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一輩子沒有賺大錢,當大官,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哪怕一次),活著能算有意義嗎?

問題描述:若一辈子没有赚大钱,当大官,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哪怕一次),活着能算有意义吗?
, , , ,
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茍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 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 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當年不懂這里的邏輯,覺得本來在說人生短暫,為何又扯到了湖光山色。

後來發現,人們樂於為人生加各種各樣的註解,貼各種各樣的標簽。貼著貼著,大家就都忘了人生到底是什麼。

人生,不就是從生到死的過程,不就是你在這過程里看過的風景麼。

我敬畏生命。
我曾經面對著一個沒有墓碑的墳思考,這樣一個人連一句話都沒有留給世界,他的後人也不再祭奠他,那他是否存在過呢?他的存在又是為了什麼?
後來我突然想到,待我百年之後,說不定也是這麼個光景。那我存在過麼?我存在過的!這幾十年時間我活得努力,痛苦和快樂都真真切切,我想盡了辦法成長。也許我沒辦法給這個世界留下什麼,可是誰也沒資格否認我人生的意義,誰都沒資格說一個感受過生活的人是沒有必要存在的。
每一個沙丘下面的白骨,都曾經是活生生的人,他們享受過一個世界上的湖光山色,他們有夢想,他們有情緒,他們的身上有一段光陰。你甚至不知道他們的名字,更無從知道他們的經歷,可是他們曾經有喜怒哀樂,沒有誰有資格去評說他們人生的意義。

活著的人,你做了大官如何,你平民白丁如何,你賺了大錢如何,你一貧如洗如何,你遇到知己如何,你孤獨終老如何。由生到死的過程里,時間會一秒一秒劃過你的皮膚,風景會一點一點在你眼前流轉。你因此體味每一秒的情緒,你欣賞每一點風景,這些都是你的,別人無法幹預,別人也奪不走。這些,就是一個人的意義。

生存本來就是意義。你的悲傷是你的,你的歡樂是你的,你的汗水是你的,你的鮮血是你的,你看過的風景是你的,別人與你的交談是你的。不因為你身上的標簽而有何不同。也許你身微言輕,對別人來說無足輕重,可是每一分每一秒的快樂和痛苦你都感受得到,你都在用力感受,這就是意義。當一個環衛工人被玻璃割破手掌,他感受到痛苦,這種痛苦實實在在,不會因為他的身份低微而消失。

蜉蝣朝生暮死,意義多大?可是它們也在努力地由生向死,看一天的風景,怎麼會沒有意義?一花一世界。

所有的標簽都沒有了,剩下的才是人生。


有意義。

到目前為止,我作為一個剛畢業的學生,一沒有錢,二沒有權,別說當官,連個班代團支書都沒有當過。感情生涯除了暗戀幾乎都是失敗。
我沒有旅行過很多地方,也未曾有過多少紅顏知己、義氣兄弟,更未曾做出過什麼讓人眼前一亮的事情,無論好壞。若是不算什麼三好學生素拓獎學金之類毫無存在感的鼓勵,個人榮譽也與我無緣。目前為止人生最大的成就是在聯考考到了張家港(我的家鄉,一個小縣城)語文單科第一,這也只有寥寥數人知道。所謂籍籍無名,平凡如我,大概也符合題主所做的要求了吧。

那麼,假如我明天就失去了生命。縱觀自己短暫的一生,我也絲毫不覺得慚愧。

什麼是有意義?
世界之於我:首先,幸運的是,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小康之家,自己也無病無災,安穩地得享世間給予的美好。
我可以傾聽自己所愛的音樂,雖然我不懂音準音調,對於嘈雜的搖滾覺得厭煩,也羞於提及曾在高大上的音樂會上酣然入睡;
我可以虔誠地吃掉我愛吃的食物,盡管我不會烹飪,對辣敬而遠之,對絕大多數昂貴的美味如魚翅、燕窩、海鮮等等好感欠奉;
我可以沉浸在文字里,固然我從未發表過片言只語,也讀不懂晦澀深奧的書籍,有時明知不靠譜仍然津津有味一些爛俗的網絡小說。
世界上有那麼多美好的事物,由於各種原因,可能我只能感受到其中的九牛一毛,可能還有許多領域有著我不能領會到的神妙,但這絲毫不影響這個世界在我眼中的意義:浩瀚。美好。

我之於世界:不得不承認,我對世界的影響是微乎其微的。但這並不影響我在內心把自己看成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我曾經在酒吧打工,態度好到客人給了我200小費,開心了整整一個禮拜。
我曾經牽著一只薩摩走了2小時找到了主人,它抱著我不肯松開。
我曾經耐心地一晚上在網上給學弟學妹講解自己的考研學習心得並且在我自己考研失敗後把書本和筆記送給了他們,希望他們不要重蹈我的覆轍。
我當然也做過壞事。我偷過書店的一本漫畫書,我把口香糖吐在馬路、地板上,我也曾在遊戲中破口大罵嘲諷玩家。
沒有驚天大事,不會人盡皆知。我們也無法判斷自己究竟是讓世界好了一點點,還是壞了一點點。起碼,因為有了我,世界變得特別了一點點。

回到題目上,有錢有勢有愛情。這不是人生的終點。這不過是通往終點的手段:讓自己的內心獲得認同,讓自己感到豐盛。
我錢不多,沒勢力沒名望,我愛過幾個姑娘卻沒說出口,或者說出口卻被發了好人卡。也有幾個姑娘愛過我,有的被我拒絕了,有的談過又分手了。但她們都是好姑娘,永遠在我的感情世界里留下美好的回憶。
通過很多途徑去享受世界,這就是最大的意義。

當我放空大腦,躺了很長時間去發呆,那是我感到自己最有意義的時刻。


恕我直言,這凱撒大帝縱橫四海,卻沒吃過四川打邊爐,這拿破侖威震歐洲,也沒嘗過我長沙的麻辣小龍蝦。

且說這諸葛亮,才通天地,氣貫長虹,這說是中華五千年來人們世代頌詠的武侯儒將,他窮極一生,也不知北方的涮羊肉是何等美味。

我孑然一身,不曾紅袖添香。可這奧蘭多·佈魯姆,就是每天和凱蒂·佩里成雙入對,同床共枕,也不得讓我艷羨。

他怎知我這土豆燉爛牛肉的滋味?加少許孜然在其中,燒烤醬醃制後牛肉,燉爛之後入口即化,人間絕味。

我反倒想問,他們活著倒有什麼意思?

你如果追求名利,要做人上人,天上天,那確實渾渾噩噩沒什麼意思。

可有人是江湖散客,逍遙無極,醉臥瓊漿,大塊吃肉,他看著歐巴馬焦頭爛額,也未必羨慕。

人生有很多活法,未必只有追求功名這一種活法是對的。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


如果你有不自殺的理由,就是你活著的意義


拿這個問題問陌生人是沒有意義的。

如果你一定要某種答案,我給你的也是某種看起來很可疑的片兒湯話:「生命的意義來自內心而非外在。」

但能在Aorqu問這個問題,說明你起碼在思考和追逐答案。不過請不要把標準交到別人手里。保持憤怒,保持疑惑,堅持到你堅持不下去為止,然後你自己會有答案。

我只見過很少幾個人一輩子都保持憤怒保持懷疑絕不妥協,他們統統英年早逝,從而成為傳奇。


過了一輩子連量子力學講了啥都不知道,還有什麼意義?
人各有志


講個真實的故事,也講一個道理。有位少年,好吧就是我年輕的時候,深受此問題困擾:

「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真的只有一次,這究竟意味著什麼?」

於是,少年翻過名山大川,來到了邈遠的姑射山,求見神人。神人自雲水心子,肌膚若冰雪(truth value = false),淖約の處子(是其所愛之一)。乘雲氣,禦六龍,遊乎四海之外……

見了少年,了解了他的來意,神人就問他:「那啥,你看過抗日劇麼?」
少年思忖,雷人劇麼?「嗯……看過少少吧。」
「你看那壯漢」,神人瞬間召喚出一集來,「他說‘殺一個日本人夠本,殺兩個賺一個。’」

「嗯?這個?說明什麼呢?」 少年不解。
「儂哪能嘎笨厄啦!(「甚矣,汝之不慧!」的滬語版。)殺了一個日本人,人生的意義就實現了,之後無論發生什麼,也都無妨。如果再殺了一個日本人,那就是生命的恩賜;如果被日本人殺掉了,或者被整·風·運·動弄死了,那也無悔了。」

「明白了!」 少年仿佛頓悟了,「你是說,我也要去殺個日本人?」
「儂哪能嘎笨厄啦!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有過一次,就好比在37年殺了一個日本人了。之後發生什麼,也都無所謂了。如果又有了愛的人,又在一起了,還做了大官賺了大錢,那是生命的恩賜;如果一生孤獨潦倒,那也應該無悔了——畢竟,在那民族存亡或青春年華的時候,你做了一件於民族或於青春無悔的事情。」

少年仿佛明白了什麼。他稱之為: 「1937·人生意義論」。他覺得這其實是在說:

生命的價值很抽象,但有的時候卻可以很具體。哪些時候會讓它的意義變得具體呢?也許是民族危亡的關頭,也許,是一種對生命中諸種際遇的珍惜與感激。


可以往兩個方向來回答你的這個問題:

1、絕對有(意義)。人的一生就是往人類的歷史長河中多投遞一個樣本。不管你的一生過得如何,沒有任何一個其他的樣本能和你一模一樣。沒有你,這個樣本庫就是會比現有的塌縮一點兒。這就是意義。

2、完全沒有(意義)。和你賺沒賺錢、當沒當官、愛沒愛沒關系。沒有意義是因為人類極其渺小極其不重要。整個樣本庫都不值一哂,更別說你這個小小的樣本了。

如果用第一種觀點去生活,你會比較充實和滿足,不管你際遇如何、成就了什麼。

如果用第二種觀點去生活,你會比較灑脫和淡然,不管你的際遇如何、成就了什麼。

如果不能用總量一點兒的態度來看待自己的生命,你會有比較多可以糾結的問題。能不能賺到錢、當上官、搞定愛人這樣的問題都能引起你的好一陣思考。


我很小的時候看亞歷山大大帝、凱撒大帝、拿破侖一世的故事,就產生了和題主一模一樣的疑問。比起他們,我們的人生如此渺小,充滿了無聊的煩惱。
直到後來我看了薩特,「存在先於本質」。人先存在,然後有所作為,根據自己的選擇過自己的生活;人的所作所為決定了他的本質,即人之為人的含義。
所以你看,活著本身就是意義,不必探究,不必空想,你活著這件事對宇宙、自然、父母就有天然的意義,活著本身就很重要。
喝最純的酒,睡最愛的人,當然很有意義;做大官、賺大錢,當然也很有意義。但是人生的意義並不是獨木舟,擠上去了以上就要扔掉其他嗎。我努力工作了比從前的自己有錢了就有意義,我獲得了強大的成就感;我喜歡過一個美好的姑娘我追了我被拒絕了也很有意義,我知道了他人需求和自我需求間的差距,有利於追下一個姑娘的時候更加穩準狠;我和鄰居家的貓吵架了他撓我了我去打針了非常有意義,我獲得了與動物相處的常識和免疫知識;我見春末夏初落花時節,想到了黛玉葬花想到了落花時節又逢君,人生的意義已經爆棚了。
人生要獲得意義不難,但是把人生的意義捆綁在賺大錢做大官娶美人上就很難,單一的執著帶來固定的痛苦。學會欣賞生命的美好,不放棄讓自己變得更好的努力,就是活著的意義。
仔細想想,還是要多讀書。人類的那點煩惱,早有先賢給你解決了。實在不行,聽兩段相聲也好。


結論:

對於無神論者:存在先於本質,人生沒有也不需要先驗的目的。相反,是先有了生活經歷,再從自己的經歷里歸納出意義(存在主義)。所以你吃飯穿衣讀書的時候,是不需要先明白人生的目的的。

對有神論者:神是生活的目的。

以下歸納自薩瓦特爾《哲學的邀請》:

所有意義都是相對與一個參考系講的。譬如筆的意義是寫字,這是相對現代人講的;相對於原始人,筆就沒有什麼意義了。

所以,人生的意義分為兩種:對於自己的意義(自己的快樂。沒有人會覺得自己的快樂完全不重要吧?)和對於外物的意義(對於家庭、國家、宇宙…)。

對於前者,你要做的就是最大化自己一生中的幸福感。這是天然的,傻瓜都會做。為什麼我不吸毒?因為它有副作用,在讓我快樂一陣子以後會帶來身體、法律上的無盡麻煩。按馬斯洛的理論,在物質上基本有保障以後,追求最能發揮自己才能的事(梅西的足球,愛因斯坦的物理),就好了。在基本物質問題解決後,這項價值就是不可攀比的,因為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潛能要實現。楊振寧不會覺得做劉強東是幸福的。

對於後者,我們先來選一個參考系。如果你選的是「家庭」,那我就會問你:「家庭的意義在哪里?如果家庭的存在沒有意義,那麼所謂造福家庭的事就更沒意義了。就像一個基督徒沒有必要殉伊斯蘭教一樣」你又要相對於一個更宏大的對象來談家庭的意義,比如「讓人類和諧地繁殖」,那麼,我又要問「人類這個整體存在的意義又在哪里?如果人類的存在本身沒有意義,所謂造福人類的事情當然就更沒意義了。」這樣的盤問,可以一直持續下去,直到一個至大無外的東西:無神論者的宇宙,有神論者的神。但是,無意識的東西,比如宇宙,是不會定義「意義」的。所以,對宇宙而言,人不比猴子更有價值。所以,嚴格地講,無神論里沒有客觀的「人生價值」


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哪怕一次

這東西按次算,再有錢也是個嫖客啊!


@式微式微胡不歸
人生的意義~~~好大的提綱,答不出來,一個階段有一個階段的意義。
比如念書時候的意義是超越,先是碾壓比你弱的人,鎖定比你強的人,然後超越自己,超越那個人。
工作時候的意義是學習,不一樣家庭環境出身的人匯聚到一個單位,每個人待人處事的方式都不一樣,觀察別人為什麼受歡迎,學習師傅的專業技能,受教長輩的指導和批評。
戀愛時候的意義是綻放,18無醜女,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結婚之後的意義是守護,人生必有高低起伏,結婚時才20啷當歲,啥都沒經歷過,在她變老囉嗦斤斤計較,在他失業頹廢沉默之時,你還記得領證時的忐忑羞澀麼?
生兒育女之後的意義是堅強,生離死別的意義是看淡,等等等等。
這些意義都跟你賺多少錢沒有關系,一個一個階段串起你的人生,當你的照片被嵌在牌位上時,給你上香的人只會想起你給他帶來的快樂或痛苦,不會想起你留給他多少錢或者多少債。


我不知道這輩子可以不可以賺大錢,當大官,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

但是我還有很多未完成的事情,比如賺大錢,當大官,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

我很想完成它們,哪怕一件兩件事情,可能在死之前的一兩天我很有錢,可能我做事的原則、品性、方法,影響孩紙他們當上大官,可能我這輩子只能跟腦海中想象的她在一起。

雖然很多的可能,有的只是可能,我還是得試試。光是想想還是覺得比每天在想若人這一輩子沒有賺大錢,當大官,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這種事情有意義。

我想承包魚塘,村支書為了鼓勵在家里玩的年輕人創業,一畝地一年承包金才200塊錢,一部貴的手機可以承包20畝。不知道魚能不能養的活,但是我知道現在我的iPhone只是能打打電話,有的時候電話都沒有。我有很多惡趣味,生氣的時候會去超市捏泡面,今天吃的金針菇,等拉出來再洗洗還能接著吃好幾天。我不想當海賊王,不想當火影,我想跟著兵長殺巨人。這個夏天我想學會遊泳,然後再泳池喝了很多尿液、泥垢、正妹的頭皮屑、屌絲的腳皮……

很久之前拿到駕照卻忘記怎麼開車,我就在路邊一直在練側方位停車,引來路人很詫異的眼光。去考事業單位,買了兩本練習題做了兩個月,居然考上了。但是考上沒得面試,這是我早知道的。我的網報資訊有的是假的,我就是去試試看下到底有多難,雖然沒面試,但是能考上了也很歡喜,起碼拉高了成績,還可以跟朋友吹水逼。陪著小侄女看熊出沒,看了一個下午。想起她屁顛的跟著我和我媽一起去摘桃子,當我爬上樹的時候,她告訴我叔叔不敢摔下來,會痛痛。惹的她阿么哈哈大笑,小侄女說桃子掉下來也會痛痛。她會跑到我房間床鋪上,頭用被子蓋住頭玩躲貓貓,跟受驚嚇的鴕鳥一樣就頭蓋住,然後讓我去找她。這是她爸爸經常跟她玩的,她兩歲了,iPad玩的比我還厲害。朋友的小狗拉稀脫肛,早上醒過來他沒看清還以為是香腸沒吃幹凈,整根拉出來,看清楚以後嚇一跳。很著急的給我資訊,我先叫他把那根香腸吃掉,然後給狗狗開藥,其實我想把狗狗的屁股縫成梅花狀的,這樣以後狗狗拉便便就是梅花狀。看著朋友很焦急,我就說小狗還是會死的,叫他趕緊去選個好的地方。可是這幾天狗狗活蹦亂跳的,也不鬧肚子,也沒死成,他罵我害他擔心很多天。同學開貿易公司,一年好幾百萬,很是羨慕。這樣以後吹水逼又可以說,我有個朋友……

豬價這幾天好起來了,可是洋快餐的肉制品又出事,還是都在福建。想起前幾天還吃了這些,感覺自己還是很萌。學弟畢業不顧家人的反對借錢創業養的20多只的名貴狗狗一夜被人偷了。可能是被運到玉林,可能被愛狗人士給放走了,警察說立案調查。我覺得里面的那只哈士奇最神經,難道不會保護那些小狗咬那些人,被人賣了還幫別人數香腸,還有那只阿拉斯加,看著兇兇的樣子,那麼沒用。對對對,還有高加索,普京大帝都那麼牛逼,你都沒有戰鬥種族的血統。你們如果看到,聞著味快點回來,天氣很熱我們去遊泳,帶著你們去海邊,玩沙子,看被浪沖掉的比基尼。雖然你們主人會打你們,但是那是真愛。還有2哈你喜歡的那只土狗小芳好像懷孕了,不知道是不是你的。你們還有很多疫苗沒打,快點回來,別死在外面。

我不知道這輩子可以不可以賺大錢,當大官,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

但是我還有很多未完成的事情,比如賺大錢,當大官,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

我是個平凡的人,擁有的只有時間,我怕時間不等人。等我賺到大錢,父母老了,孩子們長大了。等我當了大官,豬價穩定了,肉制食品安全,畜牧業健康發展。當我跟心愛的人在一起的時候,我發現怎麼她老的那麼快,腦海里她是那麼年輕漂亮。她吃飽飯會打嗝,睡覺會在被子里放屁,然後蒙著我。她還是會痛經,雖然能治好了十個月,但是不能一直用。還得忙著找些偏方然後拿她當小白鼠實驗,造福廣大的年輕妹紙。雖然我永遠喜歡十八歲的年輕漂亮的妹紙,但是還是最愛她。她跳動的馬尾,動蕩的是我整個青春。

前幾天好久不見的朋友說,要回到家鄉工作,兩個人寒暄都在感嘆生活的不容易。覺得生活就像穿著超短裙的正妹,既然想穿超短裙吸引目光,為什麼還要穿安全褲切斷希望。關鍵是,那安全褲比超短裙還長。在被斬斷希望的同時我在想,是否因該把更多的精力放置在那些我們能夠改變,且在乎的事情上,比如孝敬父母,認真生活,修為自己,結交知己。至於那些我們無力改變的,或者無關緊要的事情,你不用負全責,就讓它隨便去。很多的痛苦,就是想得太多,書讀的太少。想要的太多,付出的太少。有時候,腦殘你就少說話,人醜就該多讀書。

我是個平凡人, 再暖暖不過平淡,理想就是有實力人的現實。一切冥冥之中早已註定,你欠世界一份努力,就要用穿不完的地攤貨來償還,如果你並不是非常美麗,也沒有異於常人的成績,就用萬般努力迎上這「不公平」的社會。人生本來沒有意義,可是多了很多在乎的事情點綴,也就有了意義。 宇宙到底有沒有盡頭?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我只是來還債的……


我不小了。

但是我也不老。

我只是不想庸碌地老去,雖然那樣也很好,安靜,篤定。

我是怕當我遇見自己的那一位的時候,我講不出喜歡。我是怕當我遇見實現自己小時候夢想機會的時候,我發現我缺少的不是機遇而是實力。我害怕當我的親人老去遭遇病痛的時候,我無力且無助。

所以,我想賺錢。我可以不擁有那麼多,但是我得去創造那麼多。錢與夢想,愛情,親情都無法比擬,但是錢是最容易得到的,也是最容易放下的,所以我得賺錢,因為我看過太多人因為錢放下了夢想,愛情,親情。

我開始寫作的時候,我沒有想過以後可以通過這個賺錢,但是我因此拿到稿酬的時候,我對待這份愛好更加有敬畏心了。我喜歡寫作的自己,我也喜歡寫作帶給我的一切。我不為賺錢而寫作,但是因為稿費我珍重自己的字。而且我比以前寫的更好。就像是我絕不會因為你長得好看而喜歡你,但是因為你的長相我更寶貝你的善良。大概是這個意思。

其實,賺錢與寫作一樣,只是一種技能。寫作有很多種文體,賺錢也有很多種方式。你掌握了,你至少餓不死,你會過的不錯。滿足了物質,我們得照顧下靈魂。沒有被餓死的靈魂才是好的靈魂。

所以,我想賺很多錢。

因為我想做的事情是,這件事情與花錢有關,把錢花掉,把夢留下。

那句話說,這個世界好大,我得去看看。看個P,你得幹。你想到了你就得出發,你動心了你就要去轟轟烈烈。你相信一輩子那就珍惜每一天。

我最喜歡的一句歌詞,為你花了半年的積蓄,漂洋過海地看你。就是這個意思。我想做的,就是這樣的事情。

義無反顧,天真浪漫,痛快淋漓。

可以被賺錢束縛,但是不要被賺到的錢束縛。可以為一張機票錢心心念念,為一張機票卻並不眨眼。

我曾經問過許多個朋友,你這一年打算賺多少錢呢。

賺很多錢的朋友總是回答不出來,賺較少錢的朋友卻總有一個目標。我也會繼續矯情地問,那賺錢了,是打算去幹嘛呢?這下連賺很多錢的朋友也回答不出來了。

好像僅僅是賺錢本身就很快樂。終於有一個朋友幹巴巴地回答。

更多人是不知道的,如果沒有想好賺了大錢去做什麼,那幹嘛賺錢呢,為了房租為了買一兩件奢侈品為了去一趟旅行,這能叫賺錢麼。這簡直侮辱了賺這個字,這叫掙命。

所以我們賺不了大錢,因為我們沒有初心,因為我們不知所去,因為我們並不快樂。

真的,我覺得自己會賺很多錢,是因為我已經想好了怎麼花。在成家立業之前,我絕對不會說要讓存折里有多少錢。我會告訴我的那一位,這是我的信用卡賬單,你看,我花了那麼多錢,但是我不花心。真的,你品略過了更大的世界,你才有資格說,你是我遇見的最美。

我遇到一些朋友,勤工儉學的,花了很多時間在怎麼補給自己學費生活費的問題上。這向來讓我敬重,但是聽下來又並不是因為家里太過拮據,我於是就忍不住要勸,該花家里的錢,就花吧,比你去偷去賣去借朋友去做零碎小工都要強大。只要你相信自己是可以的,自己是有才華的,那就永遠不要輕賤與怠慢了自己。

算計著一顆青菜與一只襪子,蹲守著一個家用電器,或者趕路去為了一個折扣,這些留在好玩的層面很好玩,但是真為了省下那點錢,為什麼不用在其他事情上,哪怕是最飄渺的戀愛。

我常常對別人說的,與我一起做事情,我很需要態度,但如果你去談戀愛了,你可以什麼都不用做了。如果你因為談戀愛耽誤了賺錢,或者耽誤了練就賺錢的技能,那也是好的。

所以我要賺很多錢。

我不想說有一天遇見了你,我想與你去看整個世界,我想與你躲在某一個角落,我們勾畫得浪漫到不行,然後我說,對不起,我還有一個案子要做。那樣很不好。我想賺錢到,除非你想要更多錢,不然我們可以不用擔心這回事。

我敬仰認真刻苦的人,喜歡淡泊名利的人,最愛卻是身體里有一種小小的憤怒與認真,眼神里卻又有著一點慵懶與隨性,然後他在某個方向上有一個清晰的聚焦。你會覺得那很迷人。那樣的人,你覺得他不是為了賺錢,但是他會賺到很大一筆錢——這就等同於很多年了,他都沒有怎麼談戀愛,但是他一直在為那一場驚天動地的遇見在做準備。所有人都覺得他不會愛人或者愛著奇怪的人,只有一個人,明白,這是世界上,最好的愛情。

那就是他最終愛的那個人。

那就是他賺的最多的那一筆投資。

所以,抱著一顆賺錢的心,盡量不要去為小錢費心,做一件看起來與賺錢無關的事情,愛一個人未來或者已至的人。這是最好的青春。


有意義,每個人的生活都是一首史詩。


這個問題我必須要回答!!!不為贊,只是,我也曾經糾結過這個問題,當時得到了一些人的指點,想通了一些事情,因此想把自己的經歷分享給題主,希望對題主有所幫助~
說說我自己的經歷吧~
大學森一枚,剛進大學時雄心勃勃,但是面對各種牛人,努力了很久也難以望其項背,終於產生了懷疑,在各種迷茫,各種糾結的時候,遇見了一位老師,我問他,雖然學校這麼多年來也出了不少牛人,但平均到每一屆就很少了,也就是說,大多數人最終都會是平凡的人。而自己在各方面並不出眾,未來很可能就平凡下去了,如果這樣,努力還有意義嗎?到底是應該繼續努力,還是應該選擇一種相對輕松愜意的大學生活呢?
他當時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只是告訴我要找到自己想做的事。不過對於我的前半部分疑惑,即大多數人最終都是平凡的人,我想他還是認同的,只是不好直接點明,不想打擊我罷了。
我當時並不理解他說的話,甚至還反駁了幾句,覺得只有當賺到足夠的錢之後,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他也沒有繼續再解釋下去。但是後來,我想我真正想通了這個問題。
我想題主的疑惑包含了兩個問題,其一,衡量一個人成功與否的標準究竟是什麼;其二,追求了卻不得,或者說不能做到最好,這樣的人生又算不算有意義?(或者,題主問的主要是第一個,那第二個我也順帶講講吧~)
先說第一個,在這一點上,其實題主的問題就是,將自己的價值觀,或者說現在普遍認同的價值觀,當做了所有人的價值觀(無意批評題主三觀不正或者其他,物質當然很重要,這也是現在人們的普遍觀念),因此才會懷疑,不符合這種主流價值觀的人生,是不是失敗的,究竟有沒有意義。
我曾經也是這樣的,在我很喜歡張居正的時候,我覺得一切文學藝術類的東西都沒有意義,即使一副字畫再好,在饑荒的時候,也比不上一個大餅來得實在。張居正對文人就是這麼個態度,「芝蘭當道,不得不除」。也許是我的理解有偏差,但我那個時候相當吹鼓實用主義(還是特別「實在」的實用主義),但是還有個很虛無縹緲但冠冕堂皇的理由——國家利益。因此那個時候,內心里對文學藝術一類的東西其實是充滿不屑的——有什麼用,又不能解決什麼現實的問題。
我想現在肯定還有很多人是這樣認為的,我現在並不想討論這個觀點正確與否,只是想說明,現在的我看來,這種觀點確實是很狹隘的。偏見源於無知罷了。
這個世界上有形形色色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觀,即使是零碎的,不成體系的。但至少,每個人看重的東西是不同的。如果可以,當然人人都希望生活富足,家庭美滿,事業順利,生活開心等等。
我想在年輕的時候(雖然我現在還很年輕啦~O(∩_∩)O),我們總是很迷茫。有時候覺得未來有無限可能,有時候又覺得涉及到現實,我們總是什麼都想要,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想要成功的光環,又想要平淡的幸福;想要賺錢,想要高收入,想要物質享受,又想要心靈自由,想要個性,想要年輕的沖動;想要不顧一切的愛情,又想要溫馨美滿的家庭;想要一份穩定的工作,又想要創業的自主性。我所列舉的這些,也許長期看來,或者對有些人而言並不矛盾,但有些時候有些事其實是不能兩全以及N全的。
這個時候,如何取舍,其實也就反映了你自己的價值觀是怎樣的。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有些藝術家願意為了藝術而獻身,為什麼極限運動員願意冒著生命的危險一次次地去挑戰自然,以及人類的極限。以及,為什麼有很多人做著你認為毫無價值的事,並樂此不疲。因為,究其根本,你們看重的東西不同。
至於第二個問題,如果不能做到最好,這樣的人生是否也沒有意義?
無論如何,人都只能選擇一條路,並且不回頭地走下去。但可嘆的是,總會有很多人,不僅在選擇的時候舉棋不定,在作出選擇了之後也瞻前顧後,總是向往另一條路的風景,也就是錢鐘書所說的《圍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進來。
但其實,每一條路都是光榮與荊棘並存吧。有太多外表光鮮,內里心酸的例子了。大眾看到的一直都是最光鮮,或者最明顯的一面,比如錢,或者地位。很多人羨慕明星一呼百應,光環加身,但其實他們背後的犧牲也鮮為人知。
主流價值觀的標準當然是過上富足且美好的生活,各方面都能兼顧,大多數人是這樣希望的,因此朝這個方向去奮鬥,但這也就意味著了大多數人註定只能是大多數而已。但凡我們眼中在某一方面特別有成績的人,總是傾向於把那件事做到極致的,並且為了追求這個極致,常常作出了很多其他的犧牲,這些東西,普通人是看不到的。比如 @帶三個表 ,三表哥雖然看問題很透徹,但為了堅守某些東西而放棄的其他東西,恐怕也不會少吧。
因此,當我看到很多很牛的人時,雖然敬重,但要效仿他們,我想我也不會這樣做,其一是自身能力有限,其二麼,我的標準也是主流標準,所以我也是普通人。
但是,平凡有平凡的好處,很多時候,平凡意味著各個方面處在一個較均衡的狀態(當然也有那種各方面都極其優秀如同開了掛的均衡,和那種幹啥啥不成的例子,但在此處僅說明大多數的情況)。為什麼要怕平凡呢?能夠來到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是將自己的人生,過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平凡而不平庸,這樣就足夠了。
回到那位老師對我的指點上來。一輩子太長,要面臨的選擇的路如果不是自己喜歡的,每天都會生活在痛苦之中,那樣的人生,又有什麼意義?平凡與否,其實已經不再重要。
所以,關鍵在於,建立一套自己內心的價值標準。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並努力地做好它,明白有些東西是不可兼得的,珍惜擁有的,並且不後悔放棄的。
第一次寫這麼長的答案,共勉~


生命不是因你做了什麼而有意義,
而是因你的存在發生意義。

如果人未能明了作為人的「存在」,而只是像動物一樣「活著」的話,具有的就是另一種意義了。


我感覺提問的朋友,把「賺錢、當官、和相愛的人在一起」三件事並列在一起,就屬於不成熟的體現,像是一個10幾歲的小孩子提出的問題。

粗略的看,這三件事的難度為:

當大官>賺大錢>>>和相愛的人在一起

和相愛的人在一起,如果真的想做,並不難,只要兩個相愛的人願意放棄、可以妥協,何愁一輩子不能在一起? 而不能在一起,原因無非是被現實打敗了、或者有一方出軌了、或者其他什麼因素,這些因素都是可以靠人的主觀能動性去解決的,很少有不確定因素混在其中。

可是,當大官和賺大錢可不全依靠你的主觀能動性。其實兩者是可以殊途共歸的,都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等多種因素的加成才能達成,是實力和機遇共同促成的結果,並且只有極少人才能實現。

把這三件事相提並論,太看輕掙錢和當官的難度了。

所以,與其成日考慮人生的意義,不如現實一些,把對世界基本的認識給培養建立起來,少一點青春的中二,多一點成熟和踏實,人生更美好。


人生的意義在於,盡管你到現在還沒有賺大錢、當大官、和自己的愛人在一起哪怕一次,但是你並不知道下一秒你會不會賺到大錢、當上大官、像晚年娶到費爾米娜那樣終於可以和自己的愛人在一起。

人生如此奇妙,因為你永遠不造下一顆朱古力是嘛味兒道,大叔摳腳味?黑胡椒洋蔥屁味?費翔狐臭味?下水道反流味?


答案貢獻者:、Yue Yang、嚴小雨、奪命帥逼阿凡提、馬瑞、張小北、melonsyk、殷守甫、Aorqu用戶、羅團子、August、Aorqu用戶、薑摘星、怎挽、金國棟、yilin wang、銘嶽、Lachesis、李小粥、Aorqu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