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個女友回家過年靠譜嗎?有什麼風險?

問題描述:又到年關了,大齡剩男回家又要面臨親友各種詢問施壓啦。近年來流行的租女友回家靠不靠譜啊?雖然解決了眼前問題,會不會留下後遺癥或者麻煩啊…… 失敗了,明年再來……
, , ,
純粹從成本考慮的話,外包的確比自己從頭開發性價比來的更高。

通常自己從頭開始,除了設計與開發成本外,還要考慮持續的技術維護和運營成本,而後者將始終占據你的預算。

然而外包的風險同樣存在,項目容易超出控制,實施方選擇不當將導致嚴重後果。

對於一般的創業團隊,建議腳踏實地做好平時的產品工作,不要等到臨近里程碑才開始著急。

現在,回到問題:

請將「租女友」套入以上描述中 。


假仙過不止一次「女友」跟人回家見家長,不為錢,純粹是江湖救急,幫gay蜜忙,不過也沒收過所謂的「見面禮」,因為跟普通情侶不同,一般男的帶姑娘回家都希望姑娘被老娘喜歡對吧,gay蜜們不是,喜歡不就該逼婚了麼,所以要不討人喜歡,扮過高冷女強人,扮過拜金腦殘女,反正就是要那種「你小子鬼迷心竅了吧,回去趕緊給老娘分手!老娘沒那麼急著抱孫子!「用另一種身份去另一個地方生活幾天,還挺好玩的~而且都是幫朋友,安全什麼的也不用擔心,不過跟排名第一的妹子相比,缺點是沒有錢收


女孩得有多大膽子才能幹這事兒啊 萬一拉到個窮鄉僻壤的地方 想跑都跑不掉…… 我有被迫害妄想癥……看犯罪心理看的……


喲呵,看到標題就滾進來了,作為一個女森,我過年曾被租過——價格是5000元(OS:媽的好便宜啊),故事是這樣的——先容我挽起袖子,且聽我娓娓道來。

有一年快過年,我看到一則帖子,說的是租女友上門。

看了標題後,原本我以為帖子里會有如下內容,我阿么重病了,我爸爸逼我了,最不濟也是,討厭,人家不直的。

如上肥皂的劇情在貼子里,一個都沒有呈現。

但它以一種打油詩開場白的方式,和我較勁地方式,敘述地相當質樸:

「我奶,她沒有重病,

我爸,他沒有逼我,

同性戀,我也不是,

騙子,最不可能。「

我一看就樂了,急忙掃回打油詩下半段,作者幹凈利落的四字口號,刷刷刷地擲地有聲:

」日進千金,

五天現結,

當機立斷,

永無後患。「

帖子的落款,是一個酒鎮,這個鎮盛產全國正風行的一種白酒,年產值上億。發帖的人大概是考慮到,過年難免喝酒,女孩會因為酒鎮而有所顧慮,所以以32號加黑斜體,說:」君不灌人酒,姑娘請放心。「

後來我就和朋友說了這個事,我說,我不放心,但為那一天一千元的酬勞動心。

」還可以買個iPhone。「我砸吧著嘴說。

朋友罵我瘋了,她很氣憤,「與其你為iPhone搭上一條命,不如你去割一個腎。」

朋友的建議我仔細想了想。不管選哪個,都很荒唐,荒唐是無法比較的,就像你無法判定小明內褲外穿,情不自禁地走進五金店去買面包荒唐,還是小紅,為了在五金店買到面包,就答應老板內褲外穿荒唐。

既然都是荒唐的,那我就選擇,我樂意荒唐的事好了。

於是我聯系了帖主說要應聘,那個時候離過年還有三天的日子。

對方接到我的電話很歡喜。他開心地表示,如果我表現好,除開原有的五千以外,爸媽給的紅包也不討回了,算獎勵。

我心里盤算著,這下好了,腎還在,iPad也不愁了。於是我開心地說,你的三大姑八大姨讓我也見見,上門服務,得全面呵護。

因為如此一來,親戚給的紅包加起來,iPad足以榮升為新一代呢哈哈哈。

兩天後,我們直接在酒鎮機場碰的面。他搭乘早上飛至酒鎮的飛機,在機場足足等候了四小時。我姍姍來遲是航班的錯,好在航空公司給出了相應賠償。

「報銷機票的錢,不得扣除航班延誤的賠償金。」我們的開場白是這樣的。

他很爽快的應允。我刻意營造財迷心竅的形象,也是警示他,我們的關系是帶有明確功利色彩的。

「那個,家里有多的床吧。」我緊接著問。

他很快明白我的意思,笑說請我放心。我刻意撇清關系營造距離感,也是警示他,我們的關系是不允許帶有黃色色彩的。

沒想到接下來的日子,卻是色彩斑斕的,我體會到了今後我真正上門的生活。

這種預支人生的方式,簡直就是妙不可言。

他阿公拿給我的小鎮特產,他媽媽煮的山藥紅棗羹,他爸爸夾給我吃的涼菜,我統統拍照發佈微博,告訴我的朋友們。

而他們,真的以為我火速交了男朋友,對我們的感情進展速度表示驚異。

「天,下一步是不是就要結婚了?」他們問我。

不是的,下一步是年後回家去買iPhone和iPad,我差一點沖出口。

那位知曉真實情況的摯友,打電話給我時緊張地胡言亂語。

「每天早晚9:00給我打電話匯報安全,不然我打911了。」她吼道。

即便如此,我還是無比享受當下的各種關心和祝福,況且,還是帶薪享受。

然而好景不長,年三十的時候,就出了紕漏。

此時的酒鎮沉浸在合家歡聚的喜悅里。占地2000畝地的造酒廠也早早關了門,工人們手拎著一提白酒相繼回家。

快到吃飯的點時,他們家藏酒的後院就燒起來了。

為了樹立柔美乖巧討人喜歡的形象,在回家之前,我倆串供了系列說法,以防穿煲。我也交代了我的偏好,喜愛,習慣,唯獨沒有說抽煙。

後院的酒窖門是從來不鎖的,這兩天觀察地形,那其實是躲著迎合煙癮的好去處。

「完了,我沒踩煙頭,現在一屋子全是濃鬱的糊味和酒香。」我發資訊給摯友。

摯友沒回,我懷揣著不安的心目睹一家人跑進跑出救火的場面。

這下好了,蘋果數位產品飛了,說不定還得倒貼,我咬著嘴唇沖進房里,將煙和打火機一股腦丟到下水道里。

酒窖保住了,損失也不大,只是一家人都沒有再吃飯的心情。

此時,酒鎮鋪天蓋地的禮炮聲響起,震得我心慌。」砰!「我向著巨響聲望去,一朵巨大的火樹銀花,在燒糊的酒窖後方上空盛開,遇到這種場景,我哭笑不得。

餘下的日子,我都在幫他打理酒窖。

難為你了,這是他說的最多的話。

我不知道說什麼好,他好像並不知道是我造成的。一家人也沒有任何怠慢我的意思,反而阻攔我幫忙清理現場。我反而更愧疚了。

唯有死命去搶著幹那些最臟的活,用一顆贖罪的心。

大年初三,小鎮蘇醒了,酒窖也修復了一半。

「出去走走吧。」他說,去嘗嘗蒸糕,順帶買外公要吃的車輪餅。

我其實是不願意出去的,在家沒有單獨相處的機會,去街上閑逛獨處,誰知道他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要就酒窖的事情唯我是問呢。

去吧去吧,去買衣服去。阿姨塞過來一個大紅包,示意他趕緊領我出門。

(車輪餅)

街上好玩的東西其實很多,我沒有任何心思去發現它們的美好。

我似乎更應是等待前的焦躁,等待他開口,等待他開口那瞬我和盤托出,爛成一灘泥,再沮喪無比地上交各路親戚給予的紅包。

那是一個令人崩潰的一天,他帶我逛了造酒廠、步行街和蘋果數位店。

他把玩著iPhone,似乎是在告訴我說,想都別想,沒門。和摯友發來的短信態度如出一轍:「別他媽想了,你沒那種命。」

我們帶著一部愛瘋回了家,確切的說是他帶著愛瘋回了家。

這種殺人不見血的招數實在惡毒,酒窖的事只字不提,反而像沒發生過一樣,我又氣又惱。

(造酒廠)

帶著這種情緒我只好認栽,憤憤地去廚房幫阿姨切土豆絲,就當義務勞動,做了回童養媳好了,我心里想著,然後將土豆故意切得又粗又厚。

阿姨誇我的土豆絲切得很美麗,說他們家就愛吃這種形態的土豆絲,這種說辭簡直頓生恨意。

然而這些都不算什麼,最恨的時候是鬱鬱寡歡地吃完晚飯,一家人張羅著去打麻將,我回到房里,發現錢不見了。

這是臨別的前一天晚上,我翻出空空如也的錢包,呆坐在床頭。

所有的愧疚和我丟失的六千元在第二天早上一起不翼而飛。其中四千元是紅包,兩千元是自帶的,我已經羞愧地無法再給摯友短信,她肯定用一籮筐的俗語來笑話我。

」賠了夫人又折兵,揀了芝麻丟西瓜,吃了黃連當啞巴。「

除了她笑我,外婆也笑我,她笑瞇瞇地在大清早趕過來,說是要在我走前再多看幾眼,外公拎了董糖提過來,說下午走時帶上飛機,叔叔戴上橡膠手套在院里站著殺魚。

他也笑著問我說,要喝水嗎?

真不敢相信他還能笑地如此開心,偷偷取回所有的紅包,還拿了兩千元的酒窖賠償金,對,酒窖損失可能不止兩千,我真他媽應該感謝他的體貼。

況且眼下他端來了熱水,還對我感激一笑。

中午的飯局甚是隆重,阿姨說,是為補償年三十那晚沒有好好招待我。

「並且,這幾天酒窖的事,辛苦你了。」阿姨紅著眼拉著我的手說道。

叔叔端起酒杯,嚴肅地祝福我和他能好好走下去,希望有天我能再踏入這家門。

外公把要送我的特產、水果摞成一堆,起身又說要回屋給我帶幾瓶好酒。

心同胃齊熱騰起來,一定是白酒下肚的緣故,我的眼前也有些模糊。

短短數日,收到的無上限的愛與呵護,贊美與付出來自眼前這一群人。光憑這一點,盡讓原本又憤怒又無奈的我有些動容。

我斜眼看了看他的反應,他停下啪啦飯菜的筷子,同樣回饋了一個長長的笑。

再看到他的笑容的時候,我已經回到了工作的城市。

那時我已回來有大半個月的日子,並且這件事果真被摯友拿來用一籮筐的俗語笑話了整整一星期。

可想而知,整個二月是黑色的,我的心情也低到谷底。

直到有一天,我收到快遞。快遞很薄很輕,仿佛只有一張紙的樣子。

原來是他寄過來一張春節期間我和一家子照的全家福照片,照片上的人全都笑的很開心,照片上我倆挨的很近,近的我自己都不相信。

照片的背面只有兩句話,像他發的帖子一樣精簡。

——「錢為弟所偷,如數返還,和酬勞一並電匯,還望海涵。」

——「少抽煙,抽好煙。」

於是有那麼一瞬間,我有些動容。

我在想,要不來年,我以500元/天的價格,租他回家吧。

你們說,他會答應不啦?

————————————-

2014.1.24 更新

你們,真是,喪心病狂。一諾千金,誰讓我是靖哥哥呢。

後來的事啊,又是一大盆的狗血,總之在一起了,卻終成EX,他影響了我的人生軌跡。

如果你們失望了,我很抱歉。

但是愛過,痛過,我不後悔。

—————-
公眾號:匡靖


靠譜
非常靠譜
昨天剛知道一個成功的實例
我同學,去年回家租了一個
然後,現在孩子滿兩月了


有個笑話,請大家欣賞一下。

父母給我打電話說,「你表弟今天回家了,帶的女朋友可漂亮了,你過兩天要是不帶個女朋友回家,我和你爸的臉都沒地兒擱了。」

沒辦法我只好從網上租了個女友,今天帶回家後我爸媽一看臉都綠了:「這不是你表弟那女朋友嗎?」


靖哥哥的故事很美好,但不是每次都能遇上吳彥祖的!


先給七大姑八大姨家的表哥表弟發一張中意的人選照片,免得領重了。


哈哈這個讓我想起前幾天看法律講堂里面的一個故事。

男主人公也是父母對他找對象這事逼的比較急,又恰逢年關,於是就租了個女友回家。3000元吧。
帶回家父母歡喜得不得了,吃飯什麼的一切進展順利,結果到了晚上睡覺,老媽硬安排他倆睡一個房間,只有一張新鋪的床。還對兒子說要把女孩搞定了別放跑了。
實在沒法兩人只好睡一起,不過都離得遠遠的不踫到對方。誰知躺著躺著躺出感覺來了,兩人心照不宣的來了一炮。第二天誰也沒提這事。
過了一段時間女孩發現自己懷孕了,找男人要錢,要10萬。男人不給。一氣之下去公安局告男人強奸,男人說當時是你情我願又沒有強迫她,兩人供詞不符而且難以取證也挺苦惱。女孩決定把孩子打掉,男人就說那你打我得做個親子鑒定。結果出來孩子不是男人的。原來女孩本來就有男朋友,但是發現懷孕的時候自己算算時間,覺得應該不是男友的,沒想到居然搞錯。這時候女孩已經被男友以紅杏出墻給甩了。
而租女友的這位呢,由於被告了強奸,雖然最後證明不是,但是街坊鄰居在後面就說閑話說他是強奸犯,父母出去也遭冷眼,成日呆在家不出門。男人實在是受不了,以誹謗罪給女孩告上法庭了,還要求正式道歉。最後判決女孩給當眾道歉並賠精神損失費一萬….
悲劇的妹子…

呃…其實我想說的是,你沒風險,妹子有風險啊….


曾經被租過,其實和那種純粹的金錢交易不同,租我的是我的實習同學,一個女同學,就叫她小高吧

小高膚白大長腿,做事勤快,挺受大家喜歡,晚上經常和我們一幫研究所同學出去擼串,玩,喝酒也是把好手

而我呢,那年研三,有趣的是,小高比我還大4個月,還叫我師兄,這也是我經常講笑的梗

那年春節,小高忽然找我說看我能不能幫她個忙,一問原來是,年紀大了,每年回家都會被催,她現在還沒畢業,工作也沒定,潛意識保守的她也不想談不結婚的戀愛,所以求我幫忙假扮男友

我和她平時關系不錯,春節排到初三值班,離家遠,也沒辦法回家,便答應了她

簡單收拾一番後,去小高老家,不遠,一小時車程,父母都是農村人,熱忱,見到我,又是給我拎包,又是給我倒水的,搞得我很不好意思,一個勁的說謝謝謝謝

她爸媽也是一個勁的誇,說女兒從小就漂亮,追求的人很多

這點我是贊同的,小高外形雖不是頂尖,中上還是有的,醫院也挺多男醫生追求

這正聊著,突然她媽媽手機就響了,電話接著臉色就變了,放下手機對小高說了句:小南死了

死了?

這兩個字從她媽媽嘴里說出來,我一時間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小南是小高的表哥,讀書不好,高中結束就去附近的工地打工了,對小高挺好,常聽小高提起

我跟一家人去了小南所在的工地,到時已是凌晨一點,門衛根本不讓進,工地老板叫人把我們帶到附近的一個旅館待著,小高家里其他親戚也陸續趕來

小高媽媽不讓小高插手,我和小高便待在賓館,凌晨三點,一大群人回來了,聽著小南好像是一不小心掉進一個工井里,被鋼條穿透了身體

折騰了一晚,大家都陸續睡下,小高媽媽陪著小南媽媽,因為是工地包頭租的賓館,我和小高被安排在一間標間

小高一晚沒說話,我知道我作為外人,也沒資格現在去安慰別人,只輕聲說了句,早睡吧,簡單洗漱後坐在床上擦頭發,小高突然坐過來,靠著我

我心里一驚,隨即也是冷靜下來,小高這不過是女孩子下意識尋求安全感的行為,也沒做聲,就任由她這麼靠著

過了許久,小高開始說話,準確的說是自言自語吧,講著那些她和小南童年開心的事,講到大學她和室友開心的事,以及每年回家都會遇到的催婚

我一直沒做聲,就這麼安靜的聽著,直到她就這麼睡著,我把她放到床上,蓋好被子,正準備轉身去自己的床上睡,就聽小高輕聲說:能抱我會嗎?

……

一時間,情緒萬千

我輕輕再次給她蓋好了被子,轉身回自己的床上睡覺,誰也沒在說話

——2.17分割線——
第二天,因為要上班,我五點就獨自離開了旅館,我現在依然記得,那真是一個偏遠的地方,我用導航步行了大約半個小時,才找到了公車站

坐上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首班車,車很空,只有我和幾個背著背筐的老人,也許是敢到城里去賣菜

一小時後,到達了醫院

我很冷靜,出奇的冷靜,什麼也沒想,冷靜讓我吃驚,也許只是腦子空空

就這樣,再見到小高已是初七

期間小高發過一條朋友圈,是關於紀念小南的,我沒有評論

這是我的習慣,朋友圈只是看看,不怎麼活動,想起三個月前一個有意思的小姑娘,加我微信後對我說:半年都沒更新朋友圈,真是個沒有意思的人

也許我真的就是這麼一個無趣的人吧

再見小高,沒什麼異樣,至少我是這麼覺得的,說說笑笑和往常一樣

我請小高,去萬達廣場吃了一次飯,聊了很多,唯獨沒有聊起小南

意外的是,小高主動聊起了她的前男友,我不太關心別人的感情問題,只是願意說,我也可以聽

小高說自己大一時候蠻醜的,根本沒有男生追,前男友追她都是大二的事了

我笑了笑,說:那前男友豈不是低投入高回報?

小高白了我一眼:我也沒化很濃的妝好吧,隨即問我:我化妝很明顯嗎?

我搖搖頭表示不明顯,只是畫了眉毛,口紅,bb霜,雙眼皮貼而已,我可以假仙看不見

小高呸了句,滾滾滾,開始講她前男友的故事

我立即打斷她,問道:你講的故事限制級不?

小高皺皺眉,說:十八禁

我立即起身:老板買單

小高拉住我,說:別別別,不限制級

我繼續起身,說:那我也不聽,老板買單

買單結束,和小高走出飯廳,小高問道:你這麼不想聽我講故事啊?

我說,從不聽別人的感情,我咨詢可是要收費的

收什麼費?

小孩子別問那麼多,抓娃娃去。

你抓娃娃厲害嗎?

一般。

那是厲害還是不厲害?

水準約等於把錢直接送給老板

……

——2.22新年快樂、生日快樂——
生命就像不斷流動的長河,即使翻起驚濤駭浪,也阻止不了它的離去

那晚的事,就像河水樣靜靜的走了,甚至沒有翻起一絲波瀾

很多人說小高喜歡我,我也不傻,何嘗看不出,可是喜歡的人就未必一定能在一起

有時獨自一人站在空曠的天台,感受著冬天凜冽的風從臉上劃過,想起五年前的夏天,和初戀在學校教學樓的天台,看著夏天的風在跳躍,看到碧綠的河水倒映出整個年華,看到清澈幹燥的空氣都在對我微笑

生命中太多人會與我同行,也有太多人會不得不離我而去

我不太能接受「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的觀點,至少對於小高如此

我依然是小高口中叫到的師兄,而她依然是小高同學

兩年的今天,2-22我的生日,沒錯,就是今天。
一幫朋友同事早有計劃的下班後的狂歡,從打邊爐店到ktv,從江小白到百威

一群人都已恍惚,還高唱著死了都要愛,我也有些恍惚,我想小高也是

終於有人第一個要吐了,是小高,瑤瑤扶著小高慢慢走了出去

許久沒有回來,我有些擔心,出門尋找,見小高和瑤瑤坐在ktv後門的樓梯上

問了句沒事吧

小高搖搖頭

瑤瑤一撇嘴,你怎麼不問我怎麼樣了?

我笑:你那酒精過敏體質,還能醉不成

瑤瑤翻了下白眼,說:小高交給你了啊。便獨自離開了

我在小高身旁坐下,遞給她一疊紙巾,笑:沒見你這麼死命喝過啊,今天這麼給面子啊

小高嗯了一聲沒再說話

這莫名的氣氛尷尬起來,搞得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小高突然又說,陪我出去走走

我扶起小高,小高擺擺手表示不用

我就看著歪歪倒倒的小高慢慢走了出去,外面挺冷的,人一下清醒了不少

我說:你酒量可以啊,今天應該是你的極限了吧

小高笑了笑:我媽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

畢業了有什麼打算?

先留在這里規培,規培後再找工作,爭取以後留在這里

我點了點頭

小高似乎沒有清醒多少,看到路邊有個狹窄的小台階,在上面晃晃悠悠走了起來

突然,小高有些重心不穩,快要跌倒,我一把抱住她,她也下意識的面向我抓住我的肩

她就這麼一直看著我

氣氛變得很微妙,呼吸有些急促,心跳也加速了,周圍的聲音都消失了,只聽見自己咚咚咚的心跳聲

我笑了笑,試圖打破這個奇怪的氛圍:怎麼?想親我啊?

話音未落,小高的嘴就吻了上來

很溫暖,很熱,很濕潤

我沒有逃避,沒有離開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和小高在一起,我要離開這里,而她不會

那晚我們聊了很多,說了很多

她問我什麼時候可以和她在一起

我的回答是:當我練出八塊腹肌的時候

你們會覺得這個回答很好笑是不是,會覺得我不尊重別人是不是,不過有的時候事情就是這麼奇妙

下面圖片來自於今天凌晨微博

最後今天是我媽的苦難日,辛苦了
——End——


去年春節前,有個人對我說想要租我回家過年。
很認真和我談,並表示可以簽紙質契約。
春節結束後絕不糾纏。

大年初一至大年初三。
三天,¥10000。
不包括男方家給的見面紅包 ¥10001。
就是,三天兩萬。
主要工作就是陪對方的父母吃團圓飯,聊聊天,散散步,出去逛逛哄他們開心。

當時聽了感覺心里很難過。


———-2015.6.11更新———–
文中的妹子已經找到了Mr. Right,所以已經離開了這個行業。她說這個行業讓她開拓了視野,見識了更大的世界,認識了許多的朋友和貴人,所以珍視這段經歷,並且從未後悔過。
祝福她早日步入婚姻殿堂。

———-2014.1.24———–

這一行已經很系統,成為了一種灰色職業。有個人的,也有組織,會有一個或幾個牽頭人,建立起QQ群或者貼吧群,通過群交流業務和心得。關於牽頭者,一般是自己單打獨鬥過,具有豐富經驗的,有專門研究「業態」並將之作為發財途徑的,剩下的全是組織中接單的姑娘。

這些姑娘大部分是未婚的,年齡集中在十幾歲 – 30歲,有學生,有白領,更不可思議的是,也有個別已婚的已經有孩子的,瞞著家人在做這樣的行業。目的除了單純為了掙錢的,還有排遣寂寞的、覺得好玩的、朋友介紹想體驗一把的。有人因為出租而認識了自己的男朋友,有的人因為出租當上了情人小三二奶,有人被租過一次之後再也不想碰。

無論是有組織的,還是個人的,接單的途徑,無非是貼吧、豆瓣、天涯、微博、微信、陌陌以及你可能想到的任何方式,發帖回復或者站街接單,也有靠回頭客介紹業務。她們的業務范圍,就兩個字:出租。她們的原則:不提供特殊服務。

認識這麼一個姑娘,身材不是特別出眾,素顏不算漂亮,但很會打扮,89年的,是某商場某個名牌女裝的店長助理。她把這個作為兼職,做這一行已經兩三年。她的客戶,來自各行各業各種年齡段,有學生,有IT白領,有公務員,也有富豪。有租回去過年過節的,有租回去拍婚紗照的,有租過去假結婚的,也有閑來無事聊天喝茶排遣寂寞的,有希望有人陪著看電影的,有失戀以後希望單純給個擁抱的,當然也有人是奔著性來的。租金從一百到幾千,甚至幾萬都有。最少的一次是50,一個學生,就是聊天。事主並不都是有錢人,但也有一些有些身家的富豪,這些人選擇的見面地點,一般是豪華的酒店。

做這個,要有膽量有演技,但最重要的是要聰明。有些時候有些單子來說,這是一個打擦邊球的職業,很刺激也有未知的危險,但她一直恪守底線,絕不提供性服務。幸好,從未有人強迫她。她認為,如果真有需要的,不會找她們,有錢人哪里不能排解欲望,何況她也不是那種讓人有欲望的絕世正妹。只有一些屌絲想獵艷,但卻沒有強迫的膽量。在接單前,她也會有所選擇,感覺不對,絕不會接。

小單子都是同城的,時間在一天以內,比如喝茶、逛街、看書、聊天、看電影、約會。大單子比如假結婚這種,要出差幾天。這種單子,出發前要索要租賃人身份證,手機號和詳細的家庭住址,交定金,雙方簽訂協議;自己的身份證、日常照片、手機號,留給最親密的知情人或者專門的負責人,約定一個一些安全的暗號,比如固定的時間發送固定的短信或者通過其他途徑發出信號確保平安,如逾期未發信號則該負責人報警,將租賃人的資訊交給警方;如遇到危險發送特定的報警信號,負責人報警。有一個姑娘去了南方一個城市,遇上了事情,一天多聯系不上,後來是才知道是包被搶走了,連同手機錢包身份證,最後找到了警察才得以返回,單子也泡湯。她說,自己雖然從沒遇上危險,總有一種感覺,好像去一次就再也回不來了,但是由於這種單子金額較大,一般還是會接。這種單子,事主的親戚都會送禮物(祖傳的金銀首飾也都是有滴!),協議一般都是寫明禮物需歸還事主。至於睡覺這種事情,也是事先約定好的,有條件的分房睡,無條件或者像結婚入洞房這種的,事主應與被租人保持安全距離。因為是喜事兒,所以事主肯定也是不希望出亂子的,一般協議都是被很好的執行的。迄今為止,每次單子都還算順利,沒有敗露,有的還挺浪漫,酬勞也很及時。

這個行業,來錢很快,事主大方的,會按約定給錢之外再給小費,有個人甚至在CBD租了一套公寓,讓她過去住,她拒絕了。時間長了,見的人多了,有時候價值觀就變了。有段時間,她精神壓力很大,決定做一段時間就不做了,後來卻又辭了自己正當的工作去做。現在過年了,她又很忙,最近一直在出差。

我並不是她的客戶,只是一個相熟的朋友,之所以知道這麼多,只是因為當她壓力大到痛苦的時候,會找我傾訴。我曾經勸她趁青春還在,抓緊找對象,她卻一直說,不是我不找,只是找不到,理由,跟大多數剩女是一樣的。在這里,我不想評價她的三觀如何,我只是希望她能最終找到自己的幸福,能安穩下來。在這里,默默的祝福她。


我租過,不過不是過年,而且五一。
以前的一位朋友,那個時候她心情不好,正好想出去散心,她友情支持我,所以一起帶回老家。

阿公阿么很歡喜,拉著她的手說了很多話,可是她心里明白我們的關系,所以也沒有說太多的話。結果阿公阿么覺得這閨女咋這麼內向,不愛說話。

在我家,我們不住在一個屋子里,一起出去玩,一起看大海。

還是挺開心的,至少有她在,我不會被嘮叨了。

等回北京後,我半講笑的跟她說:「你就這麼相信我,不怕我欺負你?」
她回答說:「我信任你,萬一被你欺負了,只好認了。」
心里暗想: wo kao,你不早說。。。

================

現在陪媽媽在台灣玩,早晨出發前回答的這個問題,今天看了日月潭,剛剛回來,上網不是很方便。

先回答各位的問題

沒有後來。。。。。

以前也想過租女朋友,但是不想欺騙阿公阿么和家長,所以我采用一個辦法,就是跟她商量真正做男女朋友,額,從心理上,而不是生理上,這樣,帶回去的時候,她真的是我的女朋友,只不過回北京後,認真分手,我以為這樣就是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這樣不算欺騙家長,可惜她沒有理解我只做幾天朋友的意思。

說了自己的經歷,回到樓主的問題,風險。。。。

租女朋友是有風險的,對雙方。

這個問題很火,回答也很精彩,但是我不希望有女孩子因此放松警惕。

畢竟靠譜的人不多,即使靠譜的人也不是每時每刻都一定靠譜的。

樓主是男生,租女朋友,甲方,建議找靠譜的女孩子,當然最好自己也保證靠譜。

租賃關系,明確責任,時間。既然是租女朋友,遵守規則,畢竟人家信任你,幫你好大的忙,願意跟你回家,對人家好一些。

對女生風險更大一些吧

回答排名第一的女生很幸運,遇到了好人,我租的女性朋友也很幸運,遇到了好人(額,哪里飛來的香蕉皮,哎呀¥@#)

但是相信也許有的女孩子也許就不那麼幸運了,只不過她們可能沒有來回答而已。

不是每個人都會像《租個女友回家過年》男一號那麼幸運,認認真真努力找女朋友才是王道。

如果不能修成正果,租女朋友其實解決的暫時的問題,我覺得與其給別人希望又註定給他失望,還不如一開始就不給希望。

曾經我還真的想開一個女朋友租賃公司,應該會很火吧,不過靠譜的人太難找了。


這讓我想起了一個段子
有一次,一個長得很不錯女同學對我說:「我爸媽催我帶個男朋友回家,你能不能幫幫我,假扮下我男友,事後給你錢。」於是我陪她去了她們家。她父母對我不錯,晚上還要我跟她一起睡。我們兩個躺床上,她羞澀的對我說:「要不…要不你就真的做我男朋友吧?我一巴掌就打她臉上了:你TMD是不是不想給錢了?
哈哈哈!娛樂而已,開心就好。 新年快樂哦


要看地域。比如南方小夥租個北方女孩回家風險就是她可能會被凍傻。


大條神經沒腦的女漢子一枚,
三年前的春節,因為春節前幾周參加婚禮回了家,而春節時候親姐妹們都要帶對象回去,為了避免沒有對象的各種尷尬,然後就出租去了一個陌生地方過的年,,

記得當時出租的資訊也是在網上看到的,男方好像開價四千,大概七八天的樣子,也沒多想就答應了,當時好像是先打了一半的錢過來,放假後買的火車票,坐了七八個小時就去了,正好有個關系很好的女同學也在那座城市,就先去了同學那里住了一宿,給同學帶了些特產,順便還給沒見過面租我的人帶了一盒,然後同學跟我一起跟租我的男人吃了頓飯,飯間對方把身份證復印件留給了我同學,,
飯後第二天我就拿著包跟著這個男的坐了五六個小時大巴,到了他們那的小城,到小城的時候已經天黑了,他爸過去接的,又坐小車開了段時間才到他家,
她媽他爸對我都挺好,他也是個挺實誠的人,一家人都挺質樸的,他媽見帶女朋友回去開心的不得了,他給他爸媽買的衣服禮物,都說是我買的,他爸媽更是開心的不得了,我看起來也算挺懂事的,總會主動想要幫些忙,但他爸媽根本不讓,,,

過年的那幾天,跟著他串門兒串鄰居,最親密接觸就是路上偶爾遇見人,假仙挽下胳膊,大冬天的,都穿著厚厚羽絨服和手套,其實可以說是非常安全,,,

晚上我倆被安排睡在一張炕上的,我睡炕頭,他就睡另一邊,睡覺的時候我把枕頭和疊好的衣服放在中間,好像約定俗成似的,誰也不會犯規,就那樣過了大概五六個晚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可以說是非常靠譜的兩個人,,

除夕夜吃飯的時候,他媽給了兩個紅包,一個一千,後來這紅包都讓我拿著了,大概第七天的時候,我就跟他爸媽說上班早就先走了,當時內心覺得還是會有些內疚善意小欺騙的感覺,他爸媽都挺淳樸的,這些都是他親兒子為了讓他媽過個開心好年,想的「好法」,雖然我只負責演戲,,,

後來就互相沒有聯系,大概半年左右,他突然聯系說她媽想讓我給打個電話,但是戲已經結束,說不上是為了心安還是就不想,就拒接了,然後就再也沒有聯系過,不知道後來他是怎麼跟父母圓謊的,,,

這也算是一次奇葩的經歷吧,碰到的人都很善良,也很安全,也算是最大的幸運,,,

關於靠不靠譜,有沒有風險,各占50%,租方一半,被租方一半,風險取決於租的人和被租的人,,,


做為一菇涼,我能說我被租然後轉正了嘛… (*/ω\*)


父母之愛有缺陷,不代表我們回報的方式也要如此。


我租過。去年的時候。一玩的好的同學,過年沒地方去了。(父母在上海開店,沒計算好安排,同學說去上海沒去成)向我借錢 作為一個學霸,想好好放縱一下。
父母一直嘮叨別人家的誰誰結婚了,誰誰都有孩子了。
我這麼聰明肯定是要利用自己的資源了。
沒錢,打麻將輸了。就剩1000塊錢我還想租一個女朋友呢。
你租女朋友1000塊能租到,我養你一年,反正租不到,不如借給我。
借給你,誰給我當女朋友。萬一真有缺這幾百塊的正妹呢。
。。。。。。。。。。。。。。。。
爸媽,這我女朋友 XXX 我們同班同學。
從臘月二十六到家,一直到初五走,全程甜蜜戀人。我以三百塊錢租了十幾天的女朋友。

到走的時候家人給的紅包啥的,全都給我了。

你爸媽對我太好了,又吃你們家這麼久的飯,這錢也不好意思要退給你吧。

(ZZ到手的錢都不要)好的吧,謝謝了。

就這樣,我拿著錢就走了。第三天我的手機就到了。

所以說租女朋友一定要租認識的。她不好意思要你的錢。


真特麼機智!!!


答案貢獻者:、馬力、匿名用戶、雲朵兒、匡靖、子小三、匿名用戶、星逝、金星、挖了蘑菇立死丶、睡衣小少爺、蒙娜麗鴨、匿名用戶、李學士、達子、阿音、匿名用戶、陳紅豆、Higgins L、木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