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好,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越來越覺得學英語好難,可怎麼解釋那些雅託大神的存在。。。
, , ,
Aorqu用戶:

不知道這樣的體驗是好還是不好。

來美不久後孩子入學需要看牙醫,牙醫問的問題孩子一臉懵,我趕緊代答,解釋她來美國時間不長,語言上可能還有點兒問題。
牙醫想都沒想問了一句:Is she adopted?
都說孩子長的是我的翻版依然遭遇如此尷尬…

其實,英語最好的狀態不是現在,而是大學的時候。
很慚愧。
究其原因還是用的少了。
想像一下當年從六點半起捧書晨讀,耳機里不是VOA就是you raise me up,演講賽辯論賽配音賽一個不能少,聖誕大戲哪怕只有一個詞全程排練一次不拉,最後感動外教第二年上演女主,周末的英語角風雨無阻,漆黑一片里說到口吐白沫;圖書館的Economist一開門就趕緊收入囊中…

而現在,還是會有很多時候美國人說笑的時候get不到笑點。

不管學什麼,要的都是
堅持!讓它成為你生活中的一部分。一點一滴都不放過。
目標是: 用英語來做夢!(當年英語老師的教誨銘記於心)


Aorqu用戶:

關注了這個問題很多天,一直覺得自己沒什麼資格來回答這個問題,畢竟我的所有英文考試成績都不高,總體平均水準,搬來美國生活也就16個月而已,可是我也有一些自己的理解想補充一下。
首先我想我對「英語好」定義有一些不同的理解,樓里大部分朋友對英文好的理解為「發音好」「沒口音」「聽不出來是外國人」,而我對英文(任何一門外語)好的理解為文化背景方面的,通過學習英語,如果你知道詞源,就會對英文的歷史一些詞背後的故事有所了解,就像我們從小讀的成語故事,從而慢慢理解了一些西方的思維方式,行為方式,甚至社法律社會規則層面的東西,當然你還可以從人們說話的語法,說話習慣來了解這個國家這里的人民。舉個例子,這個是我以前的日語老師講給我的,如果你進入了一間非常暖和的房間還穿著厚厚的棉襖,中國人會說「快脫了外套吧,這多熱啊一會出一身汗出去感冒了」,而日本人會什麼都不說默默的打開窗戶或者關掉暖氣,因為日本人實在是一個不願意開口麻煩別人的民族,假設你日語發音再好聽不出來你是外國人,可是你沒有揣摩過語言背後的思維方式,你只是簡單的翻譯,這樣我並不認為可以說是「外語好」。再舉個例子,在中國時候總有人說喜歡外國人的直爽,而我來了美國以後發現所有人都用虛擬語氣,很少用我們在大陸學的簡單祈使句,開始覺得美國人有時候也挺虛偽的,明明就是要求還是要用「我可不可以…」裝一裝,惡補了一下虛擬語氣,慢慢的發現我的日常口語里十句有七句都是虛擬語氣,沒有虛擬語氣我就不大會開口說話了,有時候聽其他留學生點餐用「I want to…”之類的還覺得有點粗魯(破功了我要求自己中文寫作里不夾雜英文的)。還有一個身邊的例子,一個中國男生給一個美國姑娘介紹家鄉美食,姑娘說聽起來好誘人啊,男生說「是吧流口水了吧」美國姑娘就覺得不可理解,你怎麼能說我一個女孩子流哈喇子呢多惡心啊我又不是白痴雲雲…(當然我有點誇張了姑娘的說法)。美國仍然是一個比較偏保守的國家,從英文的語法和表達其實可見一斑,不過我還在努力體味,實在是一個有意思的體驗。
再說回口音這個問題,我覺得我們對這個問題有時候過於自負又有時候過於自卑。從自負的角度講,我們喜歡嘲笑日本人韓國人印度人,可是世紀我們漢語和英文發音差異太大了,很多我們以為我們發音「模仿」聽上去像是對了,但對很多英語母語的「耳朵」們聽來,是不一樣的,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就比如我曾經很好奇為什麼韓國人聽不出來b和v,一些地區的人不分r和l,明明完全不一樣啊,可是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聽上去真的沒有區別。推演一下,很多我們以為真的一樣一樣的發音在人家聽來真的完全不對,我發的question的tion就和我的美國朋友們不太一樣。之前我以為我的發音問題主要集中在一些輔音比如th,直到去年跟一個芝加哥來的女生練發音,我們從字母表練起才發現我的母音基本到處都是雷區,印象最深的是bike,她念我跟,我覺得我念的就是bike可是所有人聽到我念的是back,練了有十分鐘我真的覺得我發的back和bike是不一樣的可是他們聽到的確實是兩個back,那種感覺就像你以為自己唱歌唱的是對的可就是調子找不到北…快20分鐘我基本打算放棄了遇到bike統統說bicycle的時候突然對了,偶然縮了下舌根,才體味到兩個音舌頭和口腔和牙齒配合是完全不一樣的,並非我以前理解的通過控制口腔張開的大小來發i,a,ai這幾個音…所以在發音上請大家不要過度自信,不要以為模仿像了就是對了,等到發音對了,口音這個問題我覺得沒什麼好自卑的,美國人不同地方的人都有不同的口音,還偶爾互相嘲笑,但其實我喜歡那些有著不同口音的人,外國人還有異國風情的可愛,而且相信我,你的發音正確了以後所謂的中式口音已經減少了大半。
我從今年下半年開始練習寫作,雖然我之前經常隨手寫點小段子,或者翻譯一些微博段子給美國同學們看,大家常常會鼓勵我「看不出來是外國人寫的」(雖然我一開口就露餡),我總會加一句「是啊,二年級學生寫的」。美國社會,還是有大批人教育水準偏低,因為階層固化,有一部分人接受過實在不怎麼樣的中學教育勉強畢業,他們分布在麥當勞之類的拿最低工資的工作崗位或者無業等著吃救濟金,他們甚至連最簡單的單詞都不一定拼的對,前段時間麥當勞罷工要求提高最低工資額度,就有人拍了他們的標語發在網上,嘲笑「就這水準還想加薪」,圖片是一個大概不超過6個字母的非常簡單的單詞拼錯了…所以英文好至少可以將你劃入不同的階級,如果英語不好也許會被嘲笑,失去了很多向上爬的機會。我有我的職業理想,我就必須練好英文正式寫作,無論遣詞造句還是行文邏輯包括語法都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英文寫作實際是一件很嚴謹的事情,和我們中文寫作略有不同,邏輯和表達準確度要略高於對語言美感和韻律感的要求,英文好某種程度上代表你的教育水準高,家庭背景好,家庭教育比較給力,從而贏得一些潛在的尊重。我現在寫著寫著忘了我這一段要表達什麼了等之後想起來再來編輯吧。
最後我想引用前幾天看到的一個答案里提到的「單一語言帶來的偏見」,現在手機打字不方便查閱,之後補。學習英文以後彷彿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看待世界更加立體更加客觀,對比兩種語言兩種文化背景對同一件事情的描述,很多差異微妙的有趣。我14個月前在豆瓣上寫希望我有一天能自由切換中英文閱讀無壓力,不經意慢慢實現了這個目標,尤其會發現大陸好多所謂的大學教材說是自己寫的,實際就是翻譯英文版而且翻譯的很垃圾,還常常帶有濃厚的社會主義色彩,很多概念英文一看就懂了,翻譯成中文繞來繞去,語法的不同搞得中文概念擰巴的常常一句話讀完了不知所雲。讀英文更快理解更方便,節省了不少時間。同時,我慢慢覺得中文太美麗了,永遠身處中文語境不會理解,我有時候會恨我不是漢語大師或者在高中之後沒有練習過寫作,我很擔憂我在丟失我母語的韻律,你可以看出來我現在的中文寫作非常口語,毫無美感可言,很想惡補下宋詞元曲什麼的,還是懶啊…我的中文機會都是跟Aorquer們私信的,走在馬路上講西班牙語的都比講中文的多哎。我很努力的想表達漢語有多美,又失敗了…我現在已經背不出很多唐詩宋詞名家名篇,想不起來準確的成語,只能先要求自己用中文的時候不許夾雜英文單詞,好好說話。對於一個英語半吊子的人來說,不是覺得自己母語水準差,而是覺得原來我的母語如此美麗,美麗到讓我敬畏,讓我意識到我對於我的文化的驕傲。我堅信哪天我回國,一個禮拜就能把那些成語什麼的補回來,這感覺其實也蠻好。


Aorqu用戶:

就是 辦駕照的時候 沒人以為我是中國籍 上來問我要出生證
我在美國讀了兩年大學了 周圍還有好友認為我說我北京生的北京讀書到高中畢業是在騙他

這種情況導致我每次認識一個人 都會告訴他們 我來自中國
他們都以為 我血統上來自中國 而我像加州女孩兒
我說 不…我born and raised in China 好多人不信….

我在美國讀政治學 文科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 我的英文並沒有一般美國人那麼好 但是當你說得好的時候 他們以為你英文跟他們一樣好 so they expect more… 當你沒有那麼優秀 paper寫的沒有那麼好的時候 他們不會把我當作一個英文作為第二語言的外國留學生看待 而是質疑我是不是腦子不夠用或者不夠努力…

還有就是當你英文思維過於頻繁的時候,就會放棄對中文思維的訓練,每次回國我都要練習一段時間才能把我的中文恢復到上次走之前的水準… 而我在美國接受到的新詞匯 由於是通過英文思維接收的 我沒法在中文裡找到一個相同的概念 從而導致我中英文切換夾雜的情況嚴重… 導致某些人認為我很裝逼 (cant help it i’m sorry)

其實比較中文和英文 英文真的好說很多 容易說 因為 中文用到太多的臉部肌肉 英文基本在裡面 用到舌頭比較多 所以說中文 比較累…..

以上


Aorqu用戶:

看見不少回答自稱英語母語級。不禁要說:
我在美國十年從來沒有遇見過英語,特別是口語,好到「以假亂真」的母語水準的中國人。什麼叫以假亂真?有如下標准:

1. 音節發音純正而自然:發音不僅應該純正,也不應帶有為了擺脫中國特色而「用力過猛,矯枉過正」的味道。後者是不少有意識正音的中國人(女性尤多)容易出現的問題。純正也包括有「人味」,略有某地方言氣息, 而不是過於標准周正「播音腔」

2. 語調自然:這一點幾乎沒有中國人能完全做到,因為語調實在太過微妙,又變化萬千,還要配合情境,不然就多少有點「怪怪的」。好似老外講中文,字正腔圓,四聲發得周到,但聽上去就是有點不對勁,一大原因是漢語聲調遠比理論上的四聲復雜微妙,只能靠耳濡目染,但成年後再學習語言對這些已遠不能比嬰孩時的敏感。

3. 遣詞造句合襯:這一點完全沒有中國人能做到完美。就英語書面表達言,中國人已經鮮有字字句句能全無誤,更不用提地道了,何況口語。口語中更有大量小詞,介動詞搭配,俚俗語等,且不說萬無一失不可能,十幾句話句句合襯已是非常難得。

4. 語速,語言風格,用典,語言組織形式完全符合與說話者類似背景的美國人在當時情境中的習慣,不出格,不逾矩。

我也被無數人誇過口語幾近母語級,乃至有一些美國人也了解我不是美國長大後驚訝,但自知口語與母語級相差很遠,甚至時而不能遊刃有餘地表達自己想法(慚愧地感到自己的漢語口語也越來越吃力)。但我也因為自我身份認同的原因不再以「地道」做為對自己英語的要求,甚至是刻意加入一些中國口音。現在只求做到不受「詞窮」的羈絆,講話明晰有效率,又適當的略有風趣和個人風格。


文小凱:

本人留學生身份出去的,後來大學畢業,現在多倫多金融中心做證券經理。 在加拿大獃了也快八年了,整整經歷了從講英語有濃重的口音到現在流利到可以和當地人侃侃而談的地步。其中確實經歷了很多,鬧了很多笑話,產生過很多誤會,但現在回頭看看,才發現曾經的struggle才是你進步的源泉,才是你以後最難忘的回憶。

我是如何英語突飛猛進的,可以歸結為以下幾點: 1, 多交流 2,多讀書 3,多參加活動。 具體細節我以後會慢慢展開講。

英語好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首先, 講好英語會發現你比以前可以更好的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意願。 中國文化可能講究悶聲大發財,而在北美這一套可不好使,你要是有要求不說,人家就會認為你根本沒有要求,久而久之你會越來越被孤立。比如說工作上,你對工作上有哪些不滿意,跟老闆匯報的時候要直說,比如說系統太慢,哪個teammate難處理,你希望在哪些地方得到提升,工作時間太長等等。只有你以合理的方式提出要求,你才會過得不那麼苟且。 我見過太多的中國員工,由於文化的差異在工作崗位上任勞任怨,工作最賣力,但是升值最不給力。 這只是工作中的一個小例子。 日常生活中這樣的例子更多,講好英語可以更好地溝通,更好地商議,更好地表達自己,更好地讓別人了解自己。

第二,自信心的提升。 由於我經歷過從剛來加拿大的中式英語到現在地地道道的當地口音。可以說我發現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自信心的提升。 講好了你會發現原來你跟白人也沒啥區別。再加上中國人天生聰慧勤奮,你還會發現自己原來有那麼多優勢。回想起當初因為自己的口音,讀書的時候上課都不敢回答問題生怕別人嘲笑,平時也不願意去主動跟當地人交流,生怕被忽視。 也不願意參加課外活動,就怕你聽不懂別人在講什麼。 當時有點兒膽小的心態跟現在的踏實自信可謂是天壤之別。 一旦有了自信心,他會幫你在生活方方面面上提高。

第三,優越感,如果你在國外呆過一段時間你就會發現,有相當一部分中國人在這里當了好多年英語還是不會講,你會突然發現你的英語水準在國人裡面絕對是名列前茅的。 假如你有一天回國了,要是別人沒有見到你還真可能認為你是個老外。 其實優越感的存在也是自信心的一種體現吧。

當然了,從英語不好到英語好的過程肯定不會是那麼順利,正所謂一切認為理所當然的成功背後都充滿了無奈的荊棘。 你跨過去了,克服了,就真正厲害了。

我是具體怎麼提高英語的,你們要是有興趣的話在底下留言,下一篇我會慢慢展開講。 總之,講好英語是怎樣的體驗, 其實就一個字 「爽」 !!!


Judy小姐姐:

1⃣️看紀錄片的時候,除了diss字幕組翻譯

聽力老師導致我的聽力能力

從聽力口音,速度和詞匯難度超過大部分母語國的人吧

我已經發現好多次我都能聽懂各種口音和詞匯,但別人還沒有聽懂

還可以diss原版英文聽力,也就是原版英文字幕錯誤

節目組里有人混飯吃

比如最近很多的civilization系列,在b站看,中文翻譯錯誤多到令人髮指,但英文原版字幕錯誤酒被我發現多處了

2⃣️經常幫助一些非母語國家外國人糾正發音和語法

3⃣️看英文版文史哲比中文溜,因為邏輯清楚

4⃣️不滿意《飛鳥集》翻譯,自己翻譯了大半,在我的公眾號上馬上推送,還有詞匯,語法,句法講解

Judy重譯《飛鳥集》11 +提喻synecdoche

Judy老師重譯《飛鳥集》29 +詩歌感悟

Judy朗誦If I Were A Boy Again

ANNABEL LEE詩歌朗讀

Judy朗誦Ode to a Nightingale

Judy朗誦Four Quartets Part I by T.S. Eliot

5⃣️市面上大部分都書翻譯都不盡完善。

主要是缺乏邏輯,句法不足,詞匯細節,語法細節不注意

希望幾年後有時間打磨我的中文翻譯能力,親自翻譯書

6⃣️英語聽力和閱讀能力堪比國外高學歷,3-5萬詞匯量,聽讀邏輯思維(輸入)很好,反應超快,輸出(說寫)還是有點混亂

7⃣️可以用英語聽讀絕大部分中文沒有的資料

8⃣️大部分人以為我在國外留學多年


許歡歡·英語功夫:

我是長期從事英語教育的,對我來說,最直觀的感受是,腳步已經不僅僅局限於這960萬平方公里了。說的高大上一點,與國際接軌了。這個就不說了。還是聽一聽我的員工們最實際的生活感受。

1.學校裡面遇到留學生,全英交流完全無壓力,可是我閨蜜就不行,她看到有留學生打招呼就躲得遠遠的,怕尷尬,不敢開口,開口緊張,不知道咋說。

2.親戚拿著家裡的洗髮水問我,這上面的英文都是啥,脫口而出,把他們驚得一愣一愣,學英語的,就是不一樣。

3.出國旅遊,完全不擔心找不到路,被坑被騙。

4.各種英劇美劇隨便刷隨便看,呆萌的字幕組,你們再也忽悠不了我了。

5.可選擇的工作範圍瞬間從羊腸小道提升為康莊大道,工資卡上的數字也似乎要飈起來了。

······


Lemon.H:

用我的個人經歷來講,英語好的體驗是這樣的:

某雅思考官:「哎呀你的英語是從哪裡學的啊怎麼這么好啊你都可以做考官啦我好驚訝啊 blablabla」
我內心:我英語好你個香蕉芭剌啊好我聽我自己說英語的錄音耳朵都會流血啊好嗎我他喵的去欺負一下專八的學弟學妹都腿抖去教一下我四歲的女兒都被拒絕的啊你以為拍老子馬屁就可以想去哪個考點去哪個考點每年技術評審想過就過嗎你真是 too young too simple 啊…

某美國同事:”哎呀你是我見過的中國人里英語最好的啊你是在哪裡學的啊我好驚訝啊 blablabla”
我內心:我英語好你個肺啊喵了個大咪的我寫的那些狗屁不通的文章能看嗎那些詞匯用法哪一個能入我自己法眼啊更不用說貼出去被恥笑於天下啊那郵件寫得跟他喵的布魯克林某天橋下的流浪漢一個水準啊你以為拍老子馬屁就可以想讓我幹啥就幹啥給你當辦公室小情人嗎你真是sometimes naïve啊。

某面試對象:”哎呀之前跟你打電話我還以為你是美國人那你是紐約長大的嗎我好驚訝啊 blablabla”
我內心:我英語好你個鬼啊好喵蛋我說的口語簡直難聽到死了好嗎我都不知道這么多年我的美國同事是怎麼堅持跟我共事下來的你聽聽我那陰陽頓挫跟歐巴馬差了整個銀河系那麼遠知道嗎你以為拍老子馬屁就可以得到這份工作嗎你真是… 啊…

英語好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呢?
是被人誤認作老外時的內心竊笑?
是可以100%看懂美劇生肉的心滿意足?
是在Aorqu上貼個雅思9分托福120成績單俯瞰眾生?

不是。

是絕望。

絕望於為什麼許多人說自己英語好但自己的真實水準還差很遠。
絕望於自己離歐美本土大學教授還差一個宇宙那麼遠。
絕望於自己離歐美頂尖作家還差一個宇宙那麼遠。
絕望於自己離歐美學霸還差一個宇宙那麼遠。
絕望於自己英語真的,真的很爛。

英語好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我好差。
我好絕望。
我要變得更厲害。
我要繼續學。

英語好,就是這么一種體驗。


Aorqu用戶:

看英文小黃書會有生理反應


魔術師楊:

被外國人稱贊「英語好」可能代表 對方對該人原先無甚期望。香港曾經是 英國殖民地,以轉口貿易起家,港英政府丶洋行丶銀行是最大的丶最有實力的僱主,打外資的工,語言能力是首要門檻。

只說英語的 是上等人 , 只說中文的 是下等人 , 會點英語又通中文的 是高等的下等人,會點英語又通中文但偽裝不懂中文的 貌似是接似上等人的高等下等人,這個情況一直從大清割地丶香港開埠 延續到 80年代 <<中英聯合聲明>>丶香港主權治權鐵定回歸前。

開埠早期丶19世紀中葉,白人血統的 是上等人,洋華/ 洋亞 血統稍次之,華丶東南亞血統的 最次之。在一段很長的時間,香港島太平山山頂只准 白人血統者建屋居住,華人丶東南亞人只有擔任 管家丶傭人丶家僕等下人者可以進入山頂。 晚上,華人丶東南亞人要守 宵禁令,沒有文件許可者 不得在大街行走。

所謂的 「英語好」,也就是 一堆未受教育的華人中 稍能書面閱寫英文的少數可用之材,和 當中更少數 通書面英語 又略通英文口語能聽能講的殖民精英。盡管這些精英可能有濃重地方口音 ( Cantonese accent )丶口語節奏語調單一沉悶 ( monotonic, un-changing intonation )丶書面寫作時偶犯文法錯誤丶口頭講話時文法更無章法,但他們已經是 「英語好」。

中國人 很少贊另一位中國人「中文好」,有時會稱贊 兩廣丶川渝丶新疆丶西藏丶少數民族丶山區農村等「落後」丶自古偏離中原官話地區的人民 口語的「國語好」,沒有人會稱贊 國學大儒丶文壇宗師「中文好」。

中國人被外國人贊「英文好」丶被國人贊「英文好」,或許是代表英文還不夠好吧

英國人骨子裡階級意識極重,他們看不起拚命向上爬的人。你出身什麽階級,就與相應的階層為友,不要刻意模仿王室的口音,只為了結識幾個勛爵。

英國十九世紀許多小說,像撒克里的《名利場》,還有音樂劇《窈窕淑女》,人物角色悉心向上爬。對此今日英國人一目瞭然。因此學英語只求發音端正,不必追求口音純真。

不錯,英文說得好,就是有一種 Majestic 的氣派——算了吧。一個亞洲黃種人,一口英語牛津上流腔,在國際的雞尾酒會,反而令英國人覺得好笑。

我認識一位年輕的華人,畢業於牛津醫科,從小上伊頓公學。一口英語隔著一塊屏風,還以為是二十歲的李察波頓。在一個雞尾酒會上,一位英國朋友故作驚訝狀,然後自嘲:「他的英語令我自卑,讓我感到自己不是真正的英國人。

這句話表面是恭維,骨子裡有一半是諷刺。如果被贊的人腦袋飄飄然,只聽出奉承的一半,也相當不錯。

陶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