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到親人的遺體是什麼感覺?

問題描述:本題已收錄至Aorqu「真人圖書館」,更多「30 歲」相關話題,也歡迎關註Aorqu圓桌 30 歲人生攻略 ,一同借閱其他知友 30+ 的人生。謝謝大家的回答,上帝保佑你們。
, ,
冰冷,有點恐懼,又夾雜點不舍~還是不能接受這個現實


阿么的97年離去,那時初三,最後告別時,用手觸碰瘦削的面頰,早已是冰涼。第一次參加追悼會,第一次看到親人遺體,第一次和遺體里的如此的近,心里還是害怕的,但也還是覺得阿么沒走,不多時會醒來的感覺。還很感謝,在接到病危通知時的政治老師,在事後的一次課上,主動找到我聊天疏解情緒。之後參加了許多次遺體告別,有臨終的大出血,有整理鋼板的骨灰,卻都不如第一次的深刻和震撼。
祝活著的人喜樂平安。


十一年兩個月十八天前,我十七歲,母親去世,一個人守著她很久一直以為她只是睡著。後來表姐給我一個擁抱,立刻嚎啕大哭,直至暈厥。至今心中一直對她有太多遺憾,只能抱憾終身。看到此題,所有過往歷歷在目。


11歲媽媽得了抑鬱癥自殺…沒有過分悲傷的感覺!因為有一個愛我如生命的父親!


很遙遠很陌生 想不起來他平時的樣子 想問他為什麼要躺在那里不回家睡覺


這是一個需要匿的答案。
很少去回憶這個老人,盡管就血緣而言,他是和我最相近的人之一.想起他,只是因為我丟了個手機,假借他說了個故事,這不是我第一次借他的名義講故事,每個故事都不盡相同,卻又有著共同點:感人,心酸,還有就是沒有一個是真正發生在我和他身上的.

恍惚記得去年的夏天,慵懶,悶熱,又似乎並沒有十分的悶熱,一切都記得不是很清楚了,也許從來沒有清楚過.喪禮過後,筵席上味道不錯的辣子雞和回想起來尚有嘔吐感的魚,比他最後的遺容更令我印象深刻,盡管我近乎刻意地想要記住那張臉,可現在腦海中混沌的藏青色,讓我對自己是否見過他最後一面都產生了懷疑.一晃十年亦或是更久未見,我的印象之於他還停留在在5,6歲的階段,直直瘦瘦的高個兒與駝背得厲害的妻子反差強烈,這樣的組合,和我幾年後在鹿鼎記里看到的胖頭陀和瘦頭陀一樣醒目.拆開來看,似乎沒什麼可說的,總是隨身裝著還未成卷的煙紙和已經碾碎的煙草,得空便抽,燃燒著的強烈而又沖鼻的味道,與我現在常見的中華和紅塔山,自然不適合放在一起比較.因積年累月的日曬而形成的莊稼人特有的古銅和赤紅混合後的膚色,尤其是前胸,由於長期開襟散熱,煞是觸目,小時候沒什麼概念,直到見過羅中立的油畫,才知道那是<<父親>>中所要描摹的形象.

至於我們之間發生的,我所能記起的不過是他教我撿杏核 桃核賣錢,來消磨那一夏的時光,以及收割時候,他掏出一元錢讓我買零食,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對這些不相幹的事情記得格外清晰,也許只是因為對於那時的我而言,一元錢的意味太過美好.他給我的感覺,雖不像其他人描述的那般暴躁,易怒,以及不可理喻,但若說是和藹,親切,又似乎過於勉強.總的來說,他在我記憶里分量最重的時期,好像還不如同時期隔壁那個很胖很胖的阿姨來得鮮明.

他之於我,就像是一個小時候就有過來往的陌生人.我不知道他到底重男還是重女,不知道他實則喜歡抽什麼樣的煙,喝什麼牌子的酒,也不清楚他愛打牌還是麻將.

他是我的阿公,一個因為種種原因,讓我一度想忘記卻不得其法的人。

抱歉,有些跑題了


前天阿公的才下葬,今天來答題。。。。凌晨兩點多將近三點停止呼吸的,八個小時前阿公呼吸不暢,沒放在心上,之前因為肺病兩次醫院都不給治療了,之後一直喘喘的。七個小時前隱隱感覺不對,準備去醫院,此時已經不能說話,母親心急,直接騎電瓶車去醫院把醫生接到家,醫生摸了摸脈搏聽了聽心跳,沒病,還是呼吸問題,輸氧,我把氧氣罐馱回家,輸上氧氣,呼吸逐漸平穩。五個小時前,阿公身體開始偶爾抽搐,呼吸變得困難。三個小時前,體溫開始下降,不足36℃,阿公用手挪被蓋。一個小時前,抽搐變得頻繁,用勺子喂牛奶,牙齒咬了幾下勺子,牛奶下肚後聽到很明顯的咕嚕聲。最後,使勁的抽搐了一下,手猛一下垂(就像電影中的鏡頭),眼睛微張,嘴巴未閉,房間里味道瞬間就變了(可能是心里作用)。。。當時什麼反應都沒有,直接就懵了,心里抽抽的,眼圈肯定紅了,眼睛看著屍體,嗯,阿公上牙掉的差不多了,只剩左邊幾個了,我發現自己從未如此認真的看過這個親人,以至於我根本不信這個逝去的人就是我最熟悉的親人。守夜的四天里,我發現冰棺前的遺像是那麼祥和。。就這樣吧,不說了。


國小一年級時阿公去世,印象中當時沒有哭,只知道以後都見不到阿公了;高一月考時,被告知阿么不在了,聽到消息後連話都說不上來,覺得呼吸都困難,連跟班導請假時,說話都斷斷續續的,發瘋似的跑回去,眼淚不停的往下掉,一想到從此以後要和阿么陰陽兩隔,眼淚便止不住的往下掉,還沒到家門口就一直哭,跪在阿么靈前不肯起,家里的親戚騙我說,不要哭,哭了阿么走得不安心,到了那邊不幸福,我便不敢哭出聲,小心翼翼地啜泣。那種感覺怎麼說呢,第一次切身體會到了血濃於水,那種心口發疼的感覺是我之前從未有過的經歷,直到現在也沒有其他的事情能讓我這般。我自己也覺得挺奇妙的。


第一次,阿公去世的時候。
高一清明節學校放假,我去阿公阿么家住,回去當晚阿公還笑意滿滿看著我讓我去吃他舍不得吃給我留的糖衣麻花。一晚無事,第二天早晨4點多,天剛微亮,突然被阿么短促的聲音叫醒,「二了,快起來!你阿公沒了!」我立馬彈起來慌張套了件衣服,懷疑自己聽錯了腦子空白一直喃喃著「不可能吧,好好兒的不是,嚇唬我……」阿么說在衛生間因為阿公很胖阿么又很瘦弱,而只有我在家,我跑過去一看,看見阿公臉朝地,頭發花白很沒有型,雙手別扭地擱在身下,我腦子嗡嗡響,跪在地上扶他,摸著他身體溫熱,喉嚨里還偶爾發出點響聲,我以為那是他還是呼吸,哭著跟阿么說,阿公還活著,你聽他還出氣呢,阿公,你把手給我,我背你回床上。
當時我是個高二的小女生,沒有多大的勁兒,在原地試了好久,始終弄不起來。我哭著說,你自己也使點兒勁兒阿,這樣我們就回去了阿。阿么在旁邊一直說我,不用你背不動他,已經沒了,快去叫你大伯來!我哇一下大聲哭起來,心想沒關係,我把大伯叫來你背你到床上你就好過來了。我記不清當時我怎麼連滾帶爬到大伯家的,淚水模糊了世界,看不清路,只能按著記憶過去。
對不起,寫不下去了。


還是看感情吧 我阿公生病多年 去世時我大一 也沒打電話通知我 可能是因為他有7個兒女吧 我媽媽後來說我回來也沒事幹 當時就沒通知 還有 當時是幾個伯伯暗自下葬的 我也沒有傷心的感覺 不過我阿么就剩一個人 我會經常去看她


手沒有了溫度,但是還是柔軟的,看著他,覺得他只是睡著了,想到他去世,難以接受,以至於連下跪都跪不下去


第一次,是阿么。

一次次寫有關阿么的事情,不是想繼續疼痛,而是想用這種方式來銘記。

當時是剛上大二沒多久,剛從家里返校吧,正在宿舍和閨蜜聊天的時候,接到了爸爸的電話說阿么去世了。當時傻住,跑到衛生間一個人咬著胳膊哭,然後回到宿舍收拾包準備回家。學校離家有兩千多公里,學校在郊區,當時已經是夜晚,先跑到校外找計程車到市里,然後去火車站買票,買完票爸爸打電話說不用回來了,回來人也要火化了,看不到。我說不,我看不到會後悔一輩子。然後把火車票推掉,到另一個城市買機票(沒有直達)。

這樣折騰了二十多個小時回到家,見到阿么,穿著藏色壽衣,頭上不知道包著什麼,好大。人太多,殯儀館停放屍體的地方太小,我是小輩,只能隔得很遠去看。到現在只記得那個小小的身影,阿么好瘦,比我矮太多,我能輕易把她抱起來。哭,在路上在去殯儀館前已經哭幹了,不想哭,只是很平靜,是,就是平靜,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平靜,就好像我在做夢。想阿么為什麼不等我,我一直以為你會看見我結婚生子,繼續罵我寵我…….

在那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人被火化後不全是灰,還有一塊塊殘破的骨頭,真是很殘忍。


祖母是兩千一三年一月末去世的,還差十幾天就是大年三十了
在此之前她常住在醫院差不多已有三五年的時間
最後幾次去探望她時,頭上綁著用來固定呼吸面罩的白色網罩,頭發也所剩無幾
手腳有時水腫,全身卻瘦弱,話語囁喏
就像一個嬰兒
2014-08-21tbc


不敢相信這是真的,05年的時候阿么去世,07年的時候外婆去世。經歷過這兩次葬禮,說真的就算親眼見到,還是不敢相信是真的走了,是睡著了吧,心里就一直都是這麼想的。這種感覺很復雜,現實的沖撞力很大。


15歲阿公阿么一年去世,我試著拉著他們的手,沒有恐懼,只有那種說不出的滲涼,那種冰冷實在沒有辦法用語言形容,從指尖滲涼到心里……算了,說不下去了,太痛苦了!!!可能那也是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心疼,心顫!!!


在殯儀館繞著我阿公屍體一圈做告別的時候,我想確認是不是真的是我阿公,我連臉都不信,就看了他右手的斑點,才相信我阿公真死了。哭的很厲害,被家屬拖著走的。親人死了之後,一定要好好再看他們一眼。


只能強忍著淚水
不敢伸手去觸碰


火化場的那一刻,讓我們確認是否是這具遺體,也當是見最後一面。周圍的哭聲突然迸發,而我意識里就僅僅認為阿么在睡覺。


我們這里的殯葬習俗,人在死後親人都要見最後一面,嫡系至親要給死者擦最後一把臉。那一刻的感覺最大。不知道其他地區是什麼樣。
至親的死亡,我經歷過兩次,第一次年幼沒感覺,第二次這一生都不想再去經歷但又不得不如此。
家人走的前幾天那種痛其實不算什麼!因為中國傳統殯葬習俗,家里人料理後事(這個應該都一樣吧,總不能讓其他人來做)你根本沒有時間去難受只有晚上才能難受一會,這種痛一直到最後所有的後事都料理完了最後開棺見一次死者然後再封棺,(這個我不清楚其他地方是否也這樣)那個時候所有的感情都會爆發,我們這里在這個階段撕心裂肺的哭是能看到。當然除非是感情不好的。
上述情況還只是這個過程的一部分。
人和寵物的區別就是人在你的生活中占的分量更大,尤其是和你一起吃在一起,住在一起的親人.這樣的親人下葬以後的日子才是難受的,所有的人都需要經歷這樣一個過程。尤其一些重感情的人在這個階段尤甚。
在你人生占有重大分量的人在死亡後的一段時間,你在家里偶爾會感覺到他/她的存在,那種家里面還有那個人的那種感覺,(不見得像電影里那樣誇張做飯多分一份的那種)可是腦子又很清楚已經沒有了的那種感覺相互交織在一起,想到了就哭,哭完了在想,想完又哭,哭完又想,可能這樣說有點虛幻了,但卻是有這樣的人。那種巨大的變遷要在你的心里經歷很多回,直到時間埋沒了一切,只不過每個人的性格決定了這個過程的時間和程度, 也有一些人會選擇其他方式緩解壓力。順帶提一下家里如果有類似這樣的人,一定要和他一起hold住!
其實前3段我覺得就可以解釋題註的問題,不過我還是說了6段。
死不是一瞬間的事,那是一個過程,對於一個明白了死的含義,卻沒有經歷過的人來說那就是一個過程。就算是經歷過的人一生也只經歷幾次而已。只有經歷的多了才會覺得那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除了最後一段字是互掐,其他是過來後的所有感覺。


答案貢獻者:、彭小拳、xinjie zhang、探天應穴、七爺是個女漢子、Doris DD、匿名用戶、Aorqu用戶、魚的魚、匿名用戶、Aorqu用戶、想要叮當貓、南淮、周不系、ink ink、小魯呀小鹿、匿名用戶、LI彧、姚大蒜、Aorqu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