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裂癥患者眼中的世界是什麼樣的?

問題描述:精神分裂症患者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
對這個世界上的人的愛是治愈精神分裂的好辦法


我身邊就有精神分裂癥的病人,我爸。
說起這件事,至今都是我心里的陰影。
我想了一下,可能是我爸那一輩基因的問題,或多或少都有心理或者精神類疾病。
我爸發病應該在去年11月開始或者更早,剛開始也沒引起我們的註意,因為我爸平時什麼事都悶在心里一個人承受,只是那段時間感覺他突然變得沉默寡言,而且成天情緒低落,後來在我媽的勸導下才知道他是因為工作原因,總感覺警察和單位的領導要抓他。
他後來告訴我,當時感覺周圍所有人都要害他,極度缺乏對人的信任感和安全感,這些癥狀越來越嚴重,後來直接導致他輕生的行為。
萬幸的是,在那一刻,他還是想到了我跟我媽,沒舍得扔下我們。
後來我爸就幾乎一成日不說話,而且非常警覺。我媽感覺不對勁就跟我說了情況,當時第一反應是我爸可能有被害妄想癥,百度後發現可能是精神分裂癥,所以過兩天我媽就帶我爸上醫院看了,診斷結果就是精分,而且建議即刻入院。
我爸一開始打死都不願意,又拖了幾天,軟磨硬泡的才勉強同意。入院後就是一系列的檢查和治療。
不過還是要感謝一下醫生,給了我們很大信心,一直告訴我們這個病可以治好,需要家屬和病人的配合,可能需要吃一段時間藥控制,讓我們不要有太大心理負擔。
我爸大概住了兩周出院,因為在事業單位,保險比較完善,幾乎沒怎麼花錢。出院後就完全沒有幻覺等癥狀了,只是吃藥會導致行動遲緩,但思維意識等還是清醒的。
現在距離那段時間快5個月了,我爸也總算挺了過來,現在每天也都是自己監督自己吃藥。
現在他已經上了好幾個月班了,不過最近又有新的問題。前幾天我爸又不想上班,每天早晨醒後相當痛苦,怎麼都歡喜不起來。問了醫生,說是抑鬱癥(屬於精分後的正常情況),又開了點藥配合著吃。
這兩天我爸已經沒有上班了,不過我跟我媽都在努力做他的思想工作,希望他能盡快恢復過來。


復讀那年經歷過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挫折,至今想起還覺得心有餘悸,整整好幾年活在擔心情景重現的恐懼中。

高四學習壓力大,在全國都出名的聯考工廠毛坦廠中學復讀,不知道你們有沒有人在那里待過,之所以叫聯考工廠,是因為它的教學模式真的是量產。

天天五點多起床,到了學校就開始拼命地學學學,中午就幾十分鐘的休息時間,一般都是我陪讀的媽媽或者阿么送到教學樓門口,看著我站在那里幾分鐘吃完。一年的時間內,我連續兩次低血糖暈倒在地。

我一直對學習不太上心,可在這里卻感受到了十足的壓力,和身邊的人幾乎零距離,考試的時候會發一個塑料隔板,夾在兩張桌子中間,很多人考完也不願意把隔板拿掉,好能在一個人的「封閉空間」里,更加專註地學習。

而我的心理疾病,來源於這里。一年以來,同桌會換無數次,那一次我的同桌是個大方活潑的女孩,數學很好,卻是我的老大難,每次數學考試,她拿著的筆,摩擦著試卷的沙沙聲,仿佛是噩夢,從某一天晚自習開始,就成了未來幾個月我腦海里揮之不去的亡魂序曲,而我總是能從餘光,看到她奮筆疾書的模樣。

我知道,可能不少人會像我一樣,在神經緊張,壓力過大的時候,過分關註自己的競爭對手,自卑感和自尊心導致心理不夠強大,因此那時候的我,每逢下課就會打電話給我的閨蜜們,聊聊天放松的同時問問她們的意見,我的一個閨蜜,也會出現跟我一樣的情況,後來我便模仿她,用所有的書和隔板,把自己圍起來,可是依舊魔音繞耳,依舊用餘光過分關註我身邊的人。

果然,人生啊,不是想好起來就會好起來的。我的情況一天天嚴重,甚至演變到身邊沒人的時候,我也會不自覺地用餘光打量,這像是成為我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個儀式,改變不了的宿命,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仿佛有人強迫我必須每時每刻地去完成它。

從未發現過語言是這樣地蒼白,我甚至找不到合適的詞匯能形容出當時的心路歷程,總之痛苦、糾結、無助一直糾纏著我。

壓力過大的人總是很輕易地就想到輕生,寫好了遺書藏在抽屜里,,現在的我要感謝一直以來懦弱的我,縱使走到了那一步,也沒有勇氣去真的自殺。

那時候,閨蜜的好朋友,也是我的高中同學,大學學的心理學,介紹我了一個她們學校的心理老師,於是剛開始我便給她打電話咨詢,約好了在一天,我和媽媽一起去學校找她,於是坐著長途大巴,我和我媽兩個人去往一個陌生的城市,現在的我已經獨自一個人跑過許多大中小城市了,可那時候的我,從來沒出過遠門,雖然恐慌感被滿滿的希望完全取締,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人生果然不會像你想的那樣輕易變好,滿懷治愈希望的我,遭受了更大的打擊。

回到毛坦廠後,我開始跟班導頻繁請假,無數次晚自習,躲在被子里哭。媽媽也不想讓我這麼受折磨了,我無比堅定告訴她,我要退學,即使考不上大學也沒關系,我不想再這樣痛苦了,於是萬念俱灰的我媽在一天晚上帶著我去找班導說退學的事。

後來,我媽無數次說,沒有班導,我的人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確實如此,那晚班導跟我說了他之前帶過的一個學生,那個學生天天說有人拿著菜刀在他後面追殺他,天天如此。他確實比我難過很多,可人生,不會因為你難過就好過,再難也要繼續走下去。

再後來,我的心態變好很多了,雖然癥狀絲毫未減輕,但是我確實沒那麼痛苦了。現在的我,每每想到那段日子,都感謝時間的力量,感謝對我不離不棄的我媽和班導,感謝那個在體內頑抗到底的我自己。

可能有點答非所問了,因為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心理問題,更不會懷疑自己真的得了精神分裂,但是看到這個話題,往事悉數浮出腦海,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懼怕一切類似的心理問題,反倒愛上了心理學。

在這里,希望所有的你,都可以越來越強大。


首先什麼叫做精神分裂。
分不清現實和幻覺。

精神分裂癥是一組病因未明的常見精神疾病,多起病於青壯年,常有感知,思維,情感,行為等方面的障礙和精神活動的不協調,病程遷延,常可發展為精神活動衰退等特征。本病患病率高,國內統計可達6.55‰,占各半精神障礙(不含神經病)終生患病率(13.7‰)的半數左右,是精神疾病中患病率最高的一種。本病嚴重損害患者的心身健康,給患者家庭,社會帶來沉重的負擔。早期主要表現為性格改變,如不理采親人、不講衛生、對鏡子獨笑等。病情進一步發展,即表現為思維紊亂,病人的思考過程缺乏邏輯性和連貫性,言語零亂、詞不達意。此外,比較典型的癥狀,還有妄想與幻覺。所謂妄想,即毫無事實根據的想象,如認為有人要謀害他,或者以為自已是偉大的發明家或蓋世英雄等。

這是百度百科的解釋。

作為一名心理咨詢師和夢境分析者的理解是這樣的:分不清夢和現實,即是把白天夢中看到的內容反應到了現實中。出現幻覺。

之前一直不理解,精神分裂為什麼會被人稱為精神分裂。主要是因為他看到幻覺之後,他還要跟別人說,但是我在想他不跟別人說不就可以了嗎?

後來我想明白了,精神分裂者不能不跟別人講,因為他所看到的那個幻覺,在他眼里就是現實。他跟別人看到的不一樣,她當然要說出來了。就像你看到一只怪狀的鳥,你一定會跟別人分享這種快樂吧!

但是別人又看不到他這種幻覺,只有他自己能看到,所以當他說多了的時候就被人稱為精神分裂。

那麼精神分裂眼中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呢?

大家請參考夢境。

謝謝。我是一直陪伴你們的二丁目。


曾經,我善良,堅強,樂觀,我以為我一直都是這樣。三年前,老爸查出患CA,我記得我一個人在醫院的座椅上哭了一個小時。回家的時候,卻要強顏歡笑,當成是普通的病。手術,悲傷,糾結,我差不多花了3年時間,在我漸漸走出恐懼的時候,這個月,又查出復發,我整個人完全奔潰,加上工作的巨大壓力,我開始失眠,胸悶,每時每刻的覺得喘不過氣來,開始悲觀,對生活失去希望,我害怕這樣的情緒持續太久,我一直都試著努力走出來,但是隨便的一句話,一個行動,都會成為我悲觀的導火線,我不知道自己怎麼啦,該怎麼辦,我真的很努力想嘗試著讓自己樂觀,堅強,但是太難太難,開始抱怨,開始覺得不公,開始很多後悔,這些消極的情緒,都不是我之前存在的,卻在現在占據了我生活的全部,好累,但是沒有更好的出口,糾結,鬱悶,總是一而再再而三,覺得人生好艱難,其實我想要的不多,不需要華麗的生活,不需要大把的金錢,我只是想要一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偶爾能夠小奢侈的生活,為什麼生活總是給的那麼出其不意,如果需要經歷,可否不要那麼沉重,那麼痛·························


是懷疑自己也有精神分裂才來看的帖子,看完之後莫名套癥狀發現全中,感覺心好累。我想我真的瘋了。


我在「精神分裂癥能否自愈」相關問題下的回答:

我被多位醫生診斷過重度抑鬱癥,重度思維強迫癥,重度狂躁癥,一位心理咨詢師覺得我是精神分裂癥。我現在有一定自知能力,現下覺得自己比較偏臆想癥人格解體和狂躁癥。

雖然沒有完全好,但好了一半,神奇地擁有了自知能力,開始一定程度能分辨哪些是我的想法思維情感意志哪些不是。但光是有點分辨力是不夠的,不能分辨的時候吸收了太多東西,能分辨的時候感覺面對了整個地球的垃圾要清理。

我的經驗不曉得對題主有用不。
我從記事開始自我感覺就非常不好,幼稚園 時期就開始成天胡思亂想,國小時期這種胡思亂想就到已經到了失控的地步,也因為性格原因在外受欺負,家里也不和,所以除了成天胡思亂想外,情緒狀態也特別差,負面情緒乘以無休止的胡思亂想,是很可怕的,所以到了國中,青春期,就開始完全失控。
是具體什麼因素導致了難度加大了幾十倍?是在一種本來就病態的情緒,思維狀態下開始焦躁地自我分析整理反對抗拒。
「與之對抗」會加重,加重到什麼程度因人而異。
病患的初始患病因素最常見的無非這幾種:壞情緒,錯誤的認知,幻想。把它們乘起來,足以制造極度混亂的場面,然後腦子里有個聲音,要反對,整理這一切,如果是特別嚴重失去自知的患者,則有可能是(3×3×3)²

但是抗拒感,是很難避免的,就像你摔了腳痛你希望不要再痛,不是所有人能認知到這種痛是正常的,忍忍就過去了。越嚴重,抗拒感越強,抗拒程度和加重度成正比。所以說,往往好的越好壞的越壞。

但是,抗拒後制造的新東西,和初始狀的基本元素,是一致的,所以,不管最後發展到什麼地步,心理醫生沒用,吃藥也沒用,要打鎮定,其內核還是不變的,只是極醜樣清,因為這種患者完全創造出了另一個世界。
比如:我現在心亂得好奇怪這個想法到底怎麼來的→(幻想加焦慮的思維)因為→(自造的理由和解釋)所以→扭曲初始問題和感受→新問題→循環→與其他新舊問題產生化學反應→徹底失序,完全失去自知。
這個人思考問題的思路,感受內在和外界的方式,對自己感受和疑惑的體會和認知,已有的認知,新認知,都是完全扭曲的,自造的,脫離他真實人格和感知的。
我說的就是我。從12歲明確反抗它開始,至今13年無時無刻沒有間斷的自我鬥爭,才換來了3天的自知,也僅僅是自知,希望不要被卷回去。
能逃出來幾天沒有什麼神秘方法,我是物理治療和化學治療都完全沒效的那種,而心理咨詢則起反效果。
就是「想通的」。因什麼元素開始了撕扯,就用什麼元素拼回去。雖然「抗拒」也是用原始元素去制造新問題。原路返回。
外界要提供從生理感覺上能感受到「我」的環境和契機。很可惜我本人外部環境很糟糕,起的是純粹的負面效果。如果你是患者親朋好友,請把自己修煉成一個天使,給患者最溫柔的呵護,給他一個溫暖陽光的環境,面面俱到,不管是人的態度,還是飲食,室內環境,音樂,室外環境,總之,他能接觸到的一切,都要是正面的,這有可能喚醒患者的本能,點亮自凈技能。人體和大自然一樣有自我修復功能,大腦是人體的一部分,人的精神世界或許也能「自明」,這是我自己創造的概念,即「自己看到自己」。
腳失去了知覺,閉上眼睛,腳被砍掉了,人不知道。所以要讓腳有感覺,或者睜開眼睛。一個不知道自己腳斷了的人,也不會為了去包紮傷口而睜眼。所以要有人去撐開他的眼睛,或告訴他他腳被砍了。
所以要多給患者良性的知覺刺激。除了上述的「環境」要夠明朗,適當的運動,按摩,也很重要。可以多念念佛經,患者不主動接收理解,但可能記下了,不知道會在他自造迷宮的哪個地方起到作用。也就是多給他良性精神暗示。

我可能要回去了,此生太難太苦,精神正常可能是我堅強的終點,下一世能是個正常人有資本追求成功和幸福吧。
創建於 01:56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


迷迷糊糊聽到過很多很好聽的音樂,醒後還能哼出來,但一般幾分鐘之後就忘了


整個世界都充滿聲音,千千萬萬人的聲音,他們有的是熟悉的人,有的是陌生的人,絕大部分人都在罵我,不論我做什麼事,都有人批判我的不是,每一天每一天都聽著各種各樣的人罵我罵我各種各樣的話,他們也會討論我做的事,只要我是醒著的,聲音就在腦子里一刻不停的傳出來,那段時間我躺在床上聲音全是尖銳的”si,si,si,死”眼淚就不停的流。還有一次聽到以前最好的朋友罵我,我心里一直想著不是這樣的啊,腳不停的走,淚不停的流。不論是上廁所還是洗澡或是各種各樣的事,都會覺得有人監視我,那時候,我真的怕,拽著衣服一直不敢脫,但父母也不理解我。眼神空洞麻木,不止有聲音腦子也不停地轉有各種各樣的想法,站在窗戶前想去死,去了藥店問有沒有安眠藥賣。父母知道病情後,我也不吃藥,更多是憤怒絕望,他們說話,聲音說他們要把我賣掉,我掀了一桌的菜。到最好好一點,夜晚躺在床上流淚世界安靜下來,我想,沒有了它們,我居然會覺得孤獨。


我是患者 現在好了 發病的時候感覺自己有超能力 在拯救世界
現在感覺自己發病的時候 似乎就是在做夢 類似清明夢吧

發病時覺得開一扇門背後就是一個不同的世界。這種想法和做夢極其類似。


小時候,我有很多大家癥狀里的情況。。比如覺得這個世界上,只有我一個人是真的,包括我爸,我媽,路人都是假的,我閉上眼睛,我進入睡眠,世界就不存在了。。還記得大概6歲的時候,在一家醫院門口,我問我爸你是真的嗎?然後用手掐掐他,他被問的莫名其妙,我就詳細的給他介紹了下我的想法。。他鄭重的說,沒事別瞎想,我當然是真的!!!他一邊那麼說,我一邊不以為意的想,你當然說你是真的,可誰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現在想起來都特別逗。。但是當時真的會有那種疑惑。。還有幼稚園 的時候,幻想一個和我關系很好的小夥伴背著我告訴大家不要和我玩,後來還煞有介事的告訴我媽:她讓大家不要和我玩。。其實,當時沒人和我玩是真的,除了她。。還有在高二時候有段時間情緒特別不穩,和爸媽有時候一周說不上十句話,他們說那會特別怕我。。感覺我陰沉沉的。還有我同桌只說了句讓我別戴耳釘,我就像對仇人一樣狠狠的梗住了她。。結果她也很生氣的告老師了。。那段時間,我覺得每個人都在笑話我。。還做了很多至今讓我記憶猶新的夢,這輩子做的最有趣的夢都集中在那段時間。。比如喪屍瘟疫爆發,我一路各種打喪屍,跑路,最後在南極和幸存的人類一起生活,但喪失還是來了,最後喪失把我們堵在木板房里,所有人都在堵門、堵窗,但小屋還是漸漸破損,眼看堵不住了,我拿起門旁邊桌子上的匕首,插進了自己的脖子。。當時覺得自己也勇敢。。然後體會到了割吼的感覺。。再怎麼用力呼吸,空氣進不到肺里,就好像從割開的縫里溜走了。。夢里自殺了,正在體會窒息的痛苦,就醒來了。。先是耳鳴轟隆隆的,就像大功率在機器旁邊。。然後是頭疼。。花了3分鐘才反應過來手還掐著脖子。。這之後我明白了兩件事,一是如果有人死於夢中自殺,那也許是真的;二是你如果連自殺的勇氣都有,那為什麼沒勇氣活著?還有其他夢很真很多的。。為此還買了本佛洛伊德的《夢的解析》,但里面貌似夢到什麼都和性有關,而且對於一個高中生來說,什麼本我自我超我的確實有點深。。那大概是我離分裂最近的一段時間。。高三莫名其妙的交了個歡脫的朋友,然後。。性格也好了,也不那麼有攻擊性了,大學一寢室的歡脫室友,也深沉不起來了。。然後順順利利的活到現在。。


我在生活中非常熟悉的精神病人有兩個:一個是我小舅,另一個是我朋友。

精神分裂癥患者最主要的癥狀是妄想和幻覺。他們兩個都表現出明顯的妄想。所謂妄想是指現實中本來不存在的事物和關系,患者堅信它存在,並采取應對措施。至於他們是否有幻覺,我不太清楚。可以肯定,精神分裂癥患者眼中的世界與常人是有區別的。

小舅的精神病是間歇性發作,不發病的時候與常人無異,發病的時候就會胡言亂語,也不在家幹活了,到處亂跑。但他沒有攻擊性行為,也能保持個人衛生,知道按時吃飯。年輕時候,他妄想村里的一個姑娘愛上了他,還和他發生過關系,說得有鼻子有眼,弄得我外婆都差點信了。等清醒以後,他才從實招來,沒那回事。後來他妄想自己是鄉鎮幹部,夾著公文包,騎著單車,跑到外村去指導農民養兔子,竟然還有人相信了。其實他自己也就一農民,但他發病的時候,照樣把皮鞋擦得鋥亮,頭發梳得油光,說話一套一套的,能把人唬住。開始那些年都沒有送他去精神病院正規治療過,他總會發作一段時間自己就好了。大約10年前送他去精神病院做了鑒定和治療,當地政府給他辦了殘疾證,現在表現不錯。

我那個朋友的癥狀是妄想和誇大自己的能力。他爸爸曾是某個大領導的秘書,他說那個大領導的孫女想嫁給他,他拒絕了,因為他當時已經有了女朋友。可是,這樣就得罪了大領導,後來大領導就處處為難他,給他穿小鞋,影響了他的晉升。大領導是中央常委級別的領導,已經去世,他的孫女不可能看上我的那位朋友,此事純屬一個精神病人的妄想。這個朋友喜歡指點江山,說起幾代領導人,除了毛鄧,其他幾位都在才和德上比不上他,中國要由他領導才有希望。他不是講笑,他說得很真誠。朋友只住過一次精神病院,平時是一個很溫和很禮貌的人,還能上班,只是同事們不會把他的話當真而已。


只發圖,不說話


朋友,我給你說幾句。
絕大多數的人都會遇到精神問題或者叫心理問題。
只有在看透了生死之後才能超脫生死,超脫了生死偏不會再出現心理問題,為什麼這麼說呢?
人在正常的生活作息狀態下,休息時間得到保證,營養全面,身體精力充沛,每天享受陽光雨露,微笑待人,熱愛生活,這樣的情況下是基本不會出現精神問題的,除非,心理得不到,放不下,忘不掉,便生煩惱,便自暴自棄,便悲觀厭世,之後身體狀況也會出現異常,最後沒有充足的休息時間大腦就會出現各種幻想,類似夢遊的狀態,時間長了之後精神就崩潰了。
如果看透了生死,那麼,會更加明白自己追求的是什麼,更加明白自己來到世界的使命有哪些,明確了自己的使命,生活便有了追求,世界也變得更加美好,就能夠開啟充滿陽光的生活。
自律自強助人為樂熱愛世界的人,在這樣的人眼中,一切都將變得更加美好,仿佛沒有任何事情可以使他感到不快,沒有任何事情可以使他晚上睡不著覺,白天吃不下飯。即使發生任何事情,都能夠選擇一個比較合適的方案處理。
有了一個清醒的頭腦,就會有健康的體魄,就更能促進身心的和諧,就更能夠促進人際關系的和諧。有強大內心者必有強健之肌肉,有發達的肌肉沒有強大的內心那也只不過是紙老虎而已一戳就破。所以要學習,思考這些問題,人生就是一個不斷學習和思考並且領悟的過程,到最後,發現上帝為智慧的人開啟的那扇窗戶,擁抱這個美麗的世界。
一個人開悟之後,就能夠幫助其他人領悟到萬物之美,
我建議,你們定期要出去旅遊,最好是清凈之處,最好是名山,最好是多去寺廟,帶著一顆虔誠的心,經常要散心,經常要運動鍛煉身體,沒事去騎單車遠遊吧,不斷挑戰自我,那種感覺很不錯的

輕度精神分裂癥患者眼中的景象,都非常荒誕的,生活過的就像驚弓之鳥一樣的,具體也不好描述,類似狂人日記那樣的


我的現在很嚴重,抑鬱癥,焦慮癥,癔癥,躁狂癥,精神分裂癥,最恐怖的人格分裂癥,初3的時候開始不對勁,原因是愛咬指甲,但不想讓人知道,別人說沒什麼大不了的,7歲那年大表哥教我雞雞對雞雞說很好玩,其實一點都不好玩,後來我家開加油站,住在對面的一個大哥哥也想和我玩性遊戲,玩了一次後就再也沒和他玩了,後來我學會手淫就是用雞雞對的地板一直揉啊揉就能高潮,後來才用手,4年級開始上課頭痛,算是個開始,直到後來一個正妹當時是我見過最漂亮還是我一直暗戀的人喜歡上了我,看了我半個學期,但知道我沒指甲時在寢室里罵我,這是後來和她同寢室的一個女生寫紙條告訴我的,於是從這里真正開始,我病了,後來那個女生被人追求成日在上樓的樓道中兩個人在聊天,很討厭,後來我才知道那個男的是故意這樣,其實我不喜歡她了,後來我就刻意在快上課的時候再去學校,後來我又開始精神恍惚起來,正好她和那個男的在樓道中聊天,那個時候精神恍惚也沒在意誰知道那個男的用腳擋了我一下,我竟然毫無反應的撞上去了,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敢打他因為他是差班的混的,後來我的精神狀況就越來越差了,表現很亢奮,別人說我很帥我就故意把自己弄的很醜,我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精神有問題,高一的時候我還是老毛病,愛咬指甲,還是不敢給別人看,因為別人知道了就會討厭和我玩,後來我談戀愛了,喜歡上了一個遠看好看其實醜的一逼的人,其實就是精神分裂的征兆受的刺激太多,加上性渴望強烈,明知道她很醜還是追求她,是在網上答應我的,但是第二天晚上我就寫紙條想和她分手但是我看見她好難過就又反悔了,後來我和她基本上沒在一起過,後來因為打架分了,但是我把我的初戀就這樣的獻出了,我很痛苦,於是每天哭,哭了一個學期,但是我沒告訴父母,我不敢說,因為家里沒錢,承擔不起醫藥費,於是我開始抽煙,我也開始騷擾那個女孩子後來還帶病去和她見了面,再提起見過的時候死活不肯再見了,直到3年前才正式斷開聯系。那時候只是抑鬱還有過渡手淫,家里就我一個人,後來我還去學了音樂,去進修了,但是文化分沒過,才186差14就能上2本。高3下半學期我基本上沒去學校在家,在家沒事做就去網咖,那時候真的犯病沒人管的,頂著個學生帽子,就像多了一層防護罩似的,想去哪就去哪也沒人說,後來走後門拿了高中畢業證,我開始去打工了,帶著精神病去打工我想也是沒誰了,一天到晚神經兮兮的,沒啥事做的時候就是花錢買吃的,打遊戲,我在遊戲里還和別開語音聊天,後來因為沒錢偷拿公司的錢被發現不好意思再待下去,就回家了,回到家後鄰居都知道我精神病說要把趕走,我想把煙戒了,就和家人說我在家呆個半年就沒事了,別說我傻,人渣,誰想當被扣個精神病的帽子啊,那時候精神病在我眼里是最見不得人的病,得了不如死了算了。在家打了半年遊戲,煙也沒戒掉,我和爸媽說我想復讀,我還是沒說我精神有問題,我希望爸媽發現然後帶我去看,直到我到了學校這才開始真正出事了,那年20歲了,不去上課,一天到晚的待在宿舍床上,晚上睡覺的時候總覺得有人在罵我,在看我,成日不睡覺,發呆,腦子里出現了幻聽,是同學們在合唱簡譜,每個音我都能寫出來,後來實在受不了了偷偷的在教室里睡,教室里不能睡我就在寢室外面的角落蹲著睡,出現了幻聽,後來沒辦法去上課了,一個人坐最後面,以前進修的時候我也是這樣,不過這次我是一個人,那時我還想過跳樓,實在受不了了打電話給我爸叫他帶我回家,回家後叫他帶我去看,醫生說是在精神分裂癥邊緣,吃了藥後第二天就好了,這是第一次,回到學校後正常的讀書,也沒受到什麼歧視,還交了不少朋友,可是手淫還沒戒掉,後來讀不下去就沒讀了,回到家沒事做打lol上癮了,還有煙癮,沒過多久,又開始手淫,家里開氣站,我幫忙打理,後來脾氣越來越暴躁,終於有一天我出手打了我爸爸和我媽媽,在親戚吃飯的時候對我爸媽大大出手,後來我來上海打工,帶病打工,其實已經犯病了,但是還是堅持打工,因為沒地方給我養病只能這樣,直後來爸媽也來了上海後我住在姨媽家,後來在小區的一樓開了家棋牌室我住在棋牌室里後來給我租了一個單間,還是去上班,但是我完全受不了,後來不行沒做了,在家里多次想自殺也試過割腕,差一點去跳河,去醫院看,做了心理測試,糟透了,6,7種病,不過我沒當回事,堅持吃藥,把煙戒了,病就好了,後來我又開始抽煙,因為棋牌室的緣故吧,我對抽煙特好奇,便又開始抽煙,過完年在超市里上班,超垃圾的一份工作,吵得要死,但是我坐了半年,住在棋牌室,睡在一個隔出來空間里,睡頭香,難睡的要死,下班後回到家狼狽不堪,吵得睡不著,要12點後才能睡,早上7.30就要上班,上班打瞌睡,全靠毅力撐著,後來又犯病了,把工作辭了,在棋牌室呆著,來這里打麻將的都知道我精神有問題,我很討厭他們來打麻將,吵得不得安生,弄的烏煙瘴氣的,還到處是垃圾,後來住了一個單間給我,我不敢出門,怕人罵我,還有煙癮,直到現在我還在犯病,總覺得心慌,總覺得有人在看我,在註意我,在議論我,有人要害我,前幾天我還想自殺,想去殺人,我想住院治療,不想待在外面了但我家里承擔不起住院費用不讓我住院,
第3次了,我在努力戒煙,就算死也不再抽煙,我現在覺得我活著沒什麼意思了,也許過不了多久我就離開這個世界。


分享一個癥狀比較輕的病例(我自己)。
看了排序靠前的幾個回答,癥狀似乎都比較嚴重(典型),而我的情況要好很多,雖然被診斷為統合失調癥(精神分裂癥),但是並沒有出現幻覺幻聽的癥狀;也因為沒有幻覺幻聽,一直沒能引起重視,耽擱了好久才去醫院,希望大家能引起註意。

(※btw,「精神分裂癥」這個稱呼一直給人一種先入為主的恐怖感·威脅感,也總有人認為精分=人格分裂,這是因為這個名稱本身就不恰當。比如霓虹國就在2002年將精神分裂癥改稱「統合失調癥」,繁體維基上也將之稱為「思覺失調癥」,希望內地也能給Schizophrenia換一個合適的稱呼)

繼續說我自己。
我在2016年4月左右確診為精神分裂癥,誘因不明,據我回憶從高中開始就有一定的癥狀了。最開始的時候是輕微的被害妄想和考想傳播妄想:覺得自己被人監視,住酒店的時候會到處檢查有沒有攝像頭;覺得別人可以聽到自己的想法(卻完全意識不到荒謬),然後不敢繼續想在想的事情。除此之外還有強迫癥,比如逼著自己不去想一樣東西、走路一定要踩某一塊磚之類的,雖然不是大事,但就覺得別扭。
上了大學之後嚴重了一些,時時刻刻都覺得有人在說自己壞話,走在街上覺得所有人都在朝自己看;遠處有人咳嗽一聲或者大叫一聲跺一下腳都覺得一定是沖著自己的,總而言之每天都過得戰戰兢兢(被害妄想)。這些心理活動也導致了一定的社交障礙,比如跟人溝通有困難,在別人面前不敢發言,盡量回避一切社交活動等等。
真正讓我意識到我有病的是強迫癥和被害妄想相結合(?)的產物:總覺得廁所的馬桶里面有可怕的東西,總覺得廁所的隔板和天花板的中間有東西在看著我,導致一度不敢去廁所;不敢閉眼睛,一閉上眼睛就會切換到極度戒備和(神經)興奮的狀態,總覺得旁邊會出現什麼可怕的東西;即使睜著眼,視野的角落里一旦有什麼東西在動,就會變得異常緊張,每天大概都是這種感覺⬇️

除了這些以外,還有一個明顯的癥狀是興趣的喪失。包括對社交失去興趣、喜怒哀樂的情緒變少、反應變遲鈍等等。沒有緣由的就覺得做什麼都變得沒有意思。(精神分裂癥里有陽性癥狀和陰性癥狀之分,前者指幻覺幻聽等激烈的、典型的、表面化的癥狀,而後者則是潛伏於內心的、不易察覺的,情緒波動的喪失即屬後者)

以上是癥狀。
我想說的是,精神分裂癥並不一定僅限於幻聽幻覺自殺傾向胡言亂語,而是對思考、知覺、行為、言語、自我感覺等的處理出現了偏差和歪曲的一種疾病,病情或輕或重,不要覺得一定要出現了幻覺幻聽才需要專業治療——只要覺得有不舒服的地方,別扭的地方,和往常不一樣的地方,影響到日常生活和情緒的地方,都不要輕易排除治療這個選項。


高一被診斷成精神分裂癥 已過去一年多 我已經不用藥物控制了 當時有幻聽 總想出去逛逛 那個夏天涼鞋已經被我穿破 跟耳朵里的人對話 夢到亂七八糟的人和事 成日昏昏沉沉 抄佛經 撕明信片 寫灰暗的文字…… 很慶幸現在已經沒事了 原來的同學今年6月畢業 我在猶豫要不要回去讀書 畢竟我也只讀了一年


感覺電擊挺好的,不用綁了,之後心情也很平了,不用在作了。


我今天說的這個人目前還沒有確診為精神分裂癥患者,但以我的感覺,認為他還是有這種可能性的。確確的說,他是我前男友(雖然我們只接觸了三個月,但由於我沒辦法適應他的鬼馬脾氣,最後堅決離開了他了)。他是一名醫生,剛認識時沒覺得他有什麼不好,只是感覺他特別喜歡用微信和我聊天,內容經常會涉及到他前妻和前女友,怎麼背叛他,怎麼讓他難過的,當時我覺得可能因為他朋友太少了,也許是他前妻或前女友真的不好,他才會這樣吧!後來他告訴我他父親在他上國中時精神病發作,以後斷斷續續住了幾次精神病院,我還安慰他說他母親很偉大,一個人那麼辛苦拉扯大他和他姐姐兩個孩子。後來發現他特別敏感,很在意自己的睡眠,常常感覺他同事或領導想打壓他,常常會為了很小的事情突然對我翻臉,大動肝火,情緒極不穩定,會為了一件事糾結很久,(對了,忘了告訴你們他是天枰座,典型的選擇困難癥),某些在我看來沒什麼的事情,在他那簡直比天大,後來導致我每次說話之前都要想一想,對他說完那句話會不會讓他下一秒變得暴跳起來,這種體驗非常糟糕,長這麼大,我還從沒遇過比他更喜怒無常的人。本來分手了我也並不想說他有什麼不好,現在想想,可能他體內還是遺傳了他父親的精神疾病基因吧?聽說精神分裂癥會遺傳,我覺得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巳經是發病的表現了。雖然巳分手,還是祝福他一切安好吧。


答案貢獻者:、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二丁目先生、火芯人、Aorqu用戶、Aorqu用戶、一只局、柯以新、趙正中男哥、匿名用戶、夕露沾我衣、唯一的伊、王利偉、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月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