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摔倒到底是扶還是不扶?

問題描述:看看吧,還是熱的。鄭州:高中生稱扶老人被訛 遭索賠25萬(圖)_鳳凰資訊
, , ,
李四:

我個人的做法是,扶。但這個方法可能不適合所有人。看了大部分答案之後其實心也很涼也有點後怕……
我遇到過兩次,第一次是一天清晨在我慢悠悠走去上課的路上,一個遛狗的大爺走在我前面,突然腿一軟就跪在了地上,他的那隻大金毛倒也溫順,只是在旁邊慢慢打圈。我上去問大爺「大爺您怎麼了,沒事吧,能站起來嗎,用不用我扶您一下?」大爺一直說緩一會兒,就在哪跪了一會兒,我一想他跪著我站著這畫面太有故事性了,於是我也蹲旁邊蹲了一會兒…過後把大爺扶起來,大爺一直是挺不好意思的說給我添麻煩了謝謝你之類的。然後各自走了,這是第一樁。
第二次現在想想還覺得有些可疑。那是另一個清晨,我剛吃完早點去上課,一條小區裡面比較清靜的小路上,迎面走來一個推單車的老大爺(比第一個老了很多),看上去是剛買完菜。就這樣他在離我十幾米的時候突然走路晃晃悠悠,然後把單車一把推開,坐在了地上。整套動作讓我聯想不到任何老年人常見疾病,尤其費解為什麼把車使勁推開。
我還是走上去,當時心裡想的是:你訛我,我立馬就跑,這地形我熟,周圍又沒什麼人,不信你能跑得過我。
所以我先把從車筐里散在地上的菜撿起來,一邊問老大爺您沒事吧您怎麼了哪一套。老大爺哼哼唧唧但嘗試要站起來,我就給他扶起來了。然後一樣,各自走了。

直到現在都覺得第二次比較可疑,如果大爺真的是奔著訛人去的,那為什麼我能僥幸生還呢?難道是我長得比較凶?還是我看起來很窮?莫非是我背後有聖光感化了他?簡直是未解之謎。
其實還有一次,不過情況不太一樣,那次是我確實撞了人,騎車時和我爸說話沒看見前面的老太太,就這么把老太太小腿撞骨折了,記得當時我爸在現場陪著老太太,我照指示去老太太家裡叫他兒子過去,他的兒子一臉殺氣,好像要生吞了我,那時的恐懼略下不表了。總之那一次賠了不少。也徹底當了一回孫子,挺窩火的。
所以我想對於這種事情,就是提供幫助。萬一真的需要幫助呢?時間可耽誤不起啊!如果老人是要訛人,我大可撒腿就跑,也沒幾個人能跑得過我的;看似最不利的情況,老人抓住了我,又有圍觀民眾。這時候只好把他拽住拖到角落暴打一頓了。大量事實案例表明,只要你表現的夠狠,那些老人都不敢扶的民眾是不敢管你的。
面對強盜,有時就得用強盜的方法處理。
這只是個人意見哦。

我要補充一個腦洞小劇場!
老大爺(一把抓住):小夥子….你撞了我…你可不能跑啊…哎…哎…你幹嘛…
我(撲通跪下):阿公!您怎麼又犯病了!早知道不帶您出來了!您別倒在路中間礙別人事,我把您扶路邊去。(拖至角落)各位大哥大姐,老爺子腦子不好使,凈說胡話,拜託您幫我照顧下老爺子,主要別讓他跑了,我家就在附近,我去叫我爸和我叔來,您幫我照顧下哈!(人群散開了一大半)
(騎上老大爺的車子)
我:阿公您好好等著啊,可千萬別亂打人!我這就回來!
(瀟灑離開)


Xie Yipeng:

為什麼要扶呢?
如果沒受傷,人家自己會走
如果受傷了,萬一是脊椎之類的傷勢,扶起來就截癱了,醫院都是擔架抬走的。
我碰到交通事故,第一反應是報警。


匿名用戶:
有人說訛警察?來來來,熱乎事,多圖預警。
先放結論:
扶不扶沒有應該不應該,只有想不想。
你想扶,就總能想到辦法扶了老人避免了糾紛。
你不想扶,也總能夠找到借口去迴避。
完全歸結於鵬宇案,無非是逃避自己道德預期與實際不符的負罪感罷了,有彭宇案,讓某些人不扶變得更加合理化。

可是能夠真正具有崇高道德水準的本來就是少數,沒必要不好意思,想扶就扶了,不扶就不扶吧。

有制度問題,但別跟我扯這些,分析來分析去看似高大上乾貨滿滿,其實然並卵,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提醒一句,做好事一定要保護自己,因為你已經不知道某些人已經齷蹉到什麼地步了。
放案例:
職業交警,9月6日,正是某大學生扶老人反被訛在各大網站牢牢佔據頭條的時候,一個活生生的案例發生在我們民警身上,事情經過如出一轍,我一名同事在執勤時扶一名騎車摔倒老人,反被訛要求賠錢。













事實上,記者來了,敏感時期,這個事上個頭條也有可能,然而考慮到負面影響以及某些人敏感脆弱的神經,實在是沒有必要再去雪上加霜,與記者溝通後,這事就這樣算了,既不報道,也沒追究。

最後,如果某些事,你想做,或者你不做不開心,那就去做,只是記得,要保護好自己。


冰塊:

扶。
扶→考慮扶→不扶→繞開。這個就是社會冷漠地開始。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從有受害者,旁人沒有給予幫助的時候就開始了。

我來日本的朋友說日本人民貭素真高,錢包手機放桌上離開座位不怕有人偷。我想說,我們過去也路不拾遺,夜不閉戶(我小時候家家戶戶夏天開著門在樓下聊天不怕賊惦記),只是我們對於很多惡劣行為的縱容,已經不願意給個舉手之勞,點滴的積累造成了現狀。我們抨擊這個社會的黑暗,其實我們也是這個黑暗的一部分。


ron222天耀:

先別說扶不扶,先回答樓主手機那個問題:「沒撞你幹嘛墊付醫葯費?」因為我是一個好人啊!看見有人遭遇不幸順手拔刀相助是我的本能。


Aorqu用戶:
反正我覺得在這大言不慚的說「扶!」的都是XX,我阿公患了肺癌晚期都不知道,直到有一次從地里回家暈倒在路上,還不是照樣等到自己醒了才回的家,但是不久後他還是去世了。

真有事,你扶也沒用。沒事,他自己緩過勁了可以起來。

而且現在的老人基本都有老人機,如果他沒暈倒自己可以打電話叫家人。如果暈倒了,不要湊過去,打120說明下情況就可以走人了。

如果120都不管,需要你扶嗎?


和尚:

我們學校校長說:「看到老人小孩跌倒就要去扶,他們要是訛你,我來替你出30萬,政治老師陪你去法庭,語文老師幫你做辯護,數學老師為你算勝率。萬一要是你被關了進去,地理老師和物理老師幫你勘測地形,化學老師幫你配製炸藥,體育老師去營救你,我和全體師生到學校門口接你!」


陳昊:

不請自來

前幾天我扶了一個老太太!

我沒想炫耀和顯擺

就大概說一下過程吧

事後有一點自豪和後怕

事情是這樣的

前幾日傍晚我買完煙回家

夏日傍晚,天也沒多黑

我溜溜達達的往家走

突然,真他媽是突然啊!

在我迎面走著的一個老太太

噗通!

就扔地下了

給我的感覺就跟一個人瞬間沒靈魂倒地一樣

嚇他媽死我了,老太太摔倒的聲音挺大的

老太太大概距離我4、5步的距離

因為是迎面走,所以我看的非常清楚

倒地的老太太一仰頭,就看到我了

沖我伸出一隻胳膊,說:小夥子,你扶我一下,沒事,沒事,你扶我一下

我2步就過去了

我蹲在老太太面前問她怎麼了,需要什麼幫助

各位別噴我,我確實不會護理知識什麼的

我怕我手粗腳笨,再傷害了老太太

(我1米8多,200多斤,具體多少斤就別問了,早些年打籃球,有一個人防守我,我一點沒立肘沉肩犯規,結果給人家撞醫院去了)

言歸正傳,我問完老太太需求

得知老太太就是腳下沒踩穩,一軟就倒了

但是倒了之後腿不行,好像是腿沒知覺了

我徵得老太太同意,打算給老太太扶起來

起碼不能在馬路上躺著

在我準備扶的時候

有三三兩兩圍觀的開始說閑話

「小夥子這可不敢扶啊!」

」就是,你可別瞎扶!你知道老太太有什麼病啊!」

「你可別動她!沒關係也給動出事兒了!」

我沒猶豫,跟老太太確認了一下之後

我幾乎沒費勁就給老太太架起來了

感覺老太太1米6不到,撐死了8、90斤

對於我來說,一隻胳膊扶她都不費勁

就是路人圍觀的話有點扎耳朵

扶起之後老太太站不住,我也不能一直從背後抱著老太太

我找了一個乾淨的台階兒,讓老太太先坐下了

這會兒圍觀的多了一些

我蹲在老太太面前問她家人電話

老太太沒手機,大概回憶了2分鐘,才蒙出了一個座機電話

我拿手機給打過去了

我說有個老太太摔馬路上了,你家趕緊來人吧

結果接電話的以為我是騙子………

我趕緊問清楚老太太姓氏,然後告知了對方具體地點

對方跟我說了謝謝

這會兒老太太讓我幫他掰一下腿,我拒絕了

我真不敢,而且我不懂醫療護理啥的

我怕給老太太掰折了

然後我站起來了

看了一圈圍觀民眾

這會兒有人七嘴八舌說上了

「小夥子真棒」

「還是好人多」

「得虧有這個小夥子」

「這可得好好謝謝人家」

看到老太太沒什麼事兒了,而且圍觀的人不少

我估計她家人也快到了

然後我就撤了

回家路上有點後怕

但我還是認為這個世上好人比壞人多


張程:

我也是醉了,說中國法制是玩笑,確實部分地區法制很扯淡,但是我這個卻是最有效實用的,非得因噎廢食?至於那個彭宇案,我重複下:他她媽真的撞了人。

引用下某新聞媒體從業者的話:
該扶還是要扶,別害怕。而如果你遇到真正遭反咬的情況(註:不針對此案),如果老人一方跟你說要你拿證據,你不要搭理他們,就讓他們去起訴;如果警察這樣說,你可以投訴他法盲;如果警方要調解,你也不要輕易答應,不要為了圖省事,就放棄法律對你保護——@耿直的MT

……………………………………………………………………………………………………………

民法主張誰起訴誰舉證。。讓他告去吧。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和「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

民事訴訟法第64條如下:

第六十四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

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或者人民法院認為審理案件需要的證據,人民法院應當調查收集。

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觀地審查核實證據。

讓他開開心心的去起訴吧


Aorqu用戶:
今天下班回家,看見一個老人摔倒,於是就過去扶, 沒想到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我急忙說:監控會還我清白! 老人說:嘿嘿別傻了這里沒監控! 我直接一腳踹過去。TMD沒監控也敢這么吊。 他兒子及時出現說,我們在邊上錄下你踹人的視訊。 我突然冷笑一聲、說道然並卵,出示了急性短暫性精神障礙證!


貓丸子:

扶啊 不能因為那1%的人渣 就不扶99%跟自己一樣的朋友的爸媽


Ohio:

嘛……說一個自己的親身經歷吧。

具體時間我也記不清了,反正是去年冬天的事情吧。

我一個人騎著單車在寒冷的北風中騎行著,途中經過一條人比較稀少的老巷子(旁邊全是磚瓦房的那種),因為太冷我把帽子和圍巾都裹得嚴嚴實實的,騎行速度很慢。就在我打算拐彎往家走的時候,突然聽到旁邊「啪」的一聲像是什麼東西掉地上了一樣的聲音,我沒在意的回頭看了下,就是這一回頭把我捲入了之後的事情當中去了……

那哪是「什麼東西」?分明是一個形態消瘦的老年人正以一種奇怪的姿勢摔倒在了磚石路上呀![有些遺憾的是我今年換手機後當時拍的照片也找不到了]

他摔倒的方式和正常人不一樣,正常人的話,被絆倒或者被撞倒的話是一定會伸手或用各種方法本能的保護自己的軀乾和頭部,但是那個老阿公卻是「直愣愣」的摔倒在地上雙手也沒有做出保護頭部的本能反應,顯然,他的頭部肯定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當時我的本能反應就是「一定要幫助他!」除此之外別無他想,什麼老太太訛人啊這些,在這個時候完全沒有出現在我的大腦中。

我下車,走了過去,蹲下問他:「您還好吧?」 「沒事,就是腿沒有力氣,你可以幫我一下嗎?」我鬆了一口氣,老人沒有大礙。「當然,您慢點。」 於是我在確認的老人沒有出現骨折之類的跡象之後,我把他的一隻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慢慢的把他扶了起來。

「謝謝,謝謝,謝謝……」他踉踉蹌蹌的站穩了腳步,也不知道他對我連續說了幾聲謝謝,我笑了笑:「不用謝,我只是剛好路過,您沒事就好。」我轉身離開,打算繼續騎車回家。還沒騎四五米遠,身後又是一聲「啪」摔倒的聲音,我頓時把車停下,回頭一看,果然老人又摔倒了,還是那種奇怪的姿勢,我有些納悶,這老人怎麼回事啊,剛扶起來又倒了,而且就算摔的不重,為什麼第一次也是連摔倒後喊叫聲都沒有發出過呢?

帶著這些疑問,我再次小跑著過去準備再次扶他起來。就在這時,旁邊剛好路過一個中年婦女,她拉了一下我的衣服好心的提醒道:「小心是訛人的,你先別去扶他。」我突然想到新聞上說的那些扶老人被訛到破產的案例,再結合老人這種奇怪的行徑,我謹慎的站在了離老人2米外的地方。阿姨又對老人說道:「你沒事吧?要不要我打120?」 「不用打120,不用打120……我沒事……」老人也不知重複了幾遍這句話,情緒稍微有點激動,之後又說了很多含糊不清的話(加上是方言,反正我是沒聽懂[攤手])。隨後我們覺得有點不對勁(老人的語言邏輯和精神方面),阿姨提出要給老人的家人打電話,老人也還是含糊不清的說著什麼並且躺在地上用手在口袋裡尋找著什麼。

老人掏出了一張100元的毛阿公,這回我和阿姨都有點納悶了,他這是要幹啥? 老人像我招了招手示意我過去,我看都這樣了無視了阿姨善意的阻止就過去了,他伸手要把毛阿公遞給我,我說:「阿公您這是幹嘛?」他也沒說什麼就往我手裡塞。我接下毛阿公才發現,原來毛阿公上用鉛筆寫著一串數字(明顯是電話號碼),我趕快拿出電話撥打了那串數字。接電話的是一位年輕的女性的聲音,我向她解釋了情況,她告訴我,她是這個阿公的女兒,老人患有老年痴呆症和某種間歇性的精神疾病,並請求我將老人送到最近的派出所(原因是她上班的公司離老人事發地點較遠,一時半會兒趕不過來,所以先讓老人在派出所安頓一下),我同意了。於是我和那位好心的阿姨一起把老人送到了派出所並向民警交代了情況。

臨走時,我把那張100毛阿公還給老人的時候,他笑著對我說:「你拿著吧,我的事情耽誤了你不少時間吧,你……(我沒聽懂的話語)」雖然我拒絕了幾次,不過最後我還是收下了……

直到現在,我還是沒有捨得把那張毛阿公用掉,因為我認為,那是我在做了一件別人想做卻因為社會的種種問題而不敢做的事情後所得的回報。

那是屬於正能量的嘉獎!

以上


匿名用戶:
講一個數年前發生的事吧,至今記憶深刻。

回鄉探親,家鄉是蘇中一個縣級市。一天中午,一幫朋友吃飯。吃完,一個大哥說我這么久沒回來,帶我看看家鄉的變化,順便散散酒。兩人遂在街上逛了起來。先介紹一下故事的主人公,這位大哥,是混社會的,四十歲出頭,我們那個100萬人的縣城,提到他,沒幾個人不認識。
走到一個稍偏僻的地方,看到前面路邊一個老人在路上躺著,旁邊三五個人隔得遠遠的在看。大家多是指指點點,但沒一個人上去扶—-當時碰瓷風已經流行起來。
「你說現在這社會,是怎麼了?」因為我平時極少回鄉,大哥好像對家鄉有極強的榮譽感,擔心我對家鄉印象轉惡。一邊嘀咕著一邊撥開人群,進去扶起那個看著六十歲左右的老人。
沒出各位所料,大哥被訛上了。這位大爺說大哥走路把他撞倒了,撞傷了腿,讓帶去醫院看看,並利索的打電話給兒女,一隻手同時拖著大哥,不讓他脫身。
大哥理論了兩句,然而沒卵用,我奇異地看到大哥笑了,知道不妙。大哥遂問,哪條腿傷了,老人答曰右腿。大哥飛起一腳,直接踢在對方右腿,對方倒地,接著上去抬腿就是跺,一邊跺一邊喊:「我tm讓你訛!」老人被跺得滿地翻滾。正跺著,老人兩個兒子來了,抄起路邊的傢伙就要圍攻大哥,我甚至還沒來得及上前,大哥一人一腳,兩人就已躺下。於是情況演變為大哥一人群毆對面父子三人,對麵糰滅。
高潮來了!這時候警車嗚啦嗚啦趕來了(也不知是誰報的警)。下來三四個警察,看到這幅場面,趕快拖住大哥,並迅速的了解了情況。地上三個人看到警察來了,紛紛坐起來痛訴大哥的行為:走路撞人,非但不加以援助,竟然喪心病狂毆打老人及子女。我眼瞅這樣下去不行了,正準備上去解釋,誰知道大哥掙脫了,又是幾腳飛奔而去,並回頭對著幾個警察說了句:我是xxx!再拉連你們一起踹!
人的名樹的影,竟然真沒警察再上去拉,而是打起了電話。於是又持續了三分鐘左右,在這三分鐘里,我進一步見識到了大哥的勇猛。對面父子三人大概是聽到了大哥的名字,集體抱著頭蜷縮在地上,嘴裡喊著錯了錯了。
終於大哥打累了,回頭招呼我一聲,說走了。是的,就這樣輕輕的走了。走之前又丟下一句,以後再讓我在街上看到你們,見一次打一次!剎那間,我覺得大哥的形象無比高大!

後續:回去的路上,大哥仍是邊走邊罵,痛斥當今社會人心不古。我擔心道,不會有後遺問題吧?大哥笑了笑,說不知道。結果晚上吃飯的時候,桌上多了個人–縣公安局長。大哥敬了杯酒,說當時火氣上頭,沒給你們人面子,權當賠罪。這位局長哭笑不得的表情,說您以後做好事,千萬記得低調點……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因為事隔幾年,可能言語略有出入,但情節完全正確。


林語:

我扶了~我扶了~!!就剛剛!!
同樣的事,剛剛就發生在了我身上!雖然現在老阿公沒事了,我離開了醫院後心裡還是怕怕的……
當時經過公交站台,聽到一生巨響以為出車禍了,但從路人口中得知是一個老爺子摔倒了。我心裡立刻就想到了當下爭議的話題『扶不扶』,但還是快速前去檢視,看到一個阿公滿臉血的從地上爬起來,身子顫顫巍巍的還彎身撿灑落的東西……我現在人群中猶豫了,有人說趕緊打120,有人說不好人隨時還要倒,血還在流,也有人說趕緊送醫院……我住在附近,知道路口就是醫院,而且我在那家醫院實習,作為一個女生不敢隨意出手,就大聲說了聲「醫院就在路口,我們直接扶老人去醫院吧~」等待了幾秒,沒有任何人有意上前……作為實習護士雖然沒有什麼經驗,但我知道這樣耗下去老爺子可能會因大量出血昏迷休克,到時候再倒下去就更不好處理了。我忘記了扶老人有風險,現在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有人需要幫助,我不能坐視不管!」我大步的走出了人群,扶住了踉蹌的老爺子說「阿公,我扶你去醫院,不要緊張,慢慢走。」我扶著阿公的手,感覺著血從我手上流過,(由於職業的原因,保護自己保護病人若是平時在醫院我會找手套帶上)也不管那些了,看阿公神志還清楚趕緊問了有沒有其他地方受傷,並囑咐老爺子按好傷口流血……直到一位大叔拍了我的肩膀,問我「你認識這個人嗎?」「不認識!」大叔又說「我跟著你,給你當證人,做個證明!」這時我才發現,這位大叔一直跟著我們。我的心微微一顫,不知道是害怕還是感激。但我們沒有停下腳步,一邊安慰老爺子,一邊往醫院趕。由於本人對醫院比較熟悉,直接帶阿公去了急診預檢台,拿好病歷本,預檢台老師直接讓我們先去清創室處理傷口,這時老人的女兒來了,阿公第一句話就是「我趕車子,自己摔的!」我差點沒哭出來!!我回頭和身後一直陪伴的大叔道謝示意,打算把阿公交給他女兒離開,但急診室人多,他女兒一直在問清創室在哪?1樓7號房間在哪裡?我打算好人做到底!送她們到了眼科清創室,途中老人的女兒一直在道謝,敲開門,她們進去……
我轉身離開,第一件事找洗手間洗手!檢視衣服上有沒有血跡(別問我原因,職業毛病!!)清理乾淨,離開醫院,過馬路時發現了剛才跟著我的大叔,原來他也跟著我一起出來的,我再次向他道謝,他向我招手微笑「你做的對,我也做我該做的!」就離開了。
我在肯德基店裡再次確認身上沒有任何血跡後坐下,才發現自己心好慌,手還有點抖~一邊反思自己是不是剛剛太沖動了,假如被訛,我該如何是好,一邊特別感激一直跟在身後的叔叔,有了他的跟隨,我才更有勇氣的做了這件事。突然間,我覺得叔叔不僅僅是為了給我做個證明,他在守護著什麼,守護著正義,守護著敢於拋開爭議幫助他人的人的善良……什麼時候做好事也需要有人證明了?什麼時候助人為樂變成了做完後怕?但是我還是想說我們的世界還是美好的,世上還是好人多,我們都有著熱心腸,但請不要讓它擱涼了!


Aorqu用戶:
其實我最一開始不知道人們所說的為什麼不能扶,是我太傻了。
我遇到過三次人摔倒的事件,自己被撞飛過一次。
第一次在學校,有個同學騎單車摔倒了,腿上都是血,我去幫了一下,同時還有一個人也在幫忙。
第二次在捷運上,有個老人暈了,我想都沒想就去扶了,我真的是出於本能,我不是很張揚的人,但是我看到一個老人在捷運上癱倒了而每一個人幫助,我如果不做些什麼的話會很難受,我跟另外一個人給老人抬出去了,老人出去就清醒了,感謝我們。另外那個人還陪著老人,我悄悄離開了,我不喜歡張揚。
第三次騎單車遇到有個小伙騎車摔倒了,倒在地上不起來,我把車靠邊,過去問他是否需要幫助,旁邊一個女的,好像是她撞得,讓我走,說他沒事,我就走了。

我被人撞飛的那次是,騎單車,有個騎電動車的左邊超車掛到我,我和車直接飛起來了,膝蓋磕破了,我倒在地上自己起來了,感覺腿很疼,騎電動車的人遠遠看著我,看我起來了就走了,然後我的車把被撞壞了,我自己修好了,忍著疼騎回去了,回去發現褲子都劃破了,膝蓋也流血了,車把也被撞歪了。我很生氣,但是又能如何呢,我又不是能和別人吵架的人。

所以有時候想到自己,就回去幫助一些我看起來需要幫助的人。我從來沒碰到過想訛我的人,如果想通過假摔訛我的話,估計也很容易,但是世界這么大,他們找不到我,我也沒撞見過。
總之我遇到我認為需要幫助的人,不會因為擔心被訛而不幫助他們。


左右:

碰到過,在醫院門口的公交站台,我等公交,一七十多歲的爹爹下公交的時候一條腿下去了,另一條腿還在公交上,重心失衡,導致上半身已經趴地上了,挪不動,自己又沒力氣把另一條腿請下來,當時的我,年少無知,特單純,一個箭步就沖過去了,抬頭看車上的人怎麼都不扶一把,突然腦洞開了明白了,可是都已經開扶了,不好意思撒手摺返,就想著,算了,對面就是我醫院,賴上我了就往我科室送。最後跟那公車司機一起把爹爹扶起來,然後爹爹表示感謝後自己走了。
所以,我想下次如果我遇到了,應該還是會一個箭步就沖過去了。


Aorqu用戶:
我雖然做不了日行一善,但是也是盡量的能看到有需要幫助的會幫一把。

可是這種特殊案例我可能會考慮是不是非扶不可,雖然心裡還是會想冥冥中以後家裡老人遇到困難或許也會遇到好心人,但是我不能因為過分熱心讓他們平添許多負擔。

好奇怪,做了好事反而要證明自己是好心的。
胡說八道指鹿為馬反而沒有成本,而且做了之後還有百分之五十的勝率,摔一跤可能會疼一些,兒子的車子孫子的房子都能賺回來了。

好了不說了,我去買行車記錄儀了。


老夫是個魔鬼:

老人摔得不嚴重,一般很快就爬起來了,嚴重的話,我扶有啥意義?好像扶了他他就立馬能走路了,還不如直接叫救護車。


彼爾蒼乎:

一個字:扶!
可能有點理想主義,但是
理智與社會告訴你 不要扶,但是良心告訴你 要扶。
拔高一點就是,這個社會會成為什麼樣子,不是你想讓它成為什麼樣子,而是你做了么什麼讓它成為的樣子。(這句若干年後萬一有可能成為名人名言的話,太復雜了,簡單來說就是the social will be what you make it be, not what you want it to be)

我記得是周孝正還是說了一嘴:要扶,但是如果被訛了就去自殺。
說得有點過,但是意思是在這:壞人只是少數。

這個世界訛人的畢竟只是少數,而且其實碰瓷訛人你是很好分辨的
只不過扶人被訛很有新聞性,被廣泛報道了,所以讓人覺得這個世界全是訛人的老太婆
就和食品安全類似,假雞蛋很能吸引眼球,被報道了。但是它其實在1000個真雞蛋里有一個假雞蛋(領會精神,忽略假雞蛋的可行性,對啊,假雞蛋甚至基本是不可能的),但是看了報道會讓你覺得你冰箱里全是假雞蛋

同理,今天有100個老人被扶,但是有一個是訛人的。但是由於新聞等等會讓我們覺得今天只有這一個被扶,而且還是訛人的——當然,如果其他沒有被訛,但是主角是外國人啊,正妹啊之類有新聞點的也會被知曉,但畢竟少數

要是你眼睜睜看著一個老人倒在你的面前,我相信絕大多數內心是不安的,是愧疚的

當然,扶之前也是要有自我保護意識的,比如自己或者叫朋友路人拍個視訊留作證據

其實我很早就希望這么做了,留有足以自證清白的證據。我也相信這個社會不會讓我用上這個。但是萬一用上了,我希望能夠反訴敲詐勒索,誹謗等,讓訛人者付出足夠多的代價。當然,這種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希望能過律師等法律工作者以前社會所有人士一起參與

再當然,這里「扶」不是特指扶起來,因為很多病是不能扶的。這里的「扶」應該是給予適當的幫助,包括打1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