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解剖屍體的時候都發生過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問題描述:第一次解剖屍體的時候都發生過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 , , ,
刀客特:

全班圍著標本站一圈,默哀一分鐘,老師說這是對生命的敬畏!


董秀秀:

解剖前感覺很恐怖,後來老師讓我們看台灣捐獻遺體的紀錄片,就覺得好神聖,不能對不起大體老師,後來再解剖,覺得好冰冷。


Aorqu用戶:
我不知道你說的解剖屍體是指把玩(原諒我用這個詞)泡在福爾馬林里的標本還是拿著完整的屍體自己解剖……
系統解剖的時候,第一節是骨骼系統,乾的放在檯子上,蝶骨真心很漂亮。之後是肌肉,味道略大,其他沒什麼。重點就是在解剖室吃東西的時候把蓋子蓋上,不然福爾馬林味道很刺激。手套別破,那玩意對皮膚不好。午休大家都搶著在屍體櫃上睡覺……上下鋪……主要是實在沒地方呆
局解的時候,我們這種學口腔的就在抱著腦袋折騰。話說我剝皮剝得很好。


李智慧:

沒解剖過,但幫醫學生抬過標本,且圍觀了一天。主要是氣味,到餐廳吃飯時不能多想,再就是那些肌肉,跟臘兔肉一模一樣。


馬德財:

生物課上,同學們帶了解剖課需要的小動物。上課鈴打響了,小民氣喘吁吁地跑到了教室門口。
「都打鈴了才進來,你動物呢?」老師很不滿意。
「在這里,」小民伸出手給老師看自己的小動物,「剛剛抓的。」那隻小動物看上去有點生氣。
老師看也不看一眼。「你知不知道,你遲到了一秒,就是在浪費全班同學的時間,你浪費了四十多秒!」
「老師你有病嗎?是人都知道每個人的時間是平行流動的,不能縱向疊加的。」小民有點生氣,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這種事,然而老師卻在這樣冤枉他。
「你居然敢對老師不禮貌?」老師更生氣,提高了自己的音量,「你就臨時抓一個這么*的東西來上我的解剖課你還有理?」
「抱歉,容我說幾句。」小民手裡的小動物發話了,「他這么趕肯定是有原因的。你不能見得風是的雨,你們這些年輕老師啊都是靡靡之音。」它停頓了一下,「但是這位同學居然抓我來上解剖課,I am angry!」
老師和小民愣住了,看了看那隻小動物。
「關於每個人的時間平行流動的問題,我想說其實時間是可以轉移後縱向疊加的。給你們見識一下。」
頃刻間,教室里的鐘轉得飛快,教學器材迅速生鏽腐蝕。一陣轟隆隆的聲音過後,一切重歸平靜。
「我今天算是得罪了你們一下。」那隻小動物跳走了,只剩下滿頭華發的同學們在原地面面相覷,而台上的老師早已蒼老無比,毫無生機地躺在地上。


日和:

下周最後一次局解課,晚上睡不著跑來補充答案。
這學期才算是真正動刀,因為是口腔專業所以只給了大體老師的胸膜以上部分。
我們是一個班兩具屍體,我們班人少點都十二個人一具…不過我們也不能算一具…應該叫十二個人一顆頭…
六人一組,半張臉,然而我們組分到的呢半張臉一開始就腫的像被打了一樣…剝皮的時候腮腺那一片都是黑的頸部因為是注射福爾馬林的口子所以也不完整…上節課找頸袢找了半天然後一比劃位置差不多就在呢個注射口呢塊估計都不完整…

剛上手剝皮都不知道皮呢么薄…基本上第一節課所有人剝皮都連筋膜一塊剝下來…
後面就還好了,找組織觀察追血管神經什麼的。
就是每次都找組織湊近一點那個味道都讓人心痛的無法呼吸
66學長說:終於明白為什麼 如果你願意一層一層一層的剝開我的心,你會鼻酸你會流淚了…

上周開顱取腦,教學視訊上正拿開顱器開顱呢也不知道誰來了一句:
這長得有點像開夏果的東西…
恰好當晚有個學妹在票圈表達了她對夏果的愛讓我有些糾結……

手術刀無法在顱骨上劃線並且沒有馬克筆,我們組的小天才去拿了講台上的紅粉筆劃線…
然後鋸開顱骨的時候手都紅紅的像是鋸到手一樣………
書上說一點五厘米可能我們留的有點多,發現無法取腦就只好多鋸了一部分。
延髓留的有點短有些意外
其他都很好。
我們還是有些嗨的。

————————-以下是原始答案——-
今年大一下,大二上學期開始解剖但是這學期已經開始看標本了
說一兩個系解實驗的事
系解實驗一般是老師帶著看標本,有時候 iu一個大箱子裡面裝的,箱子抬到解剖台上來,標本都泡在裡面…像肌肉神經血管的時候解剖台里就是有大體老師的。老師帶著看完我們自己看。

那天看的是大體老師,我們老師把大體老師怎麼壓了一下…
然後
液體噴出來了…
噴了對面同學一臉…
都是剛剛接觸了幾個禮拜的
開始習慣呢個味道了
大家都懵了…

最後一節系解實驗課老師帶我們看腦神經
他說抽腦脊液的時候不會傷到馬尾,因為馬尾會飄
像水裡泡了一盆粉絲一樣
用筷子戳是戳不到粉絲的


匿名用戶:

學口腔的,本來特別愛吃羊蠍子,解剖完不久和同學去火鍋店,看到端上來的羊蠍子突然就吐了。。。

人和動物的頸椎真的好像


Aorqu用戶:
遇到了過於肥胖的大叔,剝離淺筋膜的時候油不斷地流出來滴到地上,滴在腳上,滲透過白大褂,連手套都泡脹了。路過我們這的同學都腳下打滑……
正常下課是四點半,我們組做到了七點。一個晚上都感覺自己油乎乎的。


我是11:

某個組屍體被泡久了,成臘肉狀了,根本無法分離,老師說,某些組認命吧。


清寒:

第一次解剖課,解剖小腿後區,解剖的時候讓同學幫忙扯著皮膚,我分離皮膚與淺筋膜,結果當我埋頭苦幹時,同學手一松,啪!屍油飛上了我的頭 第二次解剖課,繼續解剖小腿部,當我分離腓淺神經時,同學玩著解剖鑷,我看著他的解剖鑷從屍體淺筋膜劃過,突然臉上一涼,幾滴屍油從臉上開始滑落 所以每次解剖完,我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回寢室洗臉,洗頭!


h在吃甜水麵:

我被屍體警告了 然後倒霉了一天

我相信所有醫學生在進解剖室的第一節課都有被教育 尊重為醫學獻身的動物呀人呀之類的 然而我這個糙漢 沒有聽

第一次見屍體的時候 我們班上的女生都沒有害怕之類的不良反應 反而一個比一個積極 把屍體翻來翻去 很快新鮮事物就過氣了

然後就基本輪到我這種不積極的糙人了 那個時候 剛剛好和一個女生聊到了認清自己什麼之類的話題 然後他媽手賤 就開始錄 屍體 想嚇嚇她 重點來了 我他媽錄到一半 突然 斜靠著屍體箱的 鐵板蓋 突然倒了 (裝屍體的就類似棺材 就好像是棺材蓋橫靠在棺材上那種感覺) 嘣的一聲 全班都安靜了 關鍵是我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排除認為因素按理說那個板要是放不穩的話早就應該倒了 不可能很安穩的放一個多小時還不到 更何況一開始還有那麼多人擠來擠去的圍觀(←←)

那個蓋板倒的那一瞬間我好像get到了什麼 後背直發涼 立馬關掉錄像 一直默念對不起>人< 還鞠了個躬 之後出解剖室之後…

先是打球傷到手指 腫了一個星期 前一天買的眼鏡鏡款斷了 然後舊傷也莫名其妙復發 校園卡也丟了 真的不止是一萬個mmp可以表達我當時的心情

後來想想 那些事故也能抵消了自己對屍體不尊重的罪惡感 內心也就平衡 從這以後我對所有為醫學獻身的人或物都會有一顆虔誠的心 既然選擇了這么一個學科 就應該尊重它 然後這一切尊重也是對自己的虔誠也尊重 。

~~~~~~~~~~~

我絕對不是在宣揚什麼迷信學說之類的 只是在分享一次改變我對那些有著自己特定延續價值事物的態度的一次經歷 歡迎大家評論咯


涼圖:

一隻大二的醫學狗,上個學期剛學完《人體正常解剖》。
我們學校的屍庫在醫學樓實驗樓的一樓,因為和教學樓連在一起,每次上課下課出教學樓都要路過那裡,兩棟樓就隔了一扇門。因為要保存屍體,屍庫還有旁邊的幾個實驗室所在那一條長走廊的窗戶常年都是拉著窗簾的不透陽光的。

好的,反差來了,一邊門庭若市,熙熙攘攘,一邊寂靜陰森,連路過都會感覺脖子吹著一股涼風…… 屍庫旁邊的幾個實驗室里,幾排桌子上放滿了大大小小的人體標本,腦啊,眼睛啊,腸啊,半截腿啊,半張人臉啊……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找不到的。只要站在門口,隔著門上的玻璃窗,不費吹灰之力能看到那些

該進入正題了。

每次看屍體,我們都是穿上白大褂,戴上橡膠手套的,為什麼戴手套,因為要摸呀,摸呀…… 我們不是在屍庫看屍體的,而是把屍體拿出一具放到旁邊的實驗室,供學生老師上課教學用。一般理論課教學會在隔壁的教室,要看屍體的時候才會到實驗室來,畢竟一具屍體是十分珍貴的,而且福爾馬林的氣味非常非常刺鼻,很難形容出那究竟是什麼樣的氣味,但是對著它眼淚就吧嗒吧嗒往下流。

屍體不是新鮮的屍體,也不是完整的屍體,已經被解剖老師解剖好了的。去掉了全身的皮和皮下的淺筋膜(脂肪)。肌肉也不是想像中的血淋淋的顏色,用老師話講是顏色更接近煮熟的牛肉(紅燒的)。 實驗室里有兩具屍體,都是男性。一個是死刑犯,壯年,子彈從後腦進入在前額爆開。一個是老人。 頭從中間被分成左右兩半,一直切到脖子過,顱腔已經被掏空了。對了,臉部皮膚沒有去掉,頭發還在,把兩半頭合在一起還能認得出人臉。

全身的主要的肌肉都進行了解剖,因為方便老師教學,可以任意翻出哪塊肌肉,看位於它深層的其他肌肉。老師要介紹全身肌肉,前面的介紹完了,要講背側肌肉,在男生的幫助下,把屍體整個翻了過來。在翻過來的那一刻,重重的放下,啪的一聲,濺了旁邊一男生一臉福爾馬林…………真真是銷魂……(福爾馬林沾到的話要用清水一直洗,不然肌肉會硬化)看著小腿的腓腸肌,腦子一直迴響煮熟的牛肉……煮熟的牛肉……牛肉……然後為什麼我好想去咬一口Σ(っ °Д °;)っ

胸腔連著腹腔,已經切好可以打開看,只要一翻肋骨,裡面所有東西全部看的到。老師講完了就讓我們隨便看隨便摸,比如心摸著硬硬的,比如肺是軟軟的,比如肝是涼涼滑滑的,再比如把一堆腸子拿出來找底下的腎……說實話,我一個女生,第一次就看這么慘不忍睹的屍體內心其實是奔潰的,剛進實驗室的時候腿一直發抖,慢慢才緩過來。也有膽小的女生一看到屍體直接就嚇哭了。

下課後,頭也暈暈的,沒什麼胃口,但是我還是吃了碗牛肉麵……


Aorqu用戶:
不是學醫的,有一年去學醫同學那邊玩的時候她要解剖我就順便進了解剖室,忘了有沒有穿白大褂了~
因為是秋天還是剛下過雨的樣子,所以屍體上的福爾馬林味道不是很重,反而有股。。。咸鴨的味道,一定是因為中文午飯沒吃飽的緣故,嗯嗯
然後就解剖大腿,一個女屍,脂肪太多了,本來我在旁邊看的,不過她們幾個小姑娘實在不利索,借了個手套就開始幫忙撕皮,花了好長時間才把一條腿的表皮撕了一半下來,她們繼續割肌肉上的什麼,四處看看,過了會老師開始講胸部解剖,硅膠是怎麼墊進去的之類的,於是一小部分人去切割胸部,我繼續幫忙弄腿,這搗鼓搗鼓那搗鼓搗鼓。。。直到下課
下完課第一反應就是肚子好餓,和同學很開心地去吃KFC了,解剖屍體真是體力活啊,吃了好多雞腿雞翅什麼的,還有,當時好想吃鹹水鴨


須臾:

這個可能和題目沒有什麼關系,但是還是想讓大家看一下。


倒數第貳:

講道理其實並沒有發生什麼難忘的事情,第一次見到完整的大體老師是在局部解剖學對的實習里,因為之前已經在系統解剖學實習接觸到了各種器官組織什麼的,所以說實際上手解剖的時候不說駕輕就熟也不至於說害怕,就是按照規定進行操作唄,沒什麼可說的。


Aorqu用戶:

不太記得第一次解剖的事兒了,只記得解剖課那段時間,我一直覺得福爾馬林的味道和豆漿味道很像。導致八點半進解剖教室十二點才出來的我會早早餓肚子……哦,對,由於愛睡懶覺,解剖課那天,經常把早飯帶解剖教學樓就著福爾馬林味兒吃(沒進解剖教室門)……


1075204329:

某二本中醫大學中醫針推的學生,我們學校最後一批學過局部解剖的針推生,下屆再也不開設這個課程。 老師目光慈祥又無奈地對我們說,因為屍體緊張,我們只能在其他專業同學解剖過的屍體上操作一下。身為本班幾位拿了手術刀的同學之一,我戴著手套把切開的肌肉都翻回來蓋在原位。老師一邊解說,我一邊拿著手術刀剔除脂肪。


liyihong:

當時解剖課的時候是幾個人一組一個解剖台,解剖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旁邊解剖台一聲尖叫,原因是一個人做解剖的時候把屍體的胳膊碰到掉下來了,並且前臂打到了一個女同學身上,以為見鬼了屍體還能動,直接嚇尿


旅行:

新工作需要,第一次跟著法醫去驗屍,他媽的回來三天沒睡著,閉眼就是那個場面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