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小說里有哪些令人拍案稱奇的智障橋段?

問題描述:網路小說里有哪些令人拍案稱奇的智障橋段?
, , ,
假如:

多年前看哭的片段
男主癌症去世葬禮上女主眾目睽睽搶過男主的骨灰盒。。。
喪心病狂的吃。。。吃。。。吃。。。起骨灰來 攔都攔不住


Aorqu用戶:

1、好幾篇文里的設定,主角穿回學生時代,每次考試故意將分數控制六十分,後來有一次考試特別難,但成績依舊六十分,因此暴露主角真正的實力,從此以後被老師贊美被同學瞻仰膜拜。

很不明這鬼設定。

2、忘記哪裡看到的一篇穿越瑪麗蘇耽美文文,小受只以花瓣為食,他的噓噓和便便都是彩虹色的,小攻的噓噓和便便則自帶紫色閃電。(而且都是香的!)
還有他們住幾萬平米的大別墅,僕人成群,但家裡上上下下只有一個廁所!
攻受之間的感情也是滿滿槽點,逃婚萬人迷四處留情人見人愛受和霸道總裁邪魅俊美有錢專情攻之間的愛恨糾纏。

評論里有人提,其實作者是反瑪麗蘇文,故意設定成這樣的。

3、以前不知道在哪裡看到的一個吐槽:男主雖然和許多女人XX,但是因為心裡只愛女主一人,所以從不與她們接吻,然後那些女人紛紛出來作證,女主就被感動了……

4、ABO文的設定,其本身就是最大的雷點!

有條摺疊評論說,ABO文具備完整世界觀,算不上智障橋段。那就當我跑題好了。

5、女主穿越到漢武帝時代,做好吃的小點心——拔絲地瓜。

6、女主魂穿到古代,成為冷宮的美艷皇後。皇上必然有一個白蓮花初戀妃,女主必然有個深情王爺配,然後就是女主開始各種撩皇上,直到皇上(我一直以為皇上是男主,然而我錯了,我還是太天真!)開始愛上女主時,女主不小心頭部受傷……一眼睜開發現自己重生回和深情王爺配一起拜師學藝的少女時代……她發現原來自己愛的是師兄……

7、星際穿越耽美文,哨兵嚮導設。小受現代穿到未來星際,他的審美異於常人,越美的人在他眼中越是丑不堪言,越丑的人在他眼中美如天仙。然後盛世美顏的他自認醜陋不堪,看上一個被毀了容的魔鬼軍團長,覺得對方顏值逆天。

想知道這是不是認知問題(O_O)?

8、快穿文,不過我只看了簡介,女主綁定系統穿越到每個世界收集該世界氣運之子的烙餅醬。必須集齊足夠的烙餅醬才能活,否則會被系統抹殺。

應該是小黃文吧。


山高水長:

看過太多腦殘文,有一個印象特別深刻。
書名忘了,畢竟都是腦殘文,記不住。內容一開始就是女主親眼看見青梅竹馬男友殺了自己父母,然後替代女主父親當了國王。然後娶了女主當王後。女主對男主又愛又恨,於是就開始報復。中間也是blabla各種撕逼。最後是女主終於強大可以殺了男主,男主給了女主一封信,原來是女主父親留給女主,說特意要求男主殺自己的,並讓女主親眼看到為的就是可以讓女主強大起來。於是男主女主幸福生活。
無語至極。


My bryant:

好像是一個女主穿越到了古代,然後當時有六個皇子。

大皇子風流倜儻

二皇子玉樹臨風

三皇子武藝驚人

四皇子極有文采

五皇子相貌出眾

六皇子性格不羈

最後大皇子和二皇子,三皇子和四皇子,五皇子和六皇子在一起了

合著女主去就是看著男主們如何在一起的


Ting Kyo:

那些爛俗的橋段大家說的都差不多了,我就隨便說個吧。

龍傲天看多了,無聊的時候也會看一點女頻種田文,套路無非就是女主穿越到異世界有一幫極品親戚,然後憑借自己出眾的商業能力掙了好多錢最後嫁給世子皇子或者太子之類的。

我看過一本書,《錦綉良緣之北地王妃》,女主是學機械設計的高材生,穿越到一個生產力極其低下的封建社會。

套路跟之前那些一個樣子,女主掙得第一桶金就是做豆腐和豬下水之類的吃食,然後用了一大筆錢做溫室大棚,頂棚材料用的是一種比較貴的透明紗布,美名其曰以後冬季也能讓老百姓吃得到新鮮蔬菜了。。。。。。。生產成本這么高,你說這些連豬下水都沒吃過的老百姓能吃得起大棚里的菜?

女主設計了一些設備,造廠制醋煉油。

女主發明了奶油和麵包,做出了生日蛋糕,價值千金。

女主為王爺設計了弩箭,後來不想讓技術外傳,讓王爺湊齊了各個部件,自己一個人躲起來組裝了一大堆一次性弩箭。

女主發明了火藥,直接進步到炸藥,做了一大堆手雷出來,震懾了敵軍。

如果是這些,我也就忍了,你知道最奇葩的是什麼嗎?

拖拉機!

女主設計製造了拖拉機,還特么是蒸汽動力了,燒炭的!!!!!!!!

更奇葩的是,女主的一個下人,記不清是村裡的街坊還是買來的奴隸了,對拖拉機無師自通,把玩了幾天,不但自學了保養,還特么能維修!!!!女主表示很欣慰啊,這種人才一定能把機械工程學發揚光大!

類似種田文套路都差不多,這個算是最奇葩的了,其它書里一定是離不開釀酒和染色,飲食創新必提烤鴨和火鍋,有個書里女主做出了拉鏈,還推動了專利法的實行。

書看多了,一看標題就大概知道這一章的內容了。

沒辦法,現在只看經濟學課程了。。。。。

補充一下吧,剛才忽然想到,種田文集大成者明明是《調教初唐》,你想得到的東西都被男主造出來了,大結局完了有一段說明,大唐造出了火箭。。。。。


雖則如雲:

以前看過一篇耽美小說,名字叫水晶少男心,好像是這個,主角好像是通過和別人ooxx來穿越,記得有一次,他必須要穿越了,於是,當時同時愛上他的四個還是五個男人,同時進入了他……

我很想知道,幾個男人同時進入一個男人是什麼操作-_-||

原回答如下:

說說我看過的那本智障小說吧
書名忘了。其中有一段是男主去了美國,仗著金手指用美國人民的性命敲詐美國總統給他一百億。
美國總統心道這不是個智障吧,當然不信。
於是男主用金手指毀了紐約,害死很多紐約人(從主角的言行看作者彷彿對這段非常自得)
美國總統無奈,只能將一百億轉到了主角的瑞士銀行賬戶里。
然後主角拿著這筆錢,買了大陸一個集團當起了總裁,目的是裝逼和追求女主。
然而除了女主外,男主還有很多很多女人,但他一直說女主才是真愛,因為他一直好好追求女主沒有隨便和女主上床。然而他此事擁有的女人已不下十個(눈_눈)
還有另一段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男主某個女人是高官的女兒,好像是市長。
然後男主用對付美國一樣的辦法對付中國zhengfu,打電話讓主席將女配的爸爸升到省長的位子。
於是女配爸爸感嘆男主很有能量,當天晚上就讓男主睡了自己女兒。。。。
我想看看結局是什麼,但是實在堅持不到結局。——2017.11.13

——
第一次收到那麼多留言和贊,感謝。
這本書是好幾年前看的了,當時我還在讀高中,現在大學快畢業了,當時網文管理得還不像現在這么嚴。
我記得那篇小說好幾百萬字,主角恩,就是屌絲,然而這個屌絲前世是大魔王,大魔王留下很多武力值相當於美國超人的那種小弟,還留下很多財產,主角全程就是靠著前世留下的財富和小弟變得很叼,印象很深刻的那段,主角就射了一箭,把紐約毀了,紐約的人都死了,當時主角的心態是得意的(大家可以藉此反射到作者的心態上去。),然後當時才高一的我不禁想,主角或者說作者不知道紐約也有很多中國人嗎?
這個可以忽略過去,後來好像是中國zhengfu發現了主角的能力,懷疑他會對國家人民造成危害,然後派特種兵去對付他,主角就當著主席的面,用金手指把那些特種兵炸成肉沫。然後就是國家知道了主角的厲害,讓主角的女友的爸爸升任省長了。
後來這文腦洞越來越大,設計到西方神話傳說中的神明也來到了人間,並且和主角是敵對的,不錯,主角後來已經上升到神的階段了。
只是我當時還十分費解,主角都跟神比肩了,力量都那麼強了,都能飛出宇宙了,為什麼還要專注與在小人物面前裝逼。。。
後來實在堅持不到結局,名字別問了,早忘了,不過就算沒忘,現在網路把控這么嚴,這種小說應該也被鎖了吧!
後來偶爾想起這本小說的情節,我都在想,作者如果是個未成年的話,他長大了會不會覺得萬分羞恥,如果他是個成年人的話。。。那。。。那真是可怕!


匿名用戶:

很久以前看的很長一篇小說,女主是劉楚玉。

是的,就是小黃文。

好像說的是劉楚玉和她媽不小心被誰劫了去,自然是被各種那啥啥。山賊有好多人每天幹完那啥之後母女倆就剩半條命,然後有人把她泡在那個啥葯里(捂臉),一晚上就恢復了。第二天又被人各種那啥啥,然後又泡葯,又恢復。後來她被救出來,但是體質已經發生了驚為天人的變化,她的身體變得特別敏感,還能快速恢復傷口(金剛狼:???)。

然後她又被劫走了,又被那啥啥,又泡chun葯。因為長期泡葯,她的身體從快速恢復變成長生不老,還特別能吸精。以前她還得被人救出來,後來被拐到山溝溝里把人全搞得精盡人亡就能自己出來了。

後來她活到了元朝,活到了明朝,把皇帝搞死了,又被禁軍那啥啥,然後禁軍集體精盡人亡。一個人放倒整個禁軍。


話說有哪位身經百戰的老車手知道這小說叫啥名不?


胡兔子i:

emmmmm想起年少不懂事看了個小黃文
一開始發現這本書的時候封面蠻騷的
大致是男主因為寫過太監文的原因穿越了
成為了一個太監…
陰差陽錯間撿到本秘籍修鍊神功
收了前朝公主的魂 共事宮女等眾多後宮
在皇上要上男主喜歡的女人時男主運用神功把皇上變成了太監…
男主不懈努力把被砍掉的地方給長回來了
使得宮女嘗到了除對食外更多的好處…


最終把宮內外好看的妹子都據為己有..
成為了名垂青史的一代明君


syrup:

直接上圖




一個能送貴重物品給所追求女生的花花公子,和女朋友回家要做火車?
能吵一整天架,請問你們都不累的么?
一段對身體的描寫用了五個玉字,只是夠了啊喂!
都吵一天架了還有心情拉一段優美的音樂,你們可真會玩兒。
看這第一章果斷棄文。


青青陌上桑:

看了好多回答,本人也看了十年左右的網文了,確實很多都是如其他答主所描述的一樣。但是我想跑個題,大概如下

我是表情分割線

記得有本小說,名字忘了,修仙的。

大概劇情就是主角有個很厲害的師父,總是先主角一步飛升,最後在神界主角跟隨師父和boss作戰時失敗了,師父誓死不從,於是跪了,形神俱滅那種吧?然後主角就歸降了boss,全書完。

記得師父死後主角有句話,「或許師父這樣的人才配做主角吧,我只是想活著而已」。跟師父的感情貌似並不深,所以勉強還能接受,很早以前看的了,能記住這本小說是因為思路很奇特。

還有幾本記憶深刻的如將夜,大聖傳,西遊日記,獵魔手記,贅婿等等有很多,並不是說沒有漏洞,但是都各有各的特點,瑕不掩瑜的那種感覺。畢竟作者要用一個人的腦子寫出不知道多少人的感覺來,還是感覺好厲害的樣子,讓我來我可做不到。

我是表情分割線

Aorqu首發哦,聰明美麗如你,一定會給個贊的,對吧。


匿名用戶:

很久以前看過的,什麼名字忘了,是個短篇。故事情節很老套,關鍵是結局:男主入獄。原因:08年華爾街的金融危機就是他一手造成的。我特么……多年以後,有知情人找到女主,告訴她:其實這都是美國政府的陰謀啦,是政府授意他這么做的,後來事情敗露拿他當擋箭牌的,他是個好人,你誤會他了巴拉巴拉……女主在夕陽下痛哭流涕……


兩個燒賣:

好多年前看過的一篇,作者不知為何非常喜歡寫女主的秀髮,但又寫得一言難盡······

比如男主在山下,望著女主從山上跑下來,一頭長髮在空中飛舞,長發飛著飛著整個人就飛到男主懷里了!!!

可它這並不是玄幻仙俠類的小說。

還有一回寫女主頭發特別長,垂到地的那種,穿過一片碧綠的田野向男主跑來,亮點是最後一句,大意是:她如墨的長髮一塵不染。

這是什麼田野啊!一塵不染!

還有女主被女二追殺,呵呵當然她逃脫了。

可是她的方式······真特么不走尋常路。

她用一頭秀髮,成功地絆住、纏住並綁住了女二。

最後說下大結局,男主遇險,女主用頭發做了一顆類似仙丹的東西,名字是XX丹,好像有個魂還是魄字,反正不是還魂丹。

媽呀我第一次見到這種操作。頭發煉丹?!


允清:

妾本驚華。
一開始覺得就是一部正常的網文,然而,
然而,中後期有個情節真的把我雷得外焦里嫩,躲在被子里看小說的我當時差點笑死。
情節大概是這樣(好久之前看的,可能有些記得不準)惡毒女二在一場宮廷宴會上向女主提出挑戰,來競爭得到男主的心。
比試了99場,99場都是女主贏…女二還是不服

於是要比最後一場來補全一點面子。
比的是:同時進行琴棋書畫,看誰的表現最好
女二自認為自己贏定了,因為她來著一個神奇的種族,有分身術這種作弊技能。
然而,比試開始,女主左手彈琴,右手下棋,左腳寫書法,右腳畫畫O.O
在場的人都被女主這種吊炸天的技能驚到了!
男主一臉心疼地望著女主,更加堅定了要對女主好的決心。

每次和小夥伴說起這個情節,大家都笑到控寄不住寄幾,三觀受到了傷害…


華某某:

忘了叫什麼名字了
女主是單身狗,在聖誕節還是什麼節來著,內心倍感寂寞孤獨,然後就喝了很多酒,臆想有個摳腳大漢在強暴自己,然後一人分飾兩角,把自己掐死了
你以為這就完了嗎
她到了地府,閻王覺得死的不吉利(還有這種說法)
然後叫黑白無常一腳把她踢到古代去了

然後就開始了各種戀愛…


水不符:

今天看到的一本小說,主角是純陽真人肉身破滅,轉世附身在狗上,然後,然後真的就日了狗了。這讓我們這些喜歡代入感的讀者情何以堪啊。

不多說直接上圖


兔子耳朵:

烏龜因為腿短淹死在河裡……

最近在養烏龜,發現他真的可能會被水淹死!下面,展示兩張有關我的烏龜的求生欲的圖片。

這是一隻喜歡翻身但是又翻不過來的烏龜,他為了活下來只能抬起頭不被淹死。愛他的主人選擇先拍照再救它。


老子非魚:

最近的縫紉機女主主演的鳳囚凰。。
造型智障就算了(縫紉機頭,盆栽頭,牙膏頭?等等一堆亂七八糟的發型。講真我懷疑造型師是關曉彤的黑粉啊)。
其中一集男主向毫無主見的皇帝提出可以把馬糞拿去賣給農民做肥料+賣給富貴人家養牡丹,用賣馬糞的錢做幾萬大軍的軍餉。
我:???
話說農民家沒有牛糞之類可以做肥料的東西嗎?富貴人家自己家裡不養馬缺那點馬糞嗎?
退一萬步講,除了男主別人都沒有馬糞可以用來當肥料,普通百姓有多少錢可以找你買馬糞啊?富貴人家是靠種牡丹花發家致富的嗎?人家需要那麼多馬糞?
再退一萬步,假設百姓不差錢,富貴人家普遍靠養牡丹花致富,人家需要多少肥料?囤那麼堆馬糞賣得完?
編劇的腦洞無力吐槽


魯班又又又被切了:

人家女孩子就是看不起你怎麼滴了,就是討厭你怎麼了,既然都要失身,為什麼兩相權衡選擇比較看的過眼的那個。

我喜歡那種Q群恐怖遊戲類的小說,因為比較喜歡看可怕的人性,但是這個男主,是我最討厭的那種。

套路大眾可以忍,情節和別的一樣也可以忍,但是隨隨便便罵人的這種男主。

活該。

只可惜主角光環肯定死不了。

再補一張圖。

一句話 就他媽很惡心。

——

補充說明,原本我看介紹是推理通關暗黑做任務考驗人性的,點開才發現掛著那個名就是屌絲YY文。


日歸斜路晚霞明:

……

與此同時,混沌海上,無數的青色光線從混沌之潮的身上蔓延了出去,他們攜帶者各種克隆自李安平的意識演算法。

四世界之想疑問道:「你在復制李安平?」

「必須先幫他一把,不然這個遊戲就太無趣了。」混沌之潮將手掌按在了李安平的頭上,無數的意識演算法在他的雙眼中閃現。

「我會讓他的意識在混沌的種子上開花,無需讓他理解太多多元宇宙的知識,只要直接讓他同時存在於不同宇宙的不同時間線上,他自然就成了了一隻高維生物。」

「如果是普通的人類,會變成無法理解,無法自控的瘋子,怪物。但是李安平的話,他將會突破人類本身在維度上的局限性,面對白的時候不在那麼毫無反抗之力。」

隨著混沌之潮的動作,由混沌之海開始,成千上萬個宇宙,每一個宇宙都被挑選出了一千條時間線,就在這些時間線上,屬於混沌的種子開花結果了。

四世界之想擔心道:「可是白呢?如果這些種子開出來的是白怎麼辦?」

「你不明白么?如果一個人的力量是一萬,那麼就算增加了個位數也無所謂。但另一個人的力量只有一的話,那麼哪怕只增加了三、四,也是翻了幾倍。」(未完待續) 伴隨著混沌之潮的出手,無數的世界開始發生變化。

……

九玄大陸,非想國,太明城。

城主李若善的家中,李若善正焦急地走來走去,聽著房間中妻子和穩婆的聲音,滿臉的緊張。

今天是他妻子生產的日子,時間已經過去兩個時辰,可是妻子肚子里的孩子仍舊沒有出來,讓如何不著急。

這個時候,他空有一身翻江倒海的力量,面對女人生小孩這種事情,都沒有絲毫辦法。

就在這一刻,房間里的穩婆大喊一聲:「出來了,是個公子!」

但還沒等李若善高興起來,便又聽見了穩婆慌張的聲音:「不好,小公子怎麼沒哭啊。」

李若善雖然不是醫師,卻也知道嬰兒生下來就用自己的肺部開始呼吸,第一聲哭便是肺部張開的標志。

他聞言立刻沖了進去,就看到穩婆正在拍打小孩子的背部,焦急道:「不哭啼出來,小孩子活不下去的。」

穩婆的手掌又一下拍到了嬰兒的背部,小孩張開了眼睛,無窮無盡的光芒從他的雙眼中射出,伴隨著他的第一聲哭啼,無盡虛空之中的所有零點真空能在這一刻達到了峰值,整個九玄大陸如同成為了一座湮滅反應爐,僅僅五秒鐘的時間,整個大陸已經消失不見。

……

「哈哈哈哈哈哈。」四世界之想忍不住笑出了聲來:「這傢伙也太暴躁了吧,一出生就毀掉了自己的家鄉。」

混沌之潮皺了皺眉:「他的力量太強了,看樣子不能全盤復制他的意識演算法,得有一些刪減。」

「年紀太小也不行,大腦太嬌嫩,容易暴走。」

說完。更加強盛的青光籠罩了李安平的身影,更多的世界遭到了混沌的入侵。

……

泰山之上,數千位武林人士圍成一團。虎視眈眈看著正中央的男子。

男子雖然兩鬢斑白,但臉蛋俊逸。一副風流雅士的摸樣。但是現在他的雙手雙腳,胸口背後,大腿還有腰部,全部都是各種各樣的刀傷,劍傷,翻卷的傷口,突出的骨茬。

常人如果這個樣子,早已經昏死過去。

但是男子不但沒有死。還站的好好地。他的雙手很穩,嘴上還掛著淡淡的笑容,就好像身上的傷勢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一樣。

就是這么一個淡淡的微笑,一雙穩穩的拳頭,卻叫四周圍上千名武林人士躑躅不前。

他哈哈大笑了起來:「你們這些大俠,不是要誅滅魔頭,不是要除魔衛道么?現在我就在這里,你們怎麼都不上了?」

「阿彌陀佛。」一位大和尚走了出來,一副悲天閔的樣子說道:「東方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如果施主願意遁入空門,在少林寺中青燈古佛,頤養天年的話……」

「等一等。少林寺想要獨吞東方白的九陽神功么?」一名手持九環大刀的漢子說道。

「阿彌陀佛,施主此言差矣,少林寺千年古剎,七十二絕學,又何必貪圖區區九陽神功。」

「知人知面不知心,誰知道你們怎麼想的。」

看到眼前的一群人為了自己的武功爭論起來,東方白再次哈哈大笑道:「你們這些衛道士,偽君子,又何必遮遮掩掩。你們這一次圍殺我,一個無非是聽了那狗皇帝忽必烈的命令。他害怕我終有一日去找他報仇雪恨。壞了他大元天下,便派你們這一群狗腿子來追殺我。

二個無非就是貪圖我的九陽神功。」

說到這里。他的雙眼中猛地青光一閃,一股前所未有的明悟出現在他的心頭,各種各樣的數據,記憶,真理不斷在他的腦海中閃現。

他從小所學的九陽神功在這一刻變得如此不值一提,讓他在幾秒鐘內不但將整部九陽神功融會貫通,而且更上層樓,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境界。

他看著面前的武林人士們,突然說道:「你們想要九陽神功是吧?」

「那就給你們吧!」

只見東方白在上千名武林人士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整個人冉冉升空,他的雙手高舉,一顆卡車大小的火球在他的頭頂生成,方圓百丈之內,如同來到了火爐之中。

眾武林豪俠獃獃地看著天空中的岳鵬,渾身汗流浹背而不自知。

「這就是我剛剛創出的九陽神功最高境界,九陽離子火。」

「想要就給你們吧。」

足以將常人眼睛刺瞎的光芒籠罩了泰山山頂,這一天,包括少林寺,全真教,青城派,巨鯨門等數十個門派的高手全都死在東方白手中,江湖中一片風聲鶴唳。

十天之後,東方白單身一人直上元大都,三掌滅殺十萬鐵騎,接著直入皇宮,將忽必烈的狗頭斬於掌下,成就了一段武林神話。

有人說他最後破碎虛空了,也有人說他練功走火入魔死於長白山上了,更有人說他遭到了元朝餘孽的暗殺報復,死於毒殺。

但真實結果是什麼沒人知道,也沒人關心。武林人士更關心的,是東方白究竟有沒有留下那一卷九陽神功,留下的話又究竟在哪裡。

只有東方白自己知道,他早已經不是東方白,他是李安平,大夏之主,人類之王。當力量不斷提升,記憶不斷復甦後,在混沌之潮的幫助下,他終於連接上了自己的本體。

……

不止是東方白所在的世界,成千上萬的世界在發生變化,混沌之潮所留下的種子中,被注入了李安平的意識演算法,然後開花結果。

某個遙遠的時空中,一個被稱為大十字墓的星系內,少年維克多.李參加了星際戰爭,在戰場上,他徒手撕開了自己的機甲,然後在所有人不可思議的觀察中,用前所未有的超伽馬射線暴蒸發了整個大十字墓星雲,隨後花了十年的時間統一了整片星河。

另一片時空中,一塊太平洋這么大的隕石朝著地球砸去,全世界的政府聯合了起來,在嘗試過了核彈,激光,爆破等各種手段後,隕石仍舊堅定不移地朝著地球砸來。

但就在這地球滅亡的最後一個小時中,中年男子宋平安穿著快遞員的工作服沖天而起,在無數架軍事衛星的直播中,一拳砸爆了隕石,將一場前所未有的滅世之災,變成了一場蔓延整個星球的美麗流星雨,前所未有的超級英雄誕生了。

又一片時空中,十大道門圍剿北魔門,就在整個北魔門高層被殘殺殆盡,創立數萬年的北魔門即將滅亡時,一名叫做李壞的魔門弟子挺身而出,使用了一招被稱之為大伊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連的絕招轟殺三千道門高手,由此被稱為史上最惡魔頭,而他使用的功法也被稱為了傳說中的魔門最強功法。

近神之招——大伊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連,也成為了佛道兩脈心中的陰雲。不過可惜的是,自從李壞飛升之後,魔門中再也沒人能達到九千九百九十九連的高度,能夠達到十連,二十連,已經是前所未有的天縱之才。

一個又一個的意識連上了李安平的本體,一種處在不同宇宙,不同時間線上的奇怪感覺朝著他的大腦涌去。

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

人影說完這句話後,接著似乎清了清嗓子一般,接著說道,「一般來說引導者是沒有固定名字的,如同引導者的性格是由參選者影響所產生的一般,所有引導者的稱呼與形象都是由參選者決定的。」

「名字先不說,形象我已經為你想好了!」祝覺輕輕一笑,左手在胸前托著右手的手肘,右手的食指推了推鼻樑上還戴著那個平光鏡的眼鏡架,「決定就是你了,蒼○空老師!」

「蒼○空?那是誰?」人影先是一愣,然後問道。

「德藝雙馨的知名AV演員。」祝覺也是一愣,似乎是對人影不知道蒼○空而感到震驚,「你不會連她都不知道吧。」

「我是輔助你進行戰斗完成任務的,不是陪你看AV的,我根本不認識AV演員,更別說知道她長啥樣了!」人影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總之形象是由你指定的,但是不能指定特定的某人,而是通過指定特徵來完成。」

「這么麻煩啊……」祝覺依然不肯放棄,「要不通融一下,櫻○莉亞……」

「我都說了我不認識AV演員!」

「我還沒說她是AV演員!」

「你TM能不能別浪費我們倆的時間了?」即使是一個影子,祝覺也彷彿看到了他那壓抑著的憤怒即將爆發的形象。

「OK,先冷靜,我知道你們這些人工智慧在運算量過大時是會發熱的,那麼我就用猴子也能明白的簡單易懂形容來告訴你吧。」祝覺先是做了個壓了壓手的動作,然後接著說道,「首先,臉一定要是個黑髮黑眼美少女,年齡最好不要大於14歲。」

「……變態蘿莉控。」

「請叫我精神病謝謝。其次,胸一定要平,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變態蘿莉控神經病!」

「是精神病謝謝。然後,一定要雙馬尾,一個馬尾承載夢想,一個馬尾寄託希望。」

「變態雙馬尾蘿莉控精神病!」

「恩,這次你說對了。接著,衣服請務必選用裸體圍裙,其他的不做考慮。」

「變態雙馬尾蘿莉控精神病色狼!」

「主語是精神病,所以色狼要放在前面做形容詞。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么……」

「不用賣關子了,你有啥就說吧,我算是明白你這傢伙不會有什麼好要求了。」

「男孩子!」

「什麼!」人影似乎能從光幕里跳出來一般,「男孩子是什麼意思?」

「就如字面意思啊,我希望你的形象是個男孩子不行么?」祝覺卻露出了一副你為何如此大驚小怪的樣子。

光幕里的人影已經很明顯地看出來他是在不停地顫抖了,不用多說,反正肯定是氣得:「你TM剛才提得要求哪裡像是一個男孩了?」

「平胸。」

「開什麼玩笑,因為是平胸所以就是男孩子?」

「不,因為是男孩子所以才是平胸。」

「你TMD在逗我?」

「誰讓你剛才一直說我是變態蘿莉控了!我這就證明我不是!」祝覺一臉正氣的說著毫不知恥的話,「多說無用,決定就是這個樣子,不做修改了。」

「好……你夠狠。」人影先是沉默了下,然後清楚地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追得上眼前這個精神病人的思路,自己本身也只是個人工智慧,形象之類的並不能代表什麼,所以也就決定了先忍他一時吧,反正還不知道他能活到什麼時候,等他死了,一切還都可以重來。

光幕上的人影慢慢地如同全息投影一般浮出了光幕,然後落在了祝覺的面前,接著那一片漆黑的影子開始一片片地消散開來,從頭到腳,一個看上去大約一米四左右,腦後扎著雙馬尾,有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秀氣挺拔的瓊鼻,小巧而富有粉紅色光澤的嘴唇,臉頰微微有些圓嘟嘟,皮膚白皙細膩好似羊脂,胸前一馬平川,身著一身白色蕾絲花邊圍裙除此之外再無它物的美少女,不對,美少年出現在了祝覺面前。

「滿意了吧?」有些清脆稚嫩,還難以說清究竟是少年還是少女的聲音在祝覺耳邊響起。

「全息投影?」祝覺先是上去摸了摸他的頭,結果卻摸了個空,眼前的這個形象僅僅是一個光學投射而已,接著他又上下打量了下這個形象,點頭說道,「嗯,這么可愛果然還是男孩子才對……就是一想到**圍裙下會有什麼東西,總有一種不大舒服的感覺。」

「圍裙本身是和我這個形象一體的,所以裡面什麼都沒有,你的那些男孩子還是女孩子之類的設定終究也只是設定而已,其實本身什麼都沒有影響。」可愛的男孩子雙手抱在胸前,歪著腦袋看著比自己高出不止一頭的祝覺,露出了些許不屑的笑容說道,「接下來就是稱呼了,速度決定,決定好了我們還有你的測試沒有完成呢。」

「早想好了,狗蛋。」祝覺一臉正直的說道。

「我TM殺了你!」

無限作死

========================================================

和尚把面碗和筷子放了下來,從兜里掏出了一張五十,放在了桌上。

蘇白下巴朝著那個老喇嘛點了點,「他,你能對付?」

七律和看了看老喇嘛,很認真地想了想,回答道:

「能把天葬台的神鷹餵養得連帶著怨念的屍體都不敢吃的人,想來,這些年無論是身體還是佛心都被世俗的物慾橫流玷污了太多太多,換做以前,貧僧沒把握,現在,有了。」

說著,七律站起身,對老喇嘛雙手合什,「師兄,師弟有些體己話想和師兄說,能否借一步說話。」

老喇嘛本以為是七律是真的喊自己過來吃面,進門後看見和七律坐在一起的蘇白,還以為七律已經把人給控制住了,但是聽到七律形容自己佛心和身體都遭受物慾橫流的社會玷污時,老喇嘛的呼吸猛地一沉,他的脾氣本就不好,這幾年也越來越剛烈,現在沒直接動手已經算是很勉強地在壓制住自己的火氣了,再聽到七律對自己說借一步說體己話,老喇嘛的長須都顫抖了起來,他手提起來,指著七律,嘴唇囁嚅著

然而,七律沒等老喇嘛說話,直接繼續道:

「師兄,請了。」

話音剛落,七律呼吸一下子變得無比悠長,緊接著,他雙手開始合什,嘴裡念動咒語,隨即,一道羅漢虛影出現在了七律身後,羅漢和人,合二為一,七律的瞳孔之中,綻放出了一道金光,整個人當即奔跑開來,直接向老喇嘛沖去。

一般人只聽說過東北薩滿善於請大仙上身,那是藉助東北老林子里的山精妖怪的法門,而道家和佛門其實也有這種類似的法門,但是他們不會請妖上身,一般都是請自家的祖師爺顯聖或者是請一些信念香火凝聚出來的仙佛,七律現在請的,就是一尊羅漢。

看著沖向自己的七律,老喇嘛不敢輕視,雙腳叉開,雙手掐印,隨即怒喝一聲,身上凝聚出了一抹乳白色的光輝

兩個人身上的光輝其實都很淡,但是散發出來的氣勢卻讓拉麵店裡的其他人有種難以呼吸的感覺。

「砰!」

兩大高僧狠狠地撞在了一起,七律和雙臂抱著老喇嘛,帶著老喇嘛向外沖去,直接撞破了拉麵店的牆壁,沖到了馬路上,更是又過了馬路,兩人又撞入了對門賓館中,把賓館的玻璃門也震得粉碎。

這還真是強行借一步說一些體己話啊。

蘇白拍了拍手,站起來,他不擔心七律和會坑自己,至多,也就像是之前那樣耍一些小手段,那也是因為蘇白自己想出工不出力太散漫了,七律和看不下去只能用這一招。

既然已經組隊了,蘇白也就認了,本來計劃著的旅行自然得先擱淺,把面前的事情應付結束再說吧。

見蘇白起身,幾個年輕的喇嘛直接向蘇白走過來。

蘇白鬆了松脖子,然後整個人變得很是陰冷起來,嘴角露出了兩顆獠牙,氣質也變得很是詭異,隨即,蘇白抓起桌上的筷子,對著面前的人直接捅了過去。

不過,這些喇嘛顯然也不是普通人,雖說沒什麼道行,但也算是打磨筋骨慣了的人,勉強也算是練家子,甚至還隨身帶著刀具,見蘇白打算反抗,他們都抽出了刀。

但即使有刀,蘇白還是沖了過去,一個喇嘛一刀砍在了蘇白的小腹上,刀嵌入肉中,蘇白深吸一口氣,一隻手按住了刀柄,筷子直接插入了對方的臉上,刺破了對方的臉,筷子也釘在了上面,那個喇嘛當即慘叫著後退出去,之所以沒用殭屍狀態,蘇白也是擔心在這里再殺人的話又會導致自己下一次的故事世界難度上升,吸血鬼狀態雖然攻擊力弱了一些,但是在應付群架方面則是有著一種天然的優勢。

自己把嵌在自己小腹位置上的刀拔了出來,恰巧另一個喇嘛持刀劈了過來,蘇白側身閃躲了一下,而後用胳膊夾住了對方的刀鋒,對方心下一橫,雙手翻動刀柄,蘇白能夠感受到自己胳膊位置已經皮開肉綻了,但蘇白忽然不顧,這種痛楚感覺經歷多了,固然還是會很疼很痛苦,但是心底有著那種反正會恢復的底氣在,的確是比普通人多出了一些淡然,當下蘇白拔出自己小腹上的刀,轉身一刀砍在了對方的肩膀上,對方直接跪在了地上,一隻手撐著地面一隻手捂著自己肩膀上的傷口,很是痛苦地在跪在地上哀嚎著。

最後一個喇嘛並沒有被表現如此生猛地蘇白嚇跑,而是嘴裡不知道在嘟囔著什麼,大喊了一聲舉起了身邊的椅子砸了過來。

蘇白側身躲避,然後近身,喇嘛後退了一步,卻導致自己身形一個踉蹌,蘇白直接單手扣住了對方的脖頸位置,然後迅速加速,把對方頂在了牆壁邊後手臂發力,將其頭撞在了牆壁上,鬆手後這個喇嘛有些暈乎了,坐在地上有些迷糊的樣子,顯然是被撞得不輕。

解決了這三個喇嘛,渾身是血卻基本上傷勢復原的蘇白走出了拉麵館,來到了自己所住的賓館門口,上了七律和的麵包車,發動車子時,孫林跑了過來,看見渾身是血的蘇白顯得很是震驚。

「跟他們說,車你們開回成都去還了,租車的錢我已經給了,我和這里的喇嘛鬧了一架,現在得跑路了。」說罷,蘇白又對自己的那輛奧迪車招了招手,吉祥從車子里跳了出來,然後蹦跳到了麵包車駕駛室里,繼續窩在了蘇白的膝蓋上。

「那你自己小心,快走吧,當地人不好惹。」孫林提醒道。

蘇白笑了笑,點了點頭,車子啟動,直接向馬路上開去,上了馬路後蘇白一個急轉彎間接漂移著調了頭,然後把另一側駕駛室車門打開,對那頭喊道:

「和尚,風緊扯呼!」

七律和衣衫襤路地奔跑了出來,身上還帶著血漬,直接上了車。

蘇白也不耽擱,油門踩下去,麵包車直接沿著公路方向急馳而去。

開了大概五分鐘後,算是基本脫離了危險範圍,蘇白這才取出了紅色盒子取出了一粒紅珠子送入自己嘴裡咀嚼著恢復。

七律和則是一直正襟危坐著,身上傷口固然多,卻不算很嚴重。

「你們和打架都這么生猛么,有點和我想像中的樣子差別太大了。」

「阿彌陀佛,比起法門,純正的密宗僧人法門層出不窮,貧僧也不過是欺負他年紀大了氣血虧損得厲害,才用這種方式去壓制他的。」

「成。」蘇白掏出一根煙點上,「下面咱們先去九寨溝?」

「是。」七律和點頭道。

「好嘞,差不多一個小時後到九寨吧。」蘇白一隻手放在窗外抖著煙灰。

「不用開這么快,這里彎道多,萬一出事了我們無所謂,但是車子里的那三個人,不能出意外。」七律和提醒道。

「我擔心後面人追上來。」蘇白說道。

「追不來了。」

「為什麼?」

「貧僧和師兄聊了一會兒,給他二選一,要麼,讓貧僧和你帶著這一家三口離開這里,要麼,貧僧和你直接離開,這一家三口的事兒,就留給他。」

「那麼,他選擇了妥協了?」

「嗯,師兄選擇了前者,妥協了。」

「他們的話能信?」蘇白吐出了一個煙圈,顯然,他不認為對方會真心實意地放自己二人離開。

「所以貧僧在和師兄互相獲得諒解後,用師兄的法杖把師兄的腳掌和地面釘在了一起。」

「…………..」蘇白。

恐怖廣播

===================================================================

「你說,有沒有什麼工作,什麼都不需要做,就坐在那裡,每天就可以等著錢掉下來?」佛爺這個時候開口問道,顯然,佛爺現在真的是越來越像是一個普通人了,他現在還屬於一個沉浸的階段,就像是先入水,再沉底,等到什麼時候覺得可以重新浮出水面時,也就意味著那扇門,被推開了。

這時候,玄關的門被推開,而和尚跟嘉措都沒提前感應到,當看見走進來的是蘇白時,二人才算是平靜下來,的確,現在蘇白的氣息確實不是那麼容易感應到了,而且蘇白也熟悉這棟屋子的陣法,他進來陣法也不會起反應。

和尚和佛爺都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蘇白一隻手抱著吉祥,在玄關處一邊換拖鞋一邊笑道:

「喲,佛爺,您剛剛說的工作我知道,有的。

就是在寺廟或者道觀門口許願池子里當王八,

什麼事兒都不要做,

每天都有人給你砸錢下來。」

恐怖廣播 第一百五十六章 人生不如一王八

史蒂夫羅傑斯對著奧丁說道:「你們已經獲得了我們人類的善意和友誼,為什麼要背棄?」

他實在是有些不懂此時的奧丁在想什麼。

他們是過來幫助阿斯加德的,索爾也是他們的朋友,但是付出的辛苦,最終得到的不是認可,而是冷眼。

「阿斯加德已經被這樣統治了這么多年,從來沒有出現任何的亂子。」

奧丁說道:「而你們人類的歷史屈指可數,所以不必對我們進行教導,走吧,離開阿斯加德!這里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阿斯加德的戰士們在聽到奧丁說到這里的時候,連忙走上前來,開始對著八神太二以及下面的這些英雄們進行驅趕。

「住手!」

索爾打斷阿斯加德的這些戰士們,只不過奧丁已經不再聽索爾的話,阿斯加德的戰士們繼續對著八神太二等人推推嚷嚷,往殿外走去。

「天哪,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你索爾的阿斯加德!」

娜塔莎說道:「索爾,這和你說的並不一樣,你們阿斯加德人並不好客!」

布魯斯班納在旁邊盡量抑制住自己的怒氣。

「如果這是地球的話,我會將這里買下來,然後炸掉他!」

托尼揮揮手,說道。

作為大富豪,托尼很是不滿。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之前的契約算是被徹底撕毀了,從今以後,我們地球會使用宇宙魔方建立時空屏障,不管是你的彩虹橋,還是暗物質傳送,都不能將任何的阿斯加德人傳送到地球上去。」

八神太二說道:「奧丁,地球和阿斯加德的契約結束了!」

說完這些之後,八神太二當頭就往外面走去。

在看到了八神太二離開之後,原本還打算和奧丁評理的眾人也都轉過身來,跟隨著八神太二的腳步向外面走去。

簡福斯特看了一眼索爾,跟隨著八神太二等人的背後。

阿斯加德富麗堂皇,整體上就像是一個夢幻的神話之城,八神太二一行人就沿著貫穿阿斯加德的彩虹橋向前走去。

「我們就這樣的離開這里?灰溜溜的,顏面盡失?」

死侍在路上不斷的說道:「我們帶著英雄般的善意,我們想要拯救阿斯加德,結果人家說這都是****,就讓我們背著鍋離開這里……」

「我們不應該這么灰溜溜的吧,我們應該給他們一些紀念,讓他們牢記一生,比如將阿斯加德的大殿給炸了,鐵人,我知道你有這個武器……」

死侍是完全沒有什麼英雄操守的,奧丁的行為讓他不爽,他就不能悶聲的吃虧離開這里。

「我知道,很多人會告訴我們吃虧是福,但是我不喜歡這樣的福分……」

死侍仍然是在喋喋不休。

「作為一個人類,居然想要讓我們阿斯加德來銘記你們,憑什麼?」

死侍身邊一直跟著的凡妮莎,聲音突然變粗,和奧丁一模一樣,隨後整個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居然完全的變成了奧丁的模樣。

這是她作為變種人,模仿貓的能力終於出現了。

「**,你是什麼東西?」

死侍雙手將自己的長刀拔出來,怒聲說道:「你把我的親愛的弄到什麼地方去了?」

「我一直都在這里!」

奧丁的模樣再次改變,成為了凡妮莎的模樣。

「就在剛才的時候,我覺的身體裡面出現了一種奇怪的能力,我可以變成一個人,模仿這個人的思維和語氣,惟妙惟肖,韋德,我也是一個變種人!」

凡妮莎對著死侍說道。

周圍的阿斯加德士兵們不明就裡,不明白怎麼一會兒是奧丁,一會兒是凡妮莎,不過多數都以為是奧丁幻化,此時一個個都跪倒在彩虹橋上。

「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八神太二看著凡妮莎,張口說道。

周圍的人沒有一個是傻子,看到凡妮莎能夠變成奧丁之後,誰能夠沒有一點想法,聽到八神太二開口,這就是一個行動信號。

「關於你大膽的想法,我有幾點不太成熟的建議。」

托尼介面說道。

「關於你不成熟的建議,我有幾個不切實際的猜想。」

布魯斯班納說道。

「關於你不切實際的猜想,我有幾個靠的來的方案。」

娜塔莎說道。

「停止,打住,我要下車!」

美隊在一邊連忙說道。

就從這幾個人剛才說的話中,美隊就大概的猜到是準備幹什麼了,依照著他的道德素養,不允許做出這樣的事情。

只不過美隊一個人的建議,自然是被所有人都給忽略了。

二次元黃毛系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