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解剖屍體的時候都發生過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問題描述:第一次解剖屍體的時候都發生過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 , , ,
端端端端端午:

不是醫學專業的,因為對生物感興趣,就去生科院蹭課解剖小白鼠了。老師很和藹,問我要不要試試!當然要!
我的夢想就是當醫生,這輩子可能實現不了了


匿名用戶:
首先 感謝大體老師
其次 福爾馬林很熏
再者 很長時間對黃瓜炒雞蛋這道菜 難以下咽


章魚小丸子:

從來沒在Aorqu寫過,看到這個題目覺得有點意思!寫下來也算回憶!
大二時上系統解剖,第一節課就是摸骨頭,那時候其實還是鼓起勇氣才下了手,然後慢慢的後面就有一些器官結構的部分拿來給我們學習,第一次感受了福爾馬林的威力,距離20公分眼睛已經熏得受不了,整個房間都是散不去的味道。我們的老師可能也是比較敏感的,每次給我講解的時候都被熏得一把鼻涕一把淚
大三了才發現系解簡直是小貓咪,局解才是大boss!!!在這里說一下,中國的遺體捐贈現狀和醫患關系一樣令人堪憂,我們專業一共140人左右,分成四個小班,每個小班一具標本,所以也就是平均35人一具屍體,每次老師講解的時候我們都把解剖台圍三層,外層的站在凳子上都還可能看不到,而且離太遠一些細小地方根本看不到,這是讓我們比較苦惱的,另外一個原因也是現在招生人數太多,我們的老師基本上每一個提起局解都是「你們現在人太多了,我們那時候3、4個人一具標本」OK!回到正題!局解大 boss來了!我們是每次四個人操作,每兩個人一半,一個主刀,一個助手!由於我們班的課是星期四下午,所以輪到我們選的時候就只有兩個女性而且都比較胖(這里說明一下,解剖最好選擇男性較瘦的,這樣脂肪少,結構清晰),我們就選了一個中年女性,第一節課的同學操作上肢,一切都還OK!但是等到我們第二周去上課的時候,發現我們的那具標本已經發霉了(重慶的夏天可以想像),但是由於標本數量有限,我們老師只能叫準備室的老師來用酒精還是什麼的把發霉的地方擦乾凈,然後我們繼續操作(你們可以想像那個味道有多酸爽 )。第三周我們去上課的時候,有些肉都爛了(我們老師說我們的還算好,有些都長蛆了),沒辦法,我們換了一具屍體!換了一個很瘦很小的,個頭感覺像小孩子,瘦到小腿跟正常成年男性手臂一樣粗,而且是盤腿,已經掰不正了,固定成型了,我們老師說這是學校建校從上海運過來的,泡的皮膚都發黑了(PS:重慶醫科大學,1956年由上海第一醫學院(現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分遷至渝建成)最恐怖的是這節課我主刀操作臀部和大腿!OMG!皮膚不好分離,而且分離臀大肌的時候稍一用力要麼皮膚爛了,要麼把肌肉一起分出來了!並且,我們班有一個同學,不管誰在操作他都會從開始念叨到最後,有一次一個同學操作的時候可能動作不太利落,他直接去代替別人做了主刀 !所以我主刀的那節課不出意外的他一直在我旁邊念叨,真的當時本來就第一次緊張,再加上標本不好操作難度係數高,他又一直在旁邊吧啦吧啦,我真的超級無語,所以從那以後我學會了,別人做事的時候不在旁邊念叨,即使有意見或者建議,也會一次性提出來,不會干擾別人的過程!
這就是我的解剖first time!


給我一車阿司匹林:

系統解剖課,學完泌尿系統的課程,臨下課老師囑咐我們:「泌尿系統的課程結束了,大家回去抽空預習下一章節生殖系統。」
這時,我的同桌,抱著標本睡了一節課的高智商考神悶騷男悠悠地說了一句:「不必了,都預習了十幾年了。」


麥子仲貓:

同事的姐姐是學醫學的
據聽說姐姐在第一次解剖課時,一刀下去脂肪噴了一身,然後吃素三年,後來才慢慢能吃肉的
想想也是蠻心碎的


王敏嬌:

貌似沒有什麼不適的反應 一切正常 該吃吃 該喝喝


張生:

那個小姑娘的睫毛又彎又長,很漂亮


豚小豬:

先說一下背景:我是大三才開始動手解剖屍體的。因為以前做實驗處理動物比較膽大,被同學親切的賜名「殺蛙狂魔」、「殺鼠狂魔」、「殺兔狂魔」。汗!!!

—————————————————————————————————————————我是分界線

正式開始回答問題

1.當大題老師被抬出來的時候,我真的是超級害怕(⊙o⊙) … 然後就躲到了三三(舍友)背後,抱著她的胳膊說:三三,我害怕,腿都軟了,嗚嗚~(>_最後,大家都被大體老師熏走了,只留我一個人摳肌肉一_一|

2.分離神經,鼻涕眼淚流了一臉,忘帶紙巾,偷偷用口罩擦鼻涕,還被暗戀的學霸看到-_-||,捂臉遁走。

3.局解實驗室沒有排風設備,剝一會兒就被熏的受不鳥了,走到窗口隔著鐵網透氣,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監獄的犯人,就扒著鐵網喊:你們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元森先生:

玻璃體射到腳上


黎子:

曾,有一個同學,一邊表情凝重的看著被老師分離出來的屍體的各種神經血管,一邊啃著油滋滋的燒餅


Angus左:

我不是醫科生,但是去年我解剖過一次屍體。心中充滿對生命的敬畏之情,更加熱愛生命,熱愛生活。


匿名用戶:
如果我死了之後還美美的 就捐。丑的話 還是燒成灰扔大海吧!


大狗愛小貓:

第一次解剖是在局解的課上,那記得那個大體老師也許是放置的時間太久了,直接崩斷了手術刀的刀片
~~~~~——————————————
工作後第一次解剖是在實習的時候,那時候解剖了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的一對老夫妻滿眼的櫻桃紅色,實在是印象深刻~~


lifeist:

1、屋子裡面有四張床,一張是空的, 據說上面放的那個屍體被老師私吞了。然後那天開腹,我嚇得不行要暈,大家說我要是暈了夜裡醒過來就會發現自己躺在第四張床上,黑洞洞……然後我就嚇得沒敢暈
2、同級一個男生玩命認真的去解剖一個老頭的胳膊,看血管,小臂被剝離的不行不行的,看得我再也沒吃過肯德基的雞腿(像的不行不行的)


Aorqu用戶:
背景:醫學院校心理學專業,只修系統解剖學,局部解剖不修,遺憾吶。

1.隔壁臨床專業上局解實驗課,把大體的頭部分離之後因為暫時不用就讓一同學搬到一邊單獨存放。
這孩子第一下沒搬起來,「我擦,頭原來這么沉啊,平常沒感覺自己的頭這么沉啊」,怨念著又搬了一次才搬走。
高潮來啦,這孩子搬完之後覺得自己的頭也變沉了,尼瑪抬不起來了!從此好久都低著頭。心理輔導了好久才重新「抬頭做人」,被譽為「抬不起頭來的大神」在我校傳為佳話。

2.第一次上解剖實驗課就是看摸各種骨頭,帶教老師說:骨頭都不準帶出實驗室,寰椎標本都讓你們屍哥屍姐偷偷帶出去去當鑰匙掛飾了,剩得不多了。ps:寰椎是個圈圈

3.分到了一塊「新鮮」的頭蓋骨,肌肉都還有殘留呢,揭下了郵票大小的薄薄的肌肉夾在了解剖課本里,至今十幾年了依然保存完好。(頭蓋骨福爾馬林和甘油處理)

4.在隔壁經濟院校上學的倆高中同學找我玩(一男一女),無聊之中問他們是否有興趣參觀下解剖樓,說不定有上課的可以看下。
這倆人表示興奮。果然有個班在上局解,這倆人興奮地表示不害怕要求參觀,我說不能進,門口看看吧。
這倆人剛探頭就看見白髮蒼蒼的帶教老師夾起一根小腸一抻老高…
女同學突然奪步奔出解剖樓,哇一聲就吐了,我倆跟了出去,發現原來女同學早晨吃的是麵條…
麵條啊,看官們請在腦補下遠看老師抻小腸的畫面…
男同學表示淡定「表看我,防冷塗的蠟…」
然後他們就走了,都沒要求我請他們吃中飯…


匿名用戶:
1.最深的感觸就是:長得再好看的人,最後都會變成「骷髏」。
2.每次上解剖課看到標本時都會懷著崇敬之心,不喜歡嬉鬧。看到他們總會想都是有故事的人。
3.中醫院校的標本很陳舊而且很少。
4.看了這個問題,好想回到過去,把解剖學好…


Shueyee:

被福爾馬林熏到止不住眼淚,護本女生表示面對屍體只有好奇,屍體泡太久,一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


做一個強力奶:

1、刺鼻的福爾馬林的味道。
2、上了年紀的老師,一板一眼的教學目標講解,以及瀟灑離去的背影。
3、這位阿姨的簡直瘦到讓人震驚,很難想像最後怎麼去世的,最後解剖後發現,全身只有胸部和臀部大腿有一定的脂肪,其他部位切開皮就是筋膜和肌肉了。
4、解剖刀捏得手指疼。
5、我死後要不要也捐個遺體?


hope qiu:

話說本人不是學醫的,沒有解剖課。不過我突然想起了有次去蹭了一節基法的解剖課。也算是第一次上解剖課了。
————————————————————————
1、當時在做肌肉和皮的分離(不懂醫學術語),一男生直接摘掉手套去剝的,因為膠手套太滑使不上勁。
2、一妹子解剖時,長長的頭發就在屍體上劃過來劃過去。。。
3、一個不小心就把水濺到嘴裡了,老師說少量沒有事,中午還和她們一起吃飯,那女生還吃的津津有味。。。
——————————————————————————————
了解了屍體的價格——女性的比男性的貴一倍左右。
解剖屍體最怕遇到胖子,所以大家請努力減肥,脂肪太多太影響解剖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