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解剖屍體的時候都發生過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問題描述:第一次解剖屍體的時候都發生過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 , , ,
匿名用戶:
第一節解剖實習課當然是開刀剝皮了,肩峰,乳頭,胸骨角,……感覺就是女生都是不好惹的呀,都有做變態殺手的潛質呀,當男生還在猶豫下不下刀的時候,女生把男生的手術刀搶了在標本上這種割呀,割完了還拍照片發QQ空間和朋友圈呀~哎呦喂,還有大家圍著標本站著看教室前面的演示視訊的時候,一個女生大概站累了,用手術刀杵著桌子,當我們看完演示視訊看標本的時候發現這妹子的手術刀插在了標本的丁丁上呀~哎呦喂……我覺得這個妹子在班裡應該找不到男盆友了……匿


Nevermind:

第一次是解剖兔子,我由於暈血就遠遠站在一邊看,一女同學一看就是老手,老師要求注射氣栓,她直接脖子一擰,剝皮掏內臟也是手到擒來,看的我一愣一愣的。。後來一男同學把剝掉的兔皮偷偷帶回寢室,又偷點甲醛濃硫酸什麼的鞣質一下做成了個皮墊子。。


匿名用戶:
略去看的標本,大三有一個機會正式解剖,第一次去心情復雜,標本是個小男孩,大概也就十二三歲。我們在一旁鞠躬以後開始正式解剖,十個人圍著,氣氛漸漸活潑,突然聊到這個孩子可能怎麼死的。身後突然悠悠的傳來一句:要不讓他晚上到你夢里告訴你。全部人都嚇尿了,因為大家是圍成一圈低著頭,轉過頭才看見老師站在後面笑的很陰險。
後來第二天大家臉色都不是很好。
摺疊我吧


等待戈多:

這事對學醫的孩子來說,剛開始有點害怕,(當然有些人在解剖課之前就去過停屍間了),習慣就好了,從系統解剖到局部解剖,貌似沒那多事,也沒聽同學說是有做噩夢的。實驗課結束,該吃吃,該喝喝。另外在我們學校,特別是這種實驗課上我們是禁止拍照的。管理挺嚴的,這是對死者最起碼的尊重。


夏林:

我覺得大家還是不要給這條答案點贊了,因為大家都說是假的我也沒辦法證明是真的。。

而且我自己也越看越像假的。。。。。但是原答案還是保留,,,謝謝大家的指點!
——————————————-
朋友護士說的。。。。。說他們解剖的時候,那個犯人沒完全屎掉。。。然後那個人在上課到一半的時候忽然爬起來給他們老師磕頭說,已經屎過一次
了,千萬別再讓人屎一次了,然後據說他們老師嚇屎了,怎麼處理忘記了,就知道是打了110又拉回去xx了一次。。。然後每次送進來的,都先拿棍子打一下,
再上台。。。大半夜說這個涼颼颼的


邱小來:

看了這么多答案,不想再捐!寧願被推進爐里剉骨揚灰,也不想被一些人嘻嘻哈哈作為研究玩具!原以為,捐獻遺體是很嚴肅的事情~沒想到,捐出去是這樣的結果~


肖堯:

我們解剖的也是個老阿公,結果好像當初是心血管疾病去世的,胸腔打開一看,兩片肺全是浸了血的黑色,整個胸腔都是血液和福爾馬林加上一些組織液之類東西的混合物,滿滿黑紅色的黏液,我們後來拿了個礦泉水瓶剪出一個杯子,一杯杯舀出來倒掉了。不知道咋回事這么多黏液,後來再看心臟發現上腔靜脈破了一個大洞,估計是當時從血管打福爾馬林進去的時候把上腔靜脈沖破了,才搞成這樣滿胸腔血。那天弄得特累,中午吃飯食慾特好,吃了八毛錢的米飯。


Zface:

我不是醫學生,講講我媽上學時候的事情。可能不是完全切合題意,但也差不多。
媽媽上衛校的時候,當然是要不定時上解剖課的。她剛來的時候開學典禮校長是個大叔,後來發現校長換了。
後來八卦得知原校長未知原因去世了。
一次要上解剖課,老師帶著幾個學生去地下冷庫搬屍體。
他們下去一看,原校長就靜靜的躺在福爾馬林里……據說當時她們都嚇尿了……………
————————————手機分割線————————————————
其實這個事在他們那會兒很正常,因為那時候願意捐屍體的家屬和死者太少(現在也不多),所以屍源很多就是醫學院的老師和醫務工作者。
不過當年那一幕還是把我媽幼小的心靈嚇壞了,陰謀論大爆發………


有晴天:

我也來說說,系統解剖和局部解剖兩,兩門課的一些事情
1,系統解剖那門課,我們是在早上,我們起床去食堂買個餅,帶杯豆漿去上課,因為實驗室反覆強調不允許吃東西和帶水進來。我們只好在上課沒被發現前坐在冰箱前把東西吃掉。冰箱裡面就是標本。
2 我們是口腔專業,局部解剖是做的面部,我們比較幸運,分到的是成年人的頭顱,幸而得以把腮腺以及面神經分離出來。當年,皮下組織成了困擾分離層次的難題,只好默默地刮除,一灘黃褐色油油的。
3 我的實習老師 研究所是上海某個大學,她說,當年考試是嬰兒的頭顱,腮腺特別小,一不小心就切斷了,然後老師就在那拚命的搭起來,,被監考考官還批評了。。
4 系統解剖其實沒什麼可怕的,可怕的是當年系統解剖是下午,本來實驗室那棟樓人就不多,空蕩盪的走廊還有幾盞燈是壞的,上完課,大概再留下來再看一會,天天就慢慢黑了。走廊上自己走路都能聽到回聲。。。純屬自己嚇自己啊


工程檢測劉能:

在這個貼子里看了一個小時,一個是因為好奇,一個是因為從小就喜歡醫生。

看了很多回復 就是很失望。很多人的大體老師並沒有得到應得的敬畏,也許是因為見多識廣不在乎,說的很隨意。 其實我覺得做什麼都可以、怎麼說都好,畢竟大體老師已經把全部交給了你們。 一切結束後,應該發自內心的去感謝。。

有些失望,如果不是這樣 或許我今天就能決定將來也貢獻一下。。。


Miss Weird:

老師用鑷子挑臂叢神經給我們看,撥扯肌肉時用力過猛,一絲肉飛到了同學嘴裡……
學習男性生殖器官的時候,男生覺得殘忍,女生覺得尷尬(人死後會有最後的勃起…)沒什麼人的,只有學霸班花拿在手上仔細研究,把皮拉下來,翻上去……


frank xu:

以為是假的 因為蠟黃蠟黃的上面還有屍蠟
感覺有很重的塑料感
然後切起來也有塑料感
老師說是因為福爾馬林泡的時間太長了
有時間給我們整點新鮮的
新…… 新鮮的!

哦還有一件事兒
我解剖的這個老頭只有一個睾丸
我整納悶呢
邊上的一個組的童鞋大喊:
「我操 我怎麼多了一個睾丸!」
我說
「額 可能是我的……」

哎我的青春啊 就是這樣毀掉的


Aorqu用戶:
突然後悔當初沒有學醫


匿名用戶:
不是很適應大家用調侃的語氣說這種話,如果說以前有捐屍體的想法,現在再也沒有了……


王樂vole:

反正沒啥意外狀況~~學法醫的孩子見到死人就激動、女孩子每次上課都要和標本握手、解剖腋窩的時候為了讓標本固定、直接讓標本摟著自己的腰、、長頭發在屍體上掃啊掃、、上課到一半各種喊餓、、最後大家都懶得戴手套了、其實就我而言幾乎從沒帶過口罩、、、上課最大的發現就是標本的每個結構都能在餐桌上找到對應的~~我們總說餐桌上最適合復習解剖了!!


溫都蘇:

系統解剖和局解就是那樣,印象深刻的是和法醫學老師做的第一次屍檢,是一個在民辦醫院做人流,因為麻醉意外死的的大學女生,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女人身體。沒有興奮,滿屋子都是血腥味。切斷大血管多大時候,感覺血還是熱的,一連幾天做夢都是這個場景。


Jewelz:

啊,說起來好尷尬,第一次看解剖是一位70多歲的老太太,一開始去的時候路上在腦補各種恐怖畫面,但是看了以後感覺並不是那麼可怕,雖然屍體各種方式被解剖,但給我的感覺就是在菜市場。這時候重點來了!當講到生殖器的時候,我特么流鼻血了!天哪!那可是一位70多歲的老太太的屍體!!就因為這件事,大夥笑話了我一年,一年啊喂!


Enril:

不算是第一次 但是印象最深刻的一次 系解實驗課 老師要求觀察神經 我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想去看看舌下神經
我們是20個人一個實驗室 兩具屍體 一具整裝的 一具散裝的(其實不算一具 因為是不同人的器官堆在一個盤子上自己去選) 我就走向了那堆器官 外面還蓋了油布 掀開一大股福爾馬林刺鼻的味道 老師不讓帶口罩 裡面有兩個頭 一個是小孩的 一個是大人但是大人那個只有一半 從鼻子哪裡切開縱截面 我就捧起了那半個頭!他的嘴巴好像是微張的 我就去扯他的舌頭 想看下面的神經 但是太硬了!一直扯不起來!我朋友還說我好恐怖抱著個人頭還往嘴裡鑽。。。。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還是挺勇敢的。。。


Aorqu用戶:
別的都還好…太惡心的也不提了

學校屍源緊張…16個人一位大體老師(屍體),每次實驗都覺得人多手雜…

解剖上肢的時候得有人當苦力(比如我…)抬著,然後有人解剖。有次犯懶稍微歇了一下,老師的手碰到了一個正在看圖譜的女同學…嗷!

我們取肺組織的時候,大體老師的左肺嚴重的纖維化…和胸壁黏連在一起根本取不下來…當時廢了九牛二虎之力還是放棄了

所以只看了右肺。

然後隔壁組的是一例珍珠肝伴膽囊破裂…整個腹腔都是綠色的…效果挺震撼…

最後一次實驗結束,大家特別認真的掃除,好像有人還放了一首薩克斯風《回家》…

不做病理科的話基本也就這么一次解剖的機會了,挺懷念的。

感謝捐獻遺體的大體老師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