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被神化了嗎?有哪些例子可看出蘇軾仍是「凡人」?

問題描述:為了寫有關蘇軾的專題報告,查閱了許多資料。各種關於他的個性禪心為人處事的論述一大堆,但總覺得好像很多人把蘇軾描述地過於「神化「了,有沒有一些例子可以顯示出蘇軾其實也是一個普通人??
, , , ,
樂無為:
說蘇東坡和佛印,本來就是野史,皆不可信,娛樂娛樂就行了,可卻發現那麼多人點贊,感情百度是吃乾飯的。

倒是我覺得吧,蘇軾的詩句裡面是最能表達他就是個凡人。舉一個例子。

臨江仙

賞析夜飲東坡醒復醉,

歸來彷彿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

敲門都不應,

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

何時忘卻營營.

夜闌風靜縠紋平.

小舟從此逝,

江海寄餘生.

卧槽,睡你麻痹起來嗨。


風吱吱:
蘇東坡在海南時,極窮。政府欠他工資,長期扣下不給。

雖然他也曾民工討薪,但估計是沒成功。窮到家產賣光只剩一個極心愛的杯子,住的房子也被政敵手下收回(不過當地居民在男神光環下,熱情的幫他修了個三房小屋)

——但是,因為沒紙墨所以自己試著試墨,結果把這珍貴的房子燒掉了。

「第二天,三人從焦黑的殘物中弄到幾兩黑煙灰。因為沒有膠,蘇軾就用牛皮膠和黑煙灰混合起來。但凝固不好,只得到幾十條像手指頭大的墨條。蘇軾大笑,便嘗試著拿這塊殘煤來寫字,結果堅硬度不夠」

然後兒子堅決的反對他再制墨了。

——若干年後,有個跟他見過面的人,聲稱「蘇軾傳授了我制墨秘方」,並藉此賺了大錢。至於他倆會面時到底說了什麼,自然也沒人知道。

現在各地的「東坡肉」,「東坡肘子」,包括這個所謂的東坡秘方墨,不知道養活過多少人。

大家出他的周邊都賺錢,就他自己不賺錢。【點蠟】


子義:

蘇軾是怎麼經營千古第一朋友圈的?

比朋友圈,古往今來恐怕沒有一個人比得過蘇東坡。

蘇軾的朋友圈既有宰輔重臣、地方幹吏,如王安石、司馬光,又有文壇盟主、藝界大師,如歐陽修、黃庭堅,既有高僧名道、淡泊隱士,如佛印、陳季常,又有鄉紳農夫、村婦妓女,如琴操、周韶……

最重要的是,朋友圈裡的這些人,沒有一個不對蘇東坡掏心掏肺的。別人都是「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蘇軾卻是人生知己遍天下。用他自己的話說:「上到玉皇大帝,下到街邊乞丐,沒有一個不是我的菜!」

人見人愛的蘇東坡平時是怎麼玩朋友圈的呢?也許你會猜,他肯定是個超級暖男,為人謙和,說話做事極有分寸,讓人如沐春風,如飲美酒……

No!

東坡居士真實的畫風是:嘲諷全開,見誰懟誰,什麼王安石、秦觀、黃庭堅,沒一個沒被他諷刺挖苦過的;各種搞事情、調戲、敲詐勒索,連死了三百年的王維的事情都要搞;天天拿朋友當小白鼠,新研發的菜、酒、飲料,統統往朋友嘴裡灌,好朋友們在他家一次又一次的拉肚子……

但即便是這樣,政敵王安石聽說他獲罪,親自給皇帝寫信保他,好友黃庭堅被他牽連貶去山溝,不但不埋怨,反而寫信安慰他,道友吳復古怕他寂寞,自願跟隨他流放到海南島……

蘇東坡的人格魅力為何如此逆天?

這么彪悍的朋友圈你是不是也想要?

且聽我講幾個故事,分析一下蘇軾經營千古第一朋友圈的表象與內核。

表象一:嘲諷小能手

只要跟蘇軾生活在一個時代,就不可能逃過他的嘲諷。

蘇軾嘲諷人的反應速度,猶如小李飛刀,首先中刀的是與他屬於對立政治陣營的王安石。

話說有一天蘇軾去宰相王安石家拜訪,等候王宰相接見的當口瞥見書桌上有兩句未寫完的詩:

秋風昨夜過園林,吹落黃花遍地金。

蘇軾一看,呵呵笑了,哪有菊花落瓣的呢?老傢伙不會寫詩瞎寫,我來免費給他上一課。順手拿起筆把詩的後兩句添上:

秋花不似春花落,說與詩人仔細吟。

蘇軾教王安石寫詩,被嘲諷的王安石就分分鐘教他做人,把他貶到黃州,那個地方的真有種菊花叫「落瓣菊」。

嘲諷政敵可以理解,但自己陣營的老大他也不放過。

司馬光上台當了宰相之後,把同一陣營的蘇軾從黃州撈回了京城,眨眼間從八品芝麻官升到三品大員,但,他還是被嘲諷了。

有一天,蘇軾跟司馬光討論工作,意見不合。蘇軾說:「相國啊,你這個論調就像王八打架亂蹬。」司馬光是個正經人,沒聽出來小蘇在嘲諷他,一臉認真的問:「王八也會打架?」蘇軾答:「可不,就你現在這樣。哈哈哈。」

說完,蘇軾順便給司馬光前輩普及了一下科學文化知識:王八這個動物很憨厚,在遇到情況的時候不會和對手廝打,只會一個勁兒地往泥裡面鑽,同時不顧一切的用後退胡亂地蹬,動作簡直超蠢萌,哈哈哈。

兩個陣營的宰相都被他嘲諷了,蘇軾的仕途可想而知……

諷刺完上司諷朋友,諷刺完朋友諷親戚。

好朋友陳季常因為蘇軾一首嘲諷詩,名垂青史,成為怕老婆的第一代言人:

寄吳德仁兼簡陳季常

龍丘居士亦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

忽聞河東獅子吼,柱杖落手心茫然。

連並不存在的親妹妹蘇小妹也傳說被他嘲笑臉大不好嫁人:

天平地闊路三千,遙望雙眉雲漢間。

去年一滴相思淚,今日方流到腮邊。

表象二:天天搞事情,發明「呵呵」體

除了嘴上的嘲諷功夫,蘇軾消遣朋友的動手能力也很強。

作為一位藝術大咖,蘇軾的點評分量十足。就像妓女被柳永一評論就立刻身價十倍一樣,搞藝術的人一被蘇東坡品評,就立刻紅透大宋。

蘇軾有一個畫家朋友,叫文與可,一開始跟子義一樣,畫不怎麼賣得出去(《畫賣不出去的時候,畫家是怎麼活下來的?》)。蘇軾有段時間興致來了,滿世界宣傳,文與可的竹子天下第一,大家趁他還活著,畫的價錢還沒起來,趕緊買了收藏啊!!!

一時間,恨不得整個大宋的有錢人都來找文與可求竹子,訂單多的根本畫不過來,對作品苛求完美的小文崩潰了,跟蘇軾寫了一封信說:「蘇大哥,不,蘇大爺!我求求你別給我攬活兒了,我跟上門的說,你比我畫得好,讓他們去找你了。」

愛搞事情的蘇軾是這么回的:「好呀,那我就畫了哈~而且我還要到處亂畫,都簽你的名字。你要是不想丟臉,就賄賂我!我也不多要,湊合給我250匹布吧,不然你就等著當250,呵呵。」

從此,有了我們今天聊天必不可少的「呵呵」體。

表象三:拿朋友當小白鼠

愛搞事情的人,創造力通常都特別強,搞起各種發明根本停不下來。

一類發明是菜:東坡肉、東坡魚、東坡羹、東坡豆腐、琵琶蝦、龍井蝦仁……一類發明是酒:東坡蜜酒、真一酒、天門冬酒、桂酒、萬家春酒、酴酸酒、羅浮春酒……

著名的發明家愛迪生說過,一次成功的發明,背後是千百次失敗的經歷。一道菜,一種酒,是不是成功,得一群人都說好才能算。

所以,有一群人就苦了——蘇東坡的朋友們。可以說,每道以東坡打頭的名菜,背後都有他朋友們無數拉肚子的夜晚。

然而,每次去蘇軾家吃飯喝酒,每次都要集體拉肚子,為什麼大家還這么愛去呢?

因為在蘇軾嘲諷、調戲、拿朋友當小白鼠的背後,有足矣打動所有人的內核。

真摯

蘇軾待朋友永遠都是一顆最真赤子之心。

對文與可,他調戲的背後是為朋友的懷才不遇擔憂。對王安石、司馬光,不論是什麼陣營,他只說他認為對的,從不曲意迎合。

對三教九流的朋友他更是能幫就幫:妓女,如琴操、周韶,幫她們從良(見《才藝雙絕的中國古代十大名妓》);農民鄰居,幫他們修自來水管,教他們的兒子文化知識。

寬容

蘇軾能夠天天嘲諷別人,朋友們還不以為意,是因為他們隨時可以嘲諷回去,且不擔心報復啊。

話說有一天蘇軾很得意的作了一首禪詩,興高采烈的快遞給好朋友佛印: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

意思是自己跟佛一樣,修為已經到了啥也影響不了自己內心的境界了。

佛印見了,在詩後題了兩個字,立即讓快遞給送了回去。

蘇軾滿心期待的打開一看,佛印不僅沒有被自己折服,反而寫的是「放屁」!是可忍孰不可忍,立馬過江去廟里踢館。

佛印見了蘇軾,哈哈一笑:「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

蘇軾不但不覺得沒面子,還覺得好朋友諷刺的極好。

當然,嘴仗這種小事,說明不了多大問題,那就再說說他的政敵,王安石。

蘇軾在王安石掌權的時候被貶黃州,後來王安石下台,蘇軾不僅沒有記恨他,還專程跑去南京和王安石住了一個月,兩人一起旅遊,一起吟詩唱和。

這樣的蘇軾,很難讓人不去交朋友。

善良

當然,不願意跟蘇軾交朋友的人也有一個,他叫章惇,和蘇軾是同科的進士,多年的好友,後來的宰相,以及嫉妒蘇軾才華把他發配到海南島的人。

年過花甲的蘇軾被貶到天涯海角,第一件事就是給自己做了口棺材,以為自己可能沒有機會再回到中土了。

然而世事難料,幾年之後,宋徽宗上位,章惇被清掃,貶去偏遠的雷州,蘇軾被重新啟用。

章惇害怕當年瘋狂的打壓會遭至蘇軾的報復,於是派兒子前去敘舊。蘇軾此時的大度已經不能用寬容來形容,簡直是金子般的善良。

他一面讓小章給他爹地帶話,說四十年來,他和老章一直都是好朋友,情誼不會因為政治有所損害。一面又給章惇的老母親去信,說雷州並沒有傳說中那樣偏僻艱苦,自己的弟弟蘇轍之前也被貶雷州,一直生活得很好很開心。

蘇軾就是這樣,表面看起來像是個愛搞事情、拿朋友開心的逗比,實際對朋友無比真摯、寬容——一旦你和他做了朋友,就永遠是朋友,哪怕你朝他胸口開了一槍,他也會當作是槍自己走的火。

像蘇軾一樣交朋友

朋友,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他不是你的血肉之親,你的每一次困境、每一次成長,卻都牽絆著他的心;他沒有和你肌膚之親,你的每一次歡喜、每一次憂愁,卻都有他的共鳴。

白天你要當戰士,晚上你要當港灣,平時要當兒女的榜樣,節日要當父母的孝子,只有在真正的朋友面前,你只用當你自己。

沒有人生來喜歡孤獨,只是未必會交朋友。許多人以為,只有當好好先生,說別人愛聽的話,做別人愛做的事,迎合眾人的喜好,才能博得大家的喜歡,從不得罪人,才會有很多朋友。

蘇軾告訴我們,不是這樣的。這樣交不來天下的朋友,因為你無法迎合所有人。這樣交來的也不是真正的朋友,因為真正的朋友不需要曲意迎合。

做你自己,展現你最真的樣子,善良、寬容的你,朋友圈會像蘇軾一樣遍布天下。

【完】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公眾號「詩畫文化」。


Aorqu用戶:

蘇軾蘇轍科舉之後,三年期滿,寫總結(制科考試);但兄弟兩個其實是剛入宦海,人生地不熟,摸不清皇帝和朝中大臣的態度;兩兄弟就一合計,來個雙保險吧

於是蘇軾把宋仁宗一頓猛誇,溢美之詞不予言表;而蘇轍把宋仁宗一頓大罵,對宮禁朝廷之事,議論尤為激切…

我不相信這哥兩個事先沒有商量過,於是大家想像一下,對前途憂慮、心情忐忑在窗下商量的2個年青人,鬼鬼祟祟地在大人物面前耍小伎倆,是不是特有人情味?


牧元:
就蘇軾寫一首詞看開一次的覺悟,終究只能是個凡人。


樂科細:
廣東人說一個
蘇軾曾寫下「 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事實上呢,是因為蘇軾聽不懂粵語,當地人的說的是「一啖荔枝三把火」,也就是說吃一口荔枝就會很上火,然後蘇軾糊裡糊塗就以為當地人都在誇荔枝好吃,得多吃點,大文豪也有可愛的一面


神人無功:
認錯了赤壁


Firimar:
西江月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新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琖凄然北望。


唯一:

定風波

還有一篇《游蘭溪》,好像是在國中語文課本的單元小結之類的東西裡面,可能很多人不記得了

黃州東南三十里為沙湖,亦曰螺師店。予買田其間,因往相田得疾。聞麻橋人龐安常善醫而聾。遂往求療。安常雖聾,而穎悟絕人,以紙畫字,書不數字,輒深了人意。余戲之曰:「余以手為口,君以眼為耳,皆一時異人也。」疾愈,與之同游清泉寺。寺在蘄水郭門外二里許。有王逸少洗筆泉,水極甘,下臨蘭溪,溪水西流。余作歌雲:「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凈無泥,蕭蕭暮雨子規啼。誰道人生無再少?君看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是日劇飲而歸。

我當時上課看到這里,是真的笑,笑出聲


Aorqu用戶:
東坡肉


牛大力:
他的禪心啊修道啊為人處世的故事一大堆,恰恰說明他是凡人,裝逼犯一定是凡人。
下面,貼一段我最喜歡的東坡散文。東坡眼睛生病不宜吃東西,但他偏想吃,於是有了史上最無恥的吃貨宣言,是吃貨裝逼的典範:

《子瞻患赤眼》
余患赤目,或言不可食膾。余欲聽之,而口不可,曰:「我與子為口,彼與子為眼,彼何厚,我何薄?以彼患而廢我食,不可。」子瞻不能決。口謂眼曰:「他日我,汝視物吾不禁也。」管仲有言:「畏威如疾,民之上也;從懷如流,民之下也。」又曰:「燕安鴆毒,不可懷也。」《禮》曰:「君子莊敬日強,安肆日偷。」此語乃當書諸紳,故余以「畏威如疾」為私記雲。

當然,東坡最後還是擺出了一副道德面孔,表示不應該貪口腹之慾。裝逼沒有裝過頭,到底還有些正經話。畢竟比胡適所謂「打牌」,季羨林所謂「一輩子只想多日幾個女人」還是要高一些的。。。。


Aorqu用戶:
元氣淋漓富有生機的人總是不容易理解的。像蘇東坡這樣的人物,是人間不可無一難能有二的。對這種人的人品個性做解釋,一般而論,總是徒勞無功的。在一個多才多藝,生活上多彩多姿的人身上,挑選出他若干使人敬愛的特點,倒是輕而易舉。我們未嘗不可說,蘇東坡是個秉性難改的樂天派,是悲天憫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作家,是新派的畫家,是偉大的書法家,是釀酒的實驗者,是工程師,是假道學的反對派,是瑜伽術的修鍊者,是佛教徒,是士大夫,是皇帝的秘書,是飲酒成癮者,是心腸慈悲的法官,是政治上的堅持己見者,是月下的漫步者,是詩人,是生性詼諧愛開玩笑的人。可是這些也許還不足以勾繪出蘇東坡的全貌。我若說一提到蘇東坡,在中國總會引起人親切敬佩的微笑,也許這話最能概括蘇東坡的一切了。蘇東坡的人品,具有一個多才多藝的天才的深厚、廣博、詼諧,有高度的智力,有天真爛漫的赤子之心——正如耶穌所說具有蟒蛇的智慧,兼有鴿子的溫柔敦厚,在蘇東坡這些方面,其他詩人是不能望其項背的。這些品質之薈萃於一身,是天地問的鳳毛麟角,不可數數見的。而蘇東坡正是此等人!他保持天真淳樸,終身不渝。政治上的勾心鬥角與利害謀算,與他的人品是格格不入的;他的詩詞文章,或一時即興之作,或是有所不滿時有感而發,都是自然流露,順乎天性, 剛猛激烈, 正如他所說的「春鳥秋蟲之聲」;也未嘗不可比做他的詩句:「猿吟鶴喚本無意,不知下有行人行。」他一直卷在政治漩渦之中,但是他卻光風霽月,高高超越於苟苟營營的政治勾當之上。他不忮不求,隨時隨地吟詩作賦,批評臧否,純然表達心之所感,至於會招致何等後果,與自己有何利害,則一概置之度外了。因是之故,一直到今天,讀者仍以閱讀他的作品為樂,因為像他這一等人,總是關心世事,始終抗言直論,不稍隱諱的。他的作品之中,流露出他的本性,亦莊亦諧,生動而有力,雖胥視情況之所宜而異其趣,然而莫不真篤而誠懇,完全發乎內心。他之寫作,除去自得其樂外,別無理由,而今日吾人讀其詩文,別無理由,只因為他寫得那麼美,那麼遒健朴茂,那麼字字自真純的心肺間流出。

  一千年來,為什麼中國歷代都有那麼多人熱愛這位大詩人,我極力想分析出這種緣故,現在該說到第二項理由,其實這項理由,和第一項理由也無大差別,只是說法不同而已。那就是,蘇東坡自有其迷人的魔力。就如魔力之在女人,美麗芬芳之在花朵,是易於感覺而難於說明的。蘇東坡主要的魔力,是熠煜閃灼的天才所具有的魔力,這等天才常常會引起妻子或極其厚愛他的人為他憂心焦慮,令人不知應當因其大無畏的精神而敬愛他,抑或為了使他免於旁人的加害而勸阻他、保護他。他身上顯然有一股道德的力量,非人力所能扼制,這股力量,由他呱呱落地開始,即強而有力在他身上運行,直到死亡封閉上他的嘴,打斷了他的談笑才停止。他揮動如椽之筆,如同兒戲一般。他能狂妄怪癖,也能莊重嚴肅,能輕松玩笑,也能鄭重莊嚴,從他的筆端,我們能聽到人類情感之弦的振動,有喜悅、有愉快、有夢幻的覺醒,有順從的忍受。他享受宴飲、享受美酒,總是熱誠而友善。他自稱生性急躁,遇有不愜心意之事,便覺得「如蠅在食,吐之方快。」一次,他厭惡某詩人之詩,就直說那「正是東京學究飲私酒,食瘴死牛肉,醉飽後所發者也。」

  他開起玩笑來,不分敵友。有一次,在朝廷盛典中,在眾大臣之前,他向一位道學家開玩笑,用一個文詞將他刺痛,他後來不得不承擔此事的後果。可是,別人所不能了解的是,蘇東坡會因事發怒,但是他卻不會恨人。他恨邪惡之事,對身為邪惡之人,他並不記掛心中。只是不喜愛此等人而已。因為恨別人,是自己無能的表現,所以,蘇東坡並非才不如人,因而也從不恨人。總之,我們所得的印象是,他的一生是載歌載舞,深得其樂,憂患來臨,一笑置之。他的這種魔力就是我這魯拙之筆所要盡力描寫的,他這種魔力也就是使無數中國的讀書人對他所傾倒,所愛慕的。

  本書所記載的是一個詩人、畫家與老百姓之摯友的事跡。他感受敏銳,思想透徹,寫作優美,作為勇敢,絕不為本身利益而動搖,也不因俗見而改變。他並不精於自謀。但卻富有民胞物與的精神。他對人親切熱情、慷慨厚道,雖不積存一文錢,但自己卻覺得富比王侯。他雖生性倔強、絮聒多言,但是富有捷才,不過也有時口不擇言,過於心直日快;他多才多藝、好奇深思,雖深沉而不免於輕浮,處世接物,不拘泥於俗套,動筆為文則自然典雅;為父兄、為丈夫,以儒學為準繩,而骨子裡則是一純然道家,但憤世嫉俗,是非過於分明。以文才學術論,他遠超過其他文人學士之上,他自然無須心懷忌妒,自己既然偉大非他人可及,自然對人溫和友善,對自己亦無損害,他是純然一副淳樸自然相,故無需乎尊貴的虛飾;在為官職所羈絆時,他自稱局促如轅下之駒。處此亂世,他猶如政壇風暴中之海燕,是庸妄的官僚的仇敵,是保民抗暴的勇士。雖然歷朝天子都對他懷有敬慕之心,而歷朝皇後都是他的真摯友人,蘇東坡竟屢遭貶降,曾受逮捕,忍辱苟活。
  有一次,蘇東坡對他弟弟子由說了幾句話,話說得最好,描寫他自己也恰當不過:
  「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兒。眼前見天下無一個不好人。」
  所以,蘇東坡過得快樂,無所畏懼,像一陣清風度過了一生,不無緣故。
  蘇東坡一生的經歷,根本是他本性的自然流露。在玄學上,他是個佛教徒,他知道生命是某種東西剎那之間的表現,是永恆的精神在剎那之間存在軀殼之中的形式,但是他卻不肯接受人生是重擔、是苦難的說法——他認為那不盡然。至於他自己本人,是享受人生的每一刻時光。在玄學方面,他是印度教的思想,但是在氣質上,他卻是道地的中國人的氣質。從佛教的否定人生,儒家的正視人生,道家的簡化人生,這位詩人在心靈識見中產生了他的混合的人生觀。人生最長也不過三萬六千日,但是那已然夠長了;即使他追尋長生不死的仙丹露葯終成泡影,人生的每一剎那,只要連綿不斷,也就美好可喜了。他的肉體雖然會死,他的精神在下一輩子,則可成為天空的星、地上的河,可以閃亮照明、可以滋潤營養,因而維持眾生萬物。這一生,他只是永恆在剎那顯現間的一個微粒,他究竟是哪一個微粒,又何關乎重要?所以生命畢竟是不朽的、美好的,所以他盡情享受人生。這就是這位曠古奇才樂天派的奧秘的一面。
————————《蘇東坡傳·序》 林語堂


紫藤:

東坡肉


我是一隻小萌刀:
蘇軾哪裡被神話了,我之所以喜歡蘇軾就因為他就是個普通人,他金榜題名會洋洋自得,他被貶亦會悶悶不樂。而且喜歡吃,喜歡琴棋書畫,這么一個好青年,哪裡神話了。再說了,你見過宋朝貶到海南的神話啊。


匿名用戶:
如果當時有朋友圈,蘇軾必然是刷屏求贊帝。


化十三:
蘇軾也是個有趣的小老頭。下面就讓我來說說他在海南的趣事吧————————————————————————————————————————————————————
蘇軾在他最後的歲月里,被貶至瓊崖儋耳(現在的海南儋州),而這位一生喜歡大魚大肉美食家,在這個南國異地經常是飢腸漉漉的,餓了便想吃肉,哈哈,你說他是神仙呢?

東坡作詩如日記。

有《聞子由瘦》詩,自註:儋州至難得肉食。
五日一見花豬肉,十日一見黃雞粥。
士人頓頓食薯芋,薦以薰鼠燒蝙蝠。
舊聞蜜唧嘗嘔吐,稍近蝦蟆緣習俗。

然而,在這樣的情景下,蘇東坡依舊樂天知命,隨遇而安,自我安慰,自找樂子。

一天他的兒子蘇過,新發明一種蒸食山芋的方法,叫他拍手稱快,便寫詩一首

《過子忽出新意,以山芋作玉糝羹,色香味皆奇絕。天上酥酏則不可知,人間決無此味也》:
香似龍涎仍釅白,味如牛乳更全清。
莫將南海金蒸膾,輕比東坡玉糝羹。

但東坡當年在海南的多數日子是難捱的。

有《和陶連雨獨飲》詩序:
吾謫海南,盡賣酒器,以供衣食。獨有一荷葉杯,工制美妙,留以自娛。乃和淵明《連雨獨飲》二首。

然而,東坡在捉禁見肘的生活佶據中的依舊唯美自娛。

不過,海南人習俗與內陸究竟不同,見多識廣的東坡也吃閉門羹。

他有首詩題記為《海南人不作寒食,而以上巳上冢。予攜一瓢酒尋諸生,皆出矣,獨老符秀才在,因與飲至醉。符,蓋儋人之安貧守靜者也》。

一位大文豪,晚年生活在文明尚未開的海南,倒也可以倚老賣老過著無拘無束的日子。

有《被酒獨行,遍至子雲威先覺四黎之舍三首》:
半醒半醉問諸黎,竹刺藤梢步步迷。
但尋牛矢覓歸路,家在牛欄西復西。

東坡,這位有趣的老頭子,喝醉了酒,居然小小的儋州城找不到北了,還尋著牛糞,企圖以此線索回家,結果還是蒙蒙懵懵的。

幸有:
總角黎家三四童,口吹蔥葉迎送翁。
莫作天涯萬里意,溪邊自有舞雩風。

此番景象,在晚年東坡心中堪比春秋舞雩快事。

東坡還在海南餵了一條叫烏觜的海獒狗,以伴晚景。他在詩題作記《余來儋耳,得吠狗,曰烏觜,甚猛而馴。隨予遷合浦,過澄邁,泅而濟,路人皆驚,戲為作此詩》。

且那狗還相當通人性:「知我當北還,掉尾喜欲舞。」

東坡雖謫居海南短短三年,但他作為古今第一通才,在海南勸農興學促進文化,使儋州地區「書聲琅琅,弦歌四起」,從游者眾,學風得到扢揚。在他走後第三年,瓊山人姜唐佐成為海南第一個舉人;他走後第九年,儋州人符確率先成為海南第一個進士。

蘇東坡對海南感情深厚,他有《別海南黎民表》可謂一別三揖拜,情深意長:
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
忽然跨海去,譬如事遠游。
平生生死夢,三者無劣優。
知君不再見,欲去且少留。

蘇軾給海南帶去的是開化之氣,在海南的每個老爸茶店提到東坡居士,無人不跟你聊一個下午。

蘇東坡啊,大好人一個唷!


遊子離:
自題金山畫像
宋 · 蘇軾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

黃州就是黃岡,現在還是貧困地區。

惠州在廣東,一直以來也是化外之地。

儋州是海南島,當時連糧食都不能自足。多颱風酷暑。缺醫少葯。

一次比一次流放得遠,一次比一次老。一向樂觀的蘇軾也寫下了這首悲歌。

東坡是他的號,也是俸祿不夠吃飯,在東邊的坡地上開田種菜。

沒有覺得蘇東坡被神話。只是他這樣的,正直,善良,樂觀向上,隨遇而安的態度。永遠不會死。

一個本該當宰相,卻因為政治理想不肯同流合污,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一再遭到打擊,卻沒有反朝廷反社會,沒有心懷不滿與怨恨,反而用文章詩詞溫暖他人。用實際行動,自己不多的錢財去救濟他人。熱愛他的朋友,百姓,君主。

以執筆之手,執犁。躬耕田畝,讀書寫字自娛。

心有光明能照亮他人之人。

相傳,蘇東坡被貶後。皇帝問左右蘇東坡的新作。有高處不勝寒句。

皇帝就說:蘇軾是忠君的人。


Wu Frank:
之前偶然看到蘇軾寫的一首詞,發現很切合題目。

《臨江仙》

夜飲東坡醒復醉,
歸來彷彿已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
敲門都不應,
倚帳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
何時忘卻營營。
夜闌風靜縠紋平,
小舟從此逝,
江海寄餘生。

晚上在東坡喝酒,喝醉了,醒來在夜晚三更歸家,此時發現家童打呼嚕聲音如雷鳴。敲著門都沒有醒來。將如此日常的場面寫進詞里,絲毫不做作,可是卻也能寫出結尾「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的句子。

從平常的生活里,活出詩意的人生,你可以說他是神話,也可以說他是凡人。


徐汝慎:
《豬肉頌》一詩中可窺是一個食人間煙火的富有童趣的吃貨。。。
原文:
  凈洗鐺,少著水,柴頭罨煙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侯足時他自美。黃州好豬肉,價賤如泥土。貴者不肯吃,貧者不解煮,早辰起來打兩碗,飽得自家君莫管。

——————萌萌噠✧*。 (ˊωˋ*) ✧*。分割線⊙ε⊙————————

對於多次被貶官的小蘇蘇,他並不是頹廢,消極,而是以樂觀的心態面對生活。「黃州好豬肉,價賤如泥土。貴者不肯吃,貧者不解煮,早辰起來打兩碗,飽得自家君莫管。」看官自行腦補一下傲嬌的小蘇蘇,你餓了么?我做肉肉給你吃~你看你,這么好的豬肉都不知道吃,真是可惜了。你不吃我吃~~你可能會覺得腦補的太厲害了,毀了蘇軾的高冷范,然而並不是這樣。蘇軾作為一個樂天派,對於他來說貶官並不算什麼,反而更讓他飽嘗人間臻品。這就正如:「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報之以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