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吃是种怎样的体验?

问题描述:能吃是种怎样的体验?
, , , ,
CheristSummer:
只要给ta一双筷子,ta就能生吞整个地球!

就这样被食量征服,不留一点退路!

高中学英语时,新东方某老师侃大山说的,一直记忆犹新,每每想到依然觉得又震惊又搞笑。

有次他们和一个巨瘦无比的女老师一块儿上北京总部培训,一下飞机,她就大吼大叫,“我要饿死啦!!!”。其他人没办法,只好在机场里先找快餐店。她一看到肯德基,简直眼前一亮,没用一秒钟就夺门而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柜台前,噼里啪啦点了一大堆套餐,后面跟着来的老师们一看着架势都赶紧劝她,别点那么多我们吃不了。她特嫌弃地瞟了他们一眼说,我没给你们点啊,这些都是我的!

后来剩了一整盒鸡米花,但是时间有些紧张了,他们就着急忙慌地出来打车了。坐在她身边的老师们一边端详著窗外的帝都,一边慢悠悠地从她紧紧攥著的盒子里拿鸡米花出来吃。拿了一次,两次,当这位男老师第三次把伸手拿的时候,那个盒子已经空了。

终于,他们来到了新东方总部,一进门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就很热情地迎了上去,“你们还没吃饭呢吧?”。大家还没恍过神来呢,她拨开了站在前面的人大叫道“是啊是啊!我们还没吃午饭呢!”。等到她把大家的盒饭都领回来,已经启动扫光模式的时候,大家都还没恍过神来呢!

后来这间新东方吸收了新的老师,一起约著去聚餐。新来的老师可是壮汉哇!比长发比不过女人,比吃饭比不过女人还行!?!于是,在大家的教唆下,他二人开展了一场世纪大决斗——看谁能吃最多饭!开始时,壮汉老师生猛无比,可是每况愈下,每一碗新的米饭端过来的时候,他的虎背熊腰都更加呈现奄奄一息的凄凉感。当他倒地喷饭的那一刻,女老师一边兴致勃勃地夹着菜一边轻蔑地说,结束了啊?我还没开始呐!

p.s.我一个大学室友也颇有这种风范,每逢聚餐,就没有筷子停下来的时候,人前吃到人后,最后还能负责清盘!人生最爱的关键词就是“不限量”“吃到饱”


刘大鹅:
在下的能吃体现在以下几点:
1.对食物本身不挑剔。好吃难吃不管,到点就必须吃。这都是当年在安徽做尿素销售时落下的毛病。啥都能吃,啥都吃挺多,生怕下一顿找不到地方吃。

2.能吃主食。几个朋友一块儿吃饭,菜刚上来俩,我的饭已经吃了三碗…后来经人提醒说这样吃法很亏,才稍微收敛一点。

3.饭量大。寻常吃饭都要用大碗,偶尔还要吃两碗。深圳的朋友应该知道潮泰牛肉火锅那个四菜一锅的量,当年我加完班常自己去吃,还要喝两个老青岛外加一个小份湿炒牛河。

4.能忍受同一种味道。在深圳中心区上班那时候,图省事儿,每天都叫嘉旺的酱香茄子饭,除了偶尔有饭局,雷打不动,一吃吃了半年多…后来机缘巧合改吃麦当劳巨无霸餐可乐不加冰,也连吃了半年多,收银员老远看见我就冲我眨眼。

………………
其实这都是三四年前的饭量状态…现在对于美味的要求越来越高,再也不做鲸吞牛饮的傻事儿了,加上运动少了,饭量逐渐趋于稳定。

发两张旧照…12年汉堡王刚进深圳那会儿,生意不好,搞大胃王比赛,我参加十层小皇堡的组别,第一次成绩一般,后来又去参加了一次…汉堡王那可是真难吃啊。


Carrie:
我觉得我太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了,本人年方十八,性别女,江湖人送雅号【能吃下一只烤全羊的女人】,请自动带入新疆口音。

上大学时候对米饭的两数有了认识,发现一般女生是二两,我的水准八两起跳。

最喜欢和能吃0.4份的一个朋友一起出去,这意味着我每次花一份钱吃1.6份的饭( ´ ▽ ` )ノ

尽量避免和男生一起出去吃饭,毕竟我也是个好面子的少女…………

曾经在中山路上连绵不断吃了十二个小时,其中只有两个小时是看了个电影。

吃路边摊一天吃掉四百你们能想像咩?

以前有次一口气吃掉六个蛋挞,然后喝了一碗奶油蘑菇汤,被…腻…吐…了…但并没有饱,是的,没有。

点菜的时候忍不住猜测服务员内心的弹幕…
厦门local都不如我能飞

恩格尔系数逼近极度极度极度贫困

这是我的日记…

我们但凡出去回来发朋友圈一定要拼图才可以精简到九张同学拍照技术太渣,完全没有拍出这盆饭的深度。就是这样只想吃吃吃…我的理想男友的理想相处模式( ̄▽ ̄)
下面是我最喜欢的几张图,来回做屏保我不是吃货
我是饭桶。
到底要不要匿………………


Aorqu用户:
我每个月交完房租水电,身上还有3000块。我没有应酬,衣服穿烂了才买,我自己菜市场买菜做饭。我养不活我自己。


赵小楠:
这个问题我必须来回答。先上几张图。
我同学正常的就吃一笼小笼包你们自行脑补我的早餐吧。
这是一碗牛肉面加一斤肉,是一斤。我还吃了两个蛋。

两斤羊肉,轻松随意。
这只是很常见的一些。

记得去年暑假和哥们儿吃宵夜。我们三个人刚开始点了两把肉,一把羊排,一个饼子,一把腰子。一个哥们儿没怎么吃,基本上我和另外一个哥们儿分的。我吃了六到七成。然后我们又吃了上图的一碗牛肉面。
在三个人吃麻辣烫吃二十到三十左右的时候,我和两个哥们儿吃了六十,一个哥们儿吃过饭了。还是两个人在战斗。我还吃了好几个火锅饼。
和大学朋友出去吃饭,最后我就负责米饭就著干锅扫底。
吃自助餐,朋友多会说叫上我,划算。
因为经常熬夜,经常吃宵夜。前两天睡前刚吃了一斤肉,表示没有感觉。真心对于牛羊肉没有一点抵抗力,用我们哥几个的话说就是脏吃。
一个人吃三斤水煮鱼加涮菜,一个大盘鸡加份白皮面。
巅峰状态的时候吃过两个牛大两个肉四个蛋。
我是地道的吃货,一天就研究什么好吃。重要的重要的重要的(前方高能)

这么多年我怎么吃都不会胖。


zero0:
对于我来说能吃的定义不是要吃很多才能不饿,而是吃很多都不会觉得饱。所以很多时候吃一点点就能停,更多时候根本停不下来。

不管在家里吃还是在外面吃,最终清盘的总是我。:(

小时候吃的多爹妈高兴,连连称赞这孩子有个呼吸高层空气的光明未来。现在他们发现既没横著长更没竖着长就开始对我横眉冷对起来。:(

社团聚餐的时候不说话埋头吃,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一盘松鼠鱼没了铁板牛肉变成铁板洋葱,总会问我一个月生活费到底要多少才够吃。:(

能吃还是很爽的,你想啊,世界上那么多美味都能吃进肚子里,真是幸福极了。


penny Chen:
哈哈,这个题我可以答。我不是某次发挥超常之类的,我是一直吃的都很多。
高三的时候中午每次都要一海碗的面条,后来被同学吐槽之后只敢偷偷的去点面条。河南同学请自行理解大份面条的量。
大一的时候一天吃四顿饭,一顿饭吃四两米。我曾经一度怀疑自己甲亢,后来查了查,只是基代太高了。

一次是一个海归师兄回国请师弟妹吃饭。当天为了等他请客,晚上7点多还没有吃饭,要知道我可是一天要吃四顿的,于是晚上那顿基本上两顿当一顿了。到了之后,刚开始还矜持一点,怎奈腹中饥饿难耐,连聊天都顾不上了,一个人在那儿埋头吃。后来大家都吃饱了的时候,我对服务员说,能不能再加一碗米饭(当时已经吃了两碗还是三碗之类的)?师兄震惊了,说都没菜了,要不再加俩菜,我说不用不用了,剩下这些我扫扫盘子就行。师兄知道我不好意思,说没事,吃不完咱可以打包。然后我就一个人又吃了一碗米饭两份菜还扫了盘子。

有次是办公室聚餐,一起吃火锅。然后我也是默默地吃,吃到后面只有我和另外一个自诩特别能吃的师兄俩人了。他说,我不信吃不过你,然后我俩一人一盘往里下,知道后面他顶不住了,然后又不想服输,说,你要不别吃了。我说我还没吃饱呢。然后后面他终于顶不住了投降了。然后我叫服务员又加了一份银耳莲子羹。

出国有次,点了一大份鸡翅,大概十几个吧。然后老外都同情的看着我,以为我点多了。后来还主动非要帮我分担,直接导致我又点了俩taco还没吃饱。

上次回国,吃火锅,师兄请客,又是吃到最后只剩我一个人。因为是自助,所以师兄觉得带着我还不亏。

饿死我啦,又该吃饭啦。现在每天中午带满满一盒饭,可是一会儿就饿了。大概是室友(女生)饭量的三倍吧。


匿名用户:
经常一个人吃烧烤吃铁板烧吃火锅。点菜的时候服务员总是会说:小姐你一个吃有点多。


王耀斌-Dazzle:
我们这有家自助烤肉,是人家烤好送上来那种,我每次去都跟服务员说先烤50个鸡翅,分三次上。一般50个鸡翅也就半小时的事儿,然后再来一轮50个鸡翅,剩下杂七杂八随便吃点才能饱。
有次再去自助的时候那经理认住我了,跟我说今天鸡翅不多了,只能给您上50个。
然后那天我大概吃了50个烤红肠


秦萌萌:
从小就有一个记忆,对门的小姑娘整天被爸妈前后追着吃饭,她老妈整天跟我老妈抱怨,说她吃饭像吃药一样难。而我整天被爸妈拉着,差不多可以了啊,该放筷子了〒_〒。
然后,上初三的时候,我终于干了一件登峰造极的事……某天早上嘴里还啃著两个荷叶饼夹肉(我太了解我自己了,就知道一个不够,我一次买了俩╮(╯▽╰)╭),路过肯德基,实在是馋的不行,进去之后不知道点什么,正犹豫看哪个套餐的时候,发现再带全家桶在做活动,好像是又便宜还送什么东西来着,我就点了一个,说在这吃。出餐以后,我为了掩人耳目,坐在餐厅的角落里,默默的吃掉了整!个!桶!包括里面的胡萝卜餐包和玉米,唯独剩下了大半瓶可乐〒_〒〒_〒〒_〒〒_〒〒_〒忧伤的分割线〒_〒〒_〒〒_〒


Jocelyn:
没想到有一天我能来回答这个问题。

话说今天早上去食堂的时间有点晚了,眼看着排到我那会食物已经不太多,“阿姨两个肉包八个春卷俩鸡蛋一碗白粥加酱菜。”
阿姨笑眯眯的跟我讲,“小妹妹后面还好多人,打包的东西就少要点吧。”
我略微尴尬的默默解释,“阿姨我全部堂吃的。要不,少拿两根春卷?”
然后在阿姨和后面排队人群惊恐的眼神中,我默默端着我的早饭去吃了。

话说有次吃麻辣烫,我点了100块钱的东西。

对了,我身高167,体重53KG。


Aorqu用户:

十年前

刚毕业工作

参加人生第一个审计项目

客户是深圳关外一个台资电子工厂

客户的台干餐厅伙食很好

每天都有鸡腿和秋刀鱼

我和另一个成都来的小哥

是重度肉食动物

有一天

我们组去吃晚饭

我吃了六根鸡腿

他吃了九条秋刀鱼

我们吃饭的时候

客户的财务总监坐在我们隔壁桌

看着我们两个豺狼一样啃食鱼肉的熊孩子

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紫

第二年

这个客户的审计项目

就丢了……


孙狐狸:

坐标广东深圳,虽然我不是广东人,但是家里日常食物还是比较有广东特色的。我食量还可以,但是我吃东西是来者不拒,只要不是辣的我就吃。

还吃过很多比较残忍的,但是怕被骂,就不说了。

一个是胎盘。人的羊的我都吃过,羊的比较常吃。味道差别不大,羊的肉质稍微粗糙一点。当时在学校里突然想喝羊胎盘汤,结果真的有:

人胎盘就没有拍了。饭前饭后喝汤是习惯,在家里老妈每天会给煮一大壶。

牛鞭鹿鞭汤也喝过,没什么奇怪的,胎盘腥味比这些重,一些人可能喝不惯。

花胶汤是平时最经常喝的,每天一个大炖罐,我自己喝掉:

老母鸡炖花菇炖海参炖花胶:

鸽子炖海参炖花胶(辅红枣枸杞:

筒骨髓炖花胶:

小鸡炖花胶:

一大块花胶嫩嫩的,一点点腥味。真的特别好吃。

猫蛋蛋刺身,养的肥肥的然后送去绝育,嘻嘻嘻:

我家狗两个月就给我绝育了,蛋蛋吃了(误

每天喝了这一罐再吃饭饭:


小鸭子:
偶然看到这个问题,觉得卖室友的时候到了。

首先,能吃一定要跟体重挂钩的。
室友小米哥,不到160,35KG。

五一前一段时间,在学校里面做小电商,卖点零食什么的。后来因为出了些问题,停业了,积压的货都搬回了宿舍,当时的清单(注意红线部分都是主食啊!):

当时摆了满满一宿舍,都堆在了小阳台上。
五一节我从外面玩耍回来 ∑(っ °Д °;)っ
已经…吃…光…了…

最后放一张米哥宵夜照片,对了,宵夜是十桶快速面,一堆小浣熊。


洛森颐:
大概就这样了,最后送大家一句:


谭香山:
感觉自己有三个胃。

简述如下

1/正餐胃:放置三餐。
大约是两碗米饭+两盘菜+两碗汤的量
达到100%状态后大约有1小时的贤者时间,1小时后回到40%。
暴击状态大概是海底捞人均200。前提是点常规菜。
2/甜点胃
大约是四个蛋糕店卖的提拉米苏量。
冷却时间2小时。
3/饮品胃
延续时间任意拉长,无贤者时间。
无底,弹性大。
普洱/红茶无数泡,咖啡一杯够。其他忘了。

三个胃互不干涉。后两者一般同时工作。
组合起来能有一个完美的输出循环:
起床,早饭,早茶+点心,午饭,午茶+点心,晚餐,茶+夜宵
除去睡眠外,持续嘴里没有食物的状态不会超过一小时。
像我这这种讲究多样性的人,不讲究瞬间攻击力高,求的是战线长。

就酱,说饿了。
泡点茶啃蛋糕去了,


幸纯:
替我爹和我爹的朋友们回答…

大概是初二的时候,有一天只有我跟我爹俩人在家,我爹不想做饭,于是买了两只烧鸡回来。我不喜欢吃烧鸡,所以只掰了一个翅膀啃啃。我爹再三确认我不吃了以后埋头啃了起来。等我用不紧不慢的速度(大概两三分钟)啃完鸡翅膀,抬头一看,卧槽,我爹已经把两只鸡吃完了!
乾乾净净!面前骨头堆的像小山!而且那两只鸡份量绝对不小!!
这速度,绝了。
然后我爹自言自语的说,没吃饱啊。于是自己去厨房又下了两包康师傅加量版快速面。
然后在我全程懵逼的眼神注视下,泰然自若的吃完了。还就著两瓶啤酒。

对于一个在初二那年两个鸡翅膀就绝对能饱的小姑娘来说,这一幕是多么的大场面啊。
我敬佩地说:“爸,您也太能吃了。”
我爸面露“这有什么”的得意之色,跟我讲了隔壁缪叔叔的壮举。

有一日,我爸聚集了十几个狐朋狗友在一个大包间的棋牌室打麻将,战况持续到半夜,大家都饿了。那个棋牌室兼营餐馆,于是一起叫了一桌子菜,外加一大盆酸菜鱼。那个盆绝对大过脸盆,那份酸菜鱼又格外好吃,所以大家哄抢鱼,其他菜反而没人动。十几个人分了那盆鱼之后自然不够,遂又点了一盆。但第二盆不怎么好吃,大家也都基本饱了,就把那盆鱼和其他菜晾在桌上,继续打麻将,准备饿了再吃。
这时,缪叔叔赶来了,一进门看见一桌子菜和刚端上没怎么动的鱼,吃过晚饭的他又饿了。于是他扯著嗓子问道:“你们都吃过了?那我吃了啊。”
大家挥挥手说随意,想着一个人能吃多少啊。殊不知接下来的场面,才是真正的大场面。

以为大家都吃饱了的缪叔叔就又问老板要了一个装酸菜鱼那么大的盆,把桌子上所有的菜扒拉进去,基本装满。又问老板要了一大碗米饭,把饭全部盖到酸菜鱼上。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坐下来,淡定的,随意的,把这两大盆饭菜,吃的乾乾净净。
乾乾净净……
可以想像包括我爸在内的那十几个人,打完麻将一回头发现整个桌子都空了的时候,内心深深的懵逼……
只剩我缪叔一个人,深藏功与名,一脸茫然的说:“你们不是说随便吃吗?”

这个故事到这里,还!没!有!完!
亲眼见证过我爸两只鸡两大碗面下肚,又听说了隔壁缪叔叔两大盆夜宵的丰功伟绩,刚上初二没知识没见识的我,正在风中凌乱著,缪叔到我们家串门来了。
他一进门就发现以往对他不甚热情的我,注视他的眼神仿佛注视著一个奥特曼。
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缪叔居然也露出了一脸“这有什么”的表情,坐下来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那是缪叔还作为一个知青插队时候的事。那时候他们一队大概十五个知青住在一起,有一年中秋,组织上发了十五个月饼和一大锅粥,也就大概十五人份,当做庆祝。月饼很大,大概有脸那么大,就当年最普通那种红绿丝穿插其中的又甜又腻的五仁月饼,想想就难吃。
你说你们作为知青,对着月亮吟吟诗作作赋谈谈人生哲学不好么。不,他们偏偏要打赌吃东西。
一个知青说,我能把这些月饼吃完。
另一个说,那我就把粥喝完。
最后,在大家期待的注视下,他们,的确,都做到了……
十五个脸那么大的月饼……一大锅十五人份的粥……
吃,完,了……
并且,吃月饼的没喝一口水,喝粥的也没就一口饼。
当年的我完全震惊到无话可说,只觉得,牛逼啊卧槽……

讲完故事后,缪叔微笑着看了看目瞪狗呆的我,又拍了拍我爹的肩膀:“走,吃烧烤去!”
懵逼的我,用最后一点智商说道:“缪叔,我们家刚吃完饭啊……”
缪叔理所当然的回答:“我知道,我们家也是啊。”
我又懵了:“那你们还……”
缪叔和我爸携手再次露出了“这有什么”的表情,头也不回出门了。
留下幼小的我,目送英雄们的背影远去……


匿名用户:
你们真的没有过被自助餐老板拒之门外的经历吗?
说实话,我也只经历一次。
那天,我和弟弟谈笑风生推门而入,老板横亘到我俩面前,说,一楼两张桌订出去了,楼上今天不开。
我弟弟说,那好吧,我俩坐这等一会儿。
老板的脸色抽搐。
老板娘说,今天有事,那几桌吃完我们就关门了。
我弟弟说,你不说桌订出去了吗?
老板说,对,他们包桌了。。。。
我弟弟说,你家能包桌啊,太好了,正好今天人不全,那明天我们再来吧。
然后我们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那一刻,感觉自己像极了自助餐通缉犯。


Jun zhou:
吃自助餐不是有各种攻略吗,先吃什么后吃什么,不吃什么(汽水,炒饭啊占胃的东西)。
但是这些,对我完全没有意义。无论怎么吃,都是妥妥的吃回本。就这么任性,哦耶!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