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痛有多痛?

問題描述:癌癥患者感受到的癌痛大概有多痛?
, ,

我爹,62歲,2017年1月25日確診肺腺麟癌晚期,T8椎骨轉移,多臟器衰竭,到今天2月27,不過1個月時間。止疼藥從曲馬多升級到鹽酸嗎啡緩釋片,鹽酸嗎啡從每片規格10毫克的換到30毫克的,前後吃了不到半個月就基本失效,2月9日,正式升級為鹽酸嗎啡註射液。每只1毫升,肌肉註射,每次註射正常應維持8小時藥效,從第一支註射進去不過4小時就開始痛,從那天開始,每天註射4只,每次間隔時間3到6小時不等。我爹是個堅強的人,癌痛,我爹從沒哼過一聲,半夜藥效過了,用虛弱的聲音叫我起來給他再打一針,我一掀開被子, 從墊被,到棉被,到枕頭全是他身上的汗。

1個月時間,他的身體和每況日下,鹽酸嗎啡註射液現在加到了每天10支,每次2支,每日5次,痛到受不了就叫我給他註射一次,今天早上8點註射一次就沒有再叫我了,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打了也沒用。明天打算給他加到每次3支的量。

說明:對於我爸這個情況,經過思想鬥爭,我和家人放棄了積極治療,放化療他的身體受不了,靶向用藥醫保不報,而高昂的醫藥費我我本人也的確負擔不起,所以確診後就帶他出院回家了。我和妹妹辭掉了工作,每天照顧他的生活起居,打算陪他走完最後的這段時間。


作為彌漫大B細胞淋巴瘤患者,表示癌痛本身還好可以忍受,此處不涉及心理上的。全身化療帶來的痛苦才叫難熬,怎麼形容都不為過。還有打升白針引發的骨髓疼痛,那真要命,我曾經整晚痛的嗚嗚叫實在忍不住。還有白細胞降低到趨近於零時全身的無力感,高燒頭痛意識模糊,感覺離死亡特別的近。


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什麼感同身受即使別人告訴你了可是你也不會體會到到底有多痛


媽媽是肝癌,我眼瞅著她病情一步步嚴重。我在外學習工作這麼多年,從來沒有看到媽媽穿病號服的樣子,每次回家她都已經做完手術如同一個正常人一樣了,給我洗衣做飯,我幾乎忘了她經歷的那些痛苦。有一次,和媽媽聊到在醫院的話題,媽媽說,那個時候,覺得死了也沒啥,因為太痛苦了。因為從小到大媽媽忍受病痛的能力都超棒,人也非常樂觀,據爸爸說是醫院的開心果,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媽媽在我沒在身邊的這些年,真的很疼。。。。


給你推薦個視訊吧,就是介紹癌癥所帶來的痛苦,不僅僅是身體,更是心靈上的痛;不僅僅是個人,更是自己親人的痛。
[老梁觀世界]讓癌遠離


父親 ,48歲 ,2017年1月3日我帶他去體檢時發現肺部有陰影。
經過確診為腺癌,我和母親沒有告訴他,我娘倆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辭掉了工作,回到老家,準備帶父親去做手術。
大年剛過完,我們一行三人入院住院,結果是不能手術!對於醫學知識薄弱的我們,不能手術就意味著沒救了!
醫生和我們說,還有靶向藥,做完靶向藥檢查,我們就回家等結果了。一周過去,當我收到郵件看到不能使用靶向藥的時候,那種無助!這期間完全沒有和父親說過他的病情這麼嚴重,我和媽媽守口如瓶。就像沒有這件事發生一樣。
父親起初沒有任何癥狀,但我和媽媽總是在他打火機要點燃煙之前,迅速制止他吸煙,其實,父親一天吸不了幾根煙,但是他是做手工印刷工作的,從我沒出生就做這個工作。
五月份,父親開始咳嗽吐白色的痰,我和媽媽實在蠻不下去了!我們告訴父親真實的病情,父親並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崩潰,而是瞇著眼睛看著我和媽媽說:你以為我是傻子嗎?我也是個文化人,那麼大的腫瘤醫院,床位都爆滿,好心給我一個床位?
隔幾天我們就又踏上火車,去省醫院準備化療,省醫院化療科,給我們安排了一個實驗性化療,說白了就是小白鼠,化療費減半。這些都是一個親戚托人辦的,到了簽字的時候,我才知道,哦!忘了說,我23歲 !隨對這些問題不太了解,但我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醫院怎麼會給我們省錢?呵呵噠!
我們沒有選在省醫院做化療,而是拿了治療方案,回家了。
諱疾忌醫,我以前沒有理解這個詞,回到家,怎麼勸爸爸都不去醫院了,他說去醫院他就得死,非要回但我上班,六月末的天很暖和,爸爸除了吐幾口痰之外,沒有任何癥狀。就像沒有這個檢查一樣…..
時間過的很快十月一,爸爸說自己心臟不舒服,喘不上氣,去心內檢查,由於病灶位置導致的心包積液,假如不抽出來,很可能危及生病。
就這樣,我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住進了醫院,也做了第一次化療,見過電視劇里那些犯煙癮了的大煙鬼嗎?化療的人就那樣仰臥在一張單人病床上,不能沾水,頭發黏在一起,眼睛沒神,皮膚黃黑黃黑的,嘴唇幹裂,然後一口一口吐著混淆著口腔脫落的黏膜的痰,然後痰絲粘到像一根蕩秋千的繩子一樣,晃著,可就是不掉下來,然後你就看一個無力的手,拿著紙巾輕輕的抹一下,然後再一口痰,再抹一下….數次之後,痰絲就掛在嘴邊,不去理會。
一個月後天氣漸涼,我們出院了。
有一個月後,葉子落了….
父親第二次住院,同樣的心包積液,同樣的化療又來一次,父親一米八的170斤的體重,漸漸消瘦…
有一個月後12月我們又一次住院,這一次,化療無法進行了,除了心包積液還有胸腔大量的積液,壓著他就像一個水氣球,器官都收到影響,而癌痛也到了極致,180g的嗎啡計量,一天兩次 ,杜冷丁也要每天打上兩針,他依然疼的抽搐,哭泣,因為生病我看到了父親多次流淚,我的父親求我,讓我給他買點老鼠藥,讓他死吧!
現在是2018年一月,父親的轉移已經到骨,腦,淋巴,我能摸到一個一個腫塊,他弱弱的說:我堅持不住了,我打不過他(癌癥),家里已經備好了裝老衣服,每天24小時沒有一秒鐘是不疼的!
我們已經放棄了,就這樣等待著死亡的到來!等待一個解脫。
癌癥到底多痛?我不知道!
父親的大限也快到了,他和我說,也就還有十幾天吧…


癌痛啊,就是你坐在得病的家人身邊,聽著她不停地哎呦叫疼,不停歇地翻身企圖尋找一種讓自己舒服些的姿勢,吃了止痛藥也無濟於事,而你只能在旁邊看著,眼睜睜地看著,什麼忙都幫不上……這種時候噶,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疼痛是能摧垮人的意志的!能夠選擇一種舒服的死法也是幸福啊!


誰能想象到現在的我是坐在肝癌晚期疼到昏迷已經不能表達疼只能幹嚎的爸爸的床邊刷出這個答案希望自己能理解這到底有多疼?!

願世上無癌癥。


阿公 肺癌全身性轉移。我這輩子最親最愛最重要的人。

至於有多痛,痛到 他死 我居然會感到開心。

因為 那樣的他 再也不會咬牙忍痛


父親從查出來就是肺癌晚期,三年來一直做放療,我也接觸到形形色色的癌癥疼痛者。父親後來腦轉移,腦脹痛,坐、立、睡都不得安寧,沒有白天晚上之分,痛的腦袋撞墻,手抓墻。。。是脹痛,前期靠甘露醇消水腫,後來陷入腦昏迷,再也不鬧了,不吃了,不認識任何人。。。癌癥疼痛患者打杜冷丁前期有用些,痛的天數越多越沒用,一般是受不了巨痛三天的。見過一個痛的最厲害的癌癥病人,三樓以上的人都能聽到他的叫聲,嗎啡杜冷丁完全沒用,家人也按不住他,從病房爬著出來到走廊找醫生,想安樂死。還有個和父親同期的病人,肺癌晚期,某天早上醒來病理性骨折了,這個沒法治好的。每天骨折的痛伴他死亡為止。父親的主治醫生說癌癥晚期患者如果腦轉移一下子腦死亡去了,那是前世修來的福氣。


父親壯年查出肝癌,我對著那X光片無言以對。父親自殺於外地的酒店中,我至今不知道那痛到底到了什麼程度,只是當時去認領屍體的時候,我仿佛也死了。


經歷了才知道


20180506凌晨更新

在今天之前我已經有一個星期沒有吃飯和菜了,每天三餐吃一包麥片或者黑芝麻糊,白天則是在醫院打吊針,護胃以及消炎之類的藥,有時會加一瓶氨基酸。因為無論吃什麼都會反胃,惡心。每天自己會吃纖維素片,止痛藥,和一種中和胃酸的藥,護肝的藥已經不需要吃了,因為醫生抽血檢查結果是肝沒有什麼問題,血常規也正常。止痛藥是嗎啡,然後根據疼痛科醫生會診的結果開的一種鎮靜藥物,有解痙攣的作用。偶爾晚上會在睡之前吃一粒安眠藥。

而此時正是我終於把大便拉出來的時候,終於了解事情是這樣的,由於我服用嗎啡緩釋片止痛,而且服用量為30mg*3每天兩次,較大,而嗎啡緩釋片根據我百度到的第一篇文獻是說服用者發生便秘的概率是90%-100%,當嗎啡片進入胃腸道後,會在其中消化吸收,並造成胃腸道的痙攣,腸胃蠕動會變很慢,所以食物消化也會很慢,由於大腸是人體消化器官中吸收水分的部分,大便會變得非常幹燥,以至於拉出來的是跟山羊屎一樣板結的石塊,叫糞石,會堵塞腸道,更再加上腫瘤對腸道和腹膜的浸潤壓迫,使我痛苦難以忍受,甚至這個痛苦連肌肉註射嗎啡都無法止疼。

晚上搜了很多資料,能做的就是使用瀉藥,瀉藥有大黃,番瀉葉,酚酞片,乳果糖,麻仁丸和石蠟油。這些瀉藥里面大黃和番瀉葉屬於效果比較厲害的,酚酞片和乳果糖大概居中,麻仁丸和石蠟油最後,不過我用過乳果糖和番瀉葉,並沒有那麼好的效果。麻仁丸沒有吃過不知道情況,介紹是說麻仁丸能軟化大便,而且副作用比較小,因為只是吸收水分,讓大便軟化。

今晚吃過嗎啡後肚子開始痛,我去醫院旁邊的藥房買了麻仁丸,吃了麻仁丸,時間大概是八點多,吃了之後大約半小時到一小時,感覺到肚子里面有鼓氣的聲音,但比較輕微,痛的感覺減輕了不少,大概達到能睡著的程度,而吃之前大約是七分也就是無法入睡。到了晚上一點多的時候,便意來了,我趕緊用了一直開塞露,開塞露進去等了大約五到十分鐘,果然軟化的大便洶湧而至,明顯能感覺到之前是一坨一坨的山羊糞便,但我的肛門已經沒有能力排便了,還是用手摳,整個排便的時間大概是半小時,直到現在我還在醫院走廊的休息凳子上坐著,可能還會要蹲一兩次吧。然後痛意基本上在2.3分的樣子,可以安睡了。

希望這個發現能解決一些問題,因為我已經餓的無法忍受了,我真的很想很想吃東西,但是聞到就會惡心。昨天早上我買了一個包子,很想吃,但是咬了一口就無法抑制自己吐了出來。剛才晚上回家,喝黑芝麻糊的時候,爸媽在吃飯,有荷蘭豆,我拿起碗喝了兩口湯,過了幾分鐘就開始幹嘔。

20180426更新

註射靶向藥物回家以後,開始在家吃不進飯甚至喝水會吐,醫院檢查發現轉氨酶300+,正常40以內,醫生認為是肝有炎癥,因此在縣城醫院住院治療,打消炎針和護胃藥物。由於疼痛的時候原手術部位有痙攣癥狀醫生開了地塞米松,似乎是可以抑制痙攣?或者是有什麼東西過敏?已住院兩周,花費倒是不多,一天500自付30%。關鍵是止痛藥使用明顯增加,每天30mg*2粒或者*3粒*2次嗎啡緩釋片+睡前一粒安眠藥+三小時左右10mg嗎啡片*2粒或者*3粒+氨酚羥考酮*2粒或者*3粒,混合使用尤其是加上安眠藥以後效果會比較好。就這樣還是會半夜睡覺被痛醒,以及打針時會疼痛,半夜痛醒通常是後背靠近右側骨盆,清醒時痛在整個肚子,感覺肚子一整片都是硬硬的。大便幹結,羊糞便一樣硬且小,大便跟小塊石頭一樣,需要用手扣,灌腸不會,每次都是把手用溫水打濕沾肥皂摳,非常難受。好處是住院以後確實開始能吃進飯了,而且體重下降趨勢明顯變緩。便秘方面醫生表示開果導片也就是酚酞片,也可以買乳果糖,自己買的有纖維素,但是總之效果不好,始終是幹燥又拉不出。

暫時不考慮中醫藥
20180405更新

目前每天早晚各兩粒嗎啡30mg,中間如果疼痛就吃泰勒寧,痛的是骨盆靠近脊椎的一個點向外發散,肚子痛的時候就像吃了玻璃渣,這些玻璃渣在我的腸道里緩緩前行,一路狠狠地刮我的腸子。手術部位會忽然麻痹,沒有知覺,用手掌觸摸附近皮膚的時候會感覺不是自己的身體。有時候會忽然抽搐一下,這個可能跟止痛藥抑制呼吸有關。基本又是每次都是痛醒的日子,而每次醒過來一看時間,只是剛過去兩個小時。能讓我保持舒服的姿勢只是坐在馬桶上身體向前傾,但是睡眠不足導致我成天沒有精力,走路會飄,又一個三周我又瘦了五公斤。便秘非常厲害,我現在的辦法是把手打濕,中指擦沐浴露摳,第一次這麼做的時候,大便非常硬,跟羊糞一樣,過了一個星期後發現,即使大便是軟的也不能自己排出來,好處是我只需要關註有沒有打屁就知道腸子有沒有梗阻。摳到最深處可以明顯觸摸到一個球狀瘤子,不是太硬但也不很軟的長在直腸或者乙狀結腸?里阻礙大便排出。已經不太敢吃東西,另一方面對所有的米飯粥面條幾乎毫無胃口,只願意吃零食和水果。會吃一些纖維素喝水不讓大便過於幹燥。

20180308更新
目前是一次兩片泰勒寧,三小時左右又會開始痛,先從骨盆的右後一側開始痛,然後是整個腰的背面,痛感向上延伸到背部,就不再蔓延到別處。期間肚子做手術的地方和肚子摸得到腫瘤增大的地方開始痛,感覺有大針紮一樣的痛,也有持續的陣痛。左右肺的下方會偶發陣痛,可能是腫瘤生長也可能是心理因素?一個月吃止痛藥花了兩千多,這個錢不能報銷,因為是藥房買,按門診算。本來想一次吃四片,只得罷了,決定咨詢醫生以後再決定。
基本上晚上睡不好,一痛就需要起床吃藥,痛醒的時候翻身起床很艱難。吃了藥以後有時五分鐘左右起效果,有時候半個小時,自己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吃藥以後,有時會出現眼睛急速充血和耳鳴頭暈的現象。
從出現癌痛開始到現在,兩個月瘦了10公斤。醫生推薦用嗎啡,一天大概三十多元,我擔心以後會使用更多,以及成癮,我知道現在主要是提高生存質量不考慮成癮後果,醫生說以後再增加劑量,網上搜索有別的方法,但是暫時不打算使用。
另外,止痛藥會抑制腸胃蠕動,造成嚴重便秘,我在家天天喝蜂蜜水,吃纖維素片,醫生也給開了乳果糖,使用過番瀉葉,還有土方法吃檳榔,但是沒什麼作用,基本上四到五天大便一次,不幹結,完整不稀,但是大便的時候下腹部有墜痛感,大便完以後整個人會異常輕松,身體狀態和心里感覺也特別好。嘗試過開塞露,不成功,放棄了。醫囑不要喝牛奶。
靶向藥物的費用是一次一萬四,自付一半,另一半需要等醫保有錢才能報銷,醫保局方面說是肯定會報銷出來。其他的常規治療費用跟之前化療時一樣處理。
個人感覺應該是熬不過半年了,因為已經無法離開止痛藥生存。我覺得我可能在使用止痛藥方面方法有錯,應該是按時吃藥而不是痛了才吃。
如果還記得起這個題目的話接下來一次打靶向藥時會更新。

分割線
結腸癌晚期,術後一年半,化療十六次後開始出現癌痛,具體是腰背疼痛無法入睡,左側身右側身平躺趴著無論哪個姿勢都無法入睡。檢查發現肺轉移,肝有囊腫,一線方案基本上應該是失效了,接下來計劃註射靶向藥物。目前是吃口服止痛藥,一次兩片泰勒定,三到四小時一次,據說相當於1/3嗎啡的效果,使用後有時候效果很好,有時候見效較慢。暫時不太敢使用效果更好的止痛藥物,註射強痛定幾乎沒有效果。從發現並手術到現在醫藥費自費部分十萬+,使用靶向藥物應該會迅速增加吧。痛的時候會想,可能癌癥都是痛死的吧,但沒有面對死亡的勇氣還想茍活著,還有很多不想失去的東西


刪了


既然無法改變什麼就欣然接受吧!我們可以成立臨終關懷組織。盡量讓患者帶著生命的尊嚴和患病期間的快樂離開。有同意的嗎?


爸爸,50歲肺癌去世。我是名醫學生。癌癥有多痛,我不知道。只知道一個人的求生欲望可以讓他對痛的忍受無上限。一向樂觀幽默的爸爸在得知自己患癌後還樂呵呵,化療期間在病房說笑話開導病友,可是後期疼痛來襲爸爸再也沒有笑過也不說話,無法躺下,每天只能坐在床上抿著嘴皺著眉蜷縮著身體一遍遍地央求我去找醫生給他打止痛針(其實他後期基本上是隔三四個小時就打一針的),他度秒如年,我心如刀割。我不知道癌癥有多痛,我只知道最後爸爸走了我哭著說爸爸你解脫了再也不痛了。我認為這世上最殘忍的事就是癌痛。爸爸去世將近兩年,如夢一場。謹以此答紀念我勇敢堅強的爸爸,也希望這個世界少些病痛!


2012末日年查出npc第四期,在插管時穿刺了3刺,手臂都腫了,醫生也跟我說不好意識。後來放化療的過程就記不清了,回憶不起那時的感覺,因為副作用很大,幾乎都是睡死在床上的。


母親是卵巢癌,最後疼的睡不著覺,床上打滾,說疼起來像小刀 一刀一刀拉一樣。

最後的時光,我已不覺得她是我媽,我的媽媽不是這個樣子的。

最後的她就像另外一個人,我把她當做另外的人,跟我沒有半點關系的人,不把她當做我的母親,就當做一個軀體。

不是我心狠,是我再——也——不——想——看到——她——受罪、受疼、受苦。盼著她早走,走了就永遠不疼了。

媽昏迷後,沒有搶救。

她眼角滾下的淚水,是最後的不舍。

生命很殘酷,就是這樣的,一點都不美好。以前,是自己想象的美好。

我也會成為孤兒,沒母,沒父。

自己最後也會沒氣,成為一軀體。

這輩子會喝很多酒,最後一杯毒酒也要勇敢地喝下去,與這曾經來過的世界告別,迎接永久的塵埃。


他說 疼的他想去死。而他是我心目中最樂觀的人。後悔沒有更多的跟他說話,也沒有去看望他,以為意志真能戰勝一切。是我太天真了。如果生命真有輪回,希望你下輩子無災無難到公卿。


答案貢獻者:、腳趾會劈叉、Aorqu用戶、鹿人乙、Aorqu用戶、李蒙、大萌萌、gloria lau、Allen、江薇、匿名用戶、匿名用戶、米菲、匿名用戶、匿名用戶、Aorqu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Aorqu用戶、Aorqu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