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情局在香港做了什麼?

問題描述:美國中情局 CIA 在香港做了什麼?
,

烏鴉上尉:

香港的暴動仍然在不斷升級,一開始的遊行、鬧事,現在已經發展到了扔五星紅旗;阻塞、破壞地鐵,阻撓市民上班;當街放火,丟燃燒瓶等等等等。

而且,在香港廢青搞事的現場,還出現了一些可疑的外國人。他們就像NBA賽場上的教練一樣,給這些廢青們安排任務。

比如這位老外,連續三次香港大規模遊行都出現在了現場,被拍到對著廢青隔空喊話,似乎是在指揮:


還有這位,四場遊行他都在現場,廢青搞事的時候他就在旁邊;廢青們稍微歇下來的時候,他就化身為“講師”,這幫青年就像一群小學生,認真地聆聽著什麼。

參加遊行的青年,很多都是文化水平很低的,他們在接頭噴塗的反動標語,經常出現一些連小學生都很少寫錯的錯別字。



然而,就是這幫連字都寫不好的人,卻被媒體曝光,在街頭遊行時,他們打著各種十分專業的手勢進行溝通,每個手勢都代表一個意思。


他們的組織也十分嚴密,會有人專門負責後勤補給,給前面的人分發頭盔、口罩等等。

還有香港市民拍到,在地鐵裡,有專人負責給廢青們發錢。


種種跡象讓不少香港網友直接點出,香港這次的騷亂並不單純,而是外國勢力介入煽動的。

其實,這樣打著“民主運動”的旗號,做煽動顏色革命的事,是美國中情局的慣用手段。從阿拉伯之春到這次香港佔中,都有CIA的身影。

而且,這幾次地方不同、時代不同的暴亂,在很多操作手法上極為相似。

這種相似不是巧合,因為CIA長期在海外煽動顏色革命,所以他們設有專門的學校,會對相關人員進行培訓,還有一整套的教材,手把手教你怎麼搞破壞。

1

2013年,維基解密曝光了一封郵件,郵件裡顯示,有一個叫CANVAS的學校收過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錢。

這個CANVAS全稱是非暴力行動和戰略中心,是設立在塞爾維亞的一個培訓機構,教當地反對派怎麼搞遊行、製作宣傳海報,用“非暴力手段”去進行“民主運動”的。

在當年維基解密曝光這個學校拿了CIA的錢時,大家還沒有留意。

然而,在今年初的委內瑞拉政變裡,有記者發現——收了美國人的錢去委內瑞拉搞政變的政客瓜伊多,就是從這所學校裡接受系統訓練的。

這個CANVAS名義上是塞爾維亞反對派的培訓機構,但實際上的指揮是美國人。

美國人搭建這個學校,前後花了幾十年的時間。

1971年,CIA跟國民黨合作辦了個“遠朋班”,以教導武裝顛覆為主,這個班上培訓出了卡扎菲、拉登、諾列加(巴拿馬的軍事獨裁總統)等人。

一個班訓練出三個梟雄,聽著就很威風。

然而,這種學校的學生只能用在戰場,而且他們有了軍隊以後不好控制,反過來反而給美國造成了很大的困擾,比如拉登。

因此,1978年,威廉·韋伯斯特上任CIA局長時,他提出了的新思路—— 從武裝顛覆轉為“民主運動”。

圖:中情局局長威廉·韋伯斯特

1982年,一個叫民主基金會(NED)的組織成立了,他們自稱,自己的目標是要在世界推廣民主

民主基金會自稱“非政府組織”,然而,基金會的高管全是美國的前總統、參議員、國務卿、將軍。

NED其中一個創始人阿蘭·韋恩斯坦曾透露說,NED 就是CIA的白手套,只要你幫美國搞事,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為了在全世界“推廣民主”,CIA讓NED出面,專門收購了一所學校,用來培訓搞民主運動的人。

這所學校就是CANVAS。

CANVAS的培訓非常系統、全面,有很多門課。

從搞“民主運動”的50點原則,到如何引導暴動,如何對抗警察,如何進行“非暴力抗爭”,都有極為詳細的教材。

其中一本教材《如何反擊鎮壓》

比如如何對抗警察的課程,教材裡就把鬧事分為3個階段,“準備預防可能的鎮壓”階段、“直接面對鎮壓”的階段和“反過來利用鎮壓實現目標”的階段。

其次是如何把手下的人進行分組,不同的組在不同的階段需要準備什麼,應該出面做什麼,教材裡也介紹得一清二楚。

比如“調查組”負責的是偵查情況、實地鬧事,而“媒體組”就是等在遊行隊伍的後面,時刻準備拍照,蒐集素材拿去做宣傳。

他們宣傳的目的,就是極盡所能地歪曲事實,詆毀警察和政府。

比如香港最近的事情裡,就有個持槍的香港警察,被暴徒用激光筆惡意照眼睛,受過訓練的警察本能地舉槍自衛,但並未開火。


結果,這邊剛用激光照人,短短幾秒鐘時間裡,早有準備的“媒體組”就拍了照片,發到網上污衊警察“持槍威脅人民”,全然不提警察已經被激光筆照傷了眼睛。


圖片來自觀察者網微博

他們也會極有針對性地分析,哪些人是可以利用,可以煽動起來一起鬧事的。

在《暴亂操作手冊》這章裡,教材把還沒成年的中學生當做極佳的煽動對象。

在這段的介紹裡,CANVAS露骨地說,之所以可以發動中學生,是因為“中學生對政治興趣不大,政府很難鎮壓”、“其他政黨也從沒有考慮發動中學生”。

這群人渣煽動未成年人去鬧事,竟然還覺得自己是“敢為人先”?

從上次非法佔中運動開始,香港街頭的暴動裡就罕見地出現了中學生,甚至還有年紀很小的初中生。

鼓動他們上街的人,有沒看過這份CANVAS的教程,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每一部分課程講完後,教材還會提供具體案例分享,比如其中一個操作案例—— “佔領監獄”

教材極為準確地抓住了法律的漏洞:“只要你之前鬧事沒有把柄,坐牢就是你能碰到的最糟糕的情況了,在監獄繼續鬧事,警察也不能進一步懲罰你。”

在《50點原則》教材裡,CANVAS還引用了《孫子兵法》——“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這大概是孫武被黑得最慘的一次。

CIA是主心骨,NED是錢袋子,CANVAS是培訓基地,在這一整套完整的系統下,美國這些年在海外的“民主運動”頻頻得手。

NED剛成立時,就資助了著名的阿拉伯之春,煽動了突尼斯、也門、伊拉克好幾個國家的暴亂。

連續10多年來,藏獨頭目達賴、疆獨分子熱比婭,都是他們的常客。這兩個分裂團伙的成員,也時常被美國安排去培訓。

2000年來,CIA 向103個反華團體,至少提供了約9000萬美元的資金,幫助他們搞恐怖襲擊。


根據NED公佈的2018年資料,CIA 在香港開設了三個項目:落實《基本法》承諾的政治權利、爭取勞工民主權利、加強人權和民主組織的活動。

現在香港鬧事時打的幌子,恰好也有這幾條。

2

香港的事情,已經發展成了一場CIA煽動下的顏色革命,跟阿拉伯之春這樣的暴動如出一轍。

據香港警察反映,這次暴動的人隊形非常講究。第一排負責扔東西、第二排負責遞扔的“彈藥”,第三排拿長棍攻擊警察,後面的人打傘當掩護。

實際上,這些路數在CANVAS教程裡早就提到了。

教材裡教導學員分成2組,一組演鎮壓,一組演遊行,提前訓練隊形、學會使用周圍設備。

阿拉伯之春時,帶頭暴動的人就要先在中學、大學招人,還要逐個談話進行篩選。只有挑選合格了,才能進入訓練環節。

訓練後,還會根據你的長處,分別分到學生運動組、印刷組、支援組、營銷組。

在每組裡,被拉來參加暴動的人都會有2個老師,一個負責上政治課,對每個人進行洗腦,另一個負責技能課,教你所在小組的相關技術。


香港這次暴動裡,大公報曾拍到一個在街邊的外國人,正通過社交軟件向廢青通報警察的動向:

從CANVAS教程裡的分工看,這個老外應該是支援組的技能導師,在現場坐鎮,帶著組裡其他人隨時調動暴徒。

在“如何從暴動獲益”這章裡,教程教大家要做好補給、不要落單。

香港暴動的人就依葫蘆畫瓢,沿途設立了許多補給站,提供補給,提供衝擊警察的武器等。

教程還有一章說:“當你遇到鎮壓,要記住軍警的名字”,暗示要記下警察的個人信息,通過報復警察來瓦解他們的意志。

在這次香港暴動裡,就有人在網上人肉香港警察,散佈警察的個人信息,號召大家去報復他和他的家人。

就連前段時間跟廢青對罵的“帝吧”成員,也在極短的時間裡,被神秘的專業黑客人肉,所有個人信息全部曝光。

香港事情的最開始,只是一起殺人案,香港需要修改《逃犯條例》,以懲治殺人犯,堵上法律漏洞。

6月9日,20多萬名香港青年走上街頭,念著“反送中”的口號。

兩天后,13個人開始24小時絕食,要求香港政府撤回修改的《逃犯條例》。

到了6月12日,開始有人來到立法委門口,用雨傘、磚塊向警察展開攻擊,試圖衝進立法委,口號同樣是“反送中”。

注意,直到這個時候為止,大多數跟著遊行的人要求的只有“反送中”、“林鄭下台”,還有不少是CIA花錢雇來的。

圖:大公報記者拿到了花錢僱人參加遊行的錄音,“前鋒”一天給3000塊

在幾次遊行下,香港政府已經決定作出讓步了。

6月15日當天下午3點,林鄭月娥召開記者發布會,宣布暫緩修例。

對於大多數跟風的人來說,他們的目標當然不是顛覆政府,政府既然答應了暫緩修例,那麼事情大概率會迅速平息下去。

這個時候,CIA必須行動了,因為他們的目的是讓香港暴亂,事態非但不能平息,還必須不斷升級,如果平息了,他們還怎麼搞事?

於是,僅僅一個小時之後,15日下午4點,有一名叫做梁凌傑的男子穿著黃色雨衣,爬上了金鐘太古廣場門外的一處工棚頂部,展開橫幅。

橫幅裡針對暫緩修例的決定,提出了新的要求:“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被捕學生,林鄭下台,Help Hong Kong。”

警察和消防員迅速趕到了現場,還在下面放好了安全氣墊,想勸說梁凌傑返回安全地方。

但是,在和警察消防員對峙了數個小時之後,晚上9點,梁凌傑突然爬出棚架往下跳!

消防員迅速上前救他,但是事發突然,消防員沒有救成功,梁凌傑摔下棚架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事情傳出來後,網民把這個人稱為“反送中烈士”,說警方和政府是“殺人兇手”。

於是,原本因為暫緩修例要告一段落的事情,不僅沒有平息,反而迅速升級!

梁凌傑自殺後的第二天,香港就爆發了更大規模的遊行,示威者舉著梁凌傑的雨衣作為標誌。

隨後,陸續在6月29號、30號,7月3號,有數個人選擇自殺,自殺時還留下了“反送中”的遺言,鼓動大家“繼續遊行,不要停止”。

這並不是CIA第一次做這樣的事。

在以往的CIA帶頭搞的事情裡,每次事態要平息了,就一定會有人突然死亡。

阿拉伯之春的時候,2010年,突尼斯反對黨抗議政府貪污暴政,本來這場爭端只在政府高層會議裡,雙方都沒想把事情鬧大。

沒想到,12月17日,突尼斯一個小販聲稱被警察虐待,突然當街自焚。

沒多久,Facebook突然流出小販被燒成焦炭的照片,被幾個神秘賬號瘋狂轉發,僅僅29天后,政府就被看到照片的憤怒群眾推翻了。

一個月後,2011年1月16日開始,突尼斯隔壁的阿爾及利亞、毛里塔尼亞,也在民眾抗議期間,出現了5起自焚事件。

原本都快結束的遊行,被自焚推向了新高潮。

彷彿就像約好了一樣,一天后的1月17日,埃及抗議期間,又出了個自焚事件。等到18號,埃及已經連續出了3個自焚的人。

原本1萬多人的遊行,瞬間成了全國百萬人大暴動。

緊接著,約旦、摩洛哥。。。整個中東,就在短短1、2周里,突然就集體出現了自焚事件。

更巧的是,每次自焚,都會有人在Facebook上第一時間給出高清大圖、發動遊行的宣傳消息。

那拍攝效果和文案內容,就好像有人早早擬好了宣傳單,早早等在要自焚的地方,端著相機一拍完照片,往宣傳單上一放,馬上就能發。

BBC專門拍了部紀錄片《Facebook如何改變世界:阿拉伯之春》

“改變世界”的哪裡是什麼Facebook,就是CIA。

香港的事情發展到現在,鬧事的廢青們根本就沒有一個固定的訴求,他們只是在不斷抬價,不斷提出新的要求,一個比一個過分:

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撤銷以“暴動”定性示威,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民衝突,釋放被捕示威者,官員問責下台。

不處罰鬧事的人,還要處罰處理鬧事者的官員,這種要求怎麼可能答應?

還有人又提出,要求香港有普選權,結果被BBC的記者反問:“英國人都沒給過你們普選權。”

如果政府真的答應了這些要求,暴動也不會結束,暴徒會提出新的要求,無休無止,一直到香港實質獨立。

如果政府不答應,那暴徒就以此為藉口升級暴動規模。

這是一個兩難困境。

2019年7月1日,原本是香港回歸22週年紀念日的好日子。

數十名暴徒手持鐵棍,駕著垃圾回收車沖向香港立法委大樓。

到了下午5點左右,更多的暴徒圍到香港立法委大樓,開始點火,製造煙霧。到了晚上,他們砸壞了電箱,導致大樓內大面積停電。

晚上8點50分左右,為了避免發生流血事件,警察開始撤退立法委大樓。僅僅5分鐘後,這幫暴徒便手持鐵棍衝進大樓。

從頭到尾搞破壞的都是他們,為了不出現流血衝突,警察已經忍讓到這個地步了,他們卻在牆壁上寫著“黑警”、“沒有暴徒只有暴政”、“萬劫不復,退無可退”等字樣,甚至在主席台上直接掛上了港英政府的旗。


在衝擊完立法院,看到警察不會還擊之後,暴徒們開始變得更加猖獗,什麼投石器、巨型彈弓,甚至燃燒彈都用上了。

圖:巨型彈弓

在7月14日新城市廣場遊行中,他們直接將一名警察的手指弄斷了。

7月21日晚,黑衣人衝擊了中聯辦大樓。圍攻、挑釁,甚至直接在中聯辦大樓的牆上寫上了“支聯辦”三個字。

更是有激進分子在國徽上潑墨。

接下來,按照教程,想擴大影響,就得造成大規模社會動亂、經濟發展停滯。

達成這個目的的最好方式,就是罷工。

圖:CANVAS《非暴力抗爭指南》中文版

但是,因為香港的反對者多數是學生,或者沒有工作的廢青,他們不工作也不會對社會造成什麼影響。

於是,他們就在教程基礎上活學活用,從自己罷工,變成強迫其他人罷工。

從7月24號開始,廢青們開始用各種方式堵地鐵,阻止地鐵關門,不讓普通人正常上班。



將自行車、小推車等異物直接放在鐵軌上,試圖阻撓鐵路運行。


普通民眾想要去上班,他們還會欺負、阻攔。

8月5日,新元朗中心有廢青用路障堵塞道路,有一輛私家車恰好經過,就被他們圍了起來,他們用膠帶綁住了司機的手腳,還在車頭和車身上噴上侮辱性字眼。

幸好司機迅速自己掙脫了膠帶,及時開車衝出路障,才沒有受到更嚴重的傷害。


香港的整件事,早已經脫離了“反修例”的範疇,實質上就是反對“一國兩制”,“反中”。

3

可笑的是,大部分上街的年輕人不知道,在這場鬧劇裡,他們只是被利用的棋子罷了。

真正策劃這場鬧劇的領頭者,能從中獲取實質的利益,而他們什麼也沒有。

8月2號,香港警察搗毀了香港民族黨的武器窩點。

窩點裡除了有汽油彈、弓箭等武器之外,還發現了含有大麻成分的精油

有網友懷疑,這些大麻精油是黑衣人用來加到免費發放的口罩裡的,可以讓年輕人在打砸時更為興奮,更容易失去理智。

8月3日,就在“旺角再遊行”的同時。香港“東網”等媒體爆料,黎智英、李柱銘等反對派頭目,當晚在中環歷山大廈的一間高檔西餐廳裡,秘密會見一名外籍男士。

就在7月21日,黎智英還曾經在自己旗下的《蘋果日報》上發文說:“年輕人,我們風雨同路。”

然而事實上,作為行動的帶頭人,黎智英這些人的子女卻忙著賺錢和學習,連街頭都沒上過,這算哪門子的“風雨同路”?

就在去年的6月2日,另一個頭目李柱銘的兒子還舉行了大婚,李柱銘在婚禮上和兒子喜笑顏開,高興得很,然後轉過頭就鼓動其他年輕人鬧事。

高檔餐廳窗外是別有用心的暴徒在打砸搶燒,窗內卻是坐享其成的黑手在大快朵頤。

黑手的兒子入洞房,廢青們入牢房。

所謂的“民主運動”,不過是2%和CIA勾結的人,忽悠98%的人去給自己牟利的遊戲罷了,之前的每次都是如此:

黃台仰,港獨分子,旺角暴亂的學生領袖之一,本來是一個大學都考不上的中學生,在鬧完事之後被英國牛津大學錄取,去讀了兩年的哲學。

梁天琦,非法佔中學生領袖,2017年赴美國哈佛大學讀碩士。

黃之峰,非法佔中學生領袖,從小學習就不怎麼行,在牢房裡畫個平面圖都一堆錯別字。

但是因為非法佔中運動,黃之鋒被美國民主基金會許諾,全額資助赴美留學。

圖:黃之鋒和美國參議員盧比奧

一個半文盲都能去美國留學,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美國駐香港的領事館足足有1000多個成員,是其他地區的好幾倍。

因為香港特殊的地位,多年來香港一直沒有進行去殖民化教育,也沒有取締外國在香港設立的非法組織,沒有處理司法系統裡過多的外籍法官。

這直接導致現在的香港自由過了頭,都快成了間諜雲集的窩點,CIA想煽動香港青年搞事,實在太容易了。

對於香港政府而言,想要平息這場暴動,最終還是要從這2%的人身上著手。

這些人很會隱藏自己,他們永遠只會躲在98%的砲灰之後,鼓動別人去送死。

現在香港警察面對黑衣人足夠克制,選擇重點打擊對手製造武器、提供物資的窩點的戰略是正確的。但是其他的事情警察沒有權限,必須由香港政府來做。

香港教育系統裡部分人不處理,他們就會源源不斷地給青年人洗腦,把他們推出來給自己的利益鋪路;

香港司法部門的人不解決,警察依法抓捕的人,轉眼就會被他們放走,反而是警察稍有舉動,就會被判以重刑;

外國在香港安插的間諜機構不處理,他們永遠都會找到新的代理人出來鬧事,後患無窮。

香港問題的產生不是一朝一夕,解決自然也不可能是一朝一夕,只有一個方面一個方面推進,一個點一個點地做,香港才能有明天。

最後,也希望香港那些以“民主”之名,行港獨之實的年輕人能好好想一想,多為自己考慮考慮。

不要傻乎乎地不看修例內容,就被一個謊言牽著鼻子走,不要拿自己年輕的生命,去給他人的政治前途買單,再這樣胡鬧下去,毀掉的只會是你們自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