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到親人的遺體是什麼感覺?

問題描述:本題已收錄至Aorqu「真人圖書館」,更多「30 歲」相關話題,也歡迎關註Aorqu圓桌 30 歲人生攻略 ,一同借閱其他知友 30+ 的人生。謝謝大家的回答,上帝保佑你們。
, ,
那麼熟悉 那麼遠


昨天晚上剛刷到這條Aorqu
心中感慨萬千

今早7點 媽媽病逝 膠質瘤4級
今年16歲


阿公走的時候,我沒趕上見他最後一面。在回去的路上,媽媽打電話給我,我聽到電話那頭搶救的聲音和監護儀的聲音,真的有種撕心裂肺的感覺。我的爸爸在我八個月的時候因為心臟病去世,媽媽改嫁了,這次阿公住院,媽媽怕阿么一個人忙不過來,幫了很多。阿公在世的時候,總說虧欠我很多,很寵我。漸漸長大,到異地工作後很少能看到阿公,我也總是忘記給阿公打電話,每次他打電話過來我很不耐煩,覺得他很囉嗦。現在想想真的太不孝順了。如果還有下輩子,我希望我還能當您的孫女。
還有幾天就是阿公去世一周年了,時間真的過的太快。也許,在另一個世界,阿公與分離二十多載的爸爸相遇了吧!


外公去世的時候 沒在身邊 睡在水晶棺材里的時候已經著裝完畢了
第一次正面端詳外公的樣子 因為生病顴骨已經很明顯 眼窩很深 嘴唇薄鼻子挺
然後我就看不清了

因為眼淚已經忍不住了


2015年9月30日下午一點阿公去世 我正從學校往回趕 媽媽給我電話瞬間就淚奔了 蹲在地上哭 路上很奇怪的看著我
嗯。到家去祠堂見了最後一面 媽媽叫我大聲叫一句阿公 我看到的時候 阿公是躺在棺材里的
不知道為什麼最後一句阿公怎麼也叫不出口
什麼感受麼?見到後我清楚的知道里面是個死人 我的阿公他再也不會醒過來了

家里人告訴我說 阿公臨終前嘴里一直在叫我的名字。 對不起 還是沒有等到我


我是親眼看著阿么死去的。整個過程我都沒有意識到阿么正在死亡,阿么一直看著天花板想要說話的樣子還在搖頭,直到最後沒了呼吸,閉上了眼,我才反應過來,心突然劇烈跳動起來,慌忙的拿出脈搏器帶在阿么手上。聽到機器說出那句「脈搏測量錯誤」整個人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平穩住呼吸跑上樓,爸媽還在午睡,我盡量冷靜的搖醒他們,說「阿么……"還沒說完就哽咽住了,眼淚留下來。他們一下子就懂了,起身趕快到樓下去。我看著爸媽把阿么測呼吸,平躺下來,整個過程我都在放空。好不真實。一個活生生存在你身邊的人,突然就像消失了一樣。你在也聽不到她的聲音,看不到她的表情……所有的一切,就像是只留在可腦海中,你只能回憶,卻再也無法觸摸到真實的那個人,那種心情,那種難受到最後火化的前一刻摸到阿么冰冷的臉,我那一瞬間希望她突然睜開眼睛,坐起來。直到被推進了火葬場,我還在想「啊……阿么肯定好痛啊……這樣被燒著……」 真的,再也看不到了。


母親在這個月2號晚上走的,我第二天的機票回來,下葬的時候,打開棺木看了最後一眼,遺體臉都變成紫色的了,我想我真的要失去她了,再怎麼掐自己也不會是夢,人的孤獨是永恒的


前天晚上阿么突然逝世,昨天早上得到消息之後急忙坐火車從北京出發,晚上趕到老家,今天早上參加的遺體告別儀式,之後火葬並入土,阿公去世的時候我還小爸爸媽媽沒讓參加,這是第一次看見親人的遺體。
感受就是,很難過,看見一個原本活生生的人就這樣從這個世界消失,看見自己從小到大從未見哭過的爸爸難以抑制的眼淚,聽見爸爸說自己再也沒有家了。縱然生老病死這樣的道理我們都懂得,可是真正經歷,還是那麼痛心


前幾天阿么去世了,卵巢癌撐了一年多,整個人都瘦很多。
看著她躺在里面,就好像她睡著了一樣,很安詳,好像隨時都會醒來。腦子里一直在想她在里面會不會感覺悶熱,會不會感覺透不過氣。
直到阿么被送進火化間,一陣陣白煙飄出來,才真正感覺到我再也見不到她了


今晚睡不著,不敢面對。


我表姐,不想相信躺在冰棺里的那個人是她,可理智告訴你就是她,她不在了,眼睛也不會睜開了,不會說話,不會笑了,就一直靜靜的躺著,嘴唇有點烏紫,臉上擦傷的傷口變得明顯,人有點腫比以前看起來胖一點。明明就在面前,但已生死相隔,看著她想的全是小時候一起玩耍的事,她的聲音,她的笑,她叫我名字的樣子。這一輩子成為親人緣分太淺,匆匆出現在我們的生命中又離開。


8歲的時候,阿么去世,她就靜靜的躺在那里,我就呆呆的看著她。

媽媽告訴我,阿么去世了,去世就是死的意思。瞬間淚奔。

大人忙完一切,到家了我還在哭。我不明白為什麼我的阿么從一個活生生的人變成了一張黑白相片。我就知道以後我再也見不到她了。

現在依然很懷念在阿么懷里,她給我梳小辮子。總是藏好東西,誰都不給,就給我。睡覺的時候,總喜歡把冰冷的腳丫伸到阿么的被窩。總是喜歡偷看她洗腳,因為想看她的腳(她是裹小腳的),可是一次都沒得逞。。。

我再也沒有阿么了。


第一次看到是阿公去世的那年。08年6月2日。那時候我上初一。阿公是肺癌晚期。查出來到去世中間只隔了短短3個月不到的時間。感覺很難接受。不敢相信。去世那天中午吃過午飯。我還在阿公床前趴著,看著阿公睡著了的樣子。嘴巴微張,看得到上鄂開了個大洞。一定很疼吧。那幾個月對於阿公來說是煎熬。身體上的疼痛難忍。因為學校當時組織六一節目。下午要彩排。所以就提前去了學校。下午本是五點放學。但因為活動拖延了二十分鐘。我們是最後一組上台表演。表演的時候突刮大風。下著暴雨。感覺有種特別不好的預兆,但依舊堅持跳完了舞,心想著趕緊回家。一路狂奔到家,樓下看到樓道聚了很多人。我很詫異的走上去。家里當時占滿了人。阿公的臥室里很多人。看到阿么坐在床上哭。當時就覺得有些不對。後來姑姑把我和我哥哥支走到另外一個房間。告訴我們阿公去世了。當時眼淚刷的一下就掉落下來。無法相信這是真的。中午還睡的安詳的阿公。下午就不在了。葬禮那幾天一直都是不相信的。總覺得阿公只是睡著了。還會再醒來的。直到入棺。的那天。看著阿公的遺體被抬進棺材。蓋上棺蓋釘上釘子的那一刻突然覺得。阿公確實已經走了。瞬間崩塌。忍了幾天沒掉眼淚的我崩不住了。大哭起來。那個世上最愛我的人走了。永遠的走了。
從小家里面只有阿公對我最好,甚是關懷。總是護著我。寵溺著我。我是抱養的。從小家人對我就和對哥哥不一樣。一味的寵著哥哥,總忽略我。只有阿公。對我最好。直到現在想起阿公總是眼眶濕濕。過去8年了。阿公您在天國還好嗎。會想我嗎。孫女可是一直在想著您。非常非常的想著您…..


她真的成了一個物了


我覺得她沒走,拉著她好想讓她醒過來,然後歇斯底里的哭泣


在字體設計課上翻你們的答案到熱淚盈眶,所有的感覺都經歷過,好像也在經歷中,只是刻意不去想不去回憶,但是眼淚真的是很難控制


其實看到題目的一瞬間我就哭了…
阿么的整個葬禮的過程,我都沒有流眼淚,是一種整個人都呆滯的狀態,只是靜靜地看著已經已經哭紅眼的家人。從出生從沒看過我爸像孩子一樣哭泣…
我沒有哭
現在才明白,痛到深處,是平靜…
都說這是一種身體的保護機制,身體為了防止因為太傷心而對自身造成損傷所以開啟的保護,將當時的悲傷埋藏在心里
可現在,這種悲傷,每天晚上在我一個人的時候就會跑出來
可能是身體在把悲傷發泄吧

是我想我奶了
葬禮那天晚上,我坐在我奶生前的床上
旁邊,阿公終於睡著了
門開了
我爸說:害怕,就上別的屋睡吧
眼前的一切模糊了…
她是我阿么啊,我怕什麼


接到老爸電話說阿么走了,就立即趕到阿么的住所,門口在燒紙,一路強忍著悲傷立即在那一刻崩潰,淚如雨下,走進屋內,阿么已經被紅被子包裹好,臉上蓋上了紅佈,揭開佈,看到的是一張由苦痛折磨的變了形的臉,眼睛睜著,口里含著銅錢,一切是那麼的熟悉而又陌生,瘦的脫了形但一點都不害怕,用手撫摸她的臉,還有溫熱,淚滴止不住的往她的臉上流,阿么是從小把我帶到大的,跟她的感情格外深厚


還想再摸摸他。。。想你 爸爸


答案貢獻者:、定西、匿名用戶、sasa、阿旁、太久、默默無言、早足、匿名用戶、Aorqu用戶、奮鬥的小法師、Aorqu用戶、櫻花飛舞、屈澤辛、Aorqu用戶、劉飛宏、SharonSum、Rivers、jemmyfeng、冰妹妹992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