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痛有多痛?

問題描述:癌癥患者感受到的癌痛大概有多痛?
, ,
我的媽媽,50歲,肝癌。確切地說是成人肝母細胞瘤。當時病理確診後,竟然有醫生要求全程記錄媽媽的病例,因為此種病例太過於罕見,同樣,來勢也太過於兇猛,從發病到手術切除到化療到最後,僅僅九個月。
媽媽說肝部疼痛,失眠一宿。作為醫生的老公立馬第二天便帶她去醫院做超聲檢查,影像顯示13公分大小,包界清晰的腫瘤?伴隨口述疼痛,高度懷疑是腫瘤。接到消息後,眼淚伴隨心絞痛,內心猶如雪山崩塌般,我也清晰的記得那是我天是我的生日。媽媽很敏感,從我們的眼神和行動上似乎知曉了一切,等到上級醫院確診時已經全盤告知她。轉入上級醫院,綜合專家意見,我們決定手術。推入手術室那天,爸爸媽媽的朋友幾乎擠滿了家屬等待室。長達五個小時的手術,除了焦急更多的是揪心的疼。媽媽被推出手術室那一刻,用力的握了握爸爸的手,爸爸當即淚崩。恢復不久便回家修養,接著對我們來說是身心俱疲的一段時間。傷口疼痛,


時間回到7年前,我才高一,我媽癌癥,腿浮腫,還有好多瘡,我看著都覺得很痛,而她卻沒說一個痛字。


爸爸十月十號早上三點二十走的。
六號到醫院一直陪著他,知道他咽下最後一口氣。
年初感覺腹部疼痛,做胃鏡沒沒查出什麼,意味是普通胃病,兩個月後全面檢查確診為胰腺癌晚期已經轉移。確診後最初的幾個月做了十期化療,之後采取保守治療。化療就好點,不化療腹部疼。吃飯疼,站著疼,只有蹲著的時候會好點。到七月份再見到爸爸的時候,由於化療的副作用全身黝黑,但沒有脫發,人非常瘦。九月底病情惡化,進食困難,人已經是皮包骨,胸口以下嚴重水腫。
十月六號我去醫院時已經不認人了,唯一認識的就是媽媽。已經進入半昏迷狀態。
十月七號嗎啡等止痛藥完全無法吞咽,只能喝下一點水。 每隔一個小時左右就會疼得要求做起來,坐幾分鐘又進入昏迷狀態。
十月八號要求做起來的次數慢慢減少,昏迷時間變長。
十月九號幾乎沒有一絲體力,坐起來兩次,其他時間一直處於昏迷狀態,腿部水腫幾本消除,但腹部發燙,時常無意識得掀開被子。
十月十號早上一點呼吸急促,雙眼一直睜著,不停流眼淚,口水似乎無法咽下,親戚圍著說了很多,最終爸爸還是走了。
願爸爸在天堂一切安好。


轉移到哪里,哪里就會刺骨,鉆心地痛,想想中似有萬只螞蟻在啃噬。作為女兒能做的,就是幫她按摩,按到手軟。盡量以後不會有遺憾。癌癥晚期,是不能治愈的。要安慰,鼓勵病人。但你首先要堅強。


我的一個大爺,怎麼說呢,就是我爸爸的阿么的兒子,昨天走了。我不經常回老家,所以對這個大爺不是很熟悉,我聯考成績沒下來之前去縣城里的一家醫院看過他,他那個時候並沒有確診有癌癥之類的病,人精神也挺好的,還問我聯考感覺怎麼樣。然後就是七月中旬吧,我媽告訴我他現在在市里的一家醫院,確診為腸癌晚期,已經不行了,就等著死了。這對我來說還是非常震驚的,畢竟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樣沒了。大爺那時候還可以說話,他主動要求回家,不想死在人家醫院里,就這樣把他接回家了,然後的幾天,都是我媽媽在照顧他,我媽說他真的很痛苦,剛開始的時候還可以說些話,到後來就只能哼哼幾句了,叫他他還能回答,說明他是神智清楚的,痛的時候只能用止痛藥緩解一點疼痛,在臨死前的五天里,一口飯都沒吃,肚子里都變成黑的了,可想而知,真的很痛苦。今天聽親戚說,他如果不是因為他兒子,早就自盡了。
感觸很大,特別是周圍人親身經歷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所以,好好珍惜生命,一年就得做一次檢查,痛了就去醫院檢查,保持好的作息規律。


不知道 反正我一個膽結石膽絞痛就渾身冷汗全身發抖要死要活可是去醫院掛個水一會就緩解了 ⋯⋯


2014年9月,醫院初步診斷爸爸胰腺癌。我哥給我打電話讓我趕緊回家,那時我剛剛檢查出懷孕兩個月。即刻收拾幾件隨身衣物就回家了。直到今天,兒子十一個月,父親去世兩個月。
剛診斷出癌癥時,什麼都不敢同他講,連我即刻坐車趕回去,都只是同他說,一來現在的工作就是混時間,二來懷孕了,所以幹脆回來算了。
醫生並不建議做穿刺確診。哥哥為安撫爸爸,做了一個療程的化療。然後又自己拿著病例,去了腫瘤醫院,拿了一些中藥。
回家之後斷斷續續的疼,大部分時間是半夜。輕微疼痛靠止疼栓,再不行就偶爾吃點嗎啡然後去醫院掛點止疼消炎藥。常常是半夜敲鎮上衛生院急診的門,因為常去的原因,基本上鎮醫院的所以醫生都認得爸爸了。
讓他把農耕機轉手他不肯,依然常常是活來了就去。沒事的時候去打牌,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打牌也是轉移註意力的方法之一。
總的來說14年情況比我們想象的要好些,去醫院復查了兩次,腫瘤並沒有變大。也過了醫生說的生存期,爸爸精神尚可,並且疼痛次數甚至有所減少。
15年春節,我哥兒子出生,ABO溶血,我們忙前忙後,接小子出院時候讓爸爸再次復查,不肯。春節之後,哥哥出去上班,我回了婆家準備生產。
兒子42天,已是今年5月份,我又回了娘家。爸爸情況很好,還在跟我說準備換一輛大的農耕機。跟別人說,他之前是醫院誤診。
沒多久,媽媽一次重感冒後,爸爸感覺不適,去鎮醫院,醫院按照慣例給止疼消炎,甚至沒有查出高燒,沒有給退燒藥。然後整個人從那個時候開始消瘦。腫瘤長大,擴散。又開始經常疼,半夜不是特別疼的時候只能在房間走來走去。有時候疼的吃了嗎啡跟我說頭暈暈的。
到十一我準備裝修房子,他幫我找熟人裝修,那時候開始沒有食欲,人也提不起精神來。他說想去外面看看,去廣州深圳玩一趟。我跟他講裝修完你就去吧。
但是沒有等我裝修完,他已經漸漸的沒有辦法騎電動車,漸漸的走路吃力,然後下不來床,翻不了身。
他意識清醒,臥床大半個月,一天我跟他查血糖的時候,他跟我說,我好辛苦,像這樣活著比死了還受罪。我只能跟他說,我都知道,除此之外,毫無辦法。
最後幾天,已經無法進食,嗎啡已經無法口服,只能貼止疼貼。
終於還是在冬月初二下午走了。走的時候極其平靜,只是呼吸間隔時間越來越長。
恨我自己非要用裝修將他綁在這里,竟沒有讓他在最後的時間出去走走看看。因為要照顧一歲不到的兒子,也很少能照顧他,甚至連待在他身邊的時間都不多。這輩子養了個女兒,女兒卻沒有能為他做什麼。
每天每天,我都在想,他要是還活著該有多好。他要是還活著,看到孫子外孫該有多歡喜,也能像路上這個人一樣,帶著自己的孫子出門逛一逛,孫子哭鬧了買個糖哄一哄,每天也像別人一樣定時去接孫子放學,然而不能了,他在孫子外孫都還不滿一歲的時候就走了。


痛至心,痛至家。

我對象父親,也是肺癌,發現時晚期,熬了半年,今年正月二十走的。過年後,我公公幾乎是在熬、在等。對象家農村忌諱正月十五之前辦白喜事,在我們過年結婚後,公公意識越來越差,在家打了一周的營養劑和護肝藥後建議停藥,我先去上了2天班,對象和婆婆在家日夜輪流繼續陪伴。我周六回家時,婆婆把我帶到公公面前說我回來了,當時公公意識已經極差,睜眼望了我一眼後,就再無意識,只有呼吸,那晚剛熬過0點,就走了。最後期間,止痛藥已經對於公公無任何感覺,這半年多,整個家也是一直在操心,對象每月都要請假1~2周去陪公公化療,中間也有過我1個人去照顧一周。癌癥對於任何家庭的打擊都是極大的!錢財、精力各方面都能摧毀!我對象也因此情緒性格也由溫和改變成易怒。幸而公公以前是單位,治病補貼多一點,但家中積蓄也消耗了完了。我倆結婚屬於我家大辦,他家小辦,我爸媽自己也承受了很大外界壓力,別人會說我嫁低了,我爸媽只希望他對我好,兩人幸福即可。

希望每位都身體健康!


08年的時候爸爸查出肝癌,晚期。
最後一個月是徹夜不停地呻吟。
在旁邊守夜的時候我就在想,如果您能早點走,是不是就能少點痛苦。


我的媽媽是雙癌,食道和胃,從發現到她走不過區區三個月。不想再去回憶在醫院那段時間經歷的希望、檢查、確認、希望破滅的循環。母親病的那三個月的冬天華北平原經歷了史無前例的霧霾,我在層疊的霧霾中甚至覺得恍若夢境。我在母親墳前獨自一人哭得無法呼吸,我反反復復問了自己幾千遍一個問題,母親一個人孤零零在那里她會不會冷?會不會冷?我們都珍惜活著的人和日子吧,因為媽媽真的會離我而去。


爸爸是肺癌走的,從年輕的時候開始抽煙抽了一輩子,最後不明原因的咳嗽,整夜的咳嗽,檢查出來肺癌中晚期。做了手術,14期放療跟化療。療程結束兩個月後轉移。放療跟化療真的很痛苦,特別是隨著次數越來越多,這種疼痛的感覺會幾何倍數的放大。想想老爸當初是多大的求生欲望堅持了這麼多的療程。最後癌細胞轉移到腦部,表現是昏睡,不幸中的萬幸,因為昏睡老爸並沒有體驗過太多的疼痛。
隔壁床的阿姨,學生愛戴的老師,不抽煙,檢查出來肺癌晚期。醫生直接不讓手術,疼的整夜整夜的臥坐不安,縮成一團,疼的滿身都是汗,有時會突然脾氣暴躁,過後會跟大家道歉,因為太疼了。後來就是註射止疼藥,不斷加劑量,卻讓人看著都能體會到那種疼,鉆心的疼。
但父親也沒好到哪里去,後期經常心跳過速,一會要坐起來一會要躺下,非常痛苦。清醒的時候會跟我說給讓他死了算了,會跟查房的醫生護士說打一針解脫了他,每當聽到這些就非常難過。看著老爸那麼痛苦卻又沒有任何可以為他做的,真的是一種無力的罪惡感。
這只是癌細胞擴散轉移到腦部後父親承受的痛苦,其他沒有這麼好運的人承受的癌癥痛苦真的真的真的不敢想象。
希望我們能建立起安樂死制度,維護病人最後的尊嚴。
經歷這些後對任何事都看得很淡,希望大家珍惜生命。


我寫的是離題的。看了深夜食堂有感而發。
還記得阿公在我初二的時候第一次中風,當時的我很叛逆。放學都是去網咖打機,或者在家玩單機遊戲。那次中風,家里人都很忙,去醫院照顧阿公。我卻仿佛不關自己事般,依舊日日去玩。阿公住了幾日醫院,因為經濟原因就回來了,落下了一定的後遺癥(剛開始中風的時候,只吃了安官牛黃丸,沒及時去醫院)。阿公從此說話不甚清楚,走路也要拐杖了。
第二次中風。事情就是這麼突然,毫無征兆。進醫院,醫生說做手術也是後遺癥,不做就昏睡著等死。我永遠記得我叔的嘴臉(你之前的積蓄呢?全花光了,那就不做手術了。)我阿公那渴望生存下來的眼光,我一輩子難忘。其實我們沒有剝削別人生存的權利。從此我也很怕自己有天有病,父母會拋下我。
另外我很多次想買學校的綠豆餅給阿公吃,但每次都耽誤。但最後我有沒有帶過給阿公吃,我已經不記得了。只是這件事窩在我心里很久了。錢,在這種現實中,特別重要
永遠記得阿公臨死前的沉重呼吸聲,仿佛責備我「不救我」,老是喘不上氣的樣子,仿佛下一秒便是生命的結束,和對我的煎熬。但很明顯,呼吸停止了,煎熬還在。


突然看到右邊這個問題。
有個親戚前幾天跳樓了,肺癌轉移打止痛沒用了的程度。這種情況真的能安樂死就好,人生活著不是為了受罪。


看大家的回答,看哭了。雖然知道生命的珍貴,但是不在被奪去的那一刻,體會終究不是很深。希望大家都註意身體,健健康康的,遠離癌癥,好好度過這僅有的一生。


癌癥晚期的患者,有的時候甚至用嗎啡都不能有效鎮痛。嗎啡有抑制呼吸的效果,所以不能用的過量,否則會造成病人的呼吸抑制。
癌癥的疼痛不僅是由於腫瘤組織的增生所帶來,更多的,是腫瘤組織長大浸潤正常組織,壓迫神經血管所帶來的一些問題。


看上邊的答案看哭了 想起了我阿么 因為胃癌去世了 一想到她眼淚就唰唰的 走的時候11天一口飯沒吃 那麼堅強的阿么 一心求死 太難熬了 從嘔吐到吐黃疸水到最後吐黑水
就一年的光景 80多歲的老人一年前身體硬朗 一天能趕五趟集 天天晚上河邊溜達
一年後吃什麼吐什麼 不吃就吐水 從透明的到發黃的到褐色的到黑色的
意識很清醒 最後在嘴里念叨 實在太疼了 觀音菩薩快來把她帶走吧

自從我阿么去世了我才明白 親人的離世多痛 遺憾的滋味多苦
大家珍惜家人 多陪陪家人 盡心盡力的孝順老人 孝順父母 多留下點好的回憶吧


阿公阿么都是癌癥去世的。因為爸爸是家中麼子,他們的痛苦在我父親眼中勝似百倍。

題外話,答豬二十六歲生了病,每日醒來只要輕微一動作就是和病魔一場惡鬥。社交和工作都不得不遠離。覺得清醒很痛苦,治療很痛苦,不知路在何處。

直到某天看到臨床一個全身癱瘓幼小的男孩子。每天阿公抱著來醫院治療,大眼睛很靈動,治療時就給阿公醫生唱歌講故事。對一切充滿好奇心的年齡。

忽覺自己幸運。希望他早日康復。

一切病魔都是平日不註意生活習慣所致。生病也是清空自己的好時機。雖然得病很痛苦,治療很痛苦。

我感恩很多人。尤其父母親人。親人的陪伴,陌生人的關愛,是每個人生命中的良藥。

【雖然病痛,宇宙對你無條件的愛和耐心接納,要慢慢體會。】

最後,加油成為一棵發光的大樹,能夠保持治愈別人的能力。


肺癌腦轉移,轉移骨癌
肺部腫瘤無法手術切除,頭部腫瘤切除半年復發
癌癥晚期的疼痛是一種鉆心的疼,這中疼痛病人是無法用言語來描述疼痛級別的。腦腫瘤的疼痛是感覺腦袋要炸了的感覺,病人恨不得一下能把自己打死以從中解脫出來。早期通過降腦壓,安眠藥可以減輕痛苦,中期只能打嗎啡針,頻率和劑量會越來越大,直至失去作用,這已經到了最後階段了,病人全身疼痛的不允許別人去碰,全身器官衰敗,口腔潰瘍,無法下咽食物,此時病人也沒有力氣呻吟,當他走到最後時間的時候,呼吸急促,呼吸急促,呼吸急促,呼吸停止。
這個過程是殘忍的,也是無助的,家人能給晚期病人最好的就是陪伴!
希望癌癥,有一天能徹底消失!


親戚患淋巴癌,不久前去世。
痛到要打好幾倍的止疼藥。而且臉部變形嚴重。
去世了也算解脫吧。


答案貢獻者:、薇薇、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哲也、愉虞、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十八、Arthur Woo、梁非凡、17ff、風的顏色、匿名用戶、Crystal、lee cat、時光、匿名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