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會有人有某種天賦卻被埋沒一生嗎?

問題描述:在各種藝文作品中經常會出現的情節,比如《世界奇妙物語》裡面有一集,是吃了以後發現自己某方面才能的天賦糖果,一個一無是處的年輕人,發現自己的天賦都沒什麼用,最後吃了一顆,發現是犯罪天才的天賦,於是藉此成為了有名的偵探。 還有更有名的,大概就是零分少年野比大雄的翻花繩和射擊,這是不是更可能是一種美好想像,因為總要讓人覺得,並沒有完完全全的廢材。 天賦這種概念真實存在於我們的現實生活中嗎?如果真的存在,…
, , ,
Aaron Liu:

很多很多啊。
梵高活著的時候只賣出去一幅畫,他一輩子都是由弟弟提奧養著,可惜弟弟死在了他頭里,提奧死後沒多久梵高也死了。梵高的作品就留在了提奧的遺孀手裡,這位婦女如果跟其他的農村婦女一樣,厭惡的把這個好吃懶做的大伯哥的作品付之一炬,那後世就沒有梵高了。還好她沒有這么做,反而不斷地宣傳,不停的找業內人士鑒賞,最終才有了後人知道的梵高。倘若沒有弟弟的支持和弟媳的堅守,梵高也不過就是個英年早逝的瘋子。
劉翔一開始練的是跳高,但是成績一直不理想,差不多就是那種基本上拿不了什麼獎牌的那種。但是孫海平發現了他在跑步的時候節奏感很好,於是著力培養,才有了後來的亞洲飛人。如果沒有孫海平的偶然發現,劉翔一輩子也是個不入流的跳高運動員,很可能退役以後就去某個國小當體育老師,帶著孩子們跑跑步跳跳繩而已。
費馬是個律師,業余愛好搞點數學研究,雖然經常跟大數學家通信,但是在主流學術界眼裡,他就是個玩玩的票友而已。費馬死後很多年他的兒子才將他的遺稿整理出版。如果費馬的兒子是個敗家子,老爺子一死就把這堆破爛給扔了,很可能就不存在費馬大定理了。


寶寶王:

我家一個親戚,一生乾著一件非常平庸的工作,看鹽場。

工作很簡單,每天打開閘門,讓海水進入鹽場,然後關閉閘門,等海水被曬成鹽。這個工作無聊至極,就和另一個工友下象棋,這一下就是幾十年,在風平浪靜的海邊,放棄了一切私心雜念下象棋。

據說棋藝極高,到城裡專門跟擺殘局的下棋,贏了不少錢。擺殘局的可能有人不知道,這種殘局早就被人研究過多少遍了,挑戰者幾乎沒有贏的可能,但是他能贏。

巴菲特曾經說過一件事,多年前他來過中國,說見過一些異常聰明的人,然而,因為在中國,這些人根本沒有施展才華的空間,一事無成。

所以不能以成敗評價一個人,很多事情真是非人力所能為。


劉大婷:

當然!理論上來說:假如世界上有一萬個人,其中有5個已經被證明是某方面的天才,那麼我敢說剩下的9995個人都是被埋沒的天才。

我常常跟人說,這世界上有多少個人,就有多少種人,有70億個人,就有70億種人。每個人都是獨特的,獨一無二的,那麼他勢必就有至少一種能力或者綜合貭素是其他70億減一個人所不具備或不如他的。

回到第一個例子里去,一萬個人,每個人都在某方面有著過人的能力,開始為什麼偏偏是那五個人被認為是天才,而剩下9995個確被埋沒了呢?我的回答是:社會建構。

當人類建構出數學、文學、音樂、繪畫的時候,擁有這種天賦的人就成了天才,而當人類建構出現有的所有有限個學科的時候同時意味著沒有建構出其他無限個可能的學科以及相應的職業,那麼擁有哪些未曾建構的學科或職業所對應的天賦的人們就埋沒了。


Aorqu用戶:
應該是的。
我高中時代最想學的是化學,大學部學的計算機。現在的工作做得是法律相關。
但是偶然間發現我在賭球上十分有天賦。如果不是去年偶然發現我在賭球上的天賦,幾乎覺得數學白學了。
現在每天上班之餘會拿出點時間寫博彩類的文章,作分析。
至於能賺到錢么?不知道。至於準確率是一個讓人可以滿意的準確率。

想想如果不是偶然發現有這么一個東西,絕對想不到我在這方面的天賦的。
世界上有一萬種事情,可是我們嘗試過的事情不過是百分之一,如果我們的天賦恰好在我們嘗試過甚至是見到過的事情之外的話,我們的天賦多半被埋沒了。
如果一個人有著廚師的天賦,卻做了一輩子的工程師的話,對他來說他的天賦就是被埋沒了。

前幾天看到了一個新的名詞叫做詞源學,我們有沒有這個天賦真心不知道,因為這個詞我們都沒有聽說過。這樣我們不知道的知識有多少,真心不敢想像。
面對萬千的世界,我們是無比的卑微,只有承認我們的無知和不能,才能在已知的世界裡,找到自己最擅長最喜歡的。2016.4.1修改

不知道有天賦的你我會不會遇到喜歡我嗎的伯樂2016.5.19
C羅扮流浪漢街頭耍球技無人問津


Aorqu用戶:
多了去了,我時常在想如果韓寒出生在朗朗家,劉翔出生在充滿潛規則的農村的一個貧苦家庭里,喬布斯出生在我家。。。

其實一部分人都是很有天賦的,領域不同而已。
而在中國一般的工薪階層的家庭里,爹媽的要求就是好好讀書考個好大學當個白領結婚生子就人生贏家,所以在幼年他們就不會讓你去干自己尋找興趣開發一下天賦之類的事兒,你的人生已然被他們規劃好了,稍有違逆連打帶踹,媽的老子給了你生命!

你想另闢蹊徑去學個在他們看來沒什麼前途的專業,或者要輟學干點什麼自謀生路,除非你弄死他們或者斷絕關系,不然是絕無可能的。

我國小時候體育繪畫都有天賦,這個天賦也許沒有劉翔梵高這種逆天的天賦,但是我自己和老師都能感覺到。而且我自己也很喜歡體育和繪畫。但我6歲就被逼著學琴,稍有錯誤就棍棒交加,美其名曰「加強記憶」。
老師找我家長談過話,一律拒絕,說我兒子已經在學琴了。其他東西一律不考慮。
我十歲就是市級比賽的金獎,然而那是平日每天五小時假期一天七八小時磨練出來的,我覺得是傻子也能達到,並不是天賦所在。我自始至終沒有愛過它。

我曾經問過他們我說我當時如果學了繪畫說不定現在已經。。。馬上就被打斷說放屁你連個琴都學不好,你丫的學別的東西也一個尿性。
根本不給你討論這個問題的機會,拒絕溝通。

還有過一些自己學習鋼琴和散打的嘗試,結果學了沒幾天就被強行打斷,說你這個影響學習啊,受傷了怎麼辦?還不是我們大人倒霉。。。所以要真正做自己喜歡的事可能就要等到雙親不在了。

說了那麼多,如果韓寒出生在我家,估計高中就被打死了。


楊曉東:

是的,會有人很有天賦而埋沒一生,完全如此。一定有人比愛因斯坦更有物理天賦,一定有人比馬化騰更適合創業,一定有人寫詩比徐志摩好,但是他們永遠不會出現,因為他們不得不幹別的事去。

人生是一場接力賽,從祖輩開始積累,一代一代下去,接觸到的層次,思維,環境都不一樣。人與人之間的差距確實存在,但是別人成績不如你,不代表別人的天賦和努力也不如你,更重要的是層次和環境不一樣。

在中國有天賦彈鋼琴,也很努力的一定有無數,但是只會有一個朗朗;有天賦搞科研,勤奮的一定有無數,但是只會有潘建偉施一公這么幾個人;文鋒犀利,刀筆春秋,有思想敢吶喊的一定無數,但是只會有一個韓寒;有商業眼光,有技術,有領導力的人也一定無數,但是只會有馬化騰馬雲這么幾個人;

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

當別人可以從小培養自己的興趣,你在為了有個上學的機會而努力;當別人可以把聯考當成一件若有若無的事情,而你卻不得不背上家裡不止一代人的希望,把聯考當成一生最崇高的事情;當別人可以接觸到適合興趣的高層次的教育,而你卻不得不為生計而勞累奔波;當比人可以一心一意的從事自己的興趣,喜歡的事情,而你缺囿於家長里短柴米油鹽;當別人可以橫下心創業,可以不用考慮退路,困難的時候,父輩或許還能給很多支持,而你卻不敢辭掉工作,因為這是你全家生計的唯一;當面臨同樣的創業困難,別人可以輕松的有一筆資金度過難關,而你毫無希望;當我們都坐在寬敞的辦公室里,敲著電腦的時候,3歲的孩子卻需要偷渡來繼續生的希望,卻命喪海灘

這能一樣嗎?

這一切能她媽一樣嗎?

大部分人的一生,其實早已註定,你能改變的不多;再掙扎也是在某個區間範圍呢;

事實如此的殘酷

但是希望從未離開過人類

我還是相信足夠的努力是有用的,或許跟別人比你的努力毫無意義。無論我怎麼努力,我窮盡一生都看不到王思聰看到的風景。但是於我來說,努力的我一定比不努力的我獲得更多。跟自己比,努力和不努力真的不一樣

有夢想 ,但是希望可能不大,但是希望總是有的,你越努力,希望越大,越接近夢想。如果你足夠努力,上帝也會幫你。夢想有時候不一定能實現,但是可以改變接近它的方式,總有一天你會熱淚盈眶。

如果因為事實如此的殘酷,自己也不努力了,那你活該;你至少要努力,提高你的兒子的境界,思維,接觸的環境,讓他有能力去實現夢想;你兒子如果也實現不了夢想,他也要努力,以提高你的孫子的境界,思維,接觸的環境,讓他去實現夢想;

往上數幾代,可能很多人的家境好過王思聰。但是就是這樣一代一代累積下來,差距如此之大。

努力,是每個人的義務!

這是一場接力賽,每個人都需要努力,你不努力,你活該。你爸沒跑過人家,接力棒傳到你這,你不能因為你爸跑的慢,就放棄奔跑了,天天抱怨我爸跑不過人家我有什麼辦法。你可以罵你爸,但是你自己的玩兒命沖,為了你兒子。

人,相信希望,這也是活著的意義

現實很殘酷,人與人天生有差距;但是每個人都要努力,總是有希望的;


雲中君:

為「天生我材必有用」、「是金子總會發光的」這些話,都是之前的人不得志的時候安慰自己的,只不過說得人多了,不小心被當成真的了。

一、每個人自由而全面地發展,絕對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它是共產主義建設的【最終目標】,中國還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天賦才能難以展露實現,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只有在人類社會物質精神條件「徹底成熟」的情況下才有希望實現。

所以,身負天賦的人消失在歷史的塵埃里才是常態,社會向前發展一步,便給一些人機會,被發現、培養一些出來。

二、即使天賦之才有了發展的條件,將天賦完全發揮,也不一定能夠得志。

馮唐易老,李廣難封。

任何人都逃不過他所身處的時代限制,只有剛剛好遇上允許的、契合的時代,天賦之能才有用武之地。

所以當下,是古往今來最好的時代。


潘安仁:

你以為那些名人,貝多芬,只是某方面有天賦,特別牛逼?
當林丹還10歲的時候,全國羽毛球打得比他好比他有天賦的10歲的小孩子沒有一萬也有八千,15歲的時候沒有1000也有800。
能走到那個位置的除了天賦,其他的因素遠比天賦重要的多。


金璐:

我們能夠被生出來,總是有點基因方面的優勢的。
中華民族的幾千年都是多災多難。那些一點天賦也沒有的人,早就在古代就被淘汰了,根本留不下後代。
就算你現在再窮,可能18代之前,祖宗是個武將,因此體力和柔韌性過人;可能你某幾代的祖先是文人,考科舉當過官;可能某些祖先是很好的工匠,比如綉娘,所以留下了好的色彩感覺,對應到了你的繪畫天賦方面;可能祖宗是商人,計算能力強,有謀略……然後多少代祖先的天賦排列組合出現在了你的身上。假如組合得好,你又有運氣,天賦就能幫助你成就一番事業;假如組合得不好,天賦就會浪費掉,但也僅此而已。
中大陸回去祭拜祖宗的時候,突然發現,我外公有兄弟3人,只活了他一個;外公的父親也有兄弟3人,也只有他一個人留下了後代。據說,其中有功夫高手哦,被人撒石灰圍毆而死;還有幾個是很好的篾匠,只有我外公一個人沒學。比起那些根本就活不了或沒出生的人,我們的運氣真的很不壞了。


貘夢:

看看這個你就知道了。
這是今天的主人公,愛新覺羅·載湉。下面說的就是有關於他的故事。
信修明在《老太監的回憶》中寫道:「先年珍妃娘娘愛唱,萬歲爺踏風琴隨著。」(把這個故事放在第一個是因為覺得好溫馨 )

下面是一些和光緒有過接觸的人寫的一些回憶錄和傳記,德齡容齡作為慈禧的近侍女官在宮中呆了兩年的時間,和光緒有比較多的交談和接觸。

《清宮瑣記》容齡
光緒有一個太監姓孫,經常侍奉在光緒左右。他曾對人說,光緒自戊戌年之後,便灰心不再問政事。 他平日在自己的宮里讀書寫字,據說他的學問很好,他喜歡音樂,就是不愛聽梆子戲。他說梆子戲是悲調……

他喜歡音樂。有時候讓我教他彈鋼琴,也教拉手提琴。他常向我打聽西方國家的情況。他聽的時候很認真,不時搓著雙手,露出著急的樣子。

《清宮二年記》德齡
他是一個天才音樂家,無論何種樂器,一學就會。他極喜歡鋼琴,常常叫我教他。在朝堂里就有好幾架壯麗的鋼琴。他對於西洋音樂有極深的嗜好,我教了他幾支華爾茲,他能夠彈得很合節拍。

(德齡也說過光緒樂感很好,還說他應該音樂天賦最高的君主,但德齡這個人比較喜歡吹牛,加上她對光緒有愛慕之情,很多描寫比較曖昧,還寫過光緒給她的舞蹈伴奏,覺得不可信,這里就不貼了。)
⚡這兩架鋼琴目前保存在頤和園,上面這一架在《甲午大海戰》里由郭台銘扮演的光緒彈奏過。
想像一下清秀的皇帝坐在鋼琴前的樣子

卡爾「一個美國女畫師眼中的慈禧」-第8章「光緒皇帝陛下」
美國女畫家凱瑟琳·卡爾(1858——1938)
他對音樂很著迷,會演奏多種中國樂器,甚至嘗試過彈鋼琴。他的耳朵樂感很強,他能憑記憶把聽到過的任何曲調在手邊的任何樂器上演奏出來。他在機械方面也非常聰明,能夠相當順利地把一架鐘拆卸開和裝配起來,不過據說他把宮內幾架機械十分復雜的鐘拆卸下來之後就沒能很好地重新恢復原樣。太後時刻擔心皇上把她最珍愛的幾座鐘拆卸開來而裝回去不能好好地運轉。而且他開了頭的東西,是不肯讓任何來替他完成的。 (對於我這種音痴來說很是羨慕這種技能,我有一同學也是樂感很強,十幾歲才系統的學鋼琴,初學時雖然手還沒那麼協調,但是一般的流行歌曲只要聽過就可以在鋼琴上彈奏,這應該是我這輩子都不會有的體會…)

(美)何德蘭「慈禧與光緒:中國宮廷中的生存遊戲」第8章:「光緒的自我發展」
第一個身坐龍椅而臉向著未來的人
1901年,朝廷去了西安,紫禁城的正門由我們的海軍士兵把守。有一天,我得到一張通行證,進去參觀了一下。皇上的居所是一系列中國式平房,磚地,上蓋瓦片,紙糊的窗子中間安著玻璃。房屋的東邊好像是卧室,大約20×25英尺。南面全是窗戶,一頭到另一頭全擺著鍾。鍾是各式各樣的,從精巧的法國景泰藍鍾到有一個鳥跳出來報時的最為復雜的布穀鳥聲自鳴鍾,每座鐘都自顧自地滴答滴答作響。房間的許多地方都有桌子,每張桌子上都放著一座到三座鐘。牆上掛著造形極為奇異而獨特的瑞士表。還有的傢俱就是屋子中央背靠背放著的兩張沙發、一張放著他所收藏的鐘表精品的鍍金小桌和幾把套著毛絨和絲絨椅套的外國大椅子。那是個火熱的夏天,我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坐下休息,身子底下即刻響起一個藏在椅墊底下的音樂盒發出的好聽的音樂。這不但出其不意,也讓人放鬆舒坦,這時即使什麼地方跳出一架電扇來扇著我入睡,我都不會驚訝。這屋子真是個東方神話。
清朝戊戌變法失敗後,光緒皇帝被西太後軟禁在瀛台。為了排遣寂寞的冷宮生活,他每天讀書之餘,唯一的消遣娛樂就是聽一聽外國進貢的八音琴盒。   有一次,他像童年淘氣時一樣,把八音琴琴盒拆散了。手頭沒有工具,再也裝不到一起了。身邊的小太監對他說,等鍾表匠進宮修鍾的時候,讓他去裝吧。 清宮里各種工匠都有,卻唯獨沒有鍾表匠。專門給宮里修鍾表的是東華門外萬珍齋文玩店的老闆,名叫張雪岩。 張雪岩隨著小太監來到瀛台,見了光緒連忙跪拜。光緒很和氣地對他說:「這琴盒你能裝嗎?」「能。小的給琴盒擦油泥,都是拆散了,洗凈了,再裝起來。」「好。你把我這個琴盒裝起來。但是不要照原樣裝,要按照我畫的圖紙裝起來。」張雪岩接過圖紙仔細看了一遍。這張圖畫得很清楚,把琴盒裡原來的機輪的位置和距離都改變了。他有些莫名其妙:「萬歲爺,要是這么一改,怕調子全變了,不好聽了。」 光緒笑了笑:「沒關系,壞了也不怪你。你照我畫的圖去裝,千萬不要改動。」張雪岩回到店裡,加工細做,一絲不苟地按照圖紙把琴盒裝好。然後他上滿了發條,打開了盒蓋一聽,頓時目瞪口呆。原來八音琴盒裡傳出的已不是外國樂曲,而是道地的中國崑曲。光緒皇帝曾不止一次地拆開過琴盒,弄清了琴盒發音和音符高低、節拍長短的道理。琴盒裡的外國曲聽膩了,他想把它改造為中國的崑曲,於是就按崑曲的工尺譜,重新設計了琴盒內機輪的結構,一舉而獲得成功。
一起來看看皇帝玩的高端八音盒都長什麼模樣
(這些只是清宮舊藏的八音盒中的一部分,皇帝拆的八音盒是不是其中一個就不得而知了 )

《許姬傳七十年見聞錄》中有一篇小故事,叫「御制朱奴兒」。是陳彥衡將給許姬傳的。他說京劇場面流傳著「御制朱奴兒」,「朱奴兒」是崑曲牌子,共四句:
「蟠蔾沛雲中搖盪,飛豹旌風外飄揚,虎將猙獰豪氣強,掣斷絲韁,遙望白雲帝鄉,指日里歸吾掌。」
曾在宮里當差的李五說,有次光緒打朱奴兒,把當中兩句沒有打,場面上的人誰也不敢告訴他。以後,將錯就錯,就照他的點子打,這就是「御制朱奴兒「的來頭。單皮鼓是總指揮,全堂場面都跟它走。光緒打鼓可能是跟沈寶均學的,當時宮里的場面,姓沈姓李的最多。
文中提到了兩個人,沈寶均和李五。關於李五的故事就是李五偷「核桃」。其實這個故事是溥儀回憶的,溥儀說光緒對京劇很在行,任何疏漏絕逃不過他的耳朵。有個名為李五的鼓師,在一處戲中,本應打個「雙核桃」,雙核桃是鼓套子里的專門名稱,可李五想只有極精通的內行才能辨個分曉,於是就任意妄為打了個單的。光緒帝便對太監說,戲台上丟了一個核桃。太監不明其意上台尋找,卻始終而不得。悵悵下得台來,不料光緒帝笑著說:「核桃被李五偷了。」太監便上台朝李五要核桃,李五隻能俯身認錯,結果因小失大,罰了他一個月的薪俸。(哼,想糊弄朕,咱耳朵靈著呢 )
這個李五便是李奎林。他最擅長給譚鑫培配樂,與沈寶均齊名。
沈寶均就是教授光緒打鼓的鼓師了。沈寶均又名沈立成,沈大。
《中國京劇編年史》有記載:
十五年德宗大婚,後始親正,萬機之暇,最嗜擊鼓。即日召立成入內,親從受業,爾時帝居瀛台之日多,其東,海牆有門,與昇平署通,未時喚諸樂工往,夏用船渡,冬則冰床。皆使彼等,先俟於殿內,鋪以紅氈,半坐跪其上,帝至,即可開始擊打。遇進膳,便輒分玉食以餉。而沈有時反故弄狡獪,用冀解饞,一日立成件帝桌上置點心一盒,即用鼓槌,假為度擊其蓋,上亦隨之擊,沈恐帝敲蓋弗及意,即取蓋,放上前,蓋去而點心外露,遂分賞眾人食之。至戊戌政變,帝遭幽禁,傳差之事乃稀。
這則故事恰好印證了許姬傳七十年見聞錄的記敘。沈寶均確實教授光緒打鼓。
曾經在昇平署效力的鼓師鮑桂山回憶說:

「光緒不只聽戲並且相當內行,喜歡樂器,愛打鼓,尺寸、點子都非常講究,夠得上在場上做活的份。不過沒真上過場,在海里傳差的時候,常把我們這些文武場叫上去吹打,專愛打鑼鼓的牌牌曲曲,常打《金山寺》、《鐵龍山》、《回營打圍》。至今還很多人知道,『御制朱奴兒』就是光緒的打法。」
鮑桂山是1902年入的昇平署,這階段光緒已經被囚禁,不過時常也會召樂師陪他演奏,只不過次數很少,後來這個權利也被剝奪了,昇平署檔案里有記載,恩賞日記檔中,光緒二十九年九月十九,首領孫義福傳旨,以後萬歲爺那不準言語差事。

戊戌前光緒因經常習鼓,所以經常會要一些鑼鼓以練習。現錄入一段記錄:
光緒十六年
三月二十二日 萬歲爺要去大鑼一面,隨錘;喇叭一支
七月初七日 鐺子一個、蘇鑼一面,小鈸二付
十月初七日 要去小堂鼓一面
十月十五日 要去盪兒一個、撲鈸一付
光緒十七年
八月二十六日 總台何老爺諭,萬歲爺要去更鑼一面
光緒十八年
六月二十七日 萬歲爺要去星盪一分
光緒十九年
十月初七日 萬歲爺要去大鑼一面
光緒二十二年
九月二十日 內殿司房袁興成傳旨於內學,要承過差京傢伙一分,趕緊送至養心殿,千萬莫誤。
以上是要樂器的記錄,可是這些要求隨著戊戌政變被囚而被慈禧所限制。
光緒二十四年十二月十一日,總管面奉懿旨,以後皇上若要響器傢伙,等先請旨,後傳。(生在現在應該是架子鼓小能手呢 )

帝性又酷好音樂,中國管弦諸樂器,帝盡能撫弄之。且深得是中之三昧。外國之批雅拿(國外琴名)(即鋼琴)。帝亦能奏之,空中萬籟,帝悉能在樂器上,模之成調,與原音酷肖。帝能拆卸鍾表中之各種機件。而又一一整理之,復其原狀。眼明手快,有非他人所及。然太後雖知其有如此技能,而嘗惴惴於自己心愛之鐘表,為帝所破壞,無復能建設也。
《慈禧寫照紀》

(可是今天提到光緒有誰能把他和音樂聯系在一起呢?他的音樂天賦得在那樣的大背景下得不到任何的發展,皇帝尚且如此,更何況其他平民百姓)

但是!!!!天賦被埋沒一生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整個人都被埋沒,被這個時代埋沒。
提到光緒很多人對他的印象都來自於歷史書中的刻板,膽小,懦弱,無能,人生中唯一的兩個閃光點貌似就是和珍妃的愛情還有百日維新,但,那絕不是全部的他。
這是光緒在1908年,這就是他生命的最後一年所看的書單。

它可能是光緒帝最後的一份讀書單。這一份光緒帝三十三年和三十四年內務府的「呈進書籍檔」,數件合成一件,是內務府辦理光緒帝索要的購書單的記錄。在這份紀錄中,光緒帝硃筆所列的書目40種,大多是關於立憲方面的書籍:
《孟德斯鳩法意》、《政治講義》(商務印書館1906年出版的嚴復的演講集)、《法學通論》、《比較國法學》、《政治學》(原作者為日本法學博士小野眆。此書在日本為暢銷書。商務印書館1907年初版)《國法學》、《民法原論》(原作者為日本法學博士富井政章,商務印書館1907年初版)《政治泛論》、《憲法論》、《行政法泛論》(原作者為日本法學博士清水澄,1907年初版)、《日本預備立憲》、《國債論》、《**講義錄》、《日本**講義錄》、《日本**法述義》(作者為留日學生李凌雲,1906年初版)、《自治論纂》、《憲法研究書》、《日本監獄法詳解》(原作者為日本佐藤信安,1903年初版)、《萬國國力比較》(書前註明譯述者為出洋學生編輯所,原著者英國人默爾化。1902年初版,次年再版)、《政治一般》、《列國政治異同考》、《歐洲最近政治史》、《歐洲新政史》、《歐洲財政史》、《經濟通論》、《理財新義》、《日本法制要旨》、《日俄戰紀》、《最新戰法學》、《德國學校制度》、《各國憲法大綱》、《英國憲法論》、《萬國輿圖》、《歐美政教紀原》。
在生命的最後階段他仍在積極的自我準備,心中依舊抱有希望,只可惜他沒能等來那個機會。


神崎峯政:

當然會有。
倒不如說擁有某個特定天賦而被埋沒之後以相對平庸的經歷度過餘生的人大有人在,遠比我們想像的多。
為什麼會這樣呢?原因大抵有如下幾個。

第一,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準確地審視評估自己。在錯誤的評估後選擇了錯誤的道路,之後錯失了發揮自己天賦的機會。

第二,發現了自己天賦後,因為某些硬性因素難以踏上這條道路。
這個例子簡直太多了,我學過鋼琴,在鋼琴的學習方面有許多人具有非常優秀的天賦和資質,但是鋼琴在90年代末21世紀初的中國大陸,尤其是我們黑龍江這種邊遠窮省份算是一種中產以上的人家孩子才有可能玩得起的東西(即使珠江鋼琴在那個年代也要花8000-10000人民幣,更不用提後續高昂的學習費用),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窮人家孩子從根本上就失去了發揮自己天賦的機會。

第三,也就是最常見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因為社會的風氣和錯誤的指導而被迫踏上錯誤的道路。
這一點從臭名昭著的文理分科就能窺見一斑。文理分科本身並不奇怪,真正使其臭名昭著的,是各種對於文史社科的詆毀和輕視以及各種對於理工醫科的過高評價。這從各個高中的文理班級比例就能看得出來。我們學校當年一個年級有17個班,其中只有兩個班是文科班,剩下的全部為理科班。而且諷刺的是,文理分科進入文科班的學生很多並非是對文科有興趣,而是單純因為理工科學得不夠好。
可以說類似於這種的失當評價和成見扼死了極多孩子的才華的天賦,造就了一大批碌碌無為的量產型大學部工人。

第一個原因且不說(這是個人因素),為什麼會有第二和三種原因出現呢?
很簡單,因為生產力和建立在國家體制上的政策。
人類的發展史是一部生產力的進化史,這種東西細化到國家層次依舊重要。一個國家的良好發展需要擁有強大的生產力支撐,而生產力是怎麼來的?從社會中的每一個人身上汲取而來。
也就是說,一個貧窮落後的社會是無法孕育出藝術文化方面的肥沃土壤的。人只有在滿足溫飽的前提下才有資本去追求更高層次的東西,而在滿足溫飽之前,即便你有藝術文化等方面的天賦和才華,也必須要屈服於生產力發展的浪潮中。
這在歷史中就有無數活生生的例子。歷史中但凡政治,文化,藝術等高度發達的文明和國家(古埃及,希臘,羅馬,華夏文明等等),無一不誕生在擁有優渥生存環境的地區。而游牧民族和沙漠戈壁中的民族(匈奴,突厥,蒙古等等),則極難在政治,歷法,文化上擁有什麼建樹。

所以這個道理放在現在也依舊不變。越是富庶,並且在此基礎上社會財富分配越均衡的國家和地區,那裡的孩子就越有沿著自己天賦努力而非屈從於國家意志的機會。因為這種國家和地區的政治文化土壤相較於貧窮落後的國家和地區擁有著巨大優勢。
同樣,這種道理細化到不同收入層次的家庭之上也一樣成立。家境越富有,身上背負的家計包袱就越少,就越能輕裝前行,把全部力量投入到自己的天賦中去。

命運的安排我們很難顛覆,但是我們仍然有可能通過自己的爭取和追求來彌補一部分的缺憾。畢竟生活在現代社會中的我們擁有著古代和近代人無法企及的各種方面的便利,而這種便利在某些時候,說不定就會演化成實現自己夢想的利器。

P.S:讓我們今生多做好事,爭取下輩子投胎到Easy Mode中。


雨霖鈴:

圖轉

並不是評價這個字這個作者怎樣,而是想說時代和環境對於天分的發現與發揮有著太大的作用。


哆啦A夢的時光機:

我一個遠方親戚,因為偷盜文物時和人發生沖突,失手把人家打成了植物人,被跨省追捕好多年。我上次見他應該是國小,之後他便四處逃竄,再沒有回來過。
從爸媽和其他親戚處聽過他的很多事跡。據說他國中輟學便開始瞎混,但是畫的一手好畫,不論鉛筆圓珠筆鋼筆,有人坐在對面他提筆便畫,水準比街上畫速寫的職業畫手不知道要高出多少。但可惜,年紀輕輕人生就被這樣毀了。
大概是我上大學的時候他回來過一次,但是消息泄露警察過來抓人,手銬都戴上了。他老婆,或者說是女朋友,把警察抱著又撕又咬,鄰居都合力過來幫忙趕警察,最後逃跑了。
再也沒有消息,全家就這樣消失,他成了一個傳說。

還有一個至今都不是傳說的人,等我做好晚飯來答

=====我是更新的分割線========

實在不好意思,拖延症晚期患者前來道歉。
昨晚問了下媽媽這個人的近況,我媽說他的天賦沒有被埋沒啊,都是人生贏家了呀~
那就當做奇聞異事大家姑且一聽吧。
他是我小時候的一個鄰居。
他爸是當年名鎮一方的風流浪子,長得非常帥,他媽媽也是電影明星一般的大正妹(我媽說的,我原話照搬,絲毫沒有誇張),大概在他一兩歲的時候,他爸出了意外突然過世,他媽媽在獨自撫養他半年後將他扔給了阿公,遠嫁他鄉了。
年邁的阿公將他撫養長大,國中畢業後他便輟學,開始和一幫狐朋狗友做小混混。
後來開始賭錢。
賭術有多高我並不清楚,但是我們那片地區乃至市區,只要提起地下賭場,必會提到他,甚至好些人都說他會讀心術什麼的。
他阿公並沒有錢,他自己靠賭錢娶了老婆(老婆還是個個高膚白貌美像混血的大正妹)買了房子車子,後來又換了大房子,供他的女兒在最好的學校里就讀。可能這在別人眼裡不算什麼,但他是家徒四壁一無所有的職業賭徒啊,這不算人生贏家算什麼呢。
因為是鄰居,他又大概大我十歲左右,我從小便覺得他是我見到過的最帥的男人,即使他是混混。
今年五一弟弟結婚,婚禮上我還看到他,他們一家三口站在門口,俊男正妹再加個小蘿莉,幾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還是當年我印象中的樣子,高大帥氣,談笑儒雅,彬彬有禮,遠遠看去,一副優雅得體的中產階級形象。
據我媽說,他已經金盆洗手,自己不賭了,而是經營著好幾家賭場,成了職業經理人了。
如果當年他的父親沒有出意外母親沒有遠嫁,那以他的聰明才智,前途又怎會止步於此呢?所以我個人認為他也算是有天賦被埋沒了的一位~
祝他一生幸福。
ps:他的阿公於前年自殺身亡,與他無關。但是聽說他非常傷心,和他的叔叔嬸嬸從此決裂。


高鵬:

非常贊同排名第一的答案。
人最後取得的成就跟你所接受的訓練關系巨大。
這個訓練並不只是指系統專業的,也有一些是通過成長環境傳遞出來的——耳濡目染接受的。那些被埋沒的「天才」,大得都被成長環境所拖累。

背景:我所出生的西北偏僻農村,在我之前村裡從來沒有出過高中生,更遑論大學生,我是第一個,然後是我親妹妹——蘭大,比我小5歲的一個吉大大學部,北大碩士。然後就再也沒有能通過聯考走出來的。
就這樣的一個偏僻的農村,有很多可以說是天賦絕倫的人。一個大我12歲的哥哥叫要全(多麼樸實的名字),一天學沒上過,只會寫簡單的字,但是他卻是我們整個鎮里最出眾的象棋手。考慮到我們村裡只有一副象棋,他取得這個成就的多難得。每逢冬天大人們經常在村口擺棋攤,要全哥就蹲在旁邊看,看久了就想跟大人們下,半年後我們村裡的大人們都下不過他了。趕集的時候,他就去街口盯著鎮里棋攤看,十四五歲的孩子,還沒張開,看起來顯得更小,大人不屑於跟他下,他就在旁邊糾正別人的下法,然後慢慢出名了,十里八村都知道有這么一個孩子。我小時候經常聽父親老人家提起,要全非常聰明,家裡太窮了,把孩子耽擱了。他慢慢長大了,開始干農活、打工,因為沒有讀過書被騙欠賬,然後娶媳婦。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今年春節回家見到了他,跟我的父輩們一樣,黑紅的臉膛滿是皺紋,鬍子拉碴,抽著捲煙,怯怯地對著我笑,那種流露著深深卑微的笑,一如我父親當年的笑,看得我心酸。
當年同村還有一個比我大兩歲的孩子,叫剛剛,他小時候的數學成績跟我差不多,考慮到他幾乎每天都要回家干農活,我覺得他比我聰明那麼一點,更讓我羨慕的是他動手能力太強了,十二三歲幾乎能幹所有手工活,那股子巧勁比父輩們都強。96年那會,我們國小四年級,縣里撥款為我們平整土地,高高矮矮的農田要被平整,一下子來了四台推土機。他迷上了推土機,開始逃課,學也不上了,每天跟在他們後面,很快就會開了,然後也會修了,甚至比那些個司機和技術員都熟練,司機技術員為了偷懶就讓他開,也讓他修,不斷地在村裡誇他。畢竟那些司機在我們農民眼裡看來是能行人(上等人),他父親覺得很榮耀,一心想讓他們收他為徒,他們口頭答應了,他很聽話地跟著開,跟著練,那麼小的個頭開個推土機,我覺得很羨慕,但我父母不容許我去,他們只要求我一件事:讀書。他上學越來越少,盡管這樣升國中時還考了一個全鎮前十幾,我們村第三名(考慮我們倆的家是我們村最著名的「文盲村」——被稱傻子村,就知道這有多麼震撼和令人振奮了。)。家裡覺得他不用去讀書,可以去開推土機,很快就能賺到比種莊稼更多的錢。國中報到那天,父親送我去報到,他一個人騎車去國中報到現場看了看,然後回家了。一年後,村裡的活幹完了,他沒有當成學徒,成了徹頭徹尾的農民,忙時干農活,閑時去磚窯拉磚坯。多年過去了,他通過自己努力在一個城市買了房子,成了家,有了小孩,開了店,也算是突破了他的出身。但我總覺得他本可以過更好的生活。
鎮里有個奇人,自學給人接骨,被奉為神醫,老人家一字不識,大個頭,長白鬍子,話很少,顯得很威嚴。關於他有很多傳奇的故事,縣里、市裡的幹部,甚至大官都找過他接骨,專車接送,村裡人提起來都很自豪。我小時候膝蓋脫臼,家裡窮去不起醫院,他給接的骨,沒留下任何後遺症,現在依然飛奔跑跳。就這樣一個人,終身生活在小村子裡,忙時農活,偶爾給人接骨,生活過得清貧簡朴,家裡三個兒子,經常斷糧(在我家那邊太常見)。我上國中時,他去世了,小村子裡來了好多素不相識的,村裡人第一次見過那麼多小汽車。很多年過去了,還經常有老人們提起當年他家過喪事的盛況。
我研究所同學,智商超過150,出生河南農村。在學習上花很少時間,然而他就這么上了清華。但是到了碩士時,因為習慣不好,科研遇到點阻礙就退縮逃避,最後落了個延期畢業,但還是進了BAT。我經常講他就是浪費天賦的典型,好在他意識到了好習慣的重要性,已經開始改正。像他這么聰明的人,現在顯露出了驚人的毅力和韌性,我覺得他會更出色。但遺憾的是,他本可以早幾年就不如出色行列的。

我經常啰嗦,「天賦決定一個人的上限,但是努力和訓練決定你的下限。」
更小的時候,我總是對那些比自己取得更大成就的人帶有崇拜心理,覺得他們天生如此,後來見得多了,才感受到了曾國藩所說的「真正聰明的人都下笨功夫」,現在少了一些自卑,少了一些崇拜,但依然很尊重他們。


匿名用戶:
我國中的時候,我們班有一個男生家庭極度貧困,他父母是近親結婚,他弟弟是唐氏綜合症。他非常自卑。他一點也不學習,和班上一群痞子打架鬥毆。但是!他的地理無人能超越!他一直都是全年級第一的地理成績!老師不信,單獨出卷讓他在辦公室做。出了辦公室就成了地理課代表….
後來他沒能讀高中,混跡社會….
還有高中一個孤兒,他讀武俠,寫武俠。會填古詩詞,是個奇才。高中我們不太懂填詞,他看看格式,就刷刷的寫詩了!在黑板上刷刷的填了首特別美的詩,大家都不捨得擦,語文老師碰巧看到,拿本子抄下來去給他投稿了!除了寫詩填詞寫武俠,他還會刻章!沒人教,他買塊5毛的橡皮,就照著從新華書店買來的書扉頁上新華書店字眼的章子,半節課就刻出來一個一模一樣的!!但是他一點也不學習。高中後浪跡天涯….


梅葆瑞:

1、真的有天賦這個東西
我帶過辯論,教過演講,有的人一教就會,有的人要下很大的功夫。
我侄女,沒人怎麼特意教過她,然而她知道自己人字,背書,對事物也有特別的觀察力與洞察力。
我大學的時候有個同學,學習很努力,數學也超級好,但是簡單的c語言卻學的不及格……
我以前不信天賦,現在信了。

2、如何識別天賦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看一個人對一個東西上手速度、達到瓶頸的早晚和感興趣程度。

3、然而你絕不能否認努力的重要性
但是你沒有努力有天賦沒用啊,除非你的天賦極高。不過那樣的話也不會有人催你努力了。人們教育別人努力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們大多數人在大多數必須要做的領域上沒什麼特別的天賦。

4、可悲的是努力也是一種天賦
有的人天生就能踏實下來努力,這是一種能力。

5、可喜的是努力的能力是可以提升的

6、和天賦對應的另一個東西叫做機緣巧合,這東西可遇不可求

7、我們應該把更多的時間花在可以控制的事情上

最後我想說,題主,你問的問題和你問題描述沒關系啊…………
至於你問的問題
有天賦被埋沒一生的人,太多太多了,甚至於都沒有被人發現他們的天賦。


燕飛南:

好像成了特異功能初高中同學展示會了。

好像好多人覺得天賦的浪費跟家境有關呢。

我舉個反例:

飛翔的官二代

話說高中的時候,我同桌的是個十足的官二代。

既然是官二代,我們就叫他G吧。

有多麼「官二代」呢?這么說吧。在我的高中,他是唯一一個可以通吃「黑白兩道」的人。

學生中最大的混混在他面前俯首帖耳,做什麼事都要看他臉色,

我親眼見過那個將近兩米高的,得罪過所有老師幾次被退學又幾次王者歸來的大漢,跟在他後面賠笑。

而那些兇悍的,臉上彷彿刻著「你瞅我試試什麼你不瞅我tmd你居然不瞅我削死你丫的」班導和代課老師們,見到他會馬上換一副溫柔的神色,感覺像是要把他抱在懷里。

「××,來你把這個問題回答一下,什麼?不知道啊?啊那算了。那…那個誰!!你給我起來!不知道!?你上課幹什麼去了?回家幹什麼去了?你…(以下省略200字)」

當然,這種前提是建立在,他那永遠穩定的成績上。

高中幾年大大小小的考試上百次,全年級像他這樣能夠保持恆定名次的人,只有他一個。

哦對不起好像並不完全…有一次轉進來一個學生,

直接導致,他的成績

從全年級598個人中的第598名,

下滑到第599名。

導致那幾天,我們看著友好地跟他打招呼的新童鞋的眼神中,充滿了高尚的憐憫。

當然G用實際行動打了我們的臉。不過後來想想也就釋然了。官二代官二代,基因就決定了你猜不透人家是不是。

多麼令人羨慕的人森啊。

不過他令我印象深刻的並不是他以上所有的一切,不不不,成績單是什麼,老大又怎樣,班導又管我什麼事,你看我並不是一個俗人。

也不是他不到一米六的身高和瘦弱的身軀,

也不是你跟他說話時他永遠「嘿嘿」一笑的那份灑脫,

當然也不是那個被好幾個兄弟追了很久,連好人卡都沒得到一張,卻最終主動堅持為他每天買早餐的小班花。

讓我記憶猶新的,是他的單車

嗯,沒錯,單車。或者說準確點,是單車上的他。

作為一個炫目的官二代,他的大多數物品樸實無華。

可是他的單車卻不一樣。

當時有一個同學每天開著車來上班,二手的雅閣。

大家說他有錢的時候他呵呵一笑:「這東西值錢?呵呵。」

然後就帶著我們去參觀了G的單車。

我們不屑:單車能有多貴。

——後來,用現在的話說,嗯,我們是跪著出來的。

有幸看到G騎車是一個陰天的放學後。

我騎著我的鳳凰,磨磨唧唧地往家趕,心想回家就要寫作業,能拖一會是一會,

一輛夏利在我後面使勁按喇叭,我很煩地讓路。夏利沖到紅燈前停下了。好無聊的夏利。我想。

這時,

一陣風從我身邊吹過。

沒錯,是吹過。

黃色的風,在我行走的那條坑坑窪窪的公路上,吹過,追上了旁邊的汽車們。

到了那輛紅色夏利的旁邊(靠邊停的,在馬路牙子旁邊)。

我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那妖風「嗤——」的一聲驟然停下,

「啪,啪,啪」,

舉重若輕地三聲。

第一聲,妖風飛上了馬路旁的馬路牙子

第二聲,妖風飛上了夏利的後備箱

第三聲,妖風上了車頂。

那一刻我彷彿覺得靜止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好像確實也是。因為一條馬路的人都在回頭看著,紅色的夏利,還有不安分的,黃色的單車,以及,那個神采飛揚,看上去和平時完,完,全,全,判若兩人的G。

你說他是腹黑的官二代?不他明顯就是一個叛逆的引得全場女生尖叫的單車少年好嗎!

你說他是本應獃頭獃腦的倒數第一名?不他明顯就是光芒四射的街頭明星好嗎!!

你覺得他矮?瘦?你覺得他的牙很黃?

總之那一刻,沒人計較這些。

你以為這就完了?

nono我們都知道,他是一個喜歡打臉的官二代。當大家的下巴還掉在地上,夏利車主的車門還沒打開的時候,

G,他,

這樣

然後這樣,

然後這樣(重複,三次,轉了三圈,請原諒圖片的敘述不能)

然後這樣。
(沒錯之所以有兩輛車是為了表現他的速度,請自行補上代錶速度的黑線和音效)

(圖片百度,侵刪)

當夏利車主終於走下車來觀察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

G已經在百米開外了。

————————————————————————————————

那麼回到主題。

官二代就可以不浪費自己的天賦嗎?

官二代就可以不浪費自己的天賦嗎?

官二代就可以不浪費自己的天賦嗎?

————————————————————————————————

我最近一次見他是在兩年前,過年回家的時候。

G長胖了不少,也壯實了。

成績倒數第一的他,卻因藝術特長美術(他高二之前都從來沒畫過畫的),進入了本省NO.1的大學,然後出國留學了幾年,回到省會最大的國企坐辦公室。

身邊跟著的是一個漂亮到一身blingbling都不會讓人覺得俗氣的女孩。G熟絡地跟她秀恩愛。

喝了半天的酒,我問他:「跟小D(就是當年給他送早餐的班花)分了?」

他呵呵,說我怎麼能看上那麼勢利的女人。就沒好過。

我哦。然後我問他:現在還騎車嗎?

他笑,從兜里掏出兩把鑰匙。我掃了一眼,一個是豐田,哦這輛凱美瑞我坐過。另一個是紅底,黃圖標,圖標是一匹馬。

「不了。現在開車。」他端起杯子找我喝酒。


M3小蘑菇:

這好像很難證偽啊


孟祥宇零zXr0:

1.具體技能水準不來自「天賦」,而來自於不同基礎能力和經驗能力、資源能力的組合。
例如:血氧能力(vo2max)是一種能力,身體控制力是另一種能力。但馬拉松成績是技能水準而非基礎能力。
血氧能力和忍耐力、身體控制力、賽事經驗(賽前準備、狀態調整能力)的組合決定了一個人的馬拉松成績。

2.基礎能力可以來自於天賦和習得,但不同能力來源不同。
例如視力、智力、血氧能力通過後天鍛煉的提升非常有限。
而最新的研究認為決定一個人可以有多努力的「延遲滿足」能力也是由大腦前額葉質形狀和活躍程度決定,但人類無法控制大腦的生長發育。
也就是說,你根本無法決定自己可以有多努力,小A比你努力是因為他天生就有努力的天賦。

3.人的天賦是否會被埋沒,主要取決於你的天賦基礎能力在實際運用中是否對經驗類能力和資源類能力有依託需求。

例如,如果你的天賦能力是vo2max,那麼從小就可以發現自己在運動表現方面天賦異稟(國小中學體育考試和校運動會)。至於你的天賦是做110米欄還是足球項目更容易發揮,體校會對你測試的。

如果你的天賦是創造力和數學,那麼你很容易考上好學校,就讀能發輝你數學和創造力的學校,數學特別猛的理科生,即便英語不及格(90以下),也能輕松上985,英語語文兩科不及格,也能上211(理綜260+數學145+英語89+語文89=583分)。
資源不足對你的局限只不過是你做了大牛程序員還是資管合夥人而已。

再例如,如果你的天賦是抗擊打能力(天生痛點低),那麼你距離成為職業搏擊運動員,可就需要有非常多的經驗能力和資源能力了。這時候,你的天賦可能就要被埋沒了。

4. 大多數職業、身份並不苛求人同時具有天賦能力和經驗、資源,你有一項突出就足夠閃光了。

5.大多數人連一項出眾的能力也沒有,無論是基礎能力還是資源、經驗。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