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到親人的遺體是什麼感覺?

問題描述:本題已收錄至Aorqu「真人圖書館」,更多「30 歲」相關話題,也歡迎關註Aorqu圓桌 30 歲人生攻略 ,一同借閱其他知友 30+ 的人生。謝謝大家的回答,上帝保佑你們。
, ,
後悔沒能在她清醒時見上最後一面,哪怕看着她走也好。


原諒我的後知後覺

我大概是個不孝順的孩子吧. 那年北京很冷. 二伯一個電話 讓我和媽媽回去 , 爸媽早些年鬧矛盾, 再後來分開半年就出了這種事情 , 可能悲傷真的能奪走一個人的生命吧 , 面對妻兒的離去 他應該很痛苦罷.

那時臨近春節. 第一次知道春運是多麼痛苦的事情 , 到了醫院 爸爸臉色很好, 只是略顯蒼白 . 身上很腫 ,大姑掀開被子給媽媽看看爸爸的腿,告訴她爸爸的情況。 那時我根本沒意識到 ,我即將於眼前這個生活了十幾年的男人分離 .

那晚住在姑姑家裡 , 媽媽和哥哥留在醫院照看爸爸 , 可爸爸終是沒能熬到黎明 , 那時候真的信了 原來人真的可以為了見一些人而撐住那一口氣.

爸爸死了, 我沒見到他最後一面 , 和哥哥一樣跪在床前, 腦子很空 , 哭不出來 , 做戲也哭不出來 , 後來看他們給爸爸換衣服. 我替爸爸穿上襪子. 接着抬屍體 , 我就那麼冷眼看着, 像個局外人 。 再後來坐在運屍體的車上 , 大伯在路上灑著紙錢,嘴裏嚷嚷着一堆話。大意是 給小鬼的買路錢,叫它們不要抓了爸爸的魂去 。 那時候 突然忍不住哭了 , 可能 到那時候才感受到離別 , 接着是守喪, 不敢去看他一眼 , 這個男人還不到五十歲 就這樣花了頭發 比一年前老了很多歲的樣子。 接着到下葬。我都沒有特別傷心的時候。 那時候真的覺得自己沒良心…

再後來回到北京, 某一晚怎麼也睡不着, 腦子亂極了,突然覺得自己不能動, 感覺有人在給我掖被子. 被窩里灌進涼風 , 那感覺 特別真實, 掙紮了不知多久 終於能動, 不知怎的竟安心的睡去了, 如果沒記錯 那晚 應該是爸爸頭七。

我一直是個不孝順的孩子 , 都什麼都是後知後覺. 只是在那之後的很多年 經常想起父親 , 然後一個人躲起來哭 .

或許有些人 ,真的是後知後覺 , 漸漸的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 , 因此越來越疼.


17號車禍,媽媽當場死亡。就在我旁邊,我大致判斷了兩車位置喊了媽媽一聲我就知道這是最後一面。我當時很冷靜,冷靜到沒受傷的手電話通知了爸爸,告訴他媽媽的死訊。我可以這麼冷靜,至今我還懷疑自己有心理疾病。


在阿么的身邊安靜的躺了一會。


幾天前,阿公去世了,一切仿若逐漸抽離的細絲,大概誰都能看到的結果。阿公是因為胃癌,走前無論是在醫院治療還是在家病臥,一切都是充滿了痛苦。大概他這樣突然而又堅決的離去,我們都該為他開心,阿公在這世間已承受了太多痛苦。
我能清楚的記得那天深夜小姨打電話來說阿公病危時我的冷靜,那時的我還能清楚的理清所有脈絡,大概那時我並不相信昨天還笑着說了再見的人會走的這樣快。但到醫院時,我只見到了阿公冰冷的遺體。大概是冰冷的,又或許殘留餘熱,我始終是不能理解為何一個人的生命可以如此脆弱。
或許許多年後我仍能恍若昨日的記得阿公那時的樣子,被冰冷的儀器一下下震動這早已停止的心跳,散開的衣服漏出幾月前因為化療而殘留的印記以及他瘦的不成樣子的皮包骨頭。不得不說,那種感覺真的很陌生。而我一直肯定我是個冷血的人,可我一旦想到了那時的畫面,總會有不能抑制的悲傷。
這是我第一次直面親人離去的痛苦,那種感覺,大概就是重要的東西在耳邊破碎,你知道你以後再也見不到他了,卻怎樣也不願相信的矛盾感以及被回憶重復沖擊的壓抑。心裏完全空落落的,但你就能一直想到和他在一起時的畫面。直到最後會感到完全麻木,是的,麻木。所有的思緒全部剝落,只能一直的看着那個人,整個人也只是獃獃的。那時的我就是這樣眨也不眨眼的盯着一群人為阿公穿壽衣,接着阿么來見阿公最後一面,帶着阿公前往殯儀館。不覺得悲傷了,卻也沒有了任何其他的感覺。
四天後,阿公下葬,一層一層厚重的壽衣包裹着他愈發顯得瘦小。我們來送他最後一程。直到我們等著帶走了完全被小小盒子包裹了的阿公離去。大姨說,爸只剩這麼一小撮灰了,我真的再也見不到阿公了
昨天,養了八年多的寵物死了,生命在疾病面前是如此脆弱,我們在死亡面前似乎只能無力的看着。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如同電影中那樣,帶着堅定笑容,將陷入了痛苦的人們一次次的拉回來呢


高一,父親胃癌去世,那段時間我現在只有幾個景象,尖銳而突出,感覺?當時沒有感覺,或者說,我那段時間都喪失了感覺的能力。出殯第二天,回學校補考期末考試。


好想時光倒流……


你甚至沒有意識到感覺,確已淚流滿面


第一次親眼看到親人的屍體是阿么去世。 阿么因中風臥床了兩年,雖然在爸媽和姑姑們的照顧下身體有所好轉但是終究無法恢復到原來的樣子,說實話,照顧中風病人真的很累,剛開始的時候,我還會給阿么念文章,陪她說說話,她還記得我,意識不算模糊。後來因為學習的原因沒有時間陪她,但是看我爸媽每天給阿么翻身,洗佈單(大小便失禁),真的很辛苦。也有鄰居說去醫院進行安樂死吧,這樣很累人很拖人,最開始聽到這樣的話,我很生氣。阿么很疼我,但是因為我,臥床了兩年(這件事是我永遠都不能釋懷的事情)。 中風病人若是慢慢恢復到可以自己行走也是很好了,但是畢竟年紀大了,身體機能不如年輕,而且很容易二次中風,所以阿么二次中風,後來,就沒能再恢復,直到去世。

阿么去世是大年初一,原本以為阿么情況正常,就去親戚家拜年。下午回來準備睡一小會兒,結果聽到爸媽在隔壁房間的聲音
「好像精神好些了……」
「不是吧,好像是要不行了?」
「迴光返照?」
「……」
「打電話叫姐姐她們過來吧……」
於是媽打電話給姑姑,叫她們過來,我一個人在被子里不敢起身,被子里很暖和但是渾身發抖,腦子里全是阿么的樣子,給阿么梳頭,阿么由着我把床換來換去 …… 咬著牙,沒有哭。後來姑姑她們都來了,姐姐哭得很厲害,我很平靜,只是身體還是以我沒有察覺的幅度在發抖。
從門縫里看到阿么的遺體,很安詳,但是我很後悔,最後一面沒有去看阿么,她也沒見到我。
後來去燒阿么用過的一些衣物和被褥,燃起的火很大,河灘上的風也很冷,哥哥和姐姐早已經從悲傷中平復,我,一個人,仍然在發抖。腦子里什麼都沒想。
守夜。遺體火化。我都沒有嚎啕大哭狀,天空飄雪的時候,會流淚,雪水,淚水分不清,會更好。
再後來,發生再大的事情也不會輕易在人前落淚,因為阿么說過,在自己人面前哭,他會生病。
———————————————————————

或許我說的和問題不太相符,我只是找個機會讓自己的心裏好受些,我一直覺得是因為我,阿么才會這麼早離開我,我一直都感到很抱歉,每次想起都很後悔,所以現在會更珍惜和爸媽在一起的時候,也會更關註他們的健康。


06年3月7日,我初三,請了晚自習,去醫院看肺癌晚期的外公。
外公是03年查出肺癌的,家裡人瞞着他,他也一直裝作不知道(他住腫瘤醫院,他的藥都被扯去了說明,周圍的病人都是癌癥)。
去看他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今天我也想不起來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夢催使我去找老師和主任請假。
我去了醫院,外公和平時沒兩樣,腫大的脖子、插著氧氣躺在床上,。醫生查房,還說老爺子血壓心跳什麼的都正常。媽媽趕我回家,說是明天還要上學。我也慶幸阿公沒啥事,就回家了。
到了外婆家,已經九點多,外婆包了餃子等著媽媽舅舅們像往常一樣看完阿公回來吃飯。我告訴外婆,他們會回來的,只不過晚一些。
3月8日凌晨三點多,臥室里熟睡的我被嘈雜的聲音驚醒,我好像意識到了什麼,卻不敢起身。我知道外公一定是去世了。
外公躺在家裡的客廳,靜靜地,脖子還是有點腫。不知道是幻象還是什麼,反正我覺得他的手指頭在動,我也希望他的手指頭會動。但真的是不可能了。
我很慶幸,一個夢讓我請假去看外公,否則真的是連最後一眼都沒有看到。
我也很後悔,我為什麼當晚聽了媽媽的話,回了家,我應該陪着外公的。
正如外婆說的,老人如同風口的蠟燭,說滅就滅了。


阿公好像是睡著了,明天就會醒來了吧。


母親6月份離世,當時患有腎功能衰竭(透析了2年),多發性骨髓瘤(患病7年),肺癌(腺癌)。

老實說,如果不是老媽異於常人的要強性格,換個人早就不在了。老媽多年的腎炎,然後7年前得了多發性骨髓瘤,並因此在2年多前腎功能衰竭,開始透析,或許因為這個原因,又導致了2012年底的肺癌,又因為前兩個基礎病太過嚴重,無法收拾,所以肺癌的發展很快,雖然相比較其他人已經算是慢的了。多發性骨髓瘤已經打破了醫院的記錄,但沒想到肺癌確是最後的殺手。

在最近一年中,老媽基本就是時好時壞的發燒,但依然堅持自己開車去醫院透析,住院,打針等等。但肺部的問題困擾她太久,一旦發燒厲害了,就開始糊塗,失去意識,退燒後這段記憶就沒有了,3月份一次高燒,2天的記憶都沒有,肺部感染導致憋氣憋的厲害,只能坐在病床趴在我買的一個小桌子上睡覺。我特意去買了一個家用呼吸機來幫助呼吸,但還是憋氣,最厲害的時候甚至主動要求進ICU去。在肺癌確診之後,其實我們全家包括老媽在內,都意識到時間可能不多了,我們在心裏都已經做了很長時間的準備。

後來緩過來之後,過了一個月,肺部癌細胞發展更厲害,老太太自己選擇了放棄,有天晚上沒有吸氧導致了昏迷進了ICU,我和父親決定放棄治療,因為老媽實在太痛苦,就這樣老媽在ICU靠着呼吸機維持了1個星期。這期間每天去看她,雖然昏迷,但依然感覺她度日如年。最後因為心臟積水衰竭,老媽去世,趕到ICU的時候,老媽已經停止呼吸,看起來和之前沒有什麼變化,但突然就是感覺老媽再也無法感覺到自己了,哭了,但很快冷靜下來,開始處理各種事情。心裏感覺就是,老媽終於不用遭罪了,終於解脫了。

最後整理遺體,穿衣服的時候,就是感覺很不真實,覺得怎麼一直那麼強的老媽怎麼就這樣了,自己怎麼就成了沒媽的孩子了……一直到現在也不敢回想。


腦子一片空白,獃獃的看着.


真希望永遠都不用去體會這種感覺。。。。。永遠


幹燥 潔凈 溫暖 陌生


曾經所有不好的,想回憶都回憶不起來。曾經快樂的在一起笑的時光瞬間在腦子不自主的過了一遍,腦海里只有一個,就是,這個人再也見不到了。不是想哭,而是情不自禁的就哭了。


上禮拜一凌晨0:28分,98歲的阿么被肺部感染和胰腺炎帶走了。我們全家30多人守在病床前,看着阿么的呼吸逐漸沒有。由於家裡有人在外工作,給阿么註射了強心劑之類的藥物,叫什麼多巴胺還有腎上腺素,等着我們幾個後輩來。
我到醫院的時候,阿么只剩下痛苦的呻吟,眼神渙散了。 由於歲數很大,醫院早早放棄了治療,甚至不願意接收老人,我們一家人非常氣憤,但不得已最後送了當天值班的幾條煙和一千塊錢把老人留下了(不要懷疑,這就是三級醫院)。阿么大概在九十歲左右的時候就已經小腦萎縮,誰都不認識了,只認識我這個孫子(阿么在糊塗前曾在我家生活很多年),也因此我從公司趕回來時,阿么已被註射了藥物,只剩下痛苦,但我在病床前叫着:奶,我是大振啊 的時候,阿么竟然奇跡般的想要沖我笑一笑。(在眾多後輩里,我和阿么關系最好,也因此在阿么失憶後,只認得大振,並且漸漸的只記得大振,不論是兒子、其他孫子叫她,她都會笑一笑,回一句:是大振吧?) 看到她,我真是心碎。
我們一直守着阿么,直到0點28,沒有電視里那樣的撕心裂肺,沒有那樣的波瀾壯闊,阿么的呼吸先停了,慢慢的,心跳也停了。 家裡人給阿么穿上了壽衣,我想阿么在生前如果看到自己這一身,定會大笑着說:喲,給我買的這身兒衣服真漂亮! 阿么的全身都冰冷著,臉色也漸漸蒼白起來,這時才註意到她竟然如此消瘦。
在見到阿么就是在火葬場告別廳了,她安靜的躺在那裡,大概200人來看她最後一面,阿么生前最愛熱鬧,也在困難時候救過不少人,幫扶過不少鄰居,大家都來了,甚至有的比我們哭的還厲害,磕頭磕得能聽出響聲。 阿么仍舊安靜的躺在那裡,就像平日里熟睡的那般,只是之後,被漸漸送進了焚化爐。
今日是阿么的頭七,阿么生命的最後糊塗了十幾年,只希望如果她逝去後重拾記憶,有什麼遺憾,能夠托夢給我,不論什麼事情,什麼時候,孫兒都會替她完成。
有些跑題,直到看到她,或者說直到看不到她,你才會意識到這個人就這樣從生命中消失了,那個遺體就這樣安靜躺在那裡,多希望她能坐起來叫你一聲大振,但永遠不可能了。 回到家,我希望翻出阿么的照片擺出來,能夠讓我多想想她,但擺出來,才會發現心是撕裂般的痛。 阿么一輩子98年,經歷過戰亂,改朝換代,幼子夭折,三年困難,文革兒子被扣帽抄家,直到二十多年前家中仍是租的房子。 但好在她有了許多子子孫孫,兒孫滿堂,即使在天有靈也不會遺憾吧?


看到大家這些或溫情或悲傷的故事,我感到很心酸。但是我第一次看到屍體的時候,是本能的感到很害怕。
那是我姥姥過世的時候,我才7、8歲的樣子。雖然跟姥姥感情也很好,但還是害怕。

在姥姥去世之前,已經癱瘓了很多年,可以說從我小時候有印象起,姥姥就在我們家住,由媽媽照顧癱瘓的姥姥吃飯穿衣如廁。
那時候,我們住的還是四合院,姥姥在隔了院子對面的屋裡住,她常常會在早上起來的時候讓我媽媽推她出來坐在屋門口曬太陽,看着我在院子里玩兒。院子里有一顆長了很多年的棗樹,養了一隻肥肥的貓,我天天想着要去樹上捉它下來。每次我想往樹上爬的時候,我姥姥都會隔很遠喊我,爬樹就是壞妞妞。每到這時候我就假仙哭着跑過去找我媽,跟她說姥姥喊我壞妞妞。
姥姥就又會笑瞇瞇的說,好妞妞,不哭了。
我就真不哭了。

幼時的某些記憶還真是深刻。

姥姥去世的時候具體細節已經記不清了,只是不敢進靈堂的恐懼還在。看到大家對於親人去世時的那種傷痛和留戀,我有點懷疑難道我這種害怕是不正常的?


2013年1月4日,這是一個特別的日子,寓意愛你一生一世,
很多人在這個日子去領證
而那天是我最悲痛的日子,
我媽在當地的醫院走了,2012年八月初確診肺癌晚期,不到半年時間就走到盡頭,享年52
叫了黑喔咿喔咿送回老家,回家路上我摸了一下她的手很冷但是感覺很熟悉,
我們習慣了鮮活而又溫暖的手,當它失去該有的溫度,怎麼都是覺得冷。
後續的一段時間里,我一直想寫下關於母親的點點滴滴,始終無法開個頭,沒法寫下去。
201314,我也知道我媽也是愛了我一生一世的

我2011年畢業,2012年基本消除了家中債務,一切欣欣向榮,
家裡開始有許多美好的憧憬,一切轉眼破碎,
平淡而又安逸的我們總以為災難離我們很遠,其實可以一剎那到達眼前
後來我聽到陳奕迅的一句「我要穩穩的幸福」就已淚目


我要穩穩的幸福
能抵擋末日的殘酷
在不安的深夜
能有個歸宿
我要穩穩的幸福
能用雙手去碰觸
每次伸手入懷中
有你的溫度


答案貢獻者:、Belona、匿名用戶、黑子哲也、狗狗、匿名用戶、任小教主、匿名用戶、柚子、Aorqu用戶、北京用戶、王雪灰、梓墨、拙言、Ash.wxl、藍綠炎癥、孫逸樵、不再的永遠、樊飯飯、匿名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