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學霸嘲諷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希望大家分享一些自己的經驗,心得,或者是知道的一些故事。感謝大家的踴躍回答。。題主每個回答都看過去了。。發現挺多暖心的。。(。・ω・。)有愛的嘲諷故事
, , , ,
彩雲:

這是我一輩子都忘記不了的事,這是我人生最大的無形的嘲諷……

我剛上大學那年,我有個表妹在上高三,有次去我表妹家的時候,表妹和一個同學在房間里學習,看樣子是在討論個問題,我就一個人在客廳坐著看電視,看了快一個小時她們還在討論,我就有點好奇進去看了看,原來她們在討論一個數學難題。
我原來數學還可以,還參加過數學競賽(只是參加過),當然不能放棄這次在兩個女生面前表現的機會了,我就說拿來我看看,我幫你解答解答,我表妹一臉嫌棄的看著我說:我同學都解不出來,就憑你。我一聽就不高興了,就說別小看人啊,當年你哥我的數學在全班也前幾名的,拿來我看看,然後那個姑娘就把試題拿給我,還說請哥哥幫我們看看怎麼解,我接過書讀了一下題目有點懵……,又讀了一遍,還是懵……,於是我把表妹拉起來坐到她位置上去,兩個小姑娘就站在我身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但我連點思路都沒有,這下就有點尷尬了,我就問句這是什麼題啊,她們說是競賽題,我一下覺得找到台階下了,就說聯考不會考這么難的題的,不要把精力放在這個上面,又不是考清華北大,多看看基礎性題目就行了。表妹又一臉嫌棄的對我說:不會就不會,還找什麼借口。好吧,我被看穿了,我確實不會……

重點來了……

第二年聯考成績出來後,雲南省的理科狀元就在我表妹的學校,那幾天電視網路全是理科狀元的報道,我去表妹家幫她參加報學校和志願,正好電視在播放對理科狀元的採訪,我看這那姑娘太臉熟了,但就是想不起來是誰,於是我就自言自語說了句:這姑娘看起來太臉熟了,以前在那見過,但現在就是想不起來了。

這個時候我表妹悠悠我來了一句:這個姑娘就是你去年還打算教她做數學題那個……她不當是全省狀元,還是全國第二……已經決定去清華大學了。

現在,每當我回憶起那天的事情的時候總感覺似乎有一個「呵呵」的聲音在我耳朵回蕩………

PS:這個姑娘現在在哈佛大學讀博。


江問北:


了詩:

學神的故事

高中有個學長,理科生,平時考試每一科成績都很糟,尤其是英語。

150分的英語卷子拼盡全力也只能考50,因此他非常討厭英語。

為了不被英語控制自己的人生,遂參加了清華的保送考(雖然也考英語但是比重沒有聯考大)。

然後他考上了,學校里的老師們全都震驚了,給他做了一系列測試……

測試後,發現這個人,不知道為什麼,卷子越簡單得分就越低,卷子越難越接近滿分……
我覺得他,可能是在嘲笑整個所謂考試的東西吧……

學霸的故事

我在高中的時候,成績幾乎都在前三,大半是第一。
因為成績很好,所以很多人覺得我很學霸,但是由於有上述那種學神學長的存在,我一直覺得我是個很平凡的人,只不過剛好有些技能很符合應試教育而已。

聯考高壓下,學生都對成績很敏感,有些人恨屋及烏,會對學霸學神有點怨氣,所以我說話啥的會考慮到同學的感受。

高三時,有一天晚上,晚自習完回宿舍,大家洗漱完都回到床位了,拿出小書桌小檯燈,打算再學習個把小時。
我是唯一沒有小書桌的(因為窮且摳),所以我晚上看一會兒名著什麼的就直接睡了,寢室的人也只敢在我睡後才去睡覺,所以我一般都睡得很早。

那天晚上,隔壁床位的妹子問我一道題,那道題明顯超綱,但是我看過相關的資料素材(因為作業做很快所以比較閑),所以認真幫她解析答案,然後還窩心地告訴她這個超綱了,不會做也不用擔心。

她問我:「超綱了?那你怎麼會做?」

我沒多想,回答:「啊,這個我也只是掃了一眼。」

然後她特別崇拜地拍手:「哇!你好厲害!掃一眼就記下知識點了。」

我注意到寢室除了她在啪啪鼓掌,其他地方都特別安靜;我敏感的神經一震 ,連忙說:

「我這一眼,掃了很久。」

然後其他床位上都傳來笑聲,我的神經才放鬆下來。

我想如果我沒說最後一句,他們可能會覺得被我嘲諷了吧……


Serena Yu:

本學霸喜歡戰老師,跟學渣計較的那是半吊子。

我老公讀個Diploma都掛一大堆,我們不照樣過得挺好。天賦點的位置不一樣而已


Aorqu用戶:

高一沒分科的時候,理科學的讓我想死。當時班裡第一的男生,曾經跟我關系很好。有一天晚自習下課去問他一道物理題,他當時和他的前座(班裡第二)在討論。
我就站在旁邊等,他中間抬頭看了我一眼。我想等他們討論完我再說話吧。結果他們討論完那個女生轉過去了以後他也沒有理我的意思於是我說,不好意思我想問你一下這道題
我還沒把一句完整的話說完。
他說:
你知不知道你站在這里很擋光啊。
然後欣賞了一下我完全懵逼的表情,低下頭接著寫他的作業。
我懷著一種極其復雜的心情一言不發回了座位,憤怒,委屈,羞恥,失望,丟臉。
後來和他再也不是好朋友了。
後來我學了文他學了理。

再後來我上了北大,
他在北理。

陳述事實,不針對某校。


wuweilxl:

被學霸嘲諷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答:不知道。


匿名用戶:

路過,有時間,純吐槽。

讀書的時候,當然被學霸諷刺過,雖然聽到過很多很多的風涼話,卻從來沒有放心上。因為有辦法說服自己「不懂就去學」。

但,創業以來,這種感覺就很明顯,那是真心難受。很多心情,欲說還休。 很多感覺,一言難盡。這就是為什麼我很多有關創業的答案都沒有很具體的故事,除非有題面很具體的問到具體的事情,我才知道如何從記憶里拎出來那些回憶。

最早創業的時候,陸陸續續被很多閃閃發亮的創業者有意無意「碾壓」,負面情緒就很明顯:擔心自己不被信任,擔心自己被人利用,懷疑自己的選擇,多疑,一旦表現不好,就覺得別人嘲笑自己。偶爾會出現幻覺,比如,和我正談話的員工,突然電話響了。他神色慌張跑出去。我都會疑心是獵頭打給他的。然後被閃閃發亮的人恥笑是疑心重。被罵傀儡。

說到我的創業,我老媽一度擔心我「精神分裂」。常常擔心我事業和生活雙崩潰。幾乎天天和我說,你沒有錢要和你爸說啊。然後被閃閃發亮的人恥笑是敗家子。被諷刺說沒有什麼本事,只好當老闆了。小聲說,大聲笑,故意讓我聽到。很多「高人」都說我創業容易,因為靠給員工回報高留人誰不會?建議試試,看看自己有沒有本事跟在每一個崗位後面打補丁修bug。

說到我的創業,我老公就是無條件支持我,我的團隊活不下去那段時間,我老公也沒有要求過我放棄。白花花的銀子一直挺著我。然後被閃閃發亮的人恥笑是少阿么玩票。在朋友圈被諷刺說,付出的資金比得到的資金多,SB都可以做到(很多共同好友)。

很多事情,放現在的我肯定一笑而過,那個時候真心難受。

強迫症、多疑、容易自責和好強這些負面情緒伴隨我一年多,創業真的很辛苦。很心苦。很孤獨。很維艱。不是幾句話能說清楚的。幾句話就能把「創業這件事情」說得清楚的人,也是「別有用心」的設計,或是「無可奈何」的搪塞,更是「照貓畫虎」的盲目樂觀。

創業以來,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一些東西,失去了我不想失去的一些東西。於是,我一直在學習一件事情,就是不回頭,人生每一步行來,哪一件事情不需要付出代價的。我從不顯擺自己的苦,因為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我真心真意沒有後悔過。。

和那些閃閃發亮的創業者比,我真的不夠瞧。於是,我有了一句名言來安慰我自己,「我不過是一個兩歲的孩子,如果想看笑話,也要等到三年以後吧」。

快三年了,我陸陸續續被很多閃閃發亮的人有意無意「碾壓」,諷刺,貼標簽。現在,我是習慣了,對於我來說,從來不存在什麼人家對我「愛理不理」,因為,大家都這么忙,時間比錢還寶貴,人家為什麼要呢? 當然,我以後如果一不小心,有所成就,我也不可能告訴對方:「現在的我,你高攀不起。」因為,不畏強敵,敢於亮劍已經過去。大家都旗鼓相當了,我指的是努力程度和思想境界上。還是和氣生財吧。

到了今年的8月份,我就三歲了(創業年紀)。我願意在Aorqu分享我所有的回憶,給別人分享自己的記憶是一種快樂,因為,記憶中的一切都親切、可愛、動人和珍貴。至少過去是安全 的——盡管那時我意識不到這一點。現在我意識到了。因為它屬於過去;因為我掙扎過來了。

開始創業,就不能要求今天比昨天好;當然,一個人如果不去嘗試,又如何能知今天萬一比昨天好呢。也僅僅是「萬一」。每個成功者腳下都埋葬著的無數創業失敗者的冤魂。
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成為冤魂,但我希望自己不是。


匿名用戶:

這個答案被建議修改了,(天吶,這么端莊的答案都要舉報被建議修改你是得多無聊,房子買了嗎,車子買了嗎,北京上海戶口有了嗎,不好好工作掙錢,天天舉報別人答案找存在感也是夠有意思的哦。)

理由是不規范轉載。(合著我下面關於出處寫了那麼多全是白寫的。什麼時候有閱讀障礙的人都開始上Aorqu了。)

轉自網路(這句話是給該收智商稅的人看的。)

解釋說明:全文中,不帶括號的字是給愛智求真的正常人看的,帶括號的字是給事媽,玻璃心,有毛病的人看的,請自動分流閱讀。謝謝。

這里有分割線

原答案如下

「我考99,你考100,咱倆也沒什麼區別嘛。」

「你考99是因為你只能考99,我考100是卷子只有100。」

看到其他人都說,一覺醒來破千了,於是我睡了兩覺。才發現破三十了。

寶寶委屈但是寶寶不說,因為

好,破百了,可海森。我再補充剛剛一個我身邊一個博後級的學霸給我說的另一個回答。

「如果我考試沒有考好,不是我沒有學好,而是老師出題沒有出好。」

微笑

居然破500了。誠惶誠恐,(評論區居然還有人嘲笑我誠惶誠恐,呵呵噠。)評論里有人說這段子看過很多次,說我這么老梗有什麼好說的。(我就想說:自私!Aorqu用戶那麼多,你看過別人看過嗎!)現在又有誰能做到說一句話證明這句話誰都沒有說過。

關於出處,我真的不知道出處是哪裡。我每天閱讀量還是挺大的,圖方便又只提煉主要成分。(具體的應該是從一個關於討論為什麼畢業幾年後同學之間差別這么大裡面的一個回答里提取出來的一個小論證之一。如果有人也看過,歡迎提供鏈接~)

另外感謝閱讀。

寫這個答案是想提供給大家一個更復雜的角度看待問題,畢竟真正的聰明人,不是智商比誰發達,是他在這個認知成為唯一的競爭壁壘的時代,他能看到更多的事實。


齊物論:

說真的吧,體驗比較良好。

我和學霸的日常交流包括兩個組成部分——被學霸嘲諷、聽學霸喊弱(比如樓上中了螺螄粉毒的那位)。相比之下呢,嘲諷中至少你還能感受到人與人之間難得的真誠。


Aorqu用戶:

那是大二的一個課間,我看著一道抽代課後題嘆氣:「哎,我現在連課後題都想不出了。」

同學在身後走過,「哦,這題我當初初三做的時候也想了一個晚自習。」


匿名用戶:

大二的時候力學學得很糟糕,考試被完虐,期中考試完了我就說我要跪,室友也是一起說要掛。然後我們一起去查卷子,我的是69分,然後我看到室友的是96。從此我再也沒和他一起去查過分。


智障少女夏三鹿:

不!謝!邀!居然有四個人邀請我回答這個問題!!!泥萌什麼意思???
我可以說我是學渣,泥萌不可以(๑`灬´๑)
泥萌為什麼要這樣對我…(๑′°︿°๑)
啊…老紙的心好痛(。•́︿•̀。)忍痛講一個吧…
高三第一學期,被特尖班的學霸表白,特么的送了我《五三》語數外理綜全套。然後說要我陪他考××大學。我義(shòu)正(dào)言(jīng)辭(xià)的拒絕了他。一個月以後,學霸跟一個長得就像學習好的女生戀愛了,然後居然帶!到!我!面!前!炫!耀!我這小暴脾氣我能忍嗎?我當場翻了個不屑的白眼。然後……學霸居然更不屑的對我說:「她能做出來物理最後一道大題,她才是我的真愛…」這一類的話…我真的,物理是硬傷,聯考物理才9分我會說?最討厭別人拿物理嘲諷我…因為我沒辦法反駁……


Aorqu用戶:

曾為江蘇考生。我國中同桌,瘦瘦的個子小小的男生,愛好:學習。我媽開完家長會回來後對我說「你怎麼就那麼貪玩!你同桌××的媽媽說他們擔心××坐久了對脊柱、眼睛不好,趕他出去玩他都不肯出去。」這話是真的。後來我兩大學都考上了五道口男子技工學院,再後來我去了GU讀法律,他去了哈佛。

國中的數學我總是會做不出最後一道大題的三四小問,外加粗心,分數穩定在130-140,而他幾乎次次都是滿分。

有一次老師在講模擬卷的最後一題,說可以有兩種思路,第一種思路很方便解決前兩問,但後來就不好用了,第二種思路才是最好的解題方式,但一般都是在前兩問的引導下才能想起來。

他說:我一看題目就知道要用第二種思路啊。

我:你太厲害了!這怎麼看出來的呀?我怎麼就想破頭都想不到這個方法呢?是不是從前兩題有什麼突破口?

只見他沉默不語,低頭思索了一陣子,於是我激動地準備跪接學霸的真經。。。。他有些皺起的眉頭彷彿在告訴別人他很認真嚴肅地在為我擔憂,幽幽地開口了:

「我覺得。。。那是你對數字不敏感吧?這個有點嚴重啊。。。反正我一看就知道了。」

「對數字不敏感吧?」「不敏感吧?」「感吧?」「吧?」~~~~~~~~~~~~

這句話無限地在我腦中循環,要不是因為老師在上課,我當時的表情一定是這樣:

我的數學感覺從那一刻被宣判了死刑,呵呵。


雲涸:

以前我翻開書後答案,覺得做不來題目實在太丟人了。

後來我在答案上看到了「顯然……」

太丟人了!


瀲安:

hhhhhhh

坐標山東,七十一萬考生哈哈噠。

高三本學渣有幸進入學校重點班[專業倒數20年],與各位學霸學神一起刷題準備聯考。

……港真,實在不想回憶那倒數的時光。

聲明自己就讀的高中僅為縣里的一所學校,自招競賽出國全部不搞,學霸上清北全靠裸分。敝人眼界所限,700+學霸就已經很佩服很佩服了。

眼界不足各位多包涵。

—————————————————————————————————–

N神。

N神一度是個傳說。學習雖然不是學習在年級里最拔尖的兩三個之一,但是N神絕對是傳說級人物。

以其出神入化數學技巧,堪比閃電俠博爾特的做題速度,稱霸場場數學和理綜考場,人稱答案印刷機。

N神坐在我後面的時候,在我做題做到一半的時候N神做完整篇卷子在自己的卷子上打對勾的聲音對我來說簡直是魔音入耳。

直到有一天……

數學卷子的第一題我做了20分鐘。

骨氣勇氣,回頭。

「那個,老N,這第一題……」

N神頭也不抬,你肯定沒注意到XXXX條件不是XXXX,和老師講的不一樣。順便塞給我他的卷子。「諾,我做完了,你照著看吧。」

雖然我很感動,N神你不覺得我第一題都沒做完的時候你所有題做完的行為跟很過分啊。

這大概就是無形的嘲諷吧Q Q

但是我下學期一直在研讀學霸的卷子……[明明是自己不會做]

後來N神聯考理綜298。現在就讀於北大。

———————————————————————————————–

C神是真。大神,在清華那裡的分數甚至超過了750。

C神擅長總結。小結本好多,做題求細,學習求系統。

而N神做題壓路機,做完了數學物理化學生物的五三之後,又開始做了理綜五三。

C神路過,「啊!老N,原來五三還有理綜版本啊。你那幾本都做完了?」

N神抬頭說:「你再復讀三年也做不完,別看了/微笑」

C神:「:)」

求C神心理陰影面積。

—————————————————————————————————–

X神,和我高中三年不斷分班都一直在一個班的人。所以很熟。

X神很神奇,他做題可以把答案都記住。

……我喜歡說他人形計算器。

一般不是很敢問他題,因為X神雖然很熱心,但是……超級毒舌。

「X!你看你看這道題!好難不會算Q Q」

「第一問答案是XXXX,第二問答案是XXXX,這個題五三上有。你就先用XXX公式再把XX帶入XXX。我說,你這么苯,乾脆直接背題, 也不能指望你會做了。」

……實話講我當時差點咬他。

X神有時拿著考140的數學和我哀嘆自己考的好差是不是完蛋了。

我呆萌臉:「140挺好的你不要想不開呀。」

X神:「我和你是一個標准上的人嘛?你多少啊?」

我:「105…」

X:「不錯不錯!」

好氣QAQ

X神也在北大。

講道理X神真的刀子嘴豆腐心XD

————————————————————————————–

最後男票。

男票不是學神,頂多算學霸……

好吧只比我不渣一點。

聯考前熱衷於刷題,自己作死什麼都不懂,然後咬著某蘇某江某海的題……萬臉懵逼。

一直到凌晨……也沒做出來。

早自習之前把題撕下來放男票桌子上了。

早自習結束的時候出門吃飯的時候男票路過我的桌子扔給了我一張……演算紙[……]

經過仔細辨認,上面有三種不同解法。

媽的那一瞬間覺得男票自帶七彩光環。

後來早上值日的時候男票講。

……某蘇某江某海的題,不會做不要硬做。尤其一道題做到凌晨簡直跟傻子一樣,就跟我能做出來似的。

以及對於會做的題。

建議我回去做口算題卡。

微笑。

一不小心發狗糧。


冷處偏佳:

我:那以後,我負責貌美如花!老公,你呢~
學霸老公:我負責笑掉大牙。


Aorqu用戶:

復習考研數學,然後有問題。
我”這個題怎麼做?”
對方發來一張圖片
我”每次遇到這種題都不會!好難啊”
對方”你題做的太少了”

那種淡淡的語氣,充滿了嘲諷的意味……
不說了,含淚刷題。

———————————————-

再加一個,我發了一條朋友圈。內容大概是,手傷了,但是依舊身殘志堅的刷題。
2分鐘以後,學霸評論:好努力啊!可是你為什麼在做高中題?

Excuse me?????我拒絕與對方講話並丟了兩本練習冊。


Aorqu用戶:

學渣一枚,學霸給我耐心的講解問題,講了很長時間,然後很放鬆的說,這下懂了吧,哈哈哈,很簡單的。然後我一臉懵逼的瞅著她說還是沒懂,再給我講一遍。永遠忘不了她那幽怨的小眼神兒


汣是我:

學霸說:我給你講個笑話。
我說:好啊好啊。
學霸一臉深沉地說:這次數學模擬卷居然說自己是本校歷屆最難的。

ರ_ರ 對不起,我考70,你考150
ರ_ರ 關愛數學渣人人有責
ರ_ರ 請問你是來自異世界的嗎?

發表迴響