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界有哪些很殘酷的現象?

問題描述:自然界有哪些很残酷的现象?
, , ,
Booky:

我們體表的蟎蟲,細菌,真菌,它們祖祖輩輩在我們的皮膚褶皺里,毛囊里,皮脂腺里快樂地生存著。我們每個人,就是他們的星球,它們賴以生存的自然界。我們的一天,對他們來說或者就是一個千年。

直到有一天,我們洗了個熱水澡,認認真真地打了一遍肥皂,搓了一遍泥,這個星球的生命算是經歷了滅頂之災,到此而止了。它們到死都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然後幾分鐘之後,這里就有有新的生命定植,生根發芽,創造新的「文明」

渾渾噩噩之中,毀滅,新生,如此反覆

可怕的是,我們同樣也無法預料地球何時會洗澡。
地球也不知道銀河系何時會洗澡。
銀河系也不知道宇宙何時會洗澡。

人類的意義,就算對小小的地球來說,也無足輕重。


量子:

從0到1,從1到2,從2到千萬億

從無機世界產生有機生命,從0到1,從無到有,從沉默的地球到熱鬧的自然,從冷冰冰的元素到自知自動的結構,這是一個奇蹟。
堪比宇宙大霹靂、時間與空間解體、四種力均分、銀河系形成的奇蹟。

從1到2,從LUCA一分為N,從小分子到細菌,從裸露的化學鏈到包裹了外殼的細菌,從雜亂無章的碰撞到穩定有序的復制,這是一個奇蹟。
堪比太陽燃燒、地球公轉、土星光環、億萬年之水匯成汪洋大海的奇蹟。

從此地球覺醒,萬物共生,種群分化,千秋萬代,朝歌暮舞,日出日落和無限星辰被觀看被膜拜,生命之樹盛開不敗、延展不止、繁衍不朽。

消化管吸收能量,能量供養肌肉,肌肉供養器官。
神經脊末端膨脹,長出大腦延髓,監控呼吸血壓。
兩肺連通了心臟,心臟擠壓血液,血液流向大腦。
免疫保護著自身,淋巴細胞遊走,打擊外部異己。
體外遍布無數感受器,冷熱、酸甜、壓觸、光線、正反饋讓生命主動存活。
體內遍布神經和激素,酸鹼、排異、電荷、壓力、負反饋讓生命穩定平衡。

輪藻被沖上海岸,在陽光下分裂變異,從此綠色植物遍地開花。
肉鰭魚長出四肢,從大海爬上了陸地,從此星球表面飛禽走獸。
恐龍,團隊協作,語言交流,如無意外將最終發明汽車和電視,卻被一顆天外飛星滅了種。
老鼠,長幼尊卑,社交頻繁,時間足夠也許會種植糧食和蔬菜,卻讓樹上野猴子們搶了先。

5千種獸類、1萬種鳥類、2萬種魚類,5萬種綠樹,50萬種花朵,1000萬種昆蟲。
20萬年前,猴子還像傻子一樣,懵懂無知,虛度年華。
過了18萬年,他們終於拿起石塊,在洞壁上畫出了天上的月亮和地上的走獸。
再過1萬年,他們在河谷中種下小麥,在河岸上搭起棚屋,他們安土重遷,馴養貓狗馬牛,搬磚活泥蓋牆頭,拉幫結派建城邦,被後人稱為蘇美爾、亞述、埃及。


格致健康:

文 | 格致健康

為了活得久一點,這些群體的人寧願患上永世醫治不了的疾病。

————————————

西元1692年,平日里戒備森嚴的紫禁城突然頒布了一道奇怪的聖旨。

詔書的核心內容只有這么一句:「凡是患瘧疾的病人都可以進入皇宮進行治療。」

然而,這並非是康熙帝的榮恩福澤。

畢竟事出反常必有妖。

原來,此時正值平定三番之亂的尾聲,八旗勁旅已陸續從南方瘧疾疫區歸來,只不過帶回京的除了前線的捷報,還有潛伏的瘧原蟲。

瘧疾由蚊蟲叮咬漸漸在京城傳染開來,後來連住在紫禁城裡的康熙帝也不能倖免,寒熱往來發作患上了「打擺子」。

無奈,葯石罔效,御醫無策。

恰有傳教士獻葯,因而才有那道患瘧疾百姓以身試葯的聖旨。

————————————

古人既無法對付瘧疾,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得瘧疾,只是意識到瘴氣與疾病之間的相關性,所以歷朝歷代將囚徒流放到南部瘴氣之地都被視為酷刑之一。

14世紀之前居住在地中海周邊的人們同樣對這種傳染疾病束手無策,甚至在古老的蘇美爾信仰中,堅信瘧疾是由瘟疫之神涅伽爾(Nergal)帶來,其主要掌管瘟疫與冥界。這種被認為「神降於人類的災難」在傳染性和致死率極高的古印度還被稱作「萬病之王」。

只不過物競天擇,活著的人除了本能地離開了沼澤,這種極易傳播感染的死地外,體內的基因也跟著發生變化來抵禦這場浩劫。

————————————

這場基因突變帶來的優勢,是令人體內的紅細胞對瘧原蟲感染的耐受程度顯著提升,抵抗力的大幅度提升反而讓他們的平均壽命顯著高於正常人群。

只是後來,人們才驚覺這場突變所帶來的危害遠遠超過所謂的優勢。這場演變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的災難,便開始以另一種不可治癒的疾病肆虐生命,散布全球,它就是地中海貧血症。

簡單來講,這就是現實版的「以毒攻毒」。地中海貧血症固然會嚴重摧殘身體,卻也大大提高了人體對瘧疾的抵抗力。因而在瘧疾暴發的時代和地區,為了能活得久一點,人們寧願自己是地貧患者。

————————————

地中海貧血症是一種隱性基因遺傳的血液疾病,和父母的遺傳有關。

中國廣東、廣西、四川、重慶、湖南、雲南多見地貧患者,長江以南各省區有散發病例,北方則少見。

根據其變異的肽鏈分為α型地中海貧血和β地中海貧血兩種。其中,α地中海貧血的患者會在HBA1、HBA2這兩個基因發生異常。而β地中海貧血的患者則是在第11號染色體上的HBB基因發生突變

地中海貧血症有隱性、輕型和重型之分,重型患者需要終生定期輸血和接受葯物治療。

若兩個隱性或輕度患者結婚,他們的下一代則有50%的幾率成為地中海貧血的攜帶者,有25%幾率患有重度地中海貧血症

相反地,夫妻雙方中只有一位是存有地中海貧血症基因的話,不論程度如何,則下一代沒有此問題或只帶有隱性或輕度病症

所以,孕前選用一種更科學的疾病診斷方法算是一種明智的選擇。

————————————

最後,感謝你閱讀到這里,升職加薪我會多祈禱幾遍噠,鞠躬。

題圖: 花瓣 Linellae


圖塗:

隨便寫的,竟然破百了思密達!!
之所以說出18個月,是因為以前看過一篇文章所說的,男性分泌一種激素,促使他產生同某個女性交配的慾望,所以才會有那些追求,浪漫的發生。
這就是所謂的愛情使人昏了頭。
當男性達到目的以後,這種激素的分泌就會逐漸減少,直到不再產生,這個過程最大是大概18個月。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男人容易花心的由來。
而後面男女再能在一起,之間所起作用的就遠遠不是交配了,興趣愛好,家庭組成,見識的多寡,甚至雙方父母的影響,世俗的壓力等等,如果這些都沒問題,結婚了,又要加上國家法律的制約。
那麼怎麼會有男女能夠結婚幾十年,從一而終呢?
只有2個字「妥協」,包括繁重的家庭工作壓力,還是雙方不同的底層本性的沖突,包括雙方都存在的對婚姻的不忠誠,以及雙方家庭親戚之間的雞毛蒜皮引起的爭吵,都需要婚姻雙方極大的毅力去維護,去努力
,去妥協,才能有一個看上去很美的家庭結晶,才會有一對看起來恩愛幾十年的「愛情典範」。
那麼我們經常討論的愛情又是什麼?浪漫,和諧,忠誠,坦誠,哦,還有不可缺少的性愛。這些美好的詞匯,有幾個能在「愛情典範」的幾十年生活中一直存在?
那麼愛情到底存在嗎?
以下為原答
———————————————————-愛情其實是不存在的。。。
你所感受到的心跳發熱,心中強烈的愛意,其實只是一種激素的作用。。。
最多持續分泌18月。。。
所以當「精蟲上腦」回歸理性以後,支撐男女雙方走下去的,可以說是默契,可以說是習慣,也可以說是世俗力量的加持和脅迫,但是那不是愛情。。。


蘇英俊:

都是同樣的化學成分組成的。你美我丑,殘酷


啃米:

本質上,一切「殘忍」的根源來自物種繁衍的策略和資源增長的不匹配。

資源無法像繁殖一樣高效的指數增長,所以必然存在資源天花板限制著物種的數量。在地球復雜的生態系統中,這種限制以生物鏈和物種之間的「互鎖」的方式呈現。

資源天花板在人類社會中也不斷出現。每次遇上都以戰爭,瘟疫等方式減少人口,或者發展經濟做大蛋糕,重新達到人口數量和資源的平衡。除此之外,人類社會特有的馬太效應使資源聚集在少數人手中,富者越富,貧者越貧,也加劇了「殘忍」感——因人的主觀能用性,中端人口改變繁衍策略而被逆向淘汰。

若以更高的視角看資源上限,生態系統是符合熱力學定律的。薛定諤在《生命是什麼》一書里提出負熵流的概念,即通過消耗外部能源(焓)來抵禦自身混亂度增大的趨勢(熵增)以維持生命活動。

地球的能源大部分來自太陽,少量來自地球自身物質的放射衰變。也就是說,如果不去尋找其他外部能量來源,顯然會有達到資源天花板的一天,接著僅能以減少物種量的方式回歸平衡。

可即使到了III級文明駕馭星系能源又如何?資源與指數式的繁衍是永恆的矛盾。


LAFN1996:

我來寫一個…絕對不會是個非常好的答案…但是與很多人的角度不一樣。
人類身為征服了這個大陸的族群,自身也是在不斷分化著的。
大約20萬年前,第一支人類從東非大裂谷走了出來,在非洲四散開來,一部分到達了北非,約5萬年前到達阿拉伯,4.5萬年前到達伊朗附近,3.5萬年前到達歐洲,2萬年前到達北亞,1.4萬年前到達美洲,1萬年前到達東南亞(這組數據可能存在一些錯誤)大約1.4萬年前原始人類走到美洲的路,叫做Beringia(白令??我學的是英語,不懂怎麼翻譯,總之在現在的白令海峽)那個時候還是冰川期。
漫長的時間中,各個宗族與部落產生了自己的文化和語言,而更多的小民族,則淹沒在歷史中。
這裡舉幾個例子,葉尼塞語系(說法存疑),一個葉尼塞河附近的語系,現如今只有一種語言存留,前蘇聯時期還有兩三種,他們在人類歷史中沒有留下一個標點符號的印記就被無情地同化了。
摸摸自己的血肉,你甚至無法知道這融合了多少宗族的血脈。
大多數文明你連一眼都沒見上就逝去了。
南島語系,不知道Aorqu有多少人學過這類語言,他們發源於臺灣,先到達東南亞,再乘船到達馬達加斯加,遙遠的夏威夷和復活節島,他們離開溫暖的寶地,向遙遠的未知駛去,可大自然什麼也沒有給他們,荒島上沒有食物來源,他們被迫吃本地的老鼠,歐洲人踏上了這片陸地,他們又開始吃歐洲老鼠,他們的祖先遷徙至此,只為了他們的後代苟且偷生至此。
更殘忍的不是來自大自然的淘汰,而是來自人類內部的屠戮。
埃及語,在埃及人被阿拉伯征服後就迅速消亡了。
不知道還有幾個人記得中國古代的渤海 契丹 黨項,他們幾乎死於蒙古人的南下(渤海死於契丹)留下一個個繁密複雜的符號給後人破譯。
更殘酷的是印第安人,他們的祖先踏著Beringia的皚皚白雪,跟隨著猛獁象的足跡到達了這片獵人的天堂。
數千年來,他們形成了最原始的部落宗族,西班牙到來時,很多「大國」纔剛剛統一,他們那時的文明,基本就是殷商的水準,印加全國人組成的軍隊,沒能戰勝一點點印第安僱傭兵和幾十最多幾百個西班牙士兵。
然後是阿茲特克,這個有骨氣的國家趕跑了西班牙,然後西班牙人開始把帶有疾病的東西給予阿茲特克人,對於歐亞大陸來說普通的天花,在印第安部落中死亡率高達90%以上。
奴隸制和屠戮並沒有滅絕這群美洲土地上有野性的棕色人,但瘟疫摧毀了他們,而且這瘟疫是同樣的人類蓄意謀之。
非洲的文明也都大抵如此,只是歐洲人的不經意之舉,他們的一個個古國就徹底滅亡,再無後世。
更可怕的是同化,也許你看著黃帝打敗蚩尤的傳說,你自己就是蚩尤的後代。
就這樣,大多數文明都這樣,一點痕跡都不留地,消失了。
何況文明,整個人類所做的一切,也許也會是同樣結局。
大自然是無言的,抹殺了一切自己的造物。
(附圖,世界語系圖,大家可以看看有多少文明就這樣毀滅了)


新塘坡:

自然界最殘酷的現象就是火山的熔岩,轉瞬之間就把生機勃勃的世界變成地獄火海。視訊為2018年5月6日夏威夷火山的噴發,熔岩如同火龍一般蜿蜒,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胖大叔:

這個故事,抱歉沒有圖。
我家大院里有一群貓阿么。
貓阿么們總是會出於愛心,飼養一群流浪貓。這群流浪貓飲食無憂,甚至寒熱無憂。——有貓阿么專門為它們蓋貓舍。
於是這群貓越來越繁盛。
我勸她們給貓做絕育手術,否則會越來越多,最終成為公害。
開頭她們不聽,後來終於有一件事讓她們下定了決心。
一天,來了一隻野貓,公貓。
它令一群母貓趨之若鶩,很快就有了一大群小貓。
很快小貓也長大了。其中一隻小貓長得特別大,特別霸道,並最終趕走了老公貓。
早晨,貓阿么們驚恐地看到,幾個血淋淋的貓頭,排排擺在門前。那隻巨大的公貓昂頭挺胸,如同皇帝般立在那些貓頭前,母貓們在它面前搖尾乞憐。
於是貓阿么們終決定,攢錢(現在叫眾籌)給那些貓做了手術。一家還算仁義的動物醫院,看著這一大群貓,給了個貓阿么們接受的還算優惠的價格。
故事完了嗎?還沒完。
去了勢的公貓,明顯的沒有了先前的霸氣。經常灰頭土臉,遍體鱗傷。逐漸餓得皮包骨頭。
原來,又一隻大公貓來了,並最終趕走了那隻貓。
糟糕的是這只貓似乎是好品種,又大又白。但是養它的貓阿么因為家庭的原因,拒絕把它領養回家,只原意散養,卻格外寵愛。
我似乎預感到,又一個比先前的故事更殘酷的故事正在上演……


余南瓜:

貼一個

你聽過最奇葩的案例是什麼?​图标

無法直視是太陽與人的內心


Aorqu用戶:
城市裡的樹,還有城市裡不受保護的野生植物。


BarS:

哎,經常看到一些漢子們抱怨妹子們,結個婚要XX彩禮,要有房,房本要掛名,要XXX的。甚至還在貴乎大書特書,掛起來當靶子打。

其實吧,我是覺得,妹子們要求真心不高。

瞅瞅人螳螂,人家要的是命啊……..


Creamy絡:

前蘇聯狐狸馴化試驗

蘇聯科學家別里亞耶夫(Dmitri Belyaev)想知道家養動物和野生祖先之間為何存在天壤之別?上世紀50年代,他開始做實驗找答案。

別里亞耶夫選擇赤狐的一個亞種銀狐進行育種。經過整整十代的育種,最後一代的狐狸長成了黑白相間,藍眼睛的「狗模樣」。它們耳朵像狗一樣耷拉著,尾巴像狗一樣晃著討好主人,「狐臭」也消失了。後來科學家發現,銀狐實驗中,馴化的飼養銀狐與非馴化的飼養銀狐之間有40個基因不同,而飼養銀狐和野生銀狐相比,竟然有2700種基因不同。

家養動物出現新品種,其中的遺傳學背景就是發生了基因變異。「在自然條件下也會發生很多變異,大多數的變異都沒有保留下來。」張亞平說,「在人工馴化條件下,形態特點上的變異就很容易被保留下來。」

在有計劃,有目的,足夠大的選擇壓力下,物種進化的速度是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的。如果不是變成另一個物種,至少讓一種從未被馴化的動物變成了一個馴化種。

科學家預計可能需要很冗長的時間才能產生一些即時效應。然而令他們震驚的是,僅僅過了10代,狐狸的行為便已經發生了顯著的變化。新一代的狐狸變得更乖巧,更善玩,體型也變得更小,身體皮膚上的顏色也變得多姿多彩,它們會像狗一樣搖擺尾巴,甚至還有一雙藍色眼睛。Belyaev於1985年去世,但馴養狐狸的試驗仍在繼續。科學家認為狼馴化成狗的方式與之相同,通常認為狼的性情需要數百甚至數千代才能發生改變,但這項試驗顯示演化遠遠比人們想像的要快得多。

十代的時間,硬把野狐狸「篩選」成了家犬,而我們人類的社會架構卻存在了多少年?
成千上萬年的農業文明,上百年的工業文明……

人類製造了一個環境,環境需要變成狗的狐狸,於是狐狸變成了狗。


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是被塑造的。
不是被教科書塑造,就是被意見領袖,被媒體塑造。

太多的東西,不是我們真的需要,而是環境需要

像《小時代》一樣,你穿的不是Prada,你可能就會看不起,進不了機會多的圈子,這種現象在落後地區甚至更嚴重。然而無論從性價比還是實用價值來看,都不需要買名牌。

嚴重一些點的,就是文革站隊,這種幽靈般的風氣在網路上現在還久久不散。
我們無意中都在試圖製造環境,把別人馴化成變狗的狐狸。

你支持政府一個政策,你就是小粉紅,你就人格破產了,人格破產的人就該被鬥倒。
你喜歡看新聞聯播,你就是愚民,你就人格破產了,人格破產的人就該被鬥倒。
你喜歡一個挨黑的明星,你就是腦殘,你就人格破產了,人格破產的人就該被鬥倒。
……

於是
說ALL LIVE MATTER 而不是BLACK LIVE MATTER的,就人格破產了。
說老百姓短視,治理不了國家,公知那套毫無施政餘地,上台只會弄得更糟的,就是人格破產了。
覺得TFBOYS挺有意思,不該被往死里黑的,就人格破產了。
……
有時候,他們說的並不錯,但是他們就是人格破產了。

例如,民粹來到世間,每個細胞都充滿了迫害的基因。
靠聲高製造政治正確,製造一個帽子,再把所有沾邊的人都戴上,讓中立民眾為了「避免被噴的自由」而被迫為了甩帽子投靠己方,進而壓倒對手,使在特定話題下,無人敢反駁,哪怕是真話也不許說。

從大洋彼岸的廟堂,到網際網路上的人民,無時無刻都在重複著狐狸馴化試驗。
誰是狐狸?誰是馴化狐狸的人?


梁昭然:

其實個人以為以下這個案例也是挺殘酷的。

歐洲有一種蘭花(Mirror orchid)(中文是鏡子蘭么?)
它們的樣子長得好像雌黃蜂(wasps)而且會分泌出類似雌黃蜂體香的氣味
為什麼要這樣呢?因為它們要吸引雄黃蜂來幫它傳遞花粉
一切為了繁殖。蘭花需要雄黃蜂來幫它傳遞花粉繁殖,所以這種蘭花就設置了這種把戲:一個酷似雌黃蜂的花型而且還會分泌雌黃蜂的氣味。

然後,雄黃蜂來了:
他們嘗試和這朵花「交配」,mating,還是為了繁殖啊。由於「交配」的時候,動作比較激烈,所以部分的花粉或者是整個雄蕊會粘在雄黃蜂身上。

當他多次嘗試無果的時候,或許他會離開,然後他又會遇上下一朵鏡子蘭花。再進行「交配」
這樣,鏡子蘭成功傳粉了,但是雄黃蜂卻只能對著這種「充氣娃娃」 不斷那個…

最慘的是,作為一隻雄黃蜂,你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是總覺得這個伴侶有點不太對勁。想想,實在是太可憐了。
作為一隻雄黃蜂,連自己在使用「充氣娃娃」也不知道。

當然,高潮的是,當他在和蘭花「交配」的時候,由於蘭花本身還散發著雌蜂氣味的關系,其他的雄黃蜂還是會被吸引的,然後
另一種雄黃蜂又騎在你身上了
畫面太美了:

然後,第三隻,來了…


悅悅子:

去年看紀錄片,獅群里其中一頭母獅有好幾個孩子,其中一個小獅子受傷兩條後腿都斷了。小獅子非常可愛,毛絨絨的叫聲像小鳥一樣細細的。它的兄弟姐妹都幫助它前進,但是在孩子沒有死的時候媽媽就放棄了它。可能是為了整個族群的生存,不能因為一個遲早要死的孩子停下。但是好傷心啊,媽媽不要它了。我媽媽看我那麼傷心,她說她絕對不會因為我受傷生病就放棄我。好像拍紀錄片並不能干預動物的生死,於是接下來那隻小獅子只能眼睜睜看著死掉了。
之前也看到過小獅子死亡,但是這回是媽媽主動放棄了它,真的令人特別傷心。

其實並不關計劃生育什麼事啦,不過我還是比較慶幸的,畢竟目前為止我還完全不能接受與別人分享父母的愛。


錦書致南終:

比如:5248人關注了「自然界有那些殘酷的現象」,185個回答
15153人關注了「自然界有哪些有愛的現象」,360個回答

更新:這個回答是問題剛提出的時候寫的,大家多見諒


藺且:

無論是植物動物還是人類,它們的一生,看似活的那麼多姿多彩,實際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歸結為三件事:食物,交配和虛榮。人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呢?不管承認還是不承認,人的一生,所有的作為,都逃不開這三件事。這便是一切生物的關於對生命的意義的默認設定,也是人的默認設定。

植物以太陽光為食物,光合作用對它們來說就相當於吃飯。植物間的競爭,是盡量的讓自己長的更高,盡量的讓自己最大程度的枝繁葉茂,以獲取更多的太陽光。

吃飽了植物要進行交配,於是植物們開始爭奇鬥豔,開出各種美麗的花朵,以吸引昆蟲們幫它們傳粉授精。植物把自己進化的很美麗,真是為了虛榮本身嗎?實際上,它們的美麗和虛榮,都是一種交配策略。虛榮,是為了獲得更多的食物和交配權。能夠開出更鮮艷漂亮的花朵,就能夠比其他的植物更容易吸引昆蟲來幫它們傳粉。這樣植物才能懷孕,才能結出果實。果實成熟之後,為了吸引鳥獸幫它們搬運種子,把後代播撒到更遠的地方,植物的果實進化出來了各種甜美的滋味和營養。更安穩的活著,是為了在活著的期間可以更多的交配,更多的交配,是為了繁殖更多的後代。一切都是策略,最終目的只有一個,盡可能多的復制自己的遺傳資訊。

對於動物們來說,它們的食物是植物或者是動物,動物的一生,都在忙碌著尋找食物。為了在覓食活動中贏得競爭,動物就需要讓自己變的更強壯。充分的食物攝取,是動物發育成熟的保障。發育成熟了之後,動物們便在發情期尋找交配夥伴,也叫擇偶。在擇偶這件事上,為了贏得交配權的競爭,動物們的策略除了靠博斗之外,在虛榮策略

上和植物們的策略,並無二致。動物們為了贏得交配權,它們的進化也走上了一條爭奇鬥豔之路。比如孔雀的尾巴,比如愛爾蘭麋鹿的大角。這些尾巴和角從動物的生存意義上看,已經超出了現實生活的需求,本身並沒有實際的功用。而從交配權競爭來看,這些華而不實大而無當的擺設一般的器官,就成了決定性的因素。尾巴更漂亮的雄孔雀,更容易獲得雌性孔雀的歡心,更容易刺激雌孔雀發情。角更大的麋鹿,更容易獲得與雌麋鹿交配的機會。

虛榮是為了純粹的審美嗎?並不是。植物進化出那麼美麗迷人的花朵,並不是為了要迷倒誰,它們只是通過讓自己更顯眼更容易被注意,好讓昆蟲們更容易發現自己來幫自己懷孕。動物們也是如此,那些鮮艷的羽毛,龐大的角,也並不是為了審美,只是為了讓自己更容易被注意,更容易贏得交配權。

可見,虛榮不是為了審美,而是為了交配。植物如此,動物如此,人類也是如此。

人類努力工作,是為了獲得食物。衣食無憂生活安穩了,具備養育後代的能力之後,便開始擇偶。擇偶,也就是為了去獲得交配權。為了能夠贏得交配權的競爭,人類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女人們塗脂抹粉,男人們誇誇其談,極盡虛榮之能事。這和植物們動物們的行為有什麼區別嗎?顯然沒有,一切都是為了交配。

可見對於生物來說,在它們的群落里,存在著一套十分智能的交配系統。這里的交配系統,是指社會屬性的物種族群交配系統。而不是指單個生物個體性的生殖系統。交配系統,是由所有個體的生殖系統所組成的一張交配網際網路。

舉個例子,在動物世界裡,最強大的動物,食物鏈頂端的動物,比如獅子老虎,他們大多數都不能活到自然壽限,有的是餓死的,有的是死於博斗。動物,只要活著,就會有壓力,再強大都會有壓力,甚至是,越強大,壓力越大。

另一個反面的例子,被圈養的熊貓,它們喪失了生存的壓力,也失去了生存的動力。它們對交配不感興趣,對繁衍不感興趣,對滅絕倒是一點也無所謂。從這點看,人作為動物,他們活著的動力,就在於生存的壓力。

作者:白雲先生

鏈接:www.zdaox.com

來源:至道學宮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註明出處。


James:

這是一隻母豹和她可愛的寶寶

這天母豹獨自狩獵……

為了防止野獸襲擊自己的寶寶,母豹給孩子放入石頭縫中躲藏

但母豹忽略了一種能夠鑽入石頭縫隙中的動物——蟒蛇

母豹狩獵歸來找不到自己的寶寶了,卻發現了蟒蛇。

蟒蛇為了躲避獵豹逃命將幼豹吐了出來,母豹親吻著自己孩子的屍體。

但最終的結局出乎所有人的預料,母豹沒有和人類想像一樣選擇埋葬自己的寶寶,而是吞吃了他。

對於母豹來說孩子已經死去,任何辦法都無法補救,而將幼仔的屍體埋葬也無任何「意義」,在食物匱乏與適者生存的殘酷的自然法則情況下吞吃了自己孩子的屍體是唯一有「意義」的行為。

或許人類祖先在食物嚴重匱乏與適者生存的殘酷自然法則下同樣如此,似乎至今某些原始部落還保留著吃掉逝去同類或親人的做法。


行走在草原:

母兔子會吃掉剛生下來的小兔子,這個太殘忍了!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