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解剖屍體的時候都發生過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問題描述:第一次解剖屍體的時候都發生過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 , , ,
螃蟹張:

我在讀書期間,局解教研室用於解剖教學的屍體很少,而且都是20、30年前的,全校都如此。
但有一次屍體解剖,可以載入院校歷史。
忘了是屍檢還是什麼,反正是剛死的人,進行解剖,教研室通知可以旁觀。
全校學生轟動!去了幾百人!在解剖室放不下那麼多人,挪到了階梯教室,三面環繞的階梯座位,上大課的那種。然後,在中間放解剖床,我們圍著看。圍了多少圈,我記不住了。我去得晚,站在窗檯上!面前都是人頭攢動,什麼也看不到!
別說看解剖細節,連取出來的器官都看不見!
解剖開始之後,只聽到每取出一個器官,人群都發出「嗡」的一聲,我們就趕緊問「是什麼?」」肝臟,好大啊!「……
很多年過去了,我只記得那次看解剖很熱鬧,像過年時的集市。
對捐獻遺體的人,我還是充滿敬意的,否則我們連記憶都沒有!


滄笙踏歌:

啊,回憶啊,第一次解剖那是大二(大家應該都是吧),可算熬完了理論課,知道要解剖屍體我興奮了一個禮拜,真的,等死我了。
第一次去的時候,進門的時候感覺不深,因為我對這個東西並不害怕,所以沒有什麼感覺。我穿戴完畢領好器械直奔解剖台(其實就一冰櫃),因為太高興了,我就直接把門搬開了,卧槽沒熏死我,就那個味兒啊,我眼淚都熏出來了,口罩根本就白瞎,真的,也就是有個心理安慰,那時還是夏天,我那組的冰櫃還不好使,屍體入手還是溫的,溫的!
後來我就開始解剖了,先是在心裡默默的感謝了她一下,然後就開始切皮了。那位女性比較胖(腹部脂肪層達到5厘米,這是我切開後才知道的),我入刀很緩,等那個突破感,一般標本的話稍微一入刀就會有明顯突破感,我這邊刀片都下去一半了還沒見突破感。後來切開了,滿手油(某種角度講這算屍油吧),多到我拿不住刀和鑷子。而且因為脂肪太多,與肌肉分界極不明顯,甚至多處地方互相融合,辨認難度很大。多處肌肉腐爛,血管斷裂,保存很差。
我切開胸腔以後從那位女性的皮下整塊整塊的往下割脂肪,你們知道成斤成斤往下切脂肪的感覺么,最小的都有我半個手掌大,3厘米厚,我光去脂肪就幹了兩個多小時,腰差點沒斷了。我切一塊,甩到旁邊,切一塊,甩到旁邊,檯子上都堆滿了,我手套都是金黃色的,往下滴油。希望沒惡心到你們,因為來參觀我解剖的同學都說,卧槽,你們組這個也太惡心了。其實我到覺得其他沒啥,就是太累。
其他的話也沒啥,就是普通的解剖,因為我們組的女的要麼害怕要麼嫌臟,男的一個翹課一個娘炮一個不正干,所以這個屍體除了開頭去皮大家都體驗了一把,剩下的都是我一個人乾的,真心累,真的。但我沒有怨言,相反我很慶幸,這是神對我的偏袒。獨立完成分配區域(右胸臂及右面頸),這是多麼寶貴的操作經驗,以後可就不會再有了,那些人在我看來真是傻,機會本就不多還不珍惜。

P.S
對了,還有一個印象深的,我的解剖課是五節,最後兩節可以晚上也去,說是覺得完不成任務的可以晚上加班干,以我的水準任務自然是完成了,但我想去體驗一下,就晚上去了。實驗室就開著幾盞半亮不亮的小破白熾燈,氣氛也是瘮的晃。我看我的當天任務也搞定了,我們組也沒來人,我就晃到了別的組,無聊之下就和別組妹子一起剖她們的屍體。(那時我才知道別人組的屍體是這么棒!這么棒!這么棒!重要的事情說三遍。皮下就是筋膜和肌肉,脂肪也就兩毫米,肌肉紋理清晰,脈絡明顯,分界無融合,哪塊就是哪塊,血管和神經不能更清楚,我那個屍體都糊在一塊,還被脂肪泡透了,太特么難分了!)

當時的體位是這樣的:解剖台是個長方形,屍體沿長軸躺在正中,我和妹子都在屍體右側,我倆把屍體的右臂扳出來,使其與屍體身軀成90度,妹子在手那拉著胳膊,我在屍體頭側解剖肘窩。而解剖台是與窗戶垂直的,且窗戶在屍體頭側。你們看懂了么,也就是說我背對著窗戶,還看不見屍體的胸部往上,看不見臉啊!

重要的來了!!!

就在我就著那半亮不亮的破燈專心解剖的時候,突然!從我身後發出一道強光,閃了三次,還伴隨著咔咔咔三聲,我抬頭能看到的整面牆都慘白的亮了,當時我特么都驚了!怎麼,這哥們站起來了?!我當時猛的回頭,同時腰部開始發力準備先把妹子擋出去,我操他然後我就發現窗戶外面有個特別猥瑣的中年大叔在拍照,很瘦,表情奇特。我愣愣的瞪了他兩秒,才憋出一句你幹嘛,他說沒見過,拍拍。我說還拍么。然後他啥也沒說就走了。我日他大晚上的蹲點拍屍體還特么開閃光我也是日了狗了!嚇死爹了,我當時回頭前都在想屋裡有什麼傢伙能上手對付殭屍的,我都做好心理準備了都。
媽的。。。

寫在最後
我對那位女士還是持尊敬和感激之心的,她為人類醫學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是一個有著高覺悟的人,雖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我在這里向她表示我誠摯的感謝。


Aorqu用戶:
1.大一上系解課的時候是第一次接觸到人體(僅僅是骨頭),那時候老師經常會帶一盒骨頭來上課,講台旁邊常年有一副人體骨架模型杵在那兒,課間嘗試走近細看的時候總是既好奇又有點敬畏和小心。
2.未接觸到真正屍體之前,經常向師兄師姐們打聽學校里流傳的關於解剖樓的故事,譬如「解剖樓一樓之所以是學生們永遠無法觸碰的禁地,是因為那裡是標本庫,「屍體成堆,內臟遍地」,又如」解剖樓南牆的牆角下埋的骷髏連起來足夠繞解剖樓三圈,一般用壞的標本都往那兒埋「等等。
3.大二,局解課之前網購了一箱手套,打算每節課帶兩副加厚。解剖課是八個人半具屍體,老師要求分離出主要的動靜脈、神經和常見的解剖結構,我第一刀下去就把大隱靜脈給切斷了,扣了5分,之後對分離血管一直存在陰影


4.我們組有一長得特別秀氣的小清新正妹,本來還擔心會不會有點嬌氣,後來才發現這貨完全是一主刀手好嗎?分離筋膜脂肪一套一套的,我只有幫她擦汗撩頭發的份兒!

5.學期進行到一半左右,有些人已經開始赤手空拳了,手套口罩什麼的一律都省了,甚至有女生既然帶著雞蛋餅來上課!我表示驚訝,她不好意思:嘿嘿,起晚了起晚了……
6.穿短袖的時候經常會有脂肪塊濺到皮膚上;每次鼓搗完手上臉上總是油膩膩的,有股橡膠和福爾馬林的混合氣味兒;器械幾個同學輪著洗,經常會有些肌肉和脂肪殘留在手術刀的刀縫里,每次看到那些殘留物在水裡打轉我都會想到我洗飯盆的畫面……
7.國慶節前的最後一節課,為了防止放假時間過久屍體會發霉影響操作,老師建議我們把屍體搬到一樓福爾馬林的池子裡面泡著,不搬不知道啊我勒個去!兩具屍體,從三樓到一樓,我們六個男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歇歇停停變換了各種姿勢才搞定。(終於來到傳說中的一樓了)一樓的福爾馬林的味道實在是嗆得不行,很多完整的屍體標本疊堆在一個角落裡,氣氛陰森的要命,雖然當時仍然故作鎮定,但是真心沒敢細看。

最後,解剖課是每個醫學生很難忘的一次經歷,從開始的好奇和不適應到後來都慢慢開始習慣和習以為常,這也是錘煉每個醫學生心理的一個機會吧。我的大概就這么多了,想到再補。


Aorqu用戶:
1. 開始那學期解剖課前,男同學去地下屍體池抬屍體,屍體在池子里,用鉤子鉤過來,堆成一大堆,兩人一個往樓上抬。
2. 解剖課第一課是老師和同學向遺體獻花鞠躬致辭。
3. 看到人皮下脂肪竟然有那麼厚。找皮神經的時候像在油里撈。
4. 夏天有些遺體沒很好泡在解剖台福爾馬林池裡,長了毛…


一劍霜寒蛋花粥:

1、闌尾在左面的。
2、師妹發現的:誒你看罐子里的那顆心臟有兩個SVC(上腔靜脈)
3,局部解剖刮脂肪、第一次時候那個酸爽…
4,前方高能預警、有圖

你確定要看?

勸你別看。

你還要看?

因為是解剖實際圖片,我乎不讓放,算了。


盧茲:

其實在解剖之前很多事情都被強調再三,所以基本的心理準備還是有的,不過因為是晚上做解剖,樓道口燈光幽暗,著實有點嚇人。脖子啊腰啊很酸,站久了很累……味道很大,每次解剖完眼睛都會酸很久,燈光強一點就流眼淚……我們剝皮就剝了一個月……最後洗器械的時候……本來解剖室的溫度都會低一些拿著刀和鑷子幾個小時手都是冰涼冰涼又要碰水……有透心涼的感覺……話說我總是想把大體老師的遮臉布扯下來看看是不是沒有五官……還有總是想給他們稱體重看靈魂的重量到底多少克……好糾結的心理……其實出了解剖室以後該吃肉吃肉該幹嘛幹嘛……太陽又好空氣又新鮮……活著就是件開心的事……向大體老師們致敬


Moritz:

一邊剖一邊吃東西不會,因為福爾馬林太刺激了。一邊聊吃的倒是挺正常。
聽說的,據說一具年輕女屍,剖到胸的時候,「Biu」,硅膠飈出來了。
親身經歷的話,有過兩次,至少兩次,刮皮下脂肪呢,「Biu」, 一坨人油飛嘴裡了。啐一口繼續


Aorqu用戶:

這個問題的存在完全就是在寒自願遺體捐獻者的心,尤其是在人體器官捐獻率極低的當下中國。(器官捐獻率僅為0.03/百萬人,而亞洲平均水準為4.27/百萬人,數據來源於中國衛生部最新統計結果)

從問題和回答中我沒有看出對死者的尊重,不要扯交流理解,其初衷大半隻是滿足廉價的獵奇心理罷了。

任何行業都應該有自己的底線,我不敢想像假如行刑手跑到Aorqu開貼交流處決死刑犯的過程是個什麼景象。

———————————————————————————–

鑒於很多人質疑數據,在此貼出鏈接,雖然由網易新聞報道,但數據統計是衛生部做的。

中國器官捐獻率世界居末 每百萬人僅0.03人捐獻


Black Norland:

作為一名軍校學員每天都要起的早早的,經常吃不上早飯啊有沒有,每天都是速度跑到食堂買兩個包子塞到書包里就去上課了。
話說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某學員按慣例買完飯塞到包里,那麼問題來了,他不知道今天是第一節解剖課嗎?不,他是知道的,可是他仍然那麼堅定,當我們來到解剖室開始帶口罩帶手套的時候,他竟然拿出了包子!!!細思極恐啊有沒有,然後淡定的坐到屍體旁嚼了起來,看著那飛舞的碎屑,我特么都要吐了,從此這哥們封神。


點酥娘:

被福爾馬林泡過的脂肪味道實在太惡心了。而且我個人對氣味非常敏感,正好我們那具屍體是個胖大娘,全是脂肪……
同組妹子分離皮膚和淺筋膜的時候,我聞著就覺得快不行了。等她們把淺筋膜和脂肪剔下來的時候,我就覺得徹底不行了,差點吐了……
中午去食堂吃飯,走過食堂的抽油煙機附近,聞到油煙味,除了沒有福爾馬林味簡直和屍體的脂肪味道是一模一樣!然後我就沒吃飯……
如此反覆很多次之後,我,瘦了……


周阿姨:

哎呀,看了大家的回答,勾起大學時候的美好回憶啊……手癢也來分享下

  1. 剛在評論區聊天才發現,05-08年,我都是在我們解剖室自習的……老師給我鑰匙,我一個人……因為,安靜……
  2. 學骨骼時候,每次跟我們老師搶顱骨,最愛一個細白細白的女性顱骨,估計是漂過,感覺都快被我撫摸出包漿了囧,後來還被我發現聽小骨沒取,愉快滴給她掏耳朵;另一個顆是枯黃色的男性顱骨,丑到不行囧,不喜歡……
  3. 十八個人分一具不新鮮男屍,等同學們瓜分完了,就剩下骨盆那一節了……分開三條海綿體,往上繼續……由於太不新鮮,看不清楚……前列腺被倫家切壞了……前功盡棄……轉戰齒狀線……終於把這部分做完,雙手高舉,沖著全班同學們喊口號:「我們的目標是~!」,同學們大聲回應:「沒有痔瘡~!」。之後 全班人圍觀,贊嘆,真的沒痔瘡啊~好健康的齒狀線啊~!沖著屍體大叔的頭部各種豎大拇指~!
  4. 當年我就是個漢子了啊,洗手洗臉洗澡,只有一塊香皂啊。課後回來就那麼洗洗,也不太在意是不是去了味兒——其實也實在洗不掉啊。結果,解剖課上了半學期,突然發現怎麼洗完澡了一身屍體味兒?——香皂已經,從檸檬味變成了福爾馬林味……就這么堅持著把那塊香皂用完了……北方大澡堂子,沒人跟我搶水龍頭啊……怪不得沒有藍朋友啊……
  5. 開顱,全班都肝兒顫撤在一邊了……看我這個從小就是漢子的娃,熟練的鋸……
  6. 去某標本室參觀,兩米高五米長的一架標本架,全是丁丁標本,嘖嘖,女生們一個個感嘆過去,男生們羞澀而沉默……

徐盈眷:

第一次看其實心跳的很快,,,但是很鎮定的各種翻出內臟也沒覺得有什麼,還有系統解剖課,要看大腿肌肉,就把一條人腿舉起來抱著看,我真的看股四頭肌看的很專注,什麼也沒想,但據我室友說,當時身邊的女孩子,,全都離我一米遠。。。想像一下一個平時講話溫柔,和和氣氣的十七歲女孩抱著一條人腿撥來撥去的畫面吧,現在想來,你們要是看到了肯定覺得美。。
還有福爾馬林泡過的人肉跟鹵牛肉長得一模一樣,有一次我媽放了一盆鹵牛肉在廚房,我就叫她拿遠點了。不過只此一次,我看完各種寄生蟲照吃拉麵,看完各種腐敗病變屍體照吃肉也沒關系。有一次,我還想自己是不是太無所謂了點,這么適合學醫嗎?然後一邊想著法醫課畫面一邊吃,還是沒所謂,完全就是兩碼事,覺得不可能把吃的跟標本混為一談。屍體只是標本而已,就像材料學可能要去做錘子,,屍體也只不過是學習工具,我對獻身醫學的人們有尊重就好啊,而且學好學精對將來的患者負責才是最重要的~~也算不辜負這些人了 (˃̶͈̀௰˂̶͈́)
我愛醫學么么噠(*^3^)


東方既白:

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因為專科原因,我們是解剖頭部,每個小組半個頭,沒錯,就是半個(學校是有多摳),這半個頭就要陪伴我們整個學期的實驗課。然後因為第一次嘛,雖然大家都圍觀,但是都不敢動手,咳咳,所以,最終我第一個拿起了刀,磨刀霍霍向屍頭。。
首先肯定是剝皮嘛,嗯,頭皮,大家看見我動手了,就慢慢開始試著來,話說我第一刀剝下去剝深了,直接到了帽狀腱膜,至今還記得呢。然後就一層一層地剝,找這個血管,那個神經什麼的,搞到滿手脂肪油油地是挺惡心的,嗯,然後,然後就下課打飯去了。


Aorqu用戶:
1.首先就是要尊重這些逝去的人們。其實念書的時候還是年輕,嘻嘻哈哈的,並不太覺得。反而現在七八年過去了,回憶起來才覺得自己還是太兒戲了一些。尊重是我們首先要學習的。

2.關於男性和女性的問題上面好多人都說了。當初我們是去一個大的福爾馬林池子里撈 body,每次開門前各組(學習小組,就是每個班60人,7~8人一組,每組一具 body)都會派出精壯男生或者彪悍女生堵在門口等著搶新鮮男性 body。

3.局解課(局部解剖,就是自己動刀子解剖滴那種,系統解剖是看別人解剖好的)上我們組的考題是腋窩和臂叢神經的解剖,結果我老人家主刀一通分離,最後一剪子下去的時候老師大吼了一聲,嚇我一跳。他過來說如果腋靜脈(腋動脈?)被你剪斷了你們組全部不及格。然後~~~然後我超級幸運,這位 body 哥哥身體里我們要找的血管位置很深,我那一剪子正好停在了血管旁邊。臂叢相對簡單,於是老師給了我們組很不錯的分數。^_^。

4.隔壁組的男性 Body,不知道是泡的還是那啥~~~天賦異稟,反正整個解剖樓的女生都去圍觀了一番,每個人都要感慨一句:好大啊!【奸笑臉~~~】。

5.我曾經把我們班兩個男生關在了那個有大福爾馬林池子【就是有很多 body】的房間,前後不到10s,但是兩個180+人高馬大的男生嚇的臉都白了,汗。


干悅:

(來自一個去蹭課的非醫學生)
1. 啊大清早趕校車在車上背書又睡著了
2. 啊我就這么選了課會不會被當掉啊
3. 啊我先躲在小角落不要被他們發現
4. 耶找到組了我千萬要控制住自己不要跟他們搶刀子哦
5. 啊但是我忍不住啊我好想撲上去啊啊啊
6. 哎呀剝皮的感覺真是太好了以後能不能把剝皮的工作都讓給我!(你滾
7. 喂喂剛才老師不是說要剖[嗶]的么為什麼你們都不來!(「好的讓給你了」「謝謝」
8. 嗷嗷嗷被老師表揚頭皮剖得好了好激動!
9. 喂為什麼我根本找不到xxx!xxx到底在哪裡!(跑去各個組圍觀
10. 哎呀真的站不住了,趁老師不注意我坐一會兒>_<
11. 你們繼續我先趕校車去了!(抓起白大衣和書包飛奔

n. 為什麼我又要寫代碼又要背書T_T
n+1. 這考試什麼鬼題目!我是不是要掛了!(而且為什麼專業一欄已經填好了我不是。。
n+2. 我竟然沒有被當掉好激動!
n+3. 這真是我大學四年最激動愉快的課沒有之一,我死後絕對要捐獻遺體讓其他小朋友們也能享受這種激動愉快~~(某些摺疊回答和評論我真是不懂你們為什麼見不得醫學生玩(xue)的開心。。


天南星:

第一次解剖不記得了,說幾件自己和解剖室的故事。
1.一次局解課後把傘忘在教室里了,晚飯後去想起來去拿。大家可以自行腦補一下以下畫面:傍晚六點,整幢解剖樓黑燈瞎火,只有一間教室隱約漏出昏黃的燈光,還有破舊的收音機里茲拉茲拉唱著聽不懂的戲曲,走進那間教室,裡面三張解剖桌,兩張上面有屍體,用油布遮著,油布很軟可以依稀勾勒出屍體的輪廓,還有一張桌子上放著一塊大木板,木板上鋪著一套枕頭被褥。解剖室值班老師(準確的說他是工勤,並不教課)就在教室里,是個矮矮的留著小鬍子的中年男人,他用冰冷嘶啞的聲音問我。。。。。。哦不,這都是瞎扯了,這位老師其實是個逗逼,後面也沒啥特殊的,他從講台下拿出傘還給我我就逃也似的奔出解剖樓了。不過回過頭來想,那位老師很明顯晚上就是要和那兩具屍體一起睡在教室解剖台上,後背就發毛。。。。
2.一次局解課,老師讓我到隔壁教室去拿滑石粉(因為解剖要戴乳膠手套,手上必須要擦了滑石粉才能戴進去)。大家又可以腦補一下畫面:教室里沒有開燈,雖然是白天,還是顯得很昏暗,三具蓋著油布的屍體躺在三張解剖桌上,油布勾勒出屍體的輪廓,教室一邊的窗外種的棕櫚樹,有幾支棕櫚葉很茂盛被風吹的直接打在防盜窗上,啪啪啪啪啪,聲音又響又急促,我從教室前門經過三具屍體到後門拿起裝著滑石粉的大鍋再經過三具屍體從前門出來,回到自己教室,這一共短短十幾秒,我的感覺就像從陽間跌入陰間又從陰間回到陽間,那種從頭到腳底心陰冷的感覺到現在都是記憶猶新。
3.局解考試結束後(終於結束了。。。)和寢室哥們一起去問分數。大家繼續腦補一下當時的畫面:和同學說笑著走到走廊,走廊兩側兩間教室的門都開著,每間教室里三張解剖台上都放著一具屍體,這回屍體沒有蓋油布——浸泡過福爾馬林的屍體是棕黑
色的,類似於被燒焦的屍體,並且由於肌肉收縮,屍體其實形狀是各異的——當我毫無心理準備的踏入走廊,兩邊餘光里一下子看到六具形狀各異的「燒焦的」屍體,我的腳一下子就軟了,好在及時抓住了旁邊的同學才沒有一屁股坐地上。
4.據說同城的另一所醫學院校曾有一個學生被開除了,原因是他解剖課上拿一具屍體的小腸跳繩。。。。。。跳。。。繩。。。。。。


子樓重軒:

本人從來不覺得解剖課的解剖是解剖屍體,說句不尊重死者的話,有種看道具的感覺,第一次看到新鮮的死屍,是在實習的時候,大夏天的,一個外國人在家自縊,巨人觀,舌頭半個都在外面。表示很淡定,還立馬把屍體上的現象和課本一一對應。真正第一次解剖是一個滿身紋身的男子,被人連砍帶刺的十幾刀,當時的感覺就是這個紋身好牛逼啊,還有就是,這個人這么要是不死那就更牛逼了,然後就在老師的帶領下,飛快的把該取的組織取了,然後把解剖的創口再縫好,最後是做完清洗工作後,和同學去吃飯大餐


林淘:

幾個人對著一個年輕女性,脂肪層厚的讓我們驚嘆,每節課都激勵自己快快減肥。最後一節課,開腹了,子宮底已經頂到橫結腸了,全班都來圍觀……花子小姐,我們誤會你了,願你安息。


無昂無畏:

老師,淡定吃蛋黃派!
老師,淡定吃蛋黃派!
老師,淡定吃蛋黃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