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到親人的遺體是什麼感覺?

問題描述:本題已收錄至Aorqu「真人圖書館」,更多「30 歲」相關話題,也歡迎關註Aorqu圓桌 30 歲人生攻略 ,一同借閱其他知友 30+ 的人生。謝謝大家的回答,上帝保佑你們。
, ,
寫劇本寫的倦了,耳朵里是梅姐的《夕陽之歌》,身後不遠就是阿么曾經住的地方,一開Aorqu首頁就是這個問題,四年過去了,看到這種話題還是劇痛,痛啊…….在辦公室面對熒幕,強忍眼淚,忍得眼紅,會再來回答,那寸斷的柔腸需要細細敘寫。
先貼一段《不滅》的歌詞吧:

我的心 我的心無法靠別的說明
我的你 就是我的心
像是光與眼睛 疤痕與曾經 它們緊緊相依
陪著我跳動的心 你是唯一的你
你笑起來像是明白誰都曾經絕望 原諒我的傷
用你的眼神 去捉黑暗最幽微的光
我在心底 慢鏡頭里 播放著你
我的心 我的心無法靠別的說明
我的你 就是我的心
陪著我跳動的心 你是唯一的你
你是太疼的傷口 令人不敢碰
你是太深的憂傷 甚至不敢夢
但我決定穿過昏暗的燈 打開緊閉的門 去找一個不在里面的人
我拿著筆 想拼湊散落的你
我想跟你相遇 在這首歌里
我不會忘記 在我最谷底時你挺得多徹底
我想告訴你 是我們一起完成的這些歌曲
專輯 我好想讓你第一個幫我試聽
我又變回一個人做真好沒自信
然後你抓著我的手寫下的這句 「相信自己 我一直相信你可以」
我聽到你說 你的血會跟我一起流
你叫我別忘記要連你的份一起活
你要我勇敢的飛 不要回頭
你說加油 一定要證明 我們沒錯
我的心 我的心無法靠別的說明
我的你 就是我的心
拿起筆時 我想起你
帶上耳機時 我想起你
天空變灰時 我想起你
陽光包圍我時 我想起你
當我被困在暴風雪中了
你總像小木屋的柴火 溫暖我胸膛
今天我充滿勇氣和力量
柴火雖滅了 但我不會忘記那熱度和光
是你在貧瘠的土壤 撒下種子
是你讓無知的孩子 開始懂事
只要閉上眼 我就能感覺到你的靈魂
這個世界 就不再冰冷
願你回家之路 不再曲折
一切的一切 我們都會記得
我會把眼淚擦幹 然後大步向前


不敢看,心中恐懼!焦慮


兒時有記憶以來親人仍健在,對遺體恐懼。然而在月初,疼愛我的外公去世了。當時從外面趕到醫院,進去病房的一瞬間,不知道哪來的的勇氣,看著拔走了設備的外公,竟然不怕了。
死亡真的不可怕,當做是一種解脫吧。生老病死也是一種經歷,趁著還在,多點兒看看。不然到親人去世時,只能回想遺憾未做的事情了。


今天吧,沒有了爸爸。爸爸和媽媽關系不好,其實也已經離了婚,他還有高血壓,我很自私,最近幾天在學校,都沒有會打電話給爸爸,媽媽總是說爸爸沒有給我付出任何一點,爸爸是農村人,為了那可憐的面子,我不常和別人提起過爸爸。爸爸血壓很高,這幾個星期都說醫生讓他住院,我以為只是小事,也就當沒事似的。我真的好殘忍,親生爸爸誒。。我考到了一個不錯的高中,他常常會和朋友說我有多棒。我總是伸手就問他拿錢,買那些所謂的名牌在學校里稱稱面子。今天聽幾位叔叔說,他連三十塊的藥都嫌貴。自己躲到房間里,度過最後的時光,離開了一兩天,也沒有發覺,真的好殘忍,真的對不起,對不起。。今天看到他的遺像的時候,已經發臭了,臉都是黑的,舌頭伸了出來,當時一定很痛苦吧,那種痛感覺好像是刀割在自己身上。不用擔心了,解脫了,所有恩恩怨怨都解脫了,火化的時候,我發誓以後一定要做一個醫生,一定要對得起你。我也會好好活著,好好學習去彌補自己罪過吧,也不讓時光一點一點偷走我的東西。


媽媽走的時候,
我9歲~
這個年齡剛剛理解了死亡的意義,
所以我哭了三天三夜;
可是,我僅僅是因為知道媽媽離開了哭,
而並不知道她從此後再也回不來了。

我以為這只是個夢境,
夢醒了她就又回來了。

我並沒有看到她的面貌,
只是跪在她面前,
透過營帳,看到她的腳上穿著她親手給她自己做的那雙新鞋。

其實我很想偷偷去看看她的,
可是親人們都不讓我看,
從此我便開始不記得她的模樣了。

我常常做夢都會夢見她,
夢見她回來了,我又喜又悲,
看不見她的面貌,而且她總是回來後又要著急的走。
我嘶聲裂肺的想要留住她,
結果夢醒後就真的的是一場空。

現在已經過去15年了,
提起媽媽已經不會再難過了。
因為我長大了,
明白了生離死別,
明白了人走茶涼,
明白了愛自己,更要愛身邊的人。


想去抱抱阿么,想在她懷里睡一覺,想跟她一起走。


正月初一中午,剛走到婆婆家樓下,老公就接到電話,說公公不行了。此時公公正躺在樓上的臥室里。我知道就這麼一分鐘都不到的上樓的路程,他也等不了了。我抱著一歲多的兒子,站在客廳看著床邊哭泣的婆婆,正在做人工呼吸的老公。開始還沒有哭出來,就是著急,著急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然後奮力跑下樓去接正在趕來的喔咿喔咿。我一直抱著兒子,邊跑邊溫柔的安慰他「寶寶不怕,有媽媽在」,其實我也是在安慰自己。寶寶很安靜,沒有哭鬧。我從來沒覺得兒子如此的沉重,我幾乎快喘不上氣的緊緊摟著他拼命往大院門口跑,直到我看見匆匆趕來的喔咿喔咿。大夫說已經沒有呼吸了,瞳孔也散了,還要救嗎。我們當時都知道救也無濟於事但還是爭分奪秒的搶救。結果,真的是無濟於事。至今還記得老公在搶救室里緊握著那只冰冷的手的畫面。我不怕見公公最後一面,我怕的是我看見他受盡病痛的折磨後讓人心疼的模樣。打這些文字的時候,我又哭了。希望他老人家在那邊過得好。


2016年,人生第二個本命年,我自詡要把以前沒有勇氣、毅力堅持的事情統統做一遍。比如,減肥。
3月11日星期五,請了一天的假回去辦駕照考試的事情。車管所、醫院、拍1寸照、駕校、街頭交通安全導向員,晚上近6點才和姐姐、姐夫回了家。
爸爸剛剛下班回到家,坐在椅子上洗腳。他上班的工廠是做鋼鐵鑄造的,小時候經常跟著他去玩,我印象中就是把一些廢鐵回爐,變成火紅的鐵水,再倒入模具中,變成一個個規格不一的鐵球。那個工廠他待了30多年,養了我哥、我姐和我,並把我和我姐供到大學畢業,我剛出來工作兩年不到。雖然工作很累、很臟,但爸爸很愛幹凈。
吃了晚飯後,爸爸想看講農村題材的電視劇,但是6歲的侄子想看動畫片,一直哭鬧。媽媽在一旁說了爸爸幾句,類似怎麼做阿公的還跟孫子搶電視看,本來就被哭聲惹惱的爸爸脾氣一上來,就一個人出去村子散心了,媽媽很擔心,讓外甥女跟著出去,不一會兒,外甥女回來,說沒見著外公了。9點不到,爸爸自己回家了。回來後,就半躺在床榻上,閉著眼睛。我輕輕地說:爸爸,要不要幫你把點燈關了睡覺?爸爸低聲嗯了一聲。這是我跟爸爸最後一次對話。
3月12日,跟平常一樣,普普通通的一天,卻註定會讓我銘記一輩子的一天。
早上去駕校練了車,中午跟姐姐、姐夫在城里吃了飯。然後,姐姐帶我去了美容院,打算洗澡再做個面膜。然後,電視劇里才有的情節開始一一出現。
3點多,我跟姐姐臉上還敷著面膜,哥哥打電話給姐姐,說,你在哪,快來人民醫院,爸爸被砸傷了。我和姐姐都以為只是輕傷(因為爸爸之前也出現過小事故,但是都不礙事),所以打算做完面膜再去。過了一會,哥哥又打來,叫我們快點去。我的心開始狂跳,問爸爸在醫院哪里。哥哥開始哽咽了,說在重癥監護室。我猛地坐起身,說,我們即刻過去,我的聲音是顫抖的。美容師趕快把我們做了一半的面膜擦掉,我們披頭散發,去了人民醫院。
到了ICU門口,除了媽媽、哥哥,還有一大群陌生人,他們都是工廠里老板、把我爸爸送過來的工友。我問了一句話,我爸爸在哪里,眼淚就忍不住地往下掉。媽媽跟我說,不要哭,你一哭爸爸會更難受的。接下來幾個小時,就是各路親戚不斷地來,醫生時不時出來一番。
爸爸受傷太嚴重,頭部大出血、內臟也有嚴重出血情況、腿部粉碎性骨折。
醫生說,病人失血太多,體力太弱,只能保持輸血維持體征,等穩定一點再進行手術,但是現在的問題是,我們醫院的這個型號的血不夠用,所以你們得派一些人去市里血站獻血,而且要跟工作人員說,血是指定給縣人民醫院的ICU病房某某床位的某個病人的,這樣,血站才會定向撥血過來。當時一片凌亂,完全沒有想到去質疑醫院想出這麼個法子。我腦子里只有一個想法,只要能讓我爸爸活下來,抽幹我的血我也願意。(以前經常對肥皂劇里的這種橋段嗤之以鼻)。


疼,鉆心的疼,搞不明白那麼大的一個人,最後怎麼就被裝在一個櫃子樣的東西里,再燒掉倒進一個罐子里?


剛開始,覺得很不真實,或許只是一場夢,過去就好了;時間久了,才真正意識到,永久地失去了母親,刺骨的痛。


嗯,第一次接觸死亡,是高一的時候表妹去世。對我來說她就像我親妹妹一樣。聽到死訊就嚎啕大哭,到了醫院反而哭不出來。從冰櫃里出來,原本紅潤的嘴唇變黑,就像睡著了一樣。我碰了碰她的皮膚,很冷。對於她的死亡,我一直選擇逃避。從外地回來,到醫院看過一次後一直待在外公家,陪著兩位老人,哥哥在醫院陪著她。看到外公見到我,還問我吃沒吃東西要給我做,努力隱藏自己的悲傷,真的很心疼。告別式不讓老人參加,也不想兩位老人看到,但老人還是執意到醫院見了一面,留下了一縷頭發。最後告別式她的同學都來了,感動的是他們都願意和我們家人面對死亡。還有感謝我的老師在她倒在地上的時候願意把她送到醫院,陪著她。面對死亡,老人豁然,但我還是放不下。但願她在天堂好好的,一直微笑。她離開之後,就沒有人再叫我姐姐了。所以,我一直希望能陪在老人身邊,不留遺憾。看到她的照片,記得她的樣子。終於明白為什麼大家說她會永遠活在我心里的意義了。三年的時間,都還一直在懷念。


努力屏住呼吸盡量近的清楚的看著,感覺親眼看到還在呼吸


沒什麼感覺,比較平靜。


阿么是在我眼前慢慢失去生命跡象的。
阿么癱瘓在床4年,家里把臥室改造成了ICU,唯獨沒有監護儀。我親自驗證了老人家是否沒有了心跳,看著她一張一合的嘴不再活動,把頭貼在她胸口前,聽著心跳一點點弱下去直到聽不見。
那不是我第一次接觸屍體,但卻是第一個家屬的屍體。心音消失的那一刻,腦袋里就回響著一句話,「從此刻起,這個世界上再無此人」。
我是那種越是重大事件,就越是沉著的人。緊接著跟著家里人收拾了遺體,送到了火葬場。回來守夜進家門後,腦袋里又回響一句話,「從此刻起,我再也沒有阿么了」。然後失聲痛哭了一夜。
恍恍惚惚過了這四年。


今天凌晨3.4點,阿公在家中熟睡,在睡夢中去世了。
下午隨一眾親人去火化場,火化之前大家又看了看阿公,阿公鼻孔里塞著兩個小紙團,嘴唇微微張開,眼睛禁閉,像睡著了一樣。
我全程一直抱著阿公的遺像,在火葬場等了一下午,我坐在家屬休息室,等著爸爸和三姑父他們把阿公的遺體運送到火葬場,我始終不覺得阿公去世了,只感覺自己只是來這里辦什麼事情,辦完了就可以回家了。
太不真實了,我到現在都覺得阿公沒有去世,只是去哪個姑姑家住了而已,可是阿么那屋又確確實實擺放著阿公的遺像和骨灰盒。遺像的照片選的很年輕。
早上五點得知了阿公去世的消息,吃驚,不相信,隨後又不由自主地哭了。上午去學校,覺得一切不真實。中午趕回家,和親戚們再去火葬場。直到現在回家了,吃完飯,打開Aorqu,想看看有沒有感同身受的朋友。我以為自己已經看淡了,可是在寫這篇回答的時候淚流數次。
我現在自己待在房間里,面沖墻,不願讓爸媽看見我又哭過了,怕他們擔心,又怕爸爸和阿么壓抑了一天,情緒始終要得到發泄,我怕他們一直憋在自己的心里。
剛剛婉拒了同學相約周四唱k的邀請,我說家里出事了,沒心情。同學似乎懂了我的意思。我明天不想去學校了,不想應對同學的關心,只想在家里待著,可我還是得去,正值期末,不得不去。


嗯,不會動了啊………


在我身邊的話,從很小開始就發現不斷有人死亡,可能是因為關系太遠沒有太多感情,當時也沒什麼感覺。
外公的去世應該是對我影響最大的,之前在回答是什麼時候讓相信神的存在時有提到過。那段時間,每天晚上下課就坐車會去殯儀館,外面是陸陸續續前來做告別儀式的人,房間里只有一個棺材,是那種塑料透明的,我不知道能做些什麼,只會搬一個凳子坐在棺材旁邊。
外公安靜的躺在里面,好像外面的鑼鼓火炮的喧鬧完全影響不了我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給外公換了衣服,還化了妝,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化了妝的外公,還覺得有點好笑,嘴巴上塗出來的「血色」是那麼的不自然。我就這樣什麼也不做的坐在那兒,第一次覺得時間也可以過得這麼快。好像已經哭不出來,多看一眼就好。
媽媽總叫我出去吃飯,我遲遲不願意離開,離開後也總是提心吊膽。我不是不舍離開,是不敢離開。因為當我坐在外公旁邊看著他時,我覺得我能感應到他,我覺得他會突然醒來。我當時並沒有想過如果出現這樣的詐屍情節害怕怎麼辦,因為我覺得外公肯定會醒來,我擔心我的一不留神錯過了機會,外公睜眼沒人看見,哪怕只是眼皮微微動了一下。
我那時不願意跟其他人解釋,也知道沒人會相信外公還活著,所以我在等時機,等機會。我全神貫註的盯著,只要外公稍微動了一下就會被我發現,然後我就把大家全叫過來,向她們嘚瑟,「看,說了你們不信,外公好好的吧」
結局可能大家都能想到,生活中哪有那麼多的電影情節。外公火化時我沒去,不記得原因了,可能是害怕吧。只記得後來我哭了很久,這下我真沒機會證明了。


怕,很怕。


昨年11月阿公癌癥去世,今年4月外婆癌癥去世,外婆去世時就在旁邊,看著外婆本來痛苦的呻吟聲越來越小,只有那細微的急促的呼吸,最後也消失了。看著至親的人在面前離開,我真的無力形容那時的痛苦。然而再多的哭泣也無濟於事。


答案貢獻者:、cyankoneko、張永貴、匿名用戶、匿名用戶、趙天天、初雪、Chenia Yuan、王小明、小寶貝賓賓啦、Aorqu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視覺空間、Aorqu用戶、匿名用戶、串串、不打傘蘑菇、秦弋、匿名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