」葯吧,當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時候,我真的好意外。它有衣服,也有容量(500ml吧),但是其實真的它就那麼小小一瓶,他們需要到無菌的屋裡,不透光的把這個葯打到葡萄糖液里,然後套上褐色的外套,因為不能見光(壞事都不能見光),會失效,其實這都是護士告訴我的,沒見過操作過程,我求醫心切,總問總問,也就漲了這個見識。

說說化療葯有多危險,其實我不知道,我只是有兩個記憶。第一次我上化療葯的時候,輸液才3分鐘,迅速高燒,嚇的大夫趕緊停掉輸液,不知道給我打了什麼針,反正我當時感覺就是昏迷,然後沒一會兒就醒了,體溫降到正常,因此化療葯方案也要調整,這個對我反應太大。還有一次,我不小心把一點點液體碰到了床單上,就那麼一點點,護士看見了,立馬讓我起來,她們換了新的床單,還是戴口罩帶手套換的,當時嚇著我了,至於嘛,那時候我才意識到,「毒藥」是有威力的。

然後再說說周期,每個病人治療周期時間不同,但是大概都是6-10天的樣子,我慶幸,我只有6天,進了醫院天天數日子過,等你出了院,每3天就要去醫院驗血,如果發現各項指標高了,或者發燒了,我噻,這個級別相當於搶救,立馬住院治療,一分都不能耽擱,所以在化療期間的病人是非常危險,沒有抵抗力,一個感冒可能就會要了命,一點點差錯,可能就哪裡急性衰竭,所以每次看到戴口罩的光頭病人,你真的要躲遠點,不是人家有病,而是你有病,沒准你一個噴嚏就要了人家的命。

這些事情我說太輕描淡寫了,因為我怕哽咽,其實」化療「給人身體帶來的危害真的太大了,我記得每次我照鏡子的時候,臉是紫色的,晚上睡覺的時候,我經常被嘴裡的口腔潰瘍疼醒,我可以感受到我的口腔內膜在一點點的融化,然後血就這么一點點的滴到舌頭上,然後一種劇痛傳變全身,所以只能醒著,因為根本沒法睡。人在最難受的時候,往往就更愛折磨自己,於是每次當我疼醒,我就去弄一杯鹽冰水漱口,疼,忍,直到麻木了,行了,能回去睡覺了。幾乎出院的7天里天天如此。

與其說化療住院期間是「熬」,那麼每次出院後回家休養的日子就是煎熬了…

所有的疼痛都是有過程的,最開始是你的口腔,當你的口腔慢慢開始好轉的時候,你的胃就會接著這個接力棒了,上個星期我是不能張嘴,下個星期我是沒法吃飯,因為吃了還要吐,任何東西都吐,奶也吐,水也吐,吐到膽汁出來之後,我媽說你還得吃啊(那會我媽買了好多海參,但是我感覺多半80%我都是吐出去了),周而復始,於是到最後真的懶得吃了,吃完再吐,何必再吃,但是那時我都沒瘦,可能是輸的液太多了吧,各種葡萄糖,生理鹽水,我腫的跟個球似的。那時最煩的就是看到我自己,真想睡了就別醒得了,活著招罪。

等你的胃折騰完你之後,就輪到你的心理底線的大關了,我那一頭長髮就這么離我而去。我一共住院四次,其實第一次我還抱著僥幸的心理,頭發應該沒准不掉,誰直到第二次化療開始,那簡直就是天女散花。醫院保潔阿姨專門過2個小時就去我那掃一次地,我留了幾乎8年的長髮啊,再見!我是什麼時候意識到我必須要剃頭了的呢,有三件事說動了我。第一期化療之後,我基本上還可以正常生活,跟朋友去吃過一次飯,好尷尬啊,吃完飯,我身旁滿地都是長發,我當時真的看到了大堂經理詭異的眼神,好尷尬。第二個是,頭發掉了,又是長發,幾乎都亂在了一起,我用梳子梳不開,我一氣之下就用了那麼點力,這到好,一把下來了,捨不得扔,攥成球,放枕頭底下,至今還留著一堆,其實我還是挺有病的。第三個事,我血管不好,一輸液就劇痛,也不能動,就那麼干忍者,對我這樣怕疼的人來說,絕對是噩夢。在經歷一期化療後,護士再也扎不進去了,於是我必須使用picc(在你胳膊上打一個洞,把輸液管直接穿到心臟,然後每次就用那根管給你輸液,不用每次都扎手,到現在胳膊上還有一個小疤,那個就是picc留下的痕跡),一旦使用,那條胳膊不能沾水,因為胳膊到血管里有一根粗孔,所以你的身體就等於有一個開孔的環境,不能感染,否則就是找死。所以我的右胳膊無法用來洗澡,我那一頭快掉光的長髮誰來幫我洗?於是在第二期化療完成後,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讓老爸給我剃頭,從此過上了光頭的日子,ps:光頭睡覺特冷必須帶帽子。

病痛是魔鬼,可以把你變成世界上最丑的人,我自己都不想看自己

(三)珍惜當下每一天,活著就是意義

之前一直在叨叨化療的過程,確實就像是又做了一次噩夢,但是其實再多的皮肉之痛都沒有心理防線的倒塌來的更加痛苦、難受,所以接下來可能會煽情….

化療的那段日子,其實我真的沒哭過,因為想不起來哭,只想著什麼時候可以過去。心裡念著可能快了。那段日子刻苦銘心的原因,我總結可能是因為全程都是我一個人扛過去的,當時我沒讓老公回來,真的覺得沒有用,看著我輸液,看著我難受,不如去努力堅持他自己的事業,他根本幫不了我。我爸我媽,他們忙著照顧家裡兩個80多歲老人(1個半身不遂和1個老年痴呆),哪裡有時間來看我,我也不想讓他們知道我難受,所以我也沒說,每次問我,我就說反正吃不下東西,也就別忙活了,人能走路,可以用醫院的移動輸液架,至少上廁所問題不大。開始怕我孤獨,每次都是婆婆中午過來送點吃的,陪我一會兒,可是真的太熬人了,也是60多歲的老人了,最後就讓我用各種借口給轟走了。其實我就昏睡挺好的,時間完全都根我沒關系,我們屋的病友大部分都是上年紀的大媽,特別熱情,有時候幫我看著是不是液沒了要換葯了。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我還有長發的時候,我爸去醫院給我洗過2、3回頭發,我仰躺在床邊,他接盆熱水幫我洗,那感覺好像回到了小時候,特舒服。有時候我爸下午5點多會抽空到醫院看一眼我,然後陪我到8點多再走,我家離醫院往返60多公里,每天就這么往返著,但後來直到我化療第三期,我姥爺突然住院了,於是我爸需要去陪床,就沒法過來看我了。我連住院化療都是早上自己擠捷運過去的,現在想想覺得自己特別」250「。後來我聽我爺說有一次我爸喝多了去他家鬧,說你們都不去看我閨女,她生那麼大病都沒人陪床。嗯,其實是我沒讓我爸跟家裡任何人說,他們也是那天才知道我生病了。我爺說我爸哭的都不成人樣了,所以我知道,其實我的父母對我的那份感情,沒法說,反正我是他們的生命。當時其實我就想,這個鬼樣子,就活在我自己的記憶里得了,所以到後來越來越不像樣的時候,我幾乎是拒絕見任何我認識的人的,除了我爸我媽我婆婆。

當你睡了一天的時候,我那時候最大的愛好就是半夜拖著我的輸液架,在幽黑的婦科醫院樓道里慢慢移動。別說你害怕什麼鬼了,我覺得當時我就是女鬼,所以我想其實醫院里好多鬼故事真的可能不是什麼女鬼,而是病人吧,那會就哪黑走哪,因為我的生活已經在深淵的黑暗中了,還怕什麼更黑呢,最好讓我看見女鬼,看看到底是我倆誰能嚇著誰,我當時真就這么想的。而且我總覺得越走越黑的時候可能就能看到微不足道的光亮,有一次我可能幻象了,真的覺得有一束光在引著我前進。

其實後來我跟很多人說過,我是這么形容的,第三期化療時我正好住窗戶邊,我能聽到附近國中孩子們在做課外活動,於是我就站起來走到窗口看。就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渴望「。看著一幫那麼有活力的小孩在跑來跑去,外面陽光明媚,可是病房陰冷的很,我想以後如果有一天我好了,我一定要讓自己每天高高興興的活著,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已經是最差的時候了,難道以後還會更差嗎?所以每次當我給別人講心靈雞湯的時候,我就說起來這段,置之死地而後生,我想就是這種感覺吧,我答應自己了,就必須做到,不能辜負這場意外的災難,干快樂的事情,能好好活一次,不容易。

從化療開始,到結束,大概經歷了4個月,一共4期,中間估計肌肉注射(打屁股)得有100多針了,抽血次數估計有50多次了,反正就是一言不合就抽血,天天查。所以以至於我現在只要抽血檢查就費勁,血出不來不說,還得淤青一大片,因為血管好像確實不太好了。但是我練就了新本領,看著扎,不怕抽血了,來,抽,隨便,想幹嘛幹嘛,只是一進醫院還是會心裡抵觸。

這次鼓起勇氣說了這么多經歷的過程,我只是想澄清一件事,這所有的經歷是真的是沒有經歷過的人無法想像的,所以我們真的應該珍惜還算健康的自己。

其實我真的不覺得我堅強,我只是更膽小罷了,因為曾經站在窗檯邊1個小時,都不敢跳下去,後來各種借口說服了我自己,好像是沒有那麼慫似的,其實就是我怕死,當醫生說你不治可能會死這句話時,整個人是木的,怕,特怕,什麼是死,從來沒體會過,但是那種恐懼我知道。所以我後來他們問我到底是什麼讓你這么堅強,其實就是怕死,因為怕死,所以想活的更好。

我之所以願分享一部分我化療的寸照,主要是希望告訴大家這一切的真實與可怕,很多人都覺得我們還年輕,所以什麼都不怕,熬夜,酗酒,抽煙,好多好多壞習慣,當有一天你有了我這些經歷後,我想每一個人都會看待生命如此珍惜。有時候我總覺得自己是最不幸的,可有時候我有覺得這是無比真貴的經歷,教會了我活著的非凡意義,與大家共勉我自己的幾條總結:

* 希望是自己給的,指望不了別人,你自己心裡有希望,它就真的在那。
* 你什麼時候做出選擇都不晚,只是怕你都不知道你要什麼。
* 你明知道這么做不快樂,還偏要做,這和自殘有什麼區別。
* 知道嗎,機會有時候在你眼裡就是個屁,當你連屁都能認清楚的時候,你就知道哪些機會可能會改變你的一生,抓不抓看你,錯過了就認了吧。
* 學會祈禱吧,因為冥冥中的一些安排真的是你不能阻止的,睡前多和天父聊天,我覺得他可能會幫你。
* 注意身體,真的當你病了的時候,一切都不重要,心裡就是那點我想活著的事。
* 試著去做一些你不敢做的事情吧,因為做完了之後,你會發現不過如此,然後就開始越來越大膽,幹這種事會上癮。
* 千萬別認為你的人生是完美的,一個浪頭過來可能就翻船了,所以別給自己催眠。

最後,我希望這個世界上不在有病痛,雖然不可能,但是我要讓它存有希望!

From 葉子

豁達樂觀的人,上天都會保護她的。。。

經過不斷的康復治療,葉子的癌症也逐漸的康復了。

苦難並沒有讓這個可愛的北京姑娘頹廢,經歷了這一切的她,變得對生活無比的熱愛。

而且還找到了那個只守護她的愛沙尼亞大兵Madis

Madis軍校畢業照

熱愛生活的葉子還把他們的愛情變成了唯美的沙畫。。。

我們的故事之Madis的生日禮物_騰訊視訊​v.qq.com图标

他們的愛情故事都在這里。。。

揭秘到底是怎麼認識的他​mp.weixin.qq.com图标


想減肥健身的朋友們,請持續關注 @甜心搖滾沙拉

更多關於減肥和健身的知識、理念、方法和問題的回答盡在此處。

當然我還是靈魂段子手。。。


伊布太強了:

沒有意義,不考慮經濟問題也是沒有意義的。

我父親60歲肺癌晚期,當時如果不治療,腫瘤會在三周內完全堵塞氣管,最後三分鐘而死(我公公就是這么死的,三分鐘)。

於是我們花錢治療,家裡比較富裕錢不是問題,接下來三個月悲慘的事情發生了。

肺部放療腫瘤縮小不用擔心窒息,腫瘤轉移到腿骨~下顎骨~顱骨,高效止疼葯當糖吃,副作用導致嘔吐腸道梗阻。顱骨放療必須固定住,於是顱骨上打了四顆鋼釘!

吃了這么多苦,只多活了三個月,最後渾身衰竭高燒不退,在床上翻了一天一夜去世。

如果這種命運降臨到我身上,我選擇有尊嚴的三分鐘。

~~~~~~分割線~~~~~~~

「事非經過不知難」


謝不榆:

醫療的進展是飛快的,是迅速的,是超出很多百姓固有認知的。

對於癌症,很多老白姓的觀念還停留在「癌症=絕症」,「癌症就是手術、放化療」、「放療化療千萬不能做,做了就把人治死了」的觀念里….雖然醫生在接診時會仔細宣教,但有時很難改變很深蒂固的「既有觀念」…

我不得不說,隨著腫瘤早期識別、早期診斷的能力提高,新型治療方法(如腫瘤免疫治療、質子重離子療法等)不斷湧現並顯示出了強大威力,腫瘤已經不像之前那樣是「絕症」,很多腫瘤患者的生存時間不僅得到了大大延長,生活質量亦得到了明顯提高。大部分情況下,腫瘤的治療不僅有益,且是必須。

謝醫生並非從事腫瘤專業,對腫瘤的診治也知之不 多。但從臨床中,我能扎紮實實體驗到醫學的飛速發展與日新月異—-這種對病情的改善,對生活質量的提高的速度,令人驚嘆。有時,當我們回望10年前診療的時候,便會覺得如此落後…而對患者來說,理解這些感受已然非常困難,當需要依賴自己以往經驗作出某些決定的時候便難免「難上加難」,作出錯誤決定….

因此,對於患者來說,相信醫生,聽從醫囑,在醫生的指導下做出有限選擇,恐怕才是獲得最佳治療方案的最優解。


匿名用戶:

為了求生做的任何事都是有意義的。


陳柯:

癌症的治療有沒有意義,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患者根據治療結果的不同會有著截然相反的判斷,就像我老爹,雖然我現在也問不了他了,但我猜他可能覺得沒什麼意思。

老爹是2018年年初八查出的肺癌,晚期,因為春節一直有些低燒,上班第一天老媽帶他去做ct,我媳婦一個電話給我,聲音雖然輕輕的還帶著帶著哭腔,於我卻如同晴天霹靂,隨即和領導請了假回到家中,送父親去肺科醫院,經過一系列手續和診斷,2月28號在醫院進行了左肺部切除手術。

手術完老爹休整了一段時間出院了,因為術前PETct診斷是沒有轉移,所以稍稍安心了些,可惜沒過多久,老爹覺得胯部開始疼痛去醫院檢查,頭部和骨轉移了,隨即就是一系列的化療放療,經過了6次化療,老爹的血色素過低,醫生說他的身體不能再接受化療了,隨即停止了化療,這時候疼痛部位增加了膝蓋,血色素低還嘗試輸血治療,但由於癌細胞的骨轉移這些都是暫時的辦法,其實這時候,包括我老爹在內,我們都明白,沒什麼希望了,慢慢的老爹的聲音開始嘶啞了,醫生說是癌細胞轉移壓迫了聲帶。

就這樣到了11月底,有一天我和媳婦正準備去吃晚飯,老媽打給我說老爸呼吸困難了,當天晚上送去第一人民醫院進行了氣管切開,但不太見效,市一表示他們沒有辦法做內窺鏡手術,於是還是聯繫到了肺科醫院,進行了氣管內窺鏡手術,切除了氣管內部的腫塊

這時候是12/5日

醫生說手術很成功,ct也顯示上呼吸道沒有壓迫,讓我們去切開的醫院閉管,這時候我們犯了一個錯誤,由於肺科醫院掛的是急診,我們回家沒有直接去市一,而是讓老爹先住院在了母親的單位,然後我和母親去了市一詢問拔管的事情,醫生表示他們這里不能拔管,要去北院,我和母親表示拔管宜早不宜遲,最好可以在近一點的地方,病人折騰不了,醫生表示那要等到下周一主任上班再說。

可惜,老爹沒能撐到那時候。

12月9日下午3點50,老爹走了,呼吸衰竭,管子裡面手術後的血水和分泌物堵死了老爹的最後一線生機,那天下午我還先去了市一想幫老爹掛急診,剛到醫院就接到了媽媽的電話,讓我快回去,可惜沒能見上最後一面。

老爹的看病之旅戛然而止,回到題主的問題

癌症的治療有意義嗎?

老爹可能認為沒有,但他現在不在了,我和他唱唱反調應該不會惹他生氣

(悄悄的)有意義。

我相信,如果給我們再來一次的機會,不管老爹還是家人,依舊會選擇積極治療,加以改正一些治療過程上的失誤,為老爹爭取更多的時間,更多的機會。

可惜已經沒有如果了。

這是屬於老爹的故事,一個結果不太勵志的抗癌故事,可是如果不治療,也許老爹連幾個月都撐不到,最後也是由於自己人的失誤而造成了老爹的離開,如果沒有最後的那幾個失誤,也許老爹還能一起過新年,也許……

癌症的治療,這是一個無關有無意義與否的事情,癌症的治療,患者活著的每一天都代表了自己和家人想要生存的期望。

生存有意義嗎?

活著有意義嗎?

有,每一天都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