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解剖屍體的時候都發生過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問題描述:第一次解剖屍體的時候都發生過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 , , ,
冀以丹:

當然是新奇並假裝淡定,為了對屍體保持尊重不打鬧,我們組是一具老年女性屍體,當時慶幸了一下下幸好不是裸男。只記得大家翻書對照,仔細的分離組織,感嘆人體,當然也有男生時不時嚇嚇膽小的女生,這都不是重點,重點就是我的手套戳破了,戳破了,我能說油膩膩的嘛,現在回想彷彿還能感覺到!午飯炒了一份西紅柿雞蛋,吃第一口就一股屍體的味道,第一次不想吃飯,木有胃口哎,我久遠的大二!畢業汪,旺旺旺!


沉香:

難受熏眼睛想吐,蒙了好幾層衛生紙和口罩。最後學會使用終極武器,噴上了香水。本來是很害怕死人的,隔玻璃看標本啥感覺也沒有。最後收拾的時候頭滾出來嚇得尖叫~狂奔。證明我也不是個十足的女漢子啊⊙_⊙這是我永遠的夢魘我足足神經質了很久很久而後從小因為學習書法很討厭白色衣服的我開始接受白色。每次做完解剖都不大想吃東西,必須第一時間進入浴室從頭剝到腳。從頭洗到腳再回住處。要知道解剖如同上手術台,一站就是一整天,腰也是那時候不好的。還好後來還有推拿課,互相治療。我想經歷了這些後我沒有勇氣把屍體捐獻出來。還是用我的骨灰種花吧。向他們致敬。


骨科李大夫:

大學上解剖課,四個男生一人一個胳膊和手,從解剖室地下一層的福爾馬林池子里撈出來。將我們的大體老師抬到一樓的屋子裡,一樓的樓道總是開著幾盞米黃色的燈泡,屋子門上掛著一個牌子寫著解剖室。解剖室有一個講台,教室有四個乳白色的長方形櫃子依次排開。白色的櫃子開口向上,有分頁的蓋子蓋著。我們四個男生抬著屍體,另外一個女同學把白色櫃子門向兩側打開,一股刺鼻的味道鋪面而來。我們將屍體抬到櫃子旁邊,感謝口號,一二,配合完美的將屍體放進櫃子里的托板上,托板上布滿了向硬幣大小的孔。屍體放在托板後。櫃子一側有一個手搖升降裝置,將放有屍體的托板降下去,以便屍體能充分泡進櫃子里福爾馬林中。

四個櫃子就是這樣分別裝滿的。下課鈴響了,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上個廁所。順便買個口罩和一次性手套,當時醫學院的小賣部有買這些的。然後看看手機,快上課啦,就走進解剖樓昏暗的樓道,進入解剖室上課。今天是第一節局部解剖課,大家都格外的認真。四個小組,一個小組八個人圍著那個乳白色的櫃子。在向四個櫃子行九十度鞠躬禮後,打開櫃子門,搖動手把。托板拖著屍體緩緩的從福爾馬林液體中升起來。這是還要打開抽風機,托板兩側的抽風機降一部分福爾馬林抽走,以便不那麼刺鼻。依稀記得四個櫃子里的屍體一個是60多歲的老大爺,花白的頭發,臉上似乎代著神秘的微笑,這個是我們組的屍體標本。也是靠講台最近的櫃子。我們旁邊的櫃子里是一個十多歲的小男孩,因為會陰部毛髮還沒有發育,小男孩的表情就沒有那麼和藹,因為嘴是張開的,露著白森森的牙齒。順著數第三個是一個中年男性,可能是在地下室被壓的,面部肌肉是扁平的,鼻子都貼在了臉上。第四個也是一個中年男性,映像最深,因為屍體處理不好,有些腐爛,皮膚泡的黝黑色,是一個非常胖的人。

我們組有三個男生,五個女生。女生因為害怕大爺「和藹」的微笑,就用紙巾降標本的臉部遮擋住。第一節課記得是解剖大腿後側的股二頭肌,半建肌,半膜肌以及後側坐骨神經,血管等結構。我們需要降標本翻過來。一個男生在左側,一個男生在右側,女生幫忙抬腿,我在頭側負責脖子和頭。一側的男生先將屍體推向托板的邊緣,然後另一側的男生一個手推肩膀,一個手搬臀部,女生負責抬腿。將屍體翻一面。翻動的過程中屍體臉上之前蒙的紙巾突然掉落,屍體的額頭磕到我的前臂,屍體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我說停一下,屍體眼睛還睜著。然後我們八個人,向屍體鞠躬,說一些祝福祈禱的話。然後我用代著手套的手將屍體眼睛閉上。閉上後,沒有睜開。這才順利將屍體翻過來。開始解剖暴露肌肉血管神經。未完待續。。。


非逸:

遠遠的聞上去,甜甜的,說不出來味道。

然後一想。

鄉巴佬扒雞味!??!???

我跟同學講,他們都說我是變態哦

震驚.jpg

黑人問號臉.jpg


木子先生你好嗎:

在大體老師左胸上方解剖出了一個心臟起搏器。然後就斷定是因為心血管系統疾病去世的,然後就把一切找不到血管歸因於心血管疾病引發的黑乎乎。

第一刀下去,把大隱靜脈割斷了我也是服,然後在我解剖臀區的時候,臀大肌根本弄不下來,就用剪刀剪了。覺得手感還不錯(我錯了)

總是會在大體的某一處出現高濃度甲醛,突然你就會涕泗橫流。

一層手套已經不管用了,會被屍油泡爛,然後換另一層,還是會爛。最終總是不可避免的直接接觸,有時候索性就直接上手了。

在你小心翼翼的開了一節課才剖開淺筋膜正準備剖深筋膜的時候,老師過來三下五除二把你所有的肌肉解剖出來然後給你指認好。啊,世界真美好!

最後,向大體老師致敬!!!!!!


粥粥粥粥orz:

我們學校條件還可以,三個人一具大體老師,就是我們是六個人一組,中間會換一具大體老師。
第一具大體老師是一名中年男性,靜脈血管和肌肉都是黑色的,應該是有吸毒史。這都不算什麼,最深的印象就是…
口腔醫院要做牙模…半夜偷偷來把頭給切下來拿走了…沒有任何人給我們說…第二天上課…大體老師短了一截…一看頭沒有了…
第二具的話可以說非常同情了,應該是一個未成年的小姑娘,乳房都沒有發育,外傷致死,雙下肢骨折。
我們學校的大體老師一般都是無人認領的…
感謝他們的同時也更加珍惜現在的生活。


妃子笑如春:

也不算是第一次解剖,應該是第一次認真的觀察大體老師,有同學想觀察腎臟,解剖學的老師在大體老師的體內翻找的時候,只聽滋溜一聲,腎臟被我們的解剖學老師給揪斷了(我們的解剖學老師很年輕估計沒遇到這種情況,很尷尬的在我們的注視下臉紅紅的尬笑了一下)


鮮奶盒:

大體老師肥瘦適中 很完整地分離出大隱靜脈;
上解剖課前預習真的很重要。


天然呔:

我們的大體老師,鼻子胸都有假體,第一次見到假體,心情復雜


青蓮劍主:

下課後走出解剖樓,步行五秒抵達鹵肉店。

大吃一斤。

————

那家店的鹵肉顏色跟被福爾馬林泡過的肌肉顏色一毛一樣

不過好香好好次 (๑˘ ˘๑)

他家的醋和蒜料做的特別棒(๑´ `๑)


秋敘:

我那個超級瘦看起來特別健康,腹部都是凹進去的。年齡不大,因為沒什麼脂肪觀察起來很清楚。

然後一解…裡面也特別健康,解完硬是沒發現我們老師怎麼死的。器官看起來也很健康(裡面沒解進去不好說),那個肺簡直是我們小組驕傲(◕ˇ∀ˇ◕),軟軟的紅紅的,甩隔壁組全是黑斑發硬變色的十條街。

話說隔壁兩組的肺真的是震驚到我們了…我的大體老師是女的,他們是男的,那個肺感覺十有八九是幾十年抽煙抽出來的ヾ(。 ̄□ ̄)ツ

然後發現肺真的特別特別特別大,拿出來後感覺整個胸腔都空蕩盪的了。

所以最後,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其實是隔壁組的肺….對比之下更可怕了好嗎Σ(゚∀゚ノ)ノ所以同志們吸煙真的很口怕啊


喵小喵:

我也來湊個熱鬧,記得大一還沒開始上解剖課的時候,有一天有兩輛大卡車風風火火的進了學校,我們當時在上體育課,卡車開到了我們操場旁邊的解剖室門口,那些屍體,就這么華麗麗的被倒了出來,堆成了小山,然後老師們出來,一具一具的抬進去,對於剛入學的大一新生,我們個個是目瞪口呆。現在大三了已經習慣了,我們稱之為「進貨」。


匿名用戶:
沒有意外啊,現在開腹腔還是能想到腰子百葉炒肝,腦海中那句「老闆,多放點孜然!」久久回蕩…


匿名用戶:
不是醫學生或警校生,但我上過解剖課,希望給大家一個不一樣的視角。

我並不是醫學專業,但我的叔叔是一位傑出的醫生和醫學教授,所以,在我還小的時候,我就以一個非醫學生的角度去上過一堂解剖課,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在我十歲的時候,我心智成熟地比較早(也可能是中二),向家裡強烈地要求了解「生命的價值」。於是,我過完十歲生日的整一個月(對我至今記得清清楚楚,因為我生日離開學很近,我叔叔任教的學校剛好開學一個月的時候給大二組織第一次解剖,前三堂課是理論),我請假跟著我叔叔學了一天解剖。

他首先帶著我和他的學生參觀了解剖樓,給我們介紹各種標本,是人體的各個器官,甚至包括一個嬰兒——呃然而我覺得應該說是「胚胎」,他說那是一個意外早產的孩子,早產太多,根本救不回來(那是很多年前,醫學條件並不發達),它的母親請求學校把它做成標本(醫院是那個學校的附屬醫院),只希望以後能來看看她的第一個孩子。我叔叔說她起先是一個星期來一次,旁邊必須得有人陪,見到就哭;後來是一個月來一次,一個人,不說話只是哭;再後來就不來了。
那些標本,明明都是每個人都有的器官,泡在標本罐里卻覺得很遙遠。

之後就到了正式的解剖室。我叔叔要求我們不要稱呼遺體們為「屍體」或「遺體」,而要尊稱為「老師」或「x號老師」。進解剖室之前,要先肅立默哀,有宗教信仰的同學可以以自己信仰的方式默哀(不過那一批哥哥姐姐們倒是都是無神論者,他們現在應該也都是獨當一面的醫生了吧)。

解剖開始的時候,我被要求在門外等候。透過玻璃窗我看到解剖室里有三張解剖桌,每桌一位「老師」,幾個(也可能是十幾個)學生圍著桌子。之後解剖開始的時候,我可能透過玻璃窗看到了「老師」的體內,也可能沒有。

解剖過程中,大家都很專心;但是出來之後,很多人都吐得稀里嘩啦,男生似乎比女生多一些;我記得有一個圓臉戴眼鏡的沒吐的女生,扶著牆念念有詞,我後來一查才知道她念的是希波克拉底誓言。(只是不知道旁邊標本罐里的胎兒們怎麼想?)


聊來:

老師讓我們把人皮人肉剪碎再裝進袋子,怕引起社會恐慌


馮維韜:

我只想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做完解剖會餓,,,,,,,,,


夔飛白:

很贊同有些人的意見,真的好餓。


唐鐵子:

泡大體的福爾馬林流到鞋上了。。。。。。


張慧:

下周開始。到時候我在回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