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到親人的遺體是什麼感覺?

問題描述:本題已收錄至Aorqu「真人圖書館」,更多「30 歲」相關話題,也歡迎關註Aorqu圓桌 30 歲人生攻略 ,一同借閱其他知友 30+ 的人生。謝謝大家的回答,上帝保佑你們。
, ,
此生絕無僅有的絕望和恐懼 想要再碰碰她的手,卻被親友拉住,永遠的消失在我的生命之中。


不敢相信,覺得不是真的,他只是睡一覺。然後開始撕心裂肺的哭喊,拼命推搡著他的遺體,一遍遍喊:「外公回來,外公不要走,快點醒來,快點醒來!……」

想起那個場景又淚崩了


三歲左右,阿公去世,我以為只是睡了,阿么給阿公換洗衣服,送他最後一程,我趴在窗台上看完全過程,因為還小並不能理解,不會害怕,依稀覺得阿公對我笑過。


她只是睡著了。等看到從焚燒爐出來的白骨…很想我的阿么。


腫瘤帶走他。走的時候臉特別腫,特別冷。一直努力捂熱他。看上去就是睡著了,一點也不像他。感覺躺那的是另一個人,不是自己的大哥。
總感覺他沒走,只是不在身邊了


阿公過世的時候我才上國小一年級,他病的很重,過世的時候也算是做足了心理準備的。老人家走的很安詳。那時候他的屍體放在客廳里,家人給他換上壽衣,印象中是寶藍色的上衣,黑色的褂子。那時候年紀小,看了電視里探查人死沒死都會把手放在鼻子下測呼吸。我那時候也怯怯伸手探了探,的確沒有呼吸了。伸手摸了摸他的手,冰涼涼的……然後就確定他老人家是真的走了……
印象深刻的是,他老人家的火化前在家放了3天左右,我進進出出的還會看一看他。直到後來火化,床上變成了一個骨灰盒,小時候的我就特別害怕那個盒子,進出路過都是用奔跑的。到現在都沒有想出原因。。。


很冷很冷的冬天,爸爸讓我站在阿公阿么的棺前面看一會兒。我摘掉100多度的眼鏡,努力讓自己擠出眼淚。因為,這樣就看的不太清楚,眼睛熱熱的就會有點暖。最重要的是能夠想象成他們只是在那里,睡著了。


我選擇匿名來回答這個問題 是因為 我有朋友上Aorqu 而且也不想大家認識我 知道事情是的發生在我身上的,本人很怪,不希望大家以悲傷或同情的口氣去安慰我,我個人覺得是不需要的 哈哈!
好下面切入正題,大概是我還上國中還是國小的時候 具體我忘了,因為小的時候發生事情太多,很多孩子心理承受不住的就會選擇遺忘,現在我也是記憶力非常不好,人也認不全,發生的事情大部分都要大家重復我才能勉強想起來,那個時候大概是2006年我正在學校上課,我們家應該算是三線城市,雖然住的是樓房但是估計小康都不到。兩間屋子,我阿公住一間,如果父母不離婚加上我應該是三個人住另外一件,房間也不大大概兩間房加上廚房也就60多平,可以想到有多小了吧。
小的時候不喜歡學習,因為家庭原因。也因為遺傳基因,更因為環境,那天也是上課當中,當時應該是沒有聽課,但是也不知道在幹嗎,我們老師就敲門進來了,說是有人找我,我當時站起來無意間像走廊的窗戶望去 ,看到了我三姑,我有三個姑姑,她最小的一個,也是對我最好的一個,其他的喜歡我大姑家的姐姐,因為她家有錢,也因為她學習好,」她們呢都很勢力這是我爸跟我說過的話」
那天從家回到學校的路上開始見到我三姑紅著眼眶的時候我蒙了,那種感情不是害怕,不是痛苦,是我不知道如何去處理當時到底是真是假,來的太突然了,他平時在我心中就是一個魔鬼,我多想逃離他,家里沒錢,每天中午要零花錢只能吃完飯以後去樓下阿公那要五毛錢,開始我覺得不公平,也有點不懂事,以學習不好為借口各種補課,但是其實也不聽,指向跟小朋友們在那多呆一會,因為我不想回家。回到那個只有父親和阿公在的地方!後來又一次無意間的機會我知道了阿公的錢放在了那個常年不插電的冰箱下面,我就開始偷偷的拿錢,去交補課費,去買玩偶,(因為我害怕孤獨,我小的時候甚至一個玩偶都沒有,只有一個釣魚的玩具我記得很清,但是後來也不見了其實錢也沒有多少也就一千多,具體我也忘了但我覺得那就是天堂了真的是好多錢)再後來被發現了。
阿公叫我去他的屋子里,跟我說了,我說是我拿的,我說的用途,我說我沒錢,我就一直哭,希望他不要把事情鬧大,他說非要大家里人都叫來,說說這件事。我當時不理解我害怕,那真的是害怕!他安慰我說,我這麼做是為你好,你這樣就能去你媽那了。
後來全家就來齊了,我不知道大家看我是什麼眼神,但我記得,我爸跟我說了一句話「要是我,我全拿了,一分錢不給他剩」這就是我爸爸!
再後來我用塑料兜子,整理了我大部分的東西,姑父拎著東西送我下來了,我爸爸在樓上,我不知道他在幹嘛,到了姥姥家剛坐下,她就問我,你真的拿錢了!我說「沒有」
小時候很小,很小,用我姥姥的話說,剛學會走路,就拿著兩塊五,我記得很清楚,我爸各種小盒子里去翻,直到湊夠兩塊五下樓去給他買啤酒,不用押金,因為老去賣酒的人都認識。離婚之前他威脅我,讓我去法庭必須說願意跟他生活,他很嚴肅,我害怕,我見過他打我媽,聽說又一次嚴重到在墓地打我媽,讓她跪下,把她的眼睛打開了,去醫院縫了針。她們經常拿我撒氣,我媽也一樣會踹我,哪怕是因為我把衣服弄臟了!
後來我就判給他了,我覺得我小的時候除了哭,和痛苦沒什麼記憶猶新的事情了,從沒有全家出去過,也沒有照過哪怕一張照片,公園都沒有過。他不讓我見我媽,他說他會打我,弄死我,小時候,我媽見不到我拖鄰居家的阿姨,給我帶吃的,那是我第一次喝營養快線,蘋果味的,但是瓶子漏了,因為我爸,把東西扔到樓下了,還有鄉巴佬雞蛋,還有其他的我就忘了。
回歸正題,跑偏了。那天回到家以後的記憶我就沒有了,我不知道我當時有沒有看見他,我忘了,對我忘了。我只記得後來我跟這一輛車,車里好像是裝著他,有一個長長的大鐵箱子一直在響,我害怕,我那一刻竟然害怕他突然站起來
我拿著遺像,在車副駕駛坐著,我抱著照片,這男的還真的很帥(我爸是真帥,他要是不喝就那麼嚴重的話應該會更帥,畢竟酒真的會影響整個人)照片好像是他穿著保安的制服好像是,不知道是不是工作照片,他長得很精神不像是30多歲,沒有褶皺,眼睛很迷人,牙齒跟我一樣)他笑了,我一在的確認,照片是放在我懷里的,所以前擋風玻璃能看到照片,我就這麼看著他笑了一路。
再後來回到家舉行葬禮,我就在那跪著,一直跪著,我很喜歡當時跪著的感覺,我甚至希望就一直這樣,但是我大姑讓我起來,我怕大家發現我的感情,我不敢Ging,我起來了。剩下的記憶我又忘了。
到了殯儀館,那真的好大,火化前需要凈身體,換衣服,有人喊我過去,讓我更近一點,我害怕,我挨著我媽,我媽她知道我,知道我害怕,我一直不讓自己表現出來,我在抖,我在控制,我擦了一下,我一度懷疑我並沒有碰到他,然後他被推了進去,我不知道他穿的什麼,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嘴里流出屍水,肚子是否腫脹。都是後來我聽說。
媽媽跟我大姑說,她害怕,擦身子的時候,我姑說這是他爸,他怕什麼。我默不作聲,我總是這樣,我不想讓他們知道我真的有好多話說好多話反駁,我讓自己相信,我不去反駁說服6他們是尊重。
再後來火花完,我拿著盒子把他寄存了三年,聽說後來大姑買了塊目的,我只去過一次,因為太遠了我不認識路那一次是下葬的那一次,後來我多想偷偷看看地址,想要自己去,但是東西應該是我爺那,我找不到。
我媽說是我大姑害了我爸,她說的時候我不知道有沒有恨,因為說是因為替我大姑家別墅拆遷,處理鋼管,說賣完的錢,可以給他,他雇了幾個人,晚上的時候 喝點酒,運送期間車翻了,砸到了他,他還有酒精肝‘身體各種毛病。護理了一段時間就直接回家養著了,天天紮針,我不知道他是怎麼過的,但是我不敢去看他一次都沒人有,居然他也沒有找我,我一度天天擔心他找我我怎麼面對他,我不想可憐他,不想思考以後,不想知道結果,有人給我打過電話,但是我沒有回去過,我說我學習忙。這些就像是我爺我姑說我媽,我媽我姥說我爺一樣。我不想計較。也不想糾結,因為他們誰都不是我的陌生人。
後來又聽說我爸其實之前結過婚,但因為,那個人懷孕了,做夢說不吉利把他的兒子拿掉了所以才離得婚,我是個女兒,沒錯我是女的。
臨走那天,爸說看到一個三米高的人進來了,還帶著好幾個人,可是我們家的們也就兩米,我不想去想但是皮包骨動一下都會咯的身體有沒有褥瘡。我只還記得前些天最後見面時,他突然有了錢,在小賣鋪第一次糾結給我買什麼口味的酸奶,最後給了我士多啤梨味的酸酸乳,我看到的他的側臉在眼光下發著光,雖然有些腫脹,還伴隨一些紅斑!
他從沒有走,我依舊想著他,不時會夢到他,但是卻不是回憶而是以後。。。
我是真的愛他


阿公去世。
在殯儀館里看阿公最後一面,哭成淚人,親戚長輩們在一旁,只能哀哀嘆氣。重重磕頭,每一響都是一份思念與遺憾。
拼命想要記下他的所有體貌特征,因為深知這一別便是永別。
那份內心的痛與顫抖,沒有第二個人可以明白與感受。


前兩天第一次身邊的親人離去 而且是對我特別親的家人 當時的想法就是一切都來的太突然了 不應該來的這麼早 坐火車上班的時候想到了曾經的種種 忍不住就流下了眼淚


並沒有多難受,只是事後會經常後悔,當時為什麼沒有多看幾眼


15年我剛讀大一,國慶節從濟南回家,回到日照,到縣里的時候已經下午2點多了,得再等車回到村里,弟弟打電話說阿公去世了,當時在車站一個認識的也沒有,蹲在地上哇哇的哭,引來很多人看,一邊哭一邊找出租。只記得司機師傅人很好,對我說遇到事情哭是沒有用的,這樣讓家里人很擔心。
一個多小時後,回到家哥哥說你過去看看咱阿公吧。我走到里面廳堂里,看到阿公的遺體躺在地上,我跟爸爸說 我阿公怎麼了 爸爸邊哭我說了阿公自殺的經過。我趴在阿公的身邊哭個不止。
什麼也說不出來。自殺。不知到底是人的悲哀還是社會的悲哀。
大概10分鐘,外地的叔叔大伯回來,哭到在地上打滾。這是他們一生的悲傷。作為一個兒子也作為一個人。
其實那天我完全可以早回家的,我考到濟南這個還不錯的大學對阿公來說是他一生中可能經歷不多快樂的事。可是陰差陽錯坐晚了車,每次我都在想若我在阿公去世前早回家見他一面,他應該就不會走了吧。

長夜里想到這些還是會哭泣,是社會的悲哀還是人的悲哀還是命運的悲哀。


我親眼看著阿么生命消逝的,那時候我應該是十二歲,她走了以後遺體放在大廳里好多天,以前去別人家看到棺材都會刻意回避,可是這次我知道那里躺著的是我的親阿么,她臉色青白雙眼緊閉,可是有什麼值得害怕的呢?她無論如何都是我阿么啊。

那時候也不懂得悲傷,只是覺得以後再也沒有阿么了,要好好送送,認真跪在靈前燒了很久的紙。


不敢看,卻又想再看看。
不敢看昨天對你露出笑容的他今天卻沒有了溫度,內心一下子沒辦法接受。
想再看看,因為清楚這是最後一面。
珍惜眼前人,好好愛父母愛身邊所有愛你的人。


在殯儀館,我反復摸著阿公的照片,照片那麼涼,他就那麼微微的笑著,我想到他的一生,我在想這對阿公來說估計是最好的結局,我應該替他開心,我對著阿公的遺照磕了三個頭,像是鄭重的道別。
阿公的遺體拖出來,我看他和往常一樣,遺體告別的時候我好想去摸摸他,我好想再像小時候那樣給行動不便的他穿襪子,聽他講以前的故事,我在想如果人終究會是一死,那他生命的意義在於什麼?那些被世界記住的人有他們的價值,那更多像阿公這樣普普通通辛苦了一生的人呢?
我再回頭看看紅了眼眶沉默的爸爸和二爸,我想,這就是人生的意義,你對這個世界可能看上去無關緊要,你可能沒做過什麼豐功偉業,但是有的人想起你會笑會遺憾會感慨會難過,這可能就是人存在過的痕跡吧。
從那時候我開始珍惜身邊的一切,溫柔對待身邊的人,我想,這也是阿公教會我的事。
阿公走了一年了,我很想他。


莫名的冷靜去處理一切,一瞬間就長大了,因為,需要我來扛起這個家庭了。我是未來吧。


我看著火化車上的遺體進去,出來時,竟是一具白骨。
外婆你一路走好。


不會感到害怕,但是又不想去觸碰他,怕他會疼。


我阿么原來是個江南的大家小姐,在中年老年時期都沒有柔軟的時光,而我看到她的那一刻覺得她依舊是個江南的大家小姐。


答案貢獻者:、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華依、匿名用戶、若愚、Darker、匿名用戶、匿名用戶、胡某某、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劉斐、打球的讀書人、郭達勉、匿名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