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對華為下手,華為海思回應「極限生存的假設成為現實」,科技自立、晶元轉正意味著什麼?

問題描述:事件背景
日前,華為被美國商務部列入管制「實體名單」,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今天凌晨發致員工的一封信,信中稱,公司曾經做出了極限生存的假設,總有一天所有美國的先進晶元和技術將不可獲得,而華為為了這個以為永遠不會發生的假設為公司生存打造了很多「備胎」。
何庭波稱,「今天,命運的年輪轉到這個極限而黑暗的時刻,超級大國毫不留情地中斷全球合作的技術與產業體系,做出了最瘋狂的決定,在毫無依據的條件下,把華為放入了(管制)實體名單。」
面對美國的這一舉措,華為海思將會把所有曾經打造的備胎轉正,今後還將保持開放創新,並實現科技自立。「今後的路,不會再有另一個十年來打造備胎然後再換胎了,緩沖區已經消失,每一個新產品一出生,將必須同步『科技自立』的方案。」何庭波在信中說道。商務部列入管制「實體名單」,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今天凌晨發致員工的一封信,信中稱,公司曾經做出了極限生存的假設,總有一天所有美國的先進晶元和技術將不可獲得,而華為為了這個以為永遠不會發生的假設為公司生存打造了很多「備胎」。何庭波稱,「今天,命運的年輪轉到這個極限而黑暗的時刻,超級大國毫不留情地中斷全球合作的技術與產業體系,做出了最瘋狂的決定,在毫無依據的條件下,把華為放入了…
, , , ,
第 14 個答案 共51 個答案在此專題華為與美國發生了什麼

翡翠多多-唐勇:

第一次感覺「備胎」這個詞是如此的自豪和堅強有力。


路桑:

即便我不在海思,也不能完全認同華為的一些工作制度,但我今天還是在[路科驗證]的公眾號上全文轉發了人民日報微信號的文章[美突然下手,華為備胎晶元一夜轉「正」]。

首先,這真得不是一件好事情,無論從國家層面雙方而言,還是就全球的科技發展而言。中國過去40年的發展得益於全球一體化,而美國之所以能在冷戰最後贏得勝利也是依靠了與中國的經濟合作共同發展。但正如去年採訪基辛格,他老人家一語多義,「中美雙方的關系再也無法回到過去了」。 按照目前形勢的判斷,中美雙方將來的關系是70%的競爭關系,30%的合作關系——但是,對於美國經濟的核心,科技,競爭的比例將更加嚴重。

所以,該來的,總會來,只是,作為中國IC人,這一刻著實來得有點早了。在過去的20年裡,我們在商業模式和網際網路方面都在突飛猛進,得益於制度寬松和對網際網路的開放,新世紀的四大發明(網購、高鐵、移動支付、共享經濟)給大陸和全球都帶來了科技的福利。放眼望去,這種社會每天的日新月異和效率提升,讓我們作為國人,由衷感到自豪。

在過去,我們的弱,幾乎是全方位的弱。而要追趕,我們只能在各個領域走縱深,讓國營經濟和民營經濟雙管齊下,各顯神通。這些年來,我們每年都能有一些科技項目成功追趕上來,或者已經取得了領先——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的是,在一些「硬科技」領域,我們無法做到彎道超車,因為這個賽道在過去的50年裡,一直是一條直線。從工藝到理論,從架構到設計,一直是一條直線。摩爾定律、馮諾依曼計算機體繫結構、通信技術..都是一場又一場必須要打的硬仗。

過去20年我們在全球化經濟的產業結構中,迅速佔據了世界製造中心。而我們每年培養的巨額體量工程師、國家的產業政策引導、各個行業中不同背景企業的全球化競爭,我們早已經學會了「取長補短」,懂得了如何單點突破,在可以追趕的領域從落後者到追隨者再到領跑者。

這其中有戰略眼光的,從上到下,從多年前的內部發文要做戰略儲備,到現在的「被迫全面『轉正』」,不得不讓我敬佩,在晶元這樣一個目前科技領域找不到第二種大規模、知識密集、技術復雜、超長產業鏈條的行業中,華為和海思能夠有信心在全公司範圍內吶喊——做到「科技自立」。

如果能再給我們10年該多好?

不到10年的時間,海思麒麟晶元和巴龍核心就已經開始從技術到產品制霸移動端的應用。從麒麟基帶晶元、鯤鵬服務器晶元到AI晶元、處理器晶元、基站晶元,在這個需要技術經驗積累和IP工具鏈工廠支持的硬科技領域,海思的成就如果說沒有引起美國政府的擔憂,怎麼可能?

不到10年的時間,從網際網路的平起平坐,到AI領域全方位的競爭,再到為5G網路的國家戰略。現在都能看得到,誰取得了5G的領先,誰就將在5G網路下加速完成下一個10年的技術升級和產業升級。而將科技領先作為美國在過去壓制其它發展勢頭一度迅猛國家的手段,怎麼會放棄這樣一個被無數次證明行之有效的方法?

如果能再給我們10年該多好?

大基金的全面投入,這將要帶來晶元這個萬億級戰略產業航母的出海。國家的投資全面覆蓋從封裝、測試、材料、到製造、存儲和設計。可是這個鏈條真得實在太長了,除了美國,還沒有第二個國家有能力做到這個產業的閉環,而我們知道,美國也不得不相信,中國必將成為第二個做到這個產業閉環的國家。為了讓我們的科技產業全方位升級沒有後顧之憂,為了不再讓美國隨意甩出這種科技制約的手段,我們必須贏得這場戰爭。

如果能再給我們10年該多好?

處理器和大的復雜IP在那個時候,我們已經能夠做到自給自足了。存儲和製造在那個時候,即便工藝差一點,但不會成為制約短板了,已經有穩步台階和穩定客戶了。即便就如EDA工具,我們也已經在研發過程中了——沒錯,已經在研發過程中了。

好多個IC交流群和[路科驗證]公眾號後台都在憂慮EDA工具的限制。這一憂慮來自於EDA工具商本來就是寡頭,而且2家還是絕對的美國企業,剩下的1家盡管被西門子收購,但也依然罩著美國政府的影子。

但沒有在羽翅保護下的這些「備胎」,這些如同10年前的麒麟晶元一樣的「備胎」,不得不更早地投入到市場中,只是這一次,海思會有更多的信心,全體的華為人會有更強的使命感,在暴風雪中前行。

即便有點倉促上馬,可木已成舟,我們只能想著如何飲下這杯酒了。

「天下英雄 唯使君與操耳」

後記:之前看到王煜全先生給大陸科技和晶元行業發展從產業層面上出的一些建議,深以為然。大致意思是將,我們目前的長處在於應用層做得很好,而技術研發層面還有不小需要追趕的空間。但是如果我們的產品做到最好,在大陸這樣全球第一的市場做到最好,那麼全球的技術提供商是要按照我們的技術要求和系統規劃來滿足技術需求的。而一旦在產品上取得了一端的主動權,我們就可以反過來逐步補足我們技術層面的補足。把長板做到最長,再回去彌補戰略上的技術短板。華為過去就是這么做的,40年經濟的發展也是這么做的。而現在,恐怕全球經濟的供應鏈剎車太快,在這種強烈震蕩的環境,怎麼樣做到保護我們的核心企業,企業自身如何做到自保呢?

我還看得還不夠遠。

我只是從三年前開始,給家人買的手機全部換成了華為。在這上面,即便我做技術,我也不能再去比較技術優劣和性價比,因為我也是一名中國的IC人,我深知其中的不易,過去的艱辛以及未來更大的風險。


不知:

對於別人來說意味著什麼我不知道。

但對於我來說,意味著以後的手機只買華為的,以後的電腦也只買華為的。

對於華為來說,也就意味著華為會成為中國公司的龍頭企業短時期不會改變。

對於國家來說,意味著國家會優先扶持華為公司。

最後沒什麼好說的,華為牛。


D.Han:

我是通信專業,但對半導體一竅不通,只能談一談讀完信的感受。

今天5月17日是個有點特殊的日子,這一天是世界電信日。從1969年國際電信聯盟通過決議,將聯盟成立日的5月17日定為世界電信日,到今天剛好是整整50年。

今年的主題是『縮小標准化工作差距』(Bridging the standardization gap),探討如何探討縮小標准化差距、促進行業發展。

而在這樣一個電信界的重要日子裡,華為海思總裁,給員工們發出了這樣一封慷慨激昂、真情流露的信件,陳述當前局勢,鼓勵員工信心,在至暗時刻指出了光明所在。


以前華為對我而言就是一家商業公司,現在開始萌生了一種華為和我利益相關之感。

當然,這種利益相關絕對不是對消費者說的,而是感慨華為正在代表中國,承擔著中美博弈中的巨大沖擊,因此我作為中國人當然要支持華為這家中國企業。

我同時很感慨,在這個特殊的時候,華為沒有像中興那樣去委曲求全,而是挺直腰板,用實力去面對重壓,亦不乏逢敵亮劍的勇氣,這就是理工科的浪漫。

華為在雲淡風輕的時刻就開始考慮極限生存問題,早早開始了準備,等著面臨這一天的時候。這多麼像那流浪地球計劃,太陽有一天要吞噬我,那我就自力更生,集結全部力量,團結一致去找到新的家園。

有人說傷疤是男人的勛章,而華為今天承受的政治壓力,亦是華為的榮耀。中華有為。


匿名用戶:

突然覺得這題目沒那麼枯燥了


一葉知秋:

國家隊再不出手,可就真的說不過去了。

個人建議,政府國企等公用電腦,從聯想全部轉購華為,其他所有電子通訊軟體、設備全部購自華為及其國產供應鏈;正處級及以上官員,購買華為手機予以補貼;正廳級及以上官員,辦公手機強制購買華為。


只要不死,必將絕境歸來。

到那時候,它將無人能敵。


頑強的大金:

華為老兵一枚。

沒啥大驚小怪的,還有標書要投呢。他禁他的,我做我的,沒那美國時間去看別人的眼色。

做到最好,輸贏勿擾。


馮廣舛:

我們部門準備了好久的去美國化,明天加班全部上線,終於算是沒白乾。


eechen:

說明華為已經強大到美帝要動用國家意志來針對了.


汪陽:

我他么最煩有些狗腿子一見別人誇華為就給人戴海軍的帽子。

這些人吶,就是跪的時間長了,得了軟骨病,站不起來了。他們臉上淌著淚,鼻孔里掛著鼻涕,嘴巴咕咕囔囔的說著旁人聽不懂的話,不住地給美國爹們磕頭,磕響頭,磕長頭,三跪九叩地磕。

不知道你們的美國爹是不是也一樣把你當寶貝?

魯迅的偉大是刺痛,是揭開,是洞穿。但到了2019年了,我們依舊忍不住地認為魯迅在當下如百年前一樣偉大,這種偉大太諷刺了。

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中國過去一切革命鬥爭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為不能團結真正的朋友,以攻擊真正的敵人。革命黨是民眾的嚮導,在革命中未有革命黨領錯了路而革命不失敗的。我們的革命要有不領錯路和一定成功的把握,不可不注意團結我們的真正的朋友,以攻擊我們的真正的敵人。我們要分辨真正的敵友,不可不將中國社會各階級的經濟地位及其對於革命的態度,作一個大概的分析。
中國社會各階級的情況是怎樣的呢?
地主階級和買辦階級。在經濟落後的半殖民地的中國,地主階級和買辦階級完全是國際資產階級的附庸,其生存和發展,是附屬於帝國主義的。這些階級代表中國最落後的和最反動的生產關系,阻礙中國生產力的發展。他們和中國革命的目的完全不兼容。特別是大地主階級和大買辦階級,他們始終站在帝國主義一邊,是極端的反革命派。其政治代表是國家主義派和國民黨右派。

上文引用自《毛澤東選集-第一卷》


Aorqu用戶:

『我認為,對我們來說,一個人,一個黨,一個軍隊,或者一個學校,如若不被敵人反對,那就不好了,那一定是同敵人同流合污了。如若被敵人反對,那就好了,那就證明我們同敵人劃清界線了。如若敵人起勁地反對我們,把我們說得一塌糊塗,一無是處,那就更好了,那就證明我們不但同敵人劃清了界線,而且證明我們的工作是很有成績的了。』–毛澤東

被有史以來最強大的超級大國之一針對,說明華為的工作真的很有成績

川普以一己之力,提高了華為在中國人民心中的地位……

Rate this post
專題導航<< 美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對華為下手,華為海思回應「極限生存的假設成為現實」,科技自立、晶元轉正意味著什麼?美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對華為下手,華為海思回應「極限生存的假設成為現實」,科技自立、晶元轉正意味著什麼?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