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胎孩子對於第二胎孩子的抵觸,可能會來自於哪些方面?

問題描述:44歲的肖女士和丈夫努力一年之後,終於如願懷上二胎,但是13歲的女兒雯雯(化名)百般不願意,相繼以「逃學」、「離家出走」、「跳樓」相威脅。在女兒嘗試用刀片割手腕後,懷孕13周零5天的肖女士不得不含淚到醫院終止了妊娠。 肖女士家住徐州新村,是一名家庭主婦。由於丈夫王先生開公司,家裡經濟情況較好,國家「單獨二胎」政策放開後,自己也是獨生女的肖女士與丈夫備孕一年,終於成功懷孕。然而,面對家裡將新增一個成員的事…
, , , ,
李敬沖:
一定要動用最底層的倫理去考慮的話,生育是夫婦最基本的自由和權利。人首先保證最基本的自由,才可以考慮其他問題。商量的目的在於達成妥協,但是決定權在法律上和情理一定在提供精子卵子和子宮的人手裡,說多了都是屁話。如果夫妻雙方沒有達成一致,固然不能有所強迫,但是除夫妻之外的任何一個人,不管是他們媽媽也好,孩子也好,都無權在這件事上起決定性作用。就好比你媽逼你結婚,不結婚她就自殺,你爸逼你考公務員,不考他就跳樓,即使真的發生了,那麼倫理上,法律上,邏輯上都不是你的問題。但最大的問題是,我們中國人呀,不認這一套~


元宵:
作為教育工作者,不知道有沒有資格答這一題,接觸國中和高中的學生,首先這兩個年齡段的學生自我意識都非常強,不管是不是獨生子女(在浙江,大多數都是獨生,但家中有姐妹的也不少)。
而13歲左右,從我的教學來看,她們有著非常強的自我意識,而且很容易對事產生非是即否、非好既壞、的極端判斷,「這個老師好,我就聽課,這個老師背後和我家長講了壞話,就是壞。」
並且對社會的一些行為規范和道德標准並沒有什麼理解,這也就導致了,大多數初一是最難帶的,而在一年以後,通過同學的協作,對學校環境的適應,學習生活走入正規,他們會彷彿一夜長大,在自我和集體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初二到高三這段時間,也是自我和集體不斷調節的過程,自我意識的總量保持不變,而集體意識在增加,他們變的越來越樂於協作,善於溝通,對集體的認知越來越高。
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國小生運動會,和高中生運動會,高中生對集體榮譽感的服從意識要遠遠高於國小生,當然他們都對自己拿名次非常在意,但高中生對我們班,我們學校的歸屬感要高很多。
我的學生16歲,高一,她的父母剛生了二胎,真心不提倡二胎之間年齡差距太多。他們時間親情的溝通會很少,大的已經快考大學了,小的還在嗷嗷待哺,他們的互相了解程度會很低,而更多的是責任。
不要小看這個責任,大孩子要給小孩子換尿布,要熱牛奶,在你看來舉手之勞的事情,卻並不一定是他願意做的,這個責任是強加給他的,並且人成熟的標志之一就是,勇於承擔責任,最起碼不逃避。
也就是說,因為二胎,你的孩子在加速成長過程,或是在跳躍式成長(反感,叛逆,任性都是成長的必然副作用罷了。)
孩子的情感接受,心理接受是有個過程的,而且在不和孩子商量的情況下,獨自決定整件事情,會加大孩子的情感波動,對孩子的成長、責任感的培養都沒有好處。


王志凌:
父母會有意無意的拿尚未出世的第二胎孩子去敲打已經出生的第一胎。這種敲打的惡果將會比鄰居親戚的閑言碎語造成的結果更為惡劣。所以二胎最好在第一胎五歲前出生,或者十六歲後。前一個是第一胎仍未形成足夠的概念,將無法理解二胎對他的影響,後者則是第一胎人生觀早已成熟,不會因為多一個孩子而產生巨大的波動。中間一段時期小孩兒精神和人生觀都是很不穩定的,會容易出現新聞中的種種過激行為


Aorqu用戶:

其實很簡單,抵觸來自於害怕父母不再愛自己,害怕失去已擁有的愛以及小孩子嚴重很重要的玩具、食物等。
二胎,給一胎帶來了危機感。


Yanlin Li:
歪果仁好多二胎三胎,也不見歪果仁都有一個慘淡的童年生活不幸福啊=_=


梁嘉洋:
當然是來源於大人。
講幾個自己的例子,在我妹妹出生之前,我爸爸媽媽經常給我買那種拍了會哇哇叫,經常需要抱抱哄哄的娃娃。我很喜歡,上哪都帶著,有一天我媽就帶回了真的娃娃。從此「變妹奴」。

我也有怕弟弟妹妹的出生會把爸爸媽媽對我的愛分去幾分,但是因為從小就被爸媽培養得極愛小孩子,老扮演家長型角色,所以自己也很盼望著弟弟妹妹的出生。

在成長過程中,爸爸媽媽都特別努力地去一碗水端平,不讓我這個長女受到委屈。這真的是我特別特別感激他們的地方之一。因為他們都各為家族裡的長子長女,他們太知道老大要承受的委屈了,所以對我的培養可以說是在盡力彌補他們小時候的缺憾。

爸媽這么給力,但是周圍人不這么想。比如我外公外婆,他們都是特別特別好的人,但是傳統思想特別重,認為老大永遠是承擔責任和受委屈的那一個。記得有一次,我當時才七八歲,我和妹妹搶玩具,她哭了。外婆沖出來對我吼說:「你怎麼可以這樣,你知道xx是我從小帶大的,和你可不一樣,她是外婆的心尖肉,一哭外婆心都要疼的。」我當時已經懂事了,看了許多書,比同齡小孩都要成熟很多。這句話當時一聽就懂了,並且一字一句,連帶外婆的表情,十幾年來都記得清清楚楚。我記得我當時的反應是崩潰了,哭鬧,並且幾年都拒絕再去外婆家。而且那段時間對妹妹敵意特別重,一反小時候對她們的照顧,變成欺負她們,她們哭我就會很開心。我爸媽花了好長的時間才慢慢糾正我這樣的心裡偏差。

再比如,媽媽的朋友某阿姨,典型的嚼舌婦,她其實是個特別熱心和義氣的人,但隨熱心而來的副作用就是很愛插手別人的家務事並且好嚼舌根。她經常來我們家見到小妹妹,就會當著我和大妹妹的面說:「你看你們家老三長得比你們都漂亮多了,你媽把老三生的最好了。」回過頭來還問我:「你說是不是。」一次兩次還好,但是次次如此心裡的敵意是會滋生的,還好那時候我已經在爸媽的調教下對外界的這些干擾習以為常,很快就調整回來了。但直到現在,外貌上還是會有些自卑(我知道我說這話會被打)。

再說說我弟弟的例子。有天一歲的小表弟來我家做客,我媽媽抱著他,我八歲歲的弟弟站在旁邊。我看到了,逗他一句,你看媽媽愛小表弟不愛你了。我弟弟馬上眼睛裡淚水先是慢慢積累,然後翻滾,再奪眶而出,整個過程不過兩秒。我馬上意識到,天啊我怎麼成了小時候自己最討厭的人!馬上抱著他安撫他,並且道歉說是姐姐不對,姐姐和你開玩笑的。小表弟是客人,我們要照顧他,姨媽去沖奶粉了,媽媽幫忙抱著他而已。不然姐姐抱弟弟,讓媽媽抱你好不好?哄了半天,弟弟才恢復情緒。

千萬不要覺得孩子小,什麼都聽不懂。不是的,他們是最聰明敏感的生物。當我們漸漸成人,在摸爬滾打中丟掉了敏感,丟掉了純真,丟掉了全然的信任和依賴時,請記得他們還保存著這些美好的品質需要我們去細心呵護。

而弟弟妹妹,是那個我小時候和我搶玩具的人,長大了,卻是我餘生最強力的依靠。

我擁有一個龐大的家庭,已支付罰款。

End


左堂堂:
很小的時候我希望有個哥哥或者姐姐,當我知道我只能是老大,不可能擁有哥哥或姐姐時,堅決的對我爸媽說,我不想要弟弟妹妹,打死也不要!

(90年生,身邊全是獨生子女)


Aorqu用戶我姐大我五歲,從小沒一起玩過,我上國小她上國中,我上國中她上高中,我上中專時她結婚了
因為是住在院子里,從小大家都窩在自己房間,從我國小三年級開始她就開始住校
現在想起來,我竟有個姐姐,也挺有意思的。


Aorqu用戶:
我提供一個思路,可能是大家都沒有想到過的,是我的親身體驗。
我是有個姐姐的,在我小時候,我是非常不願意承認自己有個姐姐的。原因是,周圍的同學,朋友,大多數都是獨生子女。而我,是二胎,還價值三千塊。
對小孩子來說,除非是天生具有表現欲、天生具有獨立意識的孩子,否則他們最大的願望是——和別的孩子一樣。
假如一個孩子周圍都是獨生子女,而偏偏自己將會成為一個姐姐或者哥哥,他們也許會基於自身將會出現的與周圍孩子不同而出現某些偏執反應。


喻忘憂:
我一個人說話不算,把太後大人請出來。她是家裡長姐,唯一出息的。這些年被她弟弟妹妹拖的後腿,嘖嘖嘖嘖。
內有私貨請謹慎。

那個那個。
我不叫蘿卜。
蘿卜是我們家狗。
掩面。


王德福:
過年在家帶兩個小盆友玩,一個是我的堂妹今年正好是本歷年,另一個是表侄女,在我畢業那年出生的,現在是三歲半。

其他她們倆關系挺好的,小侄女每次來阿么家都要找她小姑姑玩,我給堂妹買的玩具也理所當然的被表侄女繼承了。小孩子一起玩積木,一起看電視,或者大的帶著小的玩,都很自然,並沒有什麼可能有矛盾的動機。所以我想一胎對於二胎最自然的態度應該是一個玩伴,哪怕偶爾或者經常吵嘴打鬧,但是其實有一個同輩人陪伴完全不是一件孩子心中不可接受的事情。

但是兩個小姑娘在家裡過年的境遇是什麼樣的呢,堂妹每天被說的最多的是
「這個不能做」,「作業怎麼樣了」,「你這個要改一改」
而三歲的表侄女每天被說的都是
「好可愛」,「我們一起玩好不好」,「再來吃一口,真乖」

聯想起我和表姐小時候在姥姥家過暑假的時候,也常常吵架,我們倆核心的矛盾其實挺簡單,對於我來說,是我一直打不過她,對於她來說,是每次我去找姥姥告狀,姥姥都會偏袒我。因為小朋友的三觀還沒有形成,判定是非的重要方式就是比較,所以不公平是小朋友心裡很難接受的事情。

一個新的小盆友的出現可能並不會明顯降低大孩子的物質生活質量,燉一鍋雞湯,依然能吃到雞腿,還會有新衣服,新玩具,但是很容易讓生活持續在一個不公平的環境中,這是最大的問題。


無聲艾倫:
那天在星巴克看到一個場景,似乎能說明些問題。
本人沒有男女偏側,所以用老大老二來說這事兒。
大概情況是,一行四人:老大由保姆看著,潮媽抱老二。

老二咿咿呀呀的表達自己想吃曲奇,潮媽抄起曲奇餅喂老二。老大一旁看到了,小眼神一轉悠:「媽媽我也要吃這個」。
結果老二咬了口曲奇,發現和想像中的味道不太相稱,就撥弄了小腦袋,意思是不要吃了。這不恰巧老大說要吃么?潮媽順手就把曲奇放到老大的盤子里了。老大的眼神瞬間不樂意了,開始找老二的茬。老二說話還不利落,手腳也不及老大來的靈便,三下兩下就急哭了。媽媽一看,開始哄老二。老大一看:哎喲,這招牛,我也來。然後也開始哭。兩人一高一低,雙重奏。
做媽媽的真的焦頭爛額。

但理想狀態下,在曲奇這件事情上要跟老大解釋一下:要吃,媽媽給你買個新的,但是買了就要吃完,浪費糧食是不對的,必須吃完。但老大看到老二不要吃了,基本也就打消了要吃的念頭,這時候作家長的也要把剩下的吃完。
如果老大還堅持要吃,可以開導一下:要不要先嘗一下弟弟那個?嘗一下覺得好吃就給老大買新的,要不好吃,也就不買了,浪費。這樣…是不是能滿足老大的訴求?

至於兩人哭了怎麼平衡。我個人覺得是兩小孩哭的情況下,哄老大,然後和老大一起鬨老二。而不是先哄老二。因為先哄小的會給老大造成「不公平待遇」的感覺。
用榜樣的手段來平息。如果老大要哭沒哭,在這當口先誇老大沒哭,有老大樣。這樣止住老大哭先,再和老大一起鬨老二是不是合理?

以上拋個磚。


劉今:
我有一個弟弟,小我四歲。

在我四歲的時候,我記得有一天我和媽媽都坐在沙發上,媽媽告訴我,我會有一個弟弟,問我喜不喜歡,我大概回答喜歡。媽媽問,如果只有一個蘋果,給誰吃,我說給弟弟吃。兩母女說得開開心心的,但是那時候我還不懂多一個弟弟是什麼意思。

弟弟出生後,十分可愛,又生了小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弟弟身上。爸媽無暇顧及我,我自己睡覺自己洗澡(那時候我才4歲好嗎),客人來我家也是抱著弟弟逗弟弟。我是有些抵觸的,我還記得當時姨媽誇弟弟胖嘟嘟的很可愛,我又心虛又氣地說,哪裡可愛了,肉一掉掉。現在我都記得那種嫉妒的心理。。。

媽媽說過一件事,大概是在我生弟弟氣的時候,媽媽勸我,弟弟以後開飛機就讓我坐呀。我很生氣地說,我不坐他的飛機!

我的抵觸,可見一斑啊。

也許是我弟小時候太好玩了,也許是血脈親情,也許是小孩子本就沒有隔夜仇,也許是爸媽也沒有更看重哪個,很快我們倆就沒有隔閡地一起愉快地玩耍了。
我們一起上學,一起放學,弟弟用挨一頓打作為代價換來的零花錢總要分一半給我。雖然他經常以在地上打滾做籌碼威脅我要我幫他拿書包和水瓶。
我們一起看電視,看動畫片,披著家裡的毯子,浴巾在床上演武打片,打著打著變成真架生完氣第二天又沒事了。
我們一起在外面玩,雖然我的朋友都不想帶著個拖油瓶,但是只要弟弟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內三五分鐘,我就會去找他。

我們一起長大。我又開始討厭他。因為我進入青春期,也就是中二時期了,每天看這不順眼,看那不順眼,包括我弟弟,他老是在爸媽那裡告狀,還天天跑出去打電游!!再就是他讀國中時,脾氣挺沖,我在外面讀書,回得也不多,一門心思全在自己的事上,懶得理他。

直到弟弟讀高中,才感覺他一點點懂事了。我也更成熟了。他會和我聊在學校的收穫,喜歡哪個歌手,學了一個打籃球的新技巧等等。不再和媽媽鬥嘴,爸爸不在家時,重活都交給他,毫無怨言。我覺得再過幾年,他會像哥哥一樣吧。到那時,我會像姐姐一樣關愛他,又像妹妹一樣依賴他。

有個弟弟多好呀。許多許多年以後,當爸媽離開這個世界,他就是這個世界上和我最親的人啊,到那時,那份悲痛,也有個人陪我承擔,我不會孤身一人啊。

好吧。一切都是要付出代價的。從我今年下半年工作以來,我每個月會從我微薄的工資里拿出1000來給弟弟當生活費,他的衣服,書什麼的也是我買的呀,這都是為了彌補我之前對他愛理不理。他元旦返校那次,我打電話給他問他什麼時候去學校,想囑咐他一些好好學習別感冒了之類的話,可是話到嘴邊,變成了,要買什麼就跟姐姐打電話啊。

爭財產什麼的在我們家不存在,因為爸媽太窮了,供我們姐弟倆讀書已經不容易了哈哈。弟弟,都給你。
新聞里那個13歲的女孩會不會是中二了,想當年我13歲的時候還在非主流呢,想法極端又偏激。這個年齡比較尷尬,如果是幾歲的小朋友天真可愛,或者是十五,六歲比較懂事了,都會愛護自己的小弟弟小妹妹的。我身邊的人都是如此。
多一個弟弟妹妹,必然會要失去些什麼,付出些什麼,但是,有失必有得,有付出定會有回報。


帶刀少年:
現在窗外下著雨,今天是星期一,小我四歲的弟弟正式成為一名初三的學生了,我也將在一星期後成為一名大學生。
小時候,我們住在農村。政策規定,第一胎是女孩,四年後可以生二胎。於是我有了弟弟。我阿么生了四個兒子,而她的四個兒子無論生一胎還是二胎,都是兒子,除了我爸。也就是說,我是阿么唯一的孫女,是我們家這一代,唯一的女孩。
我爸媽經濟水準不高,但是他們很疼我。小時候,弟弟還小的時候,當然也會聽到要照顧弟弟,讓著弟弟,但他們不會讓我感受到這是因為他們偏愛弟弟。只是在告訴我這是你作為姐姐的責任,等到弟弟長大了,他也必須要照顧你。
小時候,弟弟穿的都是我穿小的不合身的衣服,親戚們要是說那些爸爸媽媽只愛弟弟不愛你的話,會被我爸媽方面指出,不能說這種話,表示兩個孩子都是一樣愛的。所以,從小到大,弟弟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玩伴。他現在處在叛逆期,喜歡逆著爸媽的意思,但是比較聽我的話,我爸媽也反應我放假回家時弟弟比較乖。
所以我認為,家裡有兄弟姐妹,對於孩子的成長比較有利。不過這當然是在父母的正確引導下,培養孩子的責任感和學會如何去愛別人。一個孩子肯定會有點孤獨,我覺得他一般不會害怕有個弟弟妹妹,當然如果周圍的大人開一些看似沒有惡意實際上影響孩子的玩笑,或者父母不能給孩子好的引導,那孩子可能會恐懼二胎。
所以,每一個父母或者周圍的成年人,都應該謹言慎行,給還是一張白紙的孩子,美一點的色彩。


wei you:
我12周歲的那年,我爸媽生了我妹。也算是個「過來人」。
看了樓上好多回答,作為老大,受了不少委屈。我覺得這其中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家庭教育,父母如何引導兩個孩子、以及對自己未來的生活有一個什麼樣的準備和預期。
1 孕前溝通。我媽在生我妹之前,也徵求過我的意見。我必然是不同意。然後我媽就問我原因,我當時想的比較簡單,怕自己的好東西、好吃的,都沒了(汗一個)。我媽向我保證說,只會比以前更多,不會沒我的玩具和零食,以後東西都是雙份的,絕不會分我的走。我就也沒太反對。
2 孕期溝通。我妹會胎動的時候,我媽老讓我爬肚子上聽胎心,經常讓我摸摸她肚子,有時候能看見小孩在裡面動。覺得特別神奇,特好玩。戒心就沒那麼強。
3 說到的要做到。我妹生下來,果然沒有分走我任何東西,包括愛。當然我的零食還真比以前多了,父母買的,親戚朋友買的,特別特別多好吃的堆書房裡,太爽了。我妹小,家裡人控制不讓她吃零食,基本都是我的。很開心。
我記得特別清楚,我妹剛會走我爸帶她出去玩,遇到一個認識的叔叔,送了她一盒朱古力,包裝特別精美,有蝴蝶結絲帶那種。我妹回來立馬拿給我,「姐姐,快點,快幫我把朱古力吃了,我要這個盒子!」反正老有這種「幫忙」。
4 對自己的生活有一個預先的安排。我看回答里,好多老大要幫忙看孩子。我完全沒有過這種經歷。我父母在決定再要一個孩子之前,已經想好了怎麼帶孩子,找誰來幫忙,怎麼處理這個問題。所以多數時間,我爹、我媽、我、我妹,四個有時間一塊玩,或者我願意的時候帶她玩,而不是一個任務。也沒有感覺到陷入了繁瑣的家庭事務中,就覺得每天有個小孩特樂多了。
5 注意對待兩個孩子的方式方法。我父母從沒在我妹跟前訓過我,也從來沒在我倆的面前說過「你是姐姐,你必須讓著她」這種話。當然我比她大那麼多,本身我自己也會讓著她點。但有時候太調皮了,我爹媽捨不得打的時候,我忍不住打兩下。我媽也不制止,但私下和我說,以後要打就打屁股,可別打頭。另一方面,給我妹灌輸的觀念也是,姐姐喜歡你,帶你玩,對你好,姐姐好。所以我妹特小的時候,要是出去玩,就非得給我帶吃的、玩的回來。
我妹7歲的時候,我離開家去北京上大學,我妹哭了幾天,把最喜歡的公仔塞我箱子里,非要我帶走。現在我妹都20歲了,這兩個公仔我還保存著,在我車里。
6 情感溝通。我媽經常和我倆講,每個人小時候什麼,有什麼好玩的事兒,逗得都很開心,然後就有不少糗事在對方手裡,互相「揭短」。我妹雖然小,但從小腦袋反應快,嘴快的不得了,和她鬥嘴,最好玩了。我爹也愛開玩笑,我們飯桌上反正天天互相揭短、鬥嘴,其樂無窮。
7 分清責任。我父母從來沒對我說過,「你是老大,以後要多幫她」,或者「咱家2個孩子和別人家不一樣」「她以後靠你了什麼的」,從來沒有要求過我什麼,或者把作為父母的責任轉嫁給子女。而我雖然沒有被要求這,要求那,但是也心甘情願給我妹各種買買買。
8 經濟基礎。其實,沒有一定的經濟基礎,無法好好撫養兩個孩子的時候,確實要慎重。這也是我開頭說的,父母要對自己未來的生活有一個準備,包括思想的、情感的、以及物質的。我父母能做到這樣,我們姐妹、整個家庭關系和諧,一方面是他們的文化程度要高一些,另一方面和自己這時候的社會地位、經濟狀況也是分不開的,這點不可否認。


徐臨瀟:
來Aorqu這么久終於看到自己能說的問題了!
我是家裡的二胎,跟姐姐差14歲~其實在我之前媽媽懷過一個「二哥」當時姐姐七歲真的又哭又打又鬧的,堅決不讓生,理由就是擔心會被分走爸爸媽媽的愛,等姐姐到了14歲的似乎 完全抱著好奇的態慫恿跟爸媽給她生個弟弟妹妹。然後我就來到這個世界。因為跟姐姐差的年齡有點大,我出生姐姐就已經快要上高中去住宿了之後更是去外地上大學最後出國,找了自己的男朋友直接就跟著老公走了~所以我跟姐姐的感情說不上好也說不上不好 反正我們兩個在家裡也沒啥可聊的。她帶自己的孩子,我玩我的電腦。 所以我並沒有感覺到姐姐有什麼抵觸我的。
但是,直到,我媽跟我姐討論過我的前途之後。我姐從小到大都是那種考了99分都會哭的人,上學這一路拿過無數獎學金,一路出國,回來就有還不錯的工作,反觀我呢,從小到大都是調皮搗蛋的主,逃學,逃課什麼都干過的那種人。媽媽一直很憂心我以後的日子所以總是會拜託姐姐,以後要幫我,因為我們是親姐弟。開始我還不知道這事,知道偶爾聽媽媽說起來我才知道。
真的是 爸爸媽媽沒能力又擔心自己的小兒子過不好,幾乎是把我成年以後的生活全都交給姐姐。希望姐姐能幫我,在我看來姐姐是過的不錯,有很好的生活在不錯的城市有了自己的天地。但是就因為這種血緣關系就要照顧一個幾乎沒怎麼見過的親弟弟。我想任何一個人都會反感的情緒,就好像你家裡那些窮親戚來了你這里 你要吃喝供著還要幫忙找工作 ,人家最後走連聲謝謝也不說。 你還不能有壞臉色,這種事擱誰身上誰樂意?
也不怪有些哥哥姐姐們對自己的弟弟妹妹有意見,在我看來都是人之常情而已。


雨桐:
已刪


伏龍肝愛地漿水:
這世上,還有很多親爹親媽一開始都不怎麼喜歡自己孩子的呢,還有總打胎的呢。

^_^讓一個小孩必需去愛另一個陌生的新生兒,也不是不可能,但做不到就批評也實在不公平。

要哄、要騙、要給他們創造愉快相處的條件,並且要堅持不懈,日久生情。


匿名用戶:
"他小,你大,你得讓著他。"

舉個例子,不是很恰當,是從小和我一起長大的表妹,比我小了幾歲而已,正因為小了這幾歲,只要我們在一塊,所有的跑腿,掃地,收拾碗筷都是我在干,一起在看電視劇缺醬油了就得我去買。都掙錢了掙的差不多逢年過節我要給她買東西,這一切都因為我早生了幾年。幹活累不壞,花錢也不是問題,問題是所有的大人都默認這一點,進行差別對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