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裂癥患者眼中的世界是什麼樣的?

問題描述:精神分裂症患者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
我在大學期間得病,得病時把自己想象成天使,想象自己從地獄穿越到天堂,幻想自己成了拯救世界的人,幫助所有善良的人升入天堂,自己則是最後一個。。當時,看到電視上演災難片,以為地球要毀滅了。。。而天堂很美,有花有草,有親愛的人(老爸是那里掃大街的),總之,我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因為當時關在家里,有時,我還認為自己是在火星上,爸爸媽媽實際是每天換兩個人來照看我,給我送來食物和水。。總之,奇奇怪怪的想法很多,現在醫生都不能確定我當時是否是精神分裂癥。當然,期間我也有過懷疑別人下毒之類的想法,但仍不能確診,後來的藥是按精神分裂癥服的。


好想邀請@薛之謙 回答這個問題來


看過一部電影講的就是精神分裂癥患者,看完之後我真的是久久不能入睡,那是一種蒼涼無助自欺欺人的感覺你以種樣子出現對待別人,緊接著又以另一種狀態面對別人,別人對覺得你莫名其妙,逐漸遠離你,然而你自己都不知道別人為什麼這麼對你。這部電影里是說主人公精神分裂癥認識了一個特別好的朋友,長時間認識後發現這個朋友做事有些變態,殺狗吃狗肉,甚至還殺人,最後還要對你下毒手,你猛然間回憶點點滴滴,你發現壓根沒這個人,一切的一切都是只有你自己在做這些事,你會變得崩潰還是願意繼續假設這個人存在呢?精神分裂癥是個需要被理解被幫助的群體!


。未編輯完

我母親就是,而且有十年了,中間有多次反復,小時候在這種陰影中度過了很多時間。

起因是父親去世,幾天幾夜沒睡覺,開始產生幻覺,可以聽見父親說話,看見中國神話中的陰間事物。

前五年經常反復,但每次住院通常只需要一個月,一般出院已經和正常一樣,通過調整藥物完全看不出是病人。

但是有個問題,她信迷信,不光信佛教,也信一些太上老君什麼的東西。不過每次我和她說,她到自在,說只是一個精神寄托,不會影響正常生活。但只要她發病,產生的幻覺一定和這些有關。

發病往往都是因為壓力失眠,。

最近的一次是因為我的學業問題,需要親戚找一點關系看能否大一轉專業,但沒一個幫得上,有能幫的不願意幫,當然都在情理之中。這時她已經和正常人一樣生活了五年了,大家都以為她康復了。我就像一個正常孩子那樣,跟自己母親抱怨了非常多,而且現專業也是她推薦我選的,那時我已忘了她是病人。母親

壓力特別大,失眠,好像也沒有加藥。那段時間她在我姨媽身邊(有正常工作的),前期發病姨媽沒太註意,就是有一些木訥,等到胡言亂語已經不能控制了。

(親戚們覺得我大了,也許是想讓我成長也許是甩鍋,從送病人去醫院,到所有的簽字辦手續,除了一個老外婆陪了我一段,全程沒一個人管。我能辦,但是有點看透他們。。)

這次住了整整兩個月,一個多月的時候已經邏輯很清晰了,但我堅持要求住滿兩個月。出來和正常人一模一樣。她又回去上班,同事以為她是動了一個大手術。(我母親的精分從來沒有出現過狂躁現象,所以危險很小)


標題:天才在左,瘋子在右
我沒有完整地看完這本書,只是翻過這本書。感覺這本書對醫生治療患者,以及患者自愈會有很大幫助。
我已經痊愈七年。七年前,我也被診斷為精神分裂,三個月,可能外人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我當時出現了幻聽幻視。可能當時,就我最要好的朋友被問過:你聽得到的心在說話嗎?那時,自己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當然,現在看來,just soso。
精神分裂患者的言論觀點一般都很具有邏輯性,哪怕是天才在左,瘋子在右里的想法,我都完全能理解。但恐怕都存在非常不嚴謹,邏輯上存在很大漏洞的問題。
還有一個字,就是性。這個可能也是一個重要的點,或許患病與性,與愛相關。


除了我自己我誰都不敢相信,醫生開的藥並不想吃,因為害怕治好病還是只有我一個人。


Sina Visitor System 一個個人微博。不知道這麼放可不可以……


《天才向左,瘋子向右》


推薦《天才在左瘋子在右》這本書,看了啟發很大


真正的了解精神分裂是年初的時候,這個人是我的婆婆,也剛了解到精神分裂的遺傳傾向,內心十分的迷茫。因為這意味著老公和以後的孩子可能加起來有五分之一得病的概率。而現在面臨的最大的問題是我自己的性格。從小性格就比較悲觀,典型的悲觀主義者,現在兩個人的相處出了很大的問題,我總是往最壞的結果去想,希望能有一個更有保障的未來。一直以來給了他很多的壓力,以前不知道這樣不好,但是仍然控制不住自己。前段時間他坦言已經出現過不好的現象,真的很迷茫。


為什麼都是幻覺幻聽,還有臆想癥精神分裂癥就沒別的癥狀了嗎?我常常會自言自語還會覺得有另外一個我存在我和她性格不一樣還有就是我脾氣最近變得暴躁了


我有一個發小,我們從國小開始就是很好的朋友,上了國中後,因為她爸爸是那個中學的校長,我們班導的老公是教學主任但是一直想上位(結果人家最後也成功了==)。她不是那種特別機靈的女孩,不過性格溫柔有點小內向,熟了後感覺還是人很好的,因為腿有一點毛病學習成績也一般所以一直有點小自卑。我爸爸當時是那里的總會計師,也算個副總的位置吧。但是我們年級主任經常性巴結我們班另一個工會主席的兒子,我爸爸和那個工會主席有過節。

我是想說什麼呢?當時我和我發小就這麼被老師帶著同學孤立了。

後來上了高中,她爸爸換了另一個中學去當校長,她進了當時我們省排名前三的高中,我也轉學了。我偶爾跟以前的同學打電話聽別人說,她的新學校人都不錯,對她也挺好,只是因為從前的經歷有些被害妄想,有時還會拿小刀自殘,嗯對,就是把胳膊劃的一血道一血道那種。

我性格比較糙也比較中二,高中犯了幾年神經控訴了幾年教育弊端外帶跟老師對著幹了幾年,聯考完後包括上了大學,接著由著自己的性子胡整了幾年,結果原本有抑鬱癥(高中中度。大學前兩年輕度)倒是莫名其妙的康復了。她呢,高中畢業考上了一個三本,然後就被送到了某國讀大學。

因為我們一直關系都很好,那時候我也打算著出國,就經常拉著她qq聊天打聽些外面的情況(每個打算出國讀書的人都有這個階段吧,笑~

那幾年她貌似時運不濟,經常出些這樣那樣的事情。我一個八卦女僅憑著一腔熱情也不是很了解具體情況常常qq上幫她分析來分析去,現在想起來還是有些愧疚(主要覺得自己幫忙貌似起了反作用)。她的當時的情況大多出國讀書的人也都經歷過,也就是是語言不夠好,上課聽不懂,平日里也只跟男朋友拍拖剩下也就是宅了。她告訴我某國人歧視很嚴重,我在當時在國內,漫天都是國內吃住不放心,房價高漲污染嚴重等等一系列的新聞。當時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國外再怎麼應該比國內好吧,再說都21世紀了,哪個受過教育的人不會羞於「種族歧視」這樣的字眼?

再後來就感覺越來越不對,那個時候還是用人人,她經常性發表一些日志,有些是表達政治觀點的,有些是聲討我們從前中學哪些孤立她的人的,不論哪種都有一個共性就是充滿了攻擊性。

現在看起來,一個從前有些靦腆有些害羞性格單純的小姑娘做出發表這種動輒問候人家老母的文章,是不是有點怪誕?

再再後來我們因為一些事情發生口角我一時激動就把她拉黑了。我聽我媽說她爸爸找了一個小三,她媽媽經常在單位鬧得雞飛狗跳,但是她不知道。我知道她一直不喜歡她媽媽可是超級粘她爸爸的,她要是知道了得多傷心啊。

在我出國後一直想去某國找她,想知道她生活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等我們再聯系的時候得知她已經回國去某城市定居了。

我出國後經歷也是夠崎嶇的,碰上過蠻不講理的外國室友當街遇過流氓,睡過機場睡過車站,偶爾半夜感慨人情涼薄的時候突然明白了她當時的處境。

只是這時的她,貌似已經除了她現任男友完全不會信任第二個人了。

聽說她回國後其實還不錯,工資沒幾個月就漲到了10k,前不久還拿到了某校的博士錄取通知書,和男友也快結婚了。但是她在那個城市里沒有別的朋友,嗯對,一個也沒有。我微信勸她多跟別人拍拖,但是不久後所有的社交網絡我都跟她徹底失聯了(呵呵

寫下這些,不是為了評價批判些什麼。我沒有精神科醫生的水準,對於別人有病與否更沒有發言權。只是做為一個被曾經最好的朋友猜忌的人,希望你能從我和我朋友的經歷中明白些什麼,以史為鏡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就是這樣。

一直都很羨慕那些經歷過各種不測但是卻還是可以活的樂觀開朗的人,我也一直想告訴她,盡管有各種事端各種不順,但是這個世界其實還是要比她想象的要溫暖善良啊(比如我==


精神分裂?這是相對不被稱作另類精神疾病的大多數「正常人」的形容詞,這個世界每時每刻都不同,難道只有中國是個”文明”的國度?國外的精神分裂患者的身處何境,作者,你是生活的詩人。


昨天剛好看了《暴瘋語》,感觸很深,關愛精神病患者,拒絕歧視


我分不清楚精神疾病的界限,不過曾有一次差點患上精神病的體驗。08年進入市里面最好的高中,類似軍事化教學。各方面都不人性。宿舍牙刷和牙膏要擺成一定的角度,水池用完不能有一滴水。可見一斑。之前從未住過校,學校里面沒有一個我認識的人。平時不能用電話聯系之前的朋友和父母。周末只有半天假也不夠回家。才進去1個月我突然很執著的糾結一個問題:我到底是誰。好像不弄清楚這個問題我就不能進行下一步工作,吃不下飯,聽不進課,睡不好覺。這種感覺絕望又恐怖。舉個例子,同學叫我33 把你的作業交過來,我交給她的同時我會痛苦的想 剛才是誰交給她的作業,我嗎?我是誰,交給她作業的人又是誰,那個人是我嗎?我又是誰啊!!那段時間每天都哭。我糾結的問題在於我是誰這個問題。 最後再也沒思考這個問題的原因是我被同意住校外了,有阿姨照顧,認識了合租的一個小姐姐,我的生活沒有被壓抑了。


從很小的時候就感覺自己有抑鬱傾向,但是害怕別人太過關註都深深的藏起來,卻不知這種行為更加深的傷害了自己一直到前兩年開始出現幻覺,每天晚上接近凌晨都能聽到石頭碰撞的聲音,非常吵一開始還以為是樓上的原因,後來問了同住的室友才知道根本就沒有聲音,就算早早睡著凌晨也會突然醒來被石頭碰撞的聲音吵醒。後來開始做噩夢每天還是兩點準時嚇醒,然後要等到天亮才能睡著。當然噩夢把我從小折磨到大但這個程度的還是那段時間。很小的時候自殺過很多次。死去活來 對活過來了。這些家人都不知道,因為奇怪的家庭氛圍也是導致自己這樣的很大一部分,別問我怎麼活過來的 不想提。至於現在我在很努力的生活,每天瑜伽看書培訓努力提升自己。嚴格來說我沒有痊愈反而更嚴重了,因為一開始支撐自己活下去的是我想要有尊嚴的死去。就是跟自己在較勁。不管怎麼樣我不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但如果可以選擇再也不想重來。說了這麼多似乎跑題了。其實想說的只是生活還在繼續……


精神分裂者靈魂里住著天才,因此他們被叫做瘋子。


我媽媽在我小時候曾經患過一次精神方面的疾病,不知道是不是精神分裂,聽我家人說是被嚇到才這樣的。她那時的癥狀就是不跟任何人說話,誰也不認識。後來好了,但有時會跟我說有東西纏著她。有次我一個親戚從我姥姥家離開經過我們家,我媽說我姥爺跟在那個親戚後面(我姥爺已經去世好多年了),當時聽了我渾身起雞皮疙瘩。現在我媽狀況很好。

我舅舅家的一表哥也曾經精神分裂,那時我不知道。當時在姥姥家,他也過去玩了,但說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話。只記得他說自己是蔣介石。我姥姥把他罵了一頓。他以前是個很溫順性格很好的人,我當時也沒多想,後來才知道他得病了。聽說他經常半夜往我姨家跑,我姨第二天再把他送回家。那時他已經結婚,他老婆比較強勢,可能是吵架受刺激了才這得病的。家人經常帶他去看病,後來也好了。


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回答這個問題,因為確實不知道他們眼中的世界是什麼樣的。我的母親患有精神分裂癥,在我看來她非常的敏感。樓下的鞭炮聲,汽車聲是對她的不滿。電視里講到有個男人有小三還生了孩子,一直瞞著自己的妻子,她就會生氣到想砸盤子,認為我父親也是這樣的。她認為周圍所有的東西都被壞人控制,所有的事情都是想害她。她覺得婆家虧欠她太多,是想拿她當生育工具,孩子(也就是我)養大了就把孩子搶走,然後一腳把她踢開。她認為自己的父母並不愛自己,覺得她從小受到家庭的冷落。她經常陷進自己的牛角尖里,這時候我們說什麼都是沒用的。
我小時候她就一直是這樣。但當時我爸和我都沒有意識到這是一種病,只是覺得這是她心態的問題(因為我小時候我們家就在不同城市遷徙,總感覺她是因為不適應才會這樣的)。我從小就養成了對她察言觀色的習慣,她不開心我就哄著她(但是基本是沒用的)。她經常和父親吵架,有試圖自殺過一次,被搶救回來。我長大之後她就有時會跟我分享她的一些想法,大多都是消極的,在我看來有些不能理解的。
到了前幾年,也許是爸爸認為我長大了,就告訴我說他覺得媽媽可能患上了精神分裂癥。說實在,一開始我覺得這太可笑了。我媽媽邏輯清晰,語言清楚,怎麼可能是精神分裂癥。查了資料以後才發現精神分裂癥里面有些癥狀真的是跟媽媽的表現相吻合。爸爸說我聯考的那段時間,其實媽媽的癥狀很嚴重,他有想過送媽媽去醫院,但是因為心疼我和媽媽,所以一邊上班,一邊照顧我媽媽和我。對了,我媽媽從我國小三年級開始就不上班了,不適應工作的環境。我當時還覺得要聯考了為什麼他們還總是對我冷冷淡淡,家里的氣氛還是那麼壓抑,還跟爸爸發過脾氣。現在想想自己也是不懂事,那是他們承受的壓力比我應該大多了。
我聯考後我爸爸就辭職了陪著我媽媽。媽媽現在有服用一些藥物,不過不是非常強的藥性的,精神狀態好了許多。其實精神方面的疾病很容易被忽略,特別是癥狀不嚴重的時候,最容易被身邊最親近的人忽視,以為他這個人本來就是這樣。其實忽視的結果就是不理解,以至於造成更大的矛盾(我小時候我爸媽吵架就是因為這個)。早發現,早幹預,總是最好的辦法。


答案貢獻者:、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張壯壯、匿名用戶、匿名用戶、na Pro、匿名用戶、未羊NAUIL、耳東凱、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小軒、橙子、匿名用戶、匿名用戶、SHERLL、匿名用戶、匿名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