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痛有多痛?

問題描述:癌癥患者感受到的癌痛大概有多痛?
, ,

癌癥的痛,不僅是生理上的疼痛,而是舉全家之力,掏空家底,花錢如流水,最後還要眼睜睜的看著親人去世,這才是最痛苦的。

付出了一切,依然沒有希望,還連累了家人。

看完《我不是藥神》,第一反應就是怕。

這部電影逼得很多人不得不思考,如果有一天,自己、父母、孩子、愛人得了絕癥,只能靠上萬塊的特效藥維持生命,救還是不救?

救!

錢呢?

怕是沒用的。

這兩天,我重新梳理了一下自己頭腦中關於醫療、社保、保險方面的知識,總結了一份適合普通人的重疾應對指南,希望對大家有幫助。

一、

我們得大病的概率有多高?

2017年,國家癌癥中心發佈的調查報告顯示,全國每天有1萬人確診為癌癥,也就是每分鐘7個人。

如果一個人的預期壽命是85歲的話,那麼TA患癌癥的風險,累計高達36%。

問題在於,癌癥只是眾多重大疾病中的一種。

心肌梗塞、腦中風、器官移植、腎衰竭,都是發病率較高,並且需要長期治療的疾病。

所以我們遭受不幸的概率,遠比自己認為的要高得多。

得了大病,需要花多少錢?

因為疾病種類、嚴重程度、治療方法,甚至所在的地域不同,其實沒有統一的數字,只能舉一些簡單的例子:

以肺癌為例,每次化療的費用,在數萬到十幾萬不等。

ICU病房,住一天最少2000元,最多好幾萬,相當於很多人幾個月的工資。

病情穩定之後,重病患者還需要長期服藥。

晚期肺癌特效藥特羅凱,每瓶4390元;肝癌特效藥多吉美,每瓶12180元;乳腺癌特效藥赫賽汀,每支25000元;胃癌特效藥舒尼替尼,每盒13100元……

後續的護理費和營養費,又是一筆開支。

如果得病的是家庭的經濟支柱,還得需要考慮收入方面的損失。

這樣算下來,一場大病少則幾十萬,多則上百萬真的太正常了。

二、

怎麼辦?

第一道防線,體檢。

最好的治療方法,永遠是提前預防。

該打的疫苗就去打,該做的體檢就去做,這點錢不能省。

正常細胞轉化為癌細胞,大約需要15到20年的時間,按理說應該有足夠的時間發現病情,提前治療。

但因為癌細胞非常善於偽裝,早期的異常癥狀並不明顯,所以很多人就忽略了。

比如女性最高發的乳腺癌,開始只是出現一些乳腺腫塊、皮膚凹陷,或者腋窩淋巴結腫大。

而男性最高發的肺癌,早期一般也就是咳嗽、胸悶、胸痛、氣喘。

很多人不當回事,也沒有定期體檢的習慣。

直到病情惡化,才發現已經來不及了。

看了很多醫學資料,我總結了一份體檢項目表,給大家作參考:

有些特定的體檢項目,與年齡和生活習慣有密切關系。

比如年齡超過50歲,長期吸煙,尤其是有家族肺癌史的人群,發生肺癌的概率遠遠高於普通人。

常規的體檢項目,很難在肺癌早期檢測出異常,這類高危人群可以考慮每年做一次低劑量胸部CT。

CT通過對肺部的橫斷面進行層層掃描,可以發現直徑小於2毫米的病灶,能夠提高在早期發現肺癌的概率。

總之,每個人的身體狀況、生活習慣不一樣,盡量以醫生的建議為準,定期體檢。

三、

第二道防線,基本醫療保險。

醫保,是我們最最基礎的保障。

相比於商業保險,它的好處非常明顯。

價格便宜,免賠額低,哪怕是已經生病的人,也可以購買醫保。

無論是感冒發燒,還是惡性腫瘤,醫保都能發揮作用。

如果你是企業職工,那麼公司會為你繳納五險一金,其中就包括職工醫保。

如果你沒有工作,也可以選擇參加城鄉居民醫保。

目前,很多常見的癌癥治療藥品,都被納入了醫保的報銷范圍:

以《我不是藥神》中提到的格列衛為例,目前有19個省市將其納入醫保藥品目錄,列為乙類藥。

在扣除5%到20%的自費比分之後,醫保可以報銷80%左右,確實很大的減輕了看病負擔。

包括治療過程中的手術費、住院費、藥品費,醫保也都有相應的報銷比例。

但即便如此,問題依然不能徹底解決。

首先,即使是醫保報銷之後,有些特效藥普通人依然負擔不起。

比如赫賽汀,可以明確降低乳腺癌的術後復發率,是乳腺癌患者的救命藥。

降價之前,每一支需要2.2萬,一個療程需要15支左右,即便是有醫保報銷,每年的醫療費依然接近10萬元。

其次,即便是你負擔得起,也可能買不到藥。

特效藥在很多地區的醫院,都處於缺貨狀態。

而且醫生在開藥的時候,還會受到「藥占比」考核的影響。

根據衛計委的要求,藥費占總醫療費的比例,應該控制在30%以下,超出這個比例,虧損就會由醫院自行負擔,最終,這部分錢就是從醫生的工資獎金里扣除。

如果你是醫生,你會願意自己損失工資,只為了給患者開藥嗎?

即使你願意,你能忍心讓同科室的人陪著自己被罰錢嗎?

第三,將特效藥納入醫保,需要很長時間的審核。

比如治療骨髓癌的雷利度胺,18000一盒,在很多城市至今沒有納入醫保。

政策等得起,吃藥救命的患者可等不起。

所以,很多人即使在有醫保的情況下,仍然會選擇印度等地產的仿制藥品。

要知道,從境外購入的藥品,醫保是不會報銷的。

總之,醫保必須要有,但只有醫保是萬萬不夠的。

四、

第三道防線,商業保險。

健康險主要分為兩種,醫療險和重疾險。

醫療險就像個會計,主要負責幫你彌補看病支付的醫療費。

你看病花了多少錢,它就根據規定的報銷比例、報銷范圍,來進行報銷。

這幾年最火的就是百萬醫療險,幾百元的保費,最高可以報銷上百萬的醫療費,非常適合用來治療大病。

像一般的住院費、手術費、檢查費、診療費、床位費,所有的百萬醫療險都有。

挑選的時候,主要是看你買的產品,是否能夠報銷腫分子瘤靶向藥,以及質子重離子治療的費用。

腫瘤分子靶向藥可以利用腫瘤細胞與正常細胞之間的差異,抑制腫瘤細胞的生長增殖,最後殺死癌細胞。

相比於化療,它的效果更好,副作用也更小,《我不是藥神》中提到的格列衛,就是治療慢粒白血病的靶向藥。

質子重離子治療,是目前國際公認的、最先進的放療技術,質子經加速之後產生的離子射線,可以在瞬間釋放出巨大的能量,對腫瘤進行定向爆破,同時又能夠減少對健康組織的傷害。

每個療程的價格,大約為27.8萬元,很多人就是因為無力支付,最終錯過了治療時機。

像之前熱銷的華夏醫保通,它的特殊門診保障責任中,就只有化療費用,不包含靶向藥。

而眾安的尊享e生,在特殊門診保障責任中,就包含了腫瘤靶向療法。

並且今年升級之後,特別附加了最高100萬的質子重離子醫療保險金。

但是,目前的百萬醫療險,沒有一個是保證終身續保的,後期一旦產品下架,保障就斷掉了。

而且百萬醫療險的保費,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貴,對於老年人群,也是一筆負擔。

所以,我們還需要在年輕的時候,配備一份長期重疾險。

重疾險是個土豪,生了大病,只要符合保險契約,就按照之前的規定,一次性給你一大筆錢。

至於這筆錢怎麼花,完全由你自己做主,不像醫療險有那麼多的限制。

所以一般來說,我會推薦大家配置一份醫療費,用於報銷醫療花費,再買一份重疾險,用於彌補收入損失,以及後續的護理和康復,甚至可以保障家人的生活水準不受影響。

我接觸過那麼多投保人,卻很少見到,有人能第一次就買對重疾險。

不得不說,大眾對於保險的認知非常匱乏,買產品的時候,總是更喜歡考慮分紅、保費返還這些事情,偏愛組合型的產品,卻忽略了最重要的重疾保障。

這種「有病賠錢,沒病返本」的心態,很容易被某些人利用,最終錢花了不少,保障依然不夠。

據統計,國人平均的重疾險保額只有6.2萬元。

如果真的得了癌癥,怕是連一年的藥費都不夠。

請你記住,保險姓保,只有當重疾險的保額買夠之後,才應該去考慮其他事情。

相比於昂貴的返還型產品,消費型重疾險更適合大多數人。

放下心里對於保險不切實際的期待,才有可能做出正確的判斷。


怎麼說呢,已經過去太久了,久到就像別人的故事。只記得發病時候是腿疼,還有親戚誤會自己嬌氣。化療的嘔吐,骨髓活檢穿刺都沒什麼感覺,麻藥不敏感還能跟醫生講笑。只有骨髓移植應用環磷酰胺不間斷吐4個小時印象深刻些,可現在也忘的差不多了。口腔糜爛一年多,後來大塊的膿膜自己撕掉,鮮血橫流也不知道痛。
最痛的是我七年的初戀劈腿了。他親口承認的時候我發現心痛不是形容詞,是真的會痛,痛不欲生。比我在經歷過所有別人覺得不可忍受的痛都痛。痛到我沒有絲毫生的希望。我知道,這之後我再也不會痛了。
你說一個毫無求生意念的人還會覺得痛嗎?

有點跑題了,只想說每個人的痛點不一樣。痛不痛只有自己知道。


我爸,胃癌,從發現到去世剛好一個月,享年52歲。住院期間基本一直陪在爸爸身邊,各中滋味深有感觸。
每天晚上,由於腹水壓迫神經,我爸在床上坐起臥倒,疼痛難忍。每當爸想躺起來時,我和我媽總是第一時間提著胳膊扶她,不到一分鐘,我爸又痛的必須躺下,我和我媽又默默的將我爸輕躺下去。一晚上無眠。我爸吃不了東西,胃里又有很多雜質,怎麼辦?醫生從我爸鼻孔里插管子到胃里通過氣壓差把雜質排出來,之後又在我爸肚子上開了口,插了食管到胃里輸營養素。看到我爸念過半百還要遭這種罪,眼淚不禁嘩啦啦流下來。每次見到我二叔,我爸的親弟弟,來看他,我爸都抱著他,哭,哭的像個小孩。我知道我爸在我和我媽面前忍了多久。晚期已經排不出大小便,但還是會有便意,我和我媽每次都是扛著我爸到衛生間,不到一分鐘,出來了,一看馬桶,沒任何東西,欲哭無淚。還有很多,說不完。。。
本該說癌痛的,跑題了。以上這些都是剛經歷的,敲著鍵盤落著淚。最愧疚的是這些年沒能好好陪陪爸爸,聊聊天,談談心。老人,奮鬥一輩子,為了誰呢?


明天就要期末考試了,現在我卻看著一篇篇答案泣不成聲。
前一段時間姥姥吃不下飯,喝水都會疼,只能慢慢地喝小米粥。現在做了胃鏡,說是胃炎和食道炎,幸好診出的結果並不嚴重。
前面好多關於外婆的答案,讀到一篇哭一篇,真的好怕哪天身邊的人突然要承受這種痛苦,想想真的無法承受。
在這里祝願樓上的各位身體安康,特別是患舌癌的姑娘,很佩服你,祝福你,早日康復。
姥姥是我最愛最佩服的人。希望她的身體能趕快好,希望她和姥爺的身體一直硬朗。
人老了,真的每一天都是珍貴的,每一天都想留住。
最親愛的人們,慢點變老吧!


家里有三個癌癥患者,如今兩個都不在了。阿么跟姥姥是胃癌,說是胃癌,其實一個是膽管上的癌癥,一個是胰腺胰頭上的癌癥,但是據說沒有這種寫發,所以病歷死亡證明之類的都寫的是胃癌。舅媽是白血病,現在一切還好。
那時姥姥不在的時候我四歲,沒什麼印象了,就是記得去醫院看到全臉全身都黃掉的姥姥躺在床上,沒三個月就不在了,好像是因為膽汁從膽里出來了,全身都光了,總之非常可憐。
阿么生病的時候自己才國中,很多事情都記的不深刻了。當時對於他們的疼痛只能記得,最後幾個月的時候,阿么嚷求要打杜冷丁,不打就疼痛難忍,其實可能有心理依賴了,也可能是疼痛讓人恐懼極了。吃了東西不能消化,只能用手指或者牙刷抵舌根催吐,不吐出來胃劇疼。醫院治療期間兩次大出血,阿么還有嚴重糖尿病,引起腎衰竭,要做血液透析,透析從大腿根部動脈出血,通過透析機輸回身體,結果因為糖尿病嚴重血崩了,醫生給我媽說今天止不住血就完了,最後止血了,我媽在我阿么大腿透析口用力按壓了半個多小時才好。最後的時候就是拉血,內褲什麼的都是血了。
舅媽白血病,跟我阿么的胃癌是前後腳發現的,但是因為是早期,治療得當,如今已經十個年頭了。他只做完全套放療化療,沒有機會也沒有錢做骨髓移植的。所以只能祈禱她身體里的癌細胞能慢一點再慢一點。當時因為化療掉光的頭發,如今也長出來了,現在每周都要自己給自己打一種針,進口的很貴,以前還去醫院打,後來久病成良醫,自己給自己打了。所以家里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有病積極治療,沒準能創造生命奇跡,心態很重要,我舅媽心態就非常好,不去想,不多想。很多患者都是被癌癥嚇死的麼!
疼痛沒說很多,因為不是親身經歷,說再多也蒼白。
關於我家為什麼這麼多癌癥患者,我猜測是不是因為輻射。我家從阿公阿么那代開始加入祖國三線建設,恰好工廠是做核工業的,雖然他們中只有姥爺是直接接觸過輻射物質的人,他是化驗的。但得癌癥的卻不是姥爺。但是我們廠老人很多都是癌癥沒了的,我周圍小夥伴,多數家里都有癌癥患者,這個數字可能比其他地方大。不過這是單純猜測。現在社會沒那麼多這種輻射,還是規律自己的作息,調整心態,健康飲食來的重要。


我根本不敢去想象癌痛到底有多痛。我曾經因為發燒在醫院住了一周,期間喉嚨嚴重發炎,完全沒法吃東西,喝一口水都需要將近一分鐘,非常緩慢的咽下去,疼的直抓床單。那些天我只能勉強喝點稀飯,餓的發昏也沒法吃別的東西。那感受至今刻骨銘心,只是喉嚨發炎而已就如此疼痛,所以癌痛我不敢去想象。


現在已經是凌晨的兩點二十,我父親,一個小時多前打了支杜冷丁,再往前還打了支嗎啡,可是依舊無法緩解他因前列腺癌骨轉移至頸椎而造成的神經壓迫的疼痛。他最棘手的表現就是,根本無法安睡,睡一會就說兩只胳膊酸麻到無法忍受,而後就是頻繁地起來躺下,起來後就能緩解。杜冷丁加上非那根都無法使我爸安睡。癌痛太恐怖了!


我真的把每一條評論看完了。回想過去種種,真的覺得自己當年好不懂事。阿么去世快9年,可是還是會覺得是幾年前發生的事情一樣。無論怎樣,一想起這個,淚就會止不住地流。剛好到明年大學畢業,就是十年了。多麼希望她可以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多麼想讓她知道我已經大學畢業了。看完這麼多的評論,原來,癌癥是會痛的,而且是不可言喻的痛。現在的自己覺得更難受了。只怪當時剛國小畢業什麼都不懂。多麼想在她最後躺在床上動都動不了的時候,走過去,告訴她我很愛她,我很感謝她一直以來對我的愛。多麼想說一聲對不起,以前的自己是多麼的不懂事。我還依稀記得,我遠遠看到病床上的她看著我的時候眼中佈滿的淚水。即便在那之前她已經完全認不得人了,也不知道那刻的她是否清醒。只是,回想這些已經朦朧,但我知道在未來的任何一天想起這些的時候,我還是會流淚,還是覺得很內疚很痛苦。從12歲的那年起,我知道了心痛真正的感覺。而且每當想起這些,心就會時不時的抽痛。所以,才在以後的這些年里,我更懂得了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有時還是會夢到了她,剛開始會覺得沒什麼就像她還在一樣,只是感覺夢中的這個人好熟悉。但當在早上夢中醒來的那一刻才是最痛苦的,才發現這一切只是一場夢,又開始悔恨自己在夢中,怎麼沒有給她一個擁抱,怎麼沒有把之前沒說出的話跟她說一次,即便在夢里,我也希望她知道,孫女想她,很愛她。


我媽媽10年冬天,肺癌晚期復發,彌留之際尚且清醒時,一直嚷嚷疼,問她哪里疼,她說哪都疼,疼到斷斷續續的說求老天讓她痛快走吧,別遭這罪了!我懵了!然後大口的吐血!事後想起來一直覺得很好奇,好奇人在彌留之際會看到些什麼景象,幻聽到什麼聲音!我媽媽生病期間信了基督,臨走前姑父問她有看到天使來接你麼,我媽媽答:有。去世的前一天下午,我們守著她,房間里鴉雀無聲,她卻說不要大聲說話,外面為什麼總有孩子放炮聲,震的她難受。我好奇又緊張,以至於至今記憶猶新!
媽媽去世的葬禮上我表現的異常鎮靜,沒哭沒有眼淚,葬禮結束後回到學校,好幾天沒吃沒喝沒睡,反正也不餓不渴不覺得困,白天和同學打打鬧鬧,晚上躺在床上眼淚控制不住的淌,聽著她們熟睡的呼吸聲,每晚把枕頭打濕,哭累了不知不覺睡著了,然後一個一個的夢,夢里全是她!以至於有一天晚上睡不著凌晨三天逃離宿舍去了學校隔壁的公園散心,當時學校對面的萬達正在裝修,來回的路上只看到了路燈和萬達裝修的燈火,然後天慢慢亮了,公園晨練人數漸多,那個時候感覺只有我一個人,孤獨存在,我的世界里只有我了!其實早在接到媽媽病危的通知回到家看到她的時候,異樣的感覺出現了,我一個人走在路上,坐在路邊站牌的椅子上發呆,看見了來來往往的行人車輛,聽到了熙熙攘攘的川流不息,可是又好像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聽見,我只知道我的家我的世界破碎了,我的理想我的精神破碎了,我沒有想要回家的欲望了,甚至害怕回家!然後渾渾噩噩的混過了好幾年,三五年後慢慢突破了自己給自己設下的帷帳,可以坦然接受了,可以面對了,可以把它藏在身心偶爾也會拿出來曬曬傷疤,敢於去說了,不逃避了,有想頻繁的回家看看的欲望和思念了!


我爸爸是肺癌走的
我爸爸是當兵的 他勇敢又堅強 之前動手術割瘤子的時候 他沒打麻藥 他就自己咬牙忍著手里死死拽著白色的床單 他沒有喊出一聲 當晚 愛幹凈的他 不願意住病房 執著回家 就這樣的情況他沒有喊過一聲痛 他瞞著我和媽媽去醫院抽積水 回來還能做飯給我們吃 他有多堅強
直到癌癥 他從來不跟我說他痛 但是我大姑告訴我有一天晚上他一個人蹲在陽台磨刀 他跟我大姑說他太疼了 他疼的想死了
後來他還是沒有選擇自殺 因為怕給我留下心里陰影 因為怕原本就不堅強不勇敢的我更不堅強 他想給我做一個榜樣
後來他整晚整晚睡不著 什麼都吃不下 一句話都沒辦法好好說出來 斷斷續續吞吞吐吐 整個人瘦的皮包骨還跟我講笑說他大腿愛我胳膊還細
臨走的那晚 他喊著要喝牛奶 我喂他 他一邊吐一邊喝 我知道 他太餓了 他好想吃 可是他的身體卻排斥和拒絕所以一邊吃一邊吐
走的那天他跟我說你一定要堅強 我知道他用自己的生命給我做了榜樣告訴我一定要堅強 可是我還是不夠堅強
他從來不跟我說痛 直到他走了快七年了啊 我突然很後悔那時候沒有多陪陪他多跟他說說話 想問問他痛不痛有多痛……
人和人認識相處都是緣分 只是我跟他再也沒有緣分了 我再也見不到他了 我好想我的爸爸 可是我卻再也沒有他了 再也不能跟他說話聊天再也沒辦法沖他撒嬌發火了
只是不知道我現在有沒有長大到讓你驕傲的地步 你在天上看我的時候有沒有覺得很欣慰?


我胰腺炎發作的時候腹中劇痛,感覺腹內有鋒利的玻璃在切割內臟。不過癌癥的疼痛肯定比這個厲害多了,也許只有凌遲可以比擬?真不敢想象…


日報看到,就想說一句,我覺得大部分親人患癌癥的家庭,都是真的希望安樂死可以允許施行,我真的只想讓他有尊嚴的離開,都做不到,那個時候才最恨自己的無能


大伯得了晚期肺癌,醫生說沒法治了,只好回老家等死,在臨死前2個月的時候,60多歲的人疼的在床上亂滾,抓著我爸得手不停的喊:疼啊疼啊,讓我死了吧,讓我死了吧。嗎啡這時候根本不管用,晚上也睡不著覺,一吃就吐,到了後來只能靠輸液吊著命,臨死一周的時候,基本沒有力氣掙紮了,嘴里一直說話,但聲音幾乎聽不見,也不知道說什麼,人也不認識了。


我老爸是肝癌,在確定是肝癌之前他會說疼,後來他知道自己是肝癌之後一聲都沒有吭過,直到他彌留之際才叫出來,看了上面的回答,我才知道癌痛是多痛,而我老爸一直默默承受,想起來,就想哭


周一接到爸爸電話,阿公幾天沒吃飯,兩天沒喝水了,吃金針菇牛肉飯的我手在抖,吃不了飯,買票,收拾行李,火速趕回武漢,見到阿公,滿嘴是血,自己太痛了吧嘴里都咬破了,很痛苦,我知道他最喜歡看電視劇,打開手機放那年花開月正圓給他看,他還會看,我默默流淚,我爸讓我離他稍微遠點,我不聽,堅持用手舉著給他看,他還會看。我很想他,上去洗澡,聽阿么說,我走的時候,阿公流了淚,他或許知道我對他最好,我關心他是否難受,給他捏身體,他大兒媳回來,讓搬出去,冷血,我又哭,第二天,我又給他看,依然讓我遠點,我一點都不怕,我知道我愛的阿公現在很難受,需要一點精神慰藉,需要人陪著,我想買個手表給阿公,因為聽見阿么說他前兩天試圖戴手表,我阿么又說他一輩子沒戴過好手表,於是讓我弟帶一塊好手表回來,他們不同意,於是吵,某人說有這心還不如對活人好點,我大吼他還沒死,於是哭著上樓,躺在床上一直哭,到十二點多,聽到下面哭聲此起彼伏,我知道我阿公沒了,我是懦夫,不敢看他最後痛苦走的樣子,只知道哭,阿公死了,也不用再疼了,那些天殺的癌細胞也給我都死光光了,我很愛你,阿公,真的,我很愛你


母親是特別堅強的那種人,從第一次手術起聽她好痛就只有那一次手術麻藥過了,她痛著喊媽媽。而後,不管是化療放療她很少喊痛,直到後來因為血管越來越細,醫生建議做手臂置管,就不用每次忍受皮肉痛苦還紮不進針,她都拒絕了,最後藥水吊不進,她是打的手指頭。就這樣,她都只是在打針的那一刻叫出聲來。
第二次喊痛,是在臨終那幾日,肝,骨,腹膜轉移,我認為那是肝痛吧,腫瘤不斷生長,壓迫的其他器官,很痛很痛吧,她叫出聲來,哎喲哎喲,從來沒有看她這麼痛苦,我只能回房間默默地哭,不知道怎麼面對她。
這些再回憶起,真的無比痛苦,癌痛可以擊垮一個曾經那麼堅強的人,癌痛真的很痛。


說實在的,還沒體驗到癌痛,一般沒到晚期體會不到癌痛,但是化療真的是痛苦不堪。我已經手術做完了,現在化療,每次化完等二天開始就全身骨頭痛,要命啊


姥姥昨天6點走的,得的是罕見下頜癌
從今年2月開始住院,前期癥狀就是手腫,牙疼,口腔潰瘍,特別愛睡覺,媽媽他們問了大夫,查了內臟,說是沒有問題,這些癥狀就是由於年老,幹活比較多勞累導致的,開始打營養針在醫院療養。這個時候姥姥身體很好,該吃啥吃啥,跟我們說話也是眉飛色舞,去看過她,覺得姥姥之前那麼有精神的一個人,可能因為老阿么去世以後沒好好照顧自己,在醫院療養療養就會好的,也就放下了心。
後來我在北京上學,大人們也沒有詳細跟我說,只知道姥姥又換了醫院,什麼二院五院千醫都去住了,中間放假回去在千醫看過姥姥,那時候應該是4.5月份左右,還記得我去的時候,姥姥能坐起來和我說話,吐字還算清晰,但是比之前吃力模糊了一些,吃飯最多吃雞蛋羹,在我臨走時還跟我說謝謝。我們都笑了,姥姥也笑了。再一次也是千醫,姥姥營養針明顯打得多了,手腫依然沒消,感謝那個時候臨床阿姨一直陪著姥姥和姨媽聊天消遣,姥姥雖然乏力,但是看得出不難受,精神不錯。現在想想,那個時候姨媽應該已經通過醫生做好相應準備了吧,應該已經是中晚期了。可是,沒法查明,根據醫生推測是隱性瘤。
7.2見到姥姥最後一面,說話我已經聽不懂了,姥姥更加瘦了,臉好小,已經無法坐起來,翻身也需要姨媽舅媽幫忙,我握著姥姥的手,她的手軟軟的,熱熱的,真不想讓那麼多針管插進去讓她受罪啊。姥姥又對我說謝謝,我又笑了,這一次我忍著眼淚,不想她看到後產生情緒波動,她跟我說她這幾天睡的昏昏沉沉,夢見了耶穌抱著一個孩子,幫她驅散了黑色的雲彩,我安慰她說這是好事,說明你快好了,耶穌都來幫你啦。姥姥你一定要好好喝湯,好好打針,下次我回家你就能在家等著我了。至今我還記得當時姥姥眼睛留下的眼淚,她也許知道這是和我的最後一次見面了。
姥姥去世後,才聽我姨媽說,下頜癌是很罕見的癌癥,早期癥狀牙疼不易被人重視,以為是上火發炎什麼的,容易誤診。
最後的一段住院經歷姥姥的癌痛達到了極致,姥姥因為信主信耶穌才能得以安然離我們而去,聽姨媽說,最後幾天腹部的腫瘤應該是已經破裂,全身癌細胞飛快擴散,姥姥尿血,打嗎啡止痛,打完疼痛繼續,咬破了上下嘴唇,最後一天吃什麼都吐,兩眼使勁瞪著,在向病魔做最後的掙紮。
癌癥太可怕了,姥姥一路走好,再也不用受到病痛折磨了,天堂有老阿么陪著你,還有你的爸媽,還有耶穌。我們會一直想念您的。
對於姥姥的癌癥,我覺得很突然,也很懊悔,如果不能好好珍惜身體,健康真的是一種奢侈品。1老人的病不能忽視,一定要好好帶她看病,去最好的醫院,做最完整的檢測,早發現早治療,壽命真的會延長,也或許不會這麼遭罪。
2平時飲食一定要少鹽,營養均衡,多吃水果蔬菜粗糧。
3無論什麼時候一定不能生氣,生氣會長腫瘤,好好修身養性是健康的保證。
4無論多忙,多大年齡,不要忘記鍛煉身體。


忽然又想起了我阿公因為食道癌去世的,我的三位阿公(兄弟)都分別因為不同的癌癥去世。看起來家族遺傳的可能性很大。尤其食道癌隔代遺傳。

如果我得了癌癥,在我無力掌握自己的生命之前,我會要求醫生想辦法終止我全身的感覺,即使也會因此無法運動。


答案貢獻者:、保瓶兒、匿名用戶、汪喵、Aorqu用戶、匿名用戶、蘆葦De草帽、匿名用戶、匿名用戶、突破、匿名用戶、托拉、yummy隊長、匿名用戶、ling yuan、果凍、悠然卷過的風、冬日暖陽、沛而寧、匿名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