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到親人的遺體是什麼感覺?

問題描述:本題已收錄至Aorqu「真人圖書館」,更多「30 歲」相關話題,也歡迎關註Aorqu圓桌 30 歲人生攻略 ,一同借閱其他知友 30+ 的人生。謝謝大家的回答,上帝保佑你們。
, ,
睡著了,卻再也不會醒來了 。


怎麼忍心把這種事寫出來給別人點贊


我就不該晚上看見這個問題呀


是我看到這個問題時就已然泣不成聲


我14歲,初二,02年11月,媽媽肺癌晚期,家里條件不好,在醫院治療一段時間以後被爸爸帶回了家,我曾天真的以為媽媽真的好了,因為剛回家的時候她都可以自己走自己上廁所,但是一段時間後再次發作,甚至不能平躺,只能我坐到她身後,她靠著我的肩膀。此後一直在吸著氧氣,在她去世之前的幾個小時,氧氣的過濾加濕器突然爆炸,然後我就眼睜睜的看著,沒有任何辦法。
媽媽臨終前沒有留下一句話。。。媽媽的眼睛很漂亮,但是手很冷。
想起以前的種種不懂事,總是惹她生氣,還沒有對她好過一天,總是萬分的遺憾和愧疚。人最痛苦的不是親人的死亡,而是眼睜睜的看著她漸漸逝去卻無能為力。
希望媽媽在天堂一切安好!


這個問題其實挺難回答的。

父親去世於2009年5月,那天現在還清晰記得,他躺在老屋床上,昏迷著,滿臉雀斑、瘦弱,屋子里站滿人,我作為小兒子坐在床前,摸著他手掌溫暖而幹癟,忽然間,他手指動一下,只見,他睜看雙眼,環視一屋,然後有人對著他說,「一家人都到齊了」,然後,他永遠閉上眼睛,臉帶微笑,一如他見人時模樣。
當時完全未見過這場景,哭不出來,只是腦袋一片空白。
當第二天晚,父親躺在水晶棺上,看著冷霧環繞他的身體,觸摸著玻璃面冰冷,這才曉得將要永遠失去,隨後一大男孩,長這麼大第一次哭的稀巴爛,就像某個人殘忍將你生命中最為珍貴、羈絆環繞東西,活生生剝離,原本盈滿心房頓時變得遺憾,疼痛~
父親出殯那天,足足下了一成日大雨,雨水開始肆虐浸滿,而心也隨著天氣越發陰沉,只聽見一片滴水聲、雷聲……
父親得於肝癌晚期,從發病到病逝不足三個月,那時的我才剛剛大學畢業,之後就是慢慢長一年消沉,與女友分手,失業與面試,從父親口中證實自己是被送養孩子。
如今有著體面工作,也有自己喜歡女友,感謝上蒼眷戀,每每遇到困難與挫折,都會如此告誡自己:
暴風雨之下,斷墻邊緣藤蔓,也有遮天蔽日的一天~


看了很多大家的回復,不由的回想起5年前我的兒子離去時的情景,眼淚不由自主的又流了出來。
5年前,在醫院的床上,我抱著身體還熱著的兒子,看著他被病魔折磨的樣子,淚如雨下。他2歲時查出來得了腦瘤,到離世,有7個月時間。唯一讓我有些欣慰的是,他離世前一晚我一直在他身旁,看著他過了一夜。他好像是因為高燒,大部分時間睜著眼睛不睡覺。我一直幫他換冰袋,給他降溫。當時心里就知道他沒多長時間了,我可愛可憐的兒子!
後來我常常發愣,生活工作提不起精神。後來又生了一個孩子,填補了不少生活空間,很多時候好像忘了之前的孩子。老婆也不像之前那樣悲傷了,好像生活漸漸回歸了正軌,可是我們心里知道,生活已經變了。經常會想人生的事情,也想不明白,做事情常常缺了銳氣,但是工作生活壓力挺大,又不容得人懈怠,很矛盾。

想念你,壯壯,願你在那邊開心。我和媽媽都挺好。你永遠在我們心里,媽媽常說夢里從來沒有見過你,若是可以的話,就讓爸媽在夢里再看看你吧。


你想知道我是什麼感受嗎?想哭又哭不出來,只能看著他死去。不過……我最害怕的是我發現自己已經習慣這種死亡了,從一開始,我就一直看著那些人死去……有多少人離開我,自己都已經忘了,後來想,應該是回彼岸等我了吧,心里這才平靜下來。
我一直相信,他們等著我。


阿么去世時15歲,守靈兩晚上,從學校回來,路上很傷心,但看到遺體出奇的平靜,甚至想媚俗的在親戚面前流淚,也沒有成功。阿公去世時18歲,聯考前三個月,當時老人家已經彌留,整個人面色蠟黃,我一直握著他的手,還試了試他的脈,感覺跳動的依舊有力量,心里很平靜,瞬間有死生離別乃人間常事的頓悟。當時老人家已經彌留了七八個小時,好幾次不行了旁邊的說再等等老二三點回來,老二是我二叔,在外邊打工。三點時,我家很老的座鐘敲了三下,老人家駕鶴西去,感覺當時看到一道灰色的茬從頭頂下來,經過的地方黃色的臉失去生氣變成灰色。當時也很平靜,雖然我非常愛他。二叔是三點半回來的,也沒見最後一面。


冰冷、堅硬。
我覺得「堅硬」比「僵硬」來形容更適合點。
冰棺關閉前我記得我想塞最後兩塊朱古力到我父親手中,可是無論花多大力氣我就是掰不開父親捏成拳的手掌……
一晃11年過去了,希望父親在另一邊一切安好。我很想你。


我爸患癌癥五年,我是在他去世前三天知道他癌癥晚期,老頭真會瞞。其實說他是老頭,也不算,英年早逝吧,才47,真不吉利的數字。從小就知道我爸身體不好,但是真沒想到會走的那麼早,我以前一直琢磨這老頭至少能活到60吧。想起來,真是沒心,老爹給我暗示了那麼多次,要是我死了怎麼怎麼樣。 知道我爸癌癥晚期每天晚上,我媽一直怕我睡不著,其實那天我就中間醒了一會,想了一會,覺得老爹好像過不了多久了,然後就有睡過去了。

第二天去病房陪他,笑嘻嘻的當啥都沒發生,只是一直心里像冒泡泡一樣,很奇怪的的感覺。家里其他人甚至覺得我是不是不正常。那時候真的沒多想,只是覺得可惜,我才剛剛大一不到兩個月,我什麼都不會,我的厲害的樣子老爹是看不到了,我還想給他買車買房,帶他環遊世界呢,真的好可惜。當天回的學校,回學校的第一天最後一節課我就接到我哥的電話,說在校門口等我,我說好。

到病房的時候我爸還有意識,可勁的用手浦頭,眼淚就往下流,我就湊到我爸耳朵那說,別哭,我都沒哭,你哭啥。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爸流眼淚。那麼高大的人被折磨不成樣子了。其實好後悔說這句話,這是他在有意識的情況下唯一聽到我說的一句話,後來他就一直昏迷著,沒醒過來。那時候其實真的想告訴他,爸,你別怕,我在。

我爸硬撐著陪我了一天,第二天下午就走了。我想陪他到最後,可以最後真的承受不住,心電圖中間斷了幾次,我整個人像極度缺氧一樣,沒辦法最後走了,就我媽他們一直陪著。

我媽是一直陪著他的。從結婚的時候知道我爸身體不好到最後,二十年沒走過,雖然挺嫌棄我爸的,雖然最後真的苦到不行。可是我媽一直拉著我爸,沒放開過,一直支撐著這個家,在藥費花費下都沒讓我發現家里真的挺辛苦。說點開心的,其實老頭老太太 挺可愛的,我爸最後給我媽說的一句話是,你是我老婆。

接下來就是葬禮。在殯儀館里,我是我們家唯一的代表,我媽被同事們攔在外面沒讓進來。我和哥哥姐姐們,姑姑阿姨們在里面,我看著他們哭著稀里嘩啦,我就一直瞅著我爸。因為殯儀館給我爸化了妝,我看了他半天,有點認不出,其實我怎麼也不相信他怎麼會躺在這。我發小喊我要我哭,我一點反應都沒有,怎麼讓我相信啊,我大前天才知道我爸生病了,怎麼今天就沒了。總覺得紅佈下的身體還在起伏。

題主問感覺。其實我沒敢碰他。我姥爺去世的時候我曾經碰過姥爺的手,很涼,但不是天氣冷手冷的那種,是從深處都沒有生機的那種,我沒那種膽量碰他。但其實很想抱抱他,可是發小怕我難受,我簽完單子就被硬拉出去了。

想起來,最後一天陪他的時候一直沒有放開他的手,一直握著。我爸在我小時候就沒拉過我的手,一直是握著我的手腕,一直不知道為啥,現在也沒法問了。那天,算是彌補了下。手一直溫熱著,有點涼,但是一直是熱著的。我很想他,尤其是他的手。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十八歲是怎麼樣的。可是我的,真的有些難以定義。我爸在我剛步入成人的時候離我而去,那麼個有才華的人還沒交給我什麼,那些為人處世之道我還沒有學懂,就這樣硬要去面對了。 那年過年的時候和長輩們的相處都很僵硬,無論哪種。前一年還在我爸脖子上掛著給長輩們打招呼,這一年就要端正站著,提著禮,禮禮貌貌的說話。我媽說我是這一支的唯一了,撐起這個家吧。我說好。

可是更多的想給我爸說,爸,我還沒學會,我還是小孩。爸,我笨,學的慢,我會長大。

終究是我最討厭的成長方式,以生命為代價。

九個月過去了,還是很想他啊。


其實,如今回想起年幼跪拜在曾祖父跟前的時候,沒有害怕,也沒有敬畏,連眼淚也沒有。
並不是自己不愛曾祖父,也不是曾祖父不愛我。
只是,看到他閉目躺在那里,只覺得他是在沉睡,根本不懂什麼叫生死。
後來長大一點,外公去世的時候,我只是靜靜地看著,也沒有哭。
那時候,已經懂得了什麼是生老病死,覺得順應自然地去世並不是一件壞的事情,人終是要走到這一步的。
他們離開這個世界,也許此生再也無法和他們說話、相伴,但是一切都不能強求。
尊重生命,順其自然。
我時常會想念他們,想起他們生前慈祥地笑,寵溺地給我最好的東西。
這時,我才會默默地流眼淚。


害怕,茫然。
覺得眼前的人已經不會睜開眼了,覺得很滑稽,不能相信。
本來想摸摸他,結果將碰到沒碰到的時候,手開始發抖,雖然是在ICU搶救失敗直接推出來的,按理說不應該很涼,但是手指靠近過去的時候,真切的感覺一股冷到骨子里的涼風在指尖盤旋。
但是這些只是一瞬間,基本上就看了一眼、伸了一下手,就有點要癱在那里的感覺,被別人架走了。在殯儀館,認認真真看了最後一眼,覺得,怎麼感覺我都不認識了呢,從來沒有過的陌生。但是就算這樣,還是希望多看看,希望能記住他的模樣。包括現在,有空的時候我也總是要想想他長什麼樣子,只怕自己忘記,再想回憶卻回憶不起來。
另外,不管血緣如何,也有種眼前是個「死人」的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人是我爸,日期是我18歲生日後的第三天。


我最愛的阿么,冰涼、沒有彈性。現在我還記得那個感覺


大二那年,初戀男友,當時他出車禍,被送到了父親工作的醫院,等我被通知到趕到醫院的時候,他已經完成了搶救,轉到了病房進入了昏迷狀態。父親說基本上只能是等著走了。看著他就那樣躺在那里,不知道為什麼,覺得特別平靜,我在想,那就是我男朋友啊,他還好好的躺在那呢。他就這樣一動不動的躺了八天,八天後,扔下我和他父母走了。等護士撤下呼吸機的時候,那時候才覺得他真的離開了。明知道他沒辦法動也沒辦法給我回應了,還是忍不住不停的揉著他的手,摸摸他的臉,給他換了他最喜歡的衣服。讓他幹幹凈凈的走。他母親無法接受他的離去,精神直接就崩潰了。他父親還算堅強,但是也經受了很大的打擊,而那時候,兩人年紀大了,也沒辦法再要小孩了,就這樣孤零零的了。
說句題外話,獨生子女政策真該死……


他這輩子最疼我,也應該是我這輩子最疼我的人。
但是,他卻在兩年前離開了,留下我
他被病魔折磨3年,但是他依然很堅強
到最後走的時候,你不會相信他50多歲的人,看上去像個6、70的老頭
他走的時候,我不敢去碰他,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只是哭的撕心裂肺,可是就不敢去碰他
他走了之後,每個星期都會夢到他
有的時候,我不開心,他會安慰我,跟我說要放松自己
我很愛他,希望他能夠好好的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母親去世的時候我不在身邊,趕回去的時候人已經在殯儀館的冰櫃里了。去看的時候,在拉出的一瞬間感覺時間都是凝固的,拉出來後看到母親的嘴唇和眼睛緊閉,用手觸摸她的臉,冰涼,那一瞬間,真的感覺世界上什麼都不存在了,不由自主地跪下哭。


高一暑假,車禍去世,出事地離家僅1000多米,當場腦死亡,那天我母親和朋友打麻將,一直到五六點鐘,覺得有些不對勁,那天更加巧合的是我母親的手機給我摔壞了,6點,朋友親戚開始外出尋找,同村的叔叔在火葬場看到屍體,不知道該怎麼辦,無法形容那時的心情,現在唯一的感覺就是麻木,仿佛自己是個事外人,事實上我現在仍然能說出那幾天的任何一個細節:我表哥在老家,哭著跑到書記家;晚上11點,大伯, 表哥,書記,開車到我姐學校,哄騙我姐爸爸生病;我小舅,假仙堅強,中午喝了一瓶啤酒,情緒抑制不住痛哭;我大伯呵斥我母親,讓她別哭,說我和我姐有他來養;······看到父親屍體的時候,我沒哭,現在還能回想起在場每一個人的表情;每次回想起,那天我和表哥,抬著我爸爸的屍體去火化的時候,眼眶就會紅起來,我表哥喊著,阿舅啊,快點跑,火來了。 爸爸剛去世那段時間,我甚至有些陌生感,我覺得我不是主角,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在我身上。這就是當時的感受吧。現在,我好像找我爸爸,聊會天,哪怕抽一支煙也好


姑姑得的是腦瘤,早期沒有動手術,在病床上痛苦不堪的躺了多年,很多年,當她走的時候那是真正的解脫,她愛比她小12歲的弟弟,也愛我。病重的時候,她幾乎已不認識我,極其殘酷的折磨。。。小時候去姑姑家玩,總會給我錢,距離姑姑家只有一公里的距離。


答案貢獻者:、Aorqu用戶、李浩然、李李、丁叮、匿名用戶、匿名用戶、狄仁傑、墨小奕、Barking、小盼哥、匿名用戶、Chan Tiny、匿名用戶、王艷、匿名用戶、匿名用戶、Aorqu用戶、李知遠、ZHANG H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