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前女友結婚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知道前女友結婚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
匿名用戶:

2019.5/7更新。

評論中不少人說什麼我不夠愛/失去了最愛你的男人/他在n個前任中擇優錄用/等等。

首先,他就我一個前任。

第二,有句歌詞叫【當愛已不再溫暖,它只是牽絆,又何必苦苦再糾纏……(後面忘詞了,囧)】。總之,感情會變,人也不能靠著感情過一輩子,何況早就變冷的感情就算賺在手裡還能讓你感受到餘溫又有何益?你要憑著這些餘溫溫暖自己一輩子?它可能驟然冷卻凍僵你的!都是成年人,應該知道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何況人生那麼多事情可以做,要工作要學習要玩耍要旅遊要盡孝,把心思大部分放在感情上委實不值當,何況是一份逝去的感情啊。過往雲煙,既然消散,何必攏回,如何攏回,攏回何用?

第三,我覺得不論是誰,包括ex都應該在感情中學會取捨,學會向前看。那些婚後/有新戀情後還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人吃相難看,別以為自己有多深情,你辜負身邊人也辜負自己,沒有責任心也不懂得珍惜。

如今的我,很幸福,足矣。

——以下是原回答——

我是別人的前女友。

婚後一年,Ex有一天突然打電話給我,讓我回去和他結婚。我們分手後再也沒有聯系過,誰知道他還能來這么一齣戲?我直接告訴他,我已經結婚一年了。他居然問我【這么快?】?快嗎?那年我都29了,分手老死不相往來是對現任的尊重,所以他無從知曉我當時的情況。

後來他怎麼樣我就不太清楚了。只聽朋友說分手後他相親過,當時也有一個半交往的女朋友。那個電話過後一兩個月他就結婚了,婚禮當天我和老公開車路過那個酒店。我聽共同的朋友說了他結婚的事情。當時路過酒店時,心裡有那麼一點好奇,他的新娘是什麼樣子呢?然而我並沒有現場一探究竟的慾望,因為跟我沒關系啊。分手後,路歸路橋歸橋,你過得好不好關我什麼事?我過得好不好又與你何干?

再後來,八九個月後他兒子出生。從時間上看,大概率是給我打過電話後就決定跟那個女孩在一起了吧?但願他對自己老婆孩子好一點。前女友這種生物,你用不著惦記,別人有自己的生活,過好你自己的,珍惜身邊人才是王道。

對於我來說,不論何種原因分手,結束了就不要拖泥帶水牽牽掛掛,人要活在當下。放過別人,也放過自己,對每個人【都挺好】。


時間沒有解藥:

我的身份是前女友

我也想問問他為什麼點贊
點開Aorqu看完了別人的故事

我不敢找他 不敢看他所有社交媒體更新
我沒勇氣面對現在的我和他
他離開已經快兩年了

前天 我結婚了
平時朋友圈入口我都是關閉的
因為結婚 所以破例
發了朋友圈
昨天凌晨 他點贊了
昨天下午 他媽媽點贊評論了 我沒回復

他點贊的時候 我剛完了晚宴停好車
先生喝醉了 晃晃悠悠 走在我前面
我心裡堵了很多很多感覺
卻沒辦法組織成任何片言隻語去表達
只有眼淚還是止不住地流

結婚是開心的 不悔的
結婚前我問過自己千百遍
如果他回頭 我會不會動搖
答案是絕對的否定
我和他 回不去了
我們之間 不僅僅隔了一個台灣海峽
還有一個青春 一個遺憾 一個再見

人都變了
或許再見我會發現
他已經不是我以前認識的喜歡的他了
舊夢逝去不再有
哪怕再相處 我也沒那麼夢幻 那麼純粹

如果能公平一點
我希望難忘的回憶分他一半
夢里不要再相見
夜裡不會再淚流

不能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於江湖

我和他最後一部電影
就說完了所有的故事
他曾是我最美的回憶
但回憶總歸曲終人散


深海逐豚:

寫過一個朋友的真實故事,故事裡寫過一句話:「你永遠不知道你有多喜歡一個人,除非,你看到她和別人在一起。」

什麼體驗?

想都不敢想,我應該會崩潰吧。

「我回來了。」女孩兒推開門,朝屋內坐著一個男孩兒。。

「那個男的是誰?」

女孩兒漫不經心的解釋,根本不在意這個問題,「什麼男的。哦,你說他呀,公司同事,順路送我一趟。」

「我看到他抱你了。」男孩兒低著頭,眼睛卻看著女孩兒。

「其實有件事我一直沒告訴你,對不起。公司有個同事給我送花,我給拒絕了。剛剛送我回來,他說像朋友之間擁抱一下,以後還做朋友,我就答應了。」

「你去找他,我不會介意。」男孩兒的聲音很輕,卻很有力量。

「你又發什麼瘋。」女孩兒盯著男孩兒,身軀佝僂,略顯疲憊。

男孩兒看向女孩兒,「我沒瘋。」

「你就是閑得慌,整天胡思亂想。你去找份工作吧,我公司旁邊最近在招人,一直待在家也不是回事兒。」

「不去,沒前途。」男孩兒想都沒想,轉身走向不遠處電腦桌前的椅子。椅子是別人不要扔掉的,還能用。

女孩兒似乎有些急了,說話有些大聲,「你能不能考慮一下我,整天做著藝文夢,這么大的北京城寫作的人一抓一大把,成功的能有幾個?」

「你看不起我你找別人去啊。」男孩兒轉過頭朝女孩兒吼道。

女孩兒看著男孩兒,男孩兒這么吼,她卻沒哭,「老娘走了之後你別後悔,我他媽再也不會回來找你。」

「你走,你看我會不會說半個不字。」男孩兒背向女孩兒說。

「周荃,我他媽從大一開始跟了你八年,八年的青春全交代在你身上,我從沒說過什麼也沒跟你要過什麼。我今年二十八,我快三十歲了,愛情遊戲我玩不起,我不陪你玩了,你一個人慢慢過吧。」

「那你他媽還在這兒幹嘛,滾啊。」男孩兒愈加情緒激烈,一個人在房間裏手舞足蹈,將寫好的稿子弄的一團亂。

「周荃,你可真狠啊。」

說完這話,張曉歡轉身提著行李箱離開了那個寒冷的家,臨走之前還幫男孩兒把稿件全撿起來。或許已不能稱之為家,因為這一刻,家已經沒了。

張曉歡用力的將門合上,發泄著自己的情緒,原本就被雨水銹蝕的破舊鐵門發出嘎吱的聲音。它看上去那麼破爛,好似再輕微的碰一次就會轟然倒塌。

十二月,凌晨,北京,下著雪,中國最繁華的城市,沒有絲毫溫暖。

雲南,大理,火車站。

我擠下人貼人的火車,周荃已經等了許久。我向他招了招手,露出一個微笑,算是打了招呼,又說了聲抱歉,讓他久等了。

他回我,沒事,剛到。

我問他怎麼一點不驚訝。

「早猜到了,除了你小子,誰會那麼無聊,跟民宿老闆發那麼表情包,一段話最後還喜歡加哈,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是重慶人。一點兒沒技術含量。」

「我靠,你居然裝了這么久。」

周荃領我上了他專門用來載客的麵包車,麵包車上了年份,外表看上去有些許破舊,我有些不太相信。

周荃見了我的表情,拉開車門轉過身跟我解釋,二手淘的,用很多年了,別看外表破破爛爛的,裡面很乾凈。

我也並不在意,對他微微一笑,說了句沒關係,直接鑽進車里。窮游的人,哪兒來那麼多講究?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周荃。

一個下巴滿是鬍渣,眼神無光好似看透生活本質,身著亞麻短袖黑色運動短褲的男人。對了,頭發還挺油。

我和周荃認識已久,我們在同一個寫作平台寫東西。他是大神,寫故事賊溜,他寫的故事我都喜歡。

我經常在他寫的故事下面留言評論,他也會給我提出意見。我們互相加了微信,將交情延伸至生活。

周荃不愛發朋友圈,僅有的幾次動態都是打廣告,我讓他發照片給我,他也從未發過,卻自稱大理最帥,我對他自稱雲南彭於晏吳彥祖混合體的長相很好奇。

我們卻從未見過面,也就是俗稱的網友。

國慶長假,我去雲南旅遊。

突然我想到周荃在大理開了家民宿,便在網上預訂他的房間。

我裝作從不認識他,私信他說,我不認識路,能不能來接我。

他回答,好說。

我又問他能不能打折。

他說可以請我喝骨頭湯。

我很高興,說了謝謝,然後問他為什麼。

他說可以把我打骨折,一定要喝點骨頭湯好生保養保養。

我發給他一個白眼的表情。

周荃的民宿生意不是很好,加上我一共才三位客人。

我看他房間的裝飾偏愛西歐風格,附帶藝文特色,牆上還有自己設計的圖畫。除了床上的被子是結婚時用的大紅色,一切都挺好,環境也挺乾淨。

我問他為什麼。

他笑著說,沒錢做廣告,接送的車也破,別人根本不願意上。脾氣不太好,還跟客人吵過架,久而久之,網上的差評越來越多,客人也就越來越少。

我看向他逆著陽光的側臉,特別想知道,剛滿三十的周荃為什麼選擇在這里做一家民宿,並且生意不太好。

我曾在聊天時問過他,問過三遍。

第一次,他說空氣新鮮,景色好看,路過的女人漂亮,生意不錯。

第二次,他說習慣了,其他地方水土不服。

第三次他沒回復,直接換了話題。

其實這次來大理,我還有一個想法,見見他的廬山真面目,雲南第一帥的男人,聽聽他寫過的阿歡的故事。

女主叫阿歡,周荃寫過兩篇她的故事,很虐,很喜歡。

我問他真假,他笑說全是假的。

阿歡的故事我看過不下五遍,周荃說全是假的,我不信。

如果你們看到過他寫的阿歡的故事,你就會知道,感情這事兒靠編造是不行的,看得直叫人想哭。

周荃和阿歡是大學同學,同專業,不同班。

他們相識於一次頒獎典禮。

學校組織的一場文學故事比賽,周荃參加,並且獲獎。

阿歡是頒獎典禮的主持人。

在台上,阿歡跟周荃說恭喜。他們之前就認識,畢竟是同專業同學,卻從未打過招呼,這是他們第一次說話。

周荃生性不愛講話,性格孤僻。

周荃原本以為領獎過程很容易,隨便說兩句話,感謝感謝老師父母和學校領導就完了,誰也不知道教導主任抽了什麼風,硬要周荃講講寫作的方法,以及寫這篇獲獎文章時的心理活動。

周荃在台上急得團團轉,額頭冒汗,滿臉通紅,沒有絲毫準備。

周荃說,當他在台上焦急如焚的時候,他發現沒有一個人可以依靠。是阿歡看向他的眼神給了他鼓勵,阿歡的眼睛泛著光,好似黑色眼瞳的背後連接著一個不知名世界,帶給他希望。

周荃定了定神,摸了摸鼻樑,說,「其實自己只是喜歡寫作,寫這個故事的時候什麼都沒想。這篇故事在他寫過的文章里算差的那一類,自己都不抱希望,以為初試就會被刷,誰知竟獲了獎。」

周荃說這話的時候,直挺身軀,他覺得台下坐著的領導都是草包,整天問些沒營養的問題,那一刻,他是多麼自信啊。

愛情有時候真的很奇妙,他們相愛了。

周荃說,我喜歡你的眼睛,喜歡你的微笑,喜歡你美妙的聲音,喜歡你動人的名字,還有你皎潔的身體。

阿歡說,我喜歡你驚人的才華,喜歡你那自信的樣子,喜歡你通紅的笑臉,也喜歡你的無所適從。

周荃總喜歡把故事的女主角名字叫阿歡,他給我看他大學寫過的故事,故事裡的女主角永遠都很幸運。

他說,阿歡配得上這世間的一切美好。

轉眼四年,周荃大學畢業。

周荃和阿歡選擇留在北京,成為萬千北漂中的一員。

他們租了一間地下室,空氣潮濕,每天早上得和十多個人搶衛生間,隔音不好,隔壁房打了個哈欠都聽得清楚,條件艱苦,他們卻感到異常幸福。

夜裡,無論是他們,還是隔壁的小情侶,寂寞了做個愛都好像有人現場直播。

阿歡跟周荃說過很多次搬家,周荃每次都說再堅持一下,發了稿費就搬走。周荃從不敢直接一口答應,他怕他實現不了,周荃不想給她一個空口承諾。

大約過了半年,周荃打電話給阿歡,說有一個好消息告訴她。

阿歡還在公司加班,根本沒聽清周荃說的是什麼,隨便應付一句,便掛了電話,再次投身於眼前加急的PPT稿件中。

凌晨兩點鍾,阿歡回到他們的家,一個陰暗潮濕的地下室。

周荃沒睡,一直在等她。

阿歡一進門,看到屋內擺放著兩個大箱子,桌子上放著剛熱好的飯菜。周荃也沒吃,他說等她回來一起吃。

北京這座城市,一個人吃飯太孤獨。

阿歡問,什麼好消息?

周荃說,先把飯吃了再說,一定讓你高興。

阿歡先洗了澡,吃過飯正準備去床上睡覺,周荃叫她穿好衣服跟他走。阿歡問他發什麼神經,大晚上不睡覺。

周荃讓她別管,自顧自的幫她穿好衣服,拉著她就往門外走。一邊走一邊說,我在旁邊小區租了一間房。有陽台,陽光一天能照十幾個小時呢,獨立衛生間。

阿歡問他錢是哪兒來的,阿歡怕他用了他們存下來買房的錢。

周荃回應阿歡,我給別人當槍手寫小說,稿費好幾萬。

阿歡說,我希望這是最後一次,寫作是你的夢想,不要玷污它。如果靠丟失你的夢想,讓你去做你曾經最不喜的事才有這個房子,那我寧可不要。

周荃說好,最後一次。

那天夜裡,周荃和阿歡躺在他們新家的大床上,他們再也不怕夜裡劇烈運動傳出的聲音影響到別人,房間的隔音效果特別好,至少聽不到別人打呼嚕。

周荃對我說,她愛我,愛我的夢想,愛我的一切,超過愛她自己。

後來,周荃再沒給別人當過搶手。

周荃說,她說的話我得聽。

日子就這么一天天過去,兩人很幸福,生活正在慢慢變好,他們也會吵架,大多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阿歡在公司混的如魚得水,越來越好。周荃卻失了意,屢次投稿被拒,寫的小說也被讀者說不好看,更有甚者直接大罵,這他媽寫的什麼狗屁玩意兒。

周荃在評論區和幾個讀者對罵,你他媽看不懂就閉嘴,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老子又沒求你看。

讀者沒了,訂閱自然沒了。沒了訂閱,稿費也減少了。

那段時間周荃天天喝酒,甚至當著阿歡的面抽煙。周荃曾對阿歡保證過,永遠不會當著她的面抽煙,見她之前會刷牙洗手,不讓她聞到煙味。

周荃食言了。這好像預示著他們的結局,當初他們說好的那些幸福,買房,結婚,生子,生活,通通都會食言。

故事的結局,阿歡離開了那個家。

阿歡離開了周荃,周荃也離開了阿歡。十二月,凌晨,北京,下著雪,中國最繁華的城市,沒有絲毫溫暖。

我問周荃,後來你見過她嗎?

周荃說,再一次看到她是半年後。

超市裡,她挽著另一個男人的手,兩人走走停停,談笑之間都是微笑,笑容和大學時的笑容一模一樣。

北京城那麼大,大到兩個人分開後半年才見了面。北京城那麼小,逛超市買個菜都能碰上前女友。

周荃跟阿歡打招呼,說好久不見。

阿歡沒有說話,挽著那個男人的手轉身就離開,留給周荃一個冰冷的背影。周荃說,還留下一個冷漠的眼神。

周荃曾經寫過這么一句話,「你永遠都不知道,你有多喜歡一個人,除非,你看到她和別人在一起。

我知道,他一定經歷過,不然,怎能寫出這么真實的句子。

後來又隔了大半年,周荃離開了北京。

周荃終究沒能成為大作家,夢想還在,他還在努力寫,但不再執著,只是因為喜歡,可那個支持他夢想的人卻沒了。

周荃說,離開的時候,發現自己能帶走的只有一台筆記本,裡面是他寫過的稿子,還有她的照片。

周荃說自己最重要的東西已經被他弄丟,他想要找回,卻忘了掉在哪兒。

阿歡,再也找不回來了。

周荃來到雲南大理,盤下了這家店,翻修成民宿,已經一年多。

周荃曾和阿歡商量好,春節假期兩人到雲南旅遊。

生活太苦,總要自己找找樂子。

說好的一起來旅遊,我就在這兒一邊定居,一邊等你。

周荃說,我這么做,不是為了再和她發生故事,我只是想遠遠的見見她,我得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周荃說,他也不知道自己還會在這兒待多長時間,民宿的生意越來越不好,房租越來越貴,等到自己真交不起房租的時候,也許就會離開了吧。

其實我知道還有一個原因,可能連周荃自己都忘了。他曾在故事裡寫過,雲南大理,是阿歡姑娘最喜歡的地方,那時候阿歡總想著以後有錢了,和周荃來這兒旅行,可是他們沒熬過那天。

凌晨三點半,周荃跟我談天說地到現在。

我看向周荃,我問他,你還想她嗎?

他說,想啊,那有怎樣呢?我們都有自己的新生活,我想,她現在一定是幸福的,那天她臉上流露出的笑容不會騙人,不打擾是我最後的溫柔。

ENd.


匿名用戶:

前段時間托前女友辦個事,聊著聊著她和我說這個月剛領了證,接著開玩笑問我後不後悔。

我說是啊後悔了,到時候婚禮你可千萬得叫我,你們敬酒的時候我得給你老公鄭重介紹我的身份。

她說滾你的吧,死一邊去,然後大家笑著又聊回正事。

掛電話後想想其實心情有點微妙,我們以前是發小,太熟悉了,前幾年自然而然在一起了,最後分開也是因為太熟了,沒有啥情侶的實感,每次擁抱接吻都覺得有哪兒不對,以至於兩個人計劃出去旅行的事情我都抵觸得一拖再拖——都是成年人知道情侶旅行意味著啥,而我簡直都不敢想我們倆會發生什麼事情;住賓館的時候我摟著她看招魂,她嚇得往我懷里縮,但是我別說趁熱來一發,連手都不敢亂動……

太熟還有一個問題:她父母知道我從小到大的感情史,覺得我非常花心,天天不給我好臉色看。

處了小半年,我們就和和氣氣分手了,之後有過一年多的尷尬期,我是不太介意,但她總覺得看著我別扭,發小聚會大家雖然不避著,但是都當對方是空氣一樣。

第二年我從原本的單位辭職去別的城市工作,走之前和她胡逼喝了一頓,算是冰釋前嫌,之後偶爾有聯系,聊一些還在家鄉的發小的八卦;聊一下我在她之後交了又分手的一個女朋友,她說作為前妻我要批評一下你這渣得不行的態度;聊一下她被奇怪同事追的爛桃花,總都是非常平平常常的事。

去年有一天,她突然給我打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話,先是聊了半天自己年紀也到了,家裡催找對象催得緊,同時不忘拿我開涮,說她爹媽都開始後悔當時為啥反對我們倆在一起了,否則現在估計都抱外孫了。聊到後面墊話的活兒都使完了,她突然沉默半天認認真真和我說:一個小她兩歲男生在追求她,她現在有點不知道如何是好,那個男生對她很好,她說不上喜歡還是不喜歡,但是他對他很好,有著很多初經情事的老實男孩古怪的浪漫和體貼,又有同樣原因帶來的固執和偏執,她年紀不小了,如果答應估計就是奔著結婚去了。

「你說我要答應他么?」

如果是兩三年前的我,我會告訴她,在一起的基礎是你也喜歡她,如果只是他對你好,總有一天這個天平會失衡的,如果你和他在一起和結婚只是因為感動,那沒有任何意義——兩三年前的我好為人師,有啥說啥,非常討厭。

於是我思考了一陣,和她講了那些她父母會告訴她的道理,裝模作樣分析了一下我作為男生是怎麼理解那個追求者的想法的,最後把皮球又踢回了她:你要自己確定你想要什麼,深思熟慮後去做決定,而不是來問我,我不了解你們的實際情況,我給不出任何實質性的建議。

她哦了一句岔開了話題,草草結束了電話。

然後她就和那個男生交往了,半年後順順利利地領了證。

「你,後悔了吧?」

看到這個話題我心情多少是有點點微妙的,我不能說有多少難受的成分在裡面,畢竟我們只是錯誤地走在了一起扮演了半年情侶的好朋友,畢竟互相雖然喜歡著互相,也難說有多少情侶的喜歡在裡面,但是要說絲毫沒有波動也是不對的,否則也不至於寫這么長矯情的文字下來。我後悔么?後悔沒去把握住她?講真遺憾是有的,我們如果真的能順利走下來,應該互相是會處的不錯的,家庭條件相仿,愛好相仿,對互相又懷有尊重,真的能結婚安定也未可知。但是說到底,還是緣分和喜歡都不夠的原因罷了。

那麼回到問題本身:知道前女友結婚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回答:就像一口池塘被投入了一顆石子,漣漪會一圈圈泛開,但是它很快就會慢慢地平息下去,水波會消散,意難平會變得意已平,兩個人既然已經分開了,無論有著怎樣的遺憾,總是還要MOVE ON的。

矯情到此為止。

祝陛下和她老公能幸福地走下去。


匿名用戶:

前前女友,我掛的電話說的分手,最後一面都不見,果斷決絕。她在電話里一直哭,想留著微信,說我結婚能不能讓她來看看。我掛了電話順帶把微信就刪了,我認為這事拖泥帶水對誰都不好。

過了兩年多,我結婚了。小縣城起眼的酒店就一個,自封四星級酒店其實客房就快捷酒店水準那種。

婚宴前一天去酒店布置會場,婚禮策劃已經把充氣拱門擺好了,兩個拱門一前一後,那天結婚兩對新人,一對我,一對前前女友。婚宴她一樓大廳加二樓一部分,我五樓大廳。婚宴當天她挽著她老公我拉著我老婆雙雙在大門口迎賓。這是何等卧槽?時隔多年每每想起我都會情不自禁卧槽出聲!

後來聽到一首歌,後來誰家喜宴重逢,佳人在側燭影搖紅,燈火繾綣映照一雙如畫顏容,宛如豆蔻枝頭溫柔的舊夢,對面不識恍然間思緒翻湧,望你白衣如舊,神色幾分冰凍,誰知我心惶恐……

好在,大家心照不宣裝不認識,包括雙方父母和一些親戚朋友,以前都認識,當初沒出狀況的話不用兩個月就可以談結婚了。

God is a bitch(手動狗頭)


榮景:

在Aorqu潛水好多年,習慣有了問題就來看看各位大神怎麼應對,沒想到有一天我也成了作答的一員,第一次就留在這里吧。
前女友是我初戀,我這個人比較木,大學才開始有了感情萌芽。她是我國小同學,在一次偶然中重逢。「我們在一起吧」「好噠」就這么簡單的在一起了,我沒追她,她沒追我,水到渠成。在一起三年,其中還過了一年兩個人實習過苦日子的生活(我表示我沒覺得苦一直很幸福,苦是她說的)。後來她想結婚了,我沒有經濟能力娶她,和平分手,我成了她所謂的家人。直到今天,二零一六年六月27日,她拍了婚紗照。我心情很糟,看著她幸福的笑容,很開心,但一想到這份幸福跟我半毛錢關系都沒有又覺得讓人難過的窒息。第一次見到那個男的,看起來很踏實,不像壞人,我在日記寫下祝她安好,end。
也許會有有緣的那個人看到我的作答,你如果想找到不讓自己難過的辦法,恭喜你,來對地方了。在這里把你的故事寫下來,心裡會好受的多,希望可以管用。

————————可愛的分割線——————
2017.6.6更新
距離分開已經一年零三個月了,前任在去年的十月八日登記結婚,前幾天我居然聽說她已經懷孕8個月了。我滴天,感覺速度有點誇張啊。翻了翻她空間,我當時教她的習慣她依然留著,有心事寫在自己空間的留言板上,她過的很不好,那個人一點都不愛她。不知怎麼心裡一痛,最後用小號留了一句:人從不是為誰而活,好好愛自己。

離開這么久腦子里卻全是這個人對我的好,想到過去的事還會控制不住情緒的要流淚,真的是希望她能幸福,至少衣食無憂吧。

有個朋友問我,如果她回頭我還會跟她在一起嗎,我堅定的回答不會,這是一個不管感情再深都絕無可能的人。真的被愛傷到的人,很容易失去愛人的能力,即使是那個曾經深愛的人。

還是沒能完全走出來,兩周年再來補一次,看看能不能出來。end.

————————又是一條可愛的分割線——————————

2018.2.28更新

兩周年。

新年前還幫前任弄了下學信網,如同一個多年的朋友一般。

做夢的話還真夢到一次,但比起別人出現的次數實在微不足道。

心境上愈加平和,這個曾經息息相關的人終於完全變成了息息無關的人了。

怕是大街上正面碰到都不會有什麼波動了。

現在的我清楚得很,知道了自己要的是什麼,仔細思量下,前任竟也不是那個對的人。

這不禁讓我有些悲哀,一直以來對那個人的定義竟也被時間否定,即使我已經習慣了在成長中推翻過去。

這不禁讓我有些慶幸,一直相信每個人都會有一次刻骨銘心,我的這一次不是那個對的人,幸好。

兩年了,end.

————————————新來的分割線————————————————

2019.5.25更新:

我是萬萬沒想到有一天還能翻起來這個帖子。

人還是得早睡,大半夜的就容易瞎想。

剛隨手翻了個段子被酸到了,想翻翻以前有沒有也讓人酸的東西。

你猜怎麼著?

全沒了!

刪得乾淨的不行,彷彿從未發生一樣。

嚇得我趕緊翻了翻日記,看看是不是我失憶了。

翻了兩頁,嘖,這誰啊,這么慘。

是我嗎?我的天吶!


匿名用戶:

2019年5月2日

和前女友正式分手半年後,偶然翻看了一下她的微信頭像(微信已刪,但微信號一直記得),變成了一張婚紗照,一下子有點懵,我也不太能解釋,所以想一邊寫下來一邊剖析。

之所以說正式分手,是因為其實很早就很分開了,從2015年我來美國她決定留在上海開始。一開始微信也是刪了,後來又加回來。反正早就習慣了,微信經常刪了又加回來。

我是工作以後又決定繼續來美國深造,如果她當時也能一起來就好了。她很不支持我放棄好好的工作又出來折騰。她是在上海混金融圈的,看多了錢來錢往,我這種工科線性思維她很看不上。但另一方面,她其實是挺善良的一個人,但是特別容易受周圍人的影響,吃過不少虧吧。

分開這段時間,對她還是有念想的,我以為我們還有機會。尤其是第一年的暑假我回國,也是這幾年我唯一一次回去,我去看過她一次,她經過一年在金融圈浸淫,跑金融產品銷售,年薪很快百萬以上,我還是一個窮學生。她整個人跟以前都不一樣了,再加上她同事在旁邊挑事,說這樣一個窮學生配不上之類的話吧。總之,那次回國的旅程整個是一個受傷的旅程,所有的希望就此破碎。我決定好好在美國發展。

脾氣也好,三觀也好,看起來是極為不合適吧。

這之後她有來過美國玩,極力邀請我一起去,我拒絕了。

時間來到2018年,我畢業轉戰矽谷,算是搭上了人工智慧和自動駕駛這趟快車。心裡面那股被她羞辱的氣,被沖淡了不少,畢竟我也沖上了我的軌道。這次她又打算來美國找我,我大概是心裡面的氣消解了,也一直一個人在美國有點落寞,現在又有時間,沒有理由拒絕了。我們一起在西雅圖和附近的國家公園旅行了十天,她很快樂。我有點驚訝,她似乎變了不少,脾氣沒有以前那麼大。以前對我喝來喝去,這次有點小鳥依人。後來這兩年經歷了不少工作上和人際關繫上的改變和不順,包括那個當初挑事的同事也讓她在工作上吃了大虧。

走之前她問我我們還有沒有可能,我沒有正面回應(我其實是反應不過來),她很失望。她哭著上的飛機。她離開後,我看到她偷偷在我帶的書的扉頁寫下的訣別信。她說很後悔,當初那樣傷我的自尊心,很多東西失去了再也回不來,書頁上有淚水的痕跡。

我有想過復合,但兩個人彼此都穩定了,沒有勇氣打破現在的平衡吧。那道證明過的題目還能出來不同的答案嗎?

徹底刪了聯系方式,但奈何還是記得她的微信吧,偶爾會看看,看不到她的動態,但還是能看到她的頭像。回到開頭的那幕,看到她的婚紗照。略驚訝是自己還有難過的感覺,只能默默祝福吧。我不停反問自己,相比別人的完成式,我到底折騰得到了什麼呢?人呢,這種動物,就是看不清未來,偏偏,我也看不清現在。

畢竟都是逝去的。回頭看看,還是要往前。


匿名用戶:

又到了一年的最後幾天,再來更新一下吧。

再過幾天,很多故事就將變成十年的往事了。十年前五道口熊家老闆娘過來問我們是否需要贈送的那份土豆餅時,我拍下了這張照片。十年前按下快門的我,絕不會想到接下來的十年中,會經歷怎樣的人生。這張照片看似是過去十年的起點,不知一幅什麼樣的照片能代表過去十年的終結。

十幾天前,我又藉著她過生日的機會,和她在微信上聊了一會兒。今年的她比往年都要健談,但是聊到後來,得知了她已經有了一個快6個月大的小朋友,心情突然就變得沮喪。或許我的心中早已知道我與她再無可能,留給我的只是一個我不願接受的現實而已。

和他相愛後的第十一年,希望一切會變得好些吧。


Aorqu的第一個回答,匿名留給這個問題吧。

自己並不是善於言語的人,用了一整天的時間寫下這段文字。其實還沒有寫完,或許以後還會再改改。

本人今年32,與前女友相識已有近20年,沒能走向婚姻殿堂,心中充滿了悔恨和遺憾。


她說她結婚了 —-這篇短文寫給自己,也寫給那個她

聽到這樣的消息,其實我心中早已有準備,畢竟距離她提出分手已經過去了3年零1個月又13天。這么長的時間,足夠很多人完成相識,結婚,生子這一系列工程;這么長的時間,足夠很多人忘卻一件事,一個人,一段感情。可這3年零1個月又13天對於我來說,卻又這么短,短到我還沒來得及在分手後做1000個關於她的夢,短到我還未曾有機會,再去遇見那樣一個她。

記得2008年的最後一天,我和她在五道口的熊家餐廳里,兩人盤膝而坐,等待著09年新年的來臨,旁邊一桌坐著幾個韓國人在那裡說笑,老闆娘在午夜時分送來了新年的祝福和一份土豆餅。我和她聊天到後半夜,又決定走路送她回她在北醫的宿舍,那天的夜晚寧靜而溫暖,她那件橘色毛衣上的紋路,依舊歷歷在目。後來,我再也沒有去過熊家餐廳,也不知道老闆娘有沒有換人,是否還記得九年前那個夜裡的我和她。

記得2009年的五一假期,我和她同去成都遊玩,雖然同年的清明假期我倆已經去過雲台山和開封,也在那時藉機牽起了她的手,再次共同出遊,對我來說意義格外重大。去北京西站的車堵在了半路,當我在西站麥當勞見到她的時候已經臨近開車,她卻沒有半點埋怨。夜裡睡下後,兩人的鋪位之間,隔著兩道小餐桌的桌布垂下來形成的簾,當我掀起了我這邊的桌布望向她那側時,只看到她清澈的眼睛望著我,那晚在火車上睡覺,格外甜美。

記得2012年夏天,經過了痛苦的掙扎,我也終於踏上了赴美留學與她團聚的旅程。當我穿過了嶄新的世界,膚色各異的人群,復雜混亂而又老舊的公共交通系統見到她時,當她經歷了兩年的異鄉孤獨守候後終於又和我重逢時,淚水是甜是咸,我卻難以分清。2年時間每天雷打不動的兩個電話,數不清的傾訴,數不清的思念,數不清的對未來的嚮往和憧憬,在攬她入懷的那一刻,全都成為了現實,就像別人說的那樣,我這個一無所有的傻小子,怎麼突然就擁有了整個世界。

在美國的兩年半,應該是我人生幸福的頂點吧。沒有課的時候,我會坐上2個小時的火車去她的城市找她,兩個人窩在她的小小的屋子裡,一起生活著,憧憬著,夢想著過上有自己的房子,有兒子閨女圍在身邊,小貓小狗蹦蹦跳跳的那種生活。那種幸福,讓我們覺得長久的等待和付出都是值得的。然而那種幸福,那種無與倫比的幸福在最後幾個月急轉直下,伴隨著一句「分手吧」戛然而止。或許是真的,我這樣的人,不配擁有那種生活,那種有所期待,有所希冀的生活,那種愛與被愛著的生活。

如今,她說她結婚了。

共同屬於我和她的那些記憶,那些在食堂聽到《可惜不是你》時流下的淚,那些在卧佛寺吹過的雪,那些行走在相見路上的奔波與辛勞,那些在擁擠的小廚房裡共同做出來的烤排骨和三杯雞,那些相互鼓勵與安慰的話語,那些說出的和還沒來得及說出的「我愛你」,那些笑聲,那些爭吵,那些關於我的她的,如今只屬於我一個人了。

——幸得識卿桃花面, 自此阡陌多暖春。

如今,她說她結婚了。

那些她送給過我的禮物,雲台山上回眸一笑的小豬相框,寫著甜言蜜語的小紙條,願平安幸福的小貓掛件,還有我們那些共同購買的戒指,水杯,書包,硬盤包……。它們都變成了獨一無二,無可替代的孤品。她們都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下的箱子里,訴說著著曾經的甜蜜與愛。

——我身邊的這一切,都讓我懷念你。

如今,她說她結婚了。

這三年裡的種種期待與幻想,也終於落下的帷幕。期待著和她的下一次見面,幻想著她會回來,幻想著我們還能在一起,幻想著能和她擁有一個家庭,幻想著能能和她共同走完剩下的人生路。到如今,都化為烏有。

無數次在街頭巷尾看到相似她的背影,聽見很像她的聲音,走上前去,只留下陣陣失落。

­——思念不重,像一整個秋天的落葉

無數次在夢里夢見她,夢到和她聊現狀,聊理想,聊人生。夢里的她是如此的真實,卻又如此的虛無縹緲,夢里的她總會對著我笑,銀鈴般的笑聲如此的清晰悅耳,我想要抓住她的手,卻從沒握住過。宛若醒來後殘酷的現實。

——夢里相逢人不見,若知是夢何須醒

如今,她說她結婚了。

我在北京,她在羅德島,我做著我的諮詢顧問,她做著她的住院醫。我們在不同的城市,看著不同的燈火闌珊,不同的人來人往,不同的車水馬龍,在不同的環境里,接觸著不同的人。我卻在每一個歡聲笑語或黯然神傷的時刻,第一個想到她。想到她的音容笑貌,想到她的善良溫和,想到她清澈的雙眸,想到她嬌弱的身軀,想到她對我的要求和教誨。最後想到她,並沒有在我身邊,而我,還是一個人。

一個人在北京的生活很輕松卻也很沒有規律,吃飯基本靠外賣,睡覺基本靠疲勞。每每有人要給我介紹相親,可我每每想到,見了姑娘便失去了和她重新開始的機會,便也推脫謝絕了。工作上生活中也遇到了幾個姑娘,可每有要深入發展的念頭之時,這些姑娘身上便都暴露出了同樣的缺點,這些姑娘,都不是她。

­——縱使失去記憶,我依然會愛上你。

如今,她說她結婚了。

她帶著與我的約定和夢想,嫁給了另一個人。願她能夠收穫約定中毛毛狗編成的小兔子,願她能收穫那片平靜遼闊的水面,願她能夠收穫我們那些純真的願望和夢想。願她能收穫我曾經許諾給她的那些幸福,甚至更多。

或許,我和她的人生軌跡再也無法相遇,願她能和他在剩餘的人生里,策馬奔騰。

願她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感謝她,把她人生最美好的那段時光,給了我。

而我,我再也沒有人,可以期待了。

——但願你以後每一個夢,不會一場空

篇尾再附上一首小詩:

我愛你,

不光因為你為我而做的事,

還因為,

為了你,

我能做成的事。

我愛你,

因為你能喚出,

我最真的那部分。

——羅伊.克里夫特

——2018年2月16日夜


戳進來:

我想現在的我,就可以很好的回答這個問題了。和前任分手4個月多一點,就在昨天無意間翻別人的微博時,發現她已經領了結婚證了。怎麼說呢,其實早都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只是不曾想過來的這么快,那一瞬間就彷彿全身突然被抽空了力氣一樣,就獃獃的,腦袋一片空白,鬼使神差就走到陽台,只想大口大口的呼吸,然後在從陽台走到客廳,客廳走到卧室,不斷的重複這樣走。說實話,很想很想哭,以前做過的事,說過的話,一遍遍的在腦子裡面過,最後在沙發上坐到現在。 其實,分手到現在我一直沒走出來吧,還每天都在想我們復合的事情,我想此時此刻應該學會徹底斷了這份感情吧,把所有能夠有她的東西,微博,微信,包括一起聽過的歌全都刪了,我怕我忍不住。就這樣吧,第一次答題就權當發泄吧,希望自己早日走出來!


國士九顏:

前女友結婚,不僅我得知後電話了過去,同時,我們還見了一面。

「聽說…你要結婚了?」
「嗯。」
「…挺好的。恭喜…恭喜你啊。」
「謝謝。….你…你最近好嗎?…」

分手兩年,一直沒有聯系,早就刪除了各種聯系方式的我們。

那天晚上,我在加班,一條資訊打破了我內心的平靜。

通過共同的朋友,我知道,她要結婚了。

而她的請柬,並沒有給我。

當時得知了這個消息的我,和共同的朋友手裡迫不及待的要了她現在的聯系電話,糾結了3個小時要不要打,還是在晚上11點的時候撥通了這個電話。

她接了。

聽到她聲音的那一剎那,內心還是微微顫動了一小下。

可是,更多的感覺,再一聽,這個聲音好像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有少女感十足的聲音了,那個當年廣播台,清純中還帶著一絲奶氣的聲音。

取而代之的,她的聲音聽起來更像一個稍微渾厚而世故的成年女人。

沒開玩笑,她的聲音,太讓我齣戲和陌生了

導致我本來糾結了三小時的壓抑的感情,好像瞬間釋然了。

這通電話,好像是一個什麼別的人,帶著她的身份的人,在和我對的話。

如夢初醒。

雖然有點不好意思,可是開頭的幾句話,不是害羞,不是帶著情愫,而是太久不見,而不知道怎麼接下去的感覺,有點尬。

約了個時間,我們見了一面。

沒有什麼比分手幾年以後再次見面更加「尷尬」的了,又是正逢她結婚的前夕。

而且我真的發覺,戀愛可以改變一個人。

當她和另一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她身上的陌生感彷彿讓她變成了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她,一顰一笑都不是為了我,全都是那個人的氣息和影子。

這一次,我是真的徹徹底底的「放下」了。

以前,就算正式分開了。腦子里的本能,依然是覺得「她是我的女人」。

可是現如今的這個人,我好像真的不太熟。

而且,最讓我難過的是,我本來虛擬了很多種再次見到她內心小鹿亂撞的場景,可是真的見到她的那一刻,感覺她已經無法讓我再次心動。

人始終還是會變得,包括你喜歡的人的標准也會變,隨著時間。

見面的時候和我想像的差距挺大的。

由於找不到太多的話題,我們聊天不到半小時,說的話大都是當時上學時候的舊回憶,隨便的調侃了一下近況。然後,相互祝福下匆忙起身離開了。

去掉那些被時間美化了的回憶,時間退回到當初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天天為了那一點點的小事爭吵不休的兩個人,依然會選擇「分手」。

我們在當時因為是同學關系而走到了一起,喜歡你的時候,也是真的真的很喜歡你,我也曾經無數次的幻想過:未來的有一天,你為我穿上潔白的婚紗時候的樣子有多美。

當時的我,一臉都是幸福。

可能,當時的我,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太過笨拙,明明心理依然還是很喜歡你,你賭氣說了分手以後,我也賭氣著沒有去找你。

結果,你不找我,我也不找你,我們兩年了,就再也沒有聯系過。

任何戀愛挽回以及長期關系的問題可以通過Aorqu私信發送 挽回諮詢諮詢,每天限3個名額。

其實,那個時候,我真的還愛你。如果我不那麼孩子氣就好了。

不一樣的感情,會有不一樣的前任。我的故事,你未必有,而你的,我也是。

自從接手情感諮詢以來,我感覺到,有些關系是非常值得去挽回的。

尤其是對於那些明明雙方還依然愛著,可是就是「死鴨子嘴硬」,死活也希望對方能夠讓讓自己,哪怕讓自己一次的任性而造成的分手,這樣的情況,往往後來總是免不了的「遺憾」。

「如果…就好了。」

可惜,沒如果。

你算什麼男人。

有些關系,本來並沒有什麼問題的,當時為了一口氣,真的就這樣走散了,真的不劃算,也太殘念。

想起了《北京愛情故事》里沈冰說過的一句話,

「美好的生活可以通過自己的雙手去創造,可是幸福,是老天給的。一旦錯過,就沒有了。

這里不是悲天憫人的懷念舊情,而是說,有些幸福當時就要去抓住。一旦因為一點小事機緣錯過,就是一生。

當然,要是像是有些關系已經殘破不堪了,走投無路才說分手的。

想清楚了,就算得知了前任結婚的,更多也就是釋然。

雖然分開以後早就想過一定會有這么一天,我牽起一個女孩的手,你挽著另一個男人的腕,就這樣走上了不同的人生之路。

你要走,我也要走,自從一個路口分開了以後,時間讓我們變得無法同步。

命運的紅線斷了,就再也難續上了。

我對你的感覺,心裡在意的,更多像是一個自己曾經真的很喜歡的一個玩具,一段時光。

你的婚禮,對我,就是對他們的徹底say goodbye的儀式感。

可是,這一天真的猝不及防的來到的時候,我發現,感情依舊是難以自控。

那種感覺就像,關系已經結束了,可是腦海中的你,在我這里,在這單身的兩年間,依然沒有結束過。

突然記起來,好像誰對我說過,「要是你真的喜歡過一個人的話,看到她和別人在一起了,真心祝福,對不起,我做不到。」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既然分開了,無法祝福,就各自安好吧

原創碼字不易,期待你的點贊認可。


公眾號:男生請關注jiuyan98k,女生請關注seeyouted,每天推送一篇實用情感攻略。

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接受戀愛和婚姻問題諮詢,諮詢請通過Aorqu付費功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