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對華為下手,華為海思回應「極限生存的假設成為現實」,科技自立、晶元轉正意味著什麼?

問題描述:事件背景
日前,華為被美國商務部列入管制「實體名單」,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今天凌晨發致員工的一封信,信中稱,公司曾經做出了極限生存的假設,總有一天所有美國的先進晶元和技術將不可獲得,而華為為了這個以為永遠不會發生的假設為公司生存打造了很多「備胎」。
何庭波稱,「今天,命運的年輪轉到這個極限而黑暗的時刻,超級大國毫不留情地中斷全球合作的技術與產業體系,做出了最瘋狂的決定,在毫無依據的條件下,把華為放入了(管制)實體名單。」
面對美國的這一舉措,華為海思將會把所有曾經打造的備胎轉正,今後還將保持開放創新,並實現科技自立。「今後的路,不會再有另一個十年來打造備胎然後再換胎了,緩沖區已經消失,每一個新產品一出生,將必須同步『科技自立』的方案。」何庭波在信中說道。商務部列入管制「實體名單」,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今天凌晨發致員工的一封信,信中稱,公司曾經做出了極限生存的假設,總有一天所有美國的先進晶元和技術將不可獲得,而華為為了這個以為永遠不會發生的假設為公司生存打造了很多「備胎」。何庭波稱,「今天,命運的年輪轉到這個極限而黑暗的時刻,超級大國毫不留情地中斷全球合作的技術與產業體系,做出了最瘋狂的決定,在毫無依據的條件下,把華為放入了…
, , , ,
第 7 個答案 共51 個答案在此專題華為與美國發生了什麼

胡遠東:

《教父》里有句話:「Keep your friends close, and your enemies closer.」

面對一個成長速度恐怖的對手,可以選擇拉攏、共治、下套,而最不該選擇的就是關上門眼不見心不煩:「哎呀呀,你發展得太快了,人家不想和你玩了。」

因為如果這么干,下次你開門的時候,說不定會發現家門之外已經都變成他的地盤了。


智東西:

華為發布媒體聲明:

華為反對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的決定。

這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會對與華為合作的美國公司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影響美國數以萬計的就業崗位,也破壞了全球供應鏈的合作和互信。

華為將盡快就此事尋求救濟和解決方案,採取積極措施,降低此事件的影響。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六日

海思:華為手機和安防的關鍵支柱

近兩年,華為憑借堪與蘋果相提並論的手機AI晶元麒麟系列大刷一把存在感,而其晶元業務的背後功臣就是華為海思。

海思半導體成立於2004年10月,總部位於深圳,隸屬於華為的2012諾亞方舟實驗室,前身是創建於1991年的華為集成電路設計中心。

海思第一款手機晶元「憋」到2009年,那一年推出的K3V1晶元採用110nm工藝,適配小眾的Windows Mobile系統,在市場上毫無競爭力。

隨後,經過重新調整,海思改用ARM架構和安卓系統,並將各地人才集中起來加大力度投入手機晶元的研發。

2012年,海思推出新一代K3V2晶元,雖然性能仍落後於高通三星等一線晶元,但首次用在Mate 1和P6等華為旗艦機上。

頂著市場的壓力,海思著重改善晶元性能,終於在2014年,發布海思自研晶元麒麟910,從工藝上能夠匹敵高通晶元。此後,海思在手機晶元研發方面進展飛速。

2016年,海思發布突破歷史的麒麟960,不僅大幅提升了GPU性能,還解決了CDMA全網通基帶。次年,海思發布全球首款搭載了NPU的手機AI晶元麒麟970,一「出生」就攬獲了六項世界第一,和蘋果A11晶元共同創造了新的歷史節點。

沒有海思的晶元,不僅華為自身的手機、安防等業務會受到影響,就連大陸的一眾安防巨頭的產品都將失去大腦。

華為海思在安防晶元領域佔據了70%市場份額,幾乎已全部覆蓋高中低三檔產品。

它擁有最多的H.265編解碼技術核心專利,能實現高清視訊更小寬帶的傳輸,除了智能電視以外,現在很多手機、攝像頭、行車記錄儀都在用這種技術。

遺憾的是,海思進入安防市場後不久,當時的龍頭德州儀器(TI)宣布退出安防監控市場,使得海思沒能在視訊監控高清網路化領域和TI正面交鋒。

2006年6月,海思在TAIPEI COMPUTEX展會推出了成立以來的首批晶元H.264視訊編解碼晶元Hi3510。隨後在2007至2010年,華為海思相繼拿下了大華與海康兩大玩家的訂單,成為安防領域多媒體晶元所向披靡的霸主。

在華為海思走過的15年曆程,幾乎可以用「輝煌」來形容。除了手機晶元和安防晶元外,海思還做移動通信系統設備晶元、傳輸網路設備晶元、家庭數字設備晶元、網路監控晶元、可視電話晶元、路由器晶元等各種晶元產品,並在這些領域都頗有競爭力。

低調的海思掌門人:終結華為的「無芯」時代

何庭波之於華為海思,正如任正非之於華為。

何庭波出生於1969年,畢業於北京郵電大學通信和半導體物理專業,碩士學位,於1996年加入華為,起初任晶元工程師,負責設計光通信晶元。

當時華為還沒這么有錢,設備也不完善,在研發晶元設計時,何庭波不得不與其他同事搶用僅一套的實驗室設備。

何庭波在同事眼中簡直就是個工作狂,做起事情來甚至比男生還要拚命,可以說只要是她認準的事情,就會用盡全力去做。

大家評價她,在工作上忘我、在技術上不鬆懈、勇於挑戰。

後來隨著業務擴張,何庭波一人前往上海組建無線晶元團隊,研發3G晶元。幾年後,何庭波被調到高科技視野雲集的矽谷工作,晉升到部門總監。

眾所周知,晶元是手機的大腦,但當時大陸晶元非常落後,手機晶元被美國高通壟斷。

在華為押注的CDMA形勢不如預期的背景下,華為決心做自己的手機晶元。為了全力研發晶元,2004年,華為成立了海思半導體有限公司。

當時任正非找到何庭波說:「每年給你4億美元的研發費用,給你2萬人,一定要站起來,減少對美國晶元的依賴。」

要知道,當時整個華為僅有約3萬人,研發經費不足10億美元。

何庭波立即肩負起海思總裁的重任,從無到有,帶領海思走過十餘年漫長且艱辛的晶元研發。

在何庭波的帶領下,華為海思成功打破國外晶元企業多年的壟斷,在手機、安防等多個領域的晶元脫穎而出,不僅結束了華為的「無芯之痛」,讓海思半導體成長為大陸最大的集成電路設計企業,還推動了中國晶元事業的發展。


xixichen08:

我們這一代人,一開始就覺得日子是會越來越好的,因為國家蒸蒸日上,經濟飛速發展,然後認為這統統都是理所應當,收入增長是應該的,基礎設施,教育醫療條件不斷改善是應當的,所有的國家往好的方向做出的努力,都是應當的。

可是,這個世界上的國家,有的經濟增長陷入瓶頸,幾十年來毫無起色,人們生活幾無改變,有的貧富差距巨大,階層之間流通受阻,有的則受西方輿論引導而輕易的被顛覆,陷入戰亂,民不聊生。

世界的殘酷遠比光明要多得多。所以當這個不斷向上探索的國家日漸龐大,並表現出強大的奮斗意志時候,上一任的霸主,僅有200多年曆史,幾乎沒有經歷過磨難的年輕國家,根本不願相信當另一股力量極速擴大之後,不會覬覦和競爭其因為制霸全球而輕松獲得的大量不當利益。

這位霸主,明面上宣揚自由和民主,而實際上,卻只相信叢林法則,並對於大規模全球掠奪的強盜行為有如同癮君子般的強烈依賴!

這個霸主國家的氣度和格局,在兩次大戰的歷史機遇之下,得天獨厚的優越地理之下,順利承接工業革命的成果,天下第一終究得之太易!在處理具有深遠歷史意義的問題時,也就必然只考慮解決問題的現實結果,而忽略了全球影響力這種"仁義"之舉的長期價值,更缺乏關切和改善全人類命運的胸襟!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美國的咄咄逼人,正是其日薄西山,發展無力的徵兆。一代雄豪終將落幕,這是歷史興衰之必然,非一兩個陰招可以阻絕,而像美國這樣吃相難看,儀態全無的嘴臉,稍有見識的笑其有失體面,懂行的知道,這是一個全球霸主向區域強國的急速蛻變。這種蛻變,正因美國的小人伎倆,而加速被全球各國看清和拋棄。


我是小呀小未名: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楚墨竹:

先進技術就你美帝有嗎?

寇可往,我亦可往!


我來了又走了:

現在我用的mate20pro,媳婦也從蘋果換成p30pro。昨天買了一個Watch GT,媳婦不給批資金了,等年底年終獎發了買個matebook14。我們這些在海外的電力工程人員能深刻體會到在海外掙的每一分錢都不容易。所以我一直身體力行的支持華為,並一直推薦身邊的人用華為。


yaomingchao:

中國地大人多,價值觀多元,什麼樣的人都有,有些人買蘋果,買日貨,覺得它們質量好,檔次高,當然這是個人行為,別人無權干涉你。但是當正真的國難降臨,或是美國想讓你永遠做二等公民,永遠翻不了身的時候,那時說什麼都晚了,當年韓國遭遇亞洲金融危機的時候,韓國大媽都能把自己的金銀首飾拿出來給國家度過難關,我們為什麼不能在這個關鍵時候支持下華為,華為加油,下個手機買華為!


匿名用戶:

這讓我想起去年中興的事。

去年中興被制裁,最早看到中興的態度是,讓已經退休的老大,連夜趕往美國談判,即便知道是抱薪救火、飲鴆止渴,也得求敵人手下留情。

而華為被制裁,最早看到的是,不對敵人抱有幻想,提前十年就在準備,科技自立,備胎計劃轉正。哪怕知道以後的道路無比艱險,抱著整個公司要完蛋的風險,也要硬扛下去。

不得不感嘆,這就是差距。

不知道大陸眾友商看到華為現在的處境,是憂患不已,唇亡齒寒,漸漸放棄「買辦方針」,轉為科技自立。

還是會像聯想那樣,看見認真研發的公司吃癟,從而手舞足蹈,更加堅定自己「買辦」的思路,並嘲笑「看你不說美國爸爸的晶元好,不給美國人當狗,被制裁了吧,活該。」


唐三菜:

利益相關,華為基層員工一枚。

去年中興事件出來後,老闆要求一線不允許借中興危機去挖牆腳,進攻其市場。這對於一名扛著眾多競爭指標的銷售來說可不是一個容易接受的要求。這是天上掉餡餅一樣的機會,可以輕易完成競爭任務。

但是,我們還是忍住了,即便一些運營商的客戶要求我們進入中興市場我們也忍住了。當時確實心有不甘,但現在完全想通了。

往小了說,唇亡齒寒,華為永遠不可能吃下整個市場,中興的倒下只會給西方廠家更多的機會。

往大了說,這對中國通信製造業來說,誠生死存亡之秋也。再互相挖牆腳,跟37年的國軍有什麼區別?

昨天,看到被加入實體名單的新聞,其實沒有太大心理波動,甚至不意外,華為人都知道這一天終將到來。一個滿口人權的國家非法拘押外國公司CFO長達半年這種事情都能做出來,還有什麼是他們不敢的?

好在公司未雨綢繆,做了很多準備,即便這些準備的代價就是員工今年的收入大幅下滑。華為不是第一次過冬,也可能不是最後一次,但我們有18萬經歷過風風雨雨的鐵軍。

希望各位朋友,媒體不要渲染悲情氣氛,也不要營造愛國情懷,消費者永遠有選擇的100%權力,被情懷引導的選擇很容易後悔,被產品實力引導的選擇才是最優選擇。

相信我們,問題不大。

專題導航<< 美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對華為下手,華為海思回應「極限生存的假設成為現實」,科技自立、晶元轉正意味著什麼?美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對華為下手,華為海思回應「極限生存的假設成為現實」,科技自立、晶元轉正意味著什麼?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