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到親人的遺體是什麼感覺?

問題描述:本題已收錄至Aorqu「真人圖書館」,更多「30 歲」相關話題,也歡迎關註Aorqu圓桌 30 歲人生攻略 ,一同借閱其他知友 30+ 的人生。謝謝大家的回答,上帝保佑你們。
, ,
或許我是個骨子里冷漠的人,記得高二阿公病了,去醫院看了下,家里人瞞著阿公說沒什麼問題,暑假的時候他就已經瘦的只剩骨頭了,躺著,家里幾個姥姥和爸輪流照顧,我在表哥家住了幾天,玩,剛好那天想回家,就回家了。到家,阿公就躺在一張放在門廳的床上,我坐過去,他沖著我這邊忘了在不在看我,我坐著。坐了幾分鐘,便上樓了,沒半個小時,下面傳來聲響,他走了。面對我生命中第一個離開的親人,我當初想到是害怕的,但真的發生時,看著哭泣的親人們,我有點失落難過,卻沒有一點想哭的沖動,到最後也沒有落一滴淚,我就像一個冷眼的旁觀者。盡管我年前曾在很多個時候像經常想起某人一樣在心里祈禱他能多些日子,但當我看到痛苦的掙紮的時候,我卻希望他早點離開,我覺得死亡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痛苦來源於活著的人心里自私的執念,或許真的輪到我我也會害怕死亡,我也不知自己是理性還是感性的了。後來,去火化場的那天早上,很冷,回來的時候我坐在車里,只有我才能抱著那溫熱的盒子,我心想,人就這麼涼了的啊。 為什麼我明明也表現不出來在意,可是有些記憶的場景卻歷歷在目。最後我看到我的成績的時候,我就想最想看到的人不在了啊。你最大的心願我做到了啊,我最後也沒讓你失望,可惜你沒撐到那天。就想最近書里看到的那樣,我想像著水族館里鯨魚的陰莖,我也坐在玻璃前,略陰暗的環境里,看著它許久,它曾經也是鯨魚身上的一部分。它仿佛就像那些漠然時刻我從體內趕出的那部分自己。


我覺得躺在那的是一個陌生人 姥爺還在他的房間喝著茶曬著太陽聽廣播 那怎麼會是姥爺啊


我今年30周歲,2017/6/9號,我經歷了人生第一次親人去世,我的阿公。
本想做答,過於痛苦。


很想去擁抱一下遺體,雖然平時膽小如鼠。總覺得親人只是睡著了,無法真的相信他離開了.


阿公兩天前去世了,雖然生前患有癌癥,但是在積極治療,最後阿公走的原因不是因為癌而是其他原因,所以我感到很委屈,為什麼阿公會因為這個原因離開我們,很突然,真的很突然,所有人都沒想到,阿公走前兩個小時還在和我視訊,讓我好好學習。當我聽到阿公走了的這個消息簡直不敢相信,直到我看到阿公的遺體才有實感。阿公一動不動地躺在那里,臉上蓋著佈,我真的希望這只是夢,我叫一聲阿公他聽見了就起來了。可是阿公全身已經冰涼已經僵硬了,以前從來不知道一個人的身體可以這麼冰涼。我撫摸著阿公的手,心里沒有任何的害怕,因為這是阿公啊,全世界對我最好最愛我的人。我看著阿公的臉上似乎還帶著微笑,明明走前那麼痛苦臉上卻還有微笑。在我的記憶當中,阿公從來都是一個堅強的人,從來沒有見過阿公流眼淚,後面癌癥的治療那麼痛苦阿公還是一直堅持。但是受了這麼多苦痛還是沒能活下來。從查出癌癥到離開這個世界僅僅只有三個月。一切來的太快了。沒見到阿公最後一面真的太遺憾太痛苦了。那天晚上守了阿公一夜,一直拉著阿公的手送阿公最後一程,希望阿公能一路走好,我會好好學習,照顧好婆婆。你在天堂也要開開心心,下輩子我們還做一家人!寫到這里已經淚流滿面,但是我相信,軀體有盡時,靈魂無絕期。阿公的靈魂與我們同在。


平靜。
一個月後,才意識到他已經走了。


阿么去世了,離現在有20多天。當時正在廠里上班,中午時候老爸打電話過來說阿么在家里暈倒了,然後我大姨趕緊就打電話叫我到醫院ct室外面等著,等了一會就發現他們來了,醫生用擔架拉著我阿么進去拍片,過後直接送到重癥。醫生說腦出血,大概60毫升在正中央,已經沒救了。當時看著我阿么躺在床上很安靜就像睡著了一樣,我很安靜,小時候和阿么生活在一起,後來去了外地打工,就少時候回去看她。還記得以前我們那沒修公路,我阿么把我背在一個大背篼里去趕集,背簍里還要放買的東西。她叫我往前趴著扶好她的肩膀,一步一步把我背回家,小時候不懂事總要大人背。我上學時候她會把山上的草除掉,怕起露水把我褲子鞋子打濕,慢慢都是愛。我阿么去世是在家里,醫院用呼吸機開車送到家的,醫生拔掉管子時候,我阿么過會就嘆了口氣,好像是終於放下心中的重擔,操勞一輩子終於可以休息會了。我看著她,可能是心中悲傷到極點就是平靜吧,總會想到她操勞一生的意圖,可能就是希望我們這些兒孫有出息吧……一輩子種地農民,現在家里土里還有油菜,今年榨油還帶來了家里自己榨的油,還帶了大米給我們。走的是那麼突然讓我措手不及,沒享福就這樣走了……


看著躺在床上的遺體,我沒哭,異常的冷靜,覺得那根本不是我親愛的爸爸。頭發被梳成平時從來沒有過的樣子,穿著一身也很陌生。

剛剛睡著時候明明知道自己在做夢,卻不想醒過來,因為我夢到你了,就在我身邊,像往常一樣,那張臉那麼的熟悉清晰,甚至還有你的呼吸聲。

現在每每害怕的時候都默默想著你在保護著我呢,我不怕。兩年了,你在哪呢我親愛的爸爸。


生者為過客 死者為歸人 天地一逆旅 同悲萬古塵


阿么靜靜地躺在那里,像睡著了一樣。我看著她,不願離去,可身後的人推著我走出去。


2017年10月24日中午12時30分 阿公過世了 醫生說 副動脈瘤破裂

也就是前天 那天天氣很好 南方的秋天正式到來了 我在廈門讀書 午飯的時候接到阿姨的消息 說 你阿公去世了 你知道咩 我給媽媽打電話 她哭了 跟我說 你阿公要不行了

我點了一碗面 一口沒吃 直接打電話叫車回家

半路再給媽媽打電話 她跟我說 阿公在家

我回到家 看到了床上的阿公

好像睡著了一樣 只是沒有了呼吸

阿公以前在糖果廠上班 我記事起 每次去他家里 他都給我帶好多好吃的糖果 棉花糖 貢糖 棒棒糖 笑嘻嘻地說 洋洋想不想吃 想吃的話阿公拆給你吃

糖果是很甜的 阿公能給我好多甜甜的東西 所以阿公也是甜的

小時候沒有跟阿公住在一起 他下班以後經常來看我 帶我去公園玩 那時候阿公還沒有生病身體很好 一把就可以撈起小小的我 那時候他還很胖 我也可以坐在他的肚子上

再大一點 我被父母送去了私立學校讀書 只有到了放月假的時候才會回來 阿公不愛熱鬧愛看彩票 經常自己坐在客廳算今天可能會中獎的號碼 所以我每次回家都會在家樓下大喊 阿公開門啊!然後阿公就會慢吞吞放下手中的筆來給我開門 然後說 回來啦

再近一些的記憶 就是我吃飯的時候喜歡霸占阿公的主位 每次外婆跟我說坐旁邊來 阿公都是笑呵呵地跟我說 沒關系你先吃我不餓等你吃完了我再吃 我吃飯玩手機 外婆講不聽我 每次都是阿公用閩南語說 假biu麥森秋gi 意思就是吃飯別玩手機

寫到這些 我是沒有哭的

好像是我還不能接受阿公已經離開我這件事

我摸到他的手 已經冰冰涼涼的 我看到家里人再給他換壽衣的時候 阿公已經僵硬得不成樣子 我看到他躺在冰棺里的樣子 好像睡著了一樣

他們都說他已經仙去了 可是為什麼在我看來 他只是睡著了?

換壽衣的時候 媽媽跟我舅舅說 你看 咱爸很好看 然後眼眶即刻紅了

我知道以後阿公不會再給我好多好多的糖果了 如果我想吃的話 我得自己買了 我也知道以後阿公不會再帶我去公園玩了 以後我回家 再也不能喊他開門了 還有以後我吃飯的時候 沒有人叫我別玩手機專心吃飯了

阿公 記不記得小時候我說等我以後長大了買一棟大房子把你和外婆都接過去住?還記不記得一個月前我說等我發了第一份工資就帶你去買好看的衣服?

阿公 你‘一定是去了很好的地方吧


我媽13年走的,腎癌,頭一天晚上送醫院,第二天早上5點就走了,挺突然。人生中頭一回進殯儀館,我媽的面龐被一塊佈蓋著,光看見這個就止不住地哭,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把佈拿下來以後,我摸了摸她的臉,有些涼,但是皮膚很細很滑很白,跟生前並無二致。你說你閨女我咋就沒遺傳上你的皮膚白這點呢?
四年了,寫這個的時候,眼淚還是往外湧。


03年的時候 周四的一個晚上 我大舅帶著我和他們一家去醫院看我外婆 當時外婆已經插上了呼吸機 陷入昏迷狀態 整個人看著也顯瘦不少 僅僅隔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上午還是沒醒過來就這樣走了 外婆是周日出殯的 我記得我當時是我姨婆帶著我在殯儀館看到外婆的遺體 外婆整個人看著特別的安詳 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後來儀式結束後 先是外婆的遺照被去掉了 然後殯儀館的工作人員推著外婆的遺體走了 往火化間走 我媽當時都哭不行了 一直再說 媽 你要去哪兒 我當時還小五六歲 懵懵懂懂的 對這些人情世故也不太懂 但真的印象特別深刻


2017.12.2日
再一次回到宜昌。
突然就想起了叔叔給我說的一番話。
你的心跳急劇下降,從70一下子就跌到了40,你整個人都是虛弱的,無法說話。叔叔守候在你的床邊,和你說:你的孫子孫女快要回來了,他們正在路上。你的心跳掙紮著升到了70,持續了大約20~30分鐘。終於,你撐不住了,心跳再次下降,你整個人如同一只一點點有著微小光芒的蠟燭,風一吹。便徹底熄滅了。
現在的我在公交上,我卻真的止不住眼淚了。

我想我永遠也不會忘記10.22日,我一直記不得你的生日,所以上天懲罰了我,讓我永遠悲痛於10.22
你走的好突然。
我開始接到電話時,叔叔告訴我們說是流感,我並沒有特別在意,結果下午結果出來卻是腦幹阻塞。回家時還把國慶旅遊帶回來的南京特產裝進佈包里,想等你病好了,我要放在你的桌子上,給你一個滿滿的驚喜。
我從武漢到達宜昌東站時,走出檢票口。檢票口下是一個長長的樓梯。我記得,每次我從扶梯上走下來,就能看到你開心雀躍的樣子,背著爸爸送給你的安踏斜背包沖我揮手微笑的樣子。你每次都穿著藍綠色的條紋T恤衫,好像一個天真的老頑童。只是,這次我急匆匆的走出了「空蕩蕩」的扶梯,我的心也是空蕩蕩的。


寫了很長一段,然後都刪掉了!見阿公最後一面的時候我哭了,很傷心,想起了很多很多往事,阿公給我講西遊記、給我交學費……
已經過去八年了,我只想說阿公我對不起您……


2016年 12月2日 殯儀館 葬禮最後繞棺一周 看了我阿么最後一眼 我真的懷疑我自己是不是看清楚了最後一眼! 阿么好像平時睡著了一樣 很平靜 不是我不愛她 而是我真的不敢再去看 我是覺得太殘忍了 因為我很內疚 內疚無非是自己還在說這個周末去看她 誰知再也沒有機會了。
司儀說看遺體的時候 我還是很抗拒的 我努力讓自己不哭得死去活來 繞場一周故意把眼睛看向地面 可還是看到阿么 我抽了抽鼻子 聽到我媽在抽噎 我弟跟在我後面 他沒有哭 只是一直不說話 好奇怪 那時候我覺得他已經不是小時候動不動就哭的愛哭鬼了。
到最後火化,我看都沒敢看,想起阿么 其實癱瘓了十年有多 阿公一直在照顧 每次回去看老人家總是一兩句就結束了問候 在一旁玩手機。
火化出來我爸和我走著走著就說 這樣就沒有阿么了,大概這句話我會記一輩子 我只回了句 嗯 不敢說再多話 因為怕哭到止不住。

可能那種感覺就是失去了 就再也沒有了 以後也不會再有了


至今已255天。我女神,大姑的女兒我姐姐。

那個說 ‘25歲可以變成任何我想成為的人’ 已不在。

到最後也沒啥感覺了,麻木 不可思議,然後所有的一切都氤氳在眼淚里再也看不清了唄。

我性格怪異,能說上幾句心里話只有你了,以後我還和誰分享我的快樂悲傷。

中秋那天下雨,吃飯的時候就少一個你。

不開心,難受的緊,想你。


今年9月16號阿公去世了,阿公阿么姥姥姥爺家里四位老人看著我長大的,突然有一位老人就去世了,我不敢相信,直到看見他的遺體,臥槽?那是我的阿公嗎?他怎麼臉色那麼蒼白?他怎麼不和我說話?為什麼躺在那里呢?直到遺體火化後推出來一堆白骨那一刻,我終於接受了這個事實。我不是一個孝順的孫子,我都記不住阿公的生日,老天爺為了獎勵我,讓我記住了阿公的忌日。這次我不會忘了。


2007年,12歲領著6歲的弟弟給爸爸哭靈,感覺就是守著睡著的爸爸。
2016年,21歲奔波回來,看到熟悉的弟弟躺在透明的冰棺,像玉一樣的臉龐,我
我站不住,站不住,不是因為我站了一夜的火車,不是因為我坐了一下午的飛機,僅僅是因為我沒辦法理解消化這個資訊,即使早有預感,早有準備,我不敢相信那個拒絕接我電話,跟我鬧脾氣的弟弟,現在再也不對我做鬼臉了,再也不嘲笑我,再也不會喊我一聲姐了。
到現在,456天了。

到現在想起來還是會忍不住。

你知道,我失去了這個世界上最理解我的人,最親近的人

我不知道我會繼續在世界上存活多久,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另一個世界,雖然我在網上查過很多與之相關的傳說故事,越看越恐慌,我害怕,我擔心,,惡狗嶺是不是真的有惡狗,是不是黃河路真的要交過路錢?我什麼都做不了,不論生病時候遭受的痛苦,還是未知世界的磨難,都是他一個人在默默承受,我弟弟這一生,何其短暫,何其痛苦,何其無奈。

以前沉迷修仙打怪小說,認為所有的一切都是虛妄,只要努力修煉,跨越天道輪回,可以找到失去的愛,所有的苦難都只是暫時的,我們會重逢,會找回失去的一切。

但是年紀越大,越難過,我只是個吃五谷雜糧的凡人啊,失去的永遠不會再找到,我這有生之年,要怎麼過,才可以開心呢?才可以幸福呢?什麼是幸福呢?

我現在活下去的目標支撐就是責任,我想讓我的媽媽快樂,開心,為我自豪。
生活太過艱難,人際太過復雜,活著真的好累。

負能量滿滿,這不是我,我還是那個喜歡曬太陽的女孩。


答案貢獻者:、皓大俠、南南南北、治言和淺淺是兄妹啊、艾瑪、YJR、望濘、海納佰川、張萌萌、寂寞無聲、一天、匿名用戶、若瀟Faith、匿名用戶、Yan格、vivian0301、貓胸兒的歐巴爪子、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