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 59 分強行不給過的老師是一種怎麼樣的存在?

問題描述:59分強行不給過的老師是一種怎麼樣的存在。
, , , ,
六個核桃:

我們民法老師說,給59就是為了提一提平均分…實際上59都是便宜你!但是要是你能過,還給你59幹嘛( •ิ_• ิ)(傲嬌臉。
跑個題ʕ•ﻌ•ʔ
輔修稅務雙學位的閨蜜講給我聽的,老師和主修的學生說,那些雙學位的卷子,好多都過不了,我之所以死活都要給他們60,就是因為明年不想再看到他們的卷子…
明年…
也不想看…
不想看…

所以絕大多數情況下…根本不是故意…是老師盡力了_(:з」∠)_


Aorqu用戶:
小兼職老師過來強答一發。同學,你以為你考59,這可能是個美麗的誤會。因為你看不到,在這背後老師幫你拉平時分,已經拉到忍無可忍的高度了,卻還是不能助你及格。 所以,為了不讓我的學生有這種誤會,我直接會把無法及格的同學的分數降到50左右,這樣也沒有遺憾,好好補考吧。(不要以為老師喜歡讓你補考,補考還要重新出卷子,批卷子,輸成績,麻煩死了。老師當然希望每個學生都及格啦,傻瓜~)


天涯鳥:

坐標廈門我們學校就有一個老師是這樣一種存在。
一外國語學院的男老師,估計是閩南人,口音如同天書那英語說是印度鄉村學的阿拉伯口音絕對不誇張,本來我以為是因為閩南人的緣故後來聽說閩南同學也聽不懂。。。。
有次考試他在前邊說了一堆,漢語,但我一個字兒都沒聽懂,只聽懂了最後一句,大家猜是啥? 沒錯,就是,我知道你說的是什麼鬼! 我勒個去,心聲啊!! 然後此老師長得極其猥瑣,據說調戲女學生,然後每學期都掛一批人,因為這樣就會收禮,或者是錢,或者是不知道是什麼,我就多次栽在此人手裡(我們對外漢語沒外教也就罷了,能不能整個正常的中教)。
此賤人,每次補考補習,約時間,一個月能放我六次鴿子,六次,六次。。。我都要變成鴿子了好么!!!
本來我也知道我英語確實也不行,雖然心有怨念但也得乖乖補考。
但是有一次,我在教務處幫忙,發現一個問題。。。。。一位外國語學院的老師上課遲到說是堵車,尼瑪上午10點半的你糊弄鬼呢啊(你這絕對是嘲笑教務處老師窮沒車啊)!尼瑪你一節課一個半小時你遲到一個小時態度好點也行啊,一副吊樣兒!教學事故知不知道啊!學生時間不是時間啊!這要是擱醫院你看有沒有醫鬧!結果教務處老師怒了,再這樣必須不能夠了!
至此,我才知道原來全外國語學院的老師都一個德行,全體上了教務處黑名單了!
此時我才知道全學院一起裝叉是什麼樣子!外國語的老師們,你說你們要是會個全宇宙最難最神奇最讓人望而生畏的語言也就罷了,你說只有英語和日語,還是尼瑪印度鄉村口音,說白了,別人要想取代很容易,你說你心咋這么大呢!你一直仰脖兒看人我可以理解成是因為你矮,也可以理解成你裝!
我能說教務處老師在那罵我在底下偷樂么!(此處可以腦補咆哮姐的聲音)


無盡的遠方:

針對@皮耶霍 老師的答案。打擾了各位的時間線,長文預警。

自我相關:西安某211,大三在讀

皮老師是一位認真、負責、有責任心的老師,我非常敬佩他,並學習他優良的品質。但有些可說可不說的觀點,實在不吐不快。

有人說點皮老師反對的都是這四門掛了的?不厚道的笑了,我也厚顏無恥的自誇一下,馬哲毛概史綱三門班一,年級也是前三。

然?並卵。

我反對皮老師的第一條,是他認為自己讓大家的演講表達能力提升了,小組合作提升了——這是上他的課的重要收穫之一。

我反對的原因很簡單,我的這三門課成績高的原因就是因為學校「課程改革」,話題演講與小組合作佔了這三門很高的權重,不幸我有些嘴皮,又做得一手prezi,我深知這個命題是個毫無異議的偽命題。

是的就這么自信,您那點強度的小組鍛煉和演講壓力,不夠那些沒這方面天分的人成長起來。在這方面說好聽點是鼓勵他們多鍛煉,難聽點就是惡心和難為他們。
我也勸想要提高表達能力的同學,對於畏懼者或者生疏者,演講第一重要是選好講題,紮實內容,自信才能生髮,毛概課的presentation?您在浪費他們的時間。出門左轉學校辯論隊,或者去蹭別的學校的類似組織,收穫遠大於在這種課上鍛煉。

我反對皮老師的第二條,是他認為自己教會了學生敬畏規則。

我還是一句話撂這里
沒有人會在掛一門課時學會敬畏規則,如果是,那他實在太善於學習了。絕大部分的人在收到掛後只會抱怨老師以及發發牢騷最後準備補考。這點打擊還教不會他們。

說來也諷刺 ,我在學生組織里也工作過許多時間,做過班代做過學生頭頭,當我面對別人問我XX事有何意義而我回答不上來時,我就會說,它鍛煉了同學們的表達能力與溝通協作能力。而當別人質疑這個組織的意義時,我們一定會回一句:我們讓學弟學妹明白了規則的重要性。

這不是說學生組織學不到規則,學不到表達和協作,而是每個人的特質是不同的,有的人性格決定了他是個台上瘋,有的人反覆被提醒就是做不到按時到會,學生在大學學習東西,掌握與拓展技能是被啟發的。而像組織溝通、語言表達、規則適應這三條又是被反覆啟發並暗示的,該學會的早學會了,性格不對路的是要用巨大的代價去啟發他們的。一節思修課/馬哲課就能扭轉天地啦?皮老師未免太自信。

我反對皮老師的第三條,是他認為學生上這些課不聽講是需要改正的/教育的。
我還記得,我在馬哲的演講中揶揄過大家,說這門課是我們在座各位的父母送給我們的休息時間(同學大部分為94,95年生人),沒有他們的上躥下跳,就沒有我們趕作業的空檔。
從何時開始,這幾門課竟成了一部分人眼中價值豐富,博大精深的知識海洋了?而且是好好學48學時就可以獲取的那種?諸位都是有專業課壓身的苦逼學生,拿出時間來鑽研一下本業不好嗎,看著你們辛苦的從近代史綱要里汲取知識,我都嫌累。
不用拿「你讀懂馬克思理論、毛澤東思想概論了嗎」來壓我,我承認48個學時我學不懂,但我更不信有人能48學時講清楚。
另外,仔細分析也能發現,凡是大家公認講課水準高的老師,人格魅力與超脫課本的話題是佔了很大比重的,沒有多少老師是通過講通了馬克思主義而獲得同學們欽佩的,原因無它,第一講不通,第二學生沒興趣。

我反對皮老師的第四條,是他為了督促學生學習這門課,設計了一套可怕的評價體系,而不是優化講課內容,提升講課水準。

講真的,我個人最怕這種龐雜的計分體系來妄圖框住我的老師,如果我攤上了您——我肯定會栽您手裡,因為我有得分強迫症。但我無比憎恨您用它浪費我的時間,造成我的心裡不安,PPT、演講、發言、提問、小組討論…如果我可以一場辯論就一個話題無論深度還是廣度打爆您的說法換得一個及格,我一定會這么做,一想到我的時間要用來做大量無意義的事,以換取一個可憐的不確定的加分項——而且它本身沒什麼價值。
我就會心裡窩火,這種感覺僅此於活動預算收集、貼發票——一種有意無意的刁難,以讓人麻木得產生「麻煩的事情即是重要的事情的錯覺」

與各位臆測相反,我也是個非常喜歡講規則的人,我喜歡的規則包括但不限於:從不遲到,能簡訊通知到的事情堅決不開會,事務管理清晰而有必要等
但絕對不包括:形式多樣的浪費時間。對,說的就是您這個體系。

很多人沒有意識到思政課問題的根源在於學校黨政不分而造成的政宣強力插手教育,這並沒有關系,畢竟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與這個奇怪的體系只需要纏斗三四年就會永遠離開。
但以為政宣思想混進了教育體系,就也是教育了,就盼著大家兢兢業業學習了,這樣的思政教育者,自身認知就出了問題。

泰勒、高斯與馮諾伊曼的偉大,是深入骨髓的,而有些偉大,卻只寫在了紙上。


Aorqu用戶:
我剛當老師的時候,也有過這樣的事情,因為最終成績要綜合期中期末和平時成績,套個公式一算,59分剛好,那就不及格吧,年少無知哇!後來為了避免麻煩,改成手動修正,能找齊分數通過的,就都給過,實在昧著良心也找不齊的,想辦法減幾分,嗯,至少減到55吧,從此世界清靜了

——————————分割線————————————————-
補充一點,現在幾乎所有的高校成績都是教務管理系統提交了,這意味著什麼呢?就是你如果能看到你這門課掛了,老師已經把成績提交了,通常系統裡頭老師就沒有權限來改成績了,這時候你再來找老師一哭二鬧賣萌打滾,老師也沒啥辦法,畢竟給教務處提交修改成績申請單,對老師來說是個巨大的麻煩。所以呢,真覺得考得很差,想求老師通融通融的話,趁早。

再補充一點,現在沒有多少老師會卡著學生不及格,一般能給及格都會給及格的,除非實在是很差。個人經驗,確實好的學生,我會給個很高的分數,盡量不給學生不及格,但是會根據成績高低來區分學生的好壞。那麼,如果你真的不及格了,想找老師通融通融,咋說呢?千萬別拿我要出國,我要保研,我參加了團委學生會的好多巨牛逼活動所以沒考好這類理由來跟老師說,必殺!


Aorqu用戶:
必須來答

很多人說是你考了40多然後老師強行拉到59是為了給你面子,然而表示強行拉分有可能,但目的絕對不是為了讓你分數好看,而是「惡心你一下」,告訴你,我可以讓你過,但是,就是不給你過。

講經歷,碼農系,大二的時候有一門專業選修課,大家知道,碼農系的專業課基本都是買一送一,選了課還帶一節實驗課那種,這門就是這樣。但是,我們的實驗課基本大二開始就是去不去都可以了,去了可以問問助教問題,不去也沒關系,上機作業交上就行。

當時我們班四個人報了雙學位班,每天晚上都要上課,而那門課的實驗課也是晚上,如果當天晚上不選雙學位的課可能就要拖到大四再上,於是我們幾人商量一下,決定和老師說一下不去上實驗但是作業按時交。

後來我們選了一個人給老師發郵件說明情況,老師也回復同意了。

結果,下學期這門課出分的時候,我們四個人,發郵件的過了61,我59,另兩個58。

找老師,還提了郵件的事,結果老師說實驗課簽到有15分,你們沒來,不能給你們(好吧,其他同學以為我們和老師交流過了也就沒和我們說過實驗課要簽到的事),還特意拿出我們的卷面分和平時分,算完正好是我們的分數,而且,根據我的卷面分,我的作業分扣了分正好59,另兩個人中至少有一個,卷面分比我低,作業就給了滿分,總分58。

這樣你說老師故意讓我們分數好看,我真是不相信的,尤其是分數比我低的兩位,都是小型學霸,本渣掛了也是實力不濟,80人的班也是15%左右的排名,怎麼兩個學霸都剛剛好卡在了58的線上掛了,作業分也是有意為之吧。

後來我們分析如下:老師只記得開學給他發郵件的那個,給過了,剩下我們三個,忘了,開學再說這事,改分面子也掛不住,於是掛了就掛了吧。

也許是我等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續,專業選修課學分夠就行了,我們三個後來就用其他課補齊了。

再續,當時對這事感到很惡心,不過後來讀研究所的時候每天見這老師50歲左右的人還每天蹬山地車背雙肩包來上班,也感覺這老師很可愛了~\(≧▽≦)/~。


CCafe:

啊⋯⋯看到59分就想起了一段黑歷史啊⋯⋯我大學就只掛過一門課啊,就是給我59分啊⋯⋯科目我都不好意思說啊⋯⋯因為一說出來所有人的第一反應就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都能掛⋯⋯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那TMD體育啊⋯⋯不過我們學校體育還是很BT的⋯⋯尤其是球類⋯⋯關鍵我還不是球類呀⋯⋯大一選課選晚了就TMD到了健美操啊⋯⋯不要說男生練健美操不認真啊⋯⋯我和幾個小夥伴幾乎天天練啊⋯⋯天天晚上熄燈在水房其他人在那洗漱⋯⋯而我們幾個搬著電腦放著「當當當當」的健美操音樂在那練啊⋯⋯你們能想像的到么⋯⋯就是幾個大男生⋯⋯在水房排著隊形⋯⋯在那練啊⋯⋯其他同學在那跟看猴呢一樣啊⋯⋯好羞恥啊⋯⋯知道的說我們在那練體育呢⋯⋯不知道的還以為神經病啊⋯⋯就這樣老師還說你們男生做的不行啊⋯⋯男生健美操你要求那麼高幹嘛啊⋯⋯我們能跳下來已經不錯了啊⋯⋯有次她在那訓我們男生⋯⋯我不知道怎麼的笑出來了啊⋯⋯我也不想笑啊⋯⋯可是我笑點低啊⋯⋯高中養成了個壞習慣啊⋯⋯別人訓話里一有搞笑段子就忍不住啊⋯⋯我笑出來其實內心也是奔潰的啊⋯⋯結果就結了仇啊⋯⋯各種挑刺兒啊⋯⋯但我們還是沒羞沒臊啊⋯⋯該怎麼過怎麼過啊⋯⋯依舊是天天「當當當當」的練啊⋯⋯一會一字一會三角形的排隊形啊⋯⋯中間有個小插曲啊⋯⋯讓我和她關心直接降到冰點了啊⋯⋯期末考試有投實心球這一項啊⋯⋯有次帶我們出去練⋯⋯我沒注意投歪了⋯⋯正好投到她的旁邊了啊⋯⋯她直接就過來說我是不是報復啊⋯⋯我沒有啊⋯⋯投歪了啊⋯⋯你站的地方也不對啊⋯⋯為啥全怪我啊⋯⋯之後期末考試到了⋯⋯體育嘛⋯⋯不影響最後獎學金之類的⋯⋯那就算分咯⋯⋯我每項都算分了啊⋯⋯每項分值加起來明明可以過60甚至可以到70的啊⋯⋯你直接給我59算什麼啊⋯⋯看到這個數字我奔潰了啊⋯⋯我都想上門和老師撕逼了啊⋯⋯體育我們學校沒有補考啊⋯⋯只能重修了啊⋯⋯同學都給我說不行就找老師撕逼啊⋯⋯可我是儒雅的人啊⋯⋯連臟話都沒說過幾句啊⋯⋯直接讓我進行撕逼我內心是拒絕的啊⋯⋯最後沒辦法啊⋯⋯只能打碎牙齒肚裡咽啊⋯⋯誰讓我惹了你一學期啊⋯⋯最後大三報了體育和同樣被當掉的大一大二的可愛的學弟學妹們「開開心心」的上了一學期啊⋯⋯

這應該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吧⋯⋯惹誰都別惹老師⋯⋯感覺當時要是能打59.999999999分她肯定毫不猶豫的打給我⋯⋯


元朗:

期末成績 平時成績 總成績


旺財大人:

59分?不存在的。
之前有幸幫老師整理低年級試卷,統計分數,確實有人59,老師怕同學傷心,於是改成了49。


匿名用戶:
前要: @皮耶霍 的回答,不吹不黑。

—–
回想我那大學部時期,每周兩小時的政治課,我就算——同時也確實是——幾乎一節課都不去上,還得花半小時在倒數第二節課劃考點,花三小時復習,花一個半小時考試,總計每學期五小時在這門課上哪。

我說霍子 ,這可是聚精會神的五小時啊。作為一個偶爾健身的人,這夠我一個月健身了;作為一個寫程序的,夠我狀態好調十個BUG了;誒別說,跟你一樣,我也沒什麼水準還好為人師,這五個小時還夠我跟五個學弟學妹分別單獨傳授《進入計算機系你需要知道的幾件事》呢,我覺得我說的吧,都還挺實在的,他們以後要是不拿個圖靈獎啥的,還真是不「尊重」我「勞動」。

但我願意把這五小時給一門政治課,為了啥,還不是為了保住我二十多年的人生考試不作弊的原則,對待任意一門課都盡力復習盡力考試的態度,你說是吧?霍子,你還別嫌少,你手下400多學生哪,我保守估計其中一半考試不作弊吧,那200多人,加一起也得花1000多小時給你啊。這不少啊,霍子,夠意思了吧,相比你那些辛勤勞動無私付出,夠不夠意思?

但是霍子你啊,貪啊。你是牛逼啊,卡人分數是不是,把人家憧憬未來的小姑娘弄哭了是不是?霍子你就說,就你做的這些破事兒,該不該被罵

霍子你想教育人,告人做人道理,我支持你。但這說教育,我不牛逼,我給你找一牛逼的,羅素,寫過一篇《論教育》,我給你摘幾句念念哈,不管他說的對不對,你先聽聽:

……有些理論家也寫過論述教育的著作,但在通常情況下,他們寫作時並沒有在心裡想到孩子。……但雙方都沒有考慮孩子的自身需要,而是只把他們當作單純的一堆物質材料……教育應當培養孩子思考的能力,而不是培養他們按照老師所想的那樣去想問題。……一個人只要想做到教育有方,想使孩子成長為有才幹的重要人物,他就必須徹徹底底地充滿了尊重精神。
幾乎所有的教育都抱有政治動機,目的是在同其他集團的競爭中,加強某一集團、某一國家、某一教派或是某種社會的力量。從主要方面而言,正是這一動機決定了教育的主題,決定了應該提供哪些知識、壓制哪些知識、並決定了學生應該獲得什麼樣的精神習慣。在幫助內心精神世界的成長方面,教育卻幾乎無所作為。
實際上,我們應該保存的是獨立性和進取心,而不是服從和紀律。教育力圖發展的應該是思想的公正性,而不是殘酷無情。它應該灌輸的是尊敬心和努力理解他人,而不應是輕蔑;對於其他人的見解不應是無可奈何的默認,而是應該看到正是這種對立的見解具有可以理解的想像力,因而能夠清楚地說明何以對立的緣由……由於對心靈的需求漠不關心,人們就會滿足現狀,就會使個體的學生依附於政治目的。
……從事活靈活現的講課工作需要付出多麼大的精力,這對於沒有教學經驗的人來說是很難想像的……許多事情肯定是讓人提不起興趣的;即使那些一開始能令人感興趣的事情……最重要的是,需要作出努力去喚醒和激發對精神發展的熱愛。

霍子你是聰明人,我不再忘多處扯,其他幾位艾特你的兄弟都說得比較直白了。主要就一,教育這事兒本來就不容易這點賴不著你,二賴著你的是你太只看自己不看他人想法,不管教育本質只管形式。

但霍子啊,他們總說你什麼歷史什麼博士什麼找不著工作人生不如意,這些我不管,你也別往心裡去,這些都是你過去,誰他媽的人生沒點破事兒啊,過去了,好不好?可咱不能因為自己這點破事兒為難人家學生啊,踏實做個本分人,別搞那些花的,啥都好說。

霍子你那答案掛那兒了,結果什麼樣你也看到了,但我相信你有自己的苦衷。咱是男人,不亂訴苦,不再廢話,拍拍腦子想想清楚,知錯就改,該道的歉道了,該直面的直面了,該補救的補救了,別說我,大家都會認你是條漢子。


Aorqu用戶:
某老師寒冬半夜伏案改卷乍遇卷面29分
自言自語,內心矛盾。
唉╯▂╰。
難道我這題出難了?可是最後一節課我都給他們劃答案了(噓…) 又看了手邊一張90分的卷子,搖頭苦笑。
還是送他過吧,怪不容易的,還要補考,來年還要去學弟那兒宣傳我心狠手辣不近人情。但這出勤率真是讓我心寒,卷子上難題倒是寫了點,這平時講的要劃的隻字不寫啊…這讓我如何是好。
教師本分,內心鬥爭。
這次讓他過了,下學期的課不更加為所欲為?
上課不遲到早退,遵守基本的課堂秩序,課後復習做題,大學時間那麼多再找找課外資料。應付我這門課很簡單的吧。
大學了管住自己不逃課缺席應該不難吧,當真忘了當年聯考是怎麼進來的?
起身看著窗外大雪飛揚
這大學風氣何時才能改正向上啊?
考試作弊屢抓不止,夜出不歸時常為之。
開房墮胎不顧後果,宿舍遊戲日夜不分。
上課缺席遲到睡覺玩手機
下課早退河邊花園女朋友
還要嫌怪中國大學制度種種不堪,不堪之下已如此不堪,去了國外日夜圖書館當真能發奮圖強改過自新?
長嘆一口氣,頑固就頑固吧,愚鈍就愚鈍吧,墨守成規也罷,至少每節課我好好準備,認真上課換了個心安理得。
同學啊,不是看你不順眼,實在是想要你能夠明白些做學生的本分。
都說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只想要你盡管不如意也能事後心安理得。
遂轉身,電腦錄入期末總評: 59
【以上均為想像情節】
《大學》
大學之道,在明顯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爾後有定,定爾後能靜,靜爾後能安,安爾後能慮,慮爾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匿名用戶:
我對面鋪的兄弟得了58分,打電話和老師理論,最後是老師的老婆打電話來說:同學你別鬧了,老師身體不好,有心臟病的。


Aorqu用戶:
高數老師點到我上去寫題,那天剛好愚人節,我不會,我在黑板上寫了”祝大家愚人節快樂”。
學期結束,50幾,掛了。


Aorqu用戶:
看到這個問題,真為放過我的老師們心疼。

我大學的時候精力完全不在學習上,大一的課還能突擊一下考及格,大二開始學專業課後就完全不行了。我當時是系學生會主席,書記叮囑我不能被當掉,說我是系的招牌。所以每次考試完了就是給書記打電話告訴他我有哪些科要掛,然後他打電話給任課老師……
有個老師在我只做了30分題目的試卷上給我填了幾個題目讓我過了,其他的老師估計也是這么讓我過的吧。心疼他們。

PS 可能有些人覺得大學學生會果然是這個德行,但是我想補充一點的就是,在我們學校按照慣例到大三就不再擔任學生會職務,我那一屆的系領導決定改革,所以我大三時依舊讓我再當一年學生會主席。後來系裡準備做一件損害學生利益的事,我為了維護同學的利益跟系主任書記和輔導員拍桌子幹了起來,最後系裡妥協了,而我也辭職了。
我是我們系唯一一個當過一屆半學生會主席的人,也是唯一一個當過系學生會主席而沒有入黨,沒有留校的人。


糗酋:

這就是大陸教育中最普遍的悲哀現象之一 。

在大學校園里出生,在大學校園里長大,關於被當掉的事情見了太多。

過就是過,不過就是不過,什麼叫強行不給過?是你自己強行不過,還返回頭來怪老師?

現在每個層面都有問題,教育局規定比率,學校控制,老師幫學生過,學生混吃等死低分飄過。你們來大學幹嘛?

現在大陸大學里,老師都惹不起學生,稍微要求嚴點就被罵。甚至有些學生想不開自殺,最後老師和學校擔罵名。

你放國外大學試試?累不死你。

夾雜個人情緒,不吐不快。


匿名用戶:
有些考試是這樣改卷的……

所有的考卷放在一張桌子上,然後開啟電風扇,呼啦啦吹啊吹啊吹啊吹啊吹……

掉到地上的卷子就判為不及格。

這就是傳說中的電風扇原理,因為「不相信運氣不好的人」。


匿名用戶:
學生期末成績一般主要由兩部分組成:平時成績+考試成績

也就是說,如果你的最終成績是60幾分,那你的考試成績很可能是老師給你提上去的!

如果是59分,先不要問老師是什麼心態!先反省一下自己,你去上課了嗎?認真學習了嗎?甚至,你知道給你上課、打分的老師是誰嗎?

如果你可以摸著自己的良心說「我堅持上課了,認真學習了!」那你也不用去Aorqu之類的網站吐槽、抱怨,就算你再氣急敗壞去給老師潑臟水,也改不了你的分數!

如果你對你的分數有任何疑問,你也可以為自己去爭取,學校不是老師說了算的,學校有校紀校規,學生有權利去找教務查閱試卷核對分數的!

你沒有去核對分數而只是在這里含沙射影、煽動網路一些腦容量不夠、目光短淺但嘴巴歹毒的噴子對老師發起攻擊,至少說明一點,你本來就知道自己考的不好,就想依賴老師給你提分及格……

你把選擇權交到了別人手中,卻怪別人沒有給你想要的選擇,我倒想問問:這樣的學生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


趙俊雄:

我這學期上的一門課,平時認真準備(講課時間1小時對應備課時間>10小時,在學校(211)舉辦的講課大賽中力壓眾多副教授和教授拿到全校第一,本渣乃14年入校的小講師一個),45人,學生反映不錯。如果按照期末卷面成績,10人不及格,想起本渣大學部時候的痛苦,決定調分。因為期中試卷不存檔,教學檢查的時只檢查期末試卷,所以準備上調期中分數。首先,乘1000再開五次方,只有1人不及格了,但是期中成績高得可怕,都是80 90多,期中原始30分的成績成了79,這樣的話教學檢查肯定通不過,故放棄。然後,開方乘10,這樣的話6個人不及格,其中有三個人都是期中50左右,最後再把期中多加了幾分,最後通過了。剩下三人,都是期中期末20 30分的,調分之後也還是50出頭,那也沒辦法了。

我想說的是,其實大多數老師還是希望學生能夠通過的,也會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予以幫助。但如果自己實在太差的話,老師也幫不了了,最後59的成績,很可能是實際也就是40多分。


陳超:

大一第二學期,忙於學生會各種瑣事,高數一節課沒上全逃課了,期末考試老師直接給了一個59。。。對了,後來補考成績是100。
完全可以理解老師的做法,你小子既然不尊重我,我對你客氣幹嘛。
如果擺現在,考前肯定會拎一瓶紅酒再帶兩條煙去拜訪下老師表示歉意。確實我不對,沒什麼好抱怨的。
我比較不能接受的是,大學文科計算機基礎,居然只給我60分,並且那門課全班一半不及格。對於資深宅男,這簡直是侮辱。。。都考埃尼阿克1946 這種,就用我高中水準,就算沒有100也有95。後來據學生會謠傳,評卷時,我們班這門課試卷找不到了。。。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