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到親人的遺體是什麼感覺?

問題描述:本題已收錄至Aorqu「真人圖書館」,更多「30 歲」相關話題,也歡迎關註Aorqu圓桌 30 歲人生攻略 ,一同借閱其他知友 30+ 的人生。謝謝大家的回答,上帝保佑你們。
, ,
替她鬆了一口氣。不過最後告別的時候沒敢看


我好幸福,從我出生到現在,阿公阿么外公外婆,七大姑八大姨的都還健在。


以後我這個樣子的時候 誰來哭我


上班時間看這個太虐心了…雙親尚在,阿公阿么外公外婆均在我出生前過世,還沒有切身感受過,只希望那天來的晚些,再晚些….


家父走的時候43歲,見他最後一面的前一天我去找了有名的仙姑,他來了後說了一些,主要還是哭,第二天我見到他的時候,他的眼睛紅紅的,我知道這可能有科學的解釋,但我寧願相信這個,說道感覺,很復雜,痛苦悲傷憤怒覺得不公平等等,他是個很好很善良的人,和他接觸過的人沒有不這麼評價的…今年中元節,我正處於午睡的朦朧中,半睡半醒間聞到了他的味道,古龍水混雜着煙味,我聞了一個中午,開心了一成日,第二天是他的生日,我做了個夢,我們躺在床上,他摟着我說他這輩子做了很多錯事,沒有辦法彌補,後面還說了很多,我只記得這一句…以前我會怕黑會怕鬼,現在不怕了,我隨時準備接受死亡,死亡對我來說真的是恩賜…快一年了,渾渾噩噩,能讓我快樂的無非就兩件事,購物和滾床單,對了,即刻就是我二十一周歲的生日,因為家庭的關系,我以後註定會很有錢,會是母校校慶的座上賓,甚至可能會從政等等,我覺得我最不願意做的就是好事、最不願意當的就是好人


第一次見到骨灰是自己的親妹妹因為癌癥去世,家裡風俗是長輩和女輩不可以跟着去火葬場,是弟弟送去的,等再見到的時候已經是一堆灰。心裏那個難受說不出來,因為已經哭了很多次,當時已經哭不出來,只是想着:好好的一個人就成了一堆灰,心好痛!而我聽弟弟的想法是:當看着一點點燒完(鄉下的火葬場管得不嚴格,家屬是可以進去看的),他說內心所有的悲痛都變成了很平靜,覺得這就是人生終點站。雖然妹妹已經離開了兩個月,可是內心無時無刻在思念她,每每想起就心痛,我的媽媽居然妄想,如果不火化,是否還會活過來,我想,她真的太思念妹妹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過來的,只知道好心痛!


姥姥得了黑色素瘤,長在嘴巴里,她生前我很難過也很心痛,她走了我拚命往回趕,趕回來了也不敢去看,我希望在我的記憶里,永遠都是那個慈愛幹凈的老太太。

我希望姥姥走的時候沒有很痛苦,我希望她帶着我的思念走,我希望她在天堂不要忘記我。


這個問題收藏了很久,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有勇氣答完。
回答這個問題並不是為了分享,更像是在檢視傷口,到底癒合到什麼程度。

(雖然不一定有人看,更不見得有人轉,但還是有言在先吧,謝絕一切轉載,包括Aorqu日報。)

—————————-

去年夏天,在北美出差的時候,收到媽媽的短訊,說外婆又進了醫院。

之所以說」又「,是因為外婆一直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等多病在身,雖說都是慢性病,但自從幾年前因故受過一次傷之後,整個人精神更委頓了,各種病情也時常反復,進出醫院已是家常便飯。

不過這一次好像確實比較嚴重,據說醫院一度下了病危通知書,所有人幾乎都到了,除了我。好在後來又有好轉,之後也就出院回家了。

星期天下午,飛機回到上海,打開手機,一條短訊進來,說外婆凌晨去世了。

那時飛機還沒停穩,我只好坐在座位上悄悄抹眼淚。

其實小時候跟外婆一直是很親的,一起住到18歲才分開。外婆幼年未曾有機會識字,但她一向心氣很高,也聰明果斷,家中子女無人不服,對她也是尤為孝順。這幾年來,如我媽媽,雖然自己有很嚴重的心臟病,可還是每天至少兩次雷打不動上門幫她打針買菜做家務,平時看病配藥領工資之類的跑腿事更是不在話下;舅舅阿姨們住得遠,也必定每周來看個一兩次,上門也一定是大包小包的送。只是,外婆因為心氣高慣了,嘴上就最不饒人,哪怕子女這樣孝順有加,她還是時常挑剔擺臉色。
——因為這個緣故,媽媽沒少受氣,我也因此心裏存了些芥蒂,所以這幾年對外婆就淡了不少。

一定要說的話,雖然心裏很難過,眼睛都紅了,但與此同時,卻也有一點如釋重負吧,想着,往後媽媽身上的擔子大概可以輕一些了。

傍晚到外婆家裡的時候,一開始還是頗鎮定的,去里間看遺體。盛夏的房間里,空調溫度調得很低,房間里還放了幾大塊冰,南無阿彌陀佛的音樂循環播著,隱隱有種不真實感。那時她身上壽衣已經穿好,面色灰白的躺在床板上,身材幹瘦,像是已經被這幾年的病耗空元氣,我只遠遠的從床尾看着她,不由得與記憶里的形象對比著,突然覺得連面目和表情都有點陌生了。這陌生感應該是我的緣故,這幾年因為有了心結,下意識的就很少去看望她,哪怕見面,也沒有多說話,是很久都沒有好好看她的樣子了。

這樣想着,眼淚已經流了滿面。
這時媽媽在身邊說:外婆前幾日還問起,寶寶怎麼不在。。。
我一下子再也收不住,伏在媽媽肩上嗚嗚嗚的大聲哭起來: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我一定提前回來的。。。
媽媽胖胖的,肩上很多肉,那一刻我伏在她肩上嚎啕大哭時的感受,到現在都還記得。

兩天之後葬禮上又一次看到外婆,大概是從冰櫃里直接拉出來的,臉上的線條越發僵硬了。只是這一段,我已經記不太清楚了。

—————————-

再兩天後的凌晨4點,被一個電話從睡夢里驚醒,爸爸的聲音在電話里響起:寶寶快來,你媽媽不大好。

我跟老公即刻起來穿上衣服往爸媽家趕。路很近,幾分鐘而已,到了樓下,看到已經停了一輛120急救車。這時心裏才真的咯噔一下:難道這麼嚴重?

沖上樓去,門大開着,走過去一看,幾個急救醫生圍在床邊,在做心臟按壓。見到我來就說:你要有心理準備,情況很不好。

我就看到媽媽木然的躺在床上,沒有任何反應。身上還只是睡覺穿的汗衫和三角短褲,只是這種場面下,再也沒人忌諱這個了。

我束手站在床尾,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也不知道「情況很不好」究竟有多不好。是不是應該要喊媽媽呢,我好像見過有人說危急時刻能把人喊醒的;可是醫生們在急救,我大喊大叫會不會給他們添亂。。。。

於是我只能是呆站在那裡,看着醫生們就像醫療劇里演的那樣,推一針腎上腺素(或者別的什麼素),猛地電擊一下,然後心臟按壓一陣;再推一針,電擊,再按壓。。。。。。

幾次之後,人依然是沒有反應——除了電擊時能看到整個上半身像電視劇里那樣被擊得騰地彈起幾寸又落下。。。

這樣重復了好多好多遍。。。。。。醫生相互看了幾眼,開始搖頭,說不行了。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敢喊出來:媽媽,媽媽,是寶寶啊,你快點醒過來,醒過來讓醫生看一看呀,讓他們繼續救你呀,媽媽,媽媽。。。。。。

我嫌站在那裡的醫生心臟按壓得沒力氣,自己沖上前去,學着剛才看過的樣子,拚命的按,不肯停。。。。。。
還是對面的醫生看不下去,對我說,沒用的,打針和電擊都已經遠遠過量,救不回來了,你這樣按,只會把肋骨壓斷紮進內臟。。。。。。

這樣也不行嗎。。。。。。
我坐倒在地上大哭起來,聲嘶力竭的喊著,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說真的,怎麼能相信呢,前幾天那個讓我伏在肩頭嗚嗚哭的肉肉的媽媽,就這樣死去了。怎麼能相信呢。

我握着她的手,有一點冷,但還是肉肉的,像以前一樣。
可是她聽不到我喊她,就算再也不甘心,她也醒不過來。

我知道醫生們默默的退了出去,我感覺到老公過來抱我的肩,我聽到爸爸帶着哭腔開始打電話通知舅舅阿姨們。。。。。。但我動都不能動,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只能坐在床邊地上不停的哭。

混蛋,醫療劇都是騙人的,主角們帶着主角光環千鈞一發搶救成功的事情都是騙人的,騙人的,我的媽媽,被電擊了這麼多下,怎麼就是救不過來。。。。。。

我不知道那天天是什麼時候亮的。
後來想起來要給公司請假,可那時,連摸出手機打字的力氣都沒有了,連簡單組織語言也不行了,只能讓老公幫我寫。

那天後來給媽媽穿衣服是阿姨舅媽們幫着一起弄的。她的身體開始有一點僵了,很沉,但還是軟軟肉肉的,像以前一樣。
跟幾天前遠遠的看着外婆不一樣,摸著媽媽冷下去的身體,我一點都不會覺得害怕。
我沒有辦法用「遺體」來形容她。

因為是歷史罕見的連續40多度的天,她只在家裡停了一天一夜。
那天晚上,我坐在她床邊的小凳子上,陪在她身邊,為她寫追悼會上的家屬答詞。一面寫,一面哭,幾乎一遍成稿,只小修了幾處。

四天裏面,同一家殯儀館,我去了兩次。都是40多度的天。但後一次好像已經覺不出熱了。

—————————-

我是個幾乎從來不後悔的人,但有一件事,大概會後悔終生。

那是六年多前的夏天,我在南方出差時,外婆出了小事故,腳上受了傷。本來並不是太嚴重的事情,但因為她長年受糖尿病之苦,恢復能力很差,所以這點小傷,就幾乎送命。

媽媽心裏擔心難過,只希望外婆能度過這一劫。
於是那時我暗暗許願,願以我五年陽壽換給外婆。

然而那之後的五年,外婆雖然最終痊癒,卻身體每況愈下,媽媽天天奔波照料,實在是受苦更多。也是在這五年里,她自己心臟病一再加重,到最後幾乎每走一步路都會覺得心口痛。

嗯,從六年前的夏天,到去年的夏天,正好五年呢。

是我濫好心害了我媽媽的吧。

真是不能再後悔了。

—————————-


第一次看到是阿公的遺體。由於要等到吉時出殯。為了能讓屍體不腐爛,所以放在了冰棺里。那年高二。阿公的嘴裏含着雞蛋,為的是讓肚子里的細菌都能爬出來。看到那幹癟的軀體,整個人都軟了。第一次體會到親人離開的感覺。
之後印象更深的是母親。兩年之後,也離開了。
母親在阿公去世半年後,母親也病倒了。當時我記得從學校坐長途車回來。母親做完檢查來接我,一臉憔悴的樣子。而當天,父親接到電話,說母親的情況不容樂觀。我當時還很傻,覺得這個動手術一定沒問題。可是去了上海開了刀才發現,原來手術根本沒法解決問題。切開的腹腔又重新縫回去。我們瞞着母親,一拖就是2年。最後實在是撐不下去了。看着母親吃不下飯,一吃就吐,嘔的相當難受,最後連血一起吐了。最後病危的時候,我回去看到在醫院里躺着的母親,已經是瘦的不行了。心裏不知道是什麼滋味。母親為了見我,一再堅持着。最後到了做血透的地步了。等我回來,立刻拔掉管子說要回家。其實就是明確了回去等死的態度了。那次回去見到母親的時候,開始我忍着不哭,後來母親最後一次和我交心的談話,對我說了幾件事,第一件不要愛上不愛你的男人。第二件事是,如果父親以後找到一個伴,那個阿姨若是對父親好,你得叫媽媽。我在病床前哭着,心疼著。這或許是母親最大的優點,也是母親最大的缺點,便是時時刻刻想的都是別人。似乎沒有片刻是為自己找想的。包括這個身體,估計是這樣給累壞了的。我本以為我會很堅強,我扛得住,但是出了病房,抱着父親哭得天昏地暗。最後一個早晨,正好清明節,母親真的不行了。我抓着她的手,她最後還是說著,要父親先送走我,她才閉眼。我聽的心如刀絞。最後的最後,感覺那隻握在手心的手失去了溫度。腦袋裡一片空白。感覺眼淚都不曉得該怎麼掉下來。第二天拉去火化場火化的時候,母親被畫上了妝。看到棺木里躺着的人,竟然無法想像是自己的母親。被病痛折磨變形的臉和軀體,活脫脫的一個老人。最後抱着棺木哭了許久,眼睜睜看見母親被推進火化爐里。幾個小時後化為烏有。覺得沒了,什麼都沒了。
一切好像在做夢一樣。可確確實實的存在着。不敢去碰不敢去想。


20歲,最親的人躺在殯儀館大廳。
所有人泣不成聲低着頭,聽完了邊哭邊說完的追悼詞。
唯獨只有她,靜靜地躺在花海中。
安靜的好像只是在睡覺。
直到遺體被燒毀,依舊跪着不肯走。
只是Ging的以為她會笑着從火爐後面走出來,跟我說一起回家。


夢一場


殯儀館里見到姥爺的遺體,躺在水晶棺里,我先是看到媽媽眼裡的淚,順着她的目光看過去,發現是姥爺遺體在那裡。我第一眼看去的感覺是:好像毛主席,因為姥爺是軍人,遺體也蓋著黨旗,身邊撒滿花。第二感覺是:姥爺為什麼這麼小,他穿着軍裝還戴着棉帽,卻感覺幹枯萎縮的很小小的。第三感覺是:他怎麼躺在那裏面呢?憋不憋。第四感覺是:他不是活着的了。遺體告別時,我離的很近,看清楚他的面容,妝容化的很誇張,紅紅的兩圈腮紅,在枯槁一樣都脫相的臉蛋上,很滑稽我卻難受到難以自已。
嗯。就是這樣。
又哭了。


近在咫尺,卻又遠在天邊
父親去世已經有六年多了,既成已久的事實至今我仍然不敢去面對。不想回到小時長大的小城,不願見到父親在時的好友,那裡總有父親的影子存在。六年了,我一直都在逃避中,雖然已經習慣了沒有他的日子,但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想起與父親在一起時候的點點滴滴,總忍不住要落一番眼淚。唯有在沉睡的夢里,父親猶如在世時一般,撐起了我的一片天,那種感覺是那麼的真實,真實到我分不清睡夢和現實的界線。好想,回到小時候,依偎在父親的肩膀下,再也不要長大


想起我的阿么。
感覺她只是睡著了
反應不過來她已經去世了
哭不出來
後來的夜裡,才漸漸清醒。


見過阿公去世時的樣子,在入土為安前打開棺材看的最後一眼。
說實話,你當時會有錯覺,會覺得他沒有死,只是睡着睡得很安詳,就在那裡躺着,閉着眼。
但就合棺的那一刻,你又回過神來,發現他 你再也見不到了。
印象最深的還是姐姐那句話,以後爸爸就是沒爸爸的人了。。


我爸臨死之前的十多個小時我一直在他身邊,由生到死的過程也很平靜,所以我無法分辨他是睡了還是死了,只是醫生告訴我他死了。後來被抬到車上,運到殯儀館,放到一個玻璃冷櫃中,在他身邊守了一天一夜,我還是看不出屍體和睡了有什麼分別。在冷櫃里的時候我怕他會冷,被推進煉人爐的時候我還怕他會燒疼。


因為看到了一個自己想要回答的問題,又因為親身經歷,所以會有語言不通、邏輯奇怪之處,將就著看吧!

今年剛剛過完年,姥姥就在所有人的註視下走了。早上8點,看到放在屋外帳篷里的姥姥,那一刻,心跳都停止了,好像周圍所有的東西都不見了,只有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姥姥和一動不動地註視著姥姥的我。心是揪著的疼,看到一個人就會不停的流眼淚,止不住的流。

去廚房看到穿着素衣的媽媽,那一刻突然感覺她一夜之間就老了許多。叫她時,她很平靜,甚至生氣我為什麼要在廚房,忙前忙後的為姥姥處理完了後事,在姥姥真的要消失的那一刻,她突然哭了,哭的整個人都奔潰了。

姥姥是突然沒有意識的。因為買不到火車票只能大年三十走的,初一晚上11點到的,在電話里舅舅只是說姥姥這幾天突然不吃不喝,沒有什麼大問題,我們本來也就打算這個年去姥姥家過的,所以之前買不到票也不是特別着急。

看到姥姥在床上躺着的那一刻,我們才知道原來他們都已經在準備棺材了,她已經沒有了意識,老是看到她還是一個小女孩時候的事,媽媽在床頭陪着她直到初五早上4點鐘,她在睡夢中走了,平靜的讓人心痛。

最後的那幾天,她有好了許多,我很歡喜的認為她又可以每天煩我們了,可是突然明白可能這只不過是迴光返照,(那時候我為什麼會突然明白??),因為她已經太老了,老到她的身體已經不能夠再支撐她的靈魂。

很多人覺得自己最親愛的人離開時,陪在她身邊才是最好的,但如果那個人已經不知道陪在身邊的是誰的時候,還不如等到所有的事都塵埃落定的時候再出現。也許很多人覺得我是自私、逃避的,但這起碼會讓一些人不會那麼悲痛,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親人生命一點點的流逝,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讓人一輩子都不想再去體會。


母親去世時是在08年,我已經25歲了。半夜,爸爸叫醒了我們姐弟。摸著媽媽還有餘溫的手,一直以來充滿理性的我不相信媽媽已經去了。心裏有個聲音一直在說,媽媽只是暫時停止了呼吸,即刻就會有奇跡出現。可是,兩天後媽媽入殮,火葬……直到今天,我仍然不敢看關於母愛的電視劇或電影,因為我控制不住自己。


無法想像。


答案貢獻者:、Aorqu用戶、Aorqu用戶、Aorqu用戶、莫忘、匿名用戶、叮當是只喵喵、辛未、匿名用戶、匿名用戶、何悅、重生、佘小茉情緒穩定、Ben Liu、陳七七、終於要滾回國啦、駱駝方、辛德瑞拉的姐姐、周濤、我有檸檬拿來泡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