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裂癥患者眼中的世界是什麼樣的?

問題描述:精神分裂症患者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

年初確定患上精神分裂,總覺得所有人說的話是反的,覺的要被人拋棄,覺的對方說的都是假話,胡思亂想,很奇怪的一種現象


明明別人背著我,我仿佛可以看見他在偷偷地笑,人們都在笑,我感覺他們想要殺我。


我想知道如果患者發病的時候一直緊緊地抱住他/她,會不會讓他/她得到一些安慰。


還不錯啊,有種創世神的感覺。


疲憊於爭搶軀體里另一個我了。


感覺不到美醜的概念,每天吃了藥就是很懶,害怕自己拿不到大學部畢業證書,還怕停藥後會復發,生不如死的感覺。


請問你是什麼星座?


剛才測試了自己的基因,發現有比正常人高出4倍成為精神分裂病人的風險,於是趕緊過來看看,準備準備。


你們都是一幫精神病,根本不理解我


今年,我高三, 我是由於書箱子在右下角,所以我會經常低頭取書,所以和後面的女同學產生了誤會。於是她天天監視我,導致我走路做事都不敢低頭,慢慢的我才發現無論男女生的腿我只要看到就會特別恐懼,我耳邊經常會幻聽有人議論我,甚至做題出現幻覺,情緒大起大落,懷疑所有的女生,甚至我母親。目前正在家休養。


剛想說什麼來著就忘了….


最嚴重的事情是相當於走神,長期並經常性走神。


匿名寫一條吧,我94年的,高中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得了輕度的精神分裂癥,無意中看到得贊最多的那篇文章才想起來原來自己也得過類似的病,不過現在已基本好了。其實自己都不敢相信,高中得過那種病,我都沒有休學,記得當時吃藥,藥物副作用特別嚴重,每天嗜睡,還記得一次全身肌肉僵直,舌頭伸直了收不回來,最後我爸帶我打的士到省城註射了藥物才好了。當時就是受迫害妄想癥吧,不過幸好現在好了啊。現在已經大二了,最後高三努力還考上了國內十名左右的高校,回想起來自己挺幸運的,從這場大病中全身而出,沒有留下任何陰影。對於那些深處病患的人,祝福他們吧。得過那種病的人的痛苦我是了解的,自己已經不能有清楚的認知了。感謝我的媽媽吧,那時候她最勞累,我也傷害了她好多。幸好風雨過後,風輕雲淡,我依舊是他們的驕傲,在大學里一切都好啊。


這張圖是醫院來測試是否精神分裂

有很多偽精神分裂,最好測試一下吧


今天清關註列表,發現我在Aorqu上關註了一個奇怪的人,她有典型的精分癥狀。↓

當時好像是她回答了一個怎麼跟高富帥拍拖的問題才關註的(´•༝•`)但是今天我發現她其他的回答充滿了精分的色彩,都是關於她的高富帥男友的——

他是霸道總裁型。

他很早慧,20歲就大四了。

他是校草,收了36個蘋果。

他一年花4個億,收了36個蘋果。

他厭倦了商海的廝殺,只喜歡她的傻白甜。

他還是sm的練習生。

然而甜蜜的故事剛展開,劇情就急轉而下——

他胃癌晚期,而且是熊貓血,只有她能救她。

不只得了胃癌,他還有了腦病。
最後他失憶了。

…………………………
wtf~?!!!⊙▂⊙這高富帥男友絕對是精分產物啊!


本人,患病一年多。十五歲被確診。目前還在休學。很奇怪吧,一個花一樣年紀而且曾經成績不錯的孩子竟然被確診為精神病。有時候我自己都會想,老天為什麼對我這麼不公平?而有時又覺得自己是上帝選中羽翼帶有缺陷的天使。一直處於一個吃藥、停藥、復發、繼續吃藥的狀態。每次復發的癥狀都不太一樣,但大同小異。
最近一次發病就是上周了,腦子可以說很清楚,但就是因為清楚才顯得過分痛苦。除了普通患者有的被害妄想和幻聽外,還有些悲觀厭世甚至自殘過自己。有時候覺得最好壟斷這一切都方法就是殺死自己。難受或者痛苦已經不能形容這種種了。在泥潭里自我挽救,掙紮中仿佛雙腿被極冷的海草纏繞,拼命抓著陽光,可陽光卻消失了,放棄掙紮,慢慢陷入。以為窒息了就沒事了,可是沒想到瀕臨死亡前又把你撈了起來,又往巖漿靠近。更可怕的是偏見和歧視。因為幻聽差點用棉簽戳聾自己的耳朵。大街小巷上似乎都在議論著自己。無人足以信任。病痛讓我失去了很多我所珍視的東西,但老天爺沒有對我那麼狠,賜給我很多對我好關心我的人,有的是有血緣關系的親人,有的是知心的朋友,有的甚至素不相識。我的母親曾經得過這種病,所以比別人更能理解我,照顧我。這一切讓我更加懂得愛身邊的人。如果沒有他們在迷霧中牽著我的手前進,我可能早就像一些重癥的病人一樣不省人事。
任何精神病(或者說任何病)都有獨屬的痛苦,生而為人就必須經歷點苦難,熬過去就會看到落葉紛飛的秋天。
別害怕,一切都會過去的,既然魔鬼重新來過,也要有勇氣去面對去打敗他。
只要活著就會有希望好起來。


您好,您的文章由於含有敏感詞匯,經用戶舉報,我們已將文章刪除
Aorqu管理員


我一直相信自己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曾經因為天天研究自殺被送去住院。
我現在的女友,是那時特別聊得來的好友。叫F。

大概在她第二次來醫院陪我,好像是下午,我睡著了。那段時間在做顱磁共振的理療,一閉上眼就可以看見很多神奇的畫面。我畫畫給她看,她鼓勵我畫。嗯,醫院里頭圓珠筆是違禁品。尖銳可以傷人。畫畫得被看著。

我沒想過能有一天會和F在一起的,F很高很帥,做事說話都超級有范兒,朋友多啊,萬人迷。
暗戀她的我天天都做著種種能幫助自己結束痛苦的嘗試,即使到今天也從未停止。要想盡辦法讓她離我遠點才對。讓人平白承受失去很殘忍。
直到有個下午我看見和F在一起的畫面後開始貪生。是那種有觸感的白日夢。我爸在爬山途中抱了一條農莊養的小黑狗回家來陪我。因為我夢見晚上的小狗後,對老爸描述了小狗的模樣。

於是最近記起看見F養的小米路在家樓下跑來跑去的樣子就是那天夢的樣子。深覺那就是我家的小哈尼一見米路就變得十分不矜持的因。

如今我們一起後的生活好像幾年前的夢一樣。依然有很多讓我醒來分不清是否現實的夢。現在的我越來越怕死。一晚都不舍得不在F身邊。今天早上我半醒間又看見F老得牙齒都枯了的模樣。看見那時候的我心里還有很多水母。


「咱們把這個問題回答了吧」
「要答你答,我還忙著睡覺呢」


答案貢獻者:、嘟嘟、匿名用戶、我要長高、Aorqu用戶、李昱澤、Gihghj、老蟲、匿名用戶、匿名用戶、虛木、lcx、文文、匿名用戶、亦石、乖貓、匿名用戶、鈴屋什造、匿名用戶、超級慫的流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