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到親人的遺體是什麼感覺?

問題描述:本題已收錄至Aorqu「真人圖書館」,更多「30 歲」相關話題,也歡迎關註Aorqu圓桌 30 歲人生攻略 ,一同借閱其他知友 30+ 的人生。謝謝大家的回答,上帝保佑你們。
, ,
我曾經在我阿么剛剛去世的時候幫我阿公給她穿過壽衣,那時候才剛上國中。只記得阿么的身體還是熱的,但是由於久病在床,很瘦,兩側肢體不對稱,有一邊浮腫了。當時我還沒覺得有什麼,就覺得這對阿么是種解脫!因為到最後阿么經常痛的叫出來……


感覺她會保護我

先說兩個前提:1.阿么和我的關系不是很親密,也沒怎麼接觸過 2.以前阿么阿公是和另一個和我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阿公(以下簡稱戴阿公)住在一起(具體原因就不說了)。

有一年戴阿公先去世,我去參加葬禮,當時還在讀國小,晚上累了就在阿公阿么屋睡覺(還不是戴阿公的房間),總覺得很怕,完全睡不著。過了幾個月阿么去世了,晚上我就在阿么去世的那張床上睡覺,很快睡著了,夢中夢見平時和我不那麼親密,甚至可以說陌生的阿么對我說:”幺兒,睡嘛,我會保護你的。” (幺兒是我們的方言,類似於 寶貝)

這可能就是親人之間的天然血緣聯系。我時常幻想有一天父母不在了我會怎樣,可是我不敢想,也沒有答案。


不敢摸

只看到嘴角一直在流血,擦不幹凈,擦完又流出來…整個脖子嘴巴都是血…

心都碎了…

一直以為他會睜開眼睛看到我們….


我阿公車禍去世,當時是不敢看,不敢碰,不能說話,直到火化那一刻崩潰大哭


去年這個時候,外公走了。
胰腺癌,到最後外公都不知道得的癌癥,就算臨終前從醫院到家他也想著以後會好。
後來,爸跟我說外公不行了,我趕到的時候他穿著壽衣,在沉睡(藥物影響),瘦得可怕,毫無血色。人生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畫面,眼淚止都止不住……其實感覺多半是被嚇的,不敢相信一條生命就這樣枯萎……
天堂沒有疾病,望外公在那里一切都好。。,


她的屍體上好像落了層灰,皮膚的顏色與遺照上的顏色像極了,我摸了下她的手,涼而滑膩。收回手時忍不住搓了搓指尖。一只蟲子艱難地爬到棺材邊沿,我不清楚自己出於什麼目的,伸手把它彈了進去。然後棺材釘死,長釘露出好長一截,棺材里面有一只蟲子和一個阿么。紮白頭巾的老頭一聲令下,七大姑八大姨縱聲長號,我一面笑一面想,大概我還不太理解你,大概我永遠都不能理解你。


看你個人的感情豐富度,和親人得感情怎麼樣啊?我姥爺是08年8月底走的,很快(心梗),那天本來是開學,要上初三了,本來都要出發去上學了,結果接到一個電話(悲劇來了),我當時是打給我媽媽,她很哽咽,然後我下樓等她從她上班的地方回來,再等我小舅(彼此不住在一個地方),舅舅家離我們家有一小時車程,姥姥姥爺家和小姨家在一個地方,我舅舅開車帶著我們一家人去姥姥姥爺家,我舅舅我媽媽眼睛都紅了,大約快九點多到了,那里很多人,我什麼感覺都沒有!什麼都沒有!是真的,現在一想好愧疚T_T,到屋子里給姥爺跪下磕了頭就出來了,之後在那邊呆了幾天又回到上國中的地方∪・ω・∪,繼續上學,是我心大吧……


最遺憾的事情是在殯儀館看爸爸最後一眼時,自己由於近視眼始終看不清楚,我是在學校時被舅舅領回家的,當時已經開始辦理後事,最後的最後,到現在我也想不起來我最後一次見爸爸是什麼時候,他是什麼樣子


幫父親換的最後一身衣服,碰到冰冷的父親始終無法相信。
前面一天晚上還生龍活虎,早上起來就天人兩隔。
曾經想過如果親人過世,自己會是什麼情況。但是真正碰到,覺得自己是那麼的茫然無助。始終不願意相信,一個人就這麼沒了。走的那麼快,那麼急,甚至連告別都沒來得及。真願意過一會,他會從床上起來,而現在的僅僅是個夢。
抬父親出去的時候,對父親的愛,就和眼淚花花的留了下來。
看到一個至親的人從生變死,是世界上最最殘酷的事情。
在心里留下的陰影,這輩子都無法治愈。


記得那時候還比較小,我看著棺材里的阿公,一開始我以為他只是睡著了,可是他的臉色是那麼的黃,我問爸爸阿公怎麼了?爸爸沒說話,我媽說,你阿公再也不會回來了。當時眼淚水就嘩一下流了出來,後來就一直哭,把眼睛哭腫了,然後就睡著了。


守靈那一夜,感覺親人還活著,從未離開。真希望他不是真的死去,而是睡著了,突然間坐起來。
當雙手抓住小腿,親手抬起來,放入棺材的時候,才覺得,他不會醒來了,並且是最後一眼了。


看著阿么合著眼睛躺在床上,一直沒有哭,只是不停想起之前給她拍照和她說話的情形。


變涼,速度比想象中快多了。
留下很大印象是顏色,整個人轉成黃色,但是泛著一層灰氣。失去生機,那一刻非常確切的體會到這個詞的含義。實際上阿公去世前已經昏迷了3天,本身氣色就已經非常醜樣了,但是去世一瞬間之後全身顏色的迅速轉變明確的界定了生死。


前一刻還和我說話,這一下子就沒動靜了。我爸是我看著去世的


我阿么去年肺癌過世,走的時候很安詳我們大家一起圍在她床前,看著監護器的心跳和血氧的數值慢慢降低,幾日後出殯,是我23年以來第一次去火葬場參加喪禮儀式,有種錯覺她只是睡著了,到現在我都不能相信她是不是真的去世了這個事實,會不斷地回憶起阿么去世和火葬的那天的情景。


深夜不想回答,怕想起會哭。
那時候天還沒亮,舅舅們已經給外公換好我媽買的壽衣,把我的外公放在空曠靈堂。我媽和舅媽坐在旁邊的席子眼紅不說話。男人們坐在屋外,女人們在屋內哭泣。天亮了,工人把壽板運來在我家門前開始加工。那一刻,我的心真正感到恐懼和悲傷。我撲在外公身上,沒有溫度僵硬,我試圖按摩試圖搖晃,就是沒有勇氣掀開白佈再看一眼。我握住外公的手,拍著外公胸口,我說,我現在給你順氣,你以後要是再咳嗽胸口疼就沒人給你順氣了,躺久了也沒人幫你按摩,所以你不要走啊。可是,外公沒有看過我一眼,不舍和牽掛都被帶走了。
入棺時,全家人跪地哭泣,那種無法抑制的悲傷超越了對死亡的恐懼深深扣住我們的心和眼。我想忘記我抱著外公時的樣子,因為那是一種不再被愛的痛苦。


覺得ta只是在睡覺。但是無論怎樣搓手或把被子蓋在ta身上ta的體溫還是在下降。想離ta近點,發現平時睡覺時的呼聲沒有了,溫熱的鼻息也沒有了。就是那樣躺在那里。和平時一樣。但又和平時不一樣。


絕望。


沒有恐懼感,覺得能醒來,很悲傷,不想講話以及難以接受。緬懷我剛逝去的外公。天國安好。


答案貢獻者:、匿名用戶、宸辰、匿名用戶、團團、匿名用戶、匿名用戶、clara、Monalisa Zhu、楊陽、夏雲淡、Aorqu用戶、顧淮清、匿名用戶、KOOMIN、Aorqu用戶、Aorqu用戶、葉不羞、匿名用戶、Kenny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