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裂症患者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问题描述:精神分裂症患者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
去过精神病院做义工,接触了许多的精分病人,大部分是先天或是遗传,他们真的很敏感,其实他们不发病的时候真的蛮正常的,但是他们从医院里出来之后的社会会怎么看他们,有一些孩子还是中途辍学去看病中国对于这一块的保障和社会的认知还是有待提高


因为曾经得过这个病 我失去了所有的曾经的朋友
亲戚们 包括阿公阿幺叔叔姑姑 都是放弃我 曾经看到自己堂姐发状态 说自己烂泥扶不上墙 要不是因为有亲戚关系 早就放弃我了
还有很多 伤人的话
精神病院并不是什么好去处 起码在我们这儿 医生只是为了挣钱

恢复后 上大学在外被寝室人歧视 只能在外租房子
不敢对任何人说 包括家里人
可能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妈妈说
以后要好好的生活 不可以告诉别人我得过这个
想想也是。


我老叔有精神分裂已经有四年了吧 我知道他也不好过 他幻听 他易怒 可是我更心疼我阿公啊 他77了 为了让他情绪好 每天哄着他 下半夜 老叔要吃东西 没办法阿公就要去买 我不放心 就我去 老叔从来不吃药 因为他不想吃 不论怎样都不吃 这样只会导致他越来越严重 他会突然骂人 声嘶力竭的骂 说实话 我害怕 每次我都捂著耳朵 我有的时候希望他消失就好了 就剩我和阿公一样过得好 我也恨他 他把阿么气死了 我六岁爸爸肝癌去逝了 九岁妈妈出车祸了 从小和阿公阿么长大 我把阿么看的特别重要 阿么本来身体就不好 一次老叔犯病 把阿么气的病发 第二天就去逝了 我们也送过老叔去医院 可是医疗费实在太高 我又上大学 现在我上学时阿公自己在家 我不放心 我有时候真的会抱怨上天不公 大部分女生这个时候是最快乐的 我是个例外 我不知道我老叔这样到底该怎么办 他不肯吃药 不肯治疗


很庆幸今天通过Aorqu邮箱订阅看到此文。因为手机上线的,加之下午还有要事要去做 目前只看到了前面3、4楼。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年龄比我大了相当的岁数,以前我总是觉得她对我也是有好感的,但两度表白,第二次面对面时,她流着泪倾诉自己的过去,(看到有”匿名”选项 还是实说吧,她是我大学英语老师,1980年出生的,我1991年,大我11岁,但我一直只承认只有9岁差距)她说她大学一年级时得过“神经虚弱”(应该是这个名词吧。她大一 大概是2000或2001年)治疗了半年多(因为是家中的独生女,父母也是30岁左右时才生下她,算是晚育了,她读书太过拼命,导致得了这种病,“神经虚弱”),所以最后大一又复读了一年,而她很坚强,她所有同学甚至都不知道她的这些”变故”。(她大概是2004年大学部毕业 开始出来工作)然后表白的那晚她甚至告诉我曾谈了一个男朋友,在一起半年多,后来知道了她的病情,最后绝情分手 还打击她“鬼 才跟妳结婚 !”,这对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打击 甚至直接导致了她大学一年级时的“神经虚弱”病情直接又复发,并且变得更严重,最终导致了她现在“每天需要安眠药与镇定剂”才能正常生活与睡眠(我认为“(白天)正常生活”应该也需要这两种药剂(至少其中之一)辅助,但不确定是不是?亦或仅指晚上睡眠。她说她很难正常入眠,她也很喜欢茶和咖啡,但一喝咖啡 她就更难入眠)(她说的这件事应该是2004年左右?! 我大概今年2013年1月份面对面向她表白的),她甚至告诉我说她现在甚至还要她的父亲(今年差不多64岁左右)、母亲来照顾她,甚至不仅是吃那两种药,每晚她母亲还要帮她做按摩她才能睡眠!!

她还说过她还看赤中医,还针灸过,似乎最开始有些疗效,一次收费70元,长久做也是不少花费,后来她自己跟那个老中医学习 自己针灸,老中医还送了她一套针。(这件事让我觉得她很勇敢 让我一直很感动…)刚开始针灸有些效果,但好像最后效果也慢慢变得不太明显了…

对了,在向她告白的前一周左右我去过她家见过她的父母,在她家楼下时 她就先打电话让她父亲先收拾整理一下 她的一个学生要来。我记得她提到过至少两次,似乎她家经常因为她变得很乱,用我主观描述,就像一个不考虑后果的小孩把家中的东西搞得一团糟 那种感觉。甚至说得更直接一些(也有可能是我想象力太“丰富”)—-令我感觉她在夜晚 夜深时可能会发feng摔打东西…刚才说过了,是我主观这么觉得的,像第六感想象,事实上她并没有这么说过 她是否会这样,但至少我心里一直觉得她家的一些东西是因为她变乱,而那种乱 并不像我 只是平时东西随便乱放 那种“乱”。

我所知道的情况大概就这些,我也问过她 得的是什么病,但她始终不肯告诉我,只是说国外目前都没办法(根)治这种病。

我后来根据我所了解的讯息在网上搜索过,那时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一种病叫作“神经病”,但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那样的病,我也不敢再多想多猜测…

今天有幸在Aorqu看到此文,特发此文向各位Aorquer请教 这可能是什么病,和本文所谈到的病症是否有什么关联?希望能从各位Aorquer为里解开我一直无从问解的疑惑。

顺便说一句:我想这应该能算得上是一份爱吧,认识她 再过6天刚好两年,虽然两年和那些“七年之痒”还没法比,但若除去我和她未能有“交集”的时间,我觉得“两年”之于我的“人生”已经算是相当漫长了。至少在这将近一年半以来 我对她的思念 不曾有过一天的中断! I love you, Miss Tang !! 只是何时才能 解开我们之间的“结” yesterday once more?!…..


伯爵虽然已经去了,但是我还是觉得伯爵的回答很真实。

其实我一直觉得所谓的精神分裂的人,只是我们认为我们正常,他们不正常,其实在他们的眼里,我们是不正常的。我们之间只是活在不同的精神世界中而已。他们眼中的世界一定和我们一样的,只是精神世界和我们是分开的。


疯人记
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病,有时候我想或许我的病是吃药吃出来的,又或许我根本没病,只是别人的世界和我想的世界不大一样,虽然在他们眼中是同一件事,可是在我的眼中又是另一种样子,这种转变和转化,让我想到一个沙漏,摇动变换,交替互转,但我们看到的既是一个世界,又是另一个世界。我似乎不是疯子,我能正常的思考、思维,但我的思考思维别人都不能理解。未完


看了好多回答,想起来自己高三的那个时候就是有精神病的类似症状。
症状如下,成日恍惚,大脑里空空的,但有时候很满特别想找人倾诉,倾诉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另外一个人在第三视角在看我和朋友谈话,假如从第三者视角看的话情形正常,但是我脑袋中想的始终是另外一些事情。
有强烈的楚门的意识(大学才知道叫楚门),觉得我不仅是众人焦点,还在受着某人秘密观察,此症状尤其午睡尤甚。
现在没有这些症状…


推荐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留名,再答。


文笔不好。

以下事情不是编的。

我从小生活在比较富裕的家庭,至少在我们那个城市来说(G城,二线城市)

从小读贵族学校,班集体,家庭,都让我感到温暖,没有什么痛苦的童年回忆和阴影,想想童年都是美好的画面,和闺蜜,发小,朋友,同学,家人相处的很愉快。

上了国中以后开始学会打扮(女)跟着别的富二代去混(不知道这个词对不对)初二去夜店,酒吧,认识了一堆所谓的社会朋友。

上了初二跟家里的关系也是彻底破裂,但是我爸比较宠我,我要多少给多少吧……我妈那段时间也是天天哭。

那个时候不懂事比较看重所谓的朋友,认为有了他们就有了全世界,于是初二下我的成绩直线下滑,谈了几次恋爱,名声臭名远扬,从小到大的朋友也跟我疏远了,于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爸决定让我出国。

家里很多小孩都在国外读书,一致建议让我读完国中再出去,初二的内容我已经跟不走了,于是就转去了国际学校。

一年学费是两位数,班里同学是个位数。

落差很大,从万人的焦点变成了排挤的对象,为什么?因为我漂亮(没有自夸),刚转来就跟隔壁班男同学打成一片了(挺好笑的)招来了女生的不满。

一开始认为没什么,她们每天冷嘲热讽我根本不在意,我盼著周末除了学校可以去找我的朋友们,没有把她们当一回事。

是的,我爸开始节制我的开销,一个月给的零花钱不足之前的十分之一。

我没有钱去买所谓的潮牌,没有钱去定所谓的v区,没有钱去请他们喝酒,他们开始疏远我。

发现之后我觉得很寒心,整个心都是凉的,觉得被世界抛弃,这个时候我开始跟我爸吵架,我爸威胁我说不想读就不读了,自己出去赚钱,是的,我有同父异母的姐姐,所以我害怕我爸对我失望,我只能听他的话,乖乖在家,每天无事可做。

在一个学期后,我开始厌倦周围的一切,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对亲戚也是冷著脸,用我妈的话来说就是,没有人情味(我之前和他们关系很好)在学校她们越来越严重的排挤我,上升到直接叫我“绿茶”,我在学校里没有朋友,那群男生也是盲目的追求大众心理,觉得我恶心,在学校里传播我在之前学校的谣言(夸大其词了十倍左右),于是没有人跟我说话,班导是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听了谣言之后也开始对我持有有色眼镜。

这个时候我开始出现走在哪里都觉得有人在说我,一开始我觉得是我自己多想了或者是太敏感了,但是其实不是。

越来越严重,晚上失眠,通常三点才入睡,浅浅的睡两三个小时又会清醒,于是趴在宿舍窗台上看外面的车(宿舍在13楼)这样的状态维持了一个多月。

于是我尝试与我妈沟通,无果,她说我是玻璃心,于是我开始陆续出现无故掉泪和大叫或者大哭,我妈认为我是疯子,给我停了课,告诉我爸让我爸把我接走。

来我爸家里的第一天第二天我爸很耐心,后面开始越来越没有耐心,在他跟我说叫我“滚出去”以后,我回到了学校,老师担心出问题,让我妈每天来接我回去(之前是住校)

某一天在被一个男生告白我拒绝后,他那个嘲讽的笑意让我彻底失控,我开始在班里号啕大哭,并且我总觉得有人想让我死,我们教室在四楼,我冲到栏杆那里去,被晚自习老师截了下来,把我关在隔壁的会议室。

下了晚自习我疯了一样冲出学校,我怕,我怕他们异样的眼光,然后我开始怀疑我是谁,我在哪,我家里有谁,我是不是已经死了?我开始往别的地方走,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可能是学校附近的小区。

我在池塘边的凳子上坐了不知道多oii么还不死,我就是个绿茶,叫我滚。接着我听到高跟鞋的声音,我以为是班导,或者是我妈,我害怕极了。我四周张望发现没有人,我认为躲在水里就不会有人看见我了。

我跳到池塘里,好在池塘比较浅,只到我膝盖上面一点,我坐在里面,正好可以到我脖子下面一点,我没有什么知觉,我觉得害怕。

我记不得多久,我听到外面有声音,我以为是我幻听,之后小区里的保安朝我喊让我上来。我以为他要来抓我,我往别的地方跑,惊动了几个保安。

我被抓上去以后我以为我完蛋了,他们看我校服,把我送回了学校,这个时候只有值班室的保安在了,保安认出来我是国际班的学生,通知我班导,我求他别告诉班导,我跪着哭着喊著求他我说“求求你了叔叔,求求你”没用。

过了一会我妈的车往这边开,我开始往学校里面跑,那个保安来抓我,我开始尖叫(我有哮喘)叫了几下发现喘不过来气,开始体力不支的倒在地上,当时全身麻木,已经没有什么知觉了,大脑一片空白。

我妈过来把我拖上了车,轻言细语的跟保安道了谢。

“你怎么回事你,你有病就直说啊,不想上学不要给我装!”

我闭着眼睛一直在尖叫,我妈扇了我几个耳光,叫我闭嘴。

我说“求求你让我去死,求求你,好恶心我想解脱求求你”我也不记得我当时说了什么,我妈被吓到了。

第二天就开车把我送去我们省的精神病医院,诊断结果是重度抑郁,要求立即住院。

我爸为了要面子,给我找关系找了一间单独的病房。

我妈骂我赔钱货,装病装没了几万块。

刚住医院那几天,我每天都恍恍惚惚,昏昏欲睡(药物原因)什么都不记得,一天醒来几次,醒来的时候发生什么事情完全不记得。

没人照顾我,我爸请了一个看护,我爸妈来看过我几次,我只记得他们说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然后他们在吵架,我不感兴趣

第二个星期,我开始减少药量,每天可以开始活动了,下午就在楼下进行心理治疗,我爸妈坚决不让我找心理医生。

是第三个星期,我开始情绪稳定,没什么异常出现,我的主治医生告诉我爸建议我不要出国,我爸叹了口气说我是装的。

是的,休学一个学期后,我出国了。

到了国外,一切正常,住在亲戚家,我的社交能力恢复从前。

语言我没有什么压力和不适应(我英语还不错,托福最后一次考是92分)我才高一。

课程也很轻松跟的走,于是我认识了国外的华人留学圈。

他们比起国内的同学复杂得多。我开始思考如何与他们每个人都相处好,我每天换著不同的面孔与人相处。

过了半年,我已经忘记原来的我是什么样子了,我开始算计周围的人,如何让我得到最大利益。

九月份,我开始累了,没有出现幻听,我开始不想与人相处,不想与人说话,不想说话,每天就想在房间里睡觉,我不喜欢打游戏也不喜欢玩手机。

我推掉了微信上所有的局,我开始一个人在家里,我觉得这样很放松,只是夜晚开始做噩梦,反反复复清醒,我开始觉得身体不适,我去看了医生。

医生介意我药物治疗,他说我抑郁症复发了。

对了,上文忘记提及了,我出院后胖了整整三圈。药物的副作用。

我拒绝药物治疗,因为我的潜意识里还是要保持最完美的状态与人相处。

后半个月越来越严重,于是亲戚打电话跟我爸妈沟通,我爸妈决定让大陆庆回国。

说实话,现在我还是觉得很累,放不下包袱,是的我还在家,给学校请假了。

我不知道怎么办,真的好迷茫….


哈,这个问题是个坑。

就和这样的问题一样——

:“一头驴和一个猪在一起吃饭,本来说好了驴请客,猪吃了很多东西,买单的时候,猪却主动付了账单,请问,猪猪为什么这样做,是怎么想的呢?”

哈,冰雪聪明的网民不要入坑噢——

以上Joking

坐直了,好好解答:

高能预警——

这个人眼中的美味是这个样子,是不是患者就不得而知了。


求大家去看看微博上的 幸福安琪拉521和hotmail2014

求求你们了 求求你们了

真的很心疼他们 很像当年的小婷562

又不能帮助他们 只能来Aorqu求求大家了……

希望大家关注一下这两位……


需要陪伴,分担他对这个周边环境乃至这个世界的恐惧。可能无法理解他眼中的世界,只能创造一个安静的环境让他平息内心的躁动。(如果外界环境都不能安静怎么能让人内心逐渐宁静)

尊重他,因为从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就决定不论他变成什么模样,他都与自己深深相关。爱他(她)就只关乎亲情。

——这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亲人眼中的世界


最近因为一些原因学习了一些关于精神分裂症的知识,给大家介绍一下吧,我也怕我说的不好,希望大家斧正。

精神分裂症并不是像影视剧里说的那样分裂出了什么人格,精神分裂症的本质其实是一种功能的缺失(思维失常 情绪失常)

不同文化下都会出现精神分裂症,这一只属于人类的疾病,患者的特征非常的明显,如果可以的话你聊几句就能发现患者思考方式不对,患者并不以常人的方式思考,他们的交流方法总是很奇怪

精神分裂症的种类也很多
偏执狂分裂症 比如被迫害妄想症
紧张性分裂症 比如患者长时间不能动弹
情感性分裂症 精分和抑郁的结合体

病情本身是一种认知异常(松散联想)不能有序的组织好资讯,也可以叫离题思维

患者对抽象概念的模糊性认知,比方说你让患者写下一个句子,他可能会在纸上写‘句子’

患者会出现幻觉,相信不存在的事物,相信自己参与过历史大事,想象自己和已过世的人对话等等

产生幻觉是典型特征,幻听幻视,患者幻听的内容具有相似性,西方最多的是耶稣、撒旦、国家领导人

患者会呈现社会退缩,社会联系的缺失,影响的缺失

小概率的会与暴力事件有所关联

患者会有有严重的自残倾向,自残部位以生殖器排名第一,第二名是女性的乳房第三名是大腿

有一半的精分患者有自杀倾向,而且患者越是病情觉得到了缓解就越倾向于自杀

病症在患者受极大刺激后会显现,患者可能一直都很怪,小时候有幻想出来的玩伴,注意力常常不集中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当中,交不到朋友,但患者一直都没什么事,直到遭受了极大打击(一般出现在青春中后期,如果到30岁都没得就不会得了)

精分患者额皮质部位都不正常,额皮质在人25岁时才会成熟,所以推测患者在青春后期一些脆弱的额皮质被打击了

患病本身对社会地位高低贵贱没有差别,但得病之后患者的社会经济地位就开始有所不同了,这是处在社会最底层、最不被关心的疾病,这是人口统计的结果

——————————————————————-

原答案如下:

精神分裂艺术家奥格斯特·沃拉

童年时的画作

搬进奥地利伽格英艺术家之家后,风格变得更加精彩

动物和人的图形以及宗教、政治和性的符号充斥着他的画面

沃拉改变了他在伽格英的房间内饰,用醒目的、满是人物形象、符号、粗壮的标语和口号的壁画覆蓋墙壁和天花板

他还将自己的图画画在艺术家之家的外墙上,将作品放在小花园建筑的周围,让他们自然衰败,形成自然的、不断变化的环境


我有精神分裂,但我不是天才,最怕的是每天不可预知的臆测,我愿死在碌碌无为的时间里而不愿被平凡腐烂,我遗憾有限,折叠起梦话自以为最真实,活着活着,也就醒了。


美国电影《美丽心灵》讲的就是这个,看完就明白这个是什么病了


并没有那么荒诞,只不过是很普通的发生了一些本来没有发生的事,我刚刚和我妈讲,让小舅从美国再寄一台手机回来,我记得昨天晚上她还把手机盒扔我床上,我妈说没有啊,哪有收到什么手机,你记错了吧,我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梦,嗯…大概就是这样


像一辆胡乱行驶的车辆,没有办法控制。有一种情绪超越了各种关系甚至自我形象,未来的好坏。陷入一种充满死角的剧情里出不来。要么毁灭,或者只有毁灭了。

直到16岁到了那个脱离家庭的地方才知道原来一直接受着那些僵化,Ging,无情的思维。尽管那只是从一个地狱到了另一个地狱罢了。

要是可以的话一切从来就好了。

才不会渴求什么同情和怜爱呢,如果这个世界有那么多同情和怜爱,你又怎么会到渴望同情和怜爱的地步呢。


幻觉中的世界和现实中的世界。。


答案贡献者:、匿名用户、匿名用户、匿名用户、匿名用户、高文峰、匿名用户、匿名用户、kids弃蝶、凤大人、匿名用户、大快朵翌、匿名用户、匿名用户、罗密欧的空药瓶、王大可、韩山、匿名用户、匿名用户、周小林

1 thought on “精神分裂症患者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1. 我想精神分裂症的起源是当一个敏感的人不管是你年龄遇到了挫折、而没有及时得到心理上的指导帮助疏散压力,把全部的“压力”变成了“畸形的多面”思想幻觉耒解决问题:身体心理本身的误导!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