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解剖屍體的時候都發生過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問題描述:第一次解剖屍體的時候都發生過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 , , ,
展眉:

第一次,無心戲謔,心存敬意,木有惡心不適,反而有種迫切急躁,只想盡可能多和快的了解與操作。因為以後要憑借所學,醫治救助更多的活人。ps:局解是當年學的最好的一門,因為是班代,可以偷拿鑰匙給自己開小灶。


Aorqu用戶:
我們上局解之前上過系解的。老師很早就培養我們尊敬和深沉的觀念。我們醫學院有一前院長,大概是中國解剖學開山的大師之一吧死後就把自己捐了出去做了標本永遠站在陳列室里。所以倫理教育還是有意義的。老師不允許我們拍照,更是禁止惡搞。時間一長,我們也學會維護標本並阻止他人的錯誤行為。上了局解之後,整個人都豁達了!!跟同學局解課後吃飯,身上手上還有屍油味!!這還好。十一假期後重回實驗室,標本已經長毛!!沒錯白的黃的!!窩們拿著小抹布沾著苯酚酒精溶液一點點擦出來!!真心不容易!!也跟同學開玩笑如果誰捐了自己大家要讓他兒子當班代。


匿名用戶:
1、局部解剖的大體是一位中年男性,呃,生前生活條件不錯,分離組織那就是純體力活,兩個課時下來拿鉗的手會不停地抖,隔壁組可能是個路倒的老年女性,切開皮之後一點脂肪都沒有,那叫一個羨慕…
2、用手分離肌肉組織的時候,直接把縫匠肌給扯斷了(當時教室里每個人看著我的眼神,各種有深意,拜託,我喜歡的男生也在的)…
3、福爾馬林這種東西怎麼會存在世界上的…有一回解剖一個新生兒(兒童醫院醫療糾紛),新鮮的屍體,新鮮的福爾馬林,眼淚鼻涕各種流(鼻炎傷不起),身上穿了解剖服(像一次性桌布那種塑料),沒地方蹭,干法醫這行,怎麼找得到男人!


Aorqu用戶:
意外的事么?
局解課上有一次突然發現老阿公的橈動脈斷了,又被人用針線縫起來了(因為只有我們組的人才會去動老阿公,其他班級其他組都有自己的大體)還挺詫異的,不過我們一群不語怪力亂神的妹子也沒多想。
一年之後終於知道是大三的學長們做解剖學的實驗就借用了我們的老阿公。知道真相是因為我也選了解剖學方向的實驗。
不知道下一屆的小朋友會不會疑惑 為什麼每個大體上的鎖骨都斷了捏?
深藏功與名。

另外難道沒人覺得神經超級像金針菇么!形狀質感顏色粗細都相似度超高啊,從此金針菇是路人了。。


七今:

口腔學生來答一波
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因為我們學校比較窮?一個組只有一個大體老師,五次課都要用,所以不是次次都有動手的機會),第一節課的時候又點嚇到,因為大體老師躺著的地方平時都被我們當成桌子在用,突然發現裡面有個屍體感覺還是有點微妙的。我是面部解剖那節課動手的,所以看了同學解剖了三節課的頸部也就沒什麼太大感覺。
我們先要剝離面部的皮膚,因為這個大體老師已經躺了四年了……所以很硬很硬……剝的時候滿腦子只有好難剝啊等等要割下肉了這里脂肪多就一起剝了吧之類的想法……等到露出淺筋膜之後滿腦子也都是找血管找神經,摸一摸,畢竟能實操的機會太少了,真正解剖的時候不會想那麼多,滿腦子都是這是什麼。
其實劃臉的時候有點不忍心,畢竟我們的大體老師是個三十歲左右的女士,紋了眉毛耳釘也還沒摘,感覺讓她毀容了挺對不起她的,哎……


Aorqu用戶:
解剖老師過來說你們做得太慢了,看我做的。。然後一刀把前臂的一根皮神經切斷了


Aorqu用戶:
妞說餓了 讓我給送肉夾饃
買好還有草莓奶昔
到醫學院告訴我在解刨室
進去了,看到妞在對一具胖子發狠,正在拽黃不拉吉的玩意
想吐,忍住,木丟人
擠出微笑;親 外面天氣不錯呢 去小樹林吃飯呀~~!
妞面露狡詐;不去 沒弄完呢,給我把,餓了呢。
心有不甘 抵過去 在次抵抗;這里味道不好出去吃吧。
妞擼下一隻手套,拿起肉夾饃就是一口,邊吃邊翻那個胖子;帶上手套,幫我把這個拉出來。
頭皮發炸,抵死不從
妞誘惑;幫忙拉出來明後兩天隨便你哦,幫忙嘛
心中鬥爭激烈,強壓吐意,木然帶手套,伸手捧住,拽出,手臂移到鐵盤上放低鬆手,拽下手套
妞遞過來奶昔;喝口壓壓
喝了口 看到奶昔的顏色 反了一頓飯出來 一地,甩手跑之
。。。。。。。。。。。。。。。。。。。。。。。。。。。
日後問起折磨我的原因,誰讓你出去玩的時候總色色的看學妹,大悔。
學醫的妞惹不起


匿名用戶:
我不是臨床專業的,按理說我這輩子都碰不到這么高大上的事情了
但有一天我去買棒冰
路上剛好碰到幾個學長在露天解剖
我邊吃邊看了好一會兒
然後學長大大說,你得給我遞下刀
遞了
接著學長大大說,你得給我搭把手
搭了
然後學長大大說,你有有看見那人的XX?
我:傻呀剛剛被你切了=_=
學長大大說,艹 你行你上呀
我:得,你給個手套
學長大大說,要不我幫你拿棒冰?
我:不行,你偷吃了咋辦?
我可以單手操作的=_=(腦補我一手拿著棒冰,一手拿小勺子掛肉)
過來會兒






王XX你個變態!
你把棒冰都滴人肚子里了!!
王XX 卒


鴕鳥:


Aorqu用戶:
第一堂解剖課之前的動員大會上,老師非常嚴肅的說,一定要戴上手套,橡膠手套,不要把家裡吃燒烤那種塑料薄膜手套帶過來。


Aorqu用戶:
第一次解剖屍體的時候光和同學搶著上了,沒有精力感受恐懼。那個學期每次下了解剖課都會趕去洗澡,不然會一直聞到自己身上的福爾馬林味道,尤其有時候劉海會戳到脂肪里。面部解剖之後為了給老阿公保濕,我們用浸過福爾馬林的口罩戴在他臉上。

記憶比較深刻的是考試之前,自己一個人去解剖教室對著大體標本復習,比較意外的是我這個怕黑怕鬼從來不看恐怖電影的人,和台上那個纖穠適中的老阿公見了太多次面,感覺是熟人了,當時平靜的心境一直記得。(後來進來的別的班的同學被我嚇一跳…

考試之後買了桔梗放在緊鎖的解剖教室門把手上。


雲沉:

解剖室牆壁斑駁,牆上掛著各式各樣組胚教研室製作浸泡在福爾馬林溶液中各種器官標本圖片,解剖室對面正對福爾馬林池子,沒想到剛到解剖室就被解剖老師安排去福爾馬林池子使用鐵鉤鉤屍體脖子上的繩子。四個男醫學生將屍體拖出來一刻,空氣中彌漫著致人眩暈的甲醛的味道。帶著手套觸摸到油膩光華,皮下脂肪被消耗而乾枯的屍體腕部,觸電感通過橈神經直達額葉。將屍體放在院子里通風,稀釋福爾馬林味道。隨之放回解剖室木箱,以後每次課後,柳葉刀順著皮膚條紋一層層剖開乾枯的皮膚,暴露出表面覆蓋油膩脂肪的肌肉。看著眼珠被掏出,鼻樑骨被折斷,以往不敢想像的一切悚人場面歷歷眼前,細小的神經變得粗大而麻木。


黑夜裡貓都黑:

過幾天就考局解了求過…
第一次上課前期待又害怕,而且第一部分就是顱部,想到要近距離面對一具屍體還直接從頭下手總覺得不太好意思…但還好是8個人一組,有說有笑的也不害怕,而且老師調整了順序第一次課講了背部(這里皮糙肉厚也沒有太復雜的結構),於是乎我們的第一節課就從扒皮開始…總覺得在沒有脂肪的地方就像扒柚子皮…
後來老師說我們應該尊重屍體,因為他\她是我們的老師。我一直記得這句話,沒有屍體也就沒有這種基礎來面對未來的病人。


Aorqu用戶:
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我會害怕去看大體老師的臉,看了一次後,每次都會刻意要去遮住臉才開始解剖,不然總感覺別扭。


番茄醬:

大一的小萌新,解剖實驗課都是觀察觀察大體。大體老師都是被老師處理過,皮膚剝離,肌肉切開,可以看到內部的樣子。看到這樣的大體老師其實沒多大的反應,甚至還能帶著手套去觸摸,翻開肌肉觀察。

有一天的解剖實驗課,一如既往的觀察大體,同學打開冷凍大體的容器後,發現原來的大體上還疊著一具。正驚訝著是不是有新的大體觀察,同學拉開了裝屍體的袋子,露出了一具體格較大的屍體,臉朝下趴著,穿戴完整,能看的露出衣服部分的皮膚很蒼白,血從袋子里緩緩的流出來,從解剖台邊緣流下,滴在地上,漫漫的匯成了一小攤。那時候給我的沖擊真的很大,我才意識到這就是死亡啊,人死後是這樣的啊,我面前躺著的不是經過處理,而是真正完好的人。

也許對於回答里見識較多的學姐學長來說這算不得什麼,但對於一個醫學小萌新來說,真的心裡感到的震驚與恐懼,以致於接下來半個學期晚上睡覺都睡不好,一閉眼還能想起那位大體老師的穿著以及衣服的顏色。。

最後,還是要感謝大體老師,能讓我們更好的學習知識。


假用戶:

看了之後,我突然想要捐獻屍體了

沒准還能找解剖我的人聊聊天


Aorqu用戶:
果然大陸對捐獻者的尊重還是不足。


匿名用戶:
以後有人腦子燒壞了想捐遺體,我就翻這題給他們看。看看他們捐了會被什麼垃圾去嘲笑糟蹋。


負雪尋鄉:

答案太好看了,說個我學姐說的事情,學姐學法醫的,第一次解剖的時候大家一大早興沖沖或很忐忑的去上課,結果教學樓臨河的一面飄來了浮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